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七十三章 还是没有名字

第七十三章 还是没有名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采臣站在兰若寺的前,门扉修缮,草木清幽,芝兰凝香,虽经受风雪,却没有四时变换。这已经是把山野的气息化作超然世外的仙韵。

    这个地方,哪怕是凡人住着,都要染上道性。琥珀上前引路,院落中灯火明亮,英灵把灯笼挂在门口,就飞入檐下不见。

    槐序就在院落中等待宁采臣,两个年轻人面面相对,宁采臣有意试探,浩然气在胸中翻涌,然而显露在他眼前的,却是普普通通,平平淡淡。

    仿佛他肉眼所见的就是真相,毫无虚幻。然而这才是让宁采臣心惊的地方,不管是人是鬼,身上都有灵光,仙佛神圣,灵光更是冲霄而起,而眼前这人,肉眼和天眼所见却一模一样。

    槐序并不想被这个麻烦缠身,虽然见面,却真真切切地隔绝了宁采臣的感应。越是看起来真实,越是虚妄。

    不可感,亦不可知。

    槐序微微颔首,道:“宁采臣?”

    宁采臣以礼敬之,道:“正是宁某,久闻兰若王之名,今日一见,却乃知闻名不如一见。”

    槐序道:“宁先生谬赞,此地破败,先生随我来。”

    槐序头前领路,穿过幽深的回廊,走过开满莲花的莲池,在秋亭停下,亭中摆着一桌酒菜,两位佳人将灯笼挂起,侍立一旁。

    宁采臣只是一眼,就认出小倩的身形,脸上也禁不住有了喜意。而另一个,是和小倩不分伯仲的美人,只是姿态虽低,却冷艳得很。

    槐序邀宁采臣落座,天气清明,月光清冽,“天寒地冻,我们边用边聊。”

    宁采臣有一身不凡的武艺,虽然还没到寒暑不侵,但也没有觉得那么冷。然而槐序说天寒地冻的时候,宁采臣却分明就能感觉到冬日的寒凉。

    天寒地冻,正是衰败时候,哪怕是老槐树都花叶凋敝以应天时,槐序又怎么可能会真的用法术扭转兰若寺中的四时,使芝兰常开,芙蓉葳蕤。

    正如槐序处在无形无相的境界,难以感知,宁采臣一脚踩进兰若寺的时候,就已经踩进幻象。

    槐序说天时,便把这一层幻象揭开,山上的清寒从足下钻上来,宁采臣打了个寒噤。

    再看槐序时,宁采臣便心中十成十的慎重和敬畏。

    儒家讲敬鬼神而远之,鬼神之道,实在是难以言喻。人道苍苍,天道茫茫,儒道取人道敬天道,但天人之间,永远是天在上。

    槐序心中已经有了把握,接下来的话,就好说得多。

    宁采臣喝了一杯酒,蓉蓉暖意袭上心头,驱散了山间的寒意。

    “多谢先生不辞辛苦前来示警,槐某感激不尽。”槐序说着,又敬了宁采臣一杯酒。

    宁采臣苦笑一声,道:“兰若王何必消遣我,纵使我不来,凭借燕赤霞他们,恐怕也不能近大王的身吧。”

    宁采臣心有余悸,浩然气群邪辟易,挥退仙神,从他修行以来,可谓是无往不利。但今天这一面,槐序的烟轻云淡教会他浩然气并非无所不能。

    槐序便在那里,他既看不穿,也猜不透。槐序没有敌意,温和而包容,便仿佛天道包容着人道,让宁采臣无法产生丝毫斗志。

    槐序道:“话虽如此,但心意最重。你修行人道,身负儒家天命,对心意的了解,肯定比我多。”

    宁采臣枕石而梦,得了浩然气的修持之法,可谓运道昌隆。他在梦中就看过许多古怪的话本,什么主角啦,什么天命啦,他都了解一些,也猜测过自己是不是成了梦中所谓的“主角”。

    宁采臣道:“人心易变,宁某却有涉猎。但不知这儒家天命,又是从何说起?”

    槐序朝他头顶看了一眼,目光过于幽深,仿佛倒映着不可知的命运一般。

    槐序却只是笑笑,道:“今世学子,已经很难养出浩然气了,所谓人心易变,儒家的根基也在易变中动摇,上一次出现身持浩然气的大儒还是在二十年前,也只是昙花一现,就沉入宦海。你是儒家人,自然身负复兴儒学的重任。”

    宁采臣确信儒家天命不是槐序说得那么轻巧,但再三问来,槐序也不肯多说。

    儒家诸圣埋下的棋,槐序能看到,却不能勘破,多说也是无益。

    和宁采臣说了些儒术,槐序便微微转了话头,问起了天下大势。人道动荡引起天道变换,儒家人对人道的精研,也许能让槐序有更多启发。

    只是转过话头,宁采臣的眉头就有些微微皱起,显然心有隐忧,并不看好这表面的太平。

    然而宁采臣知道的,却也极其有限。这位书生还未步入官场,也还没有开始他的际遇。

    浅水养不得大龙,槐序转过念头,露出一抹诡笑,道:“我看你学问学得不错,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要把学问做死。我与镇南王有旧,你若不弃,可以去他手下求个一官半职,也好学以致用。”

    这又从何说起?

    宁采臣着实摸不准槐序的想法。宁采臣此刻不过是秀才,也正是领悟知行合一之法,因此到处游学,虽然文坛薄有名气,但也只是一只幼兽。

    真要计较起来,槐序给他的这个机会,对他来说极为重要,可是这不亲不近,宁采臣实在无法放心。

    好在槐序也并不指望这样就能说服他,因此直言道:“某并非无所求,今次指路,只是希望日后宁先生身居高位,若某又有求于先生,先生不要回避便是。”

    若只是投资,倒也说得过去。修行仙道的人,都是神神叨叨。

    宁采臣便笑着应了下来。

    因着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即便小倩在一旁服侍,宁采臣都没办法分出心思来搭讪几句。待饮尽酒水,宁采臣也熏然醉倒,沉迷之间,只觉得有人搬动自己的身体,不过片刻,也就不醒人事了。

    槐序放着宁采臣的面,又是提防又是震慑,终于确定人道再强,也无法排斥天道。或许是宁采臣功行不过关,又或许是其他原因,浩然气对槐序的克制近乎于无。

    也正是这般,槐序才大胆出手,将宁采臣指给镇南王。

    月前镇南王乔装出行,亲自拜访黑山,槐序没有让他进兰若寺,以免惊扰一众妖鬼,就在山神庙中与镇南王相见。

    天下大乱这话说不出口,但彼此心中有数,聪明人之间,便好说话得多。镇南王礼贤下士,带着供奉亲自拜访,足以显出诚意以及含而不漏的野心。

    天家身子越来越差,早就开始求助方士试图延长寿元,好给子嗣留下更多的时间。可惜天家的苦心似乎白费了,天家年纪大了,太子年纪也大了。

    父子之间,渐渐的就没什么生疏了。

    谁都知道帝王人家,求助方士,也是药石无力,难以回天。等天家去了或是退了,这天下到底如何,还未可知。

    槐序一纸书信,虽是出于生灵考虑,但也无异于告诉镇南王,大乱就在眼前。神仙降世,异人不绝。虞朝的老祖宗,也是得仙神受法,威猛冠绝天下,遂励精图治,夺得江山。

    有珠玉在前,镇南王自然对槐序更加重视。何况府中供奉也是对他敬若神明,更说这等高人,天下屈指可数,若蒙相助,何事不成?

    黑山上供奉山神和槐神,要给镇南王一粒定心丸,槐序也是张嘴说瞎话,吹嘘自己乃是神木通灵得道,如何不凡。哄得老王爷喜上眉梢,但槐序却也明言,镇南王府虽然有天命加深,但到底是什么天命,又能做成什么样的大事,一时之间,却也看不分明,并不把话说死。

    槐序至始至终都是为了赚善功,为了少死些人,却不是为了支持镇南王夺取天下。若是道路相同,自然同进同退,若是理念相左,也只能分道扬镳。

    宁采臣已经在僧舍睡下,山宝轻手轻脚的带上门。若是这书生醒着,还未必敢让山宝近身。山宝虽然已经将一身诡谲的阴气炼去,化作醇厚的土气,但生得形状与人不同,就很难为人接受。

    小蝶立在亭中,和小倩把碗筷收拾了,道:“姐姐,那书生对你有意?”

    小倩道:“兴许吧。”却也并不显得有多上心。

    小蝶死心塌地跟随槐序,是真正将他当做神明敬奉,黑山立神庙以来,虽然容娘有排班让她们去打扫神庙、上香献果,但十次有五六次都是小蝶去做。

    小倩志不在山上,小蝶早就看不过眼。此刻若是露出什么兴致,说不得小蝶就要发作。聪明如小倩,自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果然,小蝶只是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纠缠,倒是让小倩松了口气。

    小蝶道:“二大王闭关不出,大王整日参玄论道,山上事务繁杂,还请姐姐多操心了。”

    小倩没有答话,微风拂面,吹乱青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