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难婚女嫁 > 记者突袭而来

记者突袭而来

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宸说得没错,她始终迟早都要面对林颖的。

    然而,在洛森把林颖丢在唐郡门口,而她赶回唐郡时,林颖那副模样仍然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还有她抱住林颖,林颖埋在她怀里大哭的样子,她又怎么可能忘记得了?

    她忘不了,可林颖是她的好友,无论她再怎么觉得没脸,她依然得去见见林颖。

    所以翌日一早,她便提出要去医院。顾宸没有反对,打了通电/话告诉秘书Jay他晚一点再进公司,便开着AstonMartin.One-77陪同洛念棠去买水果,再将她送到医院门口,这才掉转车头离开。

    洛念棠拿着一篮水果,在医院门口徘徊,好几次想鼓起勇气踏进医院,可又怕林爸林妈在病房里会不想看见她。走来走去正犹豫不已时,敖小莜的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泶。

    敖小莜是刚从病房下来准备回学校的,学校里的课她并没有请假,这趟回去是想回去洗漱一下换件衣服,再到教授那里请假的。可她刚走出医院门口,就看见洛念棠在那走来走去,脸上布满了愁思。

    一眼看去,她便知道好友是为了什么事而徘徊。她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跟洛念棠打声招呼。

    洛念棠见到她,立即便追问林颖的情况铟。

    敖小莜全都老实说了,她昨天离开后大概三个钟头,林颖就醒了过来,得知自己被切除了子宫,根本就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就好像被切除子宫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一般。

    洛念棠静静地听着,她心里清楚,林颖并非没有反应,她是选择将所有的情绪通通都埋在了心里,毕竟父母都在床前,经受的打击已经够大了,不能让他们再担忧她。

    关于林颖的事,洛念棠是百感交集。昨天她本是想着倘若这事闹到法庭上法庭仍然选择官官相护,那么她就直接把事情放在网上引起舆/论,那样做的话就能逼着洛家不得不给林颖一个交代。可是,顾宸却说那样对林颖的伤害只会更重,她思前想后,明白顾宸说的都是实情,她便打消了那样的念头。但是,并不代表她就这么轻而易举就放落洛森那个混蛋。

    她自然也就将她到洛家找洛森的这件事以及自己之前的打算告诉了敖小莜,听后,敖小莜点了点头,赞成洛念棠的做法。毕竟,林颖受的伤害已经够大了,当初洛念棠被舆/论的时候她也是旁观者,当然明白那样虽然有益处,但也有坏处。

    洛念棠暂时还没想到其他办法,如今就只能先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试试看了,如果真的不行那就再想别的法子。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当事人的想法。

    她不想林颖只能吃哑巴亏,但也要把这个打算告诉林颖,看看林颖是否同意以后才能执行。而刚下楼来的敖小莜告诉她,林爸林妈仍在病房里,而且,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了。

    洛念棠的心一沉,一种不安浮现了心头。

    敖小莜也不管学校方面有没有请假了,直接就拽着洛念棠一起进了电梯。身为好友,她当然知道洛念棠是在害怕着什么才在医院门口徘徊。

    当洛念棠怀着忐忑推开病房那一扇门的时候,里头林爸林妈果然还在。此时,林爸只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假寐,而林妈则站在病床前忙来忙去。听到声响,她直觉以为是敖小莜漏掉了什么,便边转头边开口问道:“小莜,你是不是忘记了什……”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赫然止住了。

    病房门口,敖小莜与洛念棠都站在那,洛念棠手里拿着水果篮子有着不知所措,而敖小莜着一拉扯着她推她进去病房,还笑着望向林妈。

    “林阿姨,棠棠来了。”

    洛念棠看向病床的方向,发现病床上的林颖紧阖着双眸,似乎睡得很熟。房里唯一清醒着的就是林妈,但是,看见她出现在这里,林妈的脸色明显有些僵硬,隐隐看去,还有一些说不出的生疏。

    她赶紧朝林妈点了点头。

    “林阿姨,我来看林颖。”

    林妈没有说话,只绷紧脸瞅着她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也不回应她,直接就转过身子继续忙活。

    这是洛念棠上楼来前就已猜想到的对待,可是当她真的面对,心里仍然止不住的难受。

    她咬了咬牙,敛去了眼底的那抹难过,杵在那一动也不动。

    敖小莜觉得有些尴尬,以前每次林妈看见洛念棠都不会像此时这么冷漠,想来,是林妈将林颖的事情联想到洛念棠,知晓害林颖变成这样的人是她的堂哥,也就开始责怪起洛念棠了。

    见两人这样,敖小莜难免有些难受,拿过洛念棠手里的果篮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才走到林妈的身边想要拉进她与洛念棠之间的距离。

    “林阿姨,这些水果是棠棠特意挑来的,全都是林颖喜欢吃的呢!另外还有些你跟林叔叔爱吃的……”

    然而,敖小莜的话还没说完,林妈便冷不防丢下一句话。

    “洛小姐还是拿回去吧,我们林颖承受不起。”

    这样的话算是彻底将气氛给弄僵了,任凭敖小莜多想两人重回以前那样的关系也恐怕是不行了。那边,洛念棠想不到林妈会当着林颖和林爸的面就说出这么的一番话,脸色禁不住一阵苍白,抖着唇想要说话,却始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一室的诡异。

    “妈。”

    虽然只是这么一声,却成功地将三人的注意力通通转换在了床上之人那里。林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用手肘支撑,努力地想要坐起身来。

    见状,林妈立即伸手扶住了林颖,帮她把枕头放在背后,面对林颖的面靥上透露着责备。

    林颖没有理会母亲的不情愿,扭过头来看着揣揣不安的洛念棠。

    “棠棠,你来了啊?”

    说着,她向她招了招手。

    “站在那做什么?快过来我这边,我想死你了。”

    如同平常一般简单不过的话,却令洛念棠意外地红了眼眶。她缓步地走到床前,看着面容憔悴的林颖,想起她的事情,眼泪就不自觉地往下掉。

    林颖笑了笑,帮她抹掉脸上的眼泪,看见敖小莜也走了过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妈,我想跟棠棠说会儿话。”

    听见女儿这么说,林妈脸上的不忿此时显露无遗。

    “林颖,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可以……”

    然而,林颖摇了一下脑袋,看着母亲的眼神与平时无异。

    “那事跟棠棠没有任何的关联,她跟洛家早就断绝了关系,而且她自小便跟她的堂哥感情不太好,这事棠棠根本不知道,再说了,棠棠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人。”

    洛念棠自然明白林颖口中“那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想来,林妈是认为肇事者是她的堂哥洛森,而她作为表妹自然也是知情的。就算事先不知情,但是由于血缘关系的缘故,洛念棠也会选择站在她的堂哥那一边。

    可是,洛念棠并非那样的人。先别说洛家早就在她嫁给顾宸的那一天就跟她脱离了关系,就算那层关系仍在,她也是帮理不帮亲的人。所以,林妈担忧的事情根本就是子无虚有的事。

    林妈还想说些什么,恰巧在这时,一直都坐在沙发上的林爸突然睁开了眼,并且站起身来。其实早在洛念棠出现在病房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醒了。

    他走到妻子的旁边,淡淡地瞥了妻子一眼。

    “我们出去吧!让她们说一会儿话。”

    说完,他便率先走出了病房。

    林妈仍然一脸的不愿意,却又在看见女儿容颜时有些迟疑,敖小莜立即走上前,挽着林妈的手,笑嘻嘻地说道:“林阿姨,我们就出去吧!林颖向来都跟棠棠很要好,这会林颖肯定有一肚子的话想跟棠棠说。你们在这守了一夜也累了,赶快回去洗漱一下吧!等到下午你们再过来,然后换我回去洗漱休息,好不好?林颖现在暂时还出不了院,我们得轮着来照料她,可不能累垮了呢!”

    听见敖小莜的话,林妈又瞄了眼女儿和站在床前的洛念棠,缓缓地点头“恩”了一句,这才与敖小莜转身退出病房。

    当病房的门缓缓阖上,病房里就只剩下她和林颖两个人。

    洛念棠慢慢地在床沿坐下,看着林颖憔悴的面靥,心里的愧疚越发地沉重。她默了半晌,才哽咽着开口说话。

    “林颖,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那天我没有约你出去逛街的话,那你就不会出了这种事了。”

    林颖勾唇一笑,望着洛念棠的眼神十分柔和。

    “按照你的意思来说,难道外出的人被楼上的花盆砸到了脑袋,就不应该外出了?”

    洛念棠一时语塞,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林颖拉过她的手,双眸低垂。

    “棠棠,你知道那一个星期我是怎么过去的吗?”

    洛念棠本是不想去问那一个星期的事,深怕会让林颖再次难过起来。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林颖竟然会主动提起。浪客中文</A>

    她叹了一口气,目光里是遮盖不住的悲凉。

    “那一个星期真的很痛苦,就算是现在我已经离开了我仍然没有办法忘记。一个星期以前,洛森突然出现在我家小弄巷的出口,强行将我带上了他的车,直接就把我载到了那处别墅里。然后,他便把我带进房里,不顾我的挣扎绑住我的手脚占有了我。剩下的那几天,他甚至还带来了他的朋友,一个一个地把我当成了泄欲工具般对待。到了后来,还对我用上了各种的药物各种的用具。整整一个星期,对我来说却像过去了十几年一样漫长。每一次他们覆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死。可是,我放不下我的爸妈,我好怕我懦弱地选择了死亡,那我爸妈该怎么办?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如果失去了我,他们的日子会怎样过去……只要想到这一点,我就不敢死。我好怕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好怕他们在我死后看着我的照片整天都在哭。”

    说到着,林颖的眼便泛现了泪光。洛念棠不忍她再去回忆这些事情,便伸手将她紧紧地抱住。

    “不要再说了,不要……”

    林颖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仍在不断地回想着那段痛苦不堪的日子。

    “我甚至是连哭都不敢。洛森就想看见我示弱的模样,可我已经失了清白,不想连唯一的尊严也失去,只能一再地忍着,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就当作是一场噩梦,又或者是当作被狗咬了一口。不过是身子罢了,只要我不舍弃最后的一丝尊严,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自己,那些事情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我经历了,也可以走出去……我一直都忍着,忍得很辛苦。每次他们结束以后,我都会幻想着你会来救我,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你一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到处找寻我的踪影。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那个洛森是个人渣,可我知道你一定是不知情的。你跟洛森不一样,当初我将你当作我的朋友,我就会一辈子都将她当作朋友。所以,我恨洛森,却从未责怪过你……”

    眼泪就像是怎么都抹不掉一样,洛念棠的泪掉落在林颖白色的病服上,渲染出一滩淡淡的水迹。

    她拥着林颖的手慢慢地收紧,她想起了那一天当她从洛森的别墅赶回唐郡的时候,看见她狼狈的模样。那个模样,让她心存愧疚一直直到现在。

    她好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晚才知道林颖的下落。在最初,她就不应该相信洛森的谎言,倘若她早点找到林颖,林颖就不用受到这么多的委屈和伤害了。

    “林颖,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她哭着说道,“我一定要让洛森付出该有的代价,无论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我要他跪在你的面前跟你道歉,求你放过他……”

    林颖把脸埋在了她的肩膀,那一个星期所经历的痛苦是无法用只字片语就能说清的。那段日子,她是真的想过要死,她宁愿死也不愿受到那样的羞辱。可是,当她想到家中年迈的双亲,她就知道自己不能死。她死了,那么她的爸妈该怎么办?她的爸妈劳累的一辈子,她自小就立誓要赚钱买大房子让爸妈过上好日子。所以,她为了她的双亲,她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就是这样的信念,让她苦苦支撑了一个星期。不然的话,她不会躺在那任由那些男人一个接着一个在她身体里进出。

    对洛森的恨,现在已经全都充斥在了她的脑海里。她恨洛森,她所失去的,她绝对不容许就这样放过洛森。她受到的羞辱,终有一天她会以百倍还予洛森。

    洛念棠不停地哭,只要想到林颖受的苦,她的心就格外地难受。她很想替她分担大部分,好让林颖没有那么痛。

    两人正拥在一起大哭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从外往内开启,敖小莜神色紧张地冲了进来,反手就将门给关上。

    林爸林妈早就被她送出了医院,想来此时是差不多到家了。可是,当她正在医院附设的花园里散步,却见到了惊人的一幕。

    或者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慌乱,洛念棠放开怀里的林颖,伸手抹掉眼角的泪,这才开口询问。

    “小莜,怎么了吗?”

    敖小莜急急忙忙地走了过来,走到半路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走回门前将门反锁,这才蹭步到床前。

    “不好了,现在医院外面到处都是记者!我刚才见到他们到处打听事情,便好奇地走了过去偷听,这一听之下才知道,那些记者都是来找林颖的!”

    闻言,不单单是林颖,就连洛念棠也愣住了。她连忙站起身来,扯着敖小莜追问。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记者为什么会到医院来找林颖?先不说林颖是普通不过的人,再说了,他们怎么会知道林颖住在这间医院?”

    说起这个,敖小莜就不禁想起了洛念棠徘徊在医院门口时跟她说过的话。

    “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情,你不是还没行动吗?”

    知晓她说的是什么,洛念棠点了点头。

    “我这都还没来得及跟林颖说呢,又怎么可能越过法律那个打算?而且,我也不会把记者引来林颖的医院啊!这对林颖只会是伤害!”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见林颖一脸的茫然,洛念棠便将自己之前的打算告诉了她。听毕,林颖也皱起了眉头,她自然知道洛念棠不会把记者引来医院,但也想到洛念棠到洛家找洛森肯定不会得到什么好答复。然而,事情现在却以无法控制的局面发展,这种她们都始料不及的状况似乎已经脱离了掌控。

    洛念棠这一刻不由得庆幸,林爸林妈方才已经回去了,不然若是碰见记者上/门,恐怕心里又不愉快了。可是,虽然不知道记者为什么会突然跑来医院找林颖,可是,既然记者知道林颖所在的医院,说不定也会知道林颖的家到底在哪里。如此一想,她的心就不由得沉入了谷底。

    在来医院之前,顾宸特地将韩宇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她,说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联系韩宇。洛念棠走到窗前往楼下看,这边的窗户正好对着楼下急诊部跟住院部之间的走廊,她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一些拿着长枪短炮的男男女女向着住院部这边而来,看着人数,起码有十来个。

    她蹙起了眉头,毫不犹豫地掏出手机给韩宇拨通电/话。由于顾宸之前有交代过,所以这几天韩宇都会留在医院里。她不敢在这个时候推门出去,就怕会撞上那些记者。

    给电/话那头的韩宇说了记者的事,韩宇立刻应声会好好处理,让她们待在病房里不要出去。临到挂电/话之前,她想起了另一件事,拜托韩宇带人去林颖家看看,她怕会有记者守在林颖家楼下。

    韩宇把电/话挂断以后,病房里便静得仿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

    敖小莜就怕这样的气氛,走到电视机前把电视打开,故作轻松地招呼她们不要担心先看看电视娱乐一下。

    洛念棠是半点都看不进去,一心只想着为什么记者会知道林颖住在医院,甚至是跑来医院找她。正想得出神,电视机里似乎在报道着什么,那声音有些模糊,却如同重铁一般击打着她的心。

    她动作迟疑地走到电视机前,电视里头,女记者正说着某杂志报刊的头条新闻,而林颖的名字和照片赫赫就在上头。

    她看着那几乎占了电视屏幕四分之一的大字,脑子就像是被雷劈住了一样,轰炸得一片空白。

    “贫民女人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岂料赔了夫人又折兵。”

    女记者正口水花乱飞地说着那些杂志报刊里的内容,说是一位名叫“林颖”的X大在读大学生妄想要嫁进豪门当富太太,却没想到私生活混乱导使被医生勒令切除子宫,而豪门梦就在一夕之间破灭。后文还说,这位名叫“林颖”的大学生不仅勒索豪门公子几百万,甚至狮子大开口想要豪门公子娶了她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多番上门闹事,豪门公子及其家人不胜其扰,于今天早上到警察局报案要将这位名叫“林颖”的大学生告上法庭。

    恰恰,在这些杂志报刊上还附了林颖的正面照片,另外,报道还隐晦地指出,这豪门公子就是洛家的洛森,而这背后的豪门便是指在X市名声不算小的洛家。而在报道的角落还有属于洛家家境的篇幅描写,处处可以透露出洛家的家大业大,以及那位名叫“林颖”的大学生的痴心妄想。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难婚女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妖菁并收藏难婚女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