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难婚女嫁 > 孩子是留下,还是打掉?

孩子是留下,还是打掉?

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婚女嫁,孩子是留下,还是打掉?

    这一晚,洛念棠并没有回去主卧。ai悫鹉琻

    她推开了次卧的门,便将自己彻底关在了屋内,坐在角落里不停地擦眼泪。

    她不想哭,可眼泪就是想是怎么都止不住一样,无论她怎么擦拭,就是干不了。

    在她将自己彻夜锁在次卧时,顾宸在主卧逗留了大概半个钟头,便选择在走廊上过夜。

    他的后背抵着次卧的门,次卧里,她低低的抽泣声不停地透过门板传进他的耳朵里,让他的心为之抽痛碛。

    他的手不自觉地放在了左边胸口的地方,眼底出现了迷惘。

    为什么……他的心还会痛?不是早在八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吗?既然已经死去,那么这缓缓泛开的痛,又是怎么回事?

    顾宸从不知道,原来这屋子竟然不隔音到这种地步。他在次卧门口坐了一晚,里头的小女人就哭了整整一晚佗。

    其实,只需她打开门,她就会发现他。

    他一直都在等着,等着她像过去那样推开门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他以为,他和洛念棠之间不会改变,可是,现在才刚刚开始,他却有一种再也无法抓住她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他靠着门,向上仰着的头处处透露着疲惫。

    这种状况,比之前的冷战更教他害怕。

    翌日一早,王妈按照惯例打扫卫生,在走上二楼时发现他竟然坐在次卧门口,不由得有些吃惊。

    男人示意她不要吱声,随后便走进主卧。几分钟后,褪去一身的狼狈,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西装走了出来。

    他系上了洛念棠送给他的领带,明明衣帽间有那么多的领带供他使用,他却偏偏鬼使神差地拿了这一条。

    没有吃早餐,他就这么直径地出了门,驾着他的那台-77离开了唐郡。

    王妈不知道他为什么有房间不睡却睡在二楼走廊上,可是想起昨天洛老夫人来访,心里也是明白这对夫妻肯定又吵架了。

    她叹了一声,推开主卧的门看了眼,果然发现洛念棠不在主卧里,那么,便是住在次卧内了。

    她没有去打搅,打扫好卫生后便下了楼。

    洛念棠下楼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由于哭了一夜,她的眼睛红肿的吓人,把在一楼忙活的王妈吓了一大跳,连忙放下手头的抹布,走了过去。

    “太太,你怎么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而后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发着呆。

    王妈进了厨房把饭菜做好,出来招呼她进饭厅吃饭,岂料,她以没胃口为由拒绝了。

    王妈一脸的不赞同。

    “太太,好歹吃点东西吧!你昨天晚上没吃,现在又不吃,身子怎么熬得住?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

    “肚子里的孩子”这几个让她终于回过了神,她的手抚摩着依然平坦的小腹,眼底涌现哀色。

    是啊,就算她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只是,现在她与顾宸的状况,这个孩子,该怎么办?

    她缓慢地走到饭厅,桌子上摆放着的都是她喜欢吃的食物,每一样都能让人食欲大展。

    然而,她依然没什么胃口,拿起筷子随意挑了几样放进嘴里,却如同嚼蜡般索然无味。

    吃了大半碗,她就实在吃不下了,王妈好说歹说也没用,便叹着气把饭菜收拾好。

    余光瞥见她走出饭厅的瘦削背影,王妈有些迟疑,想要将顾宸守在次卧门口一夜的事情告诉她,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当她收拾好出去,洛念棠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电视机里,刚上位没几个月的夏市长一脸严肃地接受记者的访问。

    “如果证实洛阚洛部长与洛颢洛处长贪污的事属实,我们将会秉公办理,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姑息。”

    电视机里,夏漠安说得信誓旦旦,电视机外,洛念棠不由得再次想起了在看守所里,宁子默曾经跟她说过的话。

    ……

    “他为了将你留在身边,他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那些只不过是哄骗你让你留在他身边的借口罢了,你不要相信他!顾宸不是一个好人,他在你的面前装的是一个样子,在别人面前又是另一个样子!你知道我爸为什么会被迫卸任吗?那就是顾宸所为!他联合那个夏漠安陷害我爸!夏漠安得到的将会是X市市长的位置,而他顾宸得到的,就是从我的身边将你夺走!另外,他还准备借助那个夏漠安的手去铲除洛家!他做过太多的龌龊事了,你不要去相信他!”

    ……

    “棠棠,你不能相信他!他满嘴谎言,根本就是不足以相信的!你看看我表姐霍晴,被他害成什么样了?霍晴在他身边整整八年,掏心掏肺地对待,可她到头来得到了什么?棠棠,离开他吧!我不希望你会变成下一个霍晴!……”

    ……

    越接近真相,她就觉得,自己越可悲。

    倘若宁子默当日说的全都是真的,那么,顾宸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宁世桦被扯下台的事,顾宸告诉她,那是因为宁子默害死了他们的孩子,难道,这通通不过是一个借口吗?他以为孩子报仇为由,其实是为了与夏漠安达成协议,他助夏漠安爬上市长的位置,夏漠安助他铲除洛家?

    那么报仇一事呢?如果那是假的,那么,顾宸可曾在乎过他们失去的那个孩子?

    洛念棠觉得好累,谜一般的顾宸让她怎么都看不透。明明是每天晚上都睡在一夜,到头来她才发现,她的旁边睡了一头豺狼。

    还有多少事,是她不知道的?

    婚姻,是假的。

    宠溺,是假的。

    报仇,也是假的。

    那么,还有什么是真的?

    宁子默说,他为了将她留在身边,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既然如此,他为了留住她,试图以宠溺让她沉沦,再也没办法离开么?

    她扶着额头,一脸痛苦的模样吓坏了一旁偷偷关注着她的王妈。王妈连忙走到她的旁边,睁大着眼一脸紧张地瞅着她。

    “太太,你不要吓我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给先生打个电/话让他回……”

    “不要!”

    几乎是尖叫出声,她制止了王妈想要给顾宸打电/话的念头,伸出的手紧紧地扯着她的衣袖,说什么都不让她打这一通的电/话。

    她的手在抖,怎么都止不住地颤抖,她看着王妈的神情充满了哀求。

    “不要给他打电/话,我不想看见他……”

    王妈微怔,随后,叹了一口气。

    “可是太太,先生终究是你的丈夫,你避得了一时,难不成还能避上一世?”

    当她这句话吐出时,洛念棠是真的有那个想法,想要躲避顾宸一辈子,让他找不到自己。可是,依照他的性子,他定会不顾一切地将整个X市翻遍,只为了把她找出来。

    他不会放开她,不会让她离开,绝对不会。

    想到这里,她的身子不由得抖得更加地厉害,王妈见状,忙不迭伸出手将她环住,企图让自己的体温传送到她的身上,好让她温暖起来不再发抖。

    “太太,每对夫妻都会有吵架的时候,不可能一辈子和和顺顺的。你们既然在一起了,那就应该珍惜这段婚姻,婚姻不是儿戏,再说了,你们现在还有了孩子,要多为孩子着想。难不成,你要孩子以后没有爸爸吗?”

    王妈的话,触及到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那个地方。

    孩子。

    现在对她来说,她只剩下肚子里的孩子了。如果连顾宸都不能相信,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谁,抑或是能够依赖谁。

    她扯着王妈的衣服,本就红肿的眼再次泛现泪光。

    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王妈,她与顾宸的这段婚姻,是假的。

    既然是假的

    ,那么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就成了未婚怀孕。不管她与顾宸会怎么样,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此刻都是见不了人的。

    她更担心的是,如果宁子默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到底要怎么办?

    是留下,还是打掉?

    倘若留下,顾宸是必定会知道的。而到了那个时候,她将会因为这个孩子被迫留在顾宸的身边,终其一生,不得逃脱。

    洛念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乎顾宸欺骗自己利用自己,还是在乎顾宸的心里有着别人。

    她窝在王妈的怀里,听着王妈带着叹气的安抚,小手微微一紧。

    “王妈,告诉我那间房间的事。”

    这已经不再是像过去那样的询问,而是直接带着命令的语气。

    王妈的身体一僵,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洛念棠便抢在了前头。

    “我求你了,好不好?告诉我那间房间的事,告诉我顾宸的旧情人到底是谁……他明明心里有着别人,为什么还要娶我?为什么还要给我不可能的希望?”

    洛念棠的语气有些哽咽,扯着她衣服的指关泛现了青筋。

    看着面前这个泪眼模糊的人,王妈的脸色有些苍白。阖了阖眼,声音难免有些苦涩。

    “你终究还是知道的……太太,是先生告诉你的吗?”

    她勉强地扯起了一笑。

    “昨天老夫人来的时候,她说了顾宸以前的事,因为说得太明显了,我想猜不到都难。”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一定是她说的……先生不可能会告诉你那些事情的……我真不该把她放进来,真不该啊……”

    王妈的脸上涌现了一丝痛苦,挣扎了良久,才抖着唇开口。

    “太太,你不要去相信别人说的话,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好,我承认,那二楼的第一间房间是属于……属于先生的旧情人,可是,她现在已经不在了,你又何必去在乎这些事情?记得王妈跟你说过的话么?我说过,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执着了,这样只会让你更痛苦。太太,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开呢?”

    她要怎么放开?

    原本她也以为,那二楼的第一间房间不会成为她和顾宸之间的阻碍,她也曾经打算听从王妈的劝说好好跟顾宸过日子,不再追究顾宸以前的事。可是,现在的一切与顾宸的那段过去纠缠不清,她要怎么做,才能像之前那样什么都不在乎?

    不,她做不到。

    如果她不爱顾宸,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顾宸的旧情人是谁,不在乎顾宸是否为了他的旧情人向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洛家施展报复。可是,她就是爱了,她爱顾宸,所以连带那些属于他的过去,她通通都在乎。

    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个旧情人的缘故,顾宸用假的结婚证欺骗她,其实,他根本就没打算跟她过一辈子?

    “她在哪里?”

    沉默了半晌,她才带着苦涩开口。

    “那个女人,她在哪里?她抛弃了顾宸么?所以你才让我不要去在乎那些过去?她为什么要离开顾宸?是因为洛家把她逼得无路可走,她被迫离开了顾宸?”

    王妈的神情依然有些挣扎,似是有些犹豫要不要全部告诉她。

    “洛家……洛家当初确实是逼迫‘她’离开先生,甚至是用钱去打发……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大家都意料不到的事……那一段日子,是先生最难过的日子,曾经有过很长的时间先生都是犹如行尸走肉般生活。可是太太,那些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既然过去,就由着它过去吧!太太,你听我说,‘她’不会扰乱你们之间的婚姻,你真的不需要……”

    王妈还想说些什么,不远处的座电却突然响了起来。那铃声打住了她接下来即将要说的重要的话,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接听。

    电视机里夏漠安的访问已经过去了,正上演着另一场追逐。

    顾宸是洛家的养子,自然也是逃脱不了被追问的命运。那些记者在KOO印象楼下守株待兔,终于好不容易于今天早上等到了顾宸。顾宸在进公司的当下被拦住,记者长枪短炮

    地问他关于洛家二子被停职的事情。

    顾宸的脸色不是很好,隐隐有些憔悴,但是,依然无法掩盖住他一身的风华。

    对于记者们的追问,他扯起唇角笑了笑,态度有些冷漠。

    “洛家的事与我无关。早在他们把我妻子赶出洛家开始,我与我妻子就与洛家没有任何的瓜葛。这件事我也不想插手,该怎么半就怎么办。那些钱是百姓的,倘若他们真的贪污了,那就理应接受法律的制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因为洛家有过功勋就能逃过,这对百姓不公平。”

    对于顾宸的撒手不管,记者们显然很吃惊。但是,善于捕风抓影的他们立即认为顾宸与洛家有着什么恩怨,大抵也是与他妻子扯上关联。甚至,连当初顾宸娶了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侄女一事大做文章。

    顾宸没再理会,在警卫的护送下走进了公司,只留下无数的猜测。

    电视机外,洛念棠禁不住冷笑出声。

    说得冠冕堂皇,却在无形用将她拉下水。她与顾宸的那些事早就过去大半年了,现在又何必扯出来说事?看上去,顾宸似乎是以她作为借口,企图掩盖住洛家事件是他为主谋的事实。

    她正想得出神,旁边,王妈的一声叫唤让她扭过了头。

    王妈一手拿着座机听筒,一手按住下面的话孔,脸色有些怪异。

    “太太,你的电/话。”

    当她伸手接过,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王妈的脸色会那么怪异。

    给她打来电/话的,是许久没有联系过的洛葶葶,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

    ……

    记得上一次跟洛葶葶联络,已经是几个月以前。

    那个时候她还没被杨穸带往S市,去洛家找父亲洛阚时不慎把父亲气晕过去。洛阚因为血压飙高进了医院,洛家对她恶言以对,而当时,洛葶葶跟她说出了隐晦的话。

    她答应了洛葶葶的要求,陪她到距离市区较远的一家医院做引产手术,在手术后,她终于告诉了她关于她身世的事。

    ……

    “其实,我也不过是碰巧听到的。就在两年前的某一天,我偶尔路过爸爸的书房,书房的门没有完全关上,我听见爷爷和爸爸在书房里谈话,说什么你不是爸爸的孩子,要想个法子把你赶出洛家跟洛家脱离关系,免得你一个外人来分洛家的家产……”

    ……

    那一番话,让她隐约知道,她可能不是洛阚的女儿。

    而自从那一次后,她就再也没有跟洛葶葶见过面了。

    这突然的联系,虽然洛念棠有些意外,但听着电/话那头的话,她还是隐隐觉得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个举动略显古怪。

    她与洛家几乎是处于断绝任何关系的方面,她不明白,为什么洛葶葶还要给她打电/话,而语气是甚为亲昵。

    洛葶葶邀请她回一趟洛家,她会在洛家门口等她。

    挂上电/话,或许就连王妈也察觉出洛葶葶的古怪,带着担忧开口:“太太,她给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下意识地,洛念棠并不想告诉她洛葶葶找她是为了什么事。所以,她便随便找了借口。

    眼睛实在红肿得不像话,她让王妈到厨房去拿敷眼的东西,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厨房的方向,她的脸上才流露出一丝严肃。

    洛葶葶在电/话里说,让她不要告诉任何人,独自一个人过去。因为,她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要给她看,关于她身世的。

    关于自己身世的事,一直以来都是她心底的一根刺。再加上父亲洛阚对她的举动,以及那一次洛葶葶跟她说过的话,她就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洛阚的女儿。如今母亲杨芸已经去世,外婆那边只隐晦地说出母亲出事那天与别的男人在去机场的高速公路上出车祸,甚至是以那样羞人的姿态死在车厢内。似乎,唯一知道真相的,就只剩下父亲洛阚了。

    当初,洛阚与洛老爷子为什么要想方设法将她赶出洛家?而洛葶葶偷听到的,是真还是假?

    &nb

    sp;还有方才洛葶葶在电/话里所说的“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洛念棠忍着疑惑,接过王妈递过来的冰袋,开始冰敷双眼。

    她没有露出一丝蛛丝马迹,深怕被王妈知道后,王妈又会偷偷给顾宸打电/话告诉他。

    等到眼睛稍微消肿,她才缓慢地上了楼,磨蹭了一会儿,换了件衣服下楼来。

    王妈还在厨房里忙活,因为她方才上楼的时候跟王妈说她想吃冰糖燕窝。知道洛念棠终于想要吃东西,王妈开心坏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自然是吃多一点会比较好。所以,在听到洛念棠的话后,她就拿出燕窝开始熬煮,想了想,又拿出了面粉想要给洛念棠弄些精致开胃的糕点。

    洛念棠在厨房门口往里看,确定不会被王妈发现,这才向着门口的方向而去。

    她骗王妈说她想睡会儿,晚饭前都不要来找她,这样一来,她就能拖延点时间,起码,在晚饭前王妈不会发现她失踪了。

    走出唐郡,她招了一台计程车,说出了洛家老宅的地址。

    听到她要去洛家,司机显得很意外。当初她与顾宸的婚礼虽然闹得很大,但出自保护心理,顾宸并没有让她的照片刊登在各大报纸杂志上。也是因为如此,她走在大街不会被人认出来。

    司机不知道她就是被洛家赶出门后嫁给顾宸的人,边开车边说着洛家的事情。言语间,无一不是对洛家二子的厌恶,说什么他们百姓又是纳税又是给孩子交学费,到头来却是进了那些人的口袋里,实在教人气愤。

    洛念棠淡漠地回了几句,便将脸撇向了窗外,任由司机一个人在那说着。

    由于洛家大门现在都是记者,洛葶葶没敢约她在大门口见面,反而是约在了洛家的后面,靠近树荫的一处地方。

    当她下车时,洛葶葶已经等在那里,见到她终于来了,洛葶葶这才收敛住脸上的不耐烦,走过去扯着她就往屋里走。

    洛家久有历史,自然有很多通道进入老宅。她曾经在这里住过,自然是知道洛葶葶带着她走的是怎么样的一条路,虽然前边的路有些难走,却能避过守在老宅四周的那些记者安全进入到宅子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难婚女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妖菁并收藏难婚女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