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强战兵 > 2146(下)

2146(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吞天神功》啊,何等玄奥无双,人人觊觎的绝世秘籍!!!”雨魔的眼球中闪着炙热的欲望光泽,唇角甚至都流淌出一点口水,他却对自己的失态浑然未觉,反倒是深陷狂热,“据说,有吞天神功在手,能够吞噬别人的肉身和修为,变成自己的肉身精华和灵气。那样的话,就完全不惧持久战,而且能够令肉身强悍无匹,拥有超凡肉身!”

    “没错,你的防御那样恐怖,仅凭着三元丹之力,就能够挡得住我的六元丹实力的侵袭,简直是恐怖。那想必就是传说中的超凡肉身,能够固若金汤,轻易承受六元丹风暴的强袭。”雨魔喃喃,越说说话,他就越是兴奋,眼神更加的灼热,“而你能够将我的血雨转化,无疑就是吞天神功的招牌!嘿嘿,我真是蠢,竟然在第一时间没有瞧出你的底牌,但就算现在,也是未晚啊。”

    说着,雨魔忽然警惕又提防地瞥向所有的观众,懊恼地捶胸顿足道:“该死的,我竟然疏漏掉一件事……在众目睽睽下将此事说出口!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知晓此事,我就算待会能够将你斩杀,然后从你的尸体上找出吞天神功来,也未必能够在无数的高等级武圣环伺下占有它……”

    对雨魔来说,六元丹武圣固然厉害,但他深知在吞鲨岛上强者无数,尤其是八九十元丹的武圣众多,凭他那点三脚猫功夫,在争抢《吞天神功》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优势。

    “无妨。”

    苏狂淡淡地说,伸手一指困龙阵的光罩,说道:“我已经提前设置好消音阵,会让我们的所有交谈都保持静默,绝对无人知晓你先前的那一番话。”

    “哦?”雨魔怔怔地瞪着他,忽地恍然醒悟,“你准备困龙阵的目的,就是隐瞒吞天神功的存在,现在又设置消音阵,就是怕消息走漏吧?哈哈,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在众目睽睽下瞒天过海,真是计谋无双的智者啊!但……”

    雨魔忽然脸色阴鸷地狞笑道:“一旦我出手粉碎掉消音阵,将真相公之于众的话,你的所有处心积虑都会烟消云散。而且,那时候你也将沦为所有人的公敌,会死得格外凄惨。甚至我根本就无需亲自出手,就能报仇雪恨。”

    “报仇?”苏狂的嘴角勾起一丝邪气凛然的微笑,“你与我有仇吗?海盗是一群乌合之众,你们打着为楚狂歌复仇的幌子,目的只是履行跟慕容家的合约而已。呵……你对《吞天神功》就没有半点垂涎吗?须知,如今在大星域中,仅有一本《吞天神功》,也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愿意将它的消息曝光吗?”

    雨魔愕然,他总算搞懂苏狂的计策,那是一条赤裸裸的阳谋:苏狂料准,就算他曝光出吞天神功的存在,自己也绝对不会将其泄密的,因为自己一定会对吞天神功心生贪婪。何况,如今局势依旧是六元丹对三元丹,他有着绝对的等级压制,而且苏狂的底牌也已经曝光,他也无需像先前那样惴惴不安。

    既然自己有得到《吞天神功》的可能性,又哪里会蠢到自曝其短,将它的存在公之于众呢?

    一时间,雨魔很是恼怒,清楚苏狂已经将他的所有想法了若指掌,那令他滋生出一股浓烈的挫败感。但恼怒,却是无法摧毁他的理智,而且对《吞天神功》的贪婪,令他也只能老老实实按照苏狂的设计照做。

    “嘿,你以为你已吃定我?”雨魔狞笑,一挥胳膊,顿时云销雨霁,所有的血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观战的武圣们都面露疑惑,没有搞懂为何雨魔会自断一条臂膀,将他最强悍的底牌收起来。

    “没有血雨,我固然会丧失灵气补充,但我始终是六元丹武圣,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依旧有足够的底蕴和积累。但你只是三元丹武圣而已,我的血雨同样是你的灵气来源,而在丧失它之后,你也是无源之水,很快就将干涸!”雨魔森森地说,而苏狂的脸色果然如他所料的变得很糟糕。

    的确,苏狂也被戳中软肋。

    他不得不凭着三元丹武圣的本事,跟雨魔放手一搏,谁赢谁输,仿佛已是板上钉钉一般。但苏狂心中却是冷笑,因为《吞天神功》的鼎鼎大名固然是响彻天地,人人皆知,但雨魔却根本不清楚它的细节!

    苏狂绝不仅仅能够依靠隐晦地吞噬血雨来维持攻势,甚至,他能够直接在交战时,就吞噬自己储存的天材地宝来弥补。而且,当雨魔的攻势渐渐微弱后,苏狂的吞天神功也能够吞噬他的一部分灵气,为己所用。

    以往,苏狂都忌惮着吞天神功的曝光,从未施展出它的全部效力。但如今,苏狂已经无需隐瞒任何事情,所以他完全能够将吞天神功的神妙全数施展出来。

    “我很期待……”苏狂喃喃。

    他重新祭出逆龙碑,盘旋在苍穹上,随时准备着俯冲下来,砸向雨魔的后脑勺。只要对方稍微一松懈,动辄就是脑浆爆溅的下场,所以雨魔同样很是忌惮。

    同时,苏狂也将麒麟火、幽冥火、鬼玄火和烈焰火,全都释放出来。

    真火焚天,燃尽八荒,瞬间就形成恐怖的高温,席卷全场,令观战的武圣们都感觉到磅礴的焱火神威。

    然后,七杀剑出鞘,被苏狂攥在掌心,而苏狂也始终维持着完整的真龙形态,用五爪握剑,令现场的武圣们都觉得很新奇。因为堂堂一条神龙,竟然握剑跟人族厮杀,那的确是罕见得很,堪称一桩奇闻。

    神龙懂剑术,谁能挡得住呢?

    尤其是苏狂手中的剑器,据说曾削断神兵,而且他本身又有着六元丹武圣都没法攻破的防御。

    “攻守兼备,肉身无敌,如此的人物难怪能够在大星域声名鹊起,成为人人瞩目的少年至尊啊。在真火上有四门的造诣,在阵法上能够从容布置困龙阵,在剑道上有无双神剑,又懂得神龙化身之术,甚至掌握着神秘的防御之术……一代枭雄啊!”一名慕容家的客卿长老不禁悠悠喟叹,但却没人责备他涨敌人威风,因为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如此想的。

    “该死的!我接下来竟然要跟如此人物一决雌雄?可恶,凭我的一己之力能够抗衡他吗?”慕容天麒简直悔青肠子,倘若他一早就摸清苏狂底牌的话,绝对不会蠢到在厨神楼招惹他的,他不禁心中惴惴,“现如今,凭我这点庸碌的白痴水准,竟然要跟他那样的人物为敌?先祖武神大人,您福佑在下,一定让雨魔击毙他啊!”

    所谓的消耗车轮战,在慕容天麒看来已经是彻头彻尾的笑话。就算苏狂稍微保留有一丝的灵气,自己也没法拍胸脯保证说他能十拿九稳。

    事已至此,慕容天麒已经很清楚他跟苏狂的差距,简直就像是六元丹的雨魔跟三元丹的苏狂一样。

    “雨魔大人为何将他的王牌收起,跟苏狂肉搏呢?苏狂在鏖战一个时辰后,竟然依旧能游刃有余地用出如此规模的底牌?”海盗们面面相觑,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压力碾来,令他们深刻意识到窘境——莫非,雨魔大人已经耗尽血雨,即将输掉?

    一念至此,人人都是恐慌沸腾。

    “呵……没有我的血雨支撑,你就算全力以赴,又能撑得住多久呢?”跟红杉海盗们的惶恐截然不同的是,雨魔却是感觉到胜券在握,而他的魔刀上,猛然酝酿出圆月湖光。

    静谧的湖光带着一丝幽冷的寒意,猛然覆盖下来,将苏狂笼罩其中。

    紧接着,在苍穹上就出现一轮血月。它正是雨魔从来未曾公然暴露的底牌,也是跟他的血雨同一档次的杀招。

    圆月,弯刀,湖光,瞬间化为无数的恐怖刀罡风暴,席卷而下,仿佛是密密麻麻的重磅炸弹在实施地毯式轰炸一样,瞄准苏狂疯狂倾泻。

    苏狂微笑,神情依旧淡漠。他早已料到雨魔的战斗方法,因为所有人的战斗方式百变莫测,但他们的战法思路却是有迹可循。就像善守的人,哪怕占据优势,基本上也会奉行十日围城,徐徐图之。而无双猛将,哪怕兵力劣势,也会疯狂地上演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的斩首战术,那就是所有人的本性。

    雨魔依靠血雨之术起家,习惯跟人打消耗战,所以他的第一杀招失效后,第二杀招同样如此,也想要将苏狂的灵气耗尽,然后再将他俘虏,带回去严刑拷打,逼问出《吞天神功》的下落。那是人之常情,恰恰也是雨魔的思维惯性。

    苏狂咧嘴,吞天神功再度施展,竟然是直接将对象瞄准苍穹上降临的刀罡。而他甚至将龙神之魂撤销,将七彩战甲卸除,就用超凡肉身来硬抗那些恐怖的刀罡!!!

    雨魔狞笑连连,苏狂的举动,无疑意味着一件事:他的灵气消耗得很剧烈,所以没法维持那辉煌璀璨的七彩战甲和古怪的魂魄护身。

    强弩之末的苏狂,很快就将沦为他的俘虏!!!

    第两千七百五十九章 四元丹武圣!!!

    不得不说,雨魔的所有思维都是人之常情,因为他无法想象会有受虐狂愿意袒露胸膛,让刀罡入侵他的肉身,侵蚀他的五脏六腑。

    但很遗憾的是,像雨魔那种智慧浅薄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枭雄们的决然和癫狂。苏狂那样的人物,又岂能用常理揣摩?换句话说,只靠常理,凭苏狂的年龄和起点,又岂能成就三元丹武圣?常理,本身就跟少年至尊们绝缘,他们人人都是超越常理的存在!

    苏狂没法吞噬在虚空中狂舞的刀罡,因为他在《吞天神功》上的造诣很有限,没有修炼到“吞食天地”的档次,根本没法直接就抢夺六元丹武圣的灵气。

    但却有一条很血腥很残酷的变通之法,也是苏狂独辟蹊径想到的——让刀罡侵入他的肉身中来!当刀罡入体,瞬间就会失去原主人的操控,因为雨魔的神识没有强到能够渗透苏狂的超凡肉身。

    那时候,刀罡就会沦为无主之物,也就有吞噬的可能性,就像先前的血雨一样。

    但苏狂的方案,却是真真正正的冒险和疯狂之举,无疑是拿性命在尝试。这一招,可以说是草船借箭之计,天马行空,却也是如履薄冰!毕竟,一旦刀罡在苏狂体内爆炸,直接将他的肉身摧毁,那苏狂就会直接完蛋,而且根本就是自杀,因为是苏狂自己放弃掉防御的。

    草船,能够借箭,但你让诸葛亮接子弹试试?或者,让他借点洲际巡航导弹试试?保管诸葛亮会被揍成猪头青肿的猪哥亮。

    因此,苏狂先是防御半晌,耗费掉雨魔的一些灵气。在刀罡减弱后,他才开始实行。

    对苏狂来说,他的变种版“草船借箭”之术,纯粹是一场豪赌,而当他赢得豪赌后,收益就变得很是恐怖:在剧痛之余,所有的刀罡都被吞天神功转化为苏狂的灵气,瞬间就将他先前所有的消耗弥补,而且将108颗日月龙鳞全都填满。甚至,苏狂借助那些力量,直接将他的修为推到三元丹武圣的后期圆满!!!

    没错,妖孽人物之所以能够取得别人无法想象的成就,正是因为他们的思维超乎常人。

    一般人只会想着在恐怖的刀罡狂潮中劫后余生,就已经非常满意。智者会想出草船借箭之术,吞噬对方的刀罡,弥补自身的消耗,依靠此消彼长来制衡六元丹武圣。而疯子,甚至得陇望蜀,直接将雨魔的刀罡吞噬掉用来修行,将他的修为直接推到三元丹武圣的巅峰!

    苏狂体内的灵气澎湃翻滚着,而雨魔却是殚精竭虑,灵气消耗得七七八八。

    依靠着吞噬一名六元丹武圣的修为,苏狂的修为自然水涨船高,直接就触摸到四元丹的门槛。

    接下来,苏狂却是露出颓败的神情,阻止掉肉体表面的修复,显得血肉模糊。因此从外面瞧上去,苏狂简直是格外凄惨:浑身上上下下都没有一块好肉,全都鲜血淋漓,伤疤无数,甚至有森森白骨露出。

    惨不忍睹,那就是所有人对苏狂的印象。然而,苏狂的脏腑却早就被超凡肉身中储存的精华修复,而且有逆龙碑的圣灵出手治愈,令他身体内部根本就没有半点瑕疵。只是皮囊破破烂烂,显得很是凄惨而已,其实根本无关紧要。

    “哈哈,苏狂你总算是强弩之末,很快就将完蛋喽。”看到苏狂摇摇欲坠,雨魔总算是勉强地停住血月下的刀罡狂潮,擦拭下额头汗珠,阴鸷地提议,“我也懒得跟你啰嗦,也没兴趣斩杀你的性命。倘若我继续猛攻的话,你必死无疑,但那本《吞天神功》也将失落。不如,你抄写一本吞天神功给我,你我共享资料,而我就会放你一条生路。而且,届时你我都有共同的秘密——《吞天神功》,彼此就能相互制衡,再也无需担心对方会杀害自己,你觉得如何?”

    诚然如苏狂先前所说,雨魔才懒得顾忌楚狂歌的生死。事实上,在今日之前,雨魔认识楚狂歌那个家伙,却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一个无名小卒而已,跟自己有何关系?

    而一旦逼得苏狂狗急跳墙的话,他若自爆,那《吞天神功》的秘籍必然失落,自己将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雨魔也心存忌惮。

    “痴心妄想。”苏狂咧嘴,露出三分疲惫欲死,却依旧带着满脸的桀骜,“雨魔,你只是一介海盗而已,依靠着比我多修炼五六十年,才勉强超越我三个等级。倘若我能有额外的一年时间修炼的话,能够臻至四元丹,对付你就将绰绰有余!”

    “我承认。”雨魔捧腹大笑,“你的确是天纵英姿的少年至尊。但那又如何呢?”他一口痰吐在地上,轻蔑冷笑:“所谓的天才,年年都有无数。而且,荣登大星域风云榜的人物也多得很,但依旧会有天才陨落,会有天才完蛋。实话说,我从来都看不起所谓的天才。因为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别人才会说你是天才,而一旦你真的有实力,别人只会称呼你为大人!死在襁褓中的天才,也配嚣张吗?”

    说完,雨魔双眉紧锁,咬紧牙关,依旧开始疯狂地施展血月刀罡狂潮,准备将苏狂打入濒死。

    现在,他依旧保留着整整三成的灵气,只要再消耗苏狂一些,那待会哪怕他想自爆,自己也能够游刃有余地阻止他。然后,自己就可以将苏狂斩杀,摄取他的三魂七魄,然后将他的尸体上所有东西都搜刮走。将来自己再去掌握一门搜魂秘术,将苏狂的所有秘密都一一搜出便是!

    雨魔淡漠冷笑着,不禁有点走神,心想着:饲养苏狂的魂魄,用百年槐木心好呢?或是瀛洲桑葚树呢?

    然而,正在雨魔麻痹大意的时刻,苏狂已经是将多余的灵气都灌注在七杀剑中,而且,苏狂的108颗日月龙鳞骤然蒸腾起鎏金的恐怖光泽,全数疯狂燃烧着,带起磅礴澎湃的恐怖威能。

    本来正在神游太虚中的雨魔,忽然感受到一股刻骨寒意,紧接着他就目瞪口呆地转身,瞧到苏狂手中的七杀剑。

    一道恐怖的豪光冲霄而起,射入云巅,竟然令血月都战战兢兢,为之忌惮颤抖!

    苏狂神情冰冷,从大地上瞥视着雨魔,脸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讥讽。

    雨魔心中冰寒,须知:先前他居高临下俯瞰苏狂时,觉得自己是雄踞云巅的凤凰,而苏狂仅是一只侥幸得到神功秘籍的鸡仔而已,他轻易就能够将苏狂蹂躏至死。

    然而如今,当苏狂仰首望天时,那却仿佛是一只卧在穷乡僻壤的麒麟,在冷漠瞥视着一只猖獗的麻雀,眼中满满都是枭雄的俾睨!!!

    “该死的,你竟敢藐视我?”雨魔咆哮,心中震怒,本能地就要将所有灵气释放出来,形成防御抵抗苏狂的剑意。

    然而……咯噔!

    雨魔的疯狂脸色陡然僵住,心中惊骇:“可恶,我的灵气消耗得七七八八,但苏狂竟然是巅峰状态啊。那一剑,就算我勉强抵御,也未必能够扛得住。那小子隐忍至今,那招必然是真正的杀招。而且,他一直忍受着皮开肉绽的痛苦到此时此刻,必然是在等一个一招必杀的时机,所以他对那一剑想必很有自信。”

    时至如今,雨魔已经知晓苏狂必然在那本《吞天神功》中藏有后手,能够吞噬他的刀罡。

    但他却也没有时机多说。

    但狡诈如狐的雨魔,能够纵横七海,虽然做尽恶事却逍遥至今,全凭一腔的诡计多端。所以,他瞬间想出死里求活之法,张口咆哮:“苏狂,你的困龙阵布置得马马虎虎,很是薄弱,我只需稍微一撞就能将其粉碎,届时消音阵也将随之破碎。而你的《吞天神功》就将曝光出来!届时,无数的武圣席卷而来,你必死无疑。快给我住手!否则的话,我拼着鱼死网破,也将曝光你的秘密。”

    说着,雨魔就真地转身就逃,往困龙阵的光罩撞去。

    “呵。”苏狂淡漠微笑。

    逆龙碑猛然出现在雨魔的前路上,拦截住它,而七彩战甲同样覆盖在逆龙碑上。

    在性命攸关之刻,苏狂早就提防着雨魔的狗急跳墙之举。

    轰隆!

    逆龙碑撞得雨魔七荤八素,险些昏厥,而它翻滚着从困龙阵中飞出去,却没有破坏掉阵法。原因很简单:困龙阵本就是由苏狂亲手布置,由石碑圣灵亲口指点的,他们当然有出入困龙阵的方法。

    噗嗞。

    太虚杀的恐怖剑影已撕裂虚空,插入到没有半点防御的雨魔的后心中。

    “抱歉,阁下再也没法泄漏我那本《吞天神功》的秘密喽。”苏狂淡漠微笑,一拳轰出,将雨魔的脑袋轰得脑浆爆溅,随后烈焰真火就从七杀剑上狂暴涌出,直接将雨魔烧得魂飞魄散。

    鞭尸之举,并非是他丧心病狂,而是因为根据苏狂所知,在大星域中存在着阅读死人脑域的诡术和搜魂夺魄之术,他要隐瞒吞天神功的秘密,就必须将雨魔的所有痕迹抹去。

    接着,雨魔的一口袋血雨也落入苏狂手中。那可全都是六元丹、七元丹,甚至八元丹水准海兽的精华啊!!!有它们在手,无疑意味着一件事——冲击四元丹武圣的契机,已然成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最强战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月并收藏最强战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