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强战兵 > 2224 潜入

2224 潜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黎明。

    溶洞临时基地。

    赵胭脂翻阅着那本《搜魂大法》心得,颇有点心烦意燥,望向同样在思索其中玄奥的徐青洛,不禁忧虑地说:“苏狂真的单枪匹马就杀入山国咆哮部落了啊……万一出现纰漏,他就将被群魔围殴,烈神鹰和虚渡鸦出手的话,甚至是必死无疑。”

    徐青洛点点臻首,淡淡笑笑,神情却是一如既往:“哦,你说得没错。但他是苏狂啊。”

    言简意赅。

    赵胭脂的所有疑惑戛然止住。

    ……

    静谧的山国咆哮部落中。

    正像昨日没人察觉到无赖痞子烈豺狼的惨死一样,今日也没人注意到冒牌烈豺狼的归来。

    隐藏在千机变面罩下的苏狂,已经彻底变成烈豺狼的模样,一路跌跌撞撞地回到他的破旧草屋中。沿途,所有瞧到他的人都满心厌恶,瞥向他的眼神格外冷漠。

    尽管说,烈豺狼已经将所有杀妻灭迹的消息隐藏,但纸包不住火,鉴于烈豺狼之妻的父母完全没有在山崖下找到任何尸体的踪影,而且,烈豺狼就是一个平庸的魔神百姓,他的微表情掌控很糟糕,心理学很差劲,轻易就暴露出很多破绽。

    再加上,所有人都清楚他的痞子本性,知道他是狼心狗行之徒。所以一则谣言已经在山国咆哮中传得沸沸扬扬,那就是烈豺狼杀妻藏尸的事情。因此他已沦为万人唾骂的混球。

    苏狂对别人的蔑视,或者其余人的讥讽,甚至有人一口痰吐来,都没有任何的在意,反倒是心中窃喜得很。随后,苏狂就回到他的破烂屋子中,在那里,他疯疯癫癫的儿子烈炎,正在抽搐着啃咬手中的馅饼。

    很显然,那是其余心善的邻居们出于怜悯赠给他活命用的。

    苏狂卸除掉所有的伪装,千机变面罩剔除,恢复成苏狂的本尊模样,而那痴傻的烈炎,依旧对此懵懂得很,一无所知,唇角流淌着口水。

    “一个已经彻底疯癫的倒霉蛋啊……”苏狂喟叹,神情中有一丝怜悯和犹豫,但最终化成无尽的决绝,“我在扼杀无辜者,他从未招惹我,但若想拯救天朝,我必须争分夺秒地在仙藤神国中崛起!既然必定要牺牲掉某人,那就由我终结你浑浑噩噩的痛苦生活吧……那是我的罪,我该背起它。”

    苏狂的十根手指插入那傻瓜的颅骨,搜魂大法吞噬掉它所有的记忆碎片。

    原本,苏狂在屠戮那个魔神村落时,没有存有半点怜悯之心,因为它们对着篝火中熊熊焚烧的人族武圣载歌载舞,对着炙烤得金黄的人肉大餐口水直流的一幕,深刻地烙印在苏狂的脑海中。

    那是一群魔鬼!

    将那醉汉解决掉时,苏狂同样没有半点歉疚之心,因为他也是成年魔神,羊对狼的杀戮本就天经地义。那就像人活着必须吃鸡鸭鱼羊猪牛,而那些动物若觉醒智慧对人族复仇也是理所当然,因为生存就必须从其余生物身上攫取能量,所以,基督教义才说活着就是原罪。

    但斩杀掉烈炎,苏狂却心存忏悔,因为烈炎的一生悲惨坎坷,被父亲虐待,被父亲杀死宠溺他的亲生母亲,最终在极度的精神刺激中走向疯癫。而他的一辈子,一直都是衣衫褴褛,疯疯癫癫,食物只有最粗糙的低廉米汤和树根草皮,常年饥肠辘辘。

    忍饥挨饿的痛苦,苏狂记忆尤深,富人家的孩子永远不会体会到那股常年饥饿盘旋在肠胃中,四肢无力,头昏眼花,恨不得将自己的手脚生生啃掉的痛苦。而苏狂,记得清清楚楚,因为他也曾赤贫如洗,也曾在执行任务时,深入敌国腹地,所有补给耗得干干净净。

    所以,但他阅读烈炎的记忆碎片时,双眸蓄满泪水,沉浸在它的悲哀生活中。

    贫穷。

    饥肠辘辘。

    行尸走肉地机械活着,麻木不仁。

    最终,苏狂捕捉到一丝烈炎浑浑噩噩的记忆中最为狂暴的执念:“在众目睽睽下亲手将烈豺狼撕得粉碎,将母亲的惨死公之于众,曝光他的凶残面目!”

    “我会履行你的执念的。”苏狂喟叹,而烈焰已经悄无声息地死去。

    苏狂心存歉疚,却必须依旧前行。

    接下来,苏狂的指尖绽放出一缕麒麟火,将烈焰的尸体烧得干干净净,而他也已经将烈炎所有的生活习惯全都掌握,但那也无关紧要,因为烈炎是疯子,他的生活本就没有任何的固定性。何况,疯癫的家伙做任何惊世骇俗的事情,都无人关注,只会将其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而已。

    所以,苏狂按照记忆碎片中得到的消息,出门,顺着街道溜达,尽可能地表现正常,但他最终发现其他其实根本无需表演,因为完全没人关注他的举动,除掉一对慈眉善目正在卖炊饼的老夫妇。

    苏狂即刻从记忆中得到他们的资料,事实上,他们在烈炎的简单记忆中占据着整整50%的份额,全都是他们待自己的善良和馈赠。若没有他们给予的食物,像烈炎那种没有猎食本事的废物,早就在某日饥寒交迫地冻死在街头,甚至无人收尸,因为烈豺狼恨不得目睹他罪行的儿子也死掉,免得将来他忽然觉醒,恢复记忆,揭穿他的暴行。

    苏狂扮演的既然是烈炎,他当然不能忽略掉那对老夫妻:虚麋鹿爷爷和虚百合奶奶。

    烈炎的父亲是烈豺狼,是山国咆哮部落中最大的豪门烈家的一个分支,当然,那根本无法带来任何的特权,因为那样的分支多得很,在部落中存在无数。而虚麋鹿和虚百合是一堆老夫老妻,同样是第二豪门虚家的分支。但他们孕育艰难,至今没有子嗣,所以才将多余的慈爱都移到烈炎的身上。

    “阿炎,饿了吧?快点来,有新鲜出锅的肉烧饼啊。”虚百合带着和蔼微笑,冲苏狂扮演的烈炎招招手,而在千机变面罩下的苏狂,心中却是蒸腾起一丝温馨,随后他就心中凛然!因为他骤然注意到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他竟然发自魂魄地对他们感到亲切和温馨,甚至满心满意的感激。

    一条在《搜魂大法研究心得》上用猩红血字书写的警告骤然来到苏狂的脑袋中:搜魂大法的弊端,在于你将那些记忆碎片攫为己有后,它们会彻彻底底地融入到你的记忆中去,千万别小觑普通人的七情六欲,它们对再强悍的武圣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一旦沉溺在搜魂大法中的话,你甚至可能迷失,出现多重人格,彻底步入癫狂!

    而且,当你因为从搜魂大法中获得别人的人生经验后,也会因为完整接受他的经历和情感,而滋生出本该属于他的心魔!!!

    所以,搜魂大法的使用者,往往不得善终,九成的原因就在于吞噬太多人的记忆碎片,从而被无数种心魔缠身,最终走火入魔暴毙。

    “从今往后,能拷打的话,就绝对别用搜魂大法啊……”苏狂喃喃,难怪《搜魂大法》在大星域中濒临淘汰,无数人批评它的弊端,而苏狂修炼的甚至是改良版,却依旧是无法免除那些漏洞,可想而知一般版本的搜魂大法是何等糟糕。

    一瞬间,苏狂的脑海中有无数的念头掠过。

    而虚百合说完,虚麋鹿爷爷同样招招手,随后从鼻孔中哼道:“我们山国咆哮部落,取名时都喜欢在姓氏后加上一种生物作为名字。男孩,是姓氏加妖兽;女孩,是姓氏加鲜花。但烈豺狼那混蛋,却是人如其名,跟禽兽一般无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他就是一条地地道道的豺狼,我明明已经瞧到他回到小屋中,却依旧不肯给烈炎做饭,任凭他饿肚子。”

    “阿炎,来爷爷这里。”虚麋鹿怒火冲冲地抱怨着,手底下却没闲着,又给肉馅饼刷上一层鲜美酱汁,而根据记忆碎片,那绝对是价值不菲的享受,可见他们对烈炎的宠溺发自真心。

    苏狂继承烈炎的完整记忆,缄默地一口口嚼碎馅饼,将其吞咽下去。

    说实话,对曾经品尝龙馅饼和天材地宝的苏狂来说,那是很粗糙的食物,简直是寡然无味,但苏狂心中却涌动出一股久违的温馨,尽管他一再努力按捺,但人的情感却无法自控。

    每一个真心实意待自己好的人,都会触动心灵的柔软,除非是狼心狗肺之徒,谁又能半点都不会动容?

    “好啦,去玩吧。”虚麋鹿身形羸弱矮小,他努力踮起脚尖,去拍拍大块头烈炎的肩膀。

    苏狂本能地略微一矮身体,让他轻松地拍到肩膀。

    虚麋鹿一怔。

    苏狂心中霎时蒸腾起一股警惕,赶紧步履匆匆地离去,免得被经年累月跟苏狂接触的老夫妻们看出猫腻来。

    但身后只传来惊喜的叫嚷:“百合,你瞧到没?刚刚烈炎他善解人意地躬身啦,他的痴病很可能有康复迹象!再修养一些日子,说不准他就能变成正常的魔神青年啦!”

    “真的吗,老头子?那我们得给他买点宁神的草药,就是……我们手上有些拮据啊。”

    “没关系,不就是些棺材本而已嘛,其实咱们就是普通老百姓,就算死掉用一卷席子裹住,随随便便刨坑埋住就是,何必攒啥棺材本呢。”

    “……嗯,说的也是。烈炎最重要。”

    苏狂的眼眶微微濡湿,他咬紧牙关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最强战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月并收藏最强战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