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妾 > 第98章

第98章

作者:霹雳小小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爷一走,老夫人的病立马就去了,不出三日,身体就基本上养回来了,能够有精力对付程招宝了。

    招宝也知道老夫人的病一旦好全,肯定会找她麻烦,平日里,她也不四处乱走,就呆在她那方宅院里,连院门都很少出,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孩子身上了,倒也不觉得无聊。

    刘管家有事便过来找她,无事的时候连影子都没有一个,听小玉说,他往老夫人那里跑的挺勤的。

    既然他是老夫人的人,招宝也不想用他,有什么事就让许管家做,并让许管家盯紧他。

    孩子仿佛能感觉到娘亲不安宁,这两日有点吵,有时刚睡着就会哭起来,而且还是突然大哭的那种,好像被什么惊到了似的。

    招宝有点迷信,生怕孩子小是不是撞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想去寺庙拜一拜,可一想到老夫人有可能借此发挥找她麻烦,便拿不定主意,只好找来许管家商量。

    “许管家,您请坐!”她抬手作出请的手势。

    “夫人,老奴站着就行了。”

    见她不肯坐,招宝不再勉强,直奔正题:“这两夜小团子时常半夜惊醒,醒来就不肯睡,一直哭,都要哄许久才睡,我怕孩子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想去寺庙拜拜,就是怕老夫人那边会从中生事,你觉得我要不要去?”

    许管家想了下,说:“老奴认为夫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太过畏首畏尾并不是好事。”

    招宝点点头:“你说的在理,你去准备一下,明日陪我一起去吧。”

    “好的夫人。”

    许管家退下去以后,招宝便命人着手准备明日上香事宜,听老人家说,小孩子太小,不能往寺庙里面带,于是次日天不亮,她连早饭都没吃,将小玉留下来照看小团子,只带着许管家及两个丫鬟前往,连小厮都没带。

    恰逢初一,去寺庙上香的人不要太多,招宝由许管家扶着下了马车,进去草草上香完就出来了,没办法,实在因为人太多了。

    巧的是,她竟然又碰到胡子荀了。

    这次他是独自前来,除了架车的车夫外,并未带小厮。

    招宝走过去朝他见了一礼:“胡公子也来上香吗?”

    胡子荀微微摇头:“不是,我只是过来看一看,徐夫人这就要回去了吗?”

    招宝点点头,与他寒暄两句便离开了。

    直到马车再也看不见,胡子荀才转身走进寺庙。

    “大师,我想求支签!”

    “请问施主想求什么签?”

    “姻缘签!”

    “好的,施主请稍等!”

    摇签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那大师朝他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大师,签上说了什么?”胡子荀皱眉问道。

    “施主,你真的想知道吗?”

    胡子荀点点头:“说吧。”

    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你此生姻缘注定坎坷不顺……”吧啦吧啦。

    “大师,可有解?”

    “或许有……”又开始吧啦吧啦。

    半个时辰过去,胡子荀才走出寺庙。

    “公子,回府吗?”车夫问道。

    “不了,去枫林苑。”

    两刻钟后,马车停在枫林苑门口,车夫上前敲门,不一会儿门吱呀一声打开,小厮看清车夫身后的人,赶紧垂头躬身让开:“公子请进!”

    胡子荀一脚跨进去,熟门熟路走进一个精致小院,院里的丫鬟见他过来,个个喜出望外,争相跑进屋里通传。

    很快的,一个长相柔美的女子走了出来。

    胡子荀不发一言,挥手屏退下人,等到只剩下他和那个女人时,他一脚跨上前,拦腰将那女子抱起,快步走进屋里。

    不多会,屋里响起女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公子,您轻点,奴家受不住了……”

    胡子荀没理她,蛮横的无理,脑子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张脸。

    事毕,他筋疲力尽,来不及退出来,直接倒在她身上睡着了,就连在睡梦中,那眉头依然皱着,好像被什么事情困扰着。

    霓裳见了心疼无比,用力将他拥紧,

    胡子荀睡得快,醒的也快,发现自己还在她身/体/里没有退出来,脸色有些难看,翻身下床后,连头都没回一下,捡起丢在地上的衣服穿好,便开门走了。

    距离上次去寺庙上香已经过去三日,老夫人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是不打算生事了,招宝暂时松了口气。

    只要老夫人那边不生事,她们便能相安无事,直到三爷回府,可惜呀可惜,老夫人此时不生事,不代表彼时不生事,程招宝是她心头大患,不早日除掉,饭都吃不香。

    这日,招宝吃过早饭抱小团子去后花园玩,经过二姨娘住处时,听到里面传来打骂声,脚步一顿,想让小玉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可转念一想,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在这府里,她势单力薄,还是不要得罪小人的好。

    偌大的园子,她抱着小团子逛一会就逛不动了,没办法,谁叫小团子太重了。

    见她累的直喘,小玉将小团子抱了过去,一抬头,看见斜对面走来一行人,赶紧对招宝说:“夫人,老夫人过来了。”

    招宝僵硬地扭过脖子,果真是老夫人,连忙站了起来,待其走近,行礼:“见过老夫人。”

    老夫人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对身旁的人说:“就是她,程招宝。”

    接着,响起一道陌生的声音:“就是她啊,长的这么丑,真不知表哥怎么看上她的,我要是表哥,天天对着这样一张脸,肯定吐。”

    招宝不慌不忙抬起头,看向说话之人:“敢问这位姑娘,你又漂亮了?”

    那姑娘简直以为出现幻听,从小到大,谁不夸她漂亮,从来就没有人质疑过她的美貌,这个程招宝,竟敢这么说她,是不是皮痒了!

    “你一个贱婢,有什么资格说我?”那姑娘说着抽出一条软鞭,甩了甩,作势要抽过来。

    小玉见了,急忙将小团子交给身后的丫鬟,用身体挡住招宝:“在夫人面前,休得无理。”

    “夫人?!”老夫人冷笑一声:“夫人可以随便叫的吗,来人,把这个贱婢拉下去掌嘴。”

    招宝一听还得了,忙将小玉护在身后:“没有我的允许,谁敢动她!”

    “哟,一阵子不见长气势了。”老夫人话锋一变:“连这个不懂规矩的女人一起拉下去掌嘴。”

    婆子们得了老夫人的令,卷起袖子就要抓人,不想突然冒出来两个暗卫,一脚一个,将几个婆子踹出老远,倒地不起。

    老夫人大惊失色,伸手指着招宝:“好样的,今后走着瞧。”

    招宝垂着眼并不看她,等一行人走远了才抬眼。

    小玉抚了抚胸口,问:“夫人,我们还逛下去吗?”

    招宝点点头:“逛,为什么不逛,走吧!”

    小玉重新将小团子抱过来,抬脚跟上。

    没多会,一名小丫鬟远远地跑过来,嘴里叫着夫人。招宝站住,等人跑到跟前,方问何事!

    那小丫鬟站定,喘着气道:“夫人,外面来了一位小姑娘要找您。”

    招宝的眼珠子转了下:“她长什么样?”

    小丫鬟大致比划了一下,招宝隐约知道是谁了,看向小玉:“恐怕是小月月,走,去看看。”

    她们很快走到侧门,站在门口翘首张望的正是小月月,小月月看见招宝出来,立刻欢呼一声奔向她。

    招宝稳稳地将她接住,爱怜地摸摸她的头发:“走,去我那玩。”

    小月月用力点点头:“我早就想来了,可哥哥一直拘着我,没有机会出府,今日才得机会,我要在姐姐这玩一天。”

    招宝拉着她的小手:“好,玩到你想回去为止。”

    小月月立刻欢呼一声。

    小月月真的玩到天黑才回去,招宝想留她用晚饭,可胡子荀派来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差人过来一遍又一遍的催,只好将她送至门口,一遍又一遍地交代路上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姐姐,你赶紧回去吧。”小月月转身钻进马车,不想哥哥也在车里,当即惊呼出来:“原来哥哥也在啊。”

    招宝这才知道胡子荀也在车里,她隔着马车见了一礼:“公子!”

    胡子荀不得不探身出来,朝她回了一礼:“谢谢徐夫人替我照看小月月,改日一定请夫人去我府中做客。”

    招宝摇头:“胡公子客气了,我与小月月十分投缘,她就像我的亲妹妹,我巴不得她天天来为我解闷呢。”

    胡子荀的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盯着她的脸看了会,方坐回马车里。

    直到马车再也看不见了,招宝才收回视线,这便转身想要进去,就见老夫人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朝她脸上“啪啪”就是两下子,她被打愣了,捂着脸一时反应不过来。

    “小贱/蹄子,我就知道你不会安分,果真如此。”随后高声叫道:“来人,把这个小贱/蹄子给我关到柴房去。”

    招宝这才反应过来,怒火中烧:“您不要含血喷人,我堂堂正正,怎的就不安分了。”

    老夫人瞪着她:“你还敢狡辩,那个野男人都找到家门口了,当我没看见么,我要是不及时赶过来,众目睽睽之下,你们就要伤风败俗了。”

    被人污蔑的滋味并不好受,招宝都气哭了。

    双方正僵持着,许管家闻讯赶来,先是对着老夫人行了一礼,再对着招宝行了一礼,正欲说话,老夫人抢先发声:“许管家,你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看清楚,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子。”

    许管家却是不慌不忙回答:“三爷才是这府里的真正主子。”

    老夫人眯起眼:“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道,老奴的命是三爷救的,只听命于三爷,三爷临走时的吩咐,老奴不能不做,否则就是失职。”

    老夫人气得七窍生烟,咬牙切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将你赶出去?”

    许官家仍是不慌不忙,四平八稳道:“老奴信,可老奴没有重大过失,老夫人这么做只会惹人诟病。”

    这个老女人,嘴巴挺厉害的啊。

    老夫人眯着眼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好啊,都跟我作对是吧。”哼哼了两声恼怒而去,丫鬟婆子小心翼翼跟上。

    许管家明显松了口气,转脸对招宝说:“夫人,我们也进去吧。”

    招宝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诚恳道:“许管家,此次多亏有你帮忙,不然老夫人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

    “老奴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夫人不必放在心上。”

    风波过去,招宝行事愈发小心了,没什么事连大门都不出了,成天不是带孩子就是刺绣,或者在院子里种花养草,总之不让自己闲下来,否则一闲下来就思念三爷,距他离开有十来日了,也不知他现在行到何处了。

    京城在北方,听说那里的天气与荣城截然不同,荣城已经入夏,那里还在下雪呢,也不知他要去办什么要紧事,一去就要这么久,哎,时间过的可真慢啊。

    “夫人,吴婆来了。”小丫鬟进来通禀。

    招宝的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这吴婆一来准没好事,不是带话就是要带走小团子,讨厌死了。

    招宝放下刺绣抬起眼:“叫她进来。”

    那吴婆很快走进来,对着她行了一礼,神色倨傲:“夫人,老夫人叫我过来将大姑娘抱过去。”

    招宝简直都要笑了,不过是一个下人而已,竟敢跟她摆谱,呵呵!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吴婆不卑不亢,重复了一遍,招宝仍以听不清为由,叫她再说一遍,如此重复了四五遍。

    招宝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就这么笑眯眯地看着吴婆,后者被她看的浑身难受,终于扛不住了,脸一垮,哀求:“夫人,求您行行好,就让我抱走大姑娘吧,否则老奴回去不好交差。”

    招宝这才移开眼看向外面:“眼看着这天要下雨了,万一孩子在路上淋到雨怎么办?”

    这五月的天说变就变,吴婆也拿不准会不会下雨,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老奴愿以性命保证,绝对不会让大姑娘淋到雨。”

    招宝呵呵:“你回去吧,就说天气不好,我怕孩子路上着凉,改日天气好了我亲自将孩子抱过去。”

    见她不依,吴婆无奈,只好回去复命了。

    吴婆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老夫人,后者气得又砸了一副茶具:“贱婢,连孩子都不让我看了,真是胆大包天,我是孩子的祖母,她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祖孙见面?贱婢,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老夫人气哼哼说完,抚着胸口半晌,总算气顺了。

    “老夫人,二姨娘来了。”屋外的丫鬟进来通禀。

    老夫人正想找她,不想她倒自个儿来了,呵呵!

    二姨娘款款走了进来,对着她行礼:“妾身见过老夫人。”

    夫老人“唔”一声,赐座!

    二姨娘也没跟她客气,直接在椅子上坐下:“老夫人,妾身听说程招宝又忤逆您了?”

    老夫人饮口茶,放下:“嗯,你消息倒是挺快的。”

    二姨娘面不改色:“老夫人有所不知,是她屋里的丫鬟说出来的,此事已经人尽皆知。”

    老夫人呵呵两声,问:“我上次说的事你可办好了?”

    “您吩咐的事,妾身哪敢忘记,这不一办妥我就跟您报备来了。”

    老夫人立刻笑弯了眼:“此事你做好了,我一定会大大赏赐你,我一直比较欣赏你,那个位置,我原本属意你,不想阴差阳错,倒叫那个贱婢捷足先登了,你放心,只要你用心为我做事,我保你夺回原本属于你的位置。”

    四姨娘还以为出现幻听,又见老夫人肯定的点点头,激动的不能言语,往地上扑通一跪,连磕三个响头:“老夫人请放心,妾身到死都会站在您这边的。”

    “那就好,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四姨娘依言退下!

    吴婆不解,转脸看向老夫人,欲言又止!

    老夫人察觉到她的视线,望过去:“吴婆,你想问什么?”

    吴婆忙垂下眼,摇摇头。

    “说!”

    吴婆被她一喝,颤了两下,小心说:“老奴不解,您不是一直都想要表姑娘嫁给三爷的吗,方才为何对四姨娘说那样的话……”

    老夫人知道她要说什么,旋即赏她一个大白眼:“你傻啊,我那是哄她的,不然的话,她怎能甘心听我差遣!”

    吴婆顿悟,忙坚起大拇指,赞道:“还是老夫人高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小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霹雳小小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霹雳小小苏并收藏小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