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27章

第2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饭后,童氏便把明氏看中陈秀才,欲与陈家结亲的想法一五一十告知给钟老爷子。钟老爷子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连烟也不抽了,灭掉火星,随手搁在桌上。

    “老大媳妇怎么会知道陈秀才,还这般中意?连打听消息都做了,这可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定是早就开始准备。”

    童氏一愣,倒没觉得哪里不对:“陈家的消息早就传到村子里,我也有听说,只是没往这方面想。至于老大家的看中陈秀才,这也好理解,亲家亲自确认过,那人确实一表人才,学问也好,不是陈家瞎吹嘘。”

    “不,老大家的不会想这么远。这里边肯定还藏着别的事,别是欣丫头插了一杠。”

    听到钟老爷子的话,童氏一惊,这事若只是明氏的意愿,那倒无妨,成与不成都没问题。这要是跟大孙女有关,事情就麻烦了。那丫头除了小时候在庆然手上吃过亏,还真没见她受过气。童氏也是此时才回过味来,欣丫头不简单。这么一想,要是拒了明氏,大孙女很有可能闹出幺蛾子。事关姑娘家的事,就没有小事,要是连带着坏了其他丫头的名声,找谁来赔?

    童氏越想越恼,钟老爷子看着老伴这样,也不好过,劝慰道:“这不是还没影吗,等下你找老大媳妇先探听探听,她就一根直肠子,你随便一问,就能看出蛛丝马迹。要是此事跟欣丫头无关,不就一切好办?无论是同意还是拒绝,都有很多选择的余地。”

    童氏可不想带着一肚子火午休,直接敲门把明氏给叫到上房。

    明氏这次办事比较有成算,起先童氏并没有问出什么。后来,她三两句闲谈后,突然冒出一个类似的问题,次数多了,明氏终于露馅,用手捂住嘴,却什么都不能挽回,该说的一句就够了。

    “你的打算我知道了,就按着你的意思办,等下就去找秦媒婆说合。”童氏心累,打发人走后直接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入睡,又到了起床的时候。

    钟庆然起来时,便看到童氏憔悴的模样,抓过胳膊一探脉,这才放下心来,肝火有点盛,稍微注意一下就没问题。

    “阿奶,你回去休息,剩下的我来弄就可以。”

    童氏瞧见三孙子的架势,乐了:“呦,庆然,你啥时候会切脉了,还挺像模像样,要不是奶知道你不会医术,就该被你骗过去。奶还真有些不舒服,那这边交给你,我回屋躺会,等下再过来。”

    童氏没有强撑,她这次是真气着了,大孙女都这般大了,禁足之类甭想,一个好好的农家姑娘,小伙伴来找,每次都不让人出去,这不是让人猜疑吗?

    控制不了钟欣的行动,那她真想做点什么,钟家还真没办法阻止。算了,成全她,最多家里先垫上钱,明氏别想赖一个子儿。

    童氏心里憋着一口气,气哼哼地如此想到。

    一般农家谁见过给姑娘陪三十两压箱银的?这要换成是其他几房,童氏还没这么戳心窝,大不了把他们分出去,眼不见为净,关键就在于掏钱的是老大家。他们老两口会一直跟着大房,这不等于变相从他们口袋里掏钱?

    钟家好不容易起来,嫁个孙女就要这么流水般花银子,虽然公中最多出个六七两,谁不知道其中的猫腻。开了这个头,那家里以后办喜事,是不是都得想方设法比照大孙女来,从她手中能挖多少是多少?

    童氏觉得自己做婆婆做奶奶都太好心了,别看她平时骂起人来毫不嘴软,真动手打人的情况是少之又少,更不用说不把孙女当人看,就连她最看不顺眼的老三媳妇,也没怎么着她,不过是让她多干点活而已。若非如此,她哪里会窝一肚子火没地方撒,还不是顾念着好歹是钟家人,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童氏想七想八,一想到刚落进口袋的银子将插翅飞走,她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想到哪哪都好的三孙子,这才松开眉头沉沉睡去。

    钟庆然这段时间也算是练了出来,不说几种做法的红鳌虾,尝着味道还不错,堪比童氏,就说那每一锅少则二三斤,多则四五斤的量,使右臂力量大增,耐力也更佳,和他腿伤刚好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钟庆然对现状还算满意,如果不往深处想的话。

    童氏再次醒来时,天边只剩半个太阳。明氏早就等的不耐烦,亏得钟庆然出门前跟家人交代过,让人别打搅童氏,否则估计她早就上去拍门了。

    见到明氏就在上房门前转悠,童氏自是没给好脸色。不过是嫁个孙女而已,竟然要带走钟家大半家底,尽管这些钱多半走的是老大私帐,那也是属于钟家的一份子,一旦亲事成了,钟家家底都给交代了,一想起这个,童氏就肉疼不已。

    知晓明氏的心思,童氏也没耽搁,趁着离晚饭还有丁点时间,赶紧带着明氏去秦媒婆那把事给办了。

    家里为钟欣的亲事一通忙活,钟欣自己也没闲着。就像童氏会套明氏的话,钟欣也不遑多让,套话技巧更是炉火纯青,拐弯抹角,几句话下来,便将明氏兜了个底朝天。这倒不是明氏真这么弱,不过是对疼爱的大女儿不设防罢了。

    见亲事有望,钟欣便歇了原本想把从三弟那硬要来的图样贡献出来的想法。她也是要面子的人,若非为了成全自己,哪里会跟弟弟要东西?

    钟庆然还不知道家里银子即将哗啦啦减少,他正坐在牛车上昏昏欲睡。如今钟家虾塘都已挖好,牛车使用频率大为降低,几乎成了钟庆然的专属座驾,这让上面两个哥哥艳羡不已。

    简明宇回头看了一眼,又若无其事般别开目光,轻甩鞭子赶着牛车。

    快到村口时,钟庆然终于清醒过来,对着前头说道:“明宇,过几天我家要忙,没时间出来卖红鳌虾,你能抽出空闲时间吗?”

    简明宇沉吟半晌,才开口说道:“能。”

    “那到时候就交给你一个人卖,我大概要负责家里的生意。”

    “你就这么放心我?”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跟你合作这么久,至今还没发现你这方面人品有问题,再则出门前称一下重量,就算你想昧,也昧不下几个铜板。”

    简明宇没说什么,只是嘴角微扬,眼神更加清亮。

    到家后,见到童氏精神奕奕,正在指挥着明氏做这做那,连钟欣也没能逃过。钟庆然眼睛眯了眯,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说道?要不以他奶的性子,对大房还算宽厚,无故不会折腾他们,别说其中褂兴蠼悖饩拖∑媪恕

    钟庆然能够自由走动也有一个多月,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是不是下午童氏脸色不好,跟他娘和大姐有关?

    心里边搁着事,晚饭钟庆然就吃得特别快,回房画了幅图才静下心来。

    等到院子里只剩点点灯光,钟庆然照例摸黑进了隔壁上房。对于钟老爷子夫妇,钟庆然是有什么就问什么,没必要有所顾忌。

    这次童氏倒是沉凝了好一会才捡重点说了一遍。钟庆然有些无奈,他正想方设法赚钱,好将家里几个弟弟都送进学堂,这就来了个扯后腿的。奈何这事他还真插不上手,难道他能劝爷奶不同意?这不是跟他大姐结仇的节奏吗。

    大周朝对女子束缚非常大,尽管现代女性也未能争取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却也不是她们能相比的。钟欣一心要往上爬,钟庆然不支持也就罢了,起码不能挡道。

    回到房里,钟庆然躺在凉席上,心中算着一笔帐。

    家里有多少底子,其他人或许不清楚,钟庆然却是例外,只要他问,钟老爷子夫妇从没瞒过他。一个多月生意做下来,除开头几天之外,其他时候平均一下,一天怎么也能净收半两,加上他近一个月每天贡献一百五十文左右,还有两个哥哥加一起也能有一百来文,家里一个月收益少说也有二十两。

    看似不少,奈何钟家底子薄,之前买田花了二十两,办红契交税八钱,还债十两,他买书和染料纸笔花了二两多,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支出,家里存银撑死了也就四十两上下。明年小叔要去府城参加院试,需要留出一笔钱,再刨去大姐那十五两左右的开支,钟家又一朝回到解放前,想再负担一个学子都不可能。

    想起被钟欣强行要走的图样,钟庆然脸色就有些不好。他大姐明晃晃的证实了一句话,不叫的狗咬人那叫一个疼。平时不动声色,给人感觉温柔和煦,一有动作,就踩着人的底线走,让人疼却难以拒绝。

    钟庆然打从上回起就不敢小觑他大姐,从最近发生的两件事上就能看出来。把人心研究的这么透彻,只要她脑子一如既往清醒,就算进了陈家们,照样能搏出一片天来,只要没外力干扰。

    换成旁人家,无论是他还是钟老爷子夫妇,都不会答应,不把她随意配人就不错了,还想要带走相当于钟家四分之三还多的家财,那更是门都没有。

    稍微疼闺女的人家,在聘礼的基础上再贴一点,就足以让很多姑娘艳羡。能做到钟家这般地步的,还真要福气加身才能有。

    钟正仁晚上才获悉这回事,他知道明氏疼头生两个大的,没想到竟疼成这样,不说那些远的,陈秀才再如何能耐,也要女儿能驾驭住才成。还有一点就是,现在大女儿为了结成这门亲事就能不管爹娘,任由他们到处筹钱,以后真当了官太太,眼里还会有他们?钟正仁表示深切怀疑。

    “你这个婆娘,是不是嫌家里日子好过了,想松松筋骨?这么大的事,竟然不跟我吱个声,就擅自做决定,要不明天我就送你回娘家?”

    兴许是受到钟老爷子夫妇的影响,钟家从老大到老五,不是被逼急了,一般很少动手打人。不过和被送回娘家比起来,明氏宁可被打一顿。她都这把年纪了,真被遣回娘家回炉再造,这张脸可就丢尽了,以后怎么面对儿女?

    眼瞅着明氏要撒泼,钟正仁早有所料:“你要敢大声嚷嚷,我明儿一早就亲自送你归家,我倒要看看,过不了几天就农忙,你嫂子们能忍你几时。”

    说到这里,钟正仁叹气连连,随手抹了一把脸,难得语重心长说道:“就算按你说的,公中能出最高七两,你拿五两,欣儿凑吧凑吧,凑成十五两,剩下一半岂不都是外债?别人一听我们嫁女儿都花三十两,那以后娶媳妇你打算怎么办?”

    明氏还真没想这么多,她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

    自从知道家里即将花费大笔银子,钟庆然便一直窝在房里画图。这次吸取上回教训,他直接找了钟老爷子夫妇。

    俩老眼睛都有些远视,拿着画纸擎远了看。

    “庆然,这个看着怎么像是花样子,你啥时候学会的?”童氏啧啧称叹,随口问道。

    “阿奶,上次跟你去锦绣坊,我看到过绣花图样,这次随手试了试,画的不算好。”这倒不是钟庆然谦虚,他说的都是实话。

    他在现代时虽然曾画过一些剪纸图样,更多还是随心所欲寻找素材,有时候灵感来了,就画上一笔,倒不曾刻意钻研过。剪纸图样能当花样子,也由此,钟庆然觉得有些可惜,早知道会穿到大周朝,他就多多准备。

    童氏手中那幅是他自己想的,要把习惯的插画技法转变过来,有着一定难度,自然画得没有之前好,糊弄人却也够了,至少童氏看起来很满意。

    童氏这边是女式,钟老爷子那边则是男式,动物类的都是一式三样,分别为花样子、藤编实物图以及布做的小孩子玩意,其余只有一份花样子。

    钟家之前家境好歹处于一般村子的前列,家里媳妇姑娘多多少少都会点绣艺。钟老爷子从三孙子给的图样上能断定,那两种实物图是让自家人做的意思,至于花样子,这个暂且不做理会。

    钟老爷子揣测道:“庆然,你是想办个作坊?”

    “嗯,爷爷,上次我们卖方子太亏了,鸿泰酒楼赚的荷包鼓鼓囊囊,就我们家只得了区区五十两银子。当然,那东西我家确实吃不下,别人吃大头也该他们得。”

    “爷爷,这些都是小玩意,比较容易模仿,我们慢慢来,先雇几个师傅,以后再扩大,您看可行吗?”钟庆然信心十足,他脑袋里储存的画作可是海量,光被爷爷强行灌输的药草图都不知有凡几,更不用说他本就出身美院,后又从事插画一职,就算当天出的产品,第二天就被人模仿,只凭记忆就够他支撑几年,何况他不是匠人,有自行创作的本事,这碗饭就算吃到他入土都没问题。

    这是钟庆然最近才想明白的,卖图样只有一次收入,自己开工坊则不同。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自己。

    钟老爷子手指轻敲着桌面,他对这方面不在行,只觉得画中图案看着讨喜,便转头问童氏:“老婆子,你觉得这些画怎么样?”

    “挺好,老头子,你看,这画中的小东西是不是很逗?”童氏正巧翻到一张小猫被线团绊倒,结果滚成一团的花样子,忍了又忍,才没当场笑出声来。

    钟庆然这次提供的是彩图,还重新捡起美院毕业后再没碰过的软笔画。从绘画技巧上来说,不如上回给钟欣的那几幅炭笔画,其他方面倒无不及。

    彩图总比素稿引人入胜,童氏被逗笑实属正常。

    钟老爷子拿过来一看,一张老脸再也绷不住,神色柔和了许多,虽然他不太喜欢这样的物事,但平时闲来无事拿来瞧瞧倒也逗趣。他一个老头子都不讨厌,更不用说姑娘媳妇,这门生意要能做起来,确实有利可图。

    问题也就出在这里,钟家除了卖红鳌虾,平时到村里镇上卖点自家出产这般小打小闹之外,开作坊可还是头一遭。

    买材料、请人等都要钱,钟家这点家底,请不起手艺高超的匠人,市场竞争力就不足,除了一些不那么容易模仿的,其他大都只能卖个新意,为了不使自己这个吃头道菜的人都吃不饱,第一批货就得尽可能量大,这么一来,风险便不小。

    藤条之类还好说,自家或者专门雇人去山上砍就是,布料便不成,那都是用白花花的银子买的,谁都不敢保证生意一定能成。钟家没有销路,也没有铺面,猛然间生产出大量货物,一旦不能在其他商家仿品上市前销个大概,货物积压在手里,钟家能承受住几次?

    钟老爷子心里有些患得患失,突然让一个一辈子都同土地打交道的老农,改行建立作坊,不亚于一场小型地震。要知道,这个念头在此之前,钟老爷子可是想都没想过。

    “庆然,类似这样的画你以后还能画出?”

    “能。爷爷,这点不用担心,我脑子里现在就有不少画稿。”

    “你也知道,家里这些钱放在农家不算少,用来做生意就有些捉襟见肘。”钟老爷子指尖轻轻叩击桌面,眼神幽远,“看你的意思是想把作坊办大办好,摆摊子不成,那样太降档次,最好能在平阳县城租个店铺,这方面我不太清楚,想来租金一个月怎么也要几两,还至少要租半年以上,家里钱恐怕支撑不起这个数。”

    钟庆然自是知道钟家情况,他这次过来并非想一蹴而就,不过是想让钟老爷子心里有个数,从现在开始就慢慢筹办。反正马上就要农忙,没空处理此事,一家之主心里有成算即可。

    “爷爷,这事不急,怎么也要等到农忙过后。”

    “庆然,自家人做不行吗?”童氏似乎听到了钱长脚跑走的声音,一脸不舍。

    “阿奶,这就要问您了,爹娘他们做的能卖上价吗?要是不行,还得请人来撑门面。”钟庆然倒是无所谓,现在家里钱不充足,自家人能帮上忙那最好不过。

    “你爹他们做得都是器具,筐子篓子什么的,一般都放到集市里去卖,不怎么值钱。你画上的明显不同,更像是摆设和玩物,要是他们能做出来,说不定价格能更高。”童氏兴趣显然在布玩具和花样子上,拿出手中那一沓画,两眼放光,“咱家还是有些家底的,在河湾村不显眼,要放到普通村子,那也是上等人家,除了你娘手艺不咋的,你那四个婶婶可都是巧手,家里姑娘年纪都不大,你大姐技艺最高,底下二丫、三丫,翻年就十一,针线学了四年多,也能见人。”

    童氏说起这些头头是道,仿佛眼睛都闪着光:“庆然,别看奶年纪大,这绣艺可不比几个媳妇差,不过近年来眼睛有些不好使,不能长期盯着,不然奶都想参与了。当然,再如何,跟专门绣娘还是没法比。庆然,不如这样,家里就做些便宜料子,再请个技艺高超的绣娘坐镇,咱家就那点底子,没必要一下子铺太开。”

    钟庆然点头赞同,他自己都没做过生意,还是集思广益更有把握。这门生意小赚想必没问题,做大了谁知道情况会如何?搞不好就上下脱节,被奸商给坑了也没准。还是一步一步来,地基稳固,才能建起摩天大楼。

    回到房间,钟庆然一身轻松。他一个半大少年想要成事,没有长辈支持很难行得通,得到钟老爷子赞同,这事就不怕被搅黄。

    这边,钟庆然一门心思都放在琢磨怎么挣钱上,那头,秦媒婆办事很利落,这才过了两天,陈家那边就答应先相看一下。

    那天,童氏破天荒带着明氏和钟庆阳钟欣这对龙凤胎兄妹出门,半下午才回。紧接着,便有一媒婆上门求亲。由于接下来就是秋收,留给两家商谈的时间不多,双方很快便达成协议,商定秋收后举办包括文定在内的各种仪式,年底成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