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37章

第3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大人还能自我控制,小孩可就不成。就这么一会工夫,便有好几个孩子硬拽着长辈,非得买上一个不可,挑的东西五花八门,布玩具、藤编制品,新奇的小饰品等,都在名单上。

    这个世上,小孩子、女人和读书人的生意最好做,庆和坊中符合这三种人需求的物品不少,不过笔盒这些东西恐怕要埋没一段日子,现在能吸引到的只有女人孩子,读书人还离着远呢。

    钟庆然其实并不怎么担心,卖不出去就少做点,况且他一点都不敢小看各家妇人姑娘,只要能吸引到富家女眷来店中,瞧着好玩,为家中男子顺便捎带上一些,不过是顺理成章之事,到了那时,离读书人亲自上门还会远吗?

    “呦,傅掌柜,真是稀客,快请进。”看到来人,韩掌柜眼睛陡然亮了起来,赶紧迎上前。

    他当掌柜也有些年头,对平阳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说有多了解,起码多多少少听过见过。安源茶楼办事挺规矩,不惹是生非,却没人敢惹,可想而知,背后能量有多大!

    庆和坊他瞧着很有潜力,假以时日发展壮大也未可知,前提是要能生存下来,不被人击垮。

    韩掌柜原先还担心这点,最终想着怎么着也有钟氏一族做后盾,不说铺子能做多大,小心一点,不惹到惹不起之人,总能混口饭吃,这才跟钟老爷子签了契约。现在得知庆和坊竟跟安源茶楼搭上关系,这事情就好办多了。以后他就不用老憋着自己,碰到个人就得上前巴结讨好,若背后有靠还混成这样,那他这些年掌柜也就白当了。

    见到韩掌柜这般态度,钟老爷子作为东家,虽不明白此人是谁,该有的眼光他不少,忙上前招呼。

    傅掌柜瞥了钟庆然一眼,便穿过铺子,跟着钟老爷子进了后院。

    钟庆然也瞧见了,却没有上前,现在这个时候显然不是交谈的好时机,仍然带着三个朋友在店里参观,顺带看顾铺子。

    庆和坊也就开业那会瞧热闹的人多,使得铺内拥挤不堪,等新奇劲过去,这些人离开后,总算有了正常铺面的样子。人少了,未见得买东西的也少,留下来的这部分人,买不买还是其次,至少有钱买是肯定的。显然这些都是潜在顾客,只要招呼好,让他们对店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就算现在不买,以后偶尔想起,估计也会再次迈进庆和坊。

    张山现在也腾出手来,专心招呼顾客,宾客则有韩掌柜和钟家人招待。

    店伙计也不是那么好当,要有眼色,还要嘴皮子溜,最起码不能引起客人反感。钟庆然兄弟三人自是不能同正规店伙计相比,见他能招呼过来,钟庆然留下,其他两人去后院招待宾客。

    “庆然,这些东西乍看不怎么样,仔细一瞅,就看出蹊跷来。整个铺子里的东西,不见得多好,那样式却是独一无二,我还没在别的铺子里见到过。”钟庆竹随手拿起一个把玩,越瞧越有趣,连他都想买一个回去,特别是看到附近那些也都很好玩,就有点流连忘返,瞅瞅这个,看看那个,真想把这些都弄回房摆着。

    钟庆然听了一脸得瑟,仿佛在说:钟家出品,必属精品。

    钟庆书看了实在忍俊不禁,打击到:“你先别高兴,就像庆竹说的那样,你这铺子里东西的确好玩,刚才就有不少人买一个不够,还买第二个,第三个,有些钱多的人,更是一搂一大把,那也就是这两天的光景,时间一长,你就等着看外头铺子到处都是仿品吧。”

    说起这个,钟庆然心中明白。庆和坊卖的物品,多数都是玩物小饰品,卖的主要就是个附加值,里面利润很大。仿品出现后,小摊小贩降价兜售,铺子里则以手艺称道,价格同等情况下,顾客只会选质量更优的,这方面上庆和坊没太大竞争优势,现在生意看着很好,这剩余的能不能出手还真不好说。

    听到这,简明宇微微漾着笑意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忧愁,生意刚起步,就有人打着歪主意,还不是一个人,这感觉让人不太舒服。

    钟庆然反而没有什么感觉,这点他早就想到了,还点出,刚才那一堆买东西的人中,估计就有几个是各个店铺请的生面孔,看好物品后,没二话便买了,不像顾客,就算钱财再多,也会有个挑拣的过程,打量钟家没人有这方面经验不成?他的眼睛又没瞎,一次买的不算多,架不住这样的人有好几拨,都是同一个手法,没留心就算了,一注意,那还不是一抓一个准?

    “你就不担心?这铺子又不是你家买的,房租、货物,请掌柜店伙计,哪样不要钱,对了还有商税,你家要负担的不少,照你这么说,这生意岂不是很难做?”钟庆竹也难得收起脸上一贯的喜色,这样子倒看得旁边两位很是不习惯。

    “没事,被人仿了,再做新的便是。隔几天就拿出几款新货,这样就能吊着顾客,跟风又如何,如果不能超越,最终人们记住的只有庆和坊,一旦形成招牌效应,就算别家货品质量更佳,也会到庆和坊购买。”钟庆然神色有些傲然,这样的神情很少能在他脸上见到,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委和。

    “啊?想出新鲜花样有这么简单吗?”钟庆竹挠挠头,很是不解。

    “放心,别人或许不行,我有作画天赋,哈哈!”

    见钟庆然这般嚣张,几人都有些看不过眼,拉着他到边上好一通闹,这才消停下来。钟庆然也重新回复成原先的样子,总算让其余几人不再瞧着别扭。

    “说真的,刚才还真不是我自夸,让我自己动手做不行,画个图样,还真难不倒我,你们要是有什么想要的,也可以找我定做,只收个成本费,包你们满意。”钟庆然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神情郑重地说道。

    “都是些小玩意,陡然看见还很有新奇感,要是自己想,那就没意思了。”钟庆竹敲了敲脑袋,一脸惊诧地说道,“庆然,我刚才有瞧见绣屏,那也是你画的底图?”

    “怎么,我不能画这个?”钟庆然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钟庆竹这般惊异。

    “这都是些女人玩意,你竟然也会?太神奇了,一般男的不是嫌画这个掉价,都不乐意吗?”钟庆竹脸上露出一副,这都要问我,你怎么不知道的神情。

    “不都是画吗?我还听说有很多人画美人图,仕女图,我这个比他们要高级一点,难道你不这么觉得?”钟庆然反问。

    这么一说,好像也有点道理,可又觉得哪里不对,钟庆竹一时有点脑袋转不过弯。

    钟庆书看他蒙头琢磨,越想越糊涂,很没义气地站在边上看戏,就是不点醒他。

    简明宇不怎么插话,他还是第一次瞧见这三人相处的情景,看着挺有意思,尤其是碰到很容易被说得晕头转向的钟庆竹,心里更是乐呵,他不是多言的性子,正好作壁上观。看了半天热闹,他算是看出来,这三人性子都不同,跟他们在一块真挺有意思。

    钟庆竹是一个没多少烦恼之人,想不通,便不想了,又乐呵呵地说着其他话题。

    总的说来,四人相处还算愉快,钟庆然见简明宇一个人听得津津有味,倒也没有刻意拉他说话,顺其自然即可。

    庆和坊里人来人往,当然大多数都是宾客,傅掌柜被殷勤招待着,周围始终有其他人,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跟人闲扯,稍坐一坐就告辞,始终都没有机会和钟庆然说上一句话。

    开业当天就这般热热闹闹过去,村民吃过午饭捧了场就结伴回家,钟庆书三人也一并跟着,只留下钟家人,庆和坊一下子变得清静许多。

    收拾好宴后残局,钟家人也启程回村。钟庆然坐在牛车上,看着路边田地上枯黄一片,绿色不多,很明显感觉到秋天的萧瑟。

    到家后,钟庆然也不休息,一个人待在房中,翻出早先记录的灵芝种植方法,然后再根据种植菌菇的一些零星记忆,埋头苦思菇类该如何培养。

    其他的钟庆然不清楚,他记得白蘑菇平菇等都能在室内培育,倒是不知道营养土怎么配置,权且就按照他的想法来,河湾村附近菇类不少,他就不信一个都不成功。

    写了半天,把脑袋里所有相关知识都记下来后,钟庆然放松心神,开始闭目养神。养着养着,一不小心竟睡了过去。等再睁眼时,已是黄昏时分。看来这几天确实把他累到了,别看这些活基本不需要他动手,可没少费脑力,这比单纯体力活更容易让人心力交瘁。

    秋收过后,除去补种一些过冬蔬菜之外,田地里的活可说是一年中最少的。简明宇忙完自己那三亩地,也清闲下来,除了每天去山上打柴收秋顺带挖些草药之外,其他时间多数都待在家中,不像之前那样,钟庆然找人都不方便。

    钟庆然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倒是难得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他便朝简家走去,兄弟俩正好都在。也是,农闲时这个点上,只要不凑巧碰上除草之类,一般都能堵到人。

    “明宇,有空吧,陪我到逍山走一趟。”

    简明宇没有说话,不过脸上的神色直白地表明他的疑惑。

    “我准备找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把灵芝给种下,总放在你这里确实不大合适。”钟庆然知道简明宇的难处,院子连个围墙都没有,只是起了篱笆,他家亲戚又是那个样子,被人闯门无意中看到夺走,这样的事不是没可能发生。

    当然,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简明宇不在。

    不过话虽这么说,其实随着简明宇日渐厉害,他家亲人行为已经极为收敛,这事发生可能性极低,只是事事都有个万一,不能不防着。

    “好,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简明宇也不等钟庆然回话,径自往后院方向走去,留下钟庆然一个人在院子里闲得发慌。

    简明宇为了避免走漏消息,连简明晨都没说,见到钟庆然要说灵芝之事,刚才就已经打发自己弟弟出门。

    钟庆然这次是空手出门,连个背篓都没带,回家一趟就为了拿这个,似乎有些不大值当,简明宇便从家里多带了一个,两人一前一后,不疾不徐朝逍山行去。

    经过前些天的动静之后,逍山不要说毒虫猛兽,估计连山鸡野兔都少了。钟庆然进山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到几只猎物,可想而知,上次行动的影响之大。

    钟庆然倒是不在乎这些,想要圈养还不简单,花些钱从猎户那收购就行,再不然,若是想省钱,这不边上还有个现成人选简明宇吗?到时候让他费点力气去抓上一些便是,想来他不会拒绝。

    逍山不高也不大,两人从山脚绕到背面,并没花多少时间。一路上,大多数时候都是钟庆然说,简明宇听,看起来颇有些相得益彰。

    灵芝不被发现也就算了,现在已经到手,再失去,这落差太大,钟庆然竟也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为了不让这个悲剧发生,他决定找一个不仅人难以发现,就连动物都轻易祸害不到的地方。说起来简单,真要找,还颇有些难度。

    简明宇听了他的要求,都忍不住龇了龇牙。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被钟庆然一捣弄,就成了个大难题。山头就那么大,前山不行,后山草木也一样不茂盛,一时半会,两人竟没找到一个符合要求的地方。好在两人也不急,索性耐着性子围着后山进行地毯式扫荡。最后,还真让两人找到一个勉强符合要求的妙地。

    那里正处半山腰,长着一棵不知道有多少年头的歪脖子树,生机现已几近断绝,附近藤蔓灌木丛生,还不时冒出一两根荆棘,自成小小一方天地,就连最贪玩的孩子恐怕都不愿意接近这里。人这个因素基本可以排除,恰巧,歪脖子树上也有个树洞,虽不大,安置手上的灵芝足矣。

    重要的事情已办完,接下来的时间就很随意。钟庆然带着简明宇在山上四处闲逛,看到能吃的,都采摘下来。

    一不留神,钟庆然便来到上次发现的那片生姜地,挖了一窝生姜,放到简明宇背篓里,惹来简明宇不明就里的眼神。

    “明宇,这个姜新鲜的也能吃,你带点回去试试看。”钟庆然了然,开口解释道,“很简单,切成片放酱里蒸就是,搁点肉最好。嗯,对了,这东西味大,你跟你弟弟不一定喜欢吃,要是不想浪费,就先别加肉。”

    知道能吃后,简明宇又有了别的顾虑。这东西不便宜,晒干了一斤怎么也能卖个几十文,这一窝看着就不下于两斤,值不少钱。抬头一瞧,见钟庆然正忙着挖姜,对此好似一点都不在意,简明宇想了想,他承的情已经够多,不在乎再加上这一个,以后多尽点力便是,便不再多想,也加入挖姜的行列。

    “你这是要将这一片都挖了?”简明宇擦了擦额头的汗,见到钟庆然没有停歇的意思,便开口问道。

    “留一小片吃个新鲜,其他都挖了。这东西晒干能放许久,等到明年催生发芽就能种上,一点不耽误事。只是今天我们两个背篓可能放不下,能挖多少就多少。”

    简明宇起先还不清楚,听了钟庆然的说法后,立刻就明白过来,种姜和土豆红薯类似,一样是用根茎繁殖。

    山上现在还是原来的样子,植被说是少,那也是相对其他山头而言,总的来说,各种树木加一块,林林总总算下来,也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少说也有几百棵,其中就有果树。

    钟庆然本就不是个小气的人,对于简明宇,似乎就更加大方,他指着离生姜地最近的一棵果树说道:“明宇,山上果树不少,你想吃什么随便摘。”

    简明宇一时没动,就这么一迟疑的工夫,钟庆然便有了亲自动手的打算,见如此,他连忙阻止。既然让他选,那还是他自己来比较好。

    简明宇不再客气,尽挑他们兄弟喜欢地摘。

    眼下已是中秋,很多果树都光秃秃的,能供他挑选的余地不大。尽管如此,他也不是见什么就摘什么。

    看着简明宇这般挑挑拣拣,钟庆然不仅没有反感,反而面带微笑。能放得这么开,不就表示两人关系不错?他心里兀自高兴,也不上前帮忙,就站在边上看着。

    这段时间估计简明宇的伙食不错,身形明显见长,脸上的疲色似乎也消失殆尽,换成少年的勃勃生机,看着越发让人舒坦,也更加有吸引力。

    钟庆然还没看够,就见简明宇停下动作:“就这么点,不多摘几个?”

    “不了,家里就我和明晨,这些够吃好几天,其他留给你弟妹吧。”简明宇虽然不知道钟庆然为什么这么照顾他,其实心里也有了丝准备,他决定接受他的好意,若钟庆然真不图什么,那最好,要是有所求,只要在允许范围内,他都会答应,考虑通彻后,这才会钟庆然给什么,他都接下。不过凡事都有个度,太过就惹人厌烦,简明宇尽量不过线。

    钟庆然没有强逼他非多摘一些的意愿,简明宇说够了,他便不再劝说。见背篓全部装满,两人一刻不停留,一人背起一个篓子朝河湾村走去。

    怕人说闲话,钟庆然特意多绕了点路,先到简明宇家,将给他的生姜和果子放下,这才回家。

    看到近两背篓生姜,童氏眉眼都带着笑,其他人也跟着附和,笑意却未必达眼底。也是,这些东西严格说起来,都是钟庆然一个人的,跟公中毫无关系,看着别人吃香喝辣的,自己却连点汤水都混不上,这滋味确实有些让人难以忍受。

    钟庆然放下东西,没有管其他人,拉着童氏到一边,说道:“阿奶,山里还有一些,果子也不少,哪天有空叫家里人去收一下,我只要一半收成就好。”

    童氏不乐意:“庆然,就费一点劳力,哪能收你这么多?别看他们瞧着眼红,就这么大方,换成他们,还不一定会想着家里。”

    童氏说得不无道理,钟庆然却依然坚持他的想法:“阿奶,统共都没多少,今年就算了,等明年收成要是好,我就请短工。”

    见钟庆然自有成算,童氏没再多说,隔天便叫上一帮子家人,满山转悠。人多办起事情就利索,仅两天工夫,就把逍山都转遍,收获着实不少,院子一角都给堆满了。

    东西不是白给的,剩下的工序都交给家人完成,钟庆然倒落得个清闲。

    这事一办完,钟庆然便将目光放到种在简明宇家中的菌菇上。当初采摘时,连着菌丝一并收了,他琢磨了琢磨去,最终还是照着灵芝的种植办法来,倒是把它们基本给种活了。

    由于气温越来越低,菌菇被安放在屋内。简家就两间屋子,其中一间还是堂屋,为了安置它们,简明宇特意在堂屋另一边,搭了个简陋的茅草屋,看着倒也有模有样。

    因着不清楚到底能不能成,钟庆然选的菌丝特别杂,但凡他能找到的每样都种上一些。培养基是他照着灵芝配的,再酌情添减一些,多数挑选的都是最便宜的材料。现有条件所限,只能暴晒消毒,目前看来一切正常,显然简明宇把它们照顾的很好。

    钟庆然不觉得这有什么,简明宇内心却是一点都不平静。菌菇这种东西,他还没听说有人种植,都是野生野长,想要吃,只能去山野间寻找,过了季节,可就只剩干货,价格自然不便宜。

    一旦钟庆然种植成功,那里面的利益就大了,尤其是没有时间限制这一点,更加惹人注目。

    钟庆然浑然不觉,他只是觉得在家里种植这个好像不大合适,就按着自己的意愿选了简家。至于种植成功之后的打算,他现在还没想好,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看着势头很好,谁知道中途会出什么岔子,还是等出了成果之后再说不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