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41章

第4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段时间,钟庆然日子过得很悠闲。

    钟老爷子看他不再像之前那么乖,又恢复了以往的做派,三不五时就不见踪影,起先他还能忍住,后来实在看不过眼,把他拉进上房,仔细询问对逍山的打算。

    也是,钟老爷子作为农家人,最看重的莫过于田地。山林虽不是必需品,但既然已经买下来,那自然也得好好打理。钟庆然倒好,刚买下时,动静闹得很大,将整个逍山脚下都围了一圈荆棘,可那之后,也就叫人收了山货,再往后,便是半点动作都没有。

    钟老爷子可以说比钟庆然还急,又不是钱多到没地儿花,岂能任它荒着?要是钟庆然没有安排,他就准备自己上了。

    钟庆然听到钟老爷子的问话,才想起来,他似乎没跟家里人说过,忙回道:“爷爷,山里我准备种药材菌菇之类,再隔出一块地方放养鸡,这个不卖,就供自家吃。”

    知晓三孙子心中有打算,钟老爷子就没准备再插手。他点了点头,算是想明白三孙子迟迟不见动静的缘由:“按你这么做,需要有人照看,还得有人守山,不说别的,至少得起个宅子,你是不是钱不够才一直没有动作?”

    “嗯。”钟庆然老实承认。

    “没钱,房子就少建几间,不用一次全部造好。村里有不少人家都这么做,再过段日子泥土将彻底被冻实,到时候再动工,活就不好干了。”说到这里,钟老爷子眼睛一亮,有了主意,“要不这样吧,这钱我先垫上,先起个三五间房,再去买一房人。”

    钟庆然听了,心里一热,钟老爷子这是真心为他着想。他到现在还没动静,不就是想着,即便现在起了房子,也没什么用,反正他自己不可能住到山上去,买人就算了,建房子后,他是没钱再做其他的。钟老爷子这个法子,却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前提是,这事不能被家里知晓。

    还好,这点倒是不用太过担心,权当是他借了钟庆书的。

    砖瓦房成本太高,钟庆然折中选了泥瓦房,不能和钟家相比,可也比不少还是茅草顶的屋子好多了。

    起房子,可不是小事。上回还只是围篱笆,现在直接在山上动土,动静比之前还大。这次,钟老爷子没有全权包揽,去找人、买货都拉着钟庆然,让他在一边学习,顺便把他介绍给人认识。

    钟庆然起房子,钟正仁夫妇自得照管,钟正智也跟着,钟正义又岂能一个人坐着不动?如此一来,钟家几个壮劳力都准备上山帮忙。还好,被钟庆然给拦下。庆和坊生意好,家人制作的速度都快有些跟不上趟,起房子的活累着呢,既然两边都需要,还不如做些轻省又更赚钱的活。

    钟正仁一听二儿子的话,想了想,觉得这话没错,公中的活更重要,至于庆然,私下里多帮一把便是。想明白后,他很快又将全副心神投入到藤编之中。

    钟庆然眼角抽了抽,想着就他爹这个老实劲,要不是钟老爷子为人还算公正,恐怕就是那种付出一大堆心血,结果得到少之又少,被爹娘压榨之人。

    不过,这会不会就是钟正仁知道钟老爷子的为人,才这么听他的话?钟庆然表示这问题太过深奥,他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

    现在日头不够厉害,做好的泥砖都要晒上好些天才能干,除了这道工序有些费时之外,其他的倒是很快。不出半个月,五间屋子拔地而起。

    前面两间是正常房间大小,边上还有配套的灶房杂物间等,围成一个小院子,看着也挺像那么回事。后边三间则是专门用来种植菌菇的大间,窗户开得很小,和生活区隔离开来,自成一方天地。

    房子有了,人更是早一步就到位,是一家四口,夫妻带着两个儿子,一个个都瘦的跟个麻杆似的,瞧着就让人心里发慌。

    钟庆然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也很是吃了一惊。他在河湾村待了半年多,瘦成这样的,还真是第一回见,看着就跟难民没多少差别。

    人是钟老爷子找的,据他说,这一家子家乡遭了难,都饿了好些天,实在过不下去,这才自卖自身,两夫妻自己倒没什么,总得给孩子留条活路。

    钟庆然唏嘘不已,河湾村是附近村子中日子最好过的,他很少看到真正家徒四壁的村民。之前他是有到过临近村子,那也只是做生意,匆匆一瞥而过,远没有直面来得有冲击。

    钟老爷子买下这家人前,就请郎中瞧过,别看他们瘦成那样,身体倒是没有太大问题,只要养一阵就能恢复。

    钟家各房见到钟老爷子都还没有下人,钟庆然竟然开了这个先例,一个个更是热情高涨。他们即便眼红,可一想到以后他们也能照着做,心里就火热。

    自从钟老爷子表示各房可以光明正大置产之后,上到大房,下到五房,都摩拳擦掌,劲头十足。

    钟庆然给他们带了一个好头,买山买地不说,只要有地方安置,有钱,就能买人干活,各家眼里都有一道光,想着有朝一日,也能像钟庆然这般。

    这并不是空想,庆和坊开业不到一个月,钟老爷子就有钱送四个孙子进族学,现在又过了将近一个月,家中想必积攒了不少银子,照这般下去,这日子还能差吗?更让人有动力的便是,现在钟家人做事都是有工钱的。

    钟庆然还记得,他这个建议一说,童氏就极力反对,都是一家人,让儿孙做事,竟还要给钱,这是哪门子道理?

    钟老爷子闷不作声半晌,到后来,有些浑浊的眼睛都染上了几分亮色:“老婆子,先别急,庆然你还不知道?先听听他的意思。”

    童氏稍有些激动,这也就是在钟庆然面前,换个其他的儿孙,估计连这口都不敢开。激动归激动,童氏理智尚存:“乖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爷爷,奶奶,要是换成你们干这个,是有钱拿做得多,还是全上交公中更有干劲?”钟庆然不说什么大道理,直接让人代入进去想。

    童氏一愣,她当儿媳妇时,也是尽可能为自个小家攒钱,虽说公中的活没有懒怠,可要说有多愿意,这还真不能昧着良心保证。再说,还有两个妯娌在,干多干少谁心中没个数?再勤快,有人比自己懒,这勤快劲又能维持多久?人大抵都是这样,没有几个人能心甘情愿辛苦自己一大家,而看着其他人轻松过日子。

    没让两老多想,钟庆然又接着说道:“爷爷,奶奶,外边虽然仿品很多,庆和坊生意却一日比一日好,还没人来捣乱,光靠家人,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到时候还不是要请人?不如为家人也开上工钱,有钱拿,除了懒人之外,谁不愿意多做一些,也能推迟请人的时间不是?”

    钟庆然话语一顿,继续往下说:“这些还是小问题,最关键之处在于,叔婶们每月都能攒下一笔不小的私房,这心不向着爷奶,还能向着旁人不成?”

    钟老爷子听钟庆然这么一说,想得更远,只要公中钱多,就不用担心儿子媳妇有分家的念头,也不用怕他们会闹腾。更重要的一点便是,生活有了奔头之后,他们就不会老瞅着三孙子那点东西眼热。家里是非少,一家子人拧成一股绳,这日子只会越过越好,有再多的私心,也得给他憋着,谁都不敢出头,就怕他一个不高兴,把他们给分出去,有好日子不过,哪个愿意过差日子?

    想清楚之后,钟老爷子便开口说道:“庆然,这工钱怎么给?听你的意思,是要按件算?”

    钟庆然早有准备,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两老:“按件算,能最大程度减少偷懒。开发新品时,可以按时间给钱,对了,还需要设个奖励,谁成功将新品首先做出来,就给谁额外加钱。这样子,新品成功率估计会大大提高。至于到底给多少钱合适,这个,还是由爷爷您定吧。这是给外面人的价,自家人吗,现在可以稍低一些,等到以后请了人,这价格就得比其余人提升一截,这样他们才不会心里不好受。”

    定价这方面,显然钟老爷子比钟庆然更合适,他就不指手画脚了。

    钟老爷子被说得有些心动,他最愁的不是别的,就是一家子人心难齐,这让他总有些郁闷。可人心这东西,还真不是他能控制的,怎么协调,就看他这个一家之主的能力。

    问题是,没钱的情况下,怎么做都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毕竟谁没点小心思,就连他自己也是,都成了家长,要还这也不能做,那也不可以,那活得也太憋屈了。他也只能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尽量一碗水端平。可事实便是,即便他还算明理,家里小矛盾依然重重。

    自从上回定下各房可以明着置产后,他们对钟庆然的不满都大为减少,显然,这种利益分摊的事很有可行之处。

    虽然钟老爷子没说到底给多少工钱,但童氏心里清楚,这么多人,每天怎么也得给出去几百文,就算那是自己的儿孙,也心里滴血般疼痛。可庆然说得也有道理,这样一来,是非的确能少许多。不光是刚才说的那样,还有一点也不能小看,大家都忙着挣钱,空闲时间少,东想西想的时间就减少,歪心思自然也随之大减。

    可看着本来能入口袋的铜钱,哗啦啦全跑他人口袋里,童氏心里就不是滋味,别管这些人是不是自己的儿孙,被人掏口袋的感觉都一样。

    自从来到大周朝后,钟庆然也成了个小财迷,对于童氏的想法大概能体会一二,看她黑着脸,又不得不赞成,一脸纠结万分的样子,钟庆然便笑着开口劝慰:“阿奶,您别心疼,这给出去的钱,早晚能赚回来。对了,我倒是想起个事,大家都有私房,就爷奶没有,要不,从明儿个起,你们也给自己开工钱?那样一来,这钱想怎么用,其他人可就管不着了。”

    童氏霎那间乌云转晴,这还不止,不过须臾,又变成艳阳天,乐得眼睛都只剩一条缝,拍着大腿站起:“好,好,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是乖孙脑袋好使。以后用钱,就不用想着家里人的意思,我爱怎么用就怎么用,谁都管不着。”

    钟老爷子眼中也染上了几分笑意,这还真是灯下黑,他考虑到所有人,就没想到他自己。用公中的钱,即便他是一家之主,也得先考虑一番,不能太过任意妄为,用自己的私产,可就不同了,就像老婆子说的那样,爱怎么用就怎么用,谁都没有置喙的权力。

    两老算是开启了一扇新大门。当然,这并非钟庆然的独创,大凡有些家底的人家,给家人发月钱,那都是极为平常之事,但放到寻常百姓家,就显得超乎寻常。大多数人连吃都未必吃得饱,哪里会往这方面考虑?更不用说把添置私产摆到明面上,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自那以后,钟家规矩大变,各房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不就是想为自个小家搂钱吗?钟老爷子直接把这事情摆到台面上来,想得到更多,那就用各种劳力来换。

    别看就这么一点变化,效果却非常好。不说别的,光每天一日三餐这些日常活计,轮到的人都会尽快完成,好腾出时间做针线。童氏看了,脸拉的老长,足足黑了好几天,脸色才恢复正常。

    钟庆然在房里闷笑出声,他觉得这样才正常。时间是挤出来的,这话说得真对。纵使心里没有其他想法,做事勤勤恳恳之人,有了动力之后,干活速度也都还能提升一截,更不用说那些磨洋工的人。

    童氏见到这个样子,没有当场发飙都算她脾气好。其实,童氏很想当面喝骂几句,可是瞅瞅,家里几乎人人如此,她要骂谁?该怎么骂才能消气?没其他法子,不过是指桑骂槐一阵,最终只能采取眼不见为净的办法,让自己别想那么多。

    这一招确实让钟家和谐了几分,自从钟庆然好运拥有一座山头之后,尽管钟老爷子给了补偿,但众人私下里想起来念叨一阵,那是免不了的。现在却将艳羡化为动力,为整个家拼搏的同时,还能为自个小家攒私房,这是个共赢的局面,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该怎么做。

    钟家人不管心里想法如何,起码没有一个蠢到没边。他们算是闹明白,钟庆然就是风向标。这从此前种种,就能看出,为了给他争到足够好处,钟老爷子是想尽办法。

    原先不少人私底下有怨言,现在却都闭紧嘴巴。不说钟家日子一日好过一日,跟钟庆然有莫大关系,光是钟庆然吃肉,他们不仅能喝汤,还能尝点碎肉末,这是他们以往想都不敢想的。

    若非钟老爷子还算明理,他们哪会有这样的好日子过?一家之主权威不是说着玩的,不过若真一意孤行,完全不顾及子孙们的想法,这家也很难起来。心不齐,纵然家主有千般能耐,也无法使家业长久传承。

    许是尝到了甜头,看到钟庆然现在的情况,就想到了自己的未来,这次,钟家居然一点都看不到闹矛盾的苗头。钟庆然都有些感叹,钱还真是一个好东西。

    要说这法子还真不错,连已经进入族学的钟庆阳和钟庆安,都会趁空做上一些,有这么个赚钱的好去处,想买点东西还跟爹娘开口要,他们还真不大说得出口。

    钟庆峰就不同,他年纪小,就这段时间来看,至少不是个笨蛋,钟正义夫妇对他期望甚高,老拘着他看书学习,才七岁的孩子,之前又野惯了,哪里一下子就能这么乖?一方不时想出去玩耍,一方又看得紧,真说起来,这效率未必就见得有多高。

    钟庆然基本不到第二进院落,抵不住他的耳报神多,加上偶尔听到洪氏逮人的声音,倒是能把前后想个大概。他虽然不赞同,却不会出面说道,这事轮不上他管,说了得罪人不说,还可能被人诋毁他自己不求上进,就也拉着人垫背。他日子过得好好的,又何苦如此?

    看到钟庆峰这样,钟庆然不由想到,明年钟庆涵也要进学,他可不能让五弟只一心向学,其他全然不顾。这样的人,不通俗物,即便科举熬出头,进入仕途,也很容易被人给拉下马。

    家里就连钟老爷子和童氏,在空闲时分,都会做上一些小物件,也就钟庆然一个闲人。他总不能一直闷在房里作画写书,可跑到院子里闲晃,又很是打眼,便三天两头往简明宇那跑。

    他倒不是纯粹找人玩,简明宇哪有那么多闲工夫陪他?主要还是看简明宇做菌菇培养基。

    或许是歪打正着,钟庆然原本就没有考虑得太全面,还想着种植方法很容易被人学了去,却被简明宇提醒,这门技术的关键之处在于培养基的配置,要是能把这个做得让人看不出门道,那以后就能大批量种植,或者干脆一点,做培养基的生意也未尝不可。

    亏得简明宇提示的早,钟庆然就不用把方法再传给别人,握着卖身契又如何?被婢仆弄垮的家族都有,泄漏个消息,更是容易得很。

    不说别人,就说被他买下的那沈家四口人,要是学会这个本事,先不论他们会不会被人收买,等他们安定下来,手头有了积蓄之后,就不会想着赎身?一代两代还成,那孙子重孙呢?但凡有希望,谁愿意世世代代为奴为仆?

    到时候钟庆然怎么办?让人赎身不是,拘着也不是,纯属为难人。心狠一点倒也罢了,但钟庆然明显不是这样的人,有人想要伤害他,他还能狠起心肠,什么都还没做,就因为背叛可能性极大,就让他下手,他做不到。

    现代千般不好,万般不好,对人命的看重,是大周朝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

    这里宗族礼法盛行,不说通奸,就说那未成亲先发生关系的男女被抓到,自家人还好,一旦这事情传到外面,若没人保下,赶出宗族都算好的下场,更有甚者,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这也就算了,起码有这个胆子的人本就不多,被人欺凌,求告无门,最后不明不白没了的事,一个村子可能不一定有一例,扩大到一个镇,一个县,这数字就大了。

    百姓的命都如此,婢仆的命就更不值钱,光想想就让人发毛。

    钟庆然很是庆幸,钟氏一族还算有点能耐,钟家在钟氏一族也不是毫无说话权。之前都不用太过担心这点,现在他有了福运珠傍身,又有人保着,就更加不愁。

    培养基材料少说也有好几样,经过石灰水消毒处理,又经过一道发酵工序,本就不容易被人发现,加上简明宇细致操作后,使得原材料更加面目全非,没人指点,想要靠自己偷师,这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钟庆然原先没有考虑太多,想着不过就是种点菌菇,成不成还两说,更没想过这能产生多大利润。结果第一批草菇成熟后,略微一估算,每亩地的利润相当高,比养红鳌虾利润大上不少。没办法,现在红鳌虾还遍地都是,怎么也要等个一两年,红鳌虾价格才会真正起来,到了那时,就算不能价比螃蟹,至少不会相差太多,而不起眼的菌菇,却是很快就能看到成果。

    清楚这些后,钟庆然就歇了把培养基制作方法交给沈长贵一家的心思。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相信简明宇,希望他的直觉一如既往的准。他身上佩戴的护身符没有排斥简明宇不说,还有些亲近,这更加让他坚信这一点。

    在钟庆然位于逍山的房子建好后,简明宇就把怎么照看菌菇的方法,都传授给沈长贵一家,他家茅草屋中的那些菌菇,也都转移至山上。他目前的任务就是制作培养基,扩大生产量,争取年前就把三间菌菇栽培室都给种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