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63章

第6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快,就到了出发的日子。

    “庆然,这钱你拿着。要是庆书用不到,你就还给我送回来。”钟庆竹也想去上京,可惜他叔叔不同意,拿不到路引,他根本没法出远门,只能又一次看着好友离去。好在,这一次和钟庆书那回不同,不用多久,他就能再次见到钟庆然,“路上小心点。明宇,庆然就拜托你多看顾一些。”

    简明宇郑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钟庆竹实没必要交代这一点,只是人有亲疏远近,对于钟庆竹来说,钟庆然明显比简明宇得他看重,他这么个做法倒是也没什么不妥当。

    钟庆竹都这样了,钟老爷子夫妇和钟正仁夫妇就更甚。

    离别总是伤感的,甭管时间长短。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一众送行之人才不舍地散去。

    钟庆然和简明宇乘坐的马车由傅掌柜提供,此外,钟庆然还跟他借了三个人手,一个马夫,两个护院。马夫不用说,自是负责驾驶马车,两个护院,则一左一右拱卫在马车箱两侧。乍一看,还真有些像富家子弟出游。

    车厢外观朴实无华,内里却是尽显低调的奢华。

    钟庆然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他虽然不清楚具体造价,但从车厢内部一应用具,无一不精致,便能窥探一二。

    简明宇刚见到时,眼里闪过惊讶之色,只是一想到猴头菇卖了快一年,钟家依然被隐藏得很好,他再没见识,也明白其中必是有人给钟家撑腰。想通这点,钟庆然能借到这样的马车,倒也没太出乎他的意料。

    钟庆然也没想到傅掌柜会来这么一手,现在又不能退货,心里小小腹诽了几句,便坦然受之。他撩开窗帘,打量了一番跟在两侧的护卫,又掀开车帘一角,瞄了一眼车夫,钟庆然眼中有暗光闪过。

    他的动作已经尽量小,但依旧被三人察觉,钟庆然心里有了底,这三人,显然不是一般富裕人家的护院,他们对人的视线极为敏感。刚才,钟庆然的一番小动作之所以被发现,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此。

    车厢分为内外两室,中间用帘子隔开。外室放着一张小几,并一个小炉子,底部都固定住,其上的茶杯铜壶也一样。简明宇大略翻了下,很快便找出木炭,三两下将炉子点上,车厢内温度逐渐上升。

    钟庆然不得不感叹马车主人好享受,冬天有了这个,既能当充当火盆,又同时兼带着烧水的功能,真正是一举两得。

    钟庆然和简明宇是第一次出远门,童氏不放心,给他们收拾的行囊很是齐全,加上马车内自带的被褥等,内室空间一时被挤压得只够容纳他们两人。好在不少东西已经被塞进车厢底部,不然,连这点空间都不会有。对此,钟庆然除了无奈之外,是半点辙都没有。

    钟老爷子夫妇这么做,还不是因为,怕两人出门在外,东西带少了不方便?两老对他的拳拳爱护之心,钟庆然只有受着的份。

    没让两人等太久,水便烧开。

    钟庆然拿出一个罐子,拈了少许茶叶,搁进白瓷茶杯中,简明宇见状,起身拎起铜壶利落地用开水冲泡,翠绿的茶叶状如银针,随着水流载浮载沉,淡淡的茶香瞬间盈满整个车厢,就连钟庆然这样,对茶叶没有多少研究的人,都能判断出,这罐茶叶品质定然不错。

    马车中,凡是和水有关的物品,都是特制的,在合用的基础上尽量做得简雅大方。钟庆然别的或许不在行,至少欣赏美这一点,眼光非常独到。学画的人,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他离退出这个领域也不远了。

    钟庆然看着马车内的设施,能感觉出傅掌柜的用心之处。不由感叹他背后势力的能量之大,能不动声色了解他的喜好,还不让他反感,这可不是普通富贵子弟能办到的。

    钟庆然和简明宇一人端着一杯茶,茶杯口子很深,茶水只倒了半满,两人没有言语,暖融融的感觉却从杯壁传到手上,一路直暖进心里。

    马车行进得并不快,可即便再慢,河湾村到平阳县城的距离摆在那里,不过小半个时辰,一行人便到了约定好的地方。

    城门外不远处,停着两拨人马,相互之间并没有交流。钟庆然一下马车,钟正义和傅掌柜便双双挥手示意。

    “二叔,这么早便到了?侄儿让您久等了。”钟庆然态度摆得很端正,领着简明宇上前问好。

    “没有的事,我们也是刚到没多久。”钟正义笑着将钟庆然和简明宇介绍给他的同伴。

    寒暄过后,钟庆然便来到傅掌柜身边,眼里尽是透着不解。

    傅掌柜将他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有个亲戚这段时间也要去上京,正好和你凑个伴,你不会介意吧?”

    钟庆然看着那一大拨人马,不知该说什么好。他能拒绝吗?显然不能。光看那架势,就已经表明,傅掌柜只是支会他一声,并不是在征询他的意见。

    钟庆然倒也没什么不满,大周朝就是个讲究阶级的地方,官高一级压死人,可不是玩笑话。权贵人家这个做派再正常不过,没什么好抱怨的,反正和他只有这段旅程的交集,只要不欺侮他们,那一切都可以无视。

    “当然不介意,人多一些还更安全。”

    傅掌柜满意地回去交差,钟庆然也回到商队这边,他得跟钟正义交代一声。

    “二叔,我有一个朋友托我捎带上他们,您看?”钟庆然用手指向另一队人马。

    “这事我不能决定,你等下,我去问问。”这支商队不是钟正义的,这么大的事,他没资格做主,只能和商队负责人商量。

    “王管事,你意下如何?”钟正义把事情大略说了一遍,眼带期望地看着他。

    王管事早就注意到边上那队人,还上前和傅掌柜交谈过一阵,只是没想到会和他们一路。马车内之人是何来头,他不清楚,地位低不了是肯定的,不然,也劳动不到傅掌柜。

    衡量一番,王管事觉得,他们此行所带货物,并没有贵重到,可以让人眼红嫉妒到要对他们使下三滥手段的地步,又想到傅掌柜背后势力,在平阳县无人敢惹,便爽快同意下来。

    他心想着,他们不过是搭个顺风车,不仅于商队无坏处,还能多一道保障。平阳县到上京这段旅程,很少有人出事,问题是总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谁能确定他们一定就平安无事?

    商定后,队伍开拔。

    商队打头,钟庆然这辆马车在中间,邱少安一行人则在队伍最后。

    商队载满了货物,马车跑不快,这倒是给钟庆然和简明宇,留出了足够时间,去适应马车的颠簸。

    两天下来,钟庆然就真切地体会到,在大周朝出远门是多么不容易。接连坐了两天马车,他感觉屁股都快开花了,还浑身僵硬,远没有在家里舒服。

    这还是在马车速度不快的情况下,且马车上还铺了几层厚厚的褥子。可即便这样,还是很遭罪。幸好,钟庆然和简明宇都不晕马车,不然就更糟糕了。

    与钟庆然不同,简明宇虽也不太习惯,但他可不像钟庆然那么娇生惯养,从小被宠到大,颠簸着颠簸着,也就渐渐适应。

    其实,要说钟庆然娇生惯养,也不尽然。钟家以前家境不怎么样,最多不需要他干活而已,可毕竟是在普通农家长大,一天到晚四处野,体质自是比那些真正娇生惯养的人要好太多。

    坐马车的日子无聊透顶,书不能看,画不能作,也没什么消遣的物事,钟庆然只能拉着简明宇闲聊,或者望着车外的风景发呆。可总不能整天都这样,钟庆然最后无师自通了一项技能——实在无聊就睡觉。

    可以说,这两天的行程,钟庆然有小半时间都是睡过去的。钟庆然醒着的时候,简明宇就陪在他身边,等他睡着了,他就跟两个护卫学骑马。车队行进不快,简明宇学骑马并不会耽误事,商队倒是没人有意见。

    这事被钟庆然发现后,他也跟着一起学。在运动上,钟庆然还真比不过简明宇,他也没想跟他比,省得生起不忿的情绪,扬长避短才是正确的做法。

    骑马并不那么简单。

    钟庆然和简明宇都是初学者,特别是钟庆然,学习进度没有简明宇快,为了不耽误事,每次只学很短一段时间,不过,次数比较多便是。

    邱少安透过窗帘缝隙,看着被马驮着慢慢走的钟庆然,眼里闪过一丝兴味。就这么个半大孩子,怎么就有这么多奇思妙想?希望不要让他失望。

    骑马比坐马车畅快多了,如果可以忽略,大腿被磨得褪了一层皮这件事,那就更好了。幸运的是,为了不耽误队伍行程,两人骑马时间都不长,大腿擦伤没那么严重,加之,钟庆然自己配置的药油,效果很好,睡前擦上,一晚上过去,第二天两人照样生龙活虎,看得不明所以之人大感惊奇。

    作为一个半吊子大夫,钟庆然自是知晓,长时间骑马,对于还没发育长成的孩子来说,并不好,容易使双腿走姿不甚雅观。简明宇听他这么一说,便减少了骑马的时间,每天过过瘾就好。

    可惜,这样闲适的日子没能持续多久。

    天空开始变得阴沉,预示着即将迎来一场冬雨。

    刚才还是艳阳天,转瞬间乌云密布,疏朗的天空变得让人压抑,整个车队都躁动起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碰上这糟心事,实在让人无奈至极。

    看着乌云越积越多,王管事下令众人快马加鞭,尽快找到可避雨落脚的村子。

    只是商队的货物摆在那,不是想快便能快起来。紧赶慢赶,车队也没能赶在雨滴落下前找到歇脚的地方。

    冬天淋雨可不是小事,这要是得个风寒那就不妙了。要知道,伤寒可曾夺去了无数人的性命。只是,雨天停留在荒郊野外,一样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王管事的做法便是,趁雨没下大前,尽量往前走,若实在运气不好,那就找个地方避避雨。

    坐马车的人还好,其余骑马之人就有些遭罪。即便戴上斗笠,披上雨布,依旧避免不了雨丝的侵袭。随着时间推移,不少人裤脚都湿了。眼看这样下去不行,王管事和邱少安这边的负责人行五商量,决定就地扎营。

    只是等探路的人回来一禀报,众人方得知,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岔道,通向三个不同的地方,而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村子只有几里远,原本开始安营扎寨的众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等待着王管事和行五进一步的指令。

    钟庆然他们坐的马车,窗户早在刚下雨时就已经关死,车厢内只有些微火光跳动,空气沉闷地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钟庆然感觉心里凉飕飕的,他掀起车帘一角,探头往外看了看,整个天地都被雨幕笼罩,黑沉沉的,瞧着不知怎么的,就是让他有些心慌。

    钟庆然决定顺应自己的感觉走,他拿出改动过多次的指针,随手一拨,心里想着最近的安全地点。不过须臾间,指针便稳稳指向一端。

    钟庆然看了一眼,判断出应该是要走右边那条道,只是不确定通向何方,便直接撩起车帘,问刚回到车辕上的护卫:“王大哥,你刚才也去瞧了,右边那条道通向哪里?”

    王护卫眯眼瞧了瞧,回道:“渝州城,不过离这里还很远,我跑了几里都没见到人烟,路还很难走,再多的我也不清楚。我见没有其他发现,便折返回来。”

    放下车帘,钟庆然半垂着眼眸,想着这还真巧,王护卫探路方向正好是那里。不过一会的工夫,他已经打听清楚,前面三条道,两条路都比较好走,唯有福运珠选择的那条道崎岖难行,还真是会给他添麻烦。

    钟庆然在心中盘算,他要怎么做,才能让车队走右边的岔道。只是无论他如何想,都想不出靠谱的方案,便只能把算盘打到傅掌柜那个亲戚上。

    之前商量事情时,钟庆然已经得知,那边负责人是行五,不过这个名字貌似只有他知道,对外称呼为林管事。显然,对方这么做是刻意为之,目的就是让他知晓他的身份。

    这让钟庆然很容易就联想到以前认识的行二,同样都是傅掌柜那头的人,名字还是统一取法,那个所谓傅掌柜亲戚之人的身份,几乎托之欲出。

    钟庆然可不想将自家性命交托给别人,眼看王管事和行五已经商量好,车队马上就要再次启动,便对着王护卫说道:“王大哥,我们走右边那条道,麻烦你去通知下王管事和林管事,顺便帮我叫一下我二叔。”

    听到这个决定,车辕前坐着的三人,齐齐转头望向钟庆然,眼里尽是掩不住的讶然之色。王护卫只迟疑了片刻,便照着钟庆然的指示行事。

    很快,车队便喧嚣起来。

    钟正义急急跑过来,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庆然,这个时候可不能由着你,你脱离车队万一出事了,我怎么跟你爷奶和你爹娘交代?”

    “二叔,别急,听说渝州城好玩的地方很多,我难得出来一趟,便想带着明宇去那边看看。”钟庆然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爱玩爱闹,有些任性的孩子,一脸向往地说道,“我打听过了,转道渝州城,并不会绕太多路,耽误不了商队的事。”

    瞧着钟庆然跃跃欲试的样子,钟正义黑沉下一张脸,对于这么不懂事的侄子莫可奈何。他还能怎么办?要是他敢丢下钟庆然不管,除非他不管家中妻小,一辈子不再出现在钟老爷子夫妇面前,否则,他还是得乖乖跟在钟庆然身后,给他收拾烂摊子。

    钟正义没法子,只得回到商队中,跟王管事禀明,他要照管侄子,暂时不能跟他们一块走。

    这边还没商定,那头,行五得知钟庆然让王护卫传的消息,稍作思考,便迅疾禀报给邱少安。

    邱少安把玩着手中的铁胆,眼底波澜不兴,眼神随意扫过行五,语气淡淡地说道:“跟着他走。”

    “是,属下这就去办。”行五弯腰退出马车厢。

    行五到时,王管事正和钟正义商讨,他和他侄子去留的问题,哪知麻烦接踵而来,林管事这边竟然也出了岔子。

    这下,王管事就有些伤脑筋了。当初他会同意钟正义带上他的侄子,也是看在庆和坊的份上,他们商队这次拿的货,小半可都是庆和坊出品。也是因为此,王管事对钟正义也高看一眼,以后能不能在上京站稳脚跟,这点关系很大。他也怕跟钟正义分开走,万一他们出事,庆和坊这条路子从此就与他们无缘。

    王管事正努力说服钟正义,哪想到林管事又给了他一重击。

    原先,他们可是商量好就地宿营,若不是先行人员探查到前方不远就有村庄,他们压根就没有继续前行的打算。

    可眼下倒好,计划完全被打乱,他要还想同庆和坊合作,那只有一条路可走,即与他们同行。

    既然决定了,王管事就没再迟疑,招呼大家伙准备出发。因着换了路线之后,没人知道离下一个落脚之地还有多远,因此,所有人都上了马车,能进车厢自是最好,进不去的也能窝在车辕上。好歹,车棚能挡雨,再戴上斗笠,披上雨布,尽可能避免被雨淋到,想来应该能支持到下一个村落。

    钟庆然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就解决,心中小小有点诧异。他难道就这么值得让人信任?不能啊,这里面,必是有着他不知道的原因。想不明白,钟庆然也就没在此事上多纠结。

    车队慢慢启动,车轮轧在路面上,泥水飞溅而起,坐在车辕上的人,多多少少沾了一些泥点子,却没有哪一个人抱怨。行商可不容易,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等车队正式拐入右侧岔道时,雨滴早就连成一条线,继而连成一片。这条道本就难走,被雨水淋湿后,更是泥泞不堪,载货量比较重的几辆马车,三不五时陷进泥坑中,还好,大部分都是小坑小洼,马匹尚能拉动。可就那么两三次陷进大坑,便让车队中人苦不堪言,心中埋怨几声免不了,一个个都想着,就钟庆然这么个,毛都还没长齐的人事多,还带累了他们。

    钟庆然对此毫无所知。当他所在的马车驶进右侧岔道,刚刚不安的感觉便如潮水般退去,心神一松懈下来,他便有些昏昏欲睡。钟庆然没有同睡神抵抗,眼睛慢慢阖上,不多久,头便一点一点的。

    简明宇见了,起身去内室拿了一条毛毯,盖住钟庆然腿部,揽过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两人头挨着头,伴随着噼啪的雨滴声和哒哒的马蹄声,安然入梦。

    要是让商队众人见到这一情形,恐怕会恨不得上前把他们摇醒。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竟然还有这等心思睡觉,岂不知,他们可被钟庆然给害惨了。

    三条路中,只有车队现在走的这一条道,有好长一段山路,雨天爬坡,可不是要了他们的老命?商队众人气得不行,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谁让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的,怨不了谁。不付出点代价,就想轻松取得利益,这种好事可不多见。他们现在吃点苦,未来或许能得到更大的收获。

    车队行到山路最高处时,王管事见众人实在累得够呛,便让他们休息一阵再走。反正现在除了在马车里享受的寥寥几人,一个个都跟在泥水中滚过一般,要不是所有人都换上了皮靴,身披雨布,恐怕身体早就吃不消。

    钟庆然估计是真的累了,一路颠簸竟然都没能把他颠醒。简明宇则不然,在车队停下时,他就醒了。见外面还在下瓢泼大雨,简明宇想了想,翻出一包干姜,煮了一大锅红糖姜水,让坐在车辕上的王护卫三人,给车队有需要的人送过去。

    车队人多,每人只分了一小杯。尽管如此,得了简明宇好处的人,对钟庆然的不满总算少了几分。湿冷的雨天,一杯滚烫的红糖姜水下肚,驱走扩散至四肢百骸的冷意,那感觉最是舒爽不过。

    雨天光线不足,视野范围很小,邱少安即便借助千里眼,也没法看到以前那么远。他正想将之收起来,猛然间,镜面中闪过一道白光。邱少安重新将千里眼挪到眼前,映入眼中的情景,让他瞳孔骤然紧缩,脸上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放下千里眼,邱少安闭了闭眼,然后再次举到眼前,还是一样的景况。原先他们停留过的地方,已经被一片波光取代,道路完全消失不见。

    雨滴落地的嘈杂声,掩盖了洪水过境时的异响,再加上离得有些远,致使车队中除了邱少安,压根就没人发现异常。

    邱少安闭上眼睛,平复着心中涌起的滔天巨浪。不管是钟庆然运气逆天,还是有着其他原因,他都得好生看顾着,拉拢他对他只有益无害。

    邱少安在脑海中稍一搜索,便想明白,应该是附近的朔江决堤了。能有这么大动静的,只可能是它。得出这一结果,邱少安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他本来预定的行程应该会晚上几天,若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本不会遭遇此事。他因钟庆然险些遇险,又因他脱困,这事还真不好说。

    邱少安再次拿起千里眼,最后看了一眼岔道附近,又将视线调向他处。也就这一眼,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几个枯黄色身影在水面上游动,还有一些则站在树杈上接应。

    邱少安皱了皱眉,心里琢磨着到底是哪一路人马。他收回刚才的判断,即便能躲过这次洪水,他也躲不开这批人。他未必就会有危险,但损失不少精心培养的人手那是肯定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