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75章

第7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冬日里,天暗得快,往常到晚饭时分,外面早就漆黑一片,今日却有所不同。厚厚一层雪,将天空映照得格外亮堂,不用灯火照明,就能看清脚下的路面。

    雪一直在下,从下晌开始,就从未停过,还有愈渐增大的趋势。一阵寒风呼啸而过,雪花被裹挟着,打着旋儿飘远,风势渐去,这才晃晃悠悠,融入兄弟姐妹们的怀抱中。

    钟庆然推开房门,透过门缝瞧着外面的情形,院子里积雪已达小腿,除去中间一条被清理出来的小径之外,其余地方雪越积越厚。

    “我去外头瞧瞧,要是好走,咱们现在就出发。”钟庆然将自己全副武装好,对着钟老爷子几人抛下这么一句话,就一马当先去探路。

    庆和坊就位于闹市中后段,钟庆然打算抄近路,直接从铺子中穿过,一掀开门帘,就感觉是两个世界。庆和坊里人声吵杂,顾客三三两两扎堆,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小玩意。

    看到这番情景,钟庆然已然清楚,外面肯定更加热闹。虽则心中这么想,他还是出庆和坊看了看。果然,街上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各个铺子门前,只要适合摆在外面卖的货品,各家店铺都搭了棚子大声吆喝着卖,更多的则是数量众多的小摊,东西不怎么值钱,胜在花样多,平日里见不到的稀奇玩意,或许就能在某个摊子上看到。

    想来是各个店家都派人定时清理,街上压根就看不到积雪的踪影,雪花一落地,就化为雪水,流入街边排水沟中。

    钟庆然大为感叹,还是古代过节有气氛。零下一二十度的气温,还下着雪的情况下,百姓们情绪竟然这么热情高涨,他不得不佩服。

    感慨了一阵,钟庆然便折返回去,

    “爷爷,奶奶,你们多穿点,外面温度很低。”钟庆然又为自己添加了一件衣服,“不用带伞,街上人多,铺子也多,带伞不方便,要是感觉冷了或衣服被沾湿,进铺子里烤一烤就是。明宇,你看着点明晨,走丢就不好办了。”

    “是啊,我听说不少城里每年元宵节那天,都有小孩失踪,能找回来的只是少数。我们这边还算好,那也得注意着点,明晨你得紧跟着你哥哥,听明白了?”童氏自己穿戴好,帮着钟老爷子正了正衣袍,还不忘叮嘱几句。

    简明晨忙不迭点头。

    平阳县城离河湾村好几十里,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城过元宵节,实在是以前家贫,一钱一厘都得算计着花,哪里舍得将钱花在打尖住宿上?

    这就算了,不容忽略的一点便是,渡船和各种车驾,这一天都供不应求,船资车资都涨了,想去平阳县,可以,走着去就行。这种低温下,走两个多时辰,那是人干的事吗?估计还没捱到平阳县城,人就冻出毛病了。

    别说简明宇兄弟俩,就连钟老爷子夫妇,活了几十年,进城的次数那也是屈指可数,而且都还是在年富力强的时候,年纪大后,对元宵节赏灯已不那么热衷。这一点,去街上走一圈就能明白,有这份闲情雅致的,大多都是年轻人和小孩子。

    弄齐整后,钟庆然一行五人鱼贯而出。

    街上现在是灯火通明,一盏盏造型或别致或简陋的花灯,挂在各个铺子上,即便是不做这个生意的,也会挂上几盏意思意思,红红火火的,瞧着就喜气不是?

    钟老爷子背着手,迈着方步,跟在钟庆然三个孩子身后,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热闹的景象,好些年没来,跟着小辈们一起游玩,也挺有意思。

    钟庆然,目不暇接地看着,街道两边造型各异的花灯,啧啧称叹,那奇思妙想,一点不比现代逊色,甚至还有过之。

    街上到处都是灯的海洋,可专做花灯生意的铺子也就那么几家,更多的则是用花灯来招揽生意。前者大多数花灯都需要用钱买,后者则能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获得。其中采用最多的方法是猜灯谜,其他那些则是五花八门。钟庆然还见到,有一家铺子施行消费满多少后,就送一盏花灯的策略。

    对此,钟庆然不由刮目相看,这妥妥就是促销手段,心里感慨着,谁要是敢小觑古人的智慧,够他们喝一壶的。

    “哥,你看那盏灯怎样?”简明晨紧紧拉着简明宇的手不放,眼里满是雀跃。

    简明宇抬头看了一眼,那盏花灯是很寻常的样式,胜在小巧玲珑,或许,明晨看中的便是这一点。想着获取的难度应该不大,简明宇便指着那盏灯对店家说道:“这灯如何才能取得?”

    “这位客官,要这灯简单,留下墨宝便成,题字作画皆可。”店家长得很是富态,整个人看起来很有种圆润的感觉,却又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大胖子,态度很是和煦,嘴角溢满笑容,不管是对着穿着麻布衣衫的平头百姓,还是绫罗绸缎的富户,都笑容以对,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

    可店家话中的含意,却让大多数人都止步。题字作画,哪是一般人家可以接触到的?这家店显然门槛很高。

    听了店家这番话,钟庆然眯起眼睛,多打量了几眼,倒是发现其中的蹊跷。架子上挂着的各色花灯,样式不见得有多新颖出众,做工和材料那都是一等一的好,难怪店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明晨,你眼光不错。”钟庆然拍了下他的小脑袋,赞许道。

    “嗯?”简明晨有些茫然,他就是瞧着好看,这灯又是普通样式,还很小,想着他们应该不用费太大劲就能拿下,难道这里头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其实,店家施行的是广撒网的方针,只要识得几个字,能写出来就成,就算写一个歪歪扭扭的“福”字,他也不会拒绝。当然,每一盏花灯的要求都不一样,越是精致漂亮的花灯,要求越高。

    像简明晨看中的那盏南瓜形状的花灯,要求最低,随便写写画画便可以领走。可惜,大多数人一听到店家的话,就心生怯意,不敢献丑,颇有点自惭形秽之意。其实,店家压根就没这个意思。

    钟庆然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关窍,店家打的一手好主意,要是哪天墨宝主人一朝飞黄腾达,这家店岂不是能增色不少?还有可能成为一桩美谈,可惜了店家的一番玲珑心思。

    “明晨,这是你想要的,你自己上。”钟庆然鼓励道。

    “我行吗?”简明晨有点肝颤,这么多人瞧着呢,让他一个才进学堂半年的蒙童上,没问题?

    简明宇轻推了他一把:“听你庆然哥的,写点喜庆的话就成,正好也让我看看你这半年来的成果。”

    这家店前围了不少人,多数都是瞧个热闹,亲自下场的人并不多。钟庆然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小部分人的注意,简明晨有些紧张,他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陌生人盯着,不安地动了动身体,直到靠在简明宇身上,心情才平缓下来。

    “明晨,勇敢地上吧,哥就在边上看着。”简明宇把手搭在简明晨肩上,向弟弟传递着信心。

    “明晨,快去,钟爷爷也看好你。”钟老爷子瞧得兴起,怂恿道。

    “快上,我也看好你。”

    “快上!快上!”

    ……

    钟老爷子一附和,旁边看热闹的人也跟着起哄,这让本就有些紧张的简明晨,更加局促不安。

    钟庆然皱了皱眉,没管凑热闹之人,直接拉着简明晨来到一旁的桌案前:“想那么多做什么,不就是写几个字吗,难道你连字都不会写?想不出妙句,就默写文章,随便摘抄一句,这你总会吧?”

    被哥郎给按坐在椅子上,简明晨反倒没方才那么不自在,几个月如一日地学习,要还没点成果,那还不如回家种田算了。

    简明晨努力抬高身体,够着桌上的羊毫。见此情景,钟庆然正想出声提醒,店家早他一步行动,派人去拿了一条高脚椅过来。这下子,简明晨就可以舒舒服服地题字。

    看着一个小娃娃正襟端坐的样子,不少围观者都轻笑出声,好在,这个时候,简明晨已经将注意力全都放在写字上,不然,又该紧张地心扑通扑通跳。

    “店家,这个南瓜灯本小爷要了,有什么要求就说。”一个有些嚣张的稚嫩声音传来,瞬间搅乱了和谐的气氛。

    “这位小公子,这南瓜灯有人要了,店里还有更好的,小公子不如选其他的。”店家忙迎上前,好生招待。他可不想两拨人在他的店里起冲突,而且还是为这么一盏普通的花灯起的冲突。眼前的小公子不好惹,之前那行人,可也不好得罪,虽然那几人穿着并不如后者。

    “我就要这个!”一身锦袍,长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娃,皱着小眉头,一脸不爽地说道,“有什么要求就说,快,小爷的时间宝贵,不能浪费在这里。”

    小孩子的声音穿透性很强,简明晨再专注,也不可避免被打扰到,他从桌面上抬起头来,转向声音来源,只见他想要的那盏灯下,站着几个华服公子小姐,身后簇拥着一大堆家丁。

    简明晨蹙着眉头想了下,跳下高脚椅,拉了下钟庆然的袖口,说道:“庆然哥,这灯我不要了,咱们换一个。”

    “真的不要?”

    简明晨留恋地看了眼,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了,换一个更好的。”

    哪想这话被那小公子给听到,他立刻便不满了:“你说的什么话,小爷像是那等,会要别人不要的东西的人吗?敢不敢和我比试?”

    “……”钟庆然一脸黑线。这小孩有完没完了,好意让给他,他偏不要,非得要凭真本事赢取。他一个富贵人家出身的小少爷,不会觉得这有欺负人的嫌疑?

    简明晨进学才半年,连字都没认全,能跟一个自小接触这些的人相比?这没事找事的小娃,比简明晨要高出半个头,瞧着应是比简明晨年长,这就更没法比了。这种明显要输的比赛,钟庆然傻了才会答应。

    “这位小公子,你学了有好几年吧,跟一个才学半年的人比试,你也好意思。”钟庆然走到几人面前,出面应对。

    “那你要怎样?你们不要,我要是拿了,岂不是相当于被你们施舍?小爷哪还有脸面出去见人?”

    钟庆然低头多打量了两眼,看来,这锦衣小公子还挺爱面子,做事虽有些目中无人,品性倒也不算坏。

    钟庆然眼珠一转,起了逗弄这小家伙的心思:“这我怎么知道,不都是你提议的吗?反正让明晨和你比试那不可能,至于怎么解决,你自己看着办吧,要是想不出来,那我们可要走了。”

    “你,你站住!”锦衣小公子有些气急败坏,他想了好一会,也没能想出解决之道,转而向边上的华服少年求救,“二哥,我就要那南瓜灯,你快帮我想想法子。”

    锦衣少年摇着扇子,一脸兴味地看着自家那宝贝弟弟吃瘪的样子,见袖子都快被拽破,这才收起那欠扁的笑容,为弟弟排忧解难:“要不这样,我这边还是由我弟弟下场,你们随意?”

    钟庆然看了他一眼,大冬天打着个扇子,这是要闹哪样?稍微斟酌一下,钟庆然便拒绝了他的提议:“那样,我们即便胜了,那也是胜之不武,忒没意思。这万一要是输给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孩,这让我们颜面往哪放?”

    钟庆然也光棍,将小公子刚才说过的那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他们。那锦衣小公子,之前拦住他们一行人,可不就是这么个理由?

    华服少年闻言,瞪了眼给他找麻烦的小弟,正色说道:“那行,由我来,你们谁上?”

    “我来吧。”钟庆然没的选择,“我作画,你?”

    钟庆然也是无奈,对方年纪和他相仿,相差最多一年上下,不管何种技艺,那应该都学了十来年,他除了绘画可以与人一较高下以外,其他还真有些拿不出手。钟庆然不会自不量力地拿书法和人比试,尽管他的书法也还能瞧得过去,想凭借此获胜,希望却太过渺茫。要是连他都不行,那其他人就更不可能取胜。

    “既然你选了绘画,那本公子也选择作画。”将扇子收好,锦衣少年走到案桌前:“店家,你来主持这场比试,一会由在场懂画的人评选。”

    钟庆然都有抚额的冲动,他可不想把时间全浪费在这里,遂提出附加条件:“以一炷香时间为限,超出算输。”

    “可以。”华服青年欣然应下。

    两人商量好题目后,各据一边,开始埋头作画。

    “衡表哥,你干吗和他们争这一长短,既然想要,直接拿了便是,没瞧他们自己都打退堂鼓了。”说话的小姑娘,看着娇俏可爱,对待人的态度,却还不如一脸傲然的小公子。

    “大哥说了,不能这么干,以前我这么做,每次都被大哥打手掌心,我可不想再受这个罪。”邱衡一想起当初遭的罪,嘴角不由自主抽了几下。

    “不能吗?以前我在上京时,大家都这么做的。”程冉眼里尽是不解。

    也不怪她这么想,大周朝阶级分明,官宦怎么可能和平民百姓平起平坐?百姓见到官宦子弟,大都绕着走,生怕冲撞了他们,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百姓?

    “这样多没意思!再说,这些人可不是普通百姓,你那做法指不定就踢到了铁板。”邱衡踮着脚,伸长脖子往里张望。

    “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程冉将目光放在钟庆然一行五人身上,瞧来瞧去,也没看出个究竟。反而觉得,若是去掉那身衣服,这几个人,一点富贵气息都没有,特别是那对老头老太,换上粗布衣服,那妥妥就是一对农家老夫妻。

    “看到那个腰牌没,对,就那个,只露出了一角,我记得好象是代表男爵来着,记不清楚了,反正小心无大错。”邱衡压低嗓门解释。

    “男爵,不是就二品吗,看他们的样子,很可能是家道中落,你用得着顾忌他们?”程冉并不将钟庆然看在眼里,空有爵位,没有实权的男爵,这在上京,可是一抓一大把,更何况,这人还出现在平阳县,而且年纪这么小,估计家中顶梁柱已经没了,这更加让她看轻。

    “……算了,你不清楚,不跟你扯了。”邱衡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作画比试上,朝堂上的事,冉表妹不需要知道。

    钟庆然其实并不想比试,花这么长时间,即便比赢了,貌似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最多收获一盏南瓜式样的花灯,就算用料和做工都精湛,也不会比他付出的多。

    可为这么点小事,就和这群一看就富贵加身的人起冲突,更加不值当。他便半推半就,接下了这个比试。

    由于时间有限,钟庆然又不想费心设计画稿,便决定取个巧,采用写实技法作画,虽然意境可能差了些,至少容易获得围观者的亲睐,胜出更容易些。

    香即将燃尽时,两人先后停笔。

    此时,这家铺子外已经围满了人,道路都被阻住,更是有不少学子过来一观究竟。

    店家也是懂书画之人,可要评断画作孰好孰坏,他还不够格,正不知道找谁出面时,恰巧就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忙上前热络地招呼:“黄教谕,您老来得真凑巧,来,帮我看看这两幅画作,哪个更优。”

    钟庆然不敢小看他人,却也不会妄自菲薄,见被店家称为黄教谕之人向他这边走来,他便退后一步,让出位置。

    黄教谕将两幅画放在一起比较,其中一幅栩栩如生,简直能以假乱真,就像真有一枝梅从墙角羞羞答答伸出,鼻尖都仿佛萦绕着清浅的梅花香味。

    另一幅同样是梅花,画法却截然不同,画风稍有些稚嫩,却已经能看出画技不俗,落笔肆意随性,观此画便能从中窥得画作主人几分性情。一幅逼真,一幅写意,想起两名画师的年龄,黄教谕豪不吝惜赞扬:“好!真是后生可畏。”

    “老人家,光说好有何用?您老倒是说说哪幅更好,我还等着拿奖励呢!”邱衡探头往桌上瞧。

    “急什么,品画焉能如此。”黄教谕仔细体味,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计较,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第一幅更优,胜出还不止一筹,问题也出在这里,画得太过逼真,反倒失了绘画的意义,这可不是画之正道,要是一直这么走下去,将会沦落为画匠,而无缘绘画大师。

    黄教谕起了惜才之心,指着左手边的画说道:“此画甚得吾心,不过这路走偏了,偶一为之可以,长此以往必将落入下乘,望以后多加留意。”

    黄教谕顿了顿,接着品评右手边的画作:“这一幅笔风稍显稚气,比另一幅略有不如,胜在意境清幽闲适,都不错,不错!”

    邱衡一听,嘴角耷拉下来,他折腾半天,结果愣是没变,这个认知真是有些打击人。

    邱源挑了下眉,倾身欣赏钟庆然的画作。这幅画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真”,太“真”了,就像把梅花从树上拓印下来一般,难怪黄教谕有片刻为难。

    这显然不是一个画师该走的路,更像是匠人的作为。画匠和画师可不能相提并论,身份地位都不同。可要说钟庆然的画不好,那也不是,画技纯熟,梅花被他画得几欲从纸上跃然而出,绘画功底之扎实,非一朝一夕能练成。

    “敢问兄台贵姓,本公子甘拜下风。”邱源不是输不起之人,更何况,赌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输了,也不过是小弟得不到一盏花灯而已,与他无半分干系,小弟难道会缺少这个不成?就是输给同龄人,让他有些汗颜,得,回去以后,得多练练画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