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87章

第8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眼看着风越来越大,船工心急火燎之下,使出吃奶的劲划动着船桨,希望能赶在风势更大之前脱离风暴范围。现在风虽大,对船体并没威胁,但再大一些,船只行动就会大受影响,到了那时,若还走不出去,恐怕结局不会太好。

    船只颠簸幅度颇大,即便是生活在清河边的河湾村人,也有不少受不住,人多些的船舱里大多充斥着异味。这个时候谁还管这些?能把人固定住就不错了,一些易碎,来不及收拾的物品,先是倾倒,不出片刻,便滚落到地上,除了个别比较幸运外,其他都摔得四分五裂。若此时,人要是倒在上面,想来后果不太美妙。

    船上有些简单的固定设备,只是数量不够,半数以上的人都得自己想办法。

    “明宇,你去隔壁看下爷爷奶奶,我这边撑得住。”钟庆然没料到,他从船长室出来没多久,风势就变得这般大。

    钟庆然将自己固定好,他和钟老爷子所在舱室在楼船三层,位置最好,可在遭遇大风大浪时,抖动幅度也最厉害。

    “好。”见钟庆然已经固定好,简明宇径直起身。

    “你自己注意点,千万别被甩下去。”钟庆然想了想,觉得这样不保险,绳索一时半会翻不出来,他也没多管,直接在手中生成一条小指粗的铜锁链,“明宇,你用这个绑在腰上,到了爷爷奶奶那屋,你再和我说,我把这头的链子给解掉,然后你全都拉过去,再将它系在爷爷那屋,接下来你再帮我把舱门关上。”

    简明宇看了一眼钟庆然手上的铜锁链,眼里多了几分惊讶,却什么也没说,脸色平静地接过,将其扎在腰间,扯了扯,确定不会轻易松脱,才一晃一晃地朝舱门走去。

    舱门一打开,猝不及防下,简明宇被带着丝丝冷意的寒风吹得一个趔趄,直后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形。之前是他没料到风势竟这么大,有些准备不足,这才被强风带起,见识过风暴的厉害之后,简明宇已然明白该怎么做,他压低身形,往脚上使力,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到隔壁,原本只是几步路的事情,现在却要花上几倍的时间,大自然的威力可见一斑。

    隔壁舱门是关着的,狂风在耳边怒吼,人声显得那么渺小,简明宇只能扬高声音喊话:“爷爷、奶奶,你们没事吧?”

    “是明宇啊,我和老婆子都很好。这么糟糕的天气,你出来作甚,还不快回去?一个不慎被风吹走,你让庆然咋办?”钟老爷子中气十足地吼道。

    即便这样,简明宇也只听了个大概,只是他很疑惑,怎么没听见童氏说话?

    “诶,我这就回房。”简明宇佯装往回走,耳朵却贴在钟老爷子的舱门上。

    “老头子,你说我这事出的,真是,这不是给庆然添乱吗?”童氏哎呦叫唤着,右脚腕肿得厉害,“自打前年起,我运气一直挺好啊,怎么在这个紧要关头倒是遭了霉运?”

    “你就庆幸吧,只是扭了脚腕,刚才我可看得很清楚,你反应再慢一点,估计就不是脚肿,而是腿折了。”钟老爷子一脸心有余悸,“真应该听庆然的,东西没了还能再置办,人出事自己遭罪不说,还让家人跟着一起忧心,不划算。”

    “你还不是跟我一样?咱这是穷惯了,脑子里绕不过弯来,事后能明白,再次碰上,指不定还会这么做。”童氏也有些恼自己这么不争气,可一想到入了瀚海州后,日子还不知道过成啥样,她不就是想为庆然多攒点东西吗?哪想到老胳膊老腿这么不中用。

    瓶瓶罐罐的东西,那可是坏一个少一个,会做陶瓷的手艺人倒是有,问题是能不能找到制陶瓷的土都还两说,没原料,光有制陶师能顶何用?

    “行了,少说两句。”钟老爷子迟疑了一下,“要不我帮你揉揉?”

    “别,你刚才试过,被你一弄,我脚腕更疼了。”童氏赶紧阻拦,她还想留着这条腿做事,可不能被老头子折腾坏。

    钟老爷子拿着药油,神色有些萎靡。之前他还跟庆然学了一手按揉技巧,以往都很管用,可用在童氏伤腿上,倒起了反效果,想必童氏脚腕很可能还有其他问题。被童氏再次提醒,钟老爷子也不敢随意动手,只是听着童氏嘴边溢出的呼痛声,他心里不大好受。

    可两老谁也没想着让钟庆然过来,外边风势愈演愈烈,这要万一庆然出了意外,光想想这样的可能,钟老爷子夫妇就觉得胆寒。不过是小小扭伤罢了,比起孙子的命,那又算得了什么?

    简明宇退回自己舱室,将事情简略跟钟庆然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阿奶脚腕扭了,而舱门关着,我们过不去?”钟庆然并没表现得太过急切,脚腕扭伤只要不耽误治疗时间,问题确实不大,不过,不亲自去看一眼,他还是不大放心。

    “嗯,窗和门都紧闭,之前奶奶就是一个没注意,便扭了脚,让爷爷起身开门,就怕他也磕着碰着。”简明宇说出自己的想法,“你会开门吗?硬闯肯定不行。“

    这种天气下,点火盆都不可能,唯一可以取暖的只有手炉,可惜,谁都没有先见之明,手炉倒是有,只是没一个燃着炭火,如此情况下,要还门户大开,恐怕老人会受不住。

    “不会。”钟庆然挠了挠头,门是从里边闩上的,没点巧劲,还真弄不开,他从没有过撬门的经验,一时半会有些无从下手,“要不,走窗户?那个难度想来会小一些。”

    “这个或许可行,我去试试。”简明宇这么说着,却半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拿一双黝黑澄澈的眸子,直盯着钟庆然瞧。

    钟庆然立即意会,他也不再藏着掖着,将福运转化成铜,再塑造成型,须臾,一个比巴掌大一些的铜锯子便出现在他手中。铜延展性很好,通俗点说,也就是比较软,并不太适合用来做锯子,不过,用来锯窗棂问题应该不大。

    简明宇得到工具后,立即开始行动。为了不让两老妄动,他提前说明来意。

    简明宇手劲很大,一格窗棂很快被锯开,他伸手进去,将闩子往另一边一拨,这下,不用简明宇动手,窗就被风吹得大敞。

    简明宇利落地翻进舱房,也不解下缠在腰上的铜锁链:“庆然,我这边搞定,你快绑上,好了说一声,我拉你过来。”

    钟庆然拿过药箱,系在铜锁链尾端,然后缠好自己。有人拉着,他的动作可比简明宇自己行动要快上不少。将门锁好,钟庆然才被简明宇拉进隔壁舱室。

    简明宇去找东西把破洞堵上,钟庆然则上前查看童氏的伤势。

    “哎呦,庆然,别按那里,很痛。”童氏疼得脸色都白了几分。

    钟庆然又换了其他部位按压,大多数地方被按到,童氏虽疼,却不至于疼成那样。钟庆然是生手,诊断起来颇为费力,童氏也只得多疼一会。

    “阿奶,没事,你脚腕有些错位,我矫正一下很快就能好。”钟庆然拿了一块干净的棉帕子让童氏咬着,然后背对着童氏,挡住她的视线,趁她不注意时,猛一用力,“咔哒”一声,伴随而来的是童氏短促的尖叫声,关节一复位,童氏的尖叫声也戛然而止。

    “咦,不怎么疼了。”童氏眉眼全都舒展开,眼里透着欣喜,“还是庆然厉害。”

    “阿奶,这几天注意点,别再伤到脚。”钟庆然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几点汗水,他心里虚着呢,要是骨头没正到位,他还得重来,童氏就要再受一次疼痛的折磨,正因为他清楚自己的本事,他这个大夫,反倒比病人还急。多亏爷爷压着他尝试过两次,不然,他还真不敢动手。

    “庆然,起雨了。”简明宇站在窗边,眼里溢满担忧,“船舱里可千万别进水。”

    “明宇,你在这里照顾爷爷奶奶,我去船长室。”钟庆然不得不如此做,现在估计是人心惶惶,没他这个下令之人坐镇,谁知道船会开到哪去?

    艰难地挪回房,钟庆然穿上皮衣皮裤皮靴,戴上皮帽,再在外面罩上一件油布衫,全副武装出门。

    除了舱门外廊道走起来很吃力外,楼梯内部倒是还行,以眼下的晃动程度,扶着楼梯走路没问题。

    “情况怎么样?”钟庆然脱下湿答答的油布衫,问道。

    “不大好,有一根桅杆折断,底舱渗水严重,若吃水太深,恐怕要丢掉一部分物资。”周茗一脸凝重,“你还是坚持走这个方向?”

    “嗯。你带我去底舱,渗水的事我来解决。”钟庆然没多犹豫,就做下了决定。

    周茗有些不明所以,只是现在没时间让他细想,带着钟庆然便下了底舱。

    钟庆然从没进过船舱底部,一进入,感觉就不太好。底舱内光线昏暗,现在又没办法燃灯,便只能这么凑合着。此时,舱底泛着粼粼波光,水深已过了脚踝,船工正不停在往外舀水。

    钟庆然拧起眉头,心里有着不解:“周船长,这是怎么回事?”

    “有好几个接缝处的粘合剂失效,眼下这样的情形,连修补都不行,粘合剂干得太慢,恐怕一刷上,还没等彻底干了,就又被渗水浸泡得不起作用。”周茗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之前可一直没出漏子。

    船舱各个地方,每天都有人检查,要是有渗水,怕是早就被发觉。周茗并没去怀疑船工偷懒,能上这艘船的,怎么可能好吃懒做,敷衍行事?他也只能认为,不是用料出了问题,就是这次风暴的缘故。

    周茗更倾向于后者,不是他太天真,以为没人敢在船上动手脚为自己谋利,实在是钟庆然这人特殊,此事负责人会送上这艘船,肯定是百般检查过。再加上航行了好几天,也是半点事情都没有,要真是粘合剂不合格,那恐怕就不是一艘船的问题,但凡用到这批粘合剂的,怕是使用差不多时间,都会碰上这糟心事。可若和这次风暴有关,他就更想不通了。

    钟庆然眯眼打量了一圈,不光是舱底有渗水,舱壁也是一样,且出问题的地方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他知道不能再等,底舱就算了,这里本来就没放什么,在吃水线下,靠近舱壁的那几个货舱和客舱,恐怕现在也进了水,任由它们一直这么下去,不光会对船只造成严重麻烦,还有可能损失一大批物资。

    “周船长,你忙你的去,其他人去货舱和客舱看看,这里留我一个就成。”

    周茗嘴巴张合了下,最终将到口的话给咽了回去,带着一脸莫名的船工们快速离去。

    等人走光后,钟庆然一刻没耽搁,立即调动福运,将其转化为一张薄薄的铜片,紧贴在楼船外舱壁上。楼船本身没问题,不需要用铜片来做承重,是以,钟庆然将它拉得很薄。做完这些,他看了一眼剩余福运量,只少了一丁点。

    钟庆然很满意,虽说,他用福运转化出来的任何金银铜制品,都能回收,并不会损耗,除非他送人或卖掉,但若一次性转化太多,再碰上其他事,就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样的事情,钟庆然希望永远不要发生。

    见事已办妥,钟庆然便转身往外走。刚到一层,他就听到一阵喧哗。由于外边风声太大,钟庆然没听清,他加快脚步,可船只的晃动,严重限制了他的速度,紧赶慢赶,也过了好一会才来到三层。

    看着好几人身上绑着绳子趴在船舷上,钟庆然有不妙的感觉,随便找了个人问:“出了什么事?”

    “有人掉进海里,正想办法救呢。”那人神色很焦急,说完便没再理钟庆然,脚步匆匆走了。

    钟庆然心里一紧,扒着栏杆往下张望。还好,现在是白天,虽因暴风雨的缘故,天色昏暗,视野被急剧压缩,但这点距离还是能看清的。

    钟庆然感觉船还在前进,他连忙转进船长室:“周船长,停船,先把人给捞上来。”

    “钟少爷,你可有想过,很可能因为你的这个命令,不止没救到人,反而可能将一船人都葬送?”周茗也想救人,只是他作为船长,他得为一船人的生命负责,现在逆风,停下方便,再启动就费劲了,说不定就因为一来一回和救人浪费的时间,他们就再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风暴可是还在继续增强。

    “放心,我算过了,耽搁这么点时间不会有问题。”钟庆然说得很笃定,“你告我我,离我跟你说的目的地还有多远,还剩多少时间。”

    “距离差不多是三里,时间还有一刻钟,由于逆风,逆流,船速大约只有十里每半个时辰,若你说的都正确的话,我们有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实际时间只怕会比这个更少,毕竟风势还在增强。”周茗努力摆事实讲道理,若不能说服钟庆然,他只能舍命陪君子。他到这艘船上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钟庆然心算了下,即刻说道:“来得及,就按我说的办。”

    钟庆然没说的是,即便出了差池,他还有别的办法能保全楼船。

    周茗没再就此事和钟庆然争论,这样做,耽搁的时间只会更多。

    很快,船只便停下,舵手按照周茗的示意,没有调转船头,只是校准好方向,任凭风和海流推动船只。

    掉下去的船工王凌见到远去的楼船,已经心生绝望,可他不甘心,努力往前游,可惜他是逆流而行,游了一会,也只游出一小段距离,正当他要放弃的时候,视野中的楼船轮廓逐渐变大,他眼中重新燃起希望,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使劲划水。

    “快,抓住绳子,在腰上绕几圈,马上就拉你上来。”王凌的同伴欣喜地揉了一把脸,抹去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王凌已经没多少力气,他伸手捞了好几下,才握住绳子,哆嗦着在腰间打了个死结,朝船上挥了挥手,便随波浮沉。

    见到王凌已经准备好,几个船工合力把人给拉了上来。

    “你们几个把王凌送回舱室,给他收拾一下,你们也注意点,时间不等人,再有人掉下船,我可不管了。”周茗话说得很直白,船工们呐呐应着。

    王凌也不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他运气不好,栓绳子的地方承受不住往外扯的力量,直接开裂,这本来也没什么事,可事情就这么巧,此时刚好一个浪头过来,船身往一侧倾斜,把王陵给甩下了船。

    楼船刚启动,钟庆然便听到船右侧传来锣声,转头一看,就见护卫船正和楼船并驾齐驱。就耽搁了这么一会时间,护卫船便赶了上来。

    只一愣神的工夫,楼船这边也敲响了锣声。钟庆然听不明白通过锣声传递的信息,但也能大致猜出是什么意思。

    见事情已经解决,钟庆然便转回船长室,这最后的紧要关头,他不能缺席。

    刚才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王凌身上,事了之后,船工们各归各位。那些负责底舱的船工返回时,惊讶地发现底舱积水只比他们离开时多了一点,多的那点量,不仔细留心可能还察觉不到。几人淌着水四处查看,得出结果之后,各个都不知是该惊还是该喜。

    踌躇片刻后,几个船工决定还是该去给船长报个喜,选出一人去禀报之后,剩下几个船工便开始往外舀积水。

    “风太大了,让所有在外巡视的人都撤回来,即便船舱裂了都不用管,等冲出强风范围再说。”钟庆然一脸郑重地说道。

    这次,周茗没反驳,直接发出指令。

    听到这个命令,巡视的船工们一个个面带喜色,刚才王凌就倒霉催地掉下船,现在风比刚才还大,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步上王凌的后尘?周船长可是明确说了,再落海,他不会停船救人,他们一个个心都悬的高高的,现在总算可以安心。

    在被一个浪掀上天,再落下后,风势有所减弱。

    “我们安全了,安全了!”几十个人的齐呼声,几乎把风声和海浪声都给盖了过去。

    周茗不由多看了钟庆然两眼。

    钟庆然没在意,重新穿好油布衫:“眼下没我什么事了,你就照着这个方向一直往前行,直到彻底驶出风暴圈,在那里休整一下,再调整航向,朝瀚海州出发即可。”

    周茗点头应下,等钟庆然一出舱室,他再也压不住脸色。他算了一下,若按照既定的航道走,这个时候定然还陷在风暴中,就刚才的风力,已经使船体出现了好几处裂缝,若再大一些,后果他简直不敢想象。收拾好心情,周茗将心神全都放在船务上。

    “大力,等风再小一点,就派人去查看船体损坏状况,能修补的立即修补。”

    “是。”张大力接下命令,就等着风势再弱一些,便即刻去执行。

    钟庆然重重叩了两下舱门:“明宇,是我,开门。”

    简明宇反应很迅速,不过片刻工夫,舱门便应声而开。

    “明宇,快拿干衣服给庆然,看把人给冻得。”童氏一脸心疼。

    童氏还真没说错,尽管有油布衫遮雨,钟庆然身上的衣衫还是有不少地方湿了。要不是他穿的是皮质衣衫,恐怕打湿的地方会更多。

    现在没有热水,钟庆然只能将就着,将身体擦干净之后,便套上被焐热了的衣衫,才换上没多久,他便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

    半个时辰后,风雨渐消,不是暴风雨已经过去,而是他们彻底走出了风暴范围。看着一边风雨肆虐,另一边却风平浪静,阳光普照,钟庆然心里生出几分雀跃,这种情况可不多见,他得好好欣赏,最好能画下来。

    钟庆然还真就这么做了,不是他不务正业,实在是,船务由周茗照管,钟家一行人的事情,由钟老爷子负责,至于伤员,不是还有个郎中在吗?他在看过他爹和三个叔叔他们后,便铺开画纸,把这一景象给记录下来。

    一离开风暴区,护卫船长李琛便下令护卫船向楼船靠拢,水手迅速架好踏板,李琛脸色焦急地走向楼船。

    “你的船出问题了?”周茗虽在询问,却没半点问询的意思。

    “嗯,船漏水很严重,我一直让人在往外舀水,可没用啊,除非我派上所有人,这怎么可能?现在舱底积水已经半人深了,还有部分货舱和一层舱室也积了水,你有没有办法解决?”

    “你稍等。”周茗一听便明白,这样的症状,估计也是和他所在楼船一样,粘合剂失效了,要不,两艘船不会出现如此相似的状况。只是这是为何呢?他能确定,这两艘船根本没任何关系,造船年份都不同,不可能使用同一批粘合剂。

    想的头都痛了,依然没闹明白,周茗不再折磨自己:“你等等,我去请钟少爷,或许他能解决你的难题。”

    “……”李琛一脸茫然。他自然知道钟庆然是谁,可这事和他能扯上什么关系?

    钟庆然就坐在窗边,周茗一眼就瞧到。

    “钟少爷,护卫船也出了和我们船一样的状况,水下船体渗水极为严重,不知您是否还有办法解决?”周茗心里有些忐忑,就怕钟庆然说出否定的答案。造一艘战船不容易,若就这么由着它沉没,这损失可不小啊。

    钟庆然搁下笔,不解地问道:“你们缺钱吗?怎么一艘两艘都出这样的问题?”

    周茗很是尴尬,他是退伍水军,自是清楚他原先所属的舰队并不缺经费,可要他怎么解释?他自己都想不通啊!

    “好了,我过去看看便是。”钟庆然被打断作画的雅兴,脸上却并没有露出半点不渝的神色,孰轻孰重,他心里明白得很。

    李琛带着满腹疑问,领着钟庆然和周茗步下底舱。

    “你们都出去。”钟庆然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

    周茗拉过有话要说的李琛,独留钟庆然一人。

    “你把我拉出来干什么?什么东西都没要,他要怎么修补?”李琛对钟庆然的能力表示怀疑。

    “你还想不想要你的船了?想的话,就什么都别说,你自己找个借口,将可能对钟少爷有所猜测之人的嘴都堵住。”周茗一脸郑重地说道。

    李琛刚想对周茗说话,便见到钟庆然的身影,迟疑着开口问道:“钟少爷,事情办妥了?”

    “嗯,快点把水排干净,然后重新刷上粘合剂。”钟庆然不可能让李琛带走铜片,他不知道离他太远,他还能不能将其收回,他可不敢冒这个险。同样是被人怀疑,让人凭空猜疑总比有实物摆在面前要好。

    “哦,我这就吩咐下去。”李琛被震住,竟然真照着钟庆然的话做,让站在一旁的周茗看了半天稀奇。

    回到楼船上,钟庆然沉凝半晌,说道:“周船长,开船去风暴区打桶海水,没准是那里的海水有问题。”

    周茗立即照做,很快,就有人打上来一桶水,送到钟庆然面前。

    “风暴区外也打上一些,除了风暴区附近取一桶外,其他取水地点你们自己定。”嘱咐完,钟庆然让人将这桶取自风暴区的海水分成两桶,以降低水桶本身出问题的几率,取自风暴区外的海水也用同样的方式处理。

    做完这些,钟庆然便回了自己的舱室。简明宇不在,此刻,他正帮着钟老爷子统计风暴后的损失。

    等钟庆然落下最后一笔,周茗再一次到来。

    “钟少爷,那海水确实有问题。”周茗对钟庆然佩服得就差五体投地,“离风暴区超过大约二里,海水才变得正常。”

    “你们之前没碰上过这样的情况?”钟庆然怀疑是暴风搅动了海水,将沉于海底的某种可以让粘合剂失效的元素或化合物给带了上来,且这东西不能长时间存在,可能会和某种元素或化合物结合,如此,远离风暴的海水才表现正常。当然,这只是钟庆然的猜测,可除了这种解释外,他想不出能圆满解释这一问题的答案。

    “没有。”周茗苦思冥想半天,也没从脑海中翻出这样的记忆。

    “哦,那没事了,你让船只尽量远离风暴区。”

    周茗告退去忙自己的事,钟庆然现在没事可做,他打算去看看钟老爷子他们忙活得怎么样。

    “爷爷,情况还好吗?”

    “庆然,其他还好,就是打碎了不少陶器,晕船和磕着碰着的人也多,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损失最严重的是牛羊等牲畜。”说到这里,钟老爷子一脸肉痛,“有摔断腿的,还有被砸死的。”

    钟庆然神色也凝重起来,想要在瀚海州过舒服日子,没家禽家畜怎么成?他拿过钟老爷子手上的册子仔细看起来。

    看完之后,钟庆然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点:“爷爷,我去为它们治伤,没准还有救。”

    “行,去吧,别想太多,治不好也没更大的损失,治好那可都是你的功劳。”钟老爷子眼里燃起希望,他巴不得庆然将受伤的牲畜全都治愈,可他却舍不得给庆然增加心里负担,只能压下自己的情绪。

    牲口所在货舱味道极不好闻,钟庆然一进去,就差点被那股异味吓退回去。适应了好一会,他才习惯。

    钟庆然让人将受伤的牲口都挪到舱室最外面,然后一只只检查处理。

    弄完之后,天早就黒透。

    回到自己舱房外,钟庆然没有直接进门,倒先脱起外衣和鞋子来。

    简明宇听到动静,便起身开门,哪想打开舱门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副景象,不由嘴角微微上翘。跟钟庆然住久了,他自是明白钟庆然平时还好,若身上沾了异味,不洗澡那是浑身难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