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40章

第14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庆然和简明宇如此做法,越发挑起城卫们的好奇心。饶是如此,他们也不敢随意开口询问,尽管钟庆然和简明宇,都不是那等,性子凶悍狠戾、阴晴不定之人。

    随着过去的时间越久,城卫们心越发痒得不行,仿似有千百只小猫爪子在身上抓挠一般。

    城卫的异常,钟庆然自然看在眼里,不过,他没有理睬。他不想给自己添麻烦,既然他们不问,他也就不多此一举为他们解惑。

    忍耐终有限度,钟庆然和简明宇又不是吃人猛兽,这一天,总算有人大着胆子上前,将这几天越堆越高的疑惑,宣之于口。

    简明宇跟钟庆然早就商量过,若有城卫问起这事,他们该如何回答。简明宇目光平和地看着,立在他面前的城卫,态度极为寻常,那人却不知道为何,感觉压力山大。

    简明宇没有做过多掩饰,直白地说道:“雾果还剩一些,眼看要进入三伏天,要是坏了,怎么对得起,我们千辛万苦把它们,从雾谷带回福城付出的血汗?”

    支着耳朵倾听的城卫,皆一副恍然大悟状,是了,他们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那等奇异的场景,众人至今回想起来,依然念念不忘,就是不知道,城主是如何将雾果完整保存下来。他们没记错的话,雾果离枝后,一刻钟便消隐无踪。当初他们以为,是有特殊材质的盒子盛装,才能将雾果带走,现在一回想,蹊跷的地方太多。

    城卫们倒也没多想,雾谷这样的奇景都出现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没准城主运气好,误打误撞,想出法子,使雾果得以存留到现在。城主自小吉星高照的事,他们可都有听说。嗯,错不了,一定是这样。

    钟庆然绝想不到,城卫们思维发散力如此之强,仅靠脑补,便自行将破绽百出的地方,都给补全。

    本来,简明宇还想再说什么,看到城卫一个个疑惑不再,他便将到口的话给咽了回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可没傻到事情完美解决后,还画蛇添足,多上一嘴。

    “怎么了?”钟庆然看简明宇神色有些不对,忙上前小声问询。

    简明宇没有立即回应,思忖片刻,斟酌半晌,才压低声音,郑重其事地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刚才那群鹿特别聪明?”

    “有吗?”钟庆然面带疑色。

    围绕瀚海州的山林,常年无人光顾,鹿群在其中出没,是极为寻常之事。况且,钟庆然连鹿群的影子都没见到,没过多留意,未察觉到异常之处,实属正常。就像简明宇相信钟庆然,钟庆然同样,不会无故质疑简明宇,他这么一问,不过是本能反应罢了。

    他们此行,原没有狩猎的打算,鹿群跑了便跑了。让简明宇上心的是,他刚巧发现离他们不远处,有鹿群活动的痕迹,循迹而来,鹿群已经跑远。到这都没出现任何问题,哪知,简明宇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毕竟,即便是原始山林,也要颇费一番功夫,才能找到鹿群,既然送上门来,不猎上几头,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当简明宇再次观察,鹿群离开的行踪时,发现它们留下的痕迹,不再清晰可辨,恰恰相反,蹄印多且杂,就算是简明宇这个寻踪高手,都难以再行追踪。

    这种异状,若放在发现雾果前,或许简明宇并不会放在心上,想不通,便不想了,偏偏家中就有点白和鸣雷这两个,明显违反自然常规的老鹰做参考,这就由不得简明宇不往深里想。

    简明宇将自己的发现和怀疑,一五一十告知钟庆然。话毕,两人面面相觑,竟同时怔住。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这里和雾谷相去甚远,就雾谷对鸣雷的影响来看,雾果对鸟兽的吸引力,被限定在一定范围内,常年生活在这边山林的动物,是绝无可能,横跨瀚海州,跑到雾谷去进食雾果。

    懂得掩盖行踪,这是何等聪明的行径?要钟庆然相信,这只是鹿群的正常行为,打死他都不信。他问过简明宇,得到的是否定的答复,真相已跃然眼前,由不得钟庆然自欺欺人。

    看来,除了雾谷之外,还有其他类似的地方,就是不知道是覆盖全球,还是只出现在,围绕瀚海州的崇山峻岭中。这还没什么,最要命的是,人作为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食物链的族群,貌似对雾果一点都不敏感。钟庆然丝毫不怀疑,以他和简明宇的资质,会不在雾果的影响范围内,最大可能便是,雾果压根无法召唤,辐射范围内的人群。此消彼长下,人类的未来不妙啊。

    点白和鸣雷,目前已有十几岁孩子的智力,食用过雾果的其他动物,暂时倒没发现异状,要是其他物种都如此,钟庆然不由打了个寒颤,赶紧打住如此恐怖的念头。

    想到这,钟庆然推翻原先随便挑选幼崽的想法,凑到简明宇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很快,简明宇便下令,让众人原地休息。

    无可奈何下,钟庆然打算再次动用福运珠的力量。自打从边城回来后,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耗费福运的方法,最多也就是,运用福运和铜之间相互转化的功能,那个不消耗福运,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这边,钟庆然忙着将指针表盘刻度,一一标上相应数字,从一开始,五十九收尾。那头,等众人歇息片刻后,简明宇指示城卫,先把幼兽和雏鸟,给套上带有数字的木制指环,同样,始于一,终于五十九,超过这个数的,先搁置一边不管。

    等将这一切都搞定,钟庆然心里想着,从带有标号的六十只鸟兽中,选出能被雾果召唤的那部分。此念头一过,他便转动指针,发现指针转个不停,和简明宇交代几句,城卫又一通忙活,标有后三十个数字的指环被撤下。再次转动,指针停在空白处,显然,没有符合要求的鸟兽。

    钟庆然将心神沉入福运珠中,发现福运消耗量还在承受范围内,便打算继续。如此重复几次后,所有资质符合要求的生灵,都被一一挑出,无一遗漏。看着福运珠积攒的福运,下去了一小截,钟庆然颇觉肉疼。

    他在心中盘算一番,发现,就目前这种,发现适配生灵如此低的概率,在福运耗费到一定程度时,不可能达到雾果的数量。钟庆然不无遗憾,却也没有强求,他能得到这莫大机缘,已是福运绕身的结果,这等运道,旁人可是想求都求不来。

    接下来,城卫们按照简明宇的意思,将被淘汰的虫类都放归大自然,鸟兽幼崽却没有。失了父母庇佑,在危机四伏的山林中,它们很难存活。钟庆然决定积点德,将它们都带回家养,就当养宠物,若适配生灵数量不足,直接拿它们顶上便是。

    做完这些,钟庆然不再盲目寻找,直接根据福运珠的指示,选取离他们最近的适配生灵。有了目标之后,速度便快上许多,除了必要的狩猎休息之外,一行人几乎不因任何事而停留。

    饶是如此,待福运下降到既定程度时,也还是足足过去了十来天。见此行任务圆满完成,休整一晚后,于翌日,钟庆然一行人,又马不停蹄往回赶。

    雾果每日耗费福运甚巨,早一日回去,早一日和这些生灵培养出感情,便能早日让它们服食雾果,钟庆然的负担便能早日减轻。

    由于急着赶路,钟庆然一行人返回福城时,各个都风尘仆仆,发丝凌乱,外衫上更是有不少破口之处,把钟老爷子夫妇吓了好大一跳,直至钟庆然说明情况后,两老这才安下心来。

    钟庆然此次出行,钟老爷子夫妇倒是没太大担忧,两老知道三孙子小夫妻的能耐,进山遭遇危险的可能性不大,这和去边城那次不同。那回,不光要警惕边城,还得和冰天雪地,这样的恶劣气候相抗,心中怎能不为此担忧?

    连续赶了好几天路,一晚上过去,钟庆然重又变得生龙活虎,更不用说身体素质更好的简明宇。这点程度的疲累,对他来说,虽不至于像家常便饭那么随随便便,至少也差不离。

    随着时日推延,钟庆然越发感觉到,雾果的莫大效用,脑袋清明不说,体质也一日比一日好,至今为止,雾果还在发挥功效,就是不知道,这般润物细无声的改善,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钟庆然心中非常矛盾,他既希望雾果功效越大越好,又不想如此。从雾谷的情况可以看出,其他生灵得天独厚,唯独人类被排除在外。站在人类的立场上,钟庆然希望,雾果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没了它,这个世界还是人类作为主宰,没有哪一种生物能威胁到人类的地位。

    只是雾果既已出现,谁也不清楚,这个世界以后会怎么发展,那么钟庆然也只能尽量争取更大的利益,将雾果效用最大化,是他必须要做的。

    钟庆然没那么贪心,他从来没想过,要把持所有资源,那些有幸被雾果挑中的鸟兽,除了留下一小部分供自家用之外,其余他都会分派下去。至于怎么分配,这个简单,让幼崽们自己挑选主人便是。再怎么说,这些小生灵,在各自族群中都出类拔萃,比寻常动物更加聪明,有着自己的喜好,强行逼迫它们,只会造成反效果,搞不好,还可能反噬主人。

    当然,钟庆然带着简明宇,和这些多半都为幼生期的动物,天天厮混在一起,努力培养感情,就连喂食都不假手他人,自有他的私心所在。为了保护家人,守卫福城,他不惮以最坏的角度,来考虑此事造成的影响。一旦这些服用过雾果的生灵,力量远超常人,那么它们的主人,便有可能心思各异,自行纠结起一支反抗军,也未尝不可能。失控的结果如此可怕,钟庆然必须留有后手。

    钟庆然和简明宇,将这些小动物都安置妥当后,便回房洗簌休息,没再搭理,这可忙坏了钟老爷子夫妇。

    两老那个愁啊!

    由于种种原因,小动物被暂时养在正院东厢房中。要是只有鸟兽倒也罢了,福城百姓多出身农家,有几个没养过鸡鸭猪?不过占了个野字,照猫画虎,谁不会?最多仔细着点便是,可那些箩筐中的各色虫子是怎么回事?山蚕蜂子两老还能接受,至少听说过有人侍弄这些,那旁边的蜘蛛、蚂蚁、螳螂、蚱蜢、地龙……

    钟老爷子夫妇一辈子和田地打交道,要说怕这些,寻常里都能见到的小东西,那不可能。问题是,任何事物,一旦数量多到一定程度,就足够让人胆寒,更不用说,这些原本就卖相不怎么样的虫子,盘踞在一起,那效果更是杠杠的,看一眼就让人瘆的慌。

    得亏计划赶不上变化,钟庆然放弃原先的打算,采取贵精不贵多的原则,不然,规模只会比现在更加庞大。

    钟庆然交代的匆忙,两老只能愁眉苦脸地照着做,先将今天应付过去再说。

    这一觉,钟庆然睡得很沉,等他神清气爽地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对此,他早就习以为常。如今,钟庆然身为一城之主,有公务在身,怎么着也得做做样子,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将上衙时间推迟到辰末巳初,想真正一觉睡到自然醒,只能等到休沐时分。

    钟庆然将福城各种政务,分门别类派发给手下官员,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并不多,用不着坐班,每天上衙处理完毕,便回家忙活自己的事情,日子过得倒还算轻松。

    钟庆然起床的时候,房中只他一人,想必,简明宇已经去了校场。

    “庆然,那个……”

    看着童氏欲言又止的样子,钟庆然心中了然,明知故问道:“阿奶,怎么了?”

    见三孙子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童氏正了正脸色,索性豁出去道:“那些虫子,你准备怎么处理?总不能一直养着吧?”

    童氏这么随口一问,竟然得到钟庆然的赞同,她不由打了个寒噤,满眼都是白花花的虫身。

    钟庆然见好就收,他可不想真吓到童氏:“阿奶,我们就养一些时日,等过段时间,便交到专人手上。”

    童氏拍了拍胸口,吁出一口气,连声道:“这就好,这就好。”她可不想整日里伺候那些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小东西。

    “阿奶,你去挑一只,到时候让它跟着,我也能更加放心。”钟庆然提议,“要挑亲近阿奶的。”

    对于其他亲人,钟庆然可能还有所顾忌,钟老爷子夫妇,他是一点都不担心,早挑早好。

    闻言,童氏来了兴趣,撇开那让他起鸡皮疙瘩的虫子们,其他动物,她瞧着就欢喜,若不是想着庆然不会无缘无故弄这么多幼崽回来,必有其目的所在,便没开口,眼下,宝贝孙子都这么说了,她哪里会拒绝?

    “庆然,时间不早了,赶紧将早饭吃了,阿奶这就挑小东西去。”童氏步履轻快地转入东厢房,只余话音在正院中飘荡。

    看着这么活泛的童氏,钟庆然笑眯了眼。老人家就该这样,可不能整日里死气沉沉,那样寿元不会长。

    钟家正院东厢房,如今都被小动物们占据,虫鸟兽各占一间。

    童氏比较喜欢带毛的兽类,她看着一个个毛绒绒,吃饱喝足,团在一起,都还没一个月大的幼崽,眼里尽是欢喜。

    这些小家伙,到现在都还有不少没有断奶,真难为庆然他们费心找食。

    听到开门声,部分幼兽睁开一只眼睛,觑了童氏一眼,又继续酣眠,更有一些,连理都不理她。

    童氏将庆然的话奉做圣令,既然三孙子交代要挑自己喜欢,对方也乐意亲近自己的幼崽,她便一丝不苟地照此执行,对于看不上她的,也不去多费心讨好,直接奔着那些拿眼睛瞅着她的小家伙们。

    童氏将醒着的幼兽都抱到地上,围在她脚边,仔细观察它们的表情,最终忍痛放弃威武的猛兽,选了对她态度最为亲善的一只小野猫。

    将幼崽重新放回原位,童氏乐呵呵地抱着小猫,步出东厢房。她心里那个美啊,等老头子回来,还不得吹胡子瞪眼?这次该她拔得头筹,谁让老头子这么点背,这个时候恰巧不在家呢?

    要是钟庆然知道童氏心中的想法,估计只会扶额叹息,老人家的心思,不好猜,爷奶之间别苗头,他站旁边看戏没问题,参与进去就要命了。

    再说,这事也怪不得钟老爷子,钟庆然不在福城的日子,都是他在打理政务。这不,钟老爷子瞧着三孙子这些天比较累,他便主动提出多代班一天。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钟庆然都没有不允的道理。

    等到临近午时,钟老爷子慢悠悠,踱着方步回到钟家正院,迎接他的便是,童氏提着个篮子,笑得见牙不见眼,向他炫耀的场面。这还了得?钟老爷子不干了,立马想明白,转身故作平静,实则脚步快了几分,转道东厢房。

    “哟,老头子,你急什么急,我话还没说完呢!”童氏见状,不敢再打趣,忙跟上。

    “不就选只小动物吗,简单得很,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名堂不成?”钟老爷子停住脚步,一脸狐疑地看着童氏。

    “哎,还真有。”童氏放下篮子,凑到钟老爷子耳边,小声说道,“具体咋回事,我也不清楚。不过,庆然说了,让咱挑互看顺眼的小家伙。庆然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咱就照着办呗!”

    钟老爷子深表赞同,沉思片刻,说道:“你那小猫崽子怎么挑的?”

    童氏把她的选择过程,如实告知给钟老爷子。有这么个现成例子在,钟老爷子也不费心思量,直接照着办。等两老离开东厢房时,钟老爷子手上多了只“狗”或者“狼”?崽子还太小,目前不大看得出来,等庆然明宇回来,再问他们进行确定。

    钟庆然用过早饭后,去华夏书院逛了一圈,见书院运作一切正常,便趁着课间,去找那三个学辨药制药的学生。

    钟庆然和简明宇不同。简明宇负责教授武科,助教就有好几位,他不在的时候,由助教顶上便是。钟庆然则不然,几个大夫既要任教中医术,还要负责诊治病人,哪里有空帮忙钟庆然代课?再说,他们并不以药学见长,也不敢随意施为,万一哪里出了差错,这不误人子弟吗?医科区别于其他科目,不管救治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可能小病变大病,甚至治死人,哪里能随意糊弄?

    钟庆然这一走将近一个月,药学便也跟着停课一个月。他事先也没想到,会花这么长时间,是以,提前布置的课业不多,估计他们早就做完,剩下那些日子,只能靠他们自觉。就他对唯三学生的观感来说,这点他毋须担心,三个学生自觉着呢。

    课间很短,钟庆然光把他三个学生都找齐,就费了不少工夫,剩下那点时间,只能长话短说,和他们交代完,从明天开始复课,并把作业都收拢,便到了下一节课时间。

    钟庆然认真批改着,学生们交上来的作业。和他想的没差,他的三个学生都很用心,尽管作业不是全都正确,至少他们尽力了。对此,钟庆然很满意,这三人脑子都不愚笨,加上态度极为端正,这就难得了。只要他们将这种态度,一直这么维持下去,未来可期。

    钟庆然放下作业,仰靠在椅背上,陷入沉思。书院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人主观性太强,靠人治,真心很难做好,无论原先想的有多好,到了最后,都会发展成面目全非的样子,他只能在各种规章条例上面下功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