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洪荒元符录 > 第九十七章 事后余波

第九十七章 事后余波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极山,风烨和地官大帝吩咐完之后便命他回了地府。

    “灵焰童儿,你去将你那些长辈带进来吧。”风烨有感几位弟子在门外求见,对灵焰童子的。

    “是。”灵焰领命出去之后,将神农太泓二人首先带进来,随后宓妃太玄二人也归来天极山。

    “弟子拜见师尊!”宓妃和太玄代替风烨参加种种宴会归来之后,在灵焰童子的带领下向风烨复命。

    “去地界转了一圈感觉怎么样?”风烨面带笑意:“想来那地界环境恶劣,尔等也是不大受得了吧?”

    “后土娘娘专门开了结界,其中灵气与洪荒天地仿佛,吾等倒也无妨。”宓妃看到风烨左首的神农道:“大兄怎么没去?还让小妹和祝融大神帮忙圆了场子。”

    “刚刚被后土娘娘敲打了一番,夺了吾座下的神职权柄,不摆摆脸色搬回来一局,恐怕日后人道神一脉也难以在洪荒立足了,况且为兄让祝融火师以及玥萱前去祝贺,也算是不错了。”神农吟道:“不知道地界去了多少人?”

    “跟父皇和你的庆贺宴类似,差不多还是那些人吧。”宓妃道:“除了父皇那边你和后土娘娘同时亮相之后,后土娘娘没去你的赤帝宴,你也没有去她的黄帝宴。”

    伏羲毕竟身份最尊,神农后土参加他的宴会也说得过去,不过后土和神农之间也就不同了。神农和听訞的年龄被后土小很多,从风烨女娲那边算应该也算是后土的晚辈。但是这种晚辈的水分实在太大。

    神农作为人族圣皇可是和金母、祝融等人平辈论交,祝融金母和后土又是平辈论,神农如果排开风烨那边的辈分,一个是赤帝,一个是黄帝,两者之间当然平等,两国国主自当以国对国,何尝以年龄而论尊卑?叫一声前辈是尊敬你的资历,叫你一声皇兄娘娘也是五帝平等的正理。

    神农在人皇一脉中敬重风烨、元馗,这是他的嫡亲师尊和嫡亲师叔。这是神农自身的孝道所在。轩辕当初也尊广成子为帝师。可是玉虚宫十二金仙有哪位敢真正在轩辕面前卖弄尊大?轩辕叫神农一声皇兄,莫非神农还要叫广成子一声叔叔不成?

    九皇真母是元馗的嫡亲姐妹,神农当初和勾陈紫微二帝互称兄弟,当然敬重这位老母。

    神农敬重伏羲、女娲。因为这两位也是从小看着神农长大的人。神农证道离不开他们和风烨的支持。所以神农愿意尊奉青帝太昊伏羲。但是黄帝后土和他离得八竿子远,神农还真不需要巴巴贴上去。

    但是!除了人皇一系这五位长者以及鸿钧、烛龙这两位老古董,神农根本不需要对其他大能使用敬语低三下四。称呼后土为前辈。是不是也要叫祝融,叫金母,叫望舒等等一声前辈?

    刚刚听訞在万神宫中口称后土前辈,神农可从头到尾没有吭过一声,而且听訞称呼后土前辈,讽刺意味更多过尊重。一个曾经和女娲娘娘平起平坐的大神,现在这般不要面皮和吾等女娲娘娘的后辈计较,你的面皮到底有多厚?后土册封兵主蚩尤打击轩辕,可曾想过以大欺小?可曾经赤帝神农放在眼中?既然你这位前辈将轩辕视为同辈随意打压,那么我算计你你也好好受着吧。这就是听訞当初的心里活动。

    “你有轩辕争夺黄帝的由头打击轩辕,那么我同样有你干涉人道神的由头辱骂你!”

    洪荒的辈分很乱,玄门、天极山、巫门、紫阳洞天、佛门都有自己的辈分体系。在内里称呼尊长当然无错,在外面的话真的就是各论各的。

    风烨和接引等人同辈,但是对药师如来不也称呼道友?准提圣人对太泓不也是以“小友”称呼?

    再将天极山、佛门和玄门对比,接引风烨等人都是自开一脉道统的掌教,足可以和鸿钧道祖互称道友,但是他们可不敢就此沾了三清圣人的便宜。

    神农如今地位和后土同尊,敬重伏羲那是礼数,但是巫门的后土娘娘?还是算了吧。

    听訞此刻也从星辰海返了回来,风烨直言道:“你那些事办完了?”听訞神农设计分裂蚩尤的权柄,这是赤帝和黄帝的交手,风烨只需在一旁照看不让他们坏了神族秩序即可。五帝分权而掌,相互之间有些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情,当初太古神族因此不知道换了几代五帝,可是神族的根基不也没见动摇吗?

    礼拜风烨后,听訞道:“启禀师尊,徒儿已经和勾陈陛下商议好了,日后让他出面插手人族事宜,至少星辰海那边断然不会让兵主蚩尤染指。”

    “师妹啊——!”太泓失笑道:“后土娘娘的脾气就那样,耳根子软又颇为念旧,不然刑天、土伯、后卿这些巫神也不会一一复活了,想来这次也不是专门为了找你们的麻烦。”

    “但是后土娘娘做事可不见得顾忌这些后果,先是将冥河老祖的元精重塑冥神,然后又将蚩尤魔神收入麾下,她就不怕再度引来当初尸祖的往事?听姑姑说,当初尸祖本应该死在姑姑手下,结果就是后土怜悯尸祖这位僵尸始祖修行不易才有了后面一些事情。”宓妃也皱眉道:“有了尸祖这个教训犹不满足,后土娘娘又救下了冥河、蚩尤二魔尊,虽然他们死过一次将因果了结,但就不怕日后受到这些魔尊们的反噬?”

    女娲、紫光、金母、后土、望舒这些从上古留存下来的女神们自然有自己的可取之处,但是相互比较后也都有自己的缺点存在。

    金母性子太刚毅,金性锋锐。自然会受到种种挫折;紫光夫人太过重情,也因此差一点身死道消;望舒性子寡淡,结果因为朋友较少最后被帝俊封印无数年而没人援手。

    女娲和后土当然也有自己的缺点存在,两位女神要论德行都不差。要论杀伐也都是狠绝之人,最后上古地皇之争仅仅是两位女神争斗就可见一斑,当初那些争夺地皇的男神们哪里去了需要多说吗?

    但是女娲娘娘却缺少足够的决断力,上古一应事情都是伏羲出面解决,而她则是去潜心修行,直到伏羲死后女娲才开始磨砺自身,当然也没有少吃亏就是了。

    至于后土娘娘杀人虽然不少。但是耳根子太软听不得族人的苦苦求情。虽然后土部落是诸多巫部中最团结最强大的一个,但是引来的风波也同样不少,后土没少被后卿说道此事。

    “师兄,远的不说。就是蚩尤掌控人道战神之位后。后面那些事情要如何安排?如果不是小妹逼着蚩尤表态认了夫君的主神尊位。恐怕旁人都以为人道神职可以随便取用了!今天后土娘娘随意册封人道战神,明天玄门天庭就可以将姻缘、福禄、文曲等神重新册封,那么赤帝这位主神要做什么?此逾越之例一开。是不是吾等也可以跑去干涉苍龙君掌控的神兽一脉?”听訞心中可是满满怒气,黄帝在诸神面前打了赤帝的脸面,撕开了神族的规矩,听訞为自己夫君出头难道有错吗?

    听訞继承了女娲的生育姻缘等神祗,加上听訞原本作为妇女家庭的保护神,可以说和神农作为人道最尊贵的两位神祗。几乎可以重演天福宫当初的事情,神农以医药执掌疾病寿元,而听訞则是生育婚姻,生死之道乃是人之大事,几乎可以说是风烨和女娲的翻板。

    “师姐,后土娘娘所言确实有些逾越,但当着诸神的面将她面皮撕下也不好吧。”太玄劝道:“黄帝、赤帝之争平白让洪荒诸修看了笑话。”

    “所以夫君才不吭声,吾才以女神身份和后土针对,如果夫君出言的话那就是真正撕破面皮了。”

    太玄哑然,这种女性之间的小心思,他这个男神的确不懂。

    听訞对风烨拱拱手:“要不是顾忌师尊的颜面,顾忌祝融等大神的颜面,吾等何必这般忍让还专门让刑天来分了蚩尤的神职?直接以赤帝的权柄对蚩尤进行审判,将他重新回归天地不是更好?”

    蚩尤再怎么说是重新复活,但是当初造就的杀孽因果和功德业绩也是一并纠缠的。如果说前尘皆了,一切成空,那么一个白丁巫神凭什么越过轩辕掌控天下兵戈,如果他将原本的兵主神位继承,以这个资历算的话,那么当初魔神蚩尤造下的杀孽又要怎么算?

    神,正神,最重要的不是什么神通高绝,而是明天心,正己心,掌天之权柄,晓众生灵念。蚩尤真的可以做好执掌兵戈的战神吗?如果不是神农等人有些顾忌,恐怕蚩尤根本得不到认可,赤帝一系和黄帝一系早就闹崩了,就是夹在中间的祝融等人也不好过。

    “这件事确实是后土娘娘过分了,就算是真想让蚩尤复活,以精血重新化生巫神,以轮回幽冥权柄帮他凝聚地界幽冥神职亦无妨。但后土娘娘千不该万不该让蚩尤以人道神的身份重出。”风烨摆摆手:“事后,祝融还专门来给为师告了声罪,日后应该会登门拜访你们夫妇二人。”

    听了风烨的话,神农听訞二人面色有些缓和,的确是无妄之灾!神农夫妻两人小两口才刚刚登基赤帝和道母尊位可是一脸喜气洋洋,结果平白被后土扇了一巴掌,是个人都有火气。

    “想师尊去地界办事的时候,从来没有饶开她这位轮回之主,便是让地官大帝出面也是时时对后土娘娘汇报,吾等一脉对她也算是礼遇。如果后土娘娘事先给吾等通了消息,吾等断然不会阻拦蚩尤复活,就是兵主神职亦可以慢慢商量,虽不至于独掌战神权柄但也可以分开算。”听訞的语气软了下来:“总比如今后土娘娘背了一个逾越的名号面皮损了干干净净,吾等夫妻二人也要折损颜面,在诸神面前丢人要好。”

    “这件事听訞没错。”风烨点点头,虽然听訞言语有些刚烈。还有些偏帮女娲的私心,但是为神者最重要的就是看清自己的地位。听訞二人执掌人道神乃是本职,在人道神职权柄造成动荡之际,还能想办法将此事了结收尾,做得的确被后土娘娘行事毫无顾忌要强。

    “不过就如太玄所言,这段时间的后土娘娘尔等少去理会。”风烨想到牧归又提醒道。

    “少去理会?”太泓心中一动:“按理来说,后土娘娘也是统治一方神域的大能,断然不会不明白这种干涉他人神域的忌讳。莫非——”

    “莫非后土娘娘的道劫来了?”宓妃也琢磨过来了。

    “不错,据贫道猜测,后土娘娘的道劫想必就是心劫了吧?”太泓出言道:“轮回心结。不看破一切断然不能超脱劫外。”

    听了太泓的话。神农听訞宓妃等人连忙推演情况,神农神色微变:“师尊,后土娘娘应该没有开始证道的吧?怎么道劫还会自动降临不成?”

    ……

    轮回殿,后土怒气冲冲坐在宝座之上。蚩尤等神祗也早早归去。仅仅留下土伯、后卿、后羿、刑天这四位心腹大神。

    “刑天。听说赤帝让你去领战神神职?”

    “启禀娘娘,祝融大神也是这个意思。”刑天看后土面色不好,直接将事情悉数交代。

    听到连祝融也出面了。后土思索了一下,将火气暂时压制:“罢了,既然是祝融巫祖的意思,你就去吧。”

    土伯和后羿交换了个眼色,土伯出列道:“娘娘,不知道您对赤帝陛下的意思怎么看?”

    “不外乎是借助刑天来辖制蚩尤罢了。”后土不屑道:“没有直接将轩辕提出来,也算是他们聪明。”

    “刑天,你且记着,你和蚩尤都是巫门出身,断然不可受旁人挑拨同门相斗。”

    “属下明白。”刑天面色有些犹豫道:“但假若蚩尤有违反正神法职的情况,吾亦不包庇于他。”

    后土眉头一皱,正好说话的功夫,后羿却是忍不住了。“娘娘,您觉得蚩尤这般归来真的好吗?”

    “放肆!”一旁的后卿喝道:“大羿你想说什么!”

    “娘娘干涉人道神职,难道就不觉得自己越权吗?要知道烨皇陛下屡次安排地界之事的时候可断然没有将您撇在一旁过。”万神宫当初上万神祗,明眼人不少,只不过因为事不关己外加顾忌后土的身份所以不说明罢了。

    “后羿!你胡说什么!”土伯连忙打眼色,虽然娘娘做法不对,但这件事要慢慢说啊,别趁娘娘在火头上面的时候说啊。

    “这件事的的确确是后土娘娘您做错了。”后羿的话语铿锵有力:“您作为地界之主擅自干涉阳世人道法职,重立蚩尤为兵主,这种逾越之事是娘娘错了。”

    “虽然娘娘您功德无量,但这不是您犯错的理由。烨皇陛下也是功德无量的圣德之神,但他去归墟救人的时候同样因为逆天之罪受了气运反噬,所以烨皇和元馗两位圣人的兄弟情谊才会被称之为洪荒一桩美谈。”

    “但是您以轮回之主的身份干涉阳世神道,莫非就是仗着自己功德无量?那么烨皇的前车之鉴岂能不顾?”

    原本后土听了后羿的话也有所震动,不过随后又想起地官大帝所说的话:“你知道什么!烨皇重情重义?他算计本宫大地胎膜的时候可没跟本宫讲什么情谊。”

    “但是烨皇陛下却是以先天至宝交换,而且也仅仅只是一个提议,当初牧归说的时候亦是语气恳切恭敬有加,断然没有什么强令之言。”土伯忍不住扯了一句,当初牧归求见后土的时候仅有土伯在场,自然更明白当时的情况。

    风烨不在意何人成为地皇,他在意的是地皇能不能炼制出来“地书”。所以在女娲娘娘成为地皇之后,他便命牧归去后土处相商讨要大地胎膜和生死簿。结果后土被惹怒,牧归被赶出来不说,后土娘娘也直接跑去以大地胎膜证了黄帝之位。

    “启禀娘娘,外面牧归求见。”冥河之神忽然进来道。

    “他还敢来?”后土火气一起:“这次本座要彻底废了他的神职,让他永不能再涉足地界。”

    一言出。别说向来和牧归交好的土伯了,就是一直站在后土阵营的后卿也是不住色变:“姐姐不可!”

    废除地官大帝的尊位,那么三官大帝气脉相连也要受到损伤,水官大禹、天官紫微,这得罪的范围就比较广了,水神一脉以及星神一脉也绝不会给他们好脸色,到时候就是祝融大神再怎么打圆场也难以修复诸神间的裂痕。况且这些神职都是烨皇亲自定下的,感情黄帝刚刚打了赤帝的脸,又准备将人皇的属神给费去不成?

    这是真的要分裂神族啊!后羿想到烛龙大神暗中吩咐自己的事情,连忙将一面宝镜从怀中取出照住后土:“娘娘看宝镜!”

    烛龙的辰光镜镜光一招。后土不由一愣。在镜中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景象而是一尊厉鬼魔神,随后魔神又化作一团黑气显露出来原始天魔主的模样。

    震惊,后土连忙将轮回盘祭出镇压心神,坐在宝座之上查看自身的情况。而此刻牧归感觉到轮回殿中不对。也闯了进来求见后土。

    “这是什么情况?”牧归看后土身上莫名浮现黑气和原本的轮回神光相互纠缠。连忙问向土伯。

    土伯看到牧归后脸色一变:“你怎么闯进来了。娘娘正准备拿你问罪呢。”将情况略略说了一下,土伯就要带着地官赶紧离开。

    地官将土伯拉住:“不忙,吾家陛下就让吾来针对此事的。”说完。牧归自袖中掏出来一道符箓浮在空中。

    符箓震动,一朵朵纯阳金花遍布轮回殿,后卿这位冥神有些受不住纯阳之气的侵扰,便推到一个角落中。土伯作为幽冥帝君虽然修为高些的,但也受不住烨皇亲自书写的纯阳镇魔符压力,也只好将幽冥三宝祭出护住自身。

    “娘娘身上果然有问题?”后羿联想烛龙和风烨的态度,拉住牧归猛问道。

    ……

    中皇山娲皇宫一间偏殿,女娲率领白湄等上古神部在此上香祭拜,随着他们的举动可以看到上面排列了数百个灵牌神位。

    “莽山山岳之神晏梓”

    “嵩明地神司癸”

    “金凤一族族长昌黎”

    ……

    一共数百个灵位都是上古时身死又不能重新复活之神才被女娲娘娘专门立下灵牌祭祀在惠恩殿里。同样的宫殿在后土娘娘那边也有,这也算是两位女神的默契吧。

    “白湄,将本宫书画的图卷烧了吧,也算是了却吾等多年的一个遗憾。”

    白湄手捧数副图卷,上面都是女娲亲手描绘的万神宫景象,有听訞出言挤兑后土,也有后土一系将印记打入山河节,还有女娲娘娘坐在万神宫上受万神膜拜的情景。

    “昔年本宫受诸神支持才能一步步走到如今,此刻得证地皇尊位也算是为诸位报仇了。”女娲拿出一杯祭酒洒在自己面前。后面福德正神等人也有样学样,陪着女娲祭拜了这些上古同道。

    “娘娘,想必诸位老友看到您成为地皇,心中的执念亦会彻底消散吧。”白湄看着灵位上面飞出一缕缕执念重归天地。这些大神都是因为当初地皇之争而为了女娲捐躯的属神,女娲不像后土可以和太一神一样凭借自己的天地皇的正统名义招揽属神,女娲的属神都是在无数年间一点点积攒下来的。

    在地皇之争一开始的时候女娲站在了绝对的劣势,可以说一开始的女娲根本不具备和后土竞争地皇尊位的实力,如果不是女娲后期发力,加上那些候选人消耗了绝大部分势力,恐怕女娲真不见得能够拿到最后的胜利果实。如果一帆风顺和和气气就能坐上地皇尊位,那么亦不会有“皇座之下皆骸骨”的说法了。

    女娲和后土还有当初诸多争夺地皇的人选都遭遇了无数险境,所不同的是女娲和后土活下来了,而那些人则是彻底身死再没有翻盘的可能。

    为了女娲后土能够活下去,当初多少属神舍命相替?地皇之争,就算是为了当初因她们而死的属神们也要有一个彻底的交代。属神,主神,并不单单是奴仆和主人的关系,属神将自己的祈愿寄托在自己的信仰主神身上,那么主神当然也有义务回应这些属神。

    这些灵牌上的执念就是当初身故属神的最后遗留,唯有女娲以地皇之尊才能彻底化解这些执念。但是上古之时因为女娲的权柄并不圆满,后土一系没有真正服从女娲,山河节中的印记不全,有不少执念没有真正消散,而是继续依附在灵玉牌位上。在这次女娲真正扬眉吐气以山河节为祭器重新祭祀之后,这些执念看到自己的主神成为真正的地皇之尊才终于将执念重归天地。

    而女娲在属神们重归天地,流下两滴朱颜泪之后也将和后土的因果彻底放下。泪水随风散,因果不留心,地皇之争真正放下,女娲的道心借此而真正圆满,再不会受后土的因果牵扯。

    ps:  算上加更,一个大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洪荒元符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极书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极书虫并收藏洪荒元符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