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民国宗师 > 第一百九十六章.老丁的刀

第一百九十六章.老丁的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功夫练入化境,心动自然通神,在有人偷袭时,即便心还没有反应,你的身体和本能的动作就已经打出去了,当然,这只是“通神心明”的第一层功夫,按照你现在功夫上的进境,还要个三四年,或许才能做到这一步,像爹现在已可通过身体发肤的变化,感受到远处暗器或其他偷袭的杀意,这便是所谓的‘出神’……”

    摇摇晃晃的火车上,宫宝田正对女儿讲述着化劲之后,在身体及心境上的变化,这个在人前冷若冰霜的宫二小姐,此刻却好似回到了童年,爹手把手教她功夫的时候,仍然略显娇嫩的脸上,露出的满是幸福的笑容与回忆……

    老丁跟七八名弟子分部在车厢之中,有的站着,有的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虽然看似松散,实则却暗中将两端的车门看得严严实实。

    也怪不得他们这么小心,如今的世道是在是乱得很,谁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有事主动找上门,特别是宫宝田还一直在清廷的通缉之中,所以一向机警的老丁,自从踏出宫家门槛的一刻,那双粗糙的大手,便再也没有离开过腰间。

    老丁年轻的时候是侩子手,自从清廷提议废除斩头之刑后,这个原本世代传承且风光了千百年的职业,一下子便成了没了粮饷的破落户,这让一家十几口子人的生活顿时没了着落。

    自幼从千层纸斩成一线留的斩首者,忽然沦落成身带血煞之气的不详之人,让家境本来殷实的老丁愤而去劫道,可惜的是,他第一次劫道便遇上了宫宝田,而幸运的是,从此他便成了宫家的护院。

    “老丁身上的煞气冲天,足以镇宅护院。”

    男人的世界,女人可能永远不懂,因为他可能只因为男人间彼此的一句托付,一个承诺,便抛开一切为这个人守护一生。

    老丁对宫宝田,是有感恩之心也有托付之意,甚至在学了八卦掌和游身刀后,开始对他有些崇拜的心理夹杂在心中,如今老丁的脑海里,唯有宫宝田和二小姐他们兄妹三人,虽然他的打扮有些类似管家,看着有些苍老冷漠,但他平时眯缝的眼中,却藏着令人生畏的刀意。

    这刀意不是与生俱来,但却也融入在他的骨髓血液之中,对于他来说,刀就是他的手臂,而宫家就是他心中唯一要守护的东西。

    火车摇晃在昏暗的光线中,人最愿意犯困,特别是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人尤其容易疲倦,老丁看似小憩般的眯着双眼,但却不时地感应着周围有什么可疑的人,其他的师弟们虽然功夫不错,但对于这个复杂的江湖,显然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到其中的黑暗,也远远没有老丁这般敏锐的刀手直觉。

    父女两个仍在低声地讨论着,这听着好似道藏佛经般的东西,普通人听起来基本都是云山雾罩一样,然而就在老丁刚刚又将车厢内扫过一遍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急匆匆的人影,从正门闯入了他地感应范围。

    这种野兽般的直觉来自于自幼坚持不懈的苦练,同时也来自于他对刀的信任,那人虽然看着平凡无奇,可老丁就是能感应到他心中的焦虑,这感觉从来不曾出错。

    那人看起来年纪不大,相貌普通得令人一眼便会忘记,可是即便他的心情有些焦虑,步履却仍稳定得有些惊人,只是随着他走进车厢之后,原本波澜不惊的车厢里忽然变得暗潮汹涌。

    老丁的双眼一睁,手指本能地在腰间来回勾动,因为他忽然发现几个原本仔细端详过的人,身上都有了极为隐蔽的异动,虽然这种看似整理衣服或头发的动作,隐蔽得让人难以捕捉,但是老丁的本能却告诉他,这几个看似毫无关联的人,显然都在注视着刚刚走进车厢的年轻人。

    年轻人动作平稳,在走到二小姐前面的座位时,忽然便坐了下去,眼见车厢外面传来阵阵喧闹的声音,他却仍保持着毫无慌张的动作,只是在几次隐蔽的掩饰之后,他的身上瞬间披上了一件从车厢另一端快速转移过来的大衣,随后便好似孩子一般将脑袋一蒙,倒在了身旁的乘客肩上,发出了熟睡般的鼾声。

    老丁的瞳孔微微一缩,手上的勾动不觉愈发频繁起来,不知情的人看起来,就好像腰间忽然痒得厉害,在那里不住地抓挠。

    老丁看得很清楚。

    那被年轻人靠在一旁的乘客,之前分明一丝认识他的迹象都没有,可如今就这么任由着一个陌生人倒在了怀里,脸上竟然没有任何的意外,反而极为慈祥地将手慢慢放在了大衣上面。

    乘客是个女人,虽然长相看起来有些让人不太想看第二眼,可那年轻人脑袋依着的,确实是一对涨呼呼的胸脯。

    情况愈发诡异起来,因为刚刚还有说有笑的车厢,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而这种寂静的源头,分明就是刚刚那几个分布较远的各色乘客。

    老丁的心里砰砰跳动,眼睛再次眯了起来,若不是二小姐伸手制止了他,恐怕他已经出手了,只是既然二小姐都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老爷必然早看出了破绽。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眼前的光线突然再次一暗,几个穿着军服的日本人,端着步枪闯了进来,在挨个盘问了几个人后,便在某个好心的胆小鬼提醒下,急匆匆地从另一端的车厢冲了出去,看他们的样子,显然不是来向乘客们证明‘中日友好’的。

    老丁再次张开了眼睛,却又发现了车厢里的变化,几个看似学生和商贩的人,一边悄悄地活动着什么,一边对着老丁发出了善意的微笑。

    “是专门跟日本人作对的,**党?”老丁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二小姐正对着刚刚装睡的年轻人点头笑了笑。

    年轻人此刻的面容再次有了变化,虽然只是眉距和五官上的一点变动,但看起来整个人便有了极大的不同。

    老丁心里叹了口气,装做没有在意这帮子隐藏得极深的家伙,心中却愈发警惕起来,那几个同门的师弟,如今大概也觉得了异样,只是频频扫向老丁的目光,早就已经将他们与自己的联系暴露了出来。

    宫若梅此刻的心里,也充满了极度的好奇,因为面对面的关系,她比老丁看得更加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看似摘掉了伪装,可她知道,在这张变化过一次的脸下面,应该还有着另外一张甚至几张面孔。

    “蜂麻燕雀还是下九流?”

    宫宝田笑了笑,对女儿摇了摇头,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人的功夫不错,且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恶意,既然是与日本人作对的,不论看起来是不是暗八门,如今都算得上是保家护国的好汉,人在江湖,多个朋友多个方便。

    可惜,就在车厢刚刚安静了没有多久之后,后面的车厢外远远地传来了叽哩哇啦的吼声,而这一次,那帮日本兵显然已经有些恼羞成怒,因为伴随着他们粗暴的动作,渐渐地有了女人的尖叫与孩子的哭声。

    “这帮牲口……”

    老丁的眼睛眯缝得愈发厉害,手上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是如果了解他的二小姐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便知道他正处於爆发前的真空期。

    换了一身装扮的年轻人眉头皱了皱,显然没想到对手如此难缠,向犹豫了不到三秒钟后,他忽然深深地看了宫宝田一眼,随后做出了不知名的手势。

    老丁的身子一绷,随后又有些奇怪的放松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在车厢尾端那里,一个原本穿得好似菜农的年轻人忽然站了起来,腾腾腾地向前面跑去,而他身上的衣服,也早已换上了之前那个人的西装。

    “雅集给给!”

    看似莽撞的动作和通通通的奔跑声,迅速吸引了后面车厢里的日本兵,只是等到他们再次从车厢里跑过并瞬间冲出去后,那个已经跑远的人影却再次消失在前两节车厢之中。

    砰……

    只是这一次,那个年轻人选择消失的方式,显然要过于明显和鲁莽得多,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隐隐传过来,一个矫健的身影豁然从晃晃悠悠的火车上跳了下去,等到几个日本兵站在窗口,不住向远处砰砰射击时,那个看似单薄的人影,却已经消失在愈发黯淡的黄昏之中。

    火车无视着身体上种种的破坏与喧闹,仍在摇晃中继续前进,可是经历了刚刚那一幕之后,任是老江湖的宫宝田,如今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认识得我?又为什么刚刚用那种目光看着我,那跳车的人虽然是为了掩护你,可我想你的本意怕是牵连到我吧?”

    随着宫宝田的语气渐渐低沉,宫若梅看似柔弱无骨的手掌也悄然伸出,在原本便整洁无暇的发际上微微动了一动,只是就在老丁短刀闪电般出鞘,斩向最近的某个人脖颈的时候,那年轻人接下来的话,却让宫宝田猛然吼了一声‘住手!’及时地制止了一刀破喉的动作。

    年轻人看了看瞬间便被短刀架在脖子上的同伙,站起来躬身行了一礼,“王亚樵见过宫师伯,前年为了瀛台一事,师侄曾按照师傅的吩咐,组织了些人手暗中见过宫师伯和京城武门的长辈们,刚刚那人,也算是师傅手把手教出来的门生……”

    ………………………………………………………………………………………………R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民国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丹经残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经残文并收藏民国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