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风流狂徒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要么滚,要么死!

第一百四十七章 要么滚,要么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空灵恳求大家,多帮忙四处宣传一下,qq群,好友,贴吧,论坛等等,帮忙宣传一下,发文也好,编点推荐词也好,空灵谢谢大家,此恩此德没齿不忘。

    ---------------------------

    “我不知道我能否放弃向那个人报仇,所以我也不再阻止你,只要这是你本心的选择,而不是你这道心魔…”李天凡的扶桑树枝用力向回收着,与那看不清的心魔挣扎之力相搏,一时间呈现出一种僵持的状态。

    “不,你不能那样做,我…我不能没有它,我不愿放下,无论是爱,还是恨,早就纠缠在一起,哪一样也抛不下了…”

    她的声音像是在哀怨的喃喃自语,让人心酸…

    ……

    洛长轩双目通红,声音几乎沙哑着喊道:“父亲,这是什么时候了,您快走啊!”

    洛嵩摇了摇头,竟缓缓走到了儿子的身前,望着李天凡,轻声问道:“你,真的是艾晴么?”

    “他,他是…”李天凡浑身颤了颤,眼睛直直的望着洛长轩那与魁梧粗壮的身材,非常不相称的清俊面容,手在轻轻颤抖着。

    洛嵩缓缓点了点头,又指了一下讲演台上:“那是他的女儿,她名叫语晴,言语之语,艾晴之晴。”

    语晴这个名字,他说得很重,仿佛其中另有深意。

    “语晴,语晴…你的意思是…,不…怎么会,怎么会…”李天凡自语着,仿佛在咀嚼着“语晴”两个字的意味。

    是有话语要对艾晴说么?他眼角躺下一行黑色的泪水,随即双目猛然一红,双眼紧闭,双手堵住耳朵:“不,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的话我统统不听,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骗我的,全是骗我的,我的孩子早就死了,我知道是被你害死了,被你抛掉了,我,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她哭着,叫着,浑身黑气向空中冲腾着,仿佛一片来自地狱的风暴。

    “为什么不听听呢?”李天凡的面色忽然一瞬间平静下来,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轻声劝导着,“如果那个人肯向我解释的话,我一定会听的,如果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哪怕,他心中有愧意和悔意…”

    “不…我不听…我…我…你放开我~~~~”

    ……

    扶桑树枝化作的巨手猛然回夺,将那看不清的心魔,如割下一块腐肉般拽下,随即向上一抛,扔入蕴神石太阳之内,却听一声凄厉的嘶吼,随即再无声息。

    他的蕴神石太阳可以吸收几乎一切的精神物质与信息,除非力量过强。

    或者他自己的心魔…

    蕴神石与扶桑树是他精神力量的体现和创造,而心魔就相当于那太阳下的影子,要想将之消除,单凭李天凡目前的所有手段,都是不可能的。

    想要在太阳下消除影子,除非消灭了影子的本体,即太阳本身。所谓,杀人先杀己,斩魔先斩心…

    李天凡做不到,却能帮助眼前这个与母亲和自己,有些同病相怜的人。

    “啊~~~~~”

    眼前那如洛语晴一般美丽的女子一声尖叫,随后身体晃了晃,竟变得有些模糊,整个身影若隐若现,仿佛随时就会消散一般。

    “我…我…”她仿佛在彷徨,在迷茫,有些不知所措。

    这样过了片刻,那模糊的身影却又渐渐清晰起来,只是这次,她的身后,竟闪动着一片朦胧的白色光芒。

    那洁白的光影,圣洁的如同天使一般,使人充满向上的力量。“谢谢你,”她笑了笑,“我好久没有感到心灵是如此纯净了。但,我能清楚的感到,我还是恨着他…”

    “也爱着他…”

    “也许吧,但这次,我的爱,不再被那恨所蒙蔽着了…我对一切看得似乎透彻了很多…”

    听她说着话,李天凡也感到心情舒缓了许多,也许是因为这女子与母亲相似的经历,让他不经意将两人作着比较,也就对这女子产生了一下亲切之感:“那么,你,要怎么做?”

    ……

    “艾晴,那天我来找你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洛嵩布满皱纹的双眼忽然变得有些模糊,整个人也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我的话存在这里三十多年了,”他抚着自己的胸口,轻声唏嘘着,脸色一片哀伤。

    “如果是那样的话…洛嵩,我们单独谈一下,好么?”

    洛长轩急忙一拉洛嵩:“父亲,这,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你不能去!”洛长空也急忙挡了过来。

    洛嵩却是用力将两人抓着自己的胳膊拉下,似是愤怒地说道:“你们都给我闭嘴,洛家,还是我说了算!”

    说罢,他在李天凡的搀扶下,慢慢地向着远处走去。

    庭院内的众人都感到不解,李天凡和洛嵩的声音都极为细小,谁也没有听的太清楚,只知道两个人想要单独谈一下。

    “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呢。”唐婉宁秀眉蹙起,望着远处,心中暗自有些焦急,“师傅,没事吧…”

    李天凡,你可别出事啊…

    她这样想着,忽然一扭头,眼睛和碧落辰碰上,立时俏脸一红,低下头去。

    碧落辰脸上也是有些发烧,却没有低下头,只是翘首望了望远处,轻轻叹了口气。

    唐婉宁像是有些躲闪,秋波流动间,忽然横到了一旁的蓝衣青年,登时转移话题:“哎,你这个人,真不知道你来是做什么的,什么都没帮到,反而净添乱。”

    方才如果不是他突然冒出来,陶逸风估计不会被附体,事情也不会产生这么多的变化。

    “那个,我…嘿嘿,我本来就是来祝贺一下的…”蓝衣青年也不生气,只是嘿嘿一笑,便抱着拳对唐结终说道:“还要感谢这位老兄啊,对了,老兄是哪派的高足?改曰兄弟一定登门道谢。”

    “没门没派,野路子一个。”唐结终爽朗一笑,“这位才是高手呢,老袁,我还真不知道你原来是修武者,真人不露相啊!”

    袁风起笑了笑,对蓝衣青年道:“在下里少林袁风起,兄台是?…”

    “哦,点苍的…”蓝衣青年刚说了半句,却从袁风起的眼色中,看出一丝不屑,立即将话收住,不再往下说了。

    天下修武门派中,以里少林、内武当、虚灵宫为首,这三派的弟子在武林中是有极大地位的,自然也有些傲意。

    而点苍偏居一隅,虽有其不传之秘,底蕴却是浅薄了一些,甚至在武林中连十大门派都排不上,只能算是个中等偏上的派别。所以袁风起一听对方是点苍的,眼中立刻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而他既然瞧不起对方的门派,蓝衣青年自然也就没有与他相交的想法,也便不再与他说了。

    此时场中的藤蔓都已缩回地下,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出来的,虽然知道这事与洛家自然脱不了干系,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实在是匪夷所思,让人想不清楚。

    蓝衣青年想起方才唐婉宁的话后,向周围随意扫了几眼,只见众人都在忙着救助伤员,当即肩上扛着竹竿,足下轻飘飘的几下,人已晃了出去。

    他动作即轻也快,还专找怪石林立之处转去,加上天色阴沉,众人又都在忙着,竟没人注意到他,向着说话的洛嵩两人说话的方向迅速靠了过去。

    “嘿嘿,这幺妹儿想知道他们说些哈子,那我就帮她一下塞。”他得意洋洋的隐在一块石后,却见李天凡和洛嵩竟然抱在了一起,李天凡伏在洛嵩的胸口上,像是在低低抽泣着。

    即使知道李天凡现在不是他自己的人格,蓝衣青年仍是感到一阵恶寒,浑身抖了一下,咂么着嘴:“太曹耐了(云南语:恶心)…”

    他正竖起耳朵,准备偷听的时候有,忽然看到李天凡从洛嵩的怀中分开,对着洛嵩点了点头,随即一道白芒自李天凡的头顶一晃而出,在天空缓缓消散。

    随即李天凡的身体便硬挺挺地向后倒去,虽然他的眼睛似乎是睁着的,并不像陶逸风等人一样昏迷,但似乎也一时无法自控身体。

    “兆了,哈子还没来得及听到,又迟了一步。”看到这一幕,蓝衣青年立即猜到,事情终结了,自己怕是什么也听不到了。他正感到遗憾的摇着头,忽然眼光一凛,仿佛感到了什么,眼光如电般扫向周围。

    一刹那间场中所有人,似乎都感到周围的温度剧烈下降,好像站在严冬之中,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袁风起,眼中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望着远处的蓝衣青年,他感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从这个人的身上传了出来。

    随即,三道黑影忽然自洛家的房上窜了下来,如三只苍鹰,扑向了倒在地上的李天凡。

    剑光闪动,划出三道闪电,向着李天凡疾刺而去。

    李天凡方才身体虽被控制,但神志未被入侵,所以此时并未昏迷,但他要重新掌控身体,却还需要一点时间,此时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三人绝杀的三剑,向着自己指来,却是毫无办法。

    “该死…”李天凡目光锐利,一眼便看到其中两人,一男一女,正是上次跟诸葛北光一起偷袭自己的人。

    但这两人的动作却都慢了半拍,在他们中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目光如鹰一般,透着萧杀之意,长剑更是带出一种“恰似飞鸿踏雪泥”的玄妙意境。

    眼见这绝杀的剑法,便要刺在李天凡的身上,那男子忽然身形一拧,口中虎啸龙吟般的清啸一声,长剑调转连挥,如风拂垂柳,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变化非凡。

    但他的剑却划了几个空,此时另外两人也都转过了身去,三人同时望向缓步走过来的蓝衣青年,发出一声疑惑的“咦”声。

    他们方才都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机自背后传来,仿佛一个人一把剑架在了自己的身后,如果自己不回身反击,哪怕伤到了自己的目标,也要被后面的人一剑刺杀。

    可没有想到,对方根本距离自己很远。这情形令那当中的男子心里微微一沉,旋即反应过来,方才那一刻对方只是远远做了一个势子,心神气机便已传递了过来,仿佛猛虎扑食,身体未动,风气已扑面而至。

    云从龙,风从虎,便是这个道理。

    这人的身手竟然练到了如此地步,实在让人有些惊异,简直就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说着话,吐字却极度生硬,听起来刺耳古怪之极。

    “要么滚,要么死,自己选一个!”蓝衣青年却不回答,手中竹竿轻挑,在空中仿佛道士驱鬼,临风画了一个符咒。

    “八…混蛋!”男子阴森的笑了一下,“年轻人果然狂妄,今天我就教教你,死字怎么写?”

    “那么,也就是说,你选择死了?”蓝衣青年笑了笑,脚下两下微微弹动,随即足尖一点,竹竿挥动,整个人的动作,精神,竟仿佛天外来客,穿过虚空,飘渺而至。

    “钟鼓如雷动神州,轩天大道妙手偷,意气相邀千杯瘦,三千不平一剑休!”

    字音落处,目光如鹰的男子已倒在地上,咽喉处一点殷红,身体还在地上抽搐着,血液一点点自他后颈淌出,逐渐在背后散开。

    没人能形容那一刻的情形,无从厘清那一刹的画面,如梦境,如诗意。

    语出,竿至,血涌,人殇,简直就是言出法随,不像是武功,倒像是神仙施法,剑道通玄一般。

    -----------------------------

    新人新书,恳请支持,点击,收藏,点赞,推荐,打赏能给啥给啥吧,感激大家。

    lt;/agt;lt;agt;lt;/ag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风流狂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轩辕空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轩辕空灵并收藏风流狂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