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故伎重演 补充说明

第一百六十八章 故伎重演 补充说明

作者:寒潭水一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补充说明下,不算正文,但是是很有意思的补充式的资料,因为有书友问俺你写的那个冀中十分区的朱司令被俘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这个呢俺不能说就是有这类的话,毕竟历史的真相是需要言之凿凿地资料来印证的,就把这个故事的出处补充上来,大家看了长点见识得了。

    斋藤邦雄,1920年出生,1941年从一个青年演员被征入伍。入伍后担任日军第63师团(代号“阵部队”)机枪射手,曾在华北与八路军为主的中国抗日力量作战多年。1944年底转入东北关东军序列,1945年战争结束时被苏军缴械,押解到西伯利亚去做苦工。战后回到日本的斋藤写下了多部著作,描述在军队所经历的种种情形。

    其中,《陆军士兵よも やま物语》(《陆军步兵漫话物语》)记述了从日本老太太咬“皇军”到被捕的八路军侦察员土遁脱逃等种种事情,既描述了中国军民机智英勇的抵抗,又辛辣地表现了日军中的残暴愚蠢、内部欺压等现象,并配有斋藤自画的漫画插图,在日本销量达 40万册,影响很大。抗战史专家萨苏曾专门介绍过斋藤邦雄这个人和他的漫画故事。我从更全面的角度对斋藤邦雄这个人做一点强调和补充。

    在日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日军老兵的战争回忆,和八路军作战是其中一个颇为热门的话题。比如藤原彰的《中国战线从军记》,伊藤桂一的《百团大战》等。都不同程度地表现了当时双方在华北的角逐。斋藤邦雄的抗战漫画集比较如实地描写了那一时期晋察冀抗战史的真实场景。

    第110师团是晋察冀军区的老对手,成立于1938年,师团长饭沼守中将。直到1944年春天日军开展豫中战役以前,110师团一直都驻守在河北石门(石家庄)地区。下辖:步兵第108旅团:步兵第139、140联队。步兵第133旅团:步兵第110、第163联队。骑兵第110大队、野炮兵第110联队、工兵第110联队、轻重兵第110联队、通信队、兵器勤务队、卫生队、野战医院、病马厂。1944年春,110师团被调往豫北之前,日军将刚刚成立的63师团接替110师团防区。斋藤邦雄其实早就驻扎在河北易县和保定地区的,只不过自1943年之后,他所在的部队被编进了新成立的63师团。

    作为日本兵一员的斋藤邦雄肯定了八路军的英勇战斗。用事实回击了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谬论。1941年,21岁的斋藤邦雄作为演员被征兵进入陆军,驻扎在华北。在这里,日军不断与中国的抵抗军(当地只有八路军)发生战斗。斋藤也参加过多次“讨伐作战”。1942年秋,在河北西部(应该是易县和平西一带)的战斗中,作为重机枪射手的斋藤成为中国狙击兵的目标。只是最后一刻驮机枪的战马正好跑进他和八路军的神枪手之间,才让斋藤免于一死,那匹马却连中两弹,再也没有爬起来。

    1943年春。斋藤所部组成分遣队进驻河北易县,到达后不久,他即奉命到保定的旅团部情报室报到。刚走了一天。据点就被八路端掉。守军全部阵亡。从此,他就得了个外号,叫作“幸运的斋藤”,而斋藤也对那个给他发出命令的准尉深表感谢。

    萨苏讲过斋藤邦雄的几个故事,我简要再引用一下其中的三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有关一分区的。

    有一件事让斋藤印象深刻。那就是一个姓刘的伪军队长对八路的评价。因为兵力不足,日军在华北大量使用伪军,刘队长,就是一个土匪出身的伪军队长。斋藤曾奉命到刘队长的队伍上帮他训练士兵,两个人颇有交情。一来二去竟然成了朋友。一起喝老酒,而且无话不谈。

    出乎意料的是。刘队长竟十分坦荡,而且颇有见识,让斋藤刮目相看。刘队长说,第一,日本人是呆不长的。因为外国人在中国就没有能呆长的。斋藤跟着点头,说对,我也觉得我们在这儿呆不长,那你说,我们走了,谁能在中国做主呢?

    刘队长说,共产党,八路军阿。

    这下子斋藤不能接受了 -- 这是一九四二年呢,在华北,刚刚打完五一大扫荡,八路正整天被扫荡的日本兵追着转移呢。趾高气扬的日本兵并不认为八路军战斗力特别强。再说了,怎么算国民党都应该是正统啊,而且兵力也比共产党多得多,这刘队长怎么会认为八路军能成气候呢?

    这位土匪出身的刘队长自有其道理,他说道:“我们中国自古有句谚语,叫做‘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可这个八路军啊,偏偏是‘好人当兵’,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所以我说啊,你们走了,一定是八路军得天下。”

    多年以后,斋藤回忆起来,不禁感叹道:刘队长虽然不懂大道理,却有着“暴力团亲方(即黑社会老大)那种硬直的敏锐呢。

    还有一个故事,有关平西军分区的。

    从北京坐火车出发,向南三十公里在平汉线良乡车站倒车,换到一条支线一直坐到终点的坨里,从这里沿着琉璃河向上游走10公里左右,就是河南村警备队的驻地。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在琉璃河南岸,北岸相对的,还有一个村子叫河北村。

    河南村的日军兵力,最初只有三十名左右,1941年秋,针对八路军的奇袭战术调整了部署。在这里增设了约五十名,可以随时出动的机动部队。这主要不是从后方补充的兵员,而是从上游的三个分遣队中抽调人员组成的。

    河南村的机动队建立以后,警备队忽然接到报告 – 在离此处10公里左右的一个村子里,“有大约二百名八路军在宿营”。机动队立即出击,但是到达的时候,却发现村子里空无一人。无论是八路还是老百姓,都是踪影全无。

    这在当时的作战中是家常便饭,因为经常有中国人的“密侦(即情报员)”把日军的行动报告给八路军。所以出动以后扑空的事情并不少。

    不过,当时日军正以全部主力攻击中国,大约,也是八路军最艰苦的时候。

    第三个故事,是有关冀中军区十分区司令员朱占魁被捕又逃脱一事的佐证。

    1941年底的冀中大扫荡,十分区司令员朱占魁被捕。日本人要将他押解到石家庄,110师团(后来的斋藤邦雄所在的63师团)司令部所在地。日本人对押送这样一个“大物”的事情,还是比较上心的,特别配置了一个警备班。但中间还是出了问题。车快到保定的时候。这个“大物”说是要上厕所。日本兵给他摘了手铐,送进厕所,说快快地。

    斋藤专门画了四幅漫画。分别描述这个土八路跳车。逃回根据地,日军得到情报向上核实,上面“打死我也不说”的场景。

    这个“大物”到底是谁,萨考证了一下,此人,应该是原冀中军区第十军分区司令员。行署专员朱占魁。朱占魁是冀中战史上一个颇为纠结的人物。他是永清人,为人豪爽讲义气,好打抱不平,地方人称 “百步大王”,在当地民间颇有威望。1937年永清沦陷后。任保卫团团长的朱占魁和吕正操取得联系,加入八路军。是大清河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他所主持的第十军分区是冀中军区的前卫,与敌核心地区最为接近,能在这儿打开根据地绝非等闲人物。所以吕正操对他抗战前几年的工作评价颇为正面。日军正是1941年底先破坏掉第十军分区后,才能在第二年发动五一大扫荡,几乎摧毁整个冀中根据地。

    1941年11月,朱占魁在战斗中被俘,不过抓到他的并非斋藤所在的日军63师团,而是110师团。1942年,朱脱身回到根据地。日本防卫厅出版的《华北治安战》专门提到过朱占魁,是这样说的:“方面军本想利用朱占魁在冀中展开政治工作,但他在被护送途中于1942年5月28日在望都附近逃跑。朱为原冀中第十分区司令,于1941年11月连同其卫兵被110师团俘虏。方面军指挥官召见了他,并通过华北政务委员会启新院对他进行了约两个月的怀柔工作。朱逃走后师团对朱占魁进行过通缉,但朱终于跑掉。由此可见,要让坚强的共产党员变节背叛,是很难办到的。”从敌方记载来看,朱确实没有投敌,跳车逃跑应是事实(朱占魁曾说自己过堂大骂,并拒绝日军“美人计”,有朋友谈到在日本找到了证实他所说内容的史料,但老萨没有见到,存疑)这也是1979年他获得平反的原因。

    但是,此后朱占魁的人生轨迹却发生了变化。由于被俘后的经历不能得到证实(他跳车逃跑,日本人觉得不可思议,八路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在延安受到较长时间审查,中间一度跳崖自杀。直到1944年底才基本确认了他没有投敌,这也是斋藤所部1945年才得到他仍旧活着信息的原因(63师团接替了110师团的防区)。

    抗战胜利后,朱占魁一度在冀热辽军区担任副旅长,1946年在和国民党军作战中被俘投降(一说主动投降),但1948年再次反水,重新回到共产党军中。解放后为此坐了二十年牢。后平反,在河南省政协作参事。

    他的把兄弟柴恩波投敌,好友王凤岗投敌,不能不影响对他的看法。至于解放后关他二十年,那也不算冤枉。因为他投降国民党以后,对共产党是有血债的。朱占魁的确可能有些个人英雄主义,关于他跳车逃跑的过程,日本人描述他是偷跑,他自己则说是打翻了一个看守跳车的。不过。据他解放前和老乡说起,其逃跑有一个细节倒是满能与斋藤所说契合的 -- 朱占魁说他打翻看守以后从车窗出去没有跳车,翻上了车顶,一直到车快进站,减速的时候才跳车,所以只伤了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潭水一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潭水一色并收藏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