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 > 补充之陈正湘与杨成武1

补充之陈正湘与杨成武1

作者:寒潭水一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所讲述的故事的来源,基本上来自老同志的口述历史,所以这其中有些内容是不能讲的。比如老同志、特别是领导同志私生活中不好的地方,老同志、特别是领导同志个人品质的地方,老同志、特别是领导同志之间的关系,都是不宜讲出来的。

    我不讲,不代表那些有身份的老同志、特别是领导同志不能讲。作为当事人、见证人,他们有权讲出自己的目击事实和看法。引用他们的原话而不是我的议论,完整的体现出那一年代的历史原貌。

    最后,民间修史,不同于官方修史,绝不说“亲密战友”、“革命友谊”之类的假话套话违心话。历史的原貌是什么样子,就应该实事求是的展现在人们面前。不加人为的美化和修饰。这是与在某些领域内盛行的“党文化”截然不同的。

    1945年9月9日,一年前到延安的陈正湘和郑维山、李天换搭伴,跟随在延安参加七大的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搭乘飞机在山西降落,回到了晋察冀。经灵丘县来到了也就是当时成为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涞源县城。此时的张家口刚被冀察部队解放,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正准备向张家口迁徙过去。

    几个月前,1945年5月12日至17日,冀察军区以六个主力团及地方武装进行了察南战役,围攻涞源县城的部队有二十五团三个连,四十五团二个连及涞源支队。这支混合而成的部队比起杨成武1940年9月进攻涞源县城的一团的实力可差远了。但此时守城的日伪军已丧失斗志,选择了弃城逃走,这座县城刚不战而被解放。

    一年半前的1944年3月,陈正湘从晋察冀奔赴延安,这一段从河北经山西到陕北的路途,他们走了五十多天。在山西过铁路时,陈正湘意外单身一人与敌铁路上的装甲车相遇,面对着指向他的机枪和几个伪军。他非常冷静地转过身去,背对着装甲车慢慢走开。他穿的是日军的皮大衣、戴的是日军的皮帽,从后面看不出破绽。装甲车上的鬼子向他喊话,他只是挥起手臂摆了一下,毫发无伤的慢慢走远,脱离险境。他的沉着冷静再一次救了他的命。

    在涞源城,军区分配工作,陈正湘本意是想到冀察军区工作,因为冀察军区所辖的一分区、十一分区,他工作过多年。熟悉那里的情况。但最终分配他去了冀晋军区。

    1945年9月15日到达宣化。蒙老部下晨光招待。晚间宿于晨光任司令员的卫戍司令部。16日到张家口,当年叫“张垣”。17日的日记中写到:“早饭后我到中央医院会晤卢星文同志并参观该院设备。该院原为日本所建,现有医职员等均为日本人所培养。”

    1946年6-7月间,国共内战全面打响。晋察冀军区成立了三个野战军纵队。冀察军区组成的二纵、冀中军区组成的三纵、冀晋军区组成的四纵,每个纵队都是三个旅。分别由郭天民、杨成武、陈正湘任司令员。三个司令员中,两个都是从一分区出来的。另一虽然不是,但纵队的主力却是一分区部队。这三个野战军纵队中,三纵的力量最弱。因为冀中部队的老主力底子在1942年底被吕正操带到了晋绥军区,眼下这支冀中部队都是从地方部队中新组成的。战斗经验不足,还没有形成主力部队所具有的强悍战斗力。

    于是,三纵司令员杨成武就打上了邻居四纵的主意(二纵他惹不起郭天民,郭司令不买他的账)。当时他向老部下陈正湘商量:与陈正湘交换一个旅。用三纵一个新兵旅,去换四纵一个老兵旅。陈正湘好人、好脾气,抹不开老领导杨成武开口,于是同意了。惊人的一幕发生了:陈正湘一个旅到了三纵,三纵的一个旅却不过来。当初的信用和约定都没有了。而晋察冀军区此时下达作战命令,却不管你是否缺少一个旅,全都是按一个纵队的部队来下达作战任务。

    陈正湘交涉不成,心怀芥蒂,但又无可奈何。“陈还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也就算了(王平回忆陈正湘)。”直到晋察冀军区撤退出张家口,聂荣臻将原张家口教导旅(旅长李湘、旅政委张明河)给了陈正湘,才算是补足了这个旅的亏空。

    问题是,这段历史是客观发生的,是真实的历史场景而不是人为编造出来的虚构的历史。你陈正湘不在乎,可旁观者有在乎的,他们也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老红军干部。于是,在陈正湘去世之后,他们留下了这些文字。

    罗文坊是红军政治保卫局干部出身,1939年,他担任冀中军区锄奸部部长期间,冀中的肃反扩大化与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他的回忆还是具有历史价值的。1937年11月,晋察冀军区派邓华、陈正湘到一分区工作,随同去的干部中,罗文坊是其中的一个。罗文坊回忆:当时独立团的二营在紫荆关,营长肖思明。陈正湘一到一分区,就露了一手,他只用了两个连,就打下了易县县城。当时朱遵斌在涞源县当县长,邓华吩咐,立即通知朱遵斌,派牲口到易县来拉战利品。

    王平回忆:“正湘同志非常正直,他对不良的作风是看不惯的。在会上,在聂老总处,别人不敢讲,正湘同志敢讲,所以也得罪过人。有些人那是老虎屁股呀,可他敢摸。”“正湘同志……从不夸耀自己,比如黄土岭战斗中,……战场上是由正湘同志指挥的。”“他亲自指挥炮兵击毙日寇阿部规秀中将,那可是在抗战中我八路军打死日军级别最高的将领,但他从没有因此张扬过。可是有的人却把功劳归在自己的身上。事实就是事实嘛,这么搞有什么意思?”

    罗元发回忆说:“可以说,抗战时期一分区所打的重要战斗,差不多都是正湘同志率一团打的。”

    孙毅回忆:“聂老总对老陈的印象很好。打死日寇中将阿部规秀,那就是老陈亲自指挥打的,并不是别的什么人指挥打的。”

    傅崇碧回忆说:“就我所亲身经历而言,晋察冀军区在解放战争中,四纵打的硬仗最多。一次,军区调四纵的主力去加强兄弟部队,正湘同志毫无怨言,无保留地去办。”

    马辉回忆说:“陈司令指挥的战斗,没有打不赢的。他组织战斗、战役非常细,考虑事情相当周密,所以打一仗胜一仗。”马辉特别强调:“他为人忠厚,非常正直,处理事情没有私心,不分亲疏,一视同仁,秉公而断,他的人品是没有挑的。”

    后来的河北省军区副司令王茂全(今天还活着)说:“抗战初期,一分区打开局面,解放了那么多城镇、乡村,其主要功劳,应该说是陈正湘的。”

    讲了以上这么多,不知道读者们明白了没有?当时的整个晋察冀军区私下里有个议论,说一分区的天下,是陈正湘打下来的。尤其黄土岭一战之后,这样的议论更加强烈,说杨成武贪了陈正湘的功劳。王平上将的话集中代表了这样的意见。这样的议论,杨成武不可能不知道,陈正湘也不可能不知道,聂荣臻更不可能不知道。

    官方记载下的历史,能留下这些真实的史料吗?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公道自在人心。”什么时候允许人们说出心里话,那时候就看见了真正的历史。

    所以,执春秋之笔,讲真话,说着容易,做起来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潭水一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潭水一色并收藏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