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崇祯七年 > 二十五章 舔沟子 唆卵子

二十五章 舔沟子 唆卵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董策不是靠着孙如虎起来的,而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收服了这些人,又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坐了这个甲长的位子!

    夏东润意识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

    无论董二他用的是什么手段,都已经不知现在已经失势的自己能够招惹的人物。

    想到此处,冷汗已经是涔涔而下。

    “夏东润,我要不要你磕头下跪,你片刻以前还是甲长,我给你留个体面。”

    董策如是说道,夏东润闻言顿时是松了口气,心里轻蔑暗道,小兔崽子,装模作样,假仁假义,回去之后定要整死你!

    他却没看到董策脸上的表情,那是参杂着残忍和戏谑的表情,他缓缓走到夏东润面前,眼睛盯着他,一字一句道:“你方才说我舔沟子,唆卵子,这话,我很不爱听。今儿个你想离开安乡墩,便须得把这两件事儿给做一遍!”

    夏东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尖叫道:“你说什么!”

    “看到那头畜生了没有?”董策指着牛圈里头那头肥壮的耕牛道:“你去给它舔沟子,唆卵子,今儿个我便饶了你!”

    “你放他娘的狗屁,董二,你欺人太甚了!”

    夏东润像是给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大骂:一:本:读:小说 3w..道:“你别以为老子怕了你,老子就是不干,你能把我怎么着?我有总旗的衔儿,你敢动我,就是殴打朝廷命官!”

    “你说我敢不敢?”

    董策伸手一指王羽,眼睛逼视着夏东润,脸上却是笑眯眯的:“夏大人,殴打朝廷命官是重罪,可若是您老人家在墩台上巡视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下去呢?”

    “砰的一声!”董策双手往外一扩,表情夸张,满脸戏谑道:“摔得筋断骨折,浑身都成了一滩烂肉,啧啧啧,真惨啊!”

    “当然,我听说夏大人您身手不错,不大可能会自己一失足掉下去,这话说出去,我也是不信的。”董策忽然脸一板,满脸严肃道:“可是,如果加上王羽呢?”

    他的嘴角勾出一抹诡谲的笑:“你夏大人和王羽因为小事发生口角,你一时气急,顺手一枪刺穿了王羽大腿。王羽怀恨在心,趁你不备,将你推下墩台。而看见你摔死,王羽心中大惧,遂畏罪自杀,也跳了下去。”

    “别说了,别说了,我舔,我去舔……”

    夏东润哭嚎着打算了董策的话,他已经快被董策给折磨疯了。他不知道董策会不会如此阴狠毒辣的行事,但是万一董策真敢这么做,自己一条小命岂不是就完了?

    他全身似乎都是僵直了的,迈着机械的步子向着牛棚走去,走到牛棚边儿上,忽的再也忍不住,嗷的一嗓子,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他浑身都在抽搐颤抖,这么一个汉子,却是哭的跟个小孩儿似的。

    看到昔日在墩中威风八面,颐指气使的夏甲长这会儿却是如此姿态,那些墩军们都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有些人已经是扭过头去,不忍心再看。

    董策的这些手段,就像是一个个无情的大巴掌,狠狠的扇在他们所有人的脸上,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于说话,没有一个人敢于反抗。所有的人,都是默默承受着。

    别说是他们,就连石进几人,看董策的眼神也是带着些怪异。

    这位头儿行事,也未免太狠了些,如此折辱,真的是让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比杀了他还难受啊!

    只不过各自表情也是不同,石进看着董策,是赞赏中带着敬佩;王浑还是那副浑样儿,抱着胳膊嘿嘿直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周伯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是忍住了;周仲则是和王通俩人跳着脚拍掌叫好:“快舔,快舔!哭个球,还是不是男人?”

    董策眼角微微一抽,脸上表情却依旧是冷凝如铁。

    他做的固然有些过了,但是当初别人辱他,却也不比这个轻。

    而且现在他是要当着墩内所有人的面立威,只要是稍微露出一点儿宽容来,就会引得众人心中起了异样的心思,就不会绝对的服从!

    所以现在,必须要狠,足够狠!让所有人心生畏惧,不敢不从!

    高处的风,似乎是确实大一些。

    董策站在高达十五米的墩台上,手扶着女墙,看着那一行远去的队伍在视线中渐渐变小,沉吟不语。

    夏东润走了。

    在他给那头牛细细的舔了沟子,唆了卵子之后走的。

    可能这两个带着些许地域性的词儿有点儿生僻,其实说的直白一些,舔沟子就是******,唆卵子,自然便是x口x交了。

    给一头畜生做这些事,受到如此侮辱,夏东润没有疯掉已经算他心理素质过硬了,只不过这辈子,怕是都要活在这件事的阴影中,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他离开的时候,眼中的怨毒如果换算成水,那么这北地的大旱立刻就会得到缓解。

    但是董策还是依照诺言放他离开了。

    立威是一码事儿,滥杀无辜,言而无信就是另外一码事儿了。他若是真要这么干,只怕众人心寒,只会把他当成疯子,便是石进几个,也会悄然离去,不再追随。

    他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敌人,而且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他是心狠手辣之人,但他不是疯子,他知道要斩草除根的道理,但是当无法斩草除根的时候,那这仇恨,他便也只能承受着。

    夏东润不是一个人走的,一起走掉的还有属于他麾下的十个墩军和他们的家眷,这十个墩军是当初夏东润上任的时候带来的,不属于安乡墩的编制,是客兵。

    如此一来,安乡墩只还剩下了五个墩军。

    不过董策对此并不在意,有石进几个人,就已经够了。

    这里乃是附近数里之内的制高点,天色已经渐晚了,暮色沉沉,有些昏暗,但是还是能看到远处的另外两座边墩。晋北大地一片原野茫茫,在暮色中给人平添了几分悲凉。

    董策在这墩台之上转了转,墩台下粗上细,下面直径大约四丈左右,而顶上直径则是在两丈左右,像是一个倒扣的圆形覆斗。墩台内部是夯土而成,外面则是包了一层大青砖,极为的坚实稳固,像是一个巨人一般,屹立在此。墩台表面的青砖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摩擦,已经变得很光亮,顶端四周还有一圈儿防护用的半人高女墙。

    董策在上面站了一会儿,就已经是喜欢上了这等登高远望,把酒临风的感觉。

    不过等他去了望厅里头转了一圈儿,脸色立刻便是阴沉下来。

    望厅方圆一丈,既是为瞭望值更之人休息抵御风寒之用,也是放置着一些物资,备有号炮狼粪柴草等物,以作为敌寇来临的报警之用。而现在,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除了放在望厅角落里面的一个屎盆子,里面散发着恶臭。

    董策沉着脸顺着软梯爬下去,王通正在下面等着。

    他迎上来笑道:“头儿,您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是原先夏东润那贱厮住的地界儿,我瞧了,还不错,不漏水能遮风。”

    “嗯。”董策点点头,问道:“石进他们几个呢?”

    “都收拾房子,准备做饭呢!对了头儿,您饿不饿?咱先去吃点儿东西?”

    “不消了。”董策摆摆手,道:“你点上几束火把放在此处,然后去传令,把大伙儿都给招来,便在这里集合。”

    “是。”王通应了一声便自去了。

    王通去叫人了,一阵阵喧哗声从本来寂寂的墩内响起,而董策借着火把的光,却是在仔细端详一座石碑。

    在墩台下面,就在软梯旁边儿,竖立着一座一人多高的石碑,上面刻满了字。

    这玩意儿有个名头,叫做‘录事碑’,上面记载着安乡墩守军与妻口姓名,此外还详列着墩内火器,器械,家具等情况。

    “……安乡墩守军十五人,计有夜不收两名:张七四,霍让。墩军十三名,口三十七:夏东润,妻卢氏。王羽,妻赵氏。苏大成,妻马氏。李贵,妻王氏…………

    家具:锅十五口,缸十五只,碟三十个,碗三十个。

    火器:三眼铳一把,火铳三支,火药火绳全。

    军械:墩军每人弓一张,刀一把,枪一杆,箭三十支。军旗一面,旗杆两根,扯旗绳两副,灯笼三盏,梆铃一副,软梯一架,柴堆十座,烟十座,擂石三十堆,牛马狼粪全……”

    这种石碑在大明每座墩台都有设立,用意是防止守墩军士逃跑及日后如数验收,其实就相当于是一本难以移动,难以破坏的花名册。若是有人逃了,则按照名单索回来打杀,也是一种威慑。

    石碑上面有些刻痕尚新,显然刻上没多久。

    董策摇摇头,得请石匠了,又是一份花销。

    少顷,王通已经把所有人都给召集来了,大伙儿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董策的背影,没一个人敢说话。石进等人自然而然的上前一步,站在董策身边,墩内已经是顺理成章的分裂成了两个小团体。

    董策转过身来,眼神平静的在那些墩军身上扫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崇祯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下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下梨并收藏崇祯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