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之大后宫 > 第一二七章 音波对攻

第一二七章 音波对攻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到琴音略感不适后,张扬当即催动易筋经心法,瞬间便面色如常。

    与张扬面色无丝毫改变不同,听了琴声之后,黑白子却是脸色骤变,立刻倒转着身子退出琴堂,随手带上了板门。

    见对方似对琴音丝毫无所觉,黄钟公诧异之下便在琴上连弹数声,乐音逐渐转急。

    他又面色如常的听了片刻后,这才缓缓举起手中洞箫,也开始轻轻吹奏起来。与黄忠公乐调不同的是,他的调子清净委婉,听起来毫无杀伤之意。

    一时间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曲调和缓的箫声与激昂顿锉的琴声同时从屋中传出。

    早已退到院外的黑白正心绪不宁的时候,秃笔翁和丹青生二人并肩而至。

    “这箫声难道是那杨少侠吹奏?”丹青生惊诧的低声问道。

    “想不到这杨少侠不仅剑法精妙,居然还会这音波一类的功夫。不过这箫声虽太柔和,绵软无力的样子,却能大哥的琴声对攻,真是奇怪的很。”秃笔翁摇头晃脑的说道。

    “听这曲子,看来这杨少侠对音波一类的功夫还不熟悉,应该是才学会不久的样子。”三人中黑白子的内力最强,自然能判断张扬曲中境界。

    “二哥这么说来,倒的确像这么回事。看来这一局大哥应能胜出了,这杨少侠毕竟太过年轻,想要与大哥练了数十年的七玄无形剑相斗,无疑是不可能的。”秃笔翁微微一笑的说道。

    “只要大哥使出无形剑中的杀招‘六丁开山’,想必这杨少侠必定就招架不住了,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得到各自心爱之物了。”黑白子脸上涌起一抹兴奋之色来。

    “已斗了很久,杨少侠还在强自支撑,我担心大哥会伤了他的性命。这样吧,我去向大哥求个情,不能伤了这位好朋友。”丹青生脸色焦急的说道。

    “这关键时候可进去不得。”黑白子摇头。猛然拉住他。

    便在此时,琴音铮铮大响,箫声却依旧平和舒缓。

    当琴音响一声,三个人便退出一步,琴音连响五下,三个人不由自主的退了五步。

    “大哥这‘六丁开山’无形剑法当真厉害。这六音连续狠打猛击,那姓杨的如何抵受得了?”秃笔翁脸色雪白的站稳后,定了定神才说道。

    他话还未说完,忽听得箫声刹那间从平和变得激跃起来,从屋内汹涌澎湃的传了出来。

    只听那箫声曲调犹如江湖日下。一泻千里,抑扬顿挫,沸沸扬扬,听在人的耳中犹如声雷滚滚,十分惊人。

    三人一个不注意下,内力最差的丹青生竟是砰的一声颓坐在地上,黑白子和秃笔翁二人也是当即脸色煞白的猛退数步。

    紧接着屋中琴音便和箫音激烈对撞起来,一会儿是琴音掩盖箫音,一会儿又是箫音暂压琴音。

    两种不同乐声似在和鸣。又似在互相攻讦,使得周遭传出阵阵扰人的杂音。

    黑白子三人不得不再次猛然退到院落之外,又掩上双耳,聚集内息。这才好受许多。

    距离房间较近的花园中,一些开得正艳的花朵忽而莫名的开始一般般碎裂开来,一只只正在采蜜的蜜蜂也是在音波的干扰下,接连栽倒在地。扑腾不已。

    而周遭一些老树下的枯叶,也似乎受到魔法一般,在无风的情况下。开始朝外簌簌而动。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琴音忽而一声大响,跟着拍拍数响,似是断了好几根琴弦。

    琴声停歇后,箫声也立刻止住,院中瞬间便清净无声了。

    黑白子等人刚才猝不及防下,身体略微有些不适,在调息片刻后,这才恢复如初。

    三人一起推开大门抢了进去,又再推开琴堂板门。

    只见黄钟公呆立不语,手中瑶琴七弦皆断,在琴边垂了下来。

    “得罪!”张扬手持竹箫,站在一旁的躬身说道。

    黑白子三人惊诧莫名,显而易见,这番比武又是黄钟公输了。

    他们三人深知这位大哥内力浑厚,实是武林中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不料仍折在这衡山派少年手中。若非亲眼所见,当真难以置信!

    “杨少侠剑法之精,固是老朽生平所仅见,而内力造诣竟也如此了得,委实可敬可佩。老朽的‘七弦无形剑’,本来自以为算得是武林中的一门绝学,哪知在风少侠手底竟如儿戏一般。少侠的箫音中蕴含的内力委实惊人,老朽输得不冤,若不是刚才少侠手下留情,恐怕老朽今日就折在这里了。我们四兄弟隐居梅庄,十余年来没涉足江湖,想不到竟然变成了井底之蛙。”黄钟公脸带苦笑,言语下颇有凄凉之意。

    “大庄主过誉了,实不相瞒,晚辈机缘巧合之下修行了少林易筋经内功,如今内力也算小有成就。不然的话,也无法抗衡庄主的音波攻击。若不是见识了庄主玄妙音波,在下也无法有样学样,将内功加诸与箫音之上了。这还得感激大庄主毫不私藏,不吝传授剑法精要。”张扬脸色肃然的说道。

    “原来如此,难怪少侠年纪轻轻,内功如此了得,原来是得了少林派的真传。刚才我见你竟用箫音与我对攻,心下也是诧异,所以一直只是用琴音试探进攻。没料到你居然这么短时间内竟能参悟将内力蕴含到音波之中的精要,这可不是老朽的功劳,而是少侠悟性甚高。如今少侠实言相告,老朽既然输了,自然心服口服。”黄忠公暗叹一声的说道。

    张扬见他如此光明磊落,心中也不由佩服其为人。如今任务达成,便拱手告辞出门。

    黑白子、秃笔翁、丹青生三人陪他回到方才的院落中,向问天见四人脸色均甚郑重,自然猜到张扬和大庄主比剑又已胜了。

    倘是大庄主得胜,黑白子固是仍然不动声色,秃笔翁和丹青生却必定意气风发,一见面就会伸手来取张旭的书法和范宽的山水。

    向问天假意询问一番,张扬自然谦虚的告诉他结果.。

    “既然梅庄之中。无人胜得了我杨兄弟的剑法,那三位庄主,我们就此告辞了。”两人一唱一后,向问天拱了拱手说道。

    “杨兄弟,你不论哪一天想来喝酒,只管随时驾临,我把所藏的诸般名酒,依依与你品尝。”临别时,丹青生豪迈的说道。

    张扬对他报以微笑,便跟着向问天朝门外行去。

    黑白子等直送到大门之外。这才和张扬珍重道别。

    秃笔翁和丹青生对着向问天只直瞪眼,恨不得将他背上那个包袱抢了下来。

    向问天假装没看到,便和张扬一同步入柳荫深处,离梅庄渐行渐远。

    两人在行走间故意放慢脚步,只等后面的人追来,可行了半刻钟之后,也不见后面有人。

    “张兄弟,你说他们该不会不追来了吧?”向问天忍不住低声的问道。

    “走几步再说,若是他们没上当。咱们只好再想其他办法了。”张扬不动声色的低声回道。

    就在这时,忽听得有人叫道:“童兄,杨兄,请你们转来。”

    张扬转过身来。只见丹青生快步奔到,手中捧着一个盛着大半碗酒的酒碗。

    他接过酒碗,见那酒碧如翡翠,盛在碗中。宛如深不见底,酒香极是醇厚。较是他平时对酒没多少研究,也知道这多半是佳酿了。

    “果是好酒。”张扬微微一笑。喝了一口碗中酒液赞道。

    “杨兄弟,这是镇江金山寺的镇寺之宝,共有六瓶。寺中大和尚守戒不饮酒,送了一瓶给我。我喝了半瓶,便不舍得喝了。兄弟,我那里着实还有几种好酒,请你去品评品评如何?”丹青生笑着说道。

    张扬和向问天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笑意,当即答应一声,便和丹青生一起回去。

    三人回到梅庄时,只有秃笔翁等在门口,接下来四人重回丹青生的酒窖中。丹青生斟上诸般美酒和张扬畅饮,期间黑白子却始终没露面。

    张扬当然知道,这黑白子肯定是去说服黄忠公,求他让任我行和自己比剑了。

    因而他们并不焦急,为了不让人怀疑,向问天则是多次故意说了几句要走的话来。当然在丹青生和秃笔翁二人的苦劝中,两人当然不会走的。

    直至黄昏日落,黑白子才面带喜色的走了屋进来,他一进屋便直接对张扬道:“杨兄弟,敝庄另有一位朋友,想请教你的剑法。”

    “大哥答应了?”秃笔翁和丹青生一听此言,同时跳起身来惊喜说道。

    “依二庄主的意思,贵庄之中,难道还有剑术高手不成?”向问天故意面色疑虑的说道。

    “敝庄之中,尚有一个精研剑术的前辈名家。他听说杨少侠的剑法如此了得,说甚么也要较量几手,还望杨少侠再比一场。”黑白子脸带希冀的说道。

    “好吧,既然贵庄还有高手未曾出手,再比试一场,又有何妨?”向问天沉吟片刻后,才这般说道。

    “童兄弟,这场比试若是我们庄里的高手赢了杨少侠,那四样宝贝可还得留下给我们。”秃笔翁忍不住说道。

    “童某向来是说一不二,你放心便是,只要贵庄能有人在剑法上胜的杨兄弟,这四样东西自然归四位庄主了。”向问天坦然一笑的说道。

    “杨少侠,我陪你去见那位高手。童兄,你先在这里用饭,咱们过不多久,便回来陪你。”黑白子拦住正要起身的向问天说道。

    向问天连连摇头道:“这场比赛,你们志在必胜。我风兄弟剑法虽高,临敌经验却浅。我如不在旁掠阵,这场比试纵然输了,也是输得不甘。”

    梅庄三人哪能让他一同前去,接下来一番争论之后,向问天自然只能假装一脸不悦的在屋里等候。

    当下黑白子在前引路,张扬跟随其后,秃笔翁和丹青生走在最后。

    四人走的是通向大庄主居室的旧路,不一会儿便来到大庄主琴堂外,黑白子在门上轻扣三声,也不等门内答复便推门进去。

    张扬跟着黑白子迈步进入屋中,只见室中一人头上已套了黑布罩子。瞧衣衫便是黄钟公。

    “杨兄弟,老朽有言在先,这场比试不论谁胜谁败,请你对外人一句也别提起。实不相瞒,待会儿跟你比剑之人在江湖上可大有来头,若是兄弟向外提起,定会给我们四兄弟带来诸多麻烦。而且未免伤及性命,待会比试之时,你们两位都使木剑。”黄钟公带着头套看不到其脸色,可语气中的郑重之意却一点都不含糊。

    “前辈放心便是。晚辈绝不向任何人提起此事。”张扬微微一笑的说道。

    到了这时,张扬已肯定待会儿比剑之人必定是任我行了。

    他在储物空间中早就备好了钢锯,只要和任我行比剑时,用内力震晕门前观望的几人,便可锯开他手脚的铁链,助任我行脱险。

    正当张扬打着如意算盘之时,却听门外一个焦急之声响了起来。

    “四位庄主,门外有使者来了,请庄主们速速前去迎接……”这声音在门外响起。并未进门,听声音应该是那位叫施令威的家仆。

    “甚么,使者来了?……二弟、三弟你们随我去门口迎接使者,四弟你负责招待杨兄弟和童兄弟在后院住下。一定记住。千万别让他们出来,让使者看到可就糟了。”黄忠公脱下头套,脸色十分肃然的说道。

    张扬没料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居然杀出一个使者来。破坏了他们全盘的计划。不过此时并未到动手的最佳时机,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黄忠公等人出门后,丹青生也带着张扬出门。待转过两条回廊和一个圆拱门后,便看到丁坚和向问天已站在一个小亭中等候。

    “四庄主,杨某唐突问一句,刚才到底有何事发生,怎么令四位庄主如此惊慌?”张扬佯装不知缘由的问道。

    “杨兄弟,实不相瞒咱们兄弟四人在此并非闲散度日,而是另有一件机密的任务,至于是何任务,就请恕老哥我不便相告。刚才你也听到了,今日上面派了使者来,想必是做定期巡查,一两日应该便会离开。只能暂时委屈你们二人在后院中住两日,等使者走后,咱们再行比剑之事了。”丹青生面色愁苦的说道。

    向问天坐在小亭中,自然也是不住的抱怨,说出一些要走的话来。

    “童兄弟,如今上面派人来巡查,若是发现我们私自收留陌生人,肯定会重重责罚我们兄弟四人。眼下只好委屈你们在敝庄后院休息两日,你们放心,这两日中定会给二位备上最好的好酒菜,绝不会怠慢二位。若是两日后你们要走要留,我们兄弟四人绝不勉强,并会赠送一些财物补偿二位。”丹青生语气诚恳的说道。

    眼见丹青生将话说道这份上,向问天当即也闭上嘴,不再多说废话。

    接下来,两人在丁坚的带领下,来到梅庄后院中住下。

    ……

    梅庄的一间厅堂之内,此时共有七人,黄钟公、秃笔翁、黑白子、丹青生四人肃然站在堂中。

    剩下三人分坐在三张椅中,其中两人都是五六十岁的老者,另一人是个中年妇人。

    明眼人从这一坐一站的姿态中,自然可辨别出谁尊谁卑。

    只听黄钟公率先低头说道:“三位长老驾临,属下等未曾远迎,烦请恕罪。”

    “黄老不必多礼,我等此次来本就是顺道路过,来看一下梅庄的情况而已。事先又没通知你们,你等又有何罪之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三位长老远道而来,想必舟车劳顿,已经很是疲乏,不如我先让下人备好酒菜,咱们边吃边谈正事。”黑白子在一旁赔笑说道。

    “多余的俗礼就免了,我等此番前来,自然是查看这重要人犯是否安然关在牢中的。你等快快备好钥匙,我们先去查看一二,再谈其他的事情吧。”那中年妇人一脸不耐烦之色的说道。

    “桑长老说得对,正事要紧,咱们还是先看人犯。至于吃饭这等小事,还愁没时间不成?”另外一名身材佝偻枯瘦的老者也是冷声附和道。

    “既然如此,就请三位长老随我来,咱们就先去看一看那人犯。”黄忠公脸色平静的说道。

    七人一起来到黄忠公的寝室内,黄钟公掀开床上被褥,揭起床板,下面是块铁板,上有铜环。

    黄钟公握住铜环,向上一提,一块四尺来宽、五尺来长的铁板应手而起,露出一个长大方洞。

    这铁板厚达半尺,显是甚是沉重,他平放在地上后,便回头说道:“三位长老请跟我来”

    黄忠公说完后,便当先向洞中跃入,三人名长老紧随其后。待三人入洞后,黑白子等三人也依依跳入洞中。

    就这样过了一半个时辰后,七人又再次从洞口爬出来。

    “四位庄主,既然人犯安然无恙,我等也好回去复命了。不过你等也不要大意,听说圣姑近日来正四处打听此人的消息,而向问天那狗贼也是有此迹象。因而杨总管不太放心此人,便叫我等顺路过来查看一番。并且嘱咐各位一定要严加看管此人,务必不能让他走脱。”那中年妇女出洞后便立刻沉声说道。

    “三位长老放心,十二年来属下寸步不离梅庄,不敢有亏职守。若是有人胆敢来劫狱,咱们兄弟四人就算是送了性命也要护住此地的。”黄忠公脸色郑重的慨然说道。

    “若是有人劫狱,你们送了性命倒不要紧,只怕那人再次重出江湖,可就是一番血雨腥风了。”那佝偻枯瘦老者阴测测的说道。

    听了这句毫不客气的话,梅庄四人却没丝毫的反驳之意。

    “黄老,这是一筒特制烟花,若是遇到不敌之人前来劫狱,你立刻将此烟花放上天去,咱们在附近已经安排了人手。这样一来,就算那人逃脱此地,杨总管也能提前做好防备的。”那鹤发童颜的老者依旧笑着说道,并将一根比拇指粗一点的一尺长烟花圆筒递了过去。

    黄忠公躬身接过烟花圆筒,小心的揣在怀中。

    七人从屋中出来,便在黑白子的带领下,前往厅堂处用饭。

    一路之上,那名中年妇女则和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低声交谈起来。

    “以我之见,还不如一刀杀了此人,以免后患无穷。这样看守他,不仅费时而且费力,真是让人惶惶不可终日。”中年妇女压低声音说道。

    “哎,若不是东方教主宅心仁厚,才会留下此人性命到今天。我等做属下的,也只能听命行事。至于擅作主张杀了此人,我可是万万不敢的。”鹤发童颜老者苦笑着说道。

    “我也是说说而已,鲍长老可别当真了。”中年妇女自觉失言后,又补充一句道。

    “桑长老不必多心,我鲍大楚可不是多嘴多舌之人。”老者立刻正色说道。

    紧接着两人又是小声交谈一番,直至进入厅堂后,才闭口不言。

    ps:感谢bxeroxb和呻吟不要太大两位书友的打赏。

    本书迄今为止,终于够五十章了,不知能不能上封面赞榜。

    各位书友看在俺些时日更新不错的份上,点个赞吧,若是想打赏阿宅的,就来个满赞吧,多谢了。R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武侠之大后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技术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技术宅并收藏武侠之大后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