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方天士 > 第两百九十七章 古澹的坚持

第两百九十七章 古澹的坚持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两百九十七章  古澹的坚持

    在那些北蛮高手身上的毒素没有发作之前,大楚国这边并不能占据到上风,即便是有轩辕谷和水云国的高手加入,双方也只能勉强打个平手罢了,谁也休想占到多少便宜。

    一开始的时候,楚云龙这些大楚国的高手真的没有将希望寄托在毒素上,在他们来看,姬长空的话并不可靠。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将精力全部用在了战斗之上,而不是一直等候着毒药发挥出什么作用来,全力战斗之后,他们在轩辕谷的助力之下,才能够顶得住这些北蛮子的狂轰滥炸,勉强硬撑了下来。

    竭尽全力的他们,在交战中注意力空前集中,这才能够保证自己活下去。

    中途,北蛮高手身上的毒素发作了,精神状态空前集中的这些大楚国的高手,马上找到了时机,趁着那些北蛮高手一时间难以聚集体内元力的时候,展开最为狂猛的力量来攻击这些人,短短几个呼吸的间隔,北蛮来人已经死了不少了。

    直到这个时候,这些人才知道姬长空并没有说谎,原来这些北蛮子真的中了毒,而且还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发作了!

    大楚国这边精神一震,终于发现这些北蛮子也并不可怕,胆气为之一壮,攻势也更加行云流水起来了。

    就连那夜叉族的少主伽罗,体内也受着毒素的影响,肉体被麻痹,行动迟钝,就连体内元力的聚集,都突然艰难了起来,伽罗心中骤然一惊,终于意识到了不妥当,当即高呼起来:“那些卑鄙的中土人,竟然使毒!”

    伽罗在讲话的时候,将袖子口的三个邪灵释放了出来了,邪灵一出,马上疯狂地朝着姬长空从来,利用邪灵独有的力量来影响姬长空的神魂。

    邪灵是北蛮子利用天士的神魂,以诡异的方法淬炼而成,邪灵和鬼魂差不多,却被保留了自我的意识,明明知道自己是谁,却不能够反抗主人的驱使,只能够受到主人的影响,按照主人的命令去做主人想要做的事情。

    伽罗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让自己体内的毒素失去效果,他将邪灵弄出来,就是希望邪灵能够挡一挡,让他可以缓出手来将毒素给清理掉。

    三个邪灵冲击过来,姬长空不得不将自己的精力用在这三个邪灵的身上,三个邪灵竟然全部都是利用八卦天士的神魂淬炼而成,每一个邪灵都被保留了生前的意识,气息中满是不甘心和绝望,携带着无穷无尽的怨恨!

    只是闭目感应了一些,姬长空立即明白这些邪灵在肉体没有消失之前,一定受到了伽罗的疯狂折磨,这些邪灵的怨恨和嗜杀的念头越是强烈,说明伽罗施加到他们身上的痛苦也越多。

    三个八卦天士的神魂被淬炼成邪灵之前,一定遭受了伽罗最为疯狂的对待。

    心中暗骂了一句,姬长空神色肃然,突然将镇魂曲施展开来。

    当镇魂曲的诡异吟唱声在他脑海之中显出来之后,六根元力柱在他体内的力量之下,已经在虚空之中浮现出来了,六根元力柱之间,有着影响神魂的力量,只要是灵魂形态的生物,都休想躲得掉镇魂曲的影响。

    在镇魂曲的力量之下,三个冲击过来的邪灵,显现出明显的恐惧之意,极力的挣扎着,不想要靠近姬长空。

    然而,身为邪灵状态的他们,虽然有着意识,却没有办法来掌握自己的意识,不论他们如何努力,都抵不过来自那伽罗种入他们灵魂之中的深深烙印。

    最终,为了能够给伽罗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三个邪灵一起钻入了镇魂曲形成的六根元力柱之中。

    三个邪灵,一进入元力柱之中,立即受到元力柱的影响,被元力柱上面的奇妙符号给震慑住,三个邪灵当即动弹不得,在元力柱的力量之下,三个邪灵缓缓被六根元力柱形成的力量给绞杀,在世间留下来的所有的印记,真正的永远消失了。

    邪灵一完蛋,伽罗立即察觉到了,他想也不想,马上开始后退了,瞬间撤出了一大段距离。

    而这个时候,伽罗满身绿气缭绕,整个人仿佛都被涂抹了一层墨绿色的墨汁一样,而他的双眸,则是有缕缕的黑气飞逸出来。

    姬长空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伽罗已经找到了将身上的毒素给清理的方法了,现在他正在利用自己的力量来将体内的毒素被逼出来,以如今的形势来看,要不了多久,这伽罗就能将身上的毒素全部逼出来了。

    不得不说,这伽罗还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在这么多中毒者之中,他虽然不是最先找到将毒素逼出来的人,却是修为最低的一人!

    如血鳄这一类能够逼出毒素者,几乎都是在八卦天之境浸没了许久的人物,而伽罗,不过才刚刚达到八卦天之境而已。

    姬长空皱着眉头,将手中的龙耀长刀举起来,利用龙耀长刀反射出来的刀光,来照耀那伽罗不断地释放出毒素的双眸。

    不是多么狂烈的攻击,然而,那刀光照射刀伽罗眼中的时候,却非常有效,伽罗不得不伸出一手来阻挡,阻挡来自于姬长空龙耀长刀之中的刀光,免得被刀光刺眼给耽误了他的逼毒。

    不断地改变龙耀长刀的角度,将体内的力量灌注在长刀之中,龙耀长刀在烈日之光的照耀之下,光芒越来越强,其中还蕴含了姬长空的元力袭击。

    姬长空双眸紧紧地盯着伽罗,缓缓朝着伽罗走去,时刻准备着给予伽罗致命一击。

    他看得出来了,如今的伽罗,已经将身上的毒素给逼出来大半了,现在想要趁机给以伽罗重创,显然没有那么容易了,只有先找到合适的机会才行,否则反而可能会被伽罗那层出不穷的手段给制住。

    在他和伽罗针锋相对的时候,大楚国和水云国的天士联手,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了!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着血鳄和伽罗一样的修为,血鳄和伽罗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来将身上的毒素逼出来,他们却不能。身上毒素还在,他们的身体将会变得不断地迟缓,体内的元力将会越来越难以凝聚起来,在这种瞬间可以决定生死的时刻,他们自然逃不出对手的攻击,巨大的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光景,数十个来自于北蛮的高手,在大楚国和水云国的攻势之下,便抵御不住了,很快地被杀死。

    大楚国和水云国这边,一看形势对他们有利了,自然是更加不遗余力的追杀了,尤其是那些大楚国的人,这些时日在北蛮的袭击之下,已经吃了太多的亏了,如今一见终于有了报复的机会,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了。

    血鳄和伽罗等人,显然看出了形势对他们的不妙来了,几人眼神闪烁不定,心中似乎已经有了退意了。

    “血鳄,我们合力顶上一阵子,让我们的人先撤出去再说!”伽罗道。

    血鳄手中的六棱盾牌上血迹斑斑,一副疯狂地模样,道:“和他们拼了,杀光他们!”

    “血鳄,先撤出去!”伽罗扯开喉咙大叫了一声,突然凌空飞出来,将手中的狼牙棒高高举起,道:“中毒的,立即撤走,不准留下来!”

    狼牙棒之中,一根根尖刺突然飞出来了,那些尖刺排空朝着姬长空那边的人袭去,尖刺之中是有着惊人的力量凝聚,在空气中,本来只有指头长的尖刺,这么一会儿功夫,竟然变得有手臂那么长了。

    奇妙的力量从尖刺之中爆射出来,在场内疯狂地绞杀一切。

    那些尖刺中爆射出来的力量,明显不是应该伽罗所拥有的,那些力量爆发出来,不论是大楚国这边的高手,还是水云国亦或者轩辕谷的八卦天士,都是纷纷退避,谁要是不小心被那些尖刺之中的力量给击中了,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六合天、七星天之境的天士,在这种力量之下只有死路一条,就连八卦天之境的高手,在这种力量之下,也得遭受重创。

    其中那韩风不慎被那些尖刺之中的力量射中,浑身的力量都聚集起来,都没能够挡住,左手的手臂被穿透一个拇指大小的深深的孔子。

    韩风终于认识到了这些北蛮子的不好惹,一边咒骂着,一边赶紧撤离。

    几乎是在伽罗的一人之力下,那些还侥幸活着的北蛮人,都趁机逃了出去,在这么一霎眼的功夫,所有的北蛮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凌空悬着的尖刺,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停止了光芒的飞射,而是朝着远处飞去,速度快到众人看都看不清楚。

    等到这边众人反应过来后,发现那些北蛮子早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地的尸体。

    天元珠被姬长空释放出来,悄悄地在虚空之中游走着,将那些北蛮子未散的神魂力量聚集起来,沉着脸,看着消失的尖刺,姬长空道:“那伽罗手中持有的异宝,其中释放出来的力量,绝不是他能够拥有的!”

    众人一个个都是沉着脸点头,都看出了问题之所在。

    那伽罗手中的尖刺释放出可怕的力量来的时候,只要是八卦天士,都立即察觉出了其中力量的可怕,马上明白这一股力量应该不是伽罗能够拥有的,伽罗不过才刚刚进入八卦天士之境不多久,以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将众人全部拦阻下来!

    “是九宫天士才能够持有的力量!”楚云龙眉头深锁,看着众人道:“在那些尖刺之中的力量,绝对只有九宫天士才可以拥有,那伽罗只是一个八卦天士,他的力量肯定达不到这么一个高度!”

    众人纷纷点头,一个个脸色都沉静了下来,显得忧心忡忡。

    他们害怕的不是伽罗,而是担心在那些北蛮的高手之中,是否有着九宫天士的存在,如果这一战有九宫天士参与进来,他们直接不用打了,打了只是送死!

    “应该没有九宫天士前来,否则那九宫天士不会坐视不理我们对那些北蛮子展开厮杀,照我看,那伽罗手中的兵器,应该只是被九宫天士施加了自己的力量,其目的应该仅仅只是为了保全伽罗的性命罢了。只要不是九宫天士亲自前来,我们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姬长空看着众人,冷静地说道。

    “希望如此……”楚云龙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如果真的是九宫天士前来,我们大楚国,怕是真的要完了。”

    大楚国并没有九宫天士存在,所有的大楚国的高手心中都会对北蛮的九宫天士心怀恐惧之心,他们明白,这一战如果对方真的动用了九宫天士,他们大楚国绝对顶不住。

    “我们总算是占据点上风了,不是吗?”楚珊馨勉强笑了笑,看着满地的尸体,真挚地对姬长空说:“真的非常谢谢你!之前……我还曾经怀疑你,没有想到你的毒素会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发挥出作用来。”

    姬长空自然不会和她一般见识,点了点头,道:“现在,我想我们应该先歇一下,我感觉的出来,那些北蛮子已经退远了,现在追击的话,怕也追击不上了。”

    这一战,谁都知道要不是姬长空的毒素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还胜负难料呢,他们这么一说,众人都点头同意了下来。

    轩辕谷的高手,此时突然嘿嘿笑着,开始对那些北蛮子的尸体下手,搜寻尸体身上的神兵和灵宝,搜寻一切值钱的东西。

    这些从北蛮而来的天士,身上都有着北蛮的宝石和灵宝,他们如今人死了,可是那些宝石和灵宝却还在这儿,这些东西可都是无主之物,人人都可以争取的,轩辕谷这些人在鬼嵘一些人的熏陶之下,都不迂腐,直接就动手了。

    而大楚国这边的人,则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一个个虽然也露出心动的模样,却并没有行动,只是看着轩辕谷和水云国这边的高手,大肆来收刮那些可见的北蛮的异宝。

    “那个……”楚珊馨看着楚云龙,欲言又止。

    楚云龙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和水云国的争抢,这边楚家不动手,楚国的一些天士家族和宗派,也都不太好意思下手,只能够无奈地看着轩辕谷和水云国的天士,对那些北蛮子的宝石和灵宝翻来翻去。

    “不用客气,发点死人财,没什么要紧的。”姬长空看了看那些这些大楚国的人,讶然道:“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守规矩,对这些北蛮的俗物没有兴趣,我们可真的一点不客气了!”

    楚云龙略显尴尬,干笑了一声,道:“既然姬少爷不介意……”

    他对长孙德云、楚珊馨等人微微点点头。

    早已经急不可待的那些大楚国的天士,一看到楚云龙点头了,马上加入了轩辕谷众人的阵营之中,立即对那些北蛮子身上的遗物进行收刮。

    随手捡起地上一截兽骨,姬长空皱着眉头,看着这一截兽骨发呆。

    突然间,他意识到那虞紫菱也曾经使用过类似的神兵灵宝,当年在云梦大泽的时候,虞紫菱正是利用这一类的灵宝,才可以和巫山老母对战,之后的一些时日里,姬长空都发现那些兽骨之类的灵宝,才是虞紫菱真正的兵器。

    她使用的兽骨,和这些北蛮子使用的兽骨,明显一脉相承。

    姬长空开始疑惑了,心道难道那虞紫菱会是北蛮的天士不成?然而,那虞紫菱的相貌明显和那些北蛮子不太相似,虽然她并没有真正的显出相貌出来,但是她那雪白的肌肤,却是中土人特有的,明显和北蛮的各大种族不一致啊?

    越想越觉得疑惑,他意识到那虞紫菱的身份应该很可疑,即便虞紫菱不是北蛮的人,她修炼的天士力量应该也是来自于北蛮,这让姬长空很是奇怪,奇怪那虞紫菱的身份……

    月亮之上一行之后,他对虞紫菱有了新的认识,在他被雷钾偷袭之后,那虞紫菱表现出了足够的关心,两人在月亮之上并肩作战,本来的隔阂早已经不复存在了,在内心深处,姬长空已经将虞紫菱当成了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这么一个人如果来自于北蛮,姬长空不得不怀疑她的用心。

    ……

    很快地,那些北蛮天士死后留下来的灵宝和兽骨,在轩辕谷和大楚国高手的合力之下,迅速被收刮一空了。

    大楚国的人下手虽然迟了一点,但是也收获丰富,死在这儿的北蛮的天士,大多数都是修为精湛之辈,他们身上携带的异宝,自然也不是凡品,所有他们留下来的宝石和来自北蛮天士的修炼材料,都全被从尸体上剥夺出来。

    在轩辕谷和大楚国的合力之下,那些北蛮天士的尸体当真是咣咣铛铛,除了身上的衣衫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众人心满意足,突然觉得这一战还真是轻松,他们本身就没有耗费多少力气,就轻轻松松将对手给击杀,然后将对手的财物据为己有,这种感觉真的让人非常兴奋,也很容易忽视对方的强大。

    “怎么样了?”姬长空走到韩风身前,白了他一眼,道:“让你小心,你偏偏不听,果然受伤了吧?”

    韩风略有些尴尬:“没事没事,小伤……小伤而已。”

    “小伤就不是伤了?”姬长空冷笑,哼了一声,道:“如果没有我之前的提醒,你身上的小伤就变成重伤了!”

    “重伤就重伤!”韩风恼羞成怒,道:“谁他妈的知道那小子的神兵之中,有着九宫天士的力量,那家伙,明明才刚刚进入八卦天之境啊!”

    姬长空讶然,旋即摇头失笑道:“活该!”

    “臭小子,不要你管!老子愿意!”韩风气恼道。

    笑了笑,姬长空当即点头,道:“嗯,还有闲暇和我吵闹,这么看来伤势应该的确不严重,那就随你了。”这么说着,姬长空便不再管他,朝着下一人行去。

    韩风等到姬长空消失之后,才咧嘴笑了笑,低声骂了一句:“臭小子,连一句好话都不会讲!”

    韩风这种成精的老家伙,自然看得出来姬长空是真正的关心他的伤势,只不过并没有选择那种嘘寒问暖的方式罢了,韩风心中感动,突然觉得当初自己的决定真的没有错。

    ……

    来回走了一圈,姬长空依次找几个伤员谈了谈,发现这些家伙身上的伤势都不重,不幸被杀的几人,还都是来自于大楚国这边,和轩辕谷并没有多少的关系。

    在谷内那些人大肆收刮那些北蛮子的灵宝的时候,姬长空也没有闲着,他那天元珠悬浮着虚空,在众人行动的时候,那天元珠也在默默地进行着灵魂吸收的工作,当他们将北蛮子被收刮干净的时候,那些死者弥留在虚空之中的灵魂力量,也被天元珠给全部吸收了。

    这一战非常迅捷就结束了,然而,死在这一战的北蛮天士却有不少,其中大多数都是六合天士和七星天士,这一类的灵魂力量非常浓厚,对于天元珠能量的补充很有用。

    将天元珠悄悄收回体内之后,那楚珊馨不知道何时起来到了姬长空的身旁,巧笑盈盈地看着他。

    姬长空一愣,盯着她看了一眼,马上明白这楚珊馨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道:“楚小姐,有事吗?”

    摇了摇头,楚珊馨道:“没事,只是觉得有些好奇罢了。”顿了一下,楚珊馨道:“你刚刚手中拿着的,应该是天元珠吧?”

    “嗯。”姬长空点了点头,道:“不错,是天元珠,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只是没想到这天元珠这么神奇,竟然还有着吞噬神魂的力量,它将灵魂的力量吞噬之后,有什么特殊的用途吗?”楚珊馨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有点用的。”姬长空表示,却没有解释到底有什么作用。

    楚珊馨没有细问,笑盈盈地看着他,道:“这一次,真的非常感激你们轩辕谷能够出手搭救,如果没有你们轩辕谷出手,我们大楚国恐怕真的顶不住那些北蛮子的攻击,姬长空,谢谢你!”

    “我来大楚国,并不是想要帮助你们楚家,我只是不希望看到大楚国的百姓,沦为那些蛮子的奴隶罢了。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感激我。”

    “不论你们来的目的为何,总之,你们的出现,帮助了我们楚家,为我们楚家抵御了北蛮子的入侵,所以我们都应该感激你们。”楚珊馨正色道。

    姬长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并没有想和她多聊的意思。

    “姬长空……”突然间,那楚珊馨脸一红,一副欲言又止的害羞模样,红着脸低声道:“我之前说过,如果你能够帮助我们大楚国,不论你想要我做什么都行,就算是一些非常苛刻的条件,我……我也会答应你!”

    楚珊馨大胆地看着姬长空,一副不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会配合的模样。

    姬长空一呆,神色古怪,睁大了眼看着楚珊馨。

    “咳咳……”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了白清雅的声音,不知道何时起,那白清雅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两人不远处,白清雅一脸淡然,目光却灼灼地盯着楚珊馨,道:“抱歉,没有打搅到楚小姐吧?”

    “打搅到了。”楚珊馨微微皱了皱眉头,不客气地说。

    “哦,那我很抱歉。”白清雅嘴里面这么说着,脸上可没有一点儿抱歉的意思,她就站那儿,一动不动,明眸在姬长空和楚珊馨两人身上瞄来瞄去,明显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

    “呃……”姬长空不是傻子,算是看出了问题所在,干笑着道:“那个,我去看看韩风了,你们俩聊吧。”

    话罢,姬长空马上从这边撤走,心道这两个女人不知道会搞什么鬼。

    他闪到一边后,偷偷地朝着那边看了看,发现这两个女人嘴角含笑,亲姐妹一样在哪儿谈笑风生,一副关系非常要好的模样。

    姬长空讶然,旋即苦笑摇头,暗道女人心海底针,刚刚两个女人明明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怎么一眨眼功夫,竟然又变得这么熟络了起来?

    他是怎么都想不通。

    一会儿后,那白清雅一脸淡淡地笑意从那边走了过来,还未到姬长空身旁,白清雅脸上的笑意已经全部收敛了,冷哼一声,白清雅道:“长空,楚珊馨那狐狸精,刚刚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啊,无非是感激我之一类的话。”姬长空坦然道。

    狐疑地看着姬长空,白清雅道:“没有这么简单吧?那白清雅可不是好惹的角色,你最好不要和她多来往,我听说过一些关于这狐狸精的传言,知道这狐狸精纠缠迷惑男人,让人为她做事,你可千万别着了她的道儿。”白清雅一本正经,一副非常关关心他的模样。

    姬长空笑了笑,道“放心吧白姐,我自然是有分寸的,楚珊馨这种人我不是没有接触过,她想要迷惑我,……还差的远呢!”

    他说的是实话,就连阿依古丽现在都不能迷惑得了他,区区一个楚珊馨就更别提了。

    “你这家伙,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我知道如果交战的话,十个楚珊馨可能都奈何不了你,可是……可是楚珊馨如果利用别的手段,譬如色诱这一类的方法,我怕你……我怕你就可能会着道了啊。”白清雅急道。

    姬长空一脸不在意的模样,笑嘻嘻地看着白清雅,突然调笑道:“她楚珊馨色诱我,起不到什么作用,如果是白姐的话,我才有可能着道……”

    此话一出,白清雅俏脸当即满是红晕,羞恼地瞪了他一眼,低声哼哼道:“你这混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

    “白姐,你是不是……是不是在吃那楚珊馨的醋啊?嘿嘿!”

    “鬼才吃醋!”白清雅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明显有些紧张了起来,小声嚷嚷道:“混蛋家伙,现在都学会欺负姐姐了。”

    这么说着,白清雅高高扬起头,远远瞥了那楚珊馨一眼,眼神中,有着点示威的意思……

    远处的楚珊馨,咯咯娇笑,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显然没有将楚珊馨的示威放在眼里。

    “总之,总之你少和楚珊馨那狐狸精来往!”白清雅转过头来,认真地叮嘱姬长空。

    “嗯。”

    ……

    北蛮,一座高耸入云的绝峰之上,凌厉的寒风呼啸,峰顶没有白雪,却冰寒彻骨。

    峰顶,两道孤傲的身影站定,远远地看着前方一座狰狞可怖的巨大宫殿,那宫殿利用巨大无比的乌黑石块堆砌而成,墙壁上全部都是一些狰狞的凶兽图案,冰冷的寒气在宫殿上方盘旋,一声声野兽般的嘶吼从宫殿之中传来,浓烈之极的战意,在那宫殿内缭绕不散。

    绝峰之上,两道人影如山一样屹立着,遥遥看着那座巨大的宫殿。

    “宗主,你真的决心和他一战?”厉恨天皱着眉头,看着身旁的古澹,阴沉着脸问。

    古澹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这一战不可避免,我不和那曹玄奇交战,是不想因为我们的交战令中土生灵涂炭,但是阿修罗王一心想要进入中土,我不得不出手,否则即便是大楚国在天士之战中获胜,也一样无济于事。”

    “长空带着轩辕谷的高手,已经前往北安城了,如果时间没错的话,他们应该已经开始和北蛮的天士交锋了。轩辕谷的高手全部听他的,水云国的那些老家伙,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会站在他那一边,这一战由轩辕谷加入,北蛮讨不到好处,我们完全可以等北蛮失败,等阿修罗王从亲临北安城,何必急急到这儿来?”厉恨天沉声道。

    古澹笑了笑,道:“长空是个好孩子,他在北安城,至少可以保住北安城的太平,这么一来,我就更加放心了。”

    “宗主,为什么不等阿修罗王从里面出来?”厉恨天再问。

    “我不想败在我孙儿面前。”古澹别头看着厉恨天,含笑道。

    “宗主!!”厉恨天低喝,道“你明知道这一战必败无疑,为什么还非要坚持!”

    “好了好了,我们之前已经说清楚了。”古澹看着看了厉恨天一眼,神色轻松道:“这一战我不能不去,好在天山有了你,好在长空也成长了起来,我可以放心过去,不用记挂什么。”

    厉恨天阴沉着脸,神色痛苦,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我已经来了,他在等我,我去了。”古澹看着远处,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下一刻,古澹已经从厉恨天的身旁消失无踪了。

    “小心!”厉恨天最后低喝了一句

    ……

    接下来几天,姬长空和大楚国的人一直都在这连绵的山脉之中,北蛮的那些天士,吃了一次亏之后,学乖了许多,之后都显得小心翼翼起来。

    这几天,姬长空他们和北蛮的天士又接触过几次,双方之间的战斗往往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快,一旦那些北蛮的天士发现队伍中有中毒的征兆,马上就开始撤退,生怕会集体中毒。

    北蛮子自从上一次受了伤之后,对于中毒这种事非常在意,他们这些人之中,也有着用毒这方面的高手,他们会在路过的每一个地方进行探索,生怕会被路途中的毒素影响。

    几次战斗之中,那伽罗手中的狼牙棒屡次发威,只要大家一发现那伽罗将狼牙棒上面的尖刺弄出来,马上开始闪。

    一旦那些北蛮子看到伽罗将狼牙棒上面的尖刺弄出来,也都知道伽罗是要撤退了,双方几次交锋,都匆匆结束,甚至都没有人死亡,只有几人受了点伤。

    战斗,僵持了下来。

    “妈的,那伽罗手中的狼牙棒,还真是一样讨人厌的玩意,等我们将那小子干掉了,一定要将那狼牙棒给弄成粉末!”韩风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过来,骂骂咧咧道。

    “是呀,如果不是那小子手中的狼牙棒,可以释放出九宫天士的力量,那些北蛮子肯定损失惨重!那小子,还真是难缠啊,一看形势不好,马上就开始撤退了,不好下手啊!”宋昱也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那伽罗手中狼牙棒中释放出来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弱了一些?第一次的时候,那狼牙棒将我们这边人逼的那么狼狈,但是最近几次,其中的力量已经仅仅只比八卦天巅峰之境的力量强上一点了!你们发现了没用?”姬长空问道。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愣,过了一会儿,韩风缓缓点了点头道:“给你这么说,倒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了,那小子这两次狼牙棒放出来,逃跑的是越来越快了!莫不是,那狼牙棒之中的力量,快要用完了吧?”

    众人神情一震,都看着姬长空,等候着姬长空的解释。

    “显然,那些力量不是伽罗本人的,只要是力量总不会无穷无尽的,消耗了这么多,我想蕴含在狼牙棒之中的九宫天士的力量,应该也差不多要光了。”姬长空想了想,又道:“下一次的时候,我们不用那么小心了,我们几人可以在前面追击,不用一直躲闪了。”

    “长空,你肯定那伽罗手中狼牙棒的力量,的确在一次次的减弱吗?”萧兴皱着眉头,慎重地问道。

    笑着点了点头,姬长空道:“那狼牙棒和我的天元珠有些相似,不同的是它需要九宫天士的力量补充,那狼牙棒的力量一点点地减弱,证明了一件事情——在这儿并没有那些北蛮的九宫天士!”

    姬长空这么一说,众人心一松,萧兴当家笑了起来,道:“不错,真要是这样,这说明将力量施加在狼牙棒之中的那一名九宫天士,并不在这儿。只要没有九宫天士在,我们就不必担心什么。”

    众人一个个信心马上再一次上来了,从那些北蛮子手中得到了不少好处的这些人,心中的战意正浓,没有了这个顾忌,战斗力肯定会再次提升一些。

    “会不会有诈?”楚珊馨犹豫了一会儿,小声地问了一句。

    白清雅冷眼看了楚珊馨一眼,不屑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智慧滔天?”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小心一点总不会是坏事。”楚珊馨笑了笑,明眸凝视着姬长空,道:“你说是不是啊?”

    白清雅的视线,“刷”的一下也落到了姬长空的身上。

    姬长空哑然,看看这个,又望了望那个,道:“不管有没有诈,我们都小心一点就是了,我对于元力波动毕竟敏感,如果我察觉到那狼牙棒之中的气息不同寻常,我会提前警告大家小心的。”

    白清雅微微点了点头,对姬长空关切道;“你小心一点,别为了别人将自己的性命赔进去了,不值得的。”

    “呃,我会尽力小心一点的。”姬长空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白清雅是真正的关心他,那楚珊馨抱有什么心思,他就不知道了。

    “那好,下一次再碰到那些北蛮子,我们就不管那伽罗的狼牙棒,杀过去!”楚云龙道。

    “我知道他们的位置,这一次我们还是采取主动,大家分散开来,最好能够将那些北蛮子给堵住了。”姬长空想了一想,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要防止那些北蛮子狗急跳墙了,小心谨慎一些,他们真的一心想要冲出去,放开一道口子好了。”

    “姬少爷,我们大楚国亏欠你们的,只要能够将那些北蛮人赶出去,以后我大楚国将会是你们水云国最为坚实的盟友!”楚云龙看着姬长空,道:“我知道你们轩辕谷似乎和归元宗有些矛盾,以后如果你们和归元宗之间不可避免的战上了,如果有用得着我们楚家的地方,我楚家绝不会推辞!”

    “那真是谢谢了。”姬长空心中一动,终于觉得这一趟还算是没有白来。

    有了这楚云龙的承诺,将来他们真的和归元宗开战了,轩辕谷这边相当于得了一个强有力的盟友,这会让他们的底气更足一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十方天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苍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苍天并收藏十方天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