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方天士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塔内

第四百八十九章 塔内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百八十九章  塔内

    在那三头银狼的眼神下,姬长空的身体像是被某种力量给禁锢住,就连灵魂都有些浑浑噩噩,一时间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

    破!

    从心灵深处忽然传出一个声音,深藏在记忆最深处的太虚秘录,骤然显现出来,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

    清凉的感觉从头浇到脚,他像是身处在冰天雪地中,灵魂中的眩晕感荡然无存,当自主意识重返身体以后,他只是将力量在体内转了两圈,就从迷茫中迅速苏醒了。

    三头银狼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眼神,不再被那些力量影响的姬长空,偷偷看了一下身旁的几人,他发现那刘岚的两个儿子一脸的迷惘,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就连刘岚本人,眼神中都有着几分迷茫,却在迅速清醒中。

    倒是他身旁的洪满墩,瞳孔中显现出两柄小剑的形体出来,光芒烁烁,并未受那三头银狼的蛊惑,倒是让姬长空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洪满墩修炼的天士之道应该比较特殊,这些年来全部处在浑浑噩噩之间,或许已经对那种状态免疫了,这才没有受到影响。

    三眼族的列奥,从来不曾睁开来的第三只眼睛,倏地绽放出一束强光。

    强光过后,列奥咧嘴一笑,显然也从迷茫之中恢复了过来,看来他那第三只眼睛的确有着妙用,只不过只会在关键的时候显现罢了。

    提特脸上的小孔冒出点点星光,他和列奥一样,似乎也有着本族的奇异力量,他那脸上可怖的小孔中的星光出来后,提特眼神阴冷下来,也迅速恢复如常。

    小涵和那火凤,则是全然不受三头银狼的影响,从头到尾都保持着清醒,没有那怕一霎的迷茫之色显现出来。

    三头银狼某种摄魂的奇异能力,没有能在小涵和火凤的身上发挥出作用来,这似乎让三头银狼有些意外,眼神之中传来讯念:“没想到你们两个又有突破了。”

    火凤脸上的狰狞疤痕像是蚯蚓一样密密麻麻,她眼神凌厉如刀,冷声道:“前几次的时候,我只是一霎的迷惑,脸上就多了急道疤痕,受了这么多次教训,我又怎么不进步?”

    三头银狼正对着火凤的那个头,竟然轻轻点了点头,那狼眼中闪现出耐人寻味的表情出来,它轻轻动了动身子,突然抬头再一次厉啸。

    一个个白骨傀儡从远处冒出来,在那些白骨傀儡的中央,还有这一只只凶兽夹杂着,由白骨傀儡和凶兽组成的队伍来势汹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姬长空一行人重新包围了。

    不需要三头银狼另外发号什么命令,这些白骨傀儡和凶兽群一过来就开始发动攻击。

    与此同时,在火凤、小涵身旁的空间突然传来“劈哩啪啦”的爆响声,只见一根根尖利的骨刺犹如蓬蓬细雨一样从天而降,朝着火凤、小涵还有两人身后的姬长空和洪满墩射去。

    每一根骨刺都森白色,阴气缭绕着,尚未靠近过来,就让人忍不住心神惊颤。

    终于从迷惘之中彻底醒来的刘岚,一看那些骨刺来袭,不及多想,伸手朝着他两个儿子拍去,轻喝一声:“醒来!”

    刘岚的两个儿子被他这么一拍,终于从失神中醒悟过来,赶紧和刘岚站在一起,应付着那从天而降的蓬蓬骨刺暴雨。

    “天烈、阴极马上动手!”火凤大喝一声,浑身的火焰瞬间飞逸出去,她本人也是一跃而起,直奔那三头银狼。

    “好!”看不见的烟雾中,传出了几个回应声,从那些烟雾中传来一波波强烈的能量波动,目标直指那三头银狼的另外三个头。

    看样子那天烈、阴极、土餮、九难等另外四股势力的首脑,已经开始配合火凤对那三头银狼下手了。

    天烈、阴极、土餮、九难那四方人马一起动手,三头银狼腹背受敌,显得更加暴躁了。

    漫天火焰遮天盖地,将火凤彻底笼罩住,也将那边的三头银狼挡住了,让火凤身后的一行人根本看不清楚事态的发展。

    他们也没有功夫去认真观察前面的战斗。

    漫天骨刺暴雨袭来,不论是刘岚一行人还是三眼族的列奥他们都应接不暇,洪满墩闭着双眼,手握那一柄长剑一动不动,但体内的剑气却冲天而起,和天上的骨刺暴雨交织在一起。

    和洪满墩站在一起的姬长空倒是沾了不少光,那些骨刺飞落下来的途中,被一道道凭空显现出来的剑气冲击到,一大半都直接爆碎了,只有零散几根可以侥幸下来,继续朝着他和洪满墩袭来。

    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他才会出手,抽刀断裂那些骨刺。

    洪满墩一直精修剑技,沉溺在奇异境界多年,虽然才初入十方天之境,可真正的实力似乎要比一般人高上几分。

    那刘岚也是十方天之境,或许比洪满墩在这个境界的时间还要长上一些,他不论是手中的神兵还是体内的气息都要比洪满墩强上一些,可一旦实战了,他也只能够凭借着神兵和体内气息的庞大来迎敌。

    不像洪满墩,对于剑技的运用已经到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不利用神兵,不依仗自己体内力量的强大,只是凭借着对于剑技的领悟来化解种种凶险。

    从这方面来看,洪满墩这个初入十方天之境的天士,不见得就不如那刘岚。

    假以时日,一旦让洪满墩熟悉了这个境界,并且将神兵重新给淬炼过了,想来他要是和刘岚对战起来,刘岚就要必败无疑了。

    姬长空因为较为轻松,通过观察洪满墩、刘岚的对敌手法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只有历经种种磨难,尝尽世间苦辣酸甜,在各种大战之中活着走出来的十方天士,才可以将十方天之境的力量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

    他若有所悟……

    呼!

    忽然将自己彻底冷静下来,手持着龙耀长刀,不借用体内太多的力量,只是将自己多年战斗的心得运用起来,去除华丽的招式,只是以最为简单的天地五行之力来融合在长刀之内,以最简洁有效的劈、砍等刀技朝天破骨刺。

    只是简简单单的劈、砍等动作,但是当他全身心投入以后,将自己的精气神毫无保留的集中起来时,这些最为简单的动作却仿佛有了灵魂。

    一刀砍来,刀势厚重如山,像是山川倾斜崩塌,生出一种万钧般的沉重力量。

    喀嚓!

    数根疾飞过来的骨刺,被那刀势一冲,马上虚空爆炸,断裂的骨刺乱飞,将天上蓬蓬细雨一般的众多骨刺给打乱了。

    洪满墩也一下省了力,他心神御动,一道道剑气扭曲如蛇,竟然将那些散乱的骨刺都给击飞掉。

    忽然间,他和洪满墩的配合趋于默契,两人站在一起,身旁竟然不落一根骨刺。

    相反,按道理本来应该要强过他和洪满墩的刘岚父子三人,倒是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身旁跌落了一根根断裂的碎骨刺,就连刘岚的肩膀上,也都被几根骨刺刺伤。

    倒是他的两个儿子,反而是安然无恙。

    看来,刘岚身为父亲还是有着父亲的觉悟的,在关键的时候,他肯定是不惜自己受伤来保护了两个儿子,要不然,他两个只有九宫天之境的儿子,定然不会这么丝毫无损。

    “快走!”突然,小涵传出一声低喝,声音冰冷彻骨。

    姬长空抬头一望,脸上马上闪现出一丝喜色。

    三头银狼被五色火焰给缠绕着,三个狼头在那火焰之中不断地挣扎,可那五色火焰就像是五条坚韧如棉的蟒蛇,紧紧地缠绕在三个狼头的头上,硬是逼迫的那三头银狼不能够发力。

    在那三头银狼的身旁,不知道何时多了一道道身影,他们满脸肃然,正全力出手配合火凤来攻击三头银狼。

    只是遥遥看了一眼,姬长空就猜测出这些人便是之前看不见的天烈、阴极一行人了,四方人马分成四个方向,各种华丽的招式和神兵一起祭出去,盯着那三头银狼一阵子狂轰滥炸。

    “快走!”洪满墩低喝一声,他率先朝着前方冲去。

    姬长空几乎马上就跟上了,虽然拉后一段距离,但他视线之中却从来不曾消失掉洪满墩的背影。

    倒是那刘岚父子三人,因为忙于应付天上的骨刺,不小心又深陷进了白骨傀儡当中,反而慢了几步,最后出现在姬长空的身后。

    他们一动手,另外四方的人一起开始行动起来,也全部朝着那金色小门冲去。

    一身火焰熊熊燃烧的火凤,突然从口中传来一声清脆的低鸣,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前方那金色小门内,马上也传出了一声回应的鸣叫,然后只见那金色小门给五色火焰给覆盖了,之前进入宝塔中的火红色的小鸟,在里面“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似乎在全力从内部开门。

    嘎吱!

    金色小门终于裂开了一道缝隙,一道道霞光从那金色小门中爆射出来,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一股浩大悠远的古老气息,猛地从那金色小门中传出来,仿佛一个沉寂多年的远古生物慢慢地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一直极力挣扎的三头银狼,身上的气息突然再一次增强,它嗷嗷厉啸着,身上的银色长毛根根竖立。

    三头银狼的三个口中,分别吐出白色、红色、青色三个圆润的宝珠出来,那宝珠一出,缠绕在三个狼头身上的五色火焰,像是被腐蚀了,开始逐渐被分解。

    “快!”火凤神色一急,张口又吐出一道火焰,在那一道火焰中夹杂着数滴殷红的鲜血。

    鲜血滴溜溜的如红宝石一般,在那火焰中滚动着,竟然令那一道火焰充满了奇异的香味,让人想要多闻几口才好。

    然而,那一道夹杂着火凤口中鲜血的火焰,一落到那三头银狼一个头上面,那个嗷嗷怪叫的一个狼头马上将珠子收回了,并且露出惊惧的神情出来。

    吱呀!

    前方的金色小门终于彻底打开了,旁边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人影,急忙闪入那金色小门中。

    那些人显然来自于天烈、阴极、土餮、九难那些队伍,他们在帮助天烈他们动手对付银狼的时候,早已经在悄悄地朝着那金色小门靠拢了,那金色小门一开下来,他们自然就强占了先机。

    一道道陌生的人影,在那金色小门中消失,那本来展开来的金色小门在彻底打开之后,竟然又开始慢慢关闭。

    “快!”小涵轻呼一声,第一个进入了金色小门中。

    小涵之后的三眼族的列奥和提特紧随其后,也从那金色小门之内一闪而逝,洪满墩和姬长空两人拉在最后,眼睁睁地看着那金色小门逐渐关闭,急忙以最快地速度朝着里面冲去。

    一道道人影中途中突然闪现出来,从远处以极速到了那金色小门口,瞬间消失不见。

    离那金色小门还有百丈的姬长空,只是看见一道道残影划破那金色小门,甚至没有看清楚是何人速度这么快。

    嗷嗷嗷!

    三头银狼的狼嚎声愈加激扬了,那一直被火凤囚困住的三头银狼,仿佛在这个时候突然脱困了一般。

    姬长空徒然一惊,不用回头他也知道那三头银狼的确脱困了,他马上以最快地速度朝着那金色小门冲去。

    体内的血脉力量沸腾,甚至连天元珠中的力量都在瞬间灌注进体内,加上体内本身蕴藏的力量彻底爆发出来。

    一霎那间,姬长空速度暴涨,竟然没有拉在洪满墩的身后太远,迅速从那快要愈合的金色小门之中进去。

    “闪开!”他才进去,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暴躁的怒吼,然后一道满脸森冷的青年就突然在他身后现身了。

    后退一望,从那金色小门的缝隙之中,他看到了刘岚父子三人绝望的神情。

    凄厉的惨嚎,倏地从那金色小门的外面传出来,通过那最后一道缝隙,姬长空看到那三头银狼腾怒跌宕,利爪飞扬间,外面一个个没有进来的高手血肉横飞。

    刘岚父子三人,就在这个行列。

    彭!

    他身后的金色小门彻底愈合,这一刻,外面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了,周围只剩下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声,在他旁边有许多人自己坐下来,各自取出奇异的元石开始恢复自己的力量。

    那个在他身后最后一个进来的青年,一脸的森冷,似乎已经到达了十方天之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喃喃道:“辛亏出手快,要不然就轮到我被三头银狼击杀了。”

    这青年狰狞一笑,旋即随意瞥了一眼姬长空,待到他发现姬长空只有九宫天之境的修为之后,嘴角闪过一个讥诮的表情,道:“让开一点!”

    他这一句话一说,姬长空才发现他站在一个狭窄的过道中,在前方乃是宽阔的圆石台,一个个之前进入了高手都在圆石台随意寻了个地方调息,火凤、天烈、阴极、土餮、九难五大高手赫然全部都在其中。

    看来最后突然闪过的一道道身影,正是这五大高手,也是因为他们的突然放手进入,使得外面的三头银狼立即从束缚之中挣脱出来,将残留在外面的一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击杀。

    “闪开!”那青年脸色一沉,突然道:“你耳聋了?”

    “小子,你说谁耳聋了?”洪满墩不知道何时出来,在姬长空的身旁站定,手中的长剑骤然传出一道凌厉剑气。

    青年一看洪满墩出来,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两手抱肩冷冷地看着姬长空。

    姬长空深深打量了这青年两眼,没有多说什么,还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然后回头和洪满墩一起从这狭隘的过道走了出来,在他回头的那一霎,他的眼眸之中才闪过一丝冰寒阴森的杀气。

    他神色马上恢复如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从容不迫地走向火凤、小涵、列奥、提特四人那边,默默地在小涵的身旁坐下来,取出一块极品的元石开始来恢复自己消耗掉的力量。

    那青年从过道出来后,嘿嘿一声阴笑,不经意地扫了洪满墩和姬长空两眼,便自顾走向了阴极的身旁,也老实坐了下来开始调息。

    没有人讲话,在这圆石台上似乎没有人愿意浪费一分时间,都在尽力将自己失去的力量先恢复过来。

    大概半个时辰以后,圆石台上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站了起来,没过多久,已经没有一个人还在继续恢复了。

    境界高深的虽然在对付三头银狼的时候消耗甚大,但是因为他们境界不凡,所以恢复的速度也相对快一些,境界较低的一些人虽然恢复的速度可能要慢一些,可刚刚他们并不是对付三头银狼的主力,他们消耗的力量少了许多。

    所以,众人几乎是在差不多的时间内,一个接着一个从调息中站了起来。

    因为有过前车之鉴,姬长空站起来以后并没有放开神识四处感应,只是用眼睛来打量周围的一切。

    这是一个圆石台,台面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成的,人脚踩在上面都能够感觉到脚底寒气嗖嗖的,圆台有一亩地大小,上面铭刻着许多植物、鸟兽的图案,那些植物、鸟兽栩栩如生的,低头望去像是活的一样。

    除了这个圆石台和身后通往那金色小门背面的通道之外,其它的方向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天上地下都是这样,分不清东南西北。

    这个九层宝塔比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峰还要高大,占地的面积也是极为宽广,虽然明知道一旦进入了九层宝塔的里面也不会拥挤,但是真的进入其中之后,他才发现这九层宝塔的第一层还是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上许多。

    白茫茫的前方不知道有着什么,他暗暗观察了一下,发现身旁的一些人有点满脸凝重有的充满的兴奋,只有火凤、天烈、阴极一行人神色平静,似乎没有将这一层当一回事。

    火凤闭着双眸,在她的肩膀上蹲着一个火红色的小鸟,这小鸟在她肩膀上很是安静,火红色的小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人,似乎颇有灵性。

    看着那蹲在火凤肩膀上的小鸟,姬长空莫名的有些伤感,他忽然想起了姬毒。

    在姬毒没有离开之前,向来也是喜欢蹲在他的肩膀上,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废话,现在他耳根清净了,但是却有些怀念那时候和姬毒相伴的日子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去了什么地方了,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样了,姬长空心中暗暗道。

    突然,姬长空抬头,怔怔地看着那火红色的小鸟。

    那小鸟一双火红色的小眼睛也是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似乎充满了兴趣,小翅膀还缓缓拍打着,一副欢欣雀跃的模样。

    这小鸟去看别人的时候,虽然好奇,但是却不会在意太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鸟一看到他,就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倒是有些想要找他戏耍的趋势。

    “别乱动。”火凤似乎察觉到了肩膀上的异常,轻声说了一句,并且略显诧异地瞅了姬长空一眼。

    火凤显然也察觉出她肩膀上小家伙的异常和姬长空有关,她看向姬长空的时候眼眸中有着一丝疑惑,似乎也不明白这小鸟为什么会在对待姬长空的时候表现反常。

    “既然已经到了这儿,那大家就分开来吧,嗯,大家要是运气好的话,会在最上面几层见面的。”那身高三米的天烈哈哈一声大笑,带着自己的人一头钻入了白雾之中,他们的身影一入白雾,就迅速消失不见了。

    阴极、土餮、九难那三方的人,都是客气地朝着火凤点了点头,旋即也不再多说什么,也都是朝着那圆台外面的茫茫白雾行去。

    出奇地,他们进入白雾的方向竟然各个都不一样,大家既然都要去第二层,不知道为什么在白雾之中却四处乱走,这让姬长空有些疑惑。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了刘岚,想起了刘岚的好,要是刘岚现在就在身旁的话,说不定那刘岚可以解答。

    刘岚父子三人最后的关头被那青年给强行挤开来,错过了进入的机会,这个时候说不定已经在外面被那三头银狼击杀了,想到这儿姬长空不觉有些黯然。

    刘岚父子三人的身死,似乎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不论是火凤还是小涵,亦或者是那列奥和提特,进入这儿后从始至终就没有再次提起那刘岚父子三人,仿佛那父子三人根本不是这个队伍的一员,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姬长空看着火凤、小涵等人的无动于衷,仿佛看到一旦自己身死之后的待遇,和这些人在一起,不要想能够得到他们的什么帮助,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是要看自己,指望别人这一条路怕是行不通。

    “我们也走。”火凤看也没有看身后的几人,只是对身旁的小涵说。

    小涵神色冷冽,道:“嗯,早点找到出口,早点进入第二层也好。”

    火凤点了点头,旋即一头钻入了前方的白色烟雾当中,小涵没有迟疑,马上紧随其后消失不见。

    列奥和提特一见火凤和小涵走了,急忙跟上,列奥没有回头,倒是那提特回头过来,阴冷的眼神在姬长空、洪满墩的身上扫过,似乎在提醒两人要记得他。

    “跟上他们,他们知道进入第二层的路。”洪满墩低呼一声,旋即马上钻入烟雾。

    姬长空在洪满墩之后,从那火凤一行人的方向进入烟雾,一步踏出,姬长空马上呆住了。

    他仿佛突然间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天上悬挂着九颗炙热的太阳,一眼望去,这里乃是无垠的沙漠,热的人浑身淌汗,简直想要将全身的衣衫全部褪去才好。

    旁边一个个沙丘高高鼓起,地上的黄沙烫脚,他伸手抓了一把沙子,看着那沙子慢慢地从指缝中流失掉,闭着眼睛感受了起来。

    这不是幻景!

    姬长空马上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这里乃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这个沙漠中的黄沙颗粒中的气息在他的灵魂海洋之中转悠了一圈,给他了这个体悟。

    远处,火凤和小涵两人抬头看着天上的九个太阳,似乎在辨别方向。

    列奥、提特两人就在火凤的身后,他们不敢靠的太近,又不敢离的太远,这两人倒是没有花心思去辨别什么方向,只是在不断地计量着应该和火凤保持多远的剧烈才合适。

    姬长空一开始还觉得那两人奇怪,但是当他和洪满墩朝着火凤走去的时候,才发现为什么那列奥和提特两人会这么行为古怪。

    他和洪满墩每多靠近火凤一些,就会发现这沙漠之中的温度似乎就提高了十来倍,这火凤人在沙漠之中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的温度变得极为惊人,居然要比沙漠之中的高温还要猛烈数百倍!

    只有那一身冰寒之气的小涵,才敢和她走在一起,连列奥、提特两人都要和火凤保持一段安全的距离,似乎生怕会被火凤身上的高温给是烧死了。

    火凤、小涵两人,自顾地看着天上的太阳,小声地讨论着什么。

    一会儿后,两人似乎找到了准确的方向,速度突然快了许多。

    提特、列奥一见这两个姑奶奶速度加快,也不敢迟疑,马上紧紧跟上。

    “我们走,只要跟紧前面那两人,应该很容易找到进入第二层的出口,小心一点,在这里要是有了什么事情,想来他们不会管我们的死活。”洪满墩暗暗叮嘱了姬长空一句。

    姬长空点头,悄悄将体内的血脉之力和天元珠中的力量灌注在体内,竟然和洪满墩的速度不相上下,令那火凤、小涵的身影始终在他的视线之中不消失。

    “小子还真是有一套。”洪满墩压低声音暗赞了一句,悄悄道:“在这里真要是有什么意外,记得将你上古九变绝阵施展开来,说不定可以躲过一劫,那上古九变绝阵乃是大毁灭之前的凶阵,在这里应该能够发挥出些作用。”

    “难。”姬长空满脸苦笑,轻声解释:“你上一次告诉我你在这里的场景可不是这样的,我告诉我这九层宝塔的第一层中到处都是山川存在,若是那样的话,我还可以尝试用上古九变绝阵来保护自己,哪知道情况根本不一样啊。”

    上古九变绝阵如果能够依附强大的器物或者自然景物,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要不然上古九变绝阵的威力将会有限。

    在施法者境界足够高深力量足够强的情况下,上古九变绝阵可以依附到九九八十一颗星辰之上。

    那时候的上古九变绝阵的威力,才堪称惊天动地。

    但这里只有一个个沙丘,沙丘全部都是黄沙堆积起来的,似乎很难借助沙丘之中的力量,这样的话上古九变绝阵在这里的威力就会变得有限的很了。

    “我怎么知道这里还会不断地变化呢,上一次我过来的时候,的确是发现身处群山环绕之中,我想,我上一次经历的场景现在肯定被天烈、阴极他们中的一方给经历了……”洪满墩满脸无奈。

    “算了,事到如今我怪你又有何用,你我两人一起过来的,希望能够一起活着出去。”姬长空也没有怨天尤人,压低声音道:“更何况,我们还有着共同的敌人……”

    “嗯。”洪满墩轻轻点头,眼睛眯起来,显然也是心中有数。

    这个沙漠没有黑夜,高悬在天上的九颗太阳似乎永远不会坠落,始终令这个沙漠保持这高温状态,并且似乎还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前方火凤、小涵两人途中继续辨别方向,正是因为她们两个要分心在这件事情上,所以她们两人的速度达不到最快,也是因为如此,姬长空等人才能够跟上这两人的步伐。

    在九个太阳的照耀下,一行人不知道行走了多长时间,或许几天,也或许几个月,在这个没有时间可以计算的诡异之地,众人的感知在烈日的照耀之下似乎也开始减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蔚蓝色的小湖突然在前方出现,在那小湖旁边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一股清凉的气息从那个方向扑面而来,而神经疲惫的众人精神一震。

    行走了这么久,在枯燥的沙漠之中忽然见到一点绿色,给人的感觉竟然是那么的美妙。

    出乎姬长空意料,在那沙漠中的绿洲出现之后,火凤、小涵她们不但没有放松,反而马上蹙起眉头,列奥和提特两人更是脸色阴沉了下来。

    “不太对劲。”洪满墩轻声提醒姬长空。

    姬长空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在暗暗警惕了。

    火凤、小涵两人最终还是来到了那绿洲处,火凤站在绿洲旁边一动不动,倒是小涵飞身跃入那蔚蓝色的小湖当中。

    一个巨大的妖花突然在湖水之中显出来,花蕊一收,湖中之水纷纷被吸入其中。

    那妖花小山一样大小,从那湖水之中猛地浮出来,根茎深陷在湖底深处,展开的枝叶茂密无比,像是尖刀一样片片锋利,它那猩红色的花蕊处,竟然有着尖利的獠牙,远远看去像是一个血盆大口在咀嚼着血肉。

    这个蔚蓝色小湖之中的湖水,在那怪异的花蕊出现之后,几秒钟之间就被全部吞入了花蕊之中。

    自然,飞身进入了小湖当中的小涵,也被那妖花给自己吞没了进去。

    噗噗!

    妖花那茂密的枝叶飞出去,弯刀一样迅速朝着这边射来,最前面的三眼族的列奥冷哼一声,长枪挥舞之间,将那枝叶洞穿了一个个洞穴。

    提特也没有闲着,身子忽然灵活的如蛇一样,曲线朝着那小湖行去,时不时地伸手一抓,那飞射过来的弯刀般的枝叶竟然马上枯萎了。

    火凤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就她肩膀的小鸟飞了出去,那小鸟在那些妖花中的枝叶间欢快地跳动着,那些枝叶纷纷化为了灰烬。

    小鸟从火凤的身上飞出来,将射向火凤的那些妖花的枝叶给全部焚烧成灰烬,小鸟并没有急着返回火凤的肩膀上,轻盈地在虚空划过,从姬长空的眼前飞掠了过去,将那些射向姬长空的妖花的枝叶也全部给焚烧了。

    小鸟绕着姬长空飞舞了几圈,那一双通红色的小眼睛满是好奇,偷偷地打量着姬长空,似乎在想要将姬长空身上每一根毛发都记在心里面。

    “回来。”远处的火凤轻呼一声。

    这火红色的小鸟听到火凤的叫喊后,又好奇地看了姬长空几眼,这才慢吞吞地回头火凤的肩膀上,但是却还在注视着姬长空。

    “小子,你对那小鸟施了什么法?为什么那小鸟会帮助你?”洪满墩手忙脚乱地将那些妖花的枝叶给除掉,低声询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姬长空摇头,真是满心疑惑,不明白为什么这小鸟会特殊对待自己。

    “你的身上,一定有吸引这小鸟的东西,要不然它不会特殊对待你,你好好想想,想想你身上有什么有可能吸引到这个小鸟。”洪满墩提醒。

    吸引这个小鸟的东西?

    姬长空愕然,旋即还真是认真去思量,盯着那小鸟暗暗找寻脑海之中的记忆,想要找出问题的答案来。

    就在此时。

    那前方的妖花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姬长空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那妖花,心道这妖花还真是拥有了意识了,要不然不会和人类一样发出这种惨叫声出来。

    那妖花在惨叫声中枝叶迅速结冰,在九颗太阳的照耀之下,妖花竟然成了一个晶莹的冰雕,闪烁着诡异的亮泽。

    小女孩般相貌的小涵,不知道何时到了火凤的身旁,嘴角挂着一个深寒的冷笑。

    火凤伸手一指那妖花,道:“去!”

    那小鸟虚空展翅,瞬间到了妖花的花蕊之中,熊熊火焰从那小鸟的身上传来,只见那妖花的枝叶马上化为了晶莹的液体,流淌在了这个小湖当中。

    看着那妖花花蕊之中飞腾出来的火焰,姬长空脑海之中一道灵光闪过,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

    朱雀之血!

    四圣兽之一的朱雀天生掌握了火焰之真谛,朱雀的庞大身躯若是缩小了千万倍,和那火红色的小鸟有着七八成的相似,那小鸟一样深的火焰真谛,会不会也是火焰灵兽,亦或者就是另外一只幼小的朱雀?

    按照迪克所说,圣兽一族在大毁灭之前也是一个强大的种族,能够被称为种族的说明不论是青龙还是朱雀肯定不单单只是一个,这么看来这一身火红色的小鸟也真的有可能便是另外一只没有成熟的朱雀。

    即便不是,也肯定和朱雀有关!

    自己体内蕴藏有朱雀之血,对于天地之间的火焰之力非常敏感,或许达不到那火凤的地步,但是因为体内有着朱雀之血,在自己催发体内鲜血力量的时候,朱雀的精血气息肯定会显出来一些。

    那小鸟极有可能是因为朱雀气息的出现才会对自己另眼相待的!

    当当当!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传来了清脆的碰撞声,只见那列奥手持着银色长枪,在附近的一颗颗怪异的植物上敲来敲去。

    不知道是不是和妖花身亡有关,那些附近的植物迅速枯萎,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些植物枝叶变黄,似乎已经渐渐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而那被妖花的花蕊给吞没的湖水,这个时候也重新将小湖给充盈了起来,碧蓝色的湖水再一次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那妖花被火焰融化,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等那火凤的小鸟重新在她肩膀上停下后,小涵伸手释放出一缕寒气,注入了湖水之中,那蔚蓝色的湖水迅速结冰,白茫茫的雾气缭绕在湖面上。

    只是一霎,那湖水结成厚厚的冰岩,小涵回头朝着火凤点了点头,一头钻入冰岩之中,身影骤然消散。

    火凤也没有犹豫,一样钻入了冰岩内不见。

    在那列奥和提特进入之后,姬长空和洪满墩走到冰岩上,低头一看发现这冰岩像是一个镜子,镜子中有一扇闪光的门,看似实体,但是脚一踩到上面,就马上陷入其中。

    “走吧。”洪满墩谨慎地尝试了一下,率先一步进入。

    姬长空毫不犹豫,同样钻入其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十方天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苍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苍天并收藏十方天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