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乱战神 > 第三一六章 立场

第三一六章 立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一六章 立场

    “拉斐尔,要干掉迪斯马克可不容易。”凯恩说道:“迪斯马克本身就是至尊骑士,实力非常强大,开启了狮王之盾后,他的战斗力变得更加可怕了,而且他又找了三个圣骑士做帮手,还有……我总感觉迪斯马克身边还隐藏着一个强者,否则就没办法解释精灵的大营为什么突然……”

    “咳……”韩进突然干咳一声。

    凯恩立即反应过来,急忙闭上嘴。

    “精灵的大营怎么了?”茱莉亚问道,她已经听到了。

    “迪斯马克身边那个神秘的强者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办法,让精灵大营变得一片混乱,然后迪斯马克就带领军队杀了出去,幸好,精灵族的统帅经验非常丰富,及时调整部署,打退了迪斯马克的进攻。”凯恩解释道。

    凯恩可不敢说实话,如果让茱莉亚知道迪斯马克抓了上万精灵俘虏,天知道茱莉亚能干出什么事?!对精灵族的突然反目心有愧疚是一码事,看着无数族人受苦受难而坐视不理就是另一码事了。

    “你刚才不是说过了,那三个圣骑士始终没有参加战斗,显然,他们不会服从迪斯马克的命令。”韩进转移了话题,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凯恩,你知道那三个圣骑士叫什么名字么?”

    “知道。”凯恩点了点头:“那个老头子叫亚都尼斯,中年骑士叫奥德,最年轻的圣骑士叫艾米杰。”

    “什么?”韩进愣住了:“你确定?!”

    “当然确定了,我还和他们聊过天呢,拉斐尔,怎么了?”

    “我知道他们。”韩进露出了笑意,当初杰狄斯给他介绍教廷内部的权力构筑时,两个人一直在单独交谈,所以只有他知道。

    “真的?”

    “嗯。”韩进点头道:“他们是光明骑士团的统领,我上次接受杰狄斯的委托跑到大陆的西南区,就是为了找他们。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事情已经变得很简单了,让杰狄斯和他们接触一下,你以为他们还会帮助迪斯马克么?”

    “太好了!”凯恩露出喜色,双手也在兴奋的搓动着:“但……拉斐尔,不要忘了那个神秘的强者还有魔法军团啊!”

    “你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发现吗?”

    “没有,我加入魔法军团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迪斯马克根本不会信任我,我只是凭直觉,认为应该有这样一个强者。”

    “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韩进沉吟片刻,露出淡淡的笑意:“我可以对付迪斯马克,格瓦拉、杰狄斯、盖尔总管还有多明妮,他们四个对付那个神秘的家伙,应该绰绰有余吧?魔法军团……就交给那三个圣骑士和祭祀团,雅琳娜和你可以协助他们,不管怎么算,迪斯马克这一次都死定了。”

    凯恩思索起来,韩进说得有道理,虽然这里是迪斯马克的地盘,但韩进那边掌握的高端力量远远凌驾在迪斯马克之上,三个圣骑士和祭祀团又可以充当内应,算下来,迪斯马克根本没有翻本的机会。

    “还是谈谈魔法军团吧。”韩进缓缓说道:“凯恩,如果你和纪伯伦突然出手,能不能解决那两个大魔法师?”

    “我可以解决掉军团长桑迪,不过……那个叫伍德罗的家伙是一位十阶大魔法师,我担心纪伯伦……”实际上凯恩的功利心本没有现在这样强烈,加入魔法军团之后,他的野心才一点一点的萌发了,因为军团长桑迪也是一位火系大魔法师,虽然同是九阶,但他凯恩的实力略强于对方。所以凯恩认为,以前在孤崖城靠猎杀魔兽生活的日子太委屈自己了,不管他在佣兵界的声望多么响亮,也远远比不上一位军团长获取的权势与利益。

    “伍德罗??”

    “不会吧?拉斐尔,那老家伙你也认识??”凯恩惊讶的问道。

    “呵呵……老朋友呢,伍德罗原来是拜特城的总治安官,后来被赶出拜特盟,逃到了黑鸦城的领地,他又收罗自己的残兵败将,想打郎宁的注意,最后被郎宁打败了。”

    “就是他啊?!”凯恩恍然大悟,他知道韩进的黑鸦城曾经遭受过两股力量的攻击,但不了解具体情况,经过韩进的提醒,他一下子明白了。

    “看来……他被郎宁打败之后,又跑到圣冠城投靠迪斯马克了。”韩进微笑道:“很好、很好,我可以一次性的把他们全部解决掉了。”

    “他的实力要比我强得多。”凯恩沉吟着:“不过,虽然他也没有得到迪斯马克的信任,但桑迪一直对他很忌惮,也许我能在这里面想想办法。”

    “不要急。”韩进道:“我先回去找格瓦拉他们,让他们拿出一套合适的计划来,这方面我可不擅长。”

    “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凯恩点头道。

    韩进的视线落在茱莉亚身上:“茱莉亚,你不要再乱想了,这段日子,一定要养好自己的身体,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茱莉亚用感激的目光看着韩进,轻声应道:“嗯。”

    韩进向凯恩使了个眼色:“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们要小心。”

    “好的。”纪伯伦露出勉强的笑意。

    凯恩心领神会,跟着韩进走到院落中,韩进看着已合拢的房门,低声道:“有些事情,就不要让茱莉亚知道了。”

    “我明白的。”凯恩也把自己的声音压到最低。

    “纪伯伦呢……你找个时间和他谈谈,什么都不用他做,看好茱莉亚就可以。”韩进缓缓说道:“你告诉他,这是我的意思。”

    “嗯。”

    “你最好在地下室上面设一座魔法阵,屏蔽住外面的波动,这样,茱莉亚就不会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了。”

    “可……我们又能瞒多久呢?”

    “能瞒一天算一天吧。”韩进伸手在凯恩肩头拍了拍,身形向下沉去。

    自在无碍的道法,给韩进提供了很多便利,也让以韩进为中心的整个集团获得了很多显形的、隐形的优势。如果换成别人,想把情报转告给远在地下深处的统帅部,然后统帅部再制定计划,接着把计划转回来,来来去去也许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机会极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溜走,到那时候,计划还有没有用处,也是一个未知数了。

    可韩进只用了几个小时,便找到了激流军团,把格瓦拉等人都召集过来,一五一十的介绍了他所掌握的所有情报。

    杰狄斯的情绪当然是最激动的,这个向来保持从容恬淡、山岳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大主教,终于露出了他脆弱的一面,他甚至想立刻离开军营,去找那三个圣骑士。

    韩进却显得很懈怠,把情况介绍清楚后,就让格瓦拉等人离开了他的大帐,至于格瓦拉他们会针对当前形势制定出什么样的计划,他一点都不关心,也不想过问。

    这种态度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也许有的人会在背地里认为韩进不像是一位首脑,但往深里说,这未必不是一种智慧!在军略谋策等等方面,韩进绝对比不上格瓦拉、杰狄斯、盖尔总管等人,甚至也比不上郎宁,真的有必要去指手画脚么?当然,韩进应该认真学习,想方设法提高自己,但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他已经尽可能的把自己能掌控的时间全部用在了修炼上,不修炼了,去学习什么谋略,这是聪明呢还是愚蠢?

    从另一个角度看,因机缘巧合,和格瓦拉、杰狄斯、盖尔总管等等出类拔萃的人物走到一起,这是韩进的幸运,但却放之不用,非得自己强自出头,幸运又有什么意思?太浪费了!

    韩进坐在那里不动,该说的他都说了,不过,仙妮尔已经结婚的消息他始终藏在心里,第一,他不想接受什么安慰,第二,他也不想别人为他担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进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那袭染满龙血的长袍,用手指一点点的抚摸着,魔法袍穿起来虽然很洒脱,但太宽松,不利于近身缠斗,所以韩进穿着的长袍大都是仙妮尔一针一线改过来的,现在长袍还在,可已经物是人非了。

    韩进拎着长袍,凝视着良久良久,手指突然一松,长袍落在了地上,紧接着一团火焰飘了过去,点燃了长袍。

    就在这时,雅琳娜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地上的火光,惊讶的问道:“拉斐尔,你在做什么?”

    韩进没有说话,站起身把身上的长袍也脱了下去,扔在了火焰中。

    “拉斐尔,你怎么了?!”雅琳娜的眼睛瞪得溜圆。

    “脏了。”韩进淡淡的说道。

    “脏了洗洗不就干净了?”

    “雅琳娜,帮我找几个会针线的女奴过来。”韩进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费唇舌了,烧掉那两件长袍,表面上看象一个小孩子在发脾气,实际上韩进需要做些什么,以此为媒介,从这之前,他可以伤心、可以痛苦、可以发泄,从这之后,他要用平淡的态度直面那些让他感到温暖、或让他悲痛的回忆。

    “到底怎么了?”雅琳娜还不放弃。

    “算了,我自己去找吧。”韩进缓步向帐外走去。

    雅琳娜一把抓住韩进的胳膊:“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什么事都没有。”

    “我不信!”雅琳娜极认真的说道。

    如果是格瓦拉等人,绝不会想方设法询问韩进的隐私,韩进愿意说,他们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听众,韩进不愿意说,他们也不会勉强;如果换成摩信科等人,也许韩进一个眼神递过去,他们就会乖乖退到一边,唯有雅琳娜,她可以‘用强’,可以耍赖,这也算是女孩子的一种资本了。

    韩进被逗笑了:“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暗示我一下,我会让你满意的。”

    “我……”雅琳娜的视线落在那犹闪烁着火星的灰烬上:“是不是仙妮尔……”倒不是说雅琳娜拥有令人震惊的直觉,因为她心里‘有鬼’,所以看到韩进的反常表现,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仙妮尔。

    “这和她没关系。”韩进轻声道:“真的没关系。”

    “其实……其实你不用乱想的。”雅琳娜心慌意乱的避开韩进的视线:“真的,仙妮尔一定会回来的。”雅琳娜是言不由心的,她希望韩进和仙妮尔的感情破裂,但她又不想伤害韩进,也不想伤害仙妮尔,毕竟在那段冒险的时光里,她和仙妮尔是非常好的朋友。这也怪所罗门大公爵的教育方法有问题,只让雅琳娜专心研究魔法,别的方面,雅琳娜几乎就是一张白纸,她甚至荒诞的认为朋友感情和国家大事同样重要。

    否则,雅琳娜的态度会比现在自然得多,或者早已开始挑拨离间了,至于她的小动作能不能瞒过韩进、瞒过其他人,那是另一码事。

    “回来?”韩进顿了顿,淡淡的说道:“这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仙妮尔不是以前的仙妮尔,我也不是以前的我。”

    “你怎么能……”雅琳娜惊讶的说道:“不会的!你们的感情那么好,不会的!”

    “你这么说,是因为不知道我做过些什么。”韩进微笑道:“她不会原谅我,我也一样不会原谅谁。”韩进不由想起那天夜晚,无数在他剑下惨死的精灵,但他不后悔,如果手中有一个按钮,按动按钮就能把所有的精灵全部炸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按下去!是精灵族率先发动进攻,占领了他的领地,他和精灵的关系已经变成不死不休的死敌了,是委曲求全,去挽回一份已经有了缺陷和遗憾的感情,还是决绝一些、果断一些,尽力保护所有的、愿意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好像并不难选择。

    放过几个精灵,也许那几个精灵就能给自己的部下带来创伤,对前者,他没有什么义务,对后者,他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难道一定要等激流军团陷入精灵们的包围,看着一个个忠于自己的将士接连倒在血泊之中,有了足够的理由然后再下狠心?太晚了吧?!这么做他倒是对得起仙妮尔了,可他对得起外面成千上万的追随者么?!

    他面对的,是战争,不是游戏,心软一些、犹豫一些,也许就能让千百个本不该死去的将士化作皑皑白骨,何况他处于逆势中,又有什么资格去宽恕敌人?!

    “你……做过些什么?”雅琳娜急声问道。

    韩进不想再谈下去了,他伸手去推雅琳娜的手,可雅琳娜的态度异常坚决,两只手死死抓住韩进的胳膊,就是不松,韩进总不能强行把雅琳娜的手指掰开,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真的不能告诉我吗?我们……我们是朋友呀。”对视了片刻,雅琳娜又慌张避开了韩进的视线。

    韩进心中陡然升起一股烦躁的情绪,前一段时间他已经发觉了,雅琳娜对他的态度有些暧昧,他不想接受什么,也反感雅琳娜的乘虚而入,不过,就像雅琳娜说得那样,他们是朋友,曾经一起患难过,他可以拒绝,但不能伤害到雅琳娜。

    就在韩进思索应该不应该挑明的时候,帐帘被掀开了,杰狄斯走了进来,看到韩进和雅琳娜的样子,不由笑道:“你们这是在……”

    雅琳娜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松开手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韩进暗自吁了口气:“杰狄斯,找我有事?”

    “这倒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好办法,也可以让您更容易的忘记过去。”杰狄斯微笑道。

    “不要乱说,不是你想的那样。”韩进摇了摇头。

    “呵呵……其实我本来是不想管的,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想,应该由我来挑明了。”杰狄斯轻声道。

    “你要挑明什么?”韩进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您知道精灵最痛恨的人是谁么?”

    “我?”

    “不,是格瓦拉骑士。”杰狄斯沉吟了一下:“在孤崖城里,大精灵莉迪亚曾经攻击过格瓦拉骑士。”

    聪明人之间谈话总是很方便的,杰狄斯不用介绍前因后果,韩进从这个引子里,已经联想到了很多很多。

    沉默了良久,韩进缓缓说道:“什么时候的事?”

    “格瓦拉刚到孤崖城不长时间。”

    “你们都知道了?”

    “是的。”杰狄斯点了点头:“格瓦拉骑士没有告诉您,是不想给您造成困扰,盖尔总管没有告诉您,是不想让您误会他,他们都不能说,只有我最合适了。”

    “我明白了。”韩进一字一句的说道,他确实明白了,杰狄斯所表达的,不止是信息,也是他的立场!韩进座下,以格瓦拉为首的智囊团拥有超然的地位,现在就要制定进攻圣冠城的计划了,占领圣冠城之后下一个对手就是精灵族,杰狄斯选择这个时候揭开往事,足以证明智囊团就如何反击精灵族的问题已经达成了一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混乱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撞破南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撞破南墙并收藏混乱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