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乱战神 > 第三六六章 心事

第三六六章 心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六六章 心事

    兽人战士始终跟在后翼,他们不敢追得太近,怕遭受攻击,又不敢离得太远,怕失去韩进的踪迹,就在矛盾的心态中,他们已追出了几十里地,不过疾风狼非常擅于长途奔跑,这点距离对它们没有任何影响。

    前方韩进已拐入一片密林,兽人战士们略一犹豫,纷纷追了进去,虽然他们大都不是很聪明,但也隐隐明白了一个事实,那个神秘的敌人并无意杀死他们,只想着尽快逃走,否则,他们早就遭受攻击了。

    密林里静悄悄的,有一种淡淡的腥气在空气中弥漫着、流动着,如果静下心、停住脚步仔细观察,能清晰看到一些树干上发出如星点般的微光,但兽人战士们一心跟住韩进,哪里有心情管其他事?

    在几株大树上的树冠上,分散躺着十几个精灵,生命早已离他们远去了,在下方的枯草丛中,或多或少汇集着一团团暗红色的东西,那是她们流出的血液,只是现在已经略显干涸了。那些精灵的位置很巧妙,不但能监视整片森林,也能照应到彼此,而且,在森林的庇护下,精灵拥有异常敏锐的感应力,很难想象,竟然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把她们一个个杀掉。

    暴躁并心神不安的兽人战士们没能发现血迹,倒是有些疾风狼在奔跑的间隙里,抬起头茫然的向四下扫视着,可惜,它们并没有和自己主人心灵沟通的能力。

    冲出树林,一片弥漫着蒸腾热气的浅潭出现在兽人战士们眼前,潭水对面,大约有三十多个女性精灵赤裸着身体,一边尖叫一边从潭水中跑出去,可是等她们跑到自己存放衣服的地方时,才发现所有的衣服都不翼而飞了,好似有谁在搞她们的恶作剧,武器还在,但一张张长弓的弓弦也全部被人划断,成了废物。

    最先冲出树林的兽人战士们一个个呆若木鸡,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精灵,跟着冲出来的兽人战士们也一样,一阵阵难以压制的燥热从他们心底燃起,瞬间燃遍了他们全身。

    也许是因为看的太清楚,也许是因为精灵们太过美丽,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此时此刻,兽人战士们觉得自己的原始本能在疯狂燃烧着,以至于他们甚至忘了敌人。

    精灵们又羞又怕,尖叫着向森林深处逃去,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知道是哪一个兽人战士第一个发出嘶吼声,接着所有的战士一起动了,一匹匹疾风狼笔直的冲下潭水,溅起的水花此起彼伏,好似潭水都变得沸腾了,接着他们冲上岸,冲进了树林。

    不管精灵们逃走的速度有多快,总不可能超过疾风狼,很快,一个落在最后面的精灵就被追上了,随着一声吼叫,一个兽人战士从疾风狼上扑了出去,从后面抱住那精灵,双双滚倒在草丛中,那精灵一边极力挣扎一边哀叫着,而按倒她的兽人战士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双手抓着那精灵头发,用力在地上撞了几下,对他来说,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因为以前他就是用相同的办法对付人类,紧接着,又有几个兽人战士扑上来,把那精灵死死按在地上。

    在精灵们一个个被扑倒的时候,盖尔总管从峡谷的另一边冲了过来,他身后跟着数百个骑着银色飞马的精灵,听着森林中的响动,盖尔总管回身笑了笑,身形悄悄的融入轻风中。

    为首的精灵皱起眉头,可没等他想些什么,便听到了森林中传来的悲呼声、哭泣声,那精灵神色大变,一挥手,带着部下们冲入了密林。

    当盖尔总管赶到他和韩进约好的地方时,韩进已经等在那里了,盖尔总管干咳一声:“我感觉我们留下的痕迹太多了,未必能瞒得过他们。”

    “想把他们都瞒在里面,难度很大,而我们的时间却不多了。”韩进慢慢抬起头:“反正……血已经流了,不是么?”

    盖尔总管默然,如果精灵族与兽人族之间的矛盾真的有韩进说得那么大,冲突的原因确实没有多大意义,关键在于有没有发生。

    “我们走吧。”韩进站了起来,轻声道。

    暗夜之后,天总归是要亮的,不过,圣冠城的人们却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们的恐惧与不安,早随着韩进的归来而消失,多少年了,再没听说过有谁去挑战上位巨龙,就算有,也注定面临失败,只有韩进做了,并且胜利了,所以,得知领主大人在城里,人们有一种重获安全的感觉。

    当第一抹霞光洒落在圣冠城中时,韩进与库尔蒂尼一前一后走进了一座小宅院,库尔蒂尼一边走一边汇报着什么。

    “……所以,我们最后放弃了,绮丽和希尔娜小姐应该躲起来了,或者被精灵族秘密关押在什么地方,但后者的可能性……并不大,难道她们那么傻么?明白告诉精灵她们与您的关系?”

    “不好说啊。”韩进轻叹一口气。

    “啊?”库尔蒂尼吃了一惊,他只大概了解了绮丽和希尔娜的外貌,对她们的性格、能力却知道的并不多,在他看来,那是一种非常愚蠢的错误。

    “这座院子,是我让奇藩克给你买的,旁边那两座房子也是你的。”韩进微笑着转移了话题:“以后,你和你的伙伴们就安心住下来吧。”

    “大人,多谢您的好意。”库尔蒂尼轻声道:“但我们不喜欢定居在什么地方,只喜欢到处走。”

    “人总该有个家的。”韩进轻声道。

    库尔蒂尼犹豫了一下,但他没有说什么,缓步跟在韩进身后,再坚辞不受,未免辜负了韩进的关怀。

    两个人先后走入后院,后院的采光极好,初升的阳光洒满了院子的每一个角落,四周种着不少青草,当然,春天还未到,草叶的颜色还是枯黄的,无数露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犹如一颗颗珍珠。

    院中正当中,有一座新的土堆,土堆前立着一块石碑,但石碑上一个字都没有,看起来象一座新的坟墓,库尔蒂尼不明所以,满脸错愕的扫视着四周。

    “扎古内德临死的时候,托付我为他找一个阳光明媚的地方,把他的骨灰撒下去,但我没有那么做,我想……他和你们一样,都需要一个家。”韩进缓缓说道。

    库尔蒂尼如遭雷击,呆立了好半晌,才迈着沉重的步伐,一点点凑到石碑前,伸出颤抖的手,指向石牌,他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韩进,好似在征询着什么:“这……这是……”

    韩进点了点头。

    库尔蒂尼的手颤抖得更厉害了,他的身体一点点软倒,最后跪在石牌前,压抑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自从投靠韩进之后,他始终没有在韩进面前表露出任何对旧主的怀念之情,甚至从没问过扎古内德死亡的经过,因为他清楚,那么做将触犯上位者的大忌,可是到了此刻,他再也忍不住了。

    “扎古内德走的时候并不孤独,因为有一个比花朵还要鲜艳、比泉水还要纯洁的女孩子……愿意站在他的身边,就算明知等待着她的将是无边的黑暗,她也不后悔。”韩进的声音略有些低沉:“当时的他,一定感到很温暖。”

    “大人……”库尔蒂尼甚至需要咬破自己的嘴唇,才能让自己不哭出声,可是,他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由你来照顾他,我很放心,也算是了结了我的一件心事。”韩进缓缓说道:“库尔蒂尼,留下来吧。”

    库尔蒂尼不由闭上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韩进叹了口气,轻轻向外走去,把空间留给库尔蒂尼,让他尽情的宣泄自己的哀思。

    走出小宅院,一辆马车正静悄悄的等待着韩进,韩进打开车厢,对斯蒂尔伯格说道:“我们回去。”

    斯蒂尔伯格在集体中的地位已经很高了,让斯蒂尔伯格来当车夫,这显得有些反常,但是,韩进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库尔蒂尼的存在。

    斯蒂尔伯格吆喝一声,驱赶着马车缓缓向前行去,因为还是清晨,行人非常稀少,斯蒂尔伯格不用顾忌什么,马车行驶的速度很快,片刻间已经跑过了七、八条街道。

    一队光明骑士从前方迎了过来,他们在例常巡街,为首的骑士正是三位圣骑士之一的艾米杰,老远看到斯蒂尔伯格在驾驶马车,艾米杰不由一愣,旋即明白里面坐着什么人,急忙命令光明骑士们让开。

    等到马车接近时,艾米杰做了个标准的骑士礼,恭敬的说道:“大人,早安。”

    斯蒂尔伯格勒住马车,笑嘻嘻的冲艾米杰点了点头,他有这个资格。不过,幼年期就开始的教育太过根深蒂固了,虽然其他人都是越来越重视他,但他从来不会认为自己应该多么骄傲,别说是当车夫,就算是给韩进收拾房间、洗衣服杂物,他也不认为辱没自己,相反,一直引以为荣,并乐此不疲。

    韩进挑开车帘,微笑道:“是艾米杰啊,上来聊聊?”

    艾米杰一愣,他想不通韩进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的发出邀请,但他很快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很帅气的跳下战马,回身对那些光明骑士说道:“你们自己回去吧。”说完,他打开车门,钻进了马车。

    “坐吧。”韩进笑着指了指对面。

    艾米杰没客气,很放松的坐了下去,也笑道:“大人,起这么早?我是职责在身,没有办法,您可就没有必要了。”

    “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韩进道:“我离开这些天,你们招收信徒的事情还算顺利吧?”*

    “没有我们原来想象的顺利,事实证明,我们有些盲目乐观了。”艾米杰道:“光明神的荣光,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照耀过这片土地了,人们倒是很喜欢有祭司给他们提供帮助,但是谈到让他们成为信徒……他们又有些犹豫不决。”

    “慢慢来,一切都会好转的。”

    “呵呵……我们和大人一样,对未来充满信心,否则也不会把教廷设在圣冠城了。”艾米杰笑道:“不过……”说到这里,艾米杰又显得有些犹疑,好似在思考应该不应该说。

    “遇到麻烦了?”韩进问道。

    “麻烦当然有,但大人您不要难为我。”艾米杰笑嘻嘻的说道:“能说的麻烦,杰狄斯大人肯定会主动和您说,不能说的麻烦……我可不敢擅自做主。”

    韩进一笑,转移了话题:“其实,你不用事事亲为的,就像每天的巡街,你可以让别的骑士去做。”

    “大人,我也不想整夜整夜的在街上乱转啊。”艾米杰叫屈着:“但就我们三个圣骑士,让谁来呢?让亚都尼斯来……他非杀了我不可!既然属我最年轻,多吃些苦也是应该的。”

    “这和年纪没有关系。”韩进淡淡的说道:“在我看来,百废待兴的教廷能不能恢复以前的强盛,主要在两个人。”

    “大人,您说的是……”

    “一个是杰狄斯,一个就是你,艾米杰。”

    “大人谬赞了,呵呵……我才二十多岁,该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我刚才已经说过,和年纪无关。”韩进轻声道:“亚都尼斯是个人才,可惜,他的年纪太大了,奥德的为人诚恳方正,但就因为他太过方正,所以显得古板,不懂变通。一个迟早会离开,一个无法挑起重担,艾米杰,你对光明骑士团的未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想,当亚都尼斯离开的时候,他肯定会绕过奥德,把自己的担子交给你,虽然你的排位在奥德之后,但面临决定着强盛与毁灭的未来,他还有心情去考虑你们以前的规则么?”

    艾米杰的眼神闪烁不定,片刻,苦笑着发出叹息声。

    韩进的话说到艾米杰心里去了,实际上,他也一直在为此事担忧。奥德为人确实不懂变通,如果在以前,那没有任何问题,但现在属于非常时期,非常时期当然要使用非常手段,奥德?他不行!而现在的亚都尼斯太老了,老得连走路也是摇摇晃晃,亚都尼斯的真实年龄甚至要比盖尔总管大二十多岁,就算他艾米杰现在回到教廷,突然得知亚都尼斯回归天国的消息,也不会为此感到吃惊,他只祈求,亚都尼斯能多支撑一段时间,为这个象风中残烛般的教廷多支撑一段时间。

    “当然,现在说这些太早了,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韩进笑道:“我想起了郎宁,每到战前,他总是制定出各种应变计划,但除了围歼拜特盟联军那一战外,他的计划都变成了一卷卷废纸。”

    “呵呵……”艾米杰也笑了起来:“但计划又是必不可少的!”

    “是啊。”韩进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气氛变得安静了,艾米杰低头沉思着什么,看起来还没有从刚才的波动中恢复。

    “这个给你。”韩进取出一叠符箓,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艾米杰一边接过符箓一边问道。

    “我亲手改造的魔法卷轴,拥有精神力的强者都可以使用,对你很有好处。”韩进笑了笑:“可以让你的脚步更坚实一些,前行的速度也更快一些。”

    “魔法卷轴……”艾米杰有些犹疑,他还没有听懂韩进的意思。

    韩进抽出一张符箓,甩手打了出去,一道白光一闪而逝,消失在艾米杰的身体中,艾米杰的眼睛蓦然睁大了,因为他发现,巡查了一夜的疲惫全都不翼而飞了,他的体力、精神变得格外饱满,简直比睡了一大觉还要轻松。

    “有了它,你可以把一天当成几天用,也就是说,你修炼的速度将比别人快上几倍。”

    “多谢大人!”艾米杰郑重的说道,接着小心翼翼的把‘魔法卷轴’收了起来。

    “是不是对我的魔法很好奇?”

    “呵呵……”艾米杰不好意思的笑了,他确实好奇,但这属于韩进的隐私,他不能追问。

    “这是一种魔法,但不完全是魔法……”

    “那……到底是什么?”

    “有人告诉我,这是一种全新的力量。”韩进微笑着说道:“三年前,我只是一个废物,几十个普通士兵跑到村庄里洗劫,竟然差一点杀死我,呵呵……但三年后,我拥有了现在的地位,能走到今天,就是因为我完全掌握了那种力量。”

    艾米杰眼中闪过一缕狂热,对力量的追求,永远是这个世界的主题!而他从小开始修炼斗气,八岁就进入了光明骑士学院深造,他的生命旅途,洒满无数汗水,这才让他拥有了现在的成就。虽然他不是个狂妄的人,但内心深处,对自己还是非常满意,并感到骄傲的,可是与面前的韩进相比,他的骄傲显得无比苍白,三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能在三年内让一个普通人变成绝世的强者?!

    “少爷,到了。”斯蒂尔伯格在前面叫道。

    “艾米杰,还没有吃早点吧?一起上去?”韩进微笑道。

    “不了,大人。”艾米杰如梦初醒:“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做。”

    “好吧。”韩进点了点头:“以后有时间的话,多来坐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混乱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撞破南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撞破南墙并收藏混乱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