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 第三十五章:射日神弓!

第三十五章:射日神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第三十五章:射日神弓!

    “不好!”古贺浑身一抖,看着凌无双的动作,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她想干什么!”

    “不可能,即使有寒冰神弓,凭她的力量,也不可能调动的!”旁边的古易随即便否定古贺心中的想法,浑身却有点哆嗦,“没有足够的实力,她只有被抽干精神力而亡这一个下场!”

    寒冰权杖的力量他在许多的古籍之中,都有所了解,要想调动它的力量,至少都要上品诛神君王,而这君凌只是个准君阶,撑死也只能拉开!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轰轰!”

    “昂——”

    周围各种嘶鸣炸响,古易却依旧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砰砰声,内心很是不安,但依旧在强自镇定,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高空中的那道黑袍身影,不断暗示告诉自己,不可能!

    “昂——”

    而十只三足金乌,也只是被寒冰权杖的力量短时间震慑住,很快,双眼之中的血色犹如火焰充盈而上,随即发出越加骇人的尖锐嘶鸣声,朝着凌无双俯冲而去!

    “昂——”

    刺耳的尖锐鸣叫,让上方墨黑的天穹,都哗哗裂开赤红的闪电缝隙,惊悚不已!

    十只三足金乌,就好像十轮火红的太阳般,将凌无双牢牢包围其中,不断朝内收紧!

    “哼!”

    凌无双面无表情地轻哼一声,冰冷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急速而来的那轮烈日,猛地一眯,锐利的光芒犹如一柄利剑迸射而出!

    “来吧!”

    搭手上弦,俯背弯弓,振臂抬肘,单指猛收!

    “嗡!”

    嗡鸣声响,犹如宝剑出鞘,寒冰神弓顺着凌无双手指勾动的力道,猛然弯曲成一道完美至极的弧度,周围狂风大作,在这一瞬间,天地之间所有的力量,似乎都在快速朝着寒冰神弓之上收敛而去!

    “哧——”

    古易瞬间倒吸一口凉气,随着周围猎猎作响的罡风,身形摇摇欲坠,心脏砰砰直跳。舒悫鹉琻

    “嗡!”

    在凌无双拉开冰蓝色弓弦的下一秒,这方空间内,瞬间充满水蓝色的薄雾,犹如轻纱涌动,弥漫所过之处,太阳真火消失熄灭得无影无踪。

    最后,丝丝缕缕漂浮的冰雾,在寒冰神弓之上,汇聚成一支晶莹透明的冰箭!

    “她竟然真的召唤出了寒冰神箭!”

    古贺尖叫一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双眸瞪大犹如青蛙一般,脖颈伸长,呆愣在了原地,表情甚是滑稽。

    “昂——”

    凌无双一系列的动作连贯之极,寒冰神弓的变化,只是发生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周围众多三足金乌几乎快要扑倒凌无双的身上,嘶鸣的声音,也越加刺耳!

    凌无双清眸瞬间一眯,就是现在!

    “去!”

    二指虚空,清啸出口!

    手执寒冰神弓,凌无双回身一个轻旋,寒冰权杖方向一转就对上她背后的方向,跃马弯弓的姿势,完美之极,控制着纤细弓弦的两指在这一瞬间,骤然放开!

    “嗖!”

    冰色的箭翎,划破长空!

    “轰!”

    冰箭脱离脱离弓弦的那一霎那,周围顿时风起云涌,那道冰色的长箭,几乎在它周围形成一圈空间虫洞的形状,虚影飘散,那道恐怖的寒冽能量,在龙卷风的最中心急速旋转前进!

    “不!”

    古易声嘶力竭地嘶吼出声,脚步都控制不出朝前一个踉跄。

    “昂——”

    那只三足金乌,显然也感受到那那股自己根本无法匹敌的力量迎面而来,它弯勾般的巨嘴尖叫着,烈火般的翅膀扑腾着,本能的逃命意识在这一瞬间充分体现,飞身就逃!

    “嗖!”

    冰色的箭翎,携着势不可挡之力,在身后带出犹如流星般的光影,仿佛长了眼睛一般,飞速朝着那只逃离的三足金乌直追而去。

    “噗嗤!”

    一箭,正中心脏的位置!

    “昂——”

    三足金乌仰头发出一道嘶鸣,或者,准确的说,是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犹如火焰组成的翅膀,剧烈地颤抖扑腾,那庞大的身躯之上,被一支箭翎,当膛穿过!

    “轰!”

    在三足金乌惨叫刚出口的下一秒,那只冰色的箭翎周围轰然扭曲,在那个地方,犹如一片冰蓝色的星云扭动,仿佛黑洞一般,瞬间将那只三足金乌吞噬一净!

    “轰!”

    那团犹如一轮烈日般的太阳真火散去,最后,几片火红色的羽毛飘下,消散,一只凶残的远古凶兽三足金乌,就这么永远地消失在了这方天际!

    “咳咳!”古易急得瞬间咳出一口鲜血来,仰天大吼,“你这该死的家伙,给我住手,不然老夫要你好看!”

    古易目光灼灼地盯着凌无双手中的那张巨大冰弓,恨得咬牙切齿,眼中更是涌出疯狂的贪婪色彩。

    即使灭掉了一只三足金乌那又怎样,他们也还有九只,他就不信,君凌这该死的家伙,还能将它们全部都射杀了。

    她的精神力根本撑不住,即使是被抽成人干,那都不可能!

    “昂昂昂!”

    所有的三足金乌之间,有着很是诡异的感应,就在一只被凌无双无情射杀的那一瞬间,几乎所有剩下的三足金乌,浑身都隐隐一抖,动作也有短时间的呆滞。

    那赤红的巨眼中,出于本能,似乎也隐隐有着迟疑的色彩。

    “哼!”凌无双冷哼一声,捏着手中的寒冰神弓一挥,眸光停留在美轮美奂的弓身之上,红唇勾出一抹甚是诡异的弧度,吐出两个字,“很好。”

    她竟然发现,射出一支寒冰神箭,感觉并不是那么勉强,而千里千藤的力量,也在快速充盈她的识海,精神力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恢复着!

    “昂!”

    周围蠢蠢欲动的众多三足金乌,在十几秒钟的沉寂后,忽然同时仰头,发出一声尖锐之极的嘶鸣声,仿佛在召唤什么一般,下一瞬间,犹如浴火凤凰般,冲天而起!

    “轰轰轰!”

    铺天盖地的太阳真火涌动,又快速在这片空间缭绕。

    “昂——”

    这一瞬间,所有的三足金乌冲上夜空,在凌无双身形斜上方的位置,围成一个圆圈,将她包围其中,尖叫着,嘶鸣着,它们庞大身形周围烈火涌动,几乎变成赤红色!

    凌无双手持寒冰神弓,背生四对火翼,身形淡然,踏空而立,那冷锐的眸光淡淡地环视周围,红唇勾出一抹冷冷的弧度来。

    “昂!”

    在这一瞬间,高空之中所有的三足金乌,都仿佛化作了一轮轮烈日,周身太阳真火缭绕,在它们疯狂的鸣叫中,那灼热的气息透过九转轮回大阵,犹如潮水奔腾涌出,炙烤着大地!

    “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这一方天地,整个黑森林,整个天都赌城,以天妖族王宫为中心,方圆几百上千里,都瞬间亮堂开来,恍若白昼,天地之间艳红一片,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好热,好热!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声音?应该是什么玄兽啊!”

    整个黑森林的树木都几乎要燃烧起来,而最受波及的,无疑是离得最近的天都赌城,实力在巅峰神人之下的玄师,几乎都跳到了冰水之中,难以忍受那炙热的气息。

    “公子,好恐怖的气息!”

    黑森林内,一大批人马有近千人之多,已经离得天妖族王宫几十里的距离,最前方的白眉老者感受到这股气息,都有些难受地皱起了眉头,有些谨慎地朝着身边的人开口。

    “难道是那些怪物被放出来了?”

    “快!”

    凤祁狭长的狐狸眼猛然一眯,扬手朝后一挥,不退反进。

    “跟上!”

    凤祁脚下一点,身形猛地跃起,朝着前方靠近的速度反而越加快上了几分,眼中露出焦急之色,嘴中念念有词,“我说哥们儿,我这就来了,可要撑着点,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君凌这个小丫头骗子,她到底是干了什么啊!是不是把天都捅破了?

    这动静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是!”

    白眉长老朝挥手下达命令后,硬着头皮跟着凤祁冲了上去。

    “也不知道君凌那小丫头到底怎么样了!”白眉老者忧心不已,他虽然没见过凌无双,但是,却对她的救命之恩很是感激,这会儿,更是担心得心脏都碰碰直跳。

    “会不会已经……”

    他听说过,那些恐怖凶残的大家伙,自从上古就被镇压在那片火海之中,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才被天妖族占据,几十万年来,都无人敢去招惹,它们那毁灭性的力量,可怕到了难以想象的境界。

    看这样子,可不仅仅是被召唤出来这么简单,好像已经被狂化到了不可逆转的最强状态!

    “昂!”

    九轮烈日炙烤大地,将凌无双牢牢包围在最中心的位置。

    “君凌,我看你还有没有力量再拉动寒冰权杖!”古易和古贺等人浑身汗如泉涌,面色苍白嘴唇都裂开了血红的口子。

    在九转轮回血阵之外看着,凭着他们九品最强王者的实力,扛着这恐怖的灼热温度,都快到崩溃的边缘,处于烈火中心凌无双的处境,也就可想而知了。

    “药王,贺老,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都会没命的!”

    旁边的几个长老,也是实力强悍的高阶王者,但此时都快要变成人干儿了。

    “滚开!”古易双眼都似乎裂开血痕,大手猛地挥开身边的人,转眸望向火海中心的那道墨黑身形,恨得磨牙,“老夫一定要亲眼看着这小子灰飞烟灭!”

    他就不信了,这样都弄不死这该死的家伙。

    “没错!”古贺倒是难得和古易想法一致,“不将这臭丫头挫骨扬灰,老夫实难安心!”

    说话的时候,古贺和古易盯着凌无双的眼神,几乎是同时,都移到了她手中的那张巨大冰弓之上,炽热的贪婪光芒毕露无遗,连脑中冒出的想法,都如出一辙。

    只要君凌一死,那可不仅仅是锁神塔,包括寒冰权杖,都会落在他的手中!

    凌无双虽然身处太阳真火焚烧力道最恐怖的中心,但是,本就有混沌之火傍身的她,再加上有寒冰权杖力量的相护,这样的烈火温度,对于她来说,就像是挠痒一般。

    “呵呵呵……”

    清浅的笑意,从她的红唇之中溢出,犹如湖面粼粼的微波,在这方天际扩散开去。

    “是君凌的声音!”这道熟悉的浅浅音波入耳,几十里外的凤祁魅眼瞬间一亮,精神都瞬间一振,朝后扬臂一挥,“快!”

    亏他还提心吊胆的,看这情况,这丫头倒悠闲得很。

    “可恶的家伙!”凌无双这么一笑,古易和古贺顿时就像被扎破了的皮球般,心中满满的底气,瞬间就泄掉了一半,却依旧在强制镇定着,“她是疯了吧!”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笑得出来!

    “轰轰!”

    九头三足金乌巨大的翅膀震动,突然,赤红的太阳真火,犹如熔浆一般,从它们的口中吐出,仿佛九条倒悬的红色瀑布匹练,最后汇聚一处,朝着中心的凌无双蒙头浇灌而下!

    经过之前的尝试,能够很大程度上地调动寒冰权杖的力量,凌无双此时底气十足,感受着灭顶而来的恐怖气息,面上的表情肃杀凌寒一片。

    “来吧!”凌无双单臂朝天举起那张巨大的冰弓,一声清喝出口的瞬间,周围冰雾霜花,犹如大雪飞舞!

    “轰!”

    在那道从天而降的赤红熔浆柱子,即将轰在凌无双身上的最后一秒,一道水蓝色的圆形光弧,顺着寒冰神弓弓身那弯曲的弧度,轰然而出,形成一张半圆光盾,将凌无双密不透风地隔绝在后!

    “昂!”

    九轮烈日,疯狂燃烧!

    古易和古贺看得浑身僵硬,脑海紧绷的弦,似乎随时都能崩裂,这样都能扛得住!

    “哼——”

    凌无双忽地冷哼一声,背后忽然五对赤红火翼轰然而出,猛地一个震动,她的身形瞬间冲天而起,单手高举寒冰神弓,冰蓝色的神秘力量和雪白的霜花,迎着那火红的光柱而上,仿佛扛起了整个天穹!

    “昂——”

    口中不断吐出太阳真火的三足金乌,竟然被这股力量,逼得连连后退!

    “喝!”

    凌无双猛地冲破那层浇灌而下的赤红火墙,身形跃至和九轮烈日同等的高度,手持寒冰神弓拂袖一挥!

    “哗——”

    水蓝色的光芒瞬间犹如大雾般,以她为中心扩散而出,所过之处,火红的太阳真火,瞬间被冻结凝固,最后在凌无双沉臂一震之下,碎裂成片片飞烟,销声匿迹!

    凤凌于天,势不可挡!

    “完了!”

    看着凌无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霸道手段,古贺和古易心中那不安的情绪,越来越盛。

    “昂——”

    九头三足金乌,在这一刻齐齐嘶鸣,似乎有些抓狂,又似乎,烦躁不安,一轮轮烈日般的圆形太阳真火中,隐约露出它们三只利爪展开,巨翅疯狂扑腾的轮廓!

    “该结束了!”

    凌无双冰冷的眸光,环视着周围一圈恍若烈日般的三足金乌,脚下一点,蜷腿曲膝飞身跃起,同时一手搭上寒冰神弓细弦,振臂拉弓,飘逸潇洒的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嗡!”

    冰色的箭羽,旋转而出!

    “嗖!”

    在凌无双两指放空的那一瞬间,犹如利剑刺破长空,带动周围的罡风形成一道横行的龙卷风,那股势如劈竹的力量,在其中心位置,急速旋转而出!

    “噗嗤!”

    寒冰神箭的速度骇人到了极致,被它那恐怖气息锁定的任何东西,几乎没有挣脱的可能性!

    “轰!”

    一箭飞出,一只三足金乌应身落下,一轮炽热的太阳,彻底陨落!

    “第二个!”凌无双红唇勾出的弧度,和她吐出的几个字同样冰冷。

    “这是……”

    因为耗尽精神力已经晕过去许久的古长天,正好在这个时候浑浑噩噩地睁开眼,不过,他本来是强撑着心中不甘的一口气,想要见证凌无双的凄惨下场,一睁眼,却是正好看见凌无双一箭射落了一个三足金乌!

    “嗯——”

    这样的恐怖情形,吓得古长天身形一个不稳,两眼一翻,飙出一口心头血来,又被气得差点直接晕厥过去。

    古长天被人两三个人扶着,身形都摇摇欲坠,“该死的,你干了什么!”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凌手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是不是疯了,还是他根本就还没有醒,正在做梦?

    “族长,君凌手中的东西,是寒冰权杖,不对,现在是寒冰神弓……”古贺喉咙干裂,几乎是费劲了浑身的力气才挤出这么一句话,脑子中懵懂一片,已经被凌无双刺激得麻木了。

    “寒冰神弓!”古长天心脏一抽,一口气没上来,一时间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双眼一翻,两腿一蹬,竟然又晕了过去!

    “族长!”

    “该你了!”凌无双背后火翼一震,飞身在高空一步踏定,猛然转头,那漆黑犹如黑洞般的瞳孔,紧锁不远处的一轮烈日,眸底寒光乍现!

    那头三足金乌,明显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朝它而来,隐隐都有了避闪的动作,火翅扑腾,朝着高空飞跃而去。

    “喝!”

    凌无双缓缓振臂,直手在前,几乎有她身形长的寒冰神弓一个翻转,被她横置在身前斜上方的地方!

    “想跑!?”

    纤细的两指勾上冰弦,凌无双一脚朝后虚空一踏。

    弯腰起弓,月满天弦!

    “嗖!”

    冰箭刺破长空,一箭,伴随着一道疯狂的惨烈鸣叫,一轮烈日陨落!

    “第三个!”

    凌无双深吸一口气,冷声出口的同时,眸光轻转,缓缓环视周围一圈的三足金乌,最后紧锁一处,骤然一眯!

    “昂昂!”

    所有的三足金乌,发出的尖锐叫声不复从前的嚣张,即使是没有了理智的凶兽,但是同类的接连陨落,让它们识海本能地生处恐慌的感觉来。

    “昂昂!”

    顿时,剩下的七只三足金乌,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扑腾飞散,发出恐慌的尖锐鸣叫。

    凌无双手握寒冰权杖垂手在身侧,避开不断与她擦身而过的巨大火球。

    凌无双在低阶王者的时候,便能拉动寒冰神弓,发出一箭,而她如今的实力几乎已经达到了圆满准君阶,经过了一个质的蜕变。

    而在千里千藤的生命之力帮助下,凌无双的识海更是急速扩展,到了她自己都意料之外的程度,这也是她自己之前没估计准确的。

    接连三箭放出,她也只是额头溢出薄汗,微有粗喘,精神力耗损还没到枯竭的地步。

    “第四个!”

    凌无双眸光忽然一定,冰箭尚未出手,冷冷的三个字,便从她的红唇之中吐出。

    “嗖!”

    在凌无双话音落句的一瞬间,冰色的箭羽,带动出一股凌寒的力量,刺破夜空而去。

    “昂!”

    一箭,隔着数里之远,精确无误地射杀一头三足金乌,泯灭陨落!

    凌无双忽然避闪了眼,神识犹如潮汐覆盖而出,茫茫识海之中六个火红的光电斑驳,一只三足金乌从她斜后方的位置疯狂扑来,恐怖狰狞异常!

    电光火石之间,凌无双左手举弓一挥,侧身抬肘,曲指拉弦,头也不回,随后,在那双清眸猛然睁开的那一瞬间,巨大冰弓上的箭羽,已经化作一道锐利的冰蓝色的光芒,脱手而出!

    “第五个!”

    “轰!”

    凌无双冰冷的声音,掷地有声,一句落下,那头三足金乌被一箭射下高空,分秒之后,太阳真火散去,彻底消失匿迹!

    这方地域,冰火交融,融汇出一片绚烂得惊心动魄的色彩。

    凌无双那张清冷绝丽的面容,美得让人心惊,而那双清眸之中,凌寒的温度已经掩盖了那翻滚的怒火,红唇轻勾,接着,便吐出让下方古贺古易等人心肝俱裂的三个字,“第六个!”

    “嗖!”

    箭羽划破长空的声音乍响,毫无疑问,又是一轮烈日陨落!

    凌无双的领悟能力,强大到了可怕的程度,经过前几次的摸索,她对寒冰神弓的掌握理解,已经到了闭着眼睛,都能指哪儿射哪儿的地步!

    不过,寒冰权杖这般恐怖的力量,也的确是以一种可怕的程度,在烧精神力。

    即使有着千里千藤无尽生命之力的支撑,在这样的时候,凌无双浑身的精神力,也是入不敷出的,已经是六箭射杀而出,她的面色犹如染上了一层冰霜般,透出一股不正常的白色。

    若是细看,就会发现连那浅淡的柳眉,竟然都淬上了一层细小的寒冰,犹如霜花一般。

    “昂——”

    剩下还有四只三足金乌,化作四团巨型的烈火,似乎知道凌无双如今的处境般,在她身形周围,不断地穿梭飞行,巨爪和火翅,时不时从那团烈火之中探出,挥向凌无双!

    “嗯!”

    凌无双背后火翼一个快速震动,手持寒冰神弓,一个翻身避开两只三足金乌的攻击,额上滴下的些许汗水,口中也喘着粗气。

    “她快不行了!”古易见到这般情形,死灰一片的苍老眸中,那希望的光芒,犹如泉水一般滋长涌出。

    古贺紧张得几乎快要晕厥过去,心脏像是被一只手在缓缓蹂躏,他双眸盯着凌无双,几乎将眼珠子都给瞪出眼眶,就差没兴奋得手舞足蹈了,“太好了,应该是精神力枯竭,这该死的家伙死定了!”

    “哈哈哈哈。”

    古易紧随着疯狂大笑出声,锁神塔,寒冰权杖都是他天妖族的,都是他的!

    凌无双深吸了口气,一步退后避开一只大金乌的攻击,眸光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神情近乎于癫狂的两人,似乎隐隐地勾唇哧笑一声,嘴角散开莫名的弧度。

    “呼呼!”

    在三只火红的金乌再次擦身而过的瞬间,凌无双沉臂,缓缓直起了腰。

    “昂昂!”

    剩下的这几头三足金乌也在冲杀和后退之间徘徊,但显然,那凶狠程度,却是有增无减。

    “那就一起来吧!”

    凌无双微低垂着头,额头的碎发落下遮住了她的双眸,看不清楚表情,寒冰神弓被她垂放在斜前方的位置,一字一句缓缓吐出这句话后,凌无双修长纤细的三指,抹上那晶莹透明的弓弦。

    “轰!”

    猛然间,她浑身浅紫色的玄气翻滚而出,气势顺风直上,被她提升到了极致!

    同时,凌无双浑身的精神力,也在这一瞬间,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在被抽干,化作一股股无形的力量,朝着寒冰神弓凝聚而去,似乎能听见她血肉冻结的声音。

    “轰!”

    在凌无双缓缓拉动弓弦的时候,巨大的轰响,犹如海啸滚滚奔腾而来,弓弦拉开的速度不急不缓,但是,那凝聚的力量,却看得人心惊胆颤,仿佛凌无双一手,便能扯动整个山脉崩裂!

    水蓝色的神秘力量涌动,周围的天地之力,以及凌无双体内抽出的精神力,淡紫色玄气,在寒冰神弓之上急速收敛汇聚!

    “嗡——”

    三抹冰色的光芒星星点灯闪耀,三道冰箭的虚影朦胧,最后,在那张巨大的冰弓之上,形成实质的三支冰箭!

    古贺和古易等人,脑中瞬间一个闷雷炸响,之前的希望,在这个时候,被无尽的绝望彻底颠覆侵袭。

    他们没看错!?

    一箭,三发!

    “来吧!”凌无双仰头一声清喝,垂下的手臂从侧边的位置抬起,唰地移动到正前方,寒冰神弓之上的三支冰色长箭,毛头直指朝她扑腾而来的三只金乌。

    “嗖嗖嗖!”

    三箭齐发,力量惊动天地!

    “昂——”

    三只金乌感受到那股灭顶力量的时候,已经无处避闪,巨的翅膀扑腾,做着垂死挣扎,却是在下一秒,身躯被一股势不可挡的强悍力量穿过,直接洞穿开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轰!”

    “轰!”

    “轰!”

    三道爆鸣,炸开!

    三轮烈日,陨落!

    “咳咳!”

    刚赶到禁地的凤祁,正好就撞见这么一幕,脖子夸张地一伸,下巴都差点落在地上。

    “我靠!”

    虽然闷骚毒舌,但一向自命文雅的凤祁,实在是没能忍住,一句粗口飙出。

    “真是疯了,这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凤祁环视周围,嘴角狂抽不止,无语得连连摇头。

    惨,好惨,惨得不忍直视,他之前竟然会为这丫头操心!

    “我的个苍天!”

    白眉长老呼吸都瞬间停滞,看着一片狼藉,几乎被毁成虚无的周围,又望了望高空之中那道手执一张巨大冰弓的黑袍少年,一时间,完全找不到任何词来形容心中的震撼。

    “……”

    四方城相继到达了人,几乎都近千,全部呆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惊的,亦或者,脑子也被震晕了。

    “昂!”

    仅剩的一头金乌,巨翅横出,化作一团烈火形单影只地划过夜空,留下一串长长的火红痕迹,在其他三只被一击射杀的瞬间,恐慌到了极致。

    “昂!”

    它尖叫着,嘶鸣着,亡命飞腾。

    凌无双寒着一张脸,身形未动,就那么冷冷地盯着抱头鼠窜的那头三足金乌,心脏的位置不规则地快速起伏,面上仿佛结上一层冰霜的色彩。

    而识海之中被榨干一净的精神力,在千里千藤力量的运转下,犹如甘泉涌出,滋润着她干涸的每一寸肌肤!

    “昂!”

    最后一头三足金乌慌不择路,竟然一头撞上了九转轮回血阵大网之上,顿时便发出一道山崩地裂的巨响,它自己也撞得有些晕乎,但是,那血红的大网,只是浅浅地鼓出去一块后,几秒后便恢复原状。

    不动如山,坚不可摧!

    “我的天!”

    九转轮回血阵外的凤祁,都被这股力道给震得一个踉跄。

    “轰!”

    那头三足金乌已经完全疯狂了,蒙头乱窜,完全不死心,狰狞得骇人的庞大身躯,化作一团烈火的形状,不断地撞击九转轮回血阵大网,试图逃离背后那股让它极为恐惧的气息。

    “我看你往哪里跑!”

    凌无双毫无温度的声音,犹如冰冷的寒风刮过,让这方空间的温度都瞬间下降的几度!

    “嗖!”

    冰色的箭雨,从几里外的位置破风而来!

    “轰!”

    那只蒙头乱窜的金乌,连嘶鸣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便被一支长箭洞穿射杀!

    “第十个!”浅浅的三个字,从凌无双霜白的薄唇之中吐出,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最后一轮烈日,陨落!

    十只上古凶兽三足金乌,到此,被凌无双尽速射杀,没有了它恐怖尖锐的嘶鸣,无尽的墨空瞬间恢复了宁静,那席卷翻滚的太阳真火也瞬间湮灭,仿佛失去了魂魄一般,缩回那片翻滚的岩浆中。

    周围的温度,转瞬即下。

    古易古贺等人双眸瞪大,肝胆俱裂,似乎已经吓傻了,僵硬的身形仿佛铁板一般,一动不动地挺在原地。

    “嗖!”

    他们呆滞无神的瞳孔之中,倒影着一支冰色长箭的光芒影子,朝着他们的位置急速而来!

    “轰!”

    射杀了最后一只三足金乌的那支寒冰神箭,洞穿了它庞大犹如山岳般地身形后,却是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以无人可挡的气势,旋转着,嗡鸣着,直逼那张九转轮回大网而去!

    “哗!”

    冰箭落在那张血红大网上的瞬间,发出一声脆响,仿佛戳破一张薄纸般简单,瞬间将它轰出一个大窟窿来,那抹水蓝色的光芒,才彻底泯灭在墨空之中,化作一个白色的光点消失。

    “咯噔!”

    天妖族众人的心脏,在这个时候,犹如玻璃般哐当砸落,点点碎裂成点点碎片,散落在地上,连渣都捞不起来。

    “嗡!”

    九转轮回血阵被寒冰神弓破开一个窟窿,犹如失去地基的建筑,轰然碎裂,那诡异的血红力量,也片片消散,直到无影无踪。

    凌无双松了一口气,红唇勾唇一抹无力的弧度,那俊逸的面上更是霜白一片,忽然浑身一个哆嗦,脑中铺天盖地的乏力感,排山倒海般袭来。

    “哗——”

    背后火翼忽然消散,凌无双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头就从墨空栽落而下。

    “凌双,不,君凌,哎呀,哥们儿!”

    凤祁心脏猛地一抽,顿时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当即脚下一点,身形朝着凌无双飞跃而去,甚至已经伸出了手,准备接住犹如流星陨石般砸落而下的那抹黑色身影。

    “嗡!”

    一声轻微的响动后,黑芒一闪,凌无双倒落而下的身形,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额——”

    凤祁嘴角猛地一抽,手上那维持着伸出去的动作,愣在了半空中,瞬间觉得周围一阵寒风呼啸,顺带还有片片枯叶飘过,哦,耳边还有乌鸦的嘎嘎叫声。

    人……呢?

    地面的位置,几不可见的黑芒闪耀,凌无双从锁神塔中一步踏出,稳稳站在那片焦黑的地上。

    外界几乎只有十几秒钟的时间,却足够凌无双在锁神塔九重天内,恢复一些精神力,从她那已经恢复血色的面庞,就能窥见一二,已无大碍。

    凌无双瞥了眼僵硬在半空中的凤祁,有些无语地抽了抽嘴角,面色微黑。

    “……”

    白眉长老看见凭空出现在他身前黑袍小公子的背影,短时间的呆愣后,瞬间激动得老脸通红,一时间竟然语塞,方寸大乱,很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

    凤祁干笑了两声,几个翻身,很快便从高空翻落而下,在凌无双身边站定,一手拍上她的肩头,“好家伙,真有你的!”

    幸好他的承受能力不错,不然的话,想到这里,凤祁转眸望向跟随他来,却已经呆愣成一片至今没回过神来的一大片木桩人影,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不然的话,他恐怕也和这些人一样,吓傻了。

    凤祁何等聪明,瞬间便猜到了个中缘故,心中惊讶不已,竟然连锁神塔,都被拐跑了,这可是千年难题啊!

    “别高兴得太早。”凌无双吐出一口浊气,环视了周围一圈,“剩下的事情,可都是你的。”

    “额?”凤祁浓黑的眉扬了扬,似懂非懂。

    凌无双微翻了翻白眼,瞥向他,半晌才悠悠地道出一句,“本姑娘给你找的好差事,再说,我可是给你减负了,帮你提前了而已。”

    “……”凤祁怔了怔,毫无形象地哀嚎一声,“那我是不是该跪谢啊?”

    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不过,这家伙不会就将这烂摊子丢给他了吧?他可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倒不用。”凌无双淡淡地吐出几个字,眸中闪过一点狡黠的光芒,勾唇一笑,下一秒钟,就那么活生生地消失在了原地,遁得无影无踪。

    “这!”白眉长老顿时急了,眼睁睁看着凌无双消失,很是遗憾地叹息一声,他都还没来得急说上一句话呢。

    “君凌!你这该死的臭小子,哦不,臭丫头!”

    凤祁哀怨的声音,在乌黑的墨空之中,久久盘旋回荡,有倒是余音绕梁,经久不衰。

    “没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里之外的天都赌城,众人面面相觑,炙热的气息犹如潮水般退去,天空之中火红的色彩也瞬间消失匿迹,大家都是一脸的莫名,摸不着头脑。

    “唰唰唰唰——”

    暗夜中,几道黑色的身影,快速朝着红色浪潮退去的方向赶去。

    “你确定王妃在天妖族?”隐隐的交谈声,随风而出。

    另一道人影快速回答,“属下确定,应该是王妃没错!”

    “走,王妃一定在天妖族,刚刚是寒冰权杖的力量!”这道声音古潭无波,可以想象说话之人应该是面无表情。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处雨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处雨潇湘并收藏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