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 第四十八章:神机楼,军火库!

第四十八章:神机楼,军火库!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第四十八章:神机楼,军火库!

    金翎微微一怔之后,回身顺着那诡异的气息而去,浅浅金色光晕流转的眉饶有兴趣的扬起。舒悫鹉琻

    不远处,两道光影一前一后快速而来,犹如锐利的刀锋,在苍穹之下割裂出流星光雨般的弧线,一闪而过,眨眼的时间后,黑空之中暗红光芒氤氲,露出一道修长的男子身影。

    墨色染红长发缭绕,高山深渊的凌厉,在他寒冽的眉宇之间浓缩,刹那间,释放出倾绝天下的狂傲芳华。

    “楼君炎。”金翎两手环在胸前,勾唇一笑,周围的空气都瞬间炙热的起来,随风扬起的长发将周围的黑暗割裂开去。

    楼君炎殷红的唇瓣轻抿成一条唇线,行云流水的线条优美之极,甩袖一拂,脚下凌空几个轻踏,便出现在凌无双的身边,抬头,暗红的眸光深邃如渊,“金翎。”

    不冷不热的两个字出口,各种较量,只有两人知道。

    跟随楼君炎而来的剑奴,一袭黑色劲装,背负长剑,朝凌无双点了点头之后,便默默的站在云臣的身边去。

    “君炎,你……”凌无双蠕了蠕唇瓣,望向身边的人,正准备说点什么,却是被楼君炎偏过头来,一个暗自轻瞪,给堵了回去,顿时一噎,有些不明所以,反应过来后,眸光一睁,也是一瞪。

    瞪她干什么,这事情好像和她没关系吧。

    金翎眸光流转,在凌无双和楼君炎之间转悠了一圈儿,意兴阑珊的道,“楼君炎,你似乎没赶上趟儿啊,现在这大会可都已经结束了,可是有点晚了,还是你想现在做点什么……”

    金翎说着话的时候,金色的瞳孔之中晦涩莫名。

    凌无双面上淡然如夜风微凉,心中却是暗道不好,君炎这个时候出现,这家伙肯定会想到什么。

    楼君炎眸光微沉,不着痕迹的反问,“但本君来得正是时候,不是么。”

    “这倒是。”金翎瞳中的疑虑稍有消散,微不可见的点点头,眸光在凌无双的身上蜻蜓点水般的一扫而过,不由得失声一笑,“不过炎君又何故这般紧张,本王只是想要请这小丫头上我流云宗做客而已。”

    金翎那不明觉厉的表情:有必要么,像是防狼一样防着他。

    云臣盯着金翎那眸光灼灼的样子,一张温润的面微沉着,那表情分明是再说:肯定有必要,这家伙比狼都该防。

    楼君炎哑声一笑,负手迎风而立,暗沉的声音从嗓中缓缓滑出,“小龙王这话从何说起,只是因为许久不见,本君收到消息,可是特意前来会上一会。”

    两道眸光隔空相撞,犹如刀剑相撞,空气之中当即擦出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眼前凌空而立的两个男子,一个绚烂迷人,恍若桀骜不驯的太阳神,神圣高贵,不容逼视,一个深不可测,仿佛暗夜修罗,凛冽而嗜血,睥睨天下。

    “那本王还真是要感谢炎君给这面子啰?”金翎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心中的疑虑倒是打消了一大半。

    这家伙还真是防他防得紧,他这还只是想想而已。

    星蓝流云宗的人站在金翎身后,看了这老半天,终于是明白这气氛诡异莫名,是什么原因了,他们的少宗主,这不会是看上了逐日之巅的凌无双!

    天啊,这是要下红雨了么?

    楼君炎低声一笑,竟然一点都不谦虚,张狂而直接,“你可以这么想。”

    金翎的笑意越发灿烂,“上一次,你有伤在身,我们似乎胜负未分。”

    凌无双眸光在你来我往,明争暗斗的两人之间来回扫视几圈,看着头疼不已,看来她得做点什么,不然这两个人撞在一起,迟早是要打起来。

    楼君炎勾唇一笑,嘴角染血般殷红,吐出两个字来,“没错。”

    周围风云变幻,空气中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层。

    战斗,一触即发。

    “少宗主。”听得这话,星蓝流云宗的人当即心中一紧,在金翎身后的几人纷纷朝前迈上一步,“宗主吩咐我们早日回去。”

    倒不是担心其他的,就是这一旦动起手来,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得住,据他们了解,这楼君炎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高手的战斗,打上个十天半个月那是常事,更何况他们现在还是在陨落星辰。

    “住口……”金翎悠悠的吐出两个字,声调平缓,不急不缓,仿佛烈日阳光,穿透云层的轻响。

    他身后的几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噤声,很是无奈。

    宗主说了,他们就是押也得将少宗主押回去,雷罚之森大会之后,便不准他在外多做停留,可是这样子,怎么是他们能控制得住的啊?要命。

    凌无双狠狠的抿了抿唇瓣,抬手抓着楼君炎的袖袍,暗自扯了扯,眸光却是对上金翎,笑得春风拂面,“小龙王既然这般热情,本宫又怎么会悖了好意,不过,如今逐日之巅诸事繁忙,上流云宗做客,可就要等候些日子了。”

    金翎眸光一转,望着凌无双眯了眯眼。

    楼君炎垂眸看了看凌无双暗自扯着他袖袍的手,顺势而上,凝着那笑靥如花的脸,轻皱寒眉。

    “金翎贤侄,这是在作何?”就在这个时候,后方风雪铸剑城的人从后方远远赶了上来,领头的萧青看着停滞不前,且气氛紧张的两队人马,有些疑惑。

    金翎见到来人,倒是少有的勾唇一笑,淡淡的吐出两个字,“青叔。”

    萧青爽声一笑,不苟言笑的面容之上有一闪而过的柔和,身边跟随着青城等人,一个闪身便出现在星蓝流云宗一行人的侧边,在转眸见到楼君炎的时候,倒很是诧异的怔了怔。

    “这是……?”萧青欲言又止,倒不是想插什么,只是单纯的疑惑。

    “我们正在讨论登门拜访的事宜。”在金翎还未开口之际,凌无双率先出口,嘿嘿笑得满脸无害。

    萧青眉头皱了皱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凌无双笑意未变,接着刚刚那话题,说道:“少宗主盛情难却,本宫代表逐日之巅感谢,实在是过意不去,不过,若是有机会的话,本宫一定备上厚礼,上门拜访。”

    凌无双一番话,硬生生的将金翎想要拐人带走,说成了星蓝流云宗和逐日之巅的友好交往。

    “本宫也相信少宗主不会介意。”凌无双扬眉一笑。

    星蓝流云宗众人面面相觑,连金翎都有些无语,却是当即咧嘴一笑,“怎么会。”

    还真是给根棍子,这丫头就顺杆儿往上爬了。

    萧青倒有些意外,这流云宗和逐日之巅,似乎关系不错?

    “好生热闹啊。”光明圣子一行人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众人眼中。

    在雷罚之城大会结束后,众多势力前后几乎是同时离开的,这个时间,几个巨型势力,在陨落星辰大森林的边缘地带聚集在一起,也不奇怪。

    金翎眸光一转,对上光明圣子那漆黑的瞳孔,幽幽的道,“天朗风清,月明星稀,大家准备一起欣赏一下风景而已,怎么,圣子这也有兴趣?”

    那吊儿郎当的语气,轻松加愉快。

    光明圣子勾唇一笑,对面灼热的金芒印在他的瞳孔之中,依旧激不起任何的波澜,披着一声清风月华,半边身子都笼罩在阴影里,“金兄还真是有闲情逸致。”

    金翎撇唇轻笑,不置可否。

    “想必,这位就是炎君吧?”光明圣子忽的眸光一转,望向凌无双身边的人,“可是久仰。”

    楼君炎眸光微微一暗,棱角分明的俊容表情淡淡,并未什么变化,“彼此。”

    四眸相对,周围的月芒跳闪在楼君炎那深邃黑洞般的眸中,刹那间,犹如锐利的风刃而出,在光明圣子的眸子,激起微不可查的波澜涟漪。

    两人的视线交错,也不过是一晃而过,光明圣子淡淡的移开眼,朝周围的人轻笑道,“既然这样,那本宫就不打扰了,先行告辞。”

    言语轻缓而寡淡,那薄如蝉翼的面具,被月华折射出阴冷的光泽,看不清表情和面容,只能瞅见那嘴角轻轻扬起的弧度,唇瓣犹如冷玉般色彩,透出浅浅的粉色。

    “再会。”金翎环手在胸前,笑得阳光明媚。

    楼君炎亦是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送。”

    表面是云淡风轻的和谐,但暗处,却是激流湍急,谁都不知道,互相在算计着什么。

    光明圣子最后朝着萧青颔首点头,月袍广袖轻拂,带着光明圣魂殿一行人马和众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淡淡的留下一句话,“月色正浓,倒是风光无限好,各位慢慢欣赏。”

    夜风拂过,漆黑长发样子,光明圣子头上的银色束发箍折射而出的光影,与那面具的清寒弧度,交相辉映。

    萧青眸光收回,不苟言笑的面容之上那若有所思的表情敛了敛,转眸朝身边的人道,“金翎贤侄,一起返程吧,一会儿顺便帮我给宗主带句话。”

    一听这话,凌无双都差点帮金翎点头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家伙不走,指不定要折腾到什么时候,要是真和君炎打起来,那就更麻烦了。

    “少宗主。”星蓝流云宗的人也试探着唤了唤。

    金翎眸光轻转,灿若星辰的眸光在凌无双和楼君炎之间扫了一圈儿,最后,对上楼君炎那静若寒潭的眸,扬眉灿烂一笑,竟然缓缓点头,爽快道:“也好。”

    星蓝流云宗一行人是真的大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能消停了,希望少主能老老实实回宗族,不要再半路出什么岔子了,这最受折腾的,可是他们。

    “告辞。”萧青朝着楼君炎点了点头,挥手示意铸剑城一行人出发。

    “先请。”楼君炎点头,随意披散在肩头的墨发顺势而下,尾部的赤红色彩,犹如火焰缭绕。

    临走之时,青城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凌无双,以及她身边那个风华绝代的墨袍男子,心中的不甘越加厚重了许多,压得她那颗自卑的心渐渐复苏,心情也是越来越沉重。

    青城两手合在左侧,轻低了一下身躯,“那青城就告辞了。”

    披着一声桃花的娇美女子,仪态万千,端庄有礼之中,又携着一抹俏皮乖巧。

    金翎眼眸望着前方,唇边的笑意未变,凌无双对她视如无睹,仿佛身前没这个人一般,楼君炎就更是目不斜视了,甚至于连个眼角都没有给予。

    青城狠狠的咬牙,最后勉强一笑,转身跟着萧青离开。

    “这样看来,那还真是不巧。”金翎眸光从风雪铸剑城一行人身上离开,很是遗憾的叹息一声,但从那面上惬意的笑容来看,倒是没多少痛心的样子,“看来这等改天了。”

    “本君随时奉陪。”楼君炎亦是勾唇一笑。

    金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后,却是侧身朝着凌无双绚烂一笑,“小丫头,流云宗的大门,随时为你开着,不过,可不要让本王等太久。”

    金翎暧昧一笑,一句话,又将这意思给活生生的掰了回去。

    “哈哈哈哈。”

    楼君炎眉头一蹙,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金翎旋身一闪,便消失在了这方夜空之下,留得声声张狂大笑,荡气回肠般的恣意,并且,挑衅味十足。

    垂眼一转,楼君炎那深沉的眸光,便顺势落在了凌无双身上,面上不动声色,眸底却是隐隐有火焰在跳闪。

    凌无双迎着楼君炎那逼人的视线,却是一脸无辜,摊手,默默的耸了耸肩。

    似乎,与她无关。

    剑奴目不斜视,云臣却是嘴角憋着笑意不发,眸光在自家君上和王妃之间来回巡视,其实他很想上前举手证明:真的与王妃无关,额,好像无关吧。

    “咳——”凌无双低咳一声别开眼,“你怎么过来了。”

    君炎若是这个时候随意出现,很容易让那些人起疑心的。

    楼君炎定定的看了凌无双半晌,才哑声吐出一句话来,惜字如金,“你说呢?”

    凌无双顿时一噎,嘴角都是狠狠的一抽。

    “难道本君不该来?”在凌无双还未回答的时候,楼君炎又淡淡的添上一句,修长的眉梢轻挑而起。

    凌无双头疼不已,眸光微微一闪后,哎呦着撞入楼君炎怀中,两手圈上他精装的腰肢,笑得谄媚,“该,怎么会不该呢,您老人家做什么都是该的。”

    云臣默默的别开眼,身后逐日之巅的几人亦是看天的看天,瞅地的瞅地,什么都没看见。

    楼君炎依旧是负手而立,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有些无奈的看了凌无双一眼,冷傲的俊容之上氤氲而起淡淡的宠溺之色,与周围的月华融合,在他寒冽的眉宇之间,交织成一股独特的温柔。

    “对也是对的,不对也是对的。”凌无双呵呵笑了笑,马屁拍得那是一个顺溜,圈着楼君炎的手往他怀中钻,就差没挂在他身上了。

    这男人,竟然需要哄。

    “好了。”楼君炎终于是伸出手,将像是个无尾熊一般挂在他身上的人拽下来。

    只是淡淡的一眼,楼君炎便几乎能透视凌无双心中所想,这便是两人的默契。

    凌无双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怎么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云臣等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在几队人马都远远离开之后,楼君炎携着凌无双从高空飞身而下,在一处翠绿的草地之上站定,周围幽静一片,夜风吹得周围莎莎作响,露水在草叶之上凝聚,珍珠滚泪。

    凉风拂过,掠去周围的些许燥热。

    凌无双伸手摸了摸鼻尖,继续问道,“逐日之巅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看这样子,君炎应该已经过来一段时间了。

    凌无双在筹备雷罚之森大会的时候,楼君炎便抽空回了一趟逐日之巅,将这段时间积压的一些事情及时处理,虽然不多,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楼君炎亲自决策。

    “嗯。”楼君炎点头,顺口问道,“大会的情况如何?”

    凌无双勾唇一笑,仿佛整个天地的芳华,都在她的眉宇之间凝聚闪耀,“和我估计的没有什么大的出入,丹之谷的人也只是想要捣乱,紫邪处理的很好,那些老家伙也该吃点哑巴亏了。”

    她冷声一笑,接着,口气微微一转,“不过,只是没想到,金翎竟然会是星蓝流云宗的少主。”

    这样想来,金翎不在乎万里鹿原的存亡,倒也是有点道理,不过,还是有什么地方说不过去……

    楼君炎寒眉轻蹙,若有所思的道,“星蓝流云宗,一直都是四大上古势力之中最为低调的。”

    “奇怪了。”正在凌无双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紫色的小脑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凭空冒了出来,挤在凌无双和楼君炎之间,脆生生的声音随之而来,“娘亲,金翎那家伙体内的,不是七彩白龙鹿的王者血脉。”

    凌无双吓了一跳,抬眸对上那双浅紫流光的璀璨眸子,微微一怔,“那是什么。”

    紫邪眨了眨,一个翻身稳稳落地,笑着露出一截小犬齿痕迹,“那家伙身上的,是神圣巨龙的王者血脉。”

    “神圣巨龙?”凌无双和楼君炎对视一眼,“也就是说,他和白鹿王座根本就没关系?”

    紫邪的感觉肯定是不会错的,难怪她会觉得金翎和白鹿王之间有点怪怪的,若是这样的话,那这后来的事情,也就说得通了,虽然最后金翎撒手不管,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帮了白鹿王不少,甚至于在极北冰原,便已经救了他一命。

    至于金翎为何会出现在万里鹿原,为何维持着这诡异的关系,这可就不在她关心的范围内了。

    “应该是这样的。”紫邪笑了笑。

    楼君炎暗眸微眯了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也并未再询问什么。

    “还有君炎,你有没有发现……”凌无双沉吟半晌,才道,“那光明圣子浑身的气息有些奇怪?还有些熟悉,我应该在什么地方感觉到过。”

    楼君炎迎着凌无双那疑惑的眸光,微抿了抿唇,“你是说,天中墓?”

    凌无双当即眸光一亮,“你也感觉到了?”

    既然君炎也这样说,那就是真在诸神墓地感觉到过那种气息了。

    这种气息怎么说呢,亦正亦邪,变幻莫测,就像是潜伏在人群之中的吸血狂魔,看似普通,却是随时都会露出那致命的獠牙。

    楼君炎缓缓点头,冷声道,“他应该也去过那个地方,而且,待的时间不短。”

    “他不会是在那个鬼地方修炼的吧。”凌无双嘀咕着猜测了一句,随即便摇头否定,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待的地方,连那神秘的银袍老者都颇为忌惮。

    凌无双啧啧出声,实在是想不通,便不再多想。

    “娘亲,我现在要做些什么呢?”紫邪眨了眨眼睛,望向凌无双。

    凌无双低眸瞥向在她腰间的小男孩儿,勾唇一笑,说道,“吃完睡,睡完吃,就是这么简单。”

    雷罚之城大会后,大陆之上的格局暂时就稳定了下来,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相信那些人更不敢轻举妄动了,紫邪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将实力稳步提升。

    “哦。”紫邪很是乖巧的点头,对娘亲的话高度服从。

    “我过去看看。”凌无双和楼君炎对视一眼,“一起?”

    “好。”楼君炎哑声一笑,自然是知道凌无双在说什么。

    凌无双一行人出了陨落星辰之后,却又是沿着暗中密道,迅速折回了雷罚之城。

    银白流光,远远望去,犹如天河倒挂一般,气势恢宏的殿宇,密密麻麻,在那片银白前方错落有致,在西南方向,有一座墨绿色的高塔,拔地而起,鹤立鸡群般耸入云霄,几乎与城楼厚墙齐高。

    神机楼,三个墨黑大字龙飞凤舞,里面,是开辟而出的一方空间。

    一个紧挨一个的库房,星罗棋布,里面,整整齐齐堆放着一些古怪武器,霹雳雷火炮,帝王刺,飞火流星弹……花样百出,应有尽有,这就是一个军火库!

    “楼主!”

    在凌无双踏入的瞬间,两边整齐战列的人,齐齐弯腰,恭敬轻唤。

    在一个库房前方的俊朗年轻男子,听得这响动之后,快速转过头来,“无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处雨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处雨潇湘并收藏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