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 第八十五章:本君倒是乐意娶!

第八十五章:本君倒是乐意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楼君炎皱眉,似乎不解凌昊为何这般凶神恶煞的盯着他,表情依旧是一副不冷不热,不是很热衷于去搭理的样子。

    凌昊看着楼君炎那表情,噎了半晌,最终将挤在嘴边的话又默默的咽回了肚子里面去,抬袖一拂,端着手中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最后猛地搁置在身前的石桌之上,发出哒的一声脆响。

    “哒!”

    这臭小子,和他说一句话会死么?好歹他不是这小子的岳父不是?

    呸呸,谁是他岳父!

    “呸呸!”凌昊心中刚无意识的蹦出这么个想法,便赶紧否定,在那里皱着剑眉默默的猛摇头,要是无双嫁给这个小子,那岂不是要闷死?不行不行,他的闺女可不能闷坏了。

    楼君炎淡淡垂眸,瞥了眼凌昊手中的酒杯,又抬眸看了眼凌昊那纠结的表情,薄唇轻勾出不浅不淡的弧度,“岳父大人是在想本君和无双的婚事么。”

    低哑而惑人的声音缓缓而出,仿佛将周围的十里花海都酿制成醇厚美酒。

    凌昊却是一惊,猛地抬起头来口气都显得有些仓促,“你你!”

    这小子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么?

    楼君炎低笑,俨然是一副你不用说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沉声道,“岳父大人还请放心,所有的事情逐日之巅都已经在准备,只待无双点头一应。”

    “准,准备!?”凌昊双眸一瞪,差点没直接蹦起来。

    这也太不将他放在眼中了吧,他都还未应声要将闺女嫁给这小子呢,准备个屁!

    楼君炎眉梢轻扬,“若是还有什么遗漏的,岳父大人尽管提就是。”

    楼君炎一口一个岳父大人,而凌昊也俨然是没有发现自己并未反驳。

    其实凌老爹打心底深处还是认可楼君炎这个女婿的,只是作为一个爱女如命的父亲,宝贝女儿好不容易来到自己身边,捧在手中还未捂热乎就要嫁给别人,心中的不舍和不满,只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而已。而楼君炎这个开口便四两拨千斤的主显然不买账,这也是为何凌老爹每次见到楼君炎便这般抓狂的原因之一。

    “哪点都不满意!”凌昊嘴硬的哼了哼。

    想娶他凌昊的宝贝女儿,哪是那么简单的事!

    楼君炎一阵低笑,“那就从头开始准备一次便是。”

    对于无双,他总是愿意给这天下最好的一切,他的无双,也值得最好的一切。

    凌昊身形微微一怔,转眸定定的看着对面那一脸冷淡平静,却是近乎偏执的男人,那深沉的眸光之中终是闪过一丝动容,这样的执着他再熟悉不过。

    “君上。”

    就在两个男人静静对峙的时候,不远处传出一道温润的轻唤。

    楼君炎收回眸光,殷红的薄唇轻轻一勾,周围旋转飘零在空中的花瓣都仿佛缓缓盛开一般,凌昊眸光一错,从楼君炎肩头擦过望向他身后的位置。

    “君上,凌城主。”云臣在阵阵寒风之中缓步而来。

    凌昊不冷不热的轻嗯一声,心中想的却是:这人又是谁?

    “逐日之巅的事情都处置好了?”楼君炎伸手握住身前的酒杯,头也不回的淡淡一句。

    云臣已经走至楼君炎身边,“是的,都已经处置好了。”

    听云臣话中的意思,明显是刚到达铸剑城不久。

    在楼君炎和凌无双赶往西岭大漠的时候,云臣本是也要一同前往,只是逐日之巅还剩余一些重要事情未处置便留了下来,这会儿过来定然是所有事情都妥当了下来。

    楼君炎轻嗯点头一声,忽然皱眉又随口疑惑一语,“剑奴何在?”

    云臣剑奴,楼君炎的左膀右臂,两人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状态,或者更准确的说,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同跟随在楼君炎身边,这会儿只来了一个,楼君炎随口一问并不稀奇。

    只是云臣的反应却是十分古怪,那张温润的面容甚至于微有扭曲。

    “他……他,有点忙。”云臣图吞吞吐吐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楼君炎刚拿起手中的酒杯,便又缓缓放下,回眸有些诧异的看了云臣一眼。

    云臣干笑两声,伸手摸摸鼻尖,语气依旧古怪,“忙,有点忙。”

    含糊的口气,有些哭笑不得的成分在里面。

    “忙……?”楼君炎哑声一语,几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削薄的唇瓣轻抿成一条甚为优雅的弧度,但也只是定定的看了云臣一眼,便也就并未多问。

    云臣垂眸默默看着脚尖,剑奴这小子,算是一脚踩在泥坑里了吧。

    “噗嗤——”

    云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尽管已经在克制了,但还是没忍住不小心笑出了声来,不大不小的动静惹来楼君炎侧目一眼后,赶紧握拳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站在边上。

    飞雪飘扬,外面的气氛越来越诡异,里殿内的凌无双,在抓紧每一分每一秒为云灵赶制丹药。

    “轰轰!”

    偌大的内殿之中很是安静,只能听见火炎熊熊燃烧的声音。

    神农鼎悬空漂浮,混沌之火张牙舞爪翻滚,各种药材的清香浮动,与丝丝缕缕玄气能量交织缠绕,被凌无双有条不紊的推入身前悬空上下起伏的神农鼎之中。

    “呼——”

    又是一道药剂加入之后,凌无双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停下手来,抽得一点空隙抬袖轻拭了拭额头的汗意,喃呢一句,“希望能一举成功。”

    十多日的不眠不休,精神力的持续输出,让她看上去有些疲惫之色,但眉宇之间依旧难掩神采奕奕的痕迹。

    一墙之隔内的冰室,云灵静静的躺在那里,面色透明恍若寒冰一般,虽然毫无血色,但看上去却是分显祥和。

    炼丹是一件十分耗费心神的事情,凌无双如今的境界,虽然已经不止一次炼制出至尊神品级别的丹药,但也还是需要小心翼翼,特别是药材之中还有独一无人的结魂草之类的宝物,不比寻常。

    若是一不小心失手,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白云悠悠,仙雾腾绕。

    “轰!”

    忽然一束巨大的光芒,冲出冰殿顶穹,直透风雪铸剑城天际而去,惹来风起云涌,忽有雷电之力降临,在这片地域上方咆哮交织而出,声势浩大。

    一直守候在外的凌昊蹭的起身,望着不远处那逐渐扩大的光弧,深沉的眸光隐隐一颤。

    这响动!

    楼君炎则显得淡然许多,抬眸望向天际那忽然而来,又逐渐隐没而去的雷电之力,勾唇微微点头之后,便起身往不远处的冰殿而去,时有细碎的花瓣从他削窄的肩头,墨黑的肩头之上簌簌滑下。

    “应该是王妃丹药炼制成功了!”云臣面露喜色,已经来了好几日的他自然是知道凌无双做干什么。

    不一会儿,那紧闭半月有余的大殿高门传出吱呀一声轻微响动,豁然打开。

    凌无双缓步而出的时候,正好扑到刚至门边的楼君炎怀中,“累死我了。”

    重重地喘出一口浊气,凌无双整颗脑袋都闷在了楼君炎的胸膛之中。

    楼君炎哑声一笑,并未说什么,只是抬手抚上她的肩头。

    “无双。”凌昊看得宝贝女儿一袭白衣染尘的疲惫的样子,亦是心疼不已,只是手脚动作稍微慢了点了他也只能站在一边干望着,顺带狠狠的瞪一眼楼君炎。

    你说,总是这样的情况,这凌老爹能满意楼君炎到哪儿去?

    也只是几秒钟后,凌无双便从楼君炎怀中冒出头来,摊开那纤纤素手,朝老爹咧嘴一笑,“看。”

    那素白的掌心之中,静静的躺着一枚大药,晶莹玉白,指尖大小,却是圆润如珠,像是美酒一般醇香四溢,一圈又一圈的能量波动,像是清风的涟漪般朝周围释放而出。

    “结魂丹?”凌昊定定的看了眼那丹药之后,又抬眸望向凌无双,口音微颤。

    “嗯。”凌无双重重点头,清冷面容之上的笑意浸染十里花开。

    这恐怕是最为耗神的一次炼丹了吧,不过好歹也算是有惊无险,一次成功。

    凌昊眸中难掩激动之色,半晌之后才调整好呼吸,看向女儿眸露关怀之色,“看你这有气无力的样子,赶紧去休息一会儿吧,不急于一时,先养好了精神再说。”

    凌无双轻翻了翻白眼,有些好笑的道,“我又不是豆腐做的。”

    说话间,她已经离开楼君炎的怀抱,直了直身板儿顿时精神便是一振,顺便双手展开还转了个圈,那素白的衣衫仿若一朵清莲花开,面上笑意浅浅,“你看。”

    “你呀。”凌昊甚是无奈的摇摇头。

    炼丹对于凌无双来说,耗费精神力的同时,亦是在修炼扩大她的神识范围,以她那夸张的恢复能力来看,不到一种程度也的确是用不着特意休息,更何况此时的她心中的急切也并不比凌昊少到哪里去。

    “走。”

    凌无双捏着手中的至尊结魂丹微微一紧,和楼君炎定定的对视一眼。

    周围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微妙,很是安静,几乎能听得凌昊的呼吸都是急促了起来,怔忪少顷之后,几人才齐齐转身朝大殿内室的方向而去。

    巨石擦过地面的声音响起,冰铸石门大开,凌寒气息瞬间铺面而来。

    “灵儿。”凌昊脚步不自觉的朝着静躺在寒冰大床之上的女子而去,深沉眸光之中的色彩执着得近乎痴迷,亦是难以抑制的风起云涌,激动神色溢于言表。

    凌无双缓步迈过去的时候,凌昊才有些不舍得离开一段距离。

    虽然在千里千藤无尽生命之力的保护下,云灵的生命气息得以挽留,但十几年的沉睡时间实在是太长,以至于让她看上去仿佛和周围的寒冰融为一体般。

    楼君炎和凌昊退后两步站在旁边,时刻注意的周围恐防有变,而凌无双此时便聚精会神的准备唤醒沉睡已久的母亲,整张脸都微微紧绷了起来。

    玉莹色的丹药悬浮在她的掌心上方,像是在水面一般上下浮动着。

    凌无双眸光微微一凝,指尖窜出的一缕混沌之火擦过结魂丹的瞬间,被她挥手打入云灵微张开一条缝隙的口,瞬间化作一股清泉般的水雾,顺势滑入嗓中,蔓延全身。

    凌昊眸光灼灼的盯着云灵那忽明忽暗的面容,心脏也跟着一松一紧。

    配合结魂丹的力量,凌无双以精神力为引,替母亲打通浑身凝固依旧的筋脉,一点点细心梳理着,眸光之中忽然而起的诧异稍纵即逝,便继续忙于手上的动作,不敢有丝毫的分心。

    水晶光影颤颤,云灵浑身闪耀的光芒,将这方幽暗的冰室映得明亮一片。

    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凌无双才将母亲体内冰封的筋脉一一打通,精神力高度集中已经让她额头都冒出了细碎的汗意,随即便翻手拿出那装有命魂的乌黑瓷瓶。

    连云臣在一片看得都是紧张不已,凌昊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凌无双呼吸微微一紧,单手在那瓷瓶之上一抹,光亮闪耀之间,一团蕴含着极为神秘的力量溢出那瓷瓶之中,像是雾色一般,在冰冷的空气中绕了一个圈,被凌无双指引着坠入云灵的眉心之中。

    光芒内敛,仿佛雨滴坠入湖心,微微荡出涟漪。

    整个冰室之内茫茫一片,水晶壁灯的光芒都缓缓退去。

    这方地域常年冰封,万里飘雪。

    城外城的繁华之中又透着一股世外之地的宁静安详,风雪铸剑城庞大的建筑群,仙宫一般耸入云霄,下方大雾磅礴,从外面看来,那些美轮美奂的宫殿,就仿佛是半悬在空中一样。

    七彩长虹划过天际,像是天桥一般连贯寰宇,偶有祥云瑞兽踏过。

    飞花似梦,寒风白雪。

    这般冰天雪地的世界,竟有水流潺潺而出,旁边一座玉石雕刻的亭台边缘,缓缓探出一只白得几乎透明的素手,清风雪花从那纤纤十指之间穿梭而过。

    “雪……”女子凭栏而靠,声音欣喜却难掩那虚弱之色。

    女子只是那侧脸优雅的弧度,绝美得让天地都为之动容,连周围雪花飞扬的速度仿佛都缓缓沉淀下来。

    精雕细琢而出的眉眼,和凌无双甚至于有着六七分的相似,岁月的眷顾让它并未留下多少痕迹,只是那浑身的气质更偏于沉静典雅,举手投足之间的风韵也是成熟许多。

    “灵儿!”

    一声焦急大喝忽然而来,惊得女子刚伸出去的手反射性唰地缩了回来。

    不远处一袭深青色衣袍的凌昊阔步而来,身后跟着几个步伐踉跄的侍女,那张依旧俊美非凡的老脸之上却是乌云密布。

    凌昊似乎也意思到他好像吓到人了,快步而来走到云灵身边的时候,垂眸望下,语气不自觉的便放缓了许多,却依旧不改担忧,“身体还没恢复好,你乱跑什么。”

    无奈的口气,有些责怪之色。

    云灵很是无奈的甩甩手上的雪花,缓缓起来错开凌昊的健硕的身躯,又走到另一边的停栏靠着坐下,眸光望着外面飞扬的大雪,“我又不是纸糊的。”

    再不走走,她都快要生霉了。

    凌昊剑眉很是纠结的拢在一起,阔步而去,扬手一件巨大的绒氅罩下,宽大得有些过分的青色袍子瞬间将云灵从头到尾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脑袋在外。

    “这才刚刚醒来,你就别折腾我了,老老实实先待着不行么。”凌昊也跟着在旁边坐下,大手拢了拢那大氅颈部给她系住,动作笨拙却难掩温柔。

    凌昊那神叨叨的样子,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系在裤腰带上挂着了。

    云灵都快跺脚了,眉头一皱,“我没。”

    面露嗔怪之色,云灵也着实是委屈。

    醒来的这些天,她被凌昊寸步不离的守着,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各种药材,各种天灵地宝吃得都快吐了,好不容易抽得凌昊处理事情离开的一点时间出来转转,这不,凳子都还未坐热乎……

    “没,没,你没。”凌昊又连连点头,俨然是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云灵看了凌昊一眼,嘴角弯了又松,表情有点哭笑不得。

    “对了。”云灵环视周围,一举一动间都有些别具一格的高贵风姿,出尘韵味,她转眸望向凌昊那大惊小怪的表情,这才柔声道,“无双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这两天也没见到人影。”

    提到宝贝女儿,云灵整张面容也都不由得柔和了下来。

    “哼。”谁知道凌昊却是变了脸色,手撑在大腿之上扭头望向外面飞扬的大雪,一脸不爽的喃呢一句,“谁知道跟楼君炎那小子跑哪儿去了。”

    云灵顿时皱眉,语气都严肃了许多,“什么这小子那小子的。”

    那张绝美的容颜也是冷了下来,显然很是不满凌昊的态度。

    “灵儿?”凌老爹难以置信的愣愣看着云灵,诧异得眼神都快发直了,脑中也瞬间冒出一排排问号来。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是?

    云灵说话间头也是偏向一侧,红唇一张一合,“我就挺满意楼君炎这女婿的。”

    别的什么她可不管,就是见第一面的时候,就特别满意楼君炎。

    云灵浑身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典雅韵味,偶尔流露出来的狡黠冷锐也不失温柔。

    凌昊看着妻子那依旧有些虚弱面容之上的执拗表情,差点没直接就跳了起来,这还真是要翻了天了,满意什么?楼君炎那冷冰冰的小子究竟是有什么好?

    不妙,这下可是有些不妙了!

    “这……”凌昊大手抬起,将云灵罩在大氅之下的青丝缓缓拨出,动作很是温柔,眼神却是闪烁。

    女儿在不知道的时候便被楼君炎给拐走了,这下妻子才刚醒来,却是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女婿,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凌老爹不得不担忧自己的地位,堪忧啊。

    “这什么。”云灵皱眉,扭过头来,“我不管,总之除了楼君炎,谁都别想打我宝贝女儿的注意。”

    那口气,不得不说云灵是在和凌昊讨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凌昊顿时一噎,面上神情五颜六色的轮番替换,双眸瞪大盯着妻子想要冒火又舍不得,不说点什么又实在是憋得难受得慌,以至于那张俊美非凡的老脸之上都冒出了点红晕来。

    “噗——”

    呵呵的清灵的笑声不知道从何而来,让两人之间这诡异的气氛稍有缓解。

    “无双。”云灵敛去眉宇之间的不满之色,转眸望向一侧的时候,绝美的面容之上尽是温柔溺爱之色。

    伴随着积雪簌簌落下,一道纤细的素白身影,像是灵猴一般从白玉高亭的顶上翻身而下,在凌昊的云灵眼前稳稳站定,那张清冷的面容之上浮出明媚的笑意。

    说来凌无双和云灵长相几分相似,浑身的气质却是截然相反。

    凌无双两手环上胸前,迈着悠闲的步子走上台阶,姿态潇洒帅气,只是那面容之上的古怪笑意惹来凌昊一瞪,“鬼鬼祟祟的躲那儿干什么。”

    “看好戏呗。”凌无双摊手耸肩,侧身便在一旁坐下。

    没想到啊,没想到,脾气火爆的父亲却是被母亲收拾得妥妥的,这算不算得上是一物降一物?

    凌昊不满一哼,开口正想要说什么来着,却是被身边的云灵隐隐一眼又给瞪了回去。

    “楼君炎呢?”云灵转眼便笑眯眯望向凌无双。

    凌昊两眼瞬间就喷火,心中也是酸酸的,这算是个什么事!

    凌无双勾唇一笑,清眸被周围的白雪映照出明亮的色彩来,“在忙,逐日之巅的两位阁老传讯过来了,应该是有什么要事处理吧,我这正好也要过去呢,只是路过路过。”

    嘿嘿的笑意从凌无双口中溢出,望向自家老爹的眼神更是诡异。

    云灵笑着摇了摇头,“赶紧过去吧。”

    “好。”凌无双起身抖抖衣袍之上的雪花,眼神不怀好意的看了父亲一眼,一溜烟的便不见了踪影。

    云灵看着凌无双离开的方向,轻叹一声,亦是感慨不已,那双温柔的眸光更多的是迷茫之色,几不可见的喃呢道,“真是没想到,这一晃眼竟然就是十几年过去了。”

    她也没能好好的待在无双身边,尽到一个当母亲的责任。

    凌昊眸光深沉,大掌轻抚着云灵的背,无声的安慰。

    云灵转过身来,侧身缓缓靠入凌昊那宽阔的臂膀之中,双手探出环住凌昊健硕的腰肢,红唇一张一合,几不可见的吐出几个来来,“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多年。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苦了这么多年。

    细若飘雪的声音,凌昊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双臂展开紧抱着怀中的女子,呵呵轻笑,轻叹着吐出醇厚有力的三个字,“你傻啊。”

    别说十年,只要能等得这个人归来,哪怕成千上万年,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他只是害怕,害怕天地之间再也找不到这个人。

    凌昊搂住怀中女子的手臂再度紧了紧,“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云灵无声一笑,一滴泪水却是从眼角滑落,滴在地面瞬间便凝固成冰。

    彼此心意相通的两人,不需要过多的言语,此时此刻,唯有紧紧相拥。

    不远处,凌无双两手环绕胸前,侧身倚靠在一根精美的冰柱之上,眸光凝视着相互依偎的父母,心中是前所未有的满足,嘴角轻勾,转身便隐没在飞扬大雪之中。

    索桥连贯着山峰之间,行走其中凌无双步伐轻快,时不时欣赏着周围的美景心情也是不错。

    敞亮的殿宇之中,璀璨暖石精魄映照出华美的光泽。

    “君上,事情已经安排得差不多,只待你和王妃归来。”

    “还有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事情?”

    隐隐的交谈之音传出,在那身披一袭墨黑大氅的楼君炎身前半空,漂浮着两道传讯灵石映照而出的虚影,正是乾,坤两位阁老。

    “嗯。”楼君炎轻嗯一声,面上并无多少表情,“剩下的待本君回去再做商议。”

    “王妃。”

    凌无双从一边缓步而入,被两位眼尖的阁老率先看见。

    楼君炎暗眸微动,却是抬袖一拂便将眼前的两道虚影给打散了去,淡淡的转眼回眸一看,朝那迈着悠闲步伐而来的女子伸出手。

    “王妃。”站在楼君炎身边的云臣也是开口一唤。

    看得出来凌无双心情颇为不错,顺着楼君炎那展开的臂膀,笑眯眯的扑入他怀中,“谈什么呢?”

    眸露出狡黠,笑意无害。

    “一些琐事。”楼君炎口气淡淡,低笑一声。

    凌无双眉梢轻扬,纤细的胳膊也勾住他的脖颈,紧追不舍,“说来听听。”

    楼君炎垂眸看了怀中的女子一眼,“到时便知。”

    凌无双被楼君炎那不咸不淡的样子弄得差点没吐血,勾住他脖颈的双手猛地一拉,当楼君炎靠下来的时候,在他耳边缓缓咬道,“难怪老爹说某人冷冰冰的,可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呢。”

    长吁短叹的声音,意有所指。

    楼君炎眸中色彩微动,轻呵一声,“那无双意下如何?”

    凌无双诧异眨眼,抬眸对上那双深邃若渊的眸,这算是在求婚?只是未免太简单了点吧。

    “我么。”凌无双一指戳在男人那坚硬的胸膛之上,缓缓将他推开,眸露促狭之色,揶揄道,“想要娶本姑娘,那可是没那么简单。”

    “那无双所要何物?”楼君炎哑声一笑,冷淡言语之间却是隐约纵容宠溺之色,说话间身形朝后靠去,赤红长发缭绕扑散,妖冶冷凝恍若地狱花开。

    凌无双瞬间满面神采奕奕,大手一扬,“云臣,报礼单。”

    女子豪言壮语的样子,看得楼君炎又是一笑。

    “王妃……”一边的云臣却是浑身一抖,说话间都有些吞吞吐吐的意味,想到之前凌无双一件件朝他道出的东西,更是面色扭曲。

    “报——”凌无双长长一语拖出。

    楼君炎也是一笑,“但说无妨。”

    云臣咽咽口水,只能硬着头皮道,“王妃想要,极北冰原千年冰魄血莲。”

    “对身体好。”凌无双笑眯眯的补充一语。

    楼君炎面色如常:“取便是。”

    云臣看了凌无双一眼,接着言:“陨落星辰,雷中池之天降水。”

    楼君炎慵懒点头:“取。”

    云臣已经是欲哭无泪的表情,“王妃还想要,无尽星海之铸星石。”

    楼君炎神情淡淡:“取。”

    只要是无双要的,他便取就是。

    “王妃还想要,中,中州州万里美男。”支支吾吾云臣说完这句话,死死低着头,却冷汗都要飙出来了。

    “取——”惯性的开口应承,只是话未落句,楼君炎脸色骤黑。

    他眸光入炬依旧凝视云臣,电光火石之间,却是头也不转的伸出手,一把逮过身边因为动作太慢没来得及逃走的女人,箍在怀中,咬牙切齿的冷哼一声,“取?”

    说话间,他缓缓垂眸凝视怀中的人,殷红嘴角缓缓扯出一抹笑意。

    谁敢取,他就拧断谁的脖子!

    凌无双嘿嘿一笑,两手摊开,“开玩笑。”

    楼君炎眸光上下扫视凌无双两眼,缓缓沉声道,“不过,本君倒是乐意娶。”

    伴随着缓缓出口的话语,楼君炎望向怀中女子的眸光,也越来越火热,越来越危险。

    ------题外话------

    快大婚了捏,快了快了~就是不造姑娘们有木有彩礼嗷,嘿嘿,有月票滴,砸来呗,来吧来吧,表客气啦(⊙_⊙)

    PS:推荐一本好友的文文《宠妻无度之法医王妃》书荒的姑娘们,可以戳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处雨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处雨潇湘并收藏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