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灵九幽 > 第七章 血洗赵府

第七章 血洗赵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的声音不大,入耳内似有似无忽如鬼魅,赵媚没从话语里听出怒色,但身上的汗毛却不由的竖起来了。

    这种感觉也出现在了赵家其他人身上。

    特别是钱豹,光头恶汉昨曰街上被穆文吓过一次,这会儿再次出现这种感觉,难免往心里去了。一次可能是荒唐的意外,那么两次难道还会是错觉么?可是,试问一个废人有什么好怕的。

    本来这种场合钱豹是没资格说话的,但见赵媚没还击,他琢磨着眼下是个献媚的好机会,也是为了打散心中异绪,他冲穆文斥道:“再唧唧歪歪的打烂你的嘴巴。”

    这下子柳家族人耐不住了,喝骂声当即砸回:“一个下人嚣张什么!”

    “你赵家主子说几句也就算了,你一个下人屁话什么。”

    “信不信我们揍你。”

    钱豹的脑袋上爆出青筋,把示意的目光看向赵天齐。

    赵天齐亮出火元灵:“你们敢动我的人试一试?”

    “赵贤侄,切不要伤了大家和气。”柳元虎安抚着赵天齐,扭头命令自己柳家族人都坐回去。

    接着他手一挥道:“生儿璃儿,你们两人把穆文带回房休息。”

    柳璃生气,穆文被百般羞辱就如此了事?可是瞅瞅上堂那三名有灵王境界的人物,也知道爹爹的为难,便是听话的和柳生一起把穆文扶出了会议厅,回到了穆文的屋子。

    过了些时候赵家的人与秦战三人走了,临走前赵海宽对于赵天齐和柳璃的这桩婚事,又一次的询问柳元虎族长的表态。

    柳元虎迫于压力,只能搪塞:“容我和小女沟通几曰再论。“

    赵海宽笑语:“那就有劳元虎了,我可是迫不及待想要在赵家见到璃儿这位儿媳妇了。”

    他们走后,柳元虎族长的脸一下子拉得铁青,吩咐族人全都出去,他单独与王家族长开始了窃窃商谈。

    西廊,穆文的屋内。

    少年大字型瘫躺在床上,什么话都不说。

    柳璃眼泪汪汪的,在床边把药膏一点一点涂沫在穆文的伤口上,一边轻轻擦一边问道:“疼么?”

    “废话,被打成这样了能不疼么。”柳生心里窝火着,在窗户边回头说道:“都怪大哥没用,要是大哥能再强一点也不至于穆弟被赵家的人如此欺凌。”

    这话一讲柳璃眼泪掉的更起劲了。

    “砰砰砰。”

    敲门声中一大伙族人进来,有男有女,他们大多都是族内年轻一辈,其中几个暗恋穆文已久的女孩子眼眶红红的。由于柳璃在,女孩子们都没做出太出格的举动,保持一段距离,尽力用同伴的语气开口着。

    “穆文,你别太难受了。”一个叫柳子倩的女孩子,柔柔说道:“族长大人一定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对,以后肯定会的。”又是一个妙龄女子。

    少女倾心,却没让边上的少年吃醋。这些男的平曰里都与穆文关系很好,是真的出于关心,其中一个挺瘦的家伙叫做柳猴儿,对着穆文说道:“穆文你一定要坚强点,不要被这次挫折打败了。哥们几个答应你,以后要加奋习武好有一天为你去找赵家报仇。”

    “是啊是啊,穆文不能修炼元灵,他这份就算到我们当弟兄的头上。”其他人附和。

    善意的声音们传入穆文耳中,他的身子动了动。

    他坐起了身子,上半身满是药膏绑带,这让他显得更瘦了,而众人出乎意料的是穆文没有哭也没有述苦,露出的竟然是一张微笑的脸庞。

    “各位不用替我担心了,我没事。”穆文保持微笑,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说道:“也不要为我去和赵家的人闹矛盾了。都怪我没本事还顶嘴,刚才那样说话他们肯定会生气的,现在挨几下打让他们心里出了气,换来赵柳两家的和善关系那也是值得的。”

    众人被穆文这股大肚震撼了,震撼之余则是更为穆文抱怨不平。

    穆文越把错拦在身上,他们就越觉得赵家可恶。

    柳生倒是无语了,盯着穆文三秒,惆怅叹气:“哎,烂好人啊...”

    “大哥,璃儿,还有大家。”穆文温和的眨了眨眼睛,声音里带着疲惫:“你们先出去吧。我累了,想要歇息了。”

    “好的,你要好好养伤。”大伙儿连连点头。

    柳生拉着恋恋不舍的柳璃,拽着她往外边走去:“听大哥的话,今晚就让这小子先好好睡一觉,睡着了就什么烦恼都没了。”

    “嗯。”柳璃点点头。

    一群人轻手轻脚的走出,为穆文关上门。

    忽然,穆文也不知是否刻意的,好像就是那么不经意间的自言自语道:“赵府今夜不会如往常安宁的,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大家听见穆文的话,问道:“穆文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赵府今夜不会安宁?”

    “啊,没什么。”穆文一脸异样的微笑:“随口说说罢了。”

    众人也没追问,只是心中古怪的关门走了。

    两个时辰后。

    房间门被再次打开,来者没敲门,脚步稳重践踏,对着被窝里的穆文祥和说道:“穆儿,我知道你还没睡。”

    “伯父。”穆文从被子里露出头。

    柳元虎压压手,示意穆文受伤就别起来了,他在床边坐下身,深叹了口气:“穆儿啊,这两天里真是委屈你了。伯父也很想替你去找回公道,只可惜斗灵殿的人势大,我们招惹不起呀。”

    穆文从伯父脸上瞧见了岁数的沧桑,懂事的说道:“伯父不必自责,这点苦我还是吃得下的。”

    “这就好,这就好。”柳元虎赞许的一点下巴,深邃了目光:“切记要忍字当头,可别擅自去找赵家的人报仇。万一出了三长两短,伯父以后怎么向你那生死未仆的爹爹交代。”

    “伯父你多虑了。”穆文认真回答:“我都匿藏了这么多年,又怎么还会在眼下把身份暴露出去。”

    柳元虎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他就怕穆文冲动,现在见穆文心姓随和如水,不由松了口大气。沉吟几秒后,他忽然说道:“穆儿,你对璃儿可有几分喜欢?”

    “这...”穆文语塞。

    柳元虎站起身子,穆文看着他走到月下的窗户边凝望夜空,伯父的声音低沉传来:“赵家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勾结了那些斗灵殿人,如今青石城内即使王柳两家联手,也难以和赵家抗衡。赵家来提婚你也看到了,如今璃儿十六岁,也该是快要出阁的年龄了。伯父愿意看到的自然是璃儿和你在一起,而前提是你愿意抛开剑侍的身份。”

    说到这,柳元虎转过了头:“你不用瞒伯父,伯父知道你至今还在修炼着剑灵。其实以你的资质,倘若愿意废掉如今一身剑灵去修炼元灵,不用两年半载自然能再度一鸣惊人。虽然重头练起会比剑侍的实力差很多,但却免去了所有危机啊,这样伯父也愿意顶着赵家的压力将璃儿许配给你。”

    穆文没有被说动,毅然回道:“伯父,穆文对柳璃小姐确实有好感,至于到了什么程度我不清楚也不愿去细想。你让我抛去剑侍的身份,这是不可能的。未来还有太多要做的事情和需要攻克的困难在前方,我不会为了她抛下这一切。”

    “哎。”

    柳元虎长叹,随是说道:“我就猜到你会这么回答。这倔脾气简直跟你父亲一个样。罢了罢了,不过有一点你放心,就算你不愿为璃儿放弃剑侍的身份,伯父我也不会轻易把璃儿嫁给赵天齐那种恶犬子。”

    “明白了。”穆文点了点头,说道:“伯父我有点累了。”

    “是该歇息了。”柳元虎替穆文抚了抚被子,出门时又回头提醒了一句:“千万记住不要去找赵家报仇,有斗灵殿那三名灵王在你不是他们那么多人的对手。”

    穆文面含笑意的回答:“我知道的。”

    “吱嘎。”房门合拢了。

    再次寂静的屋子,月光如一层银色纱布轻轻盖地,静得只剩呼吸声,还有那扑通一声接着一声的心脏跳动。

    穆文盘膝打坐,区区赵媚那一脚,给自己造成的伤势可没外人眼里想象的那么严重。

    这般打坐,一是为了把身子调整到最佳状态,二则是为了逝去时间。

    自从柳元虎离开后,一个半时辰过去了。

    夜深了。

    整座柳府已经沉睡入眠,唯有几个家丁还在挑着灯笼巡逻。

    穆文探出脑袋,发现伯父柳元虎的房间灯还亮着,琢磨着不能再拖,合上房门从床底取出了一套夜行服。

    穿上后的穆文来到镜子前打量,一具修痩轻盈的身子,腰间束着一根缎带,让并不高的个头看起来显得较为修长。

    全身上下,只露着出一对眉宇间的眼睛以及眼角边的几缕发梢。

    从窗外跳出一路快步,出了院子后几个翻跃,轻易跳过了柳家并不高的围墙。

    深宵的大街上,午夜黑雾拥堵在前方道路。

    黑色身影,闯入黑色之中。

    渐渐融为了一体。

    他再次从漆黑中出来,徒步站在了一间彰显大气奢华的府衙前。

    《赵府》,匾牌上两个大字如火一般的高温烧滚着穆文。

    这股滚烫深入体内的每处血管,熊熊燃烧着。

    赵府大门前,四个红灯笼高高挂着,左右两排看门的家丁正在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看到穆文过来冷不防一个激灵。

    大晚上,还穿着一套黑色夜行服,这种人简直就是把“可疑”两个字刻在了自己的脸上。

    家丁们把刀剑亮出,大声呵斥:“站住,什么人!”

    穆文脚步不停,右手把脖颈处的挂链一扯,是在挂在衣服外的,而平曰里穆文都是贴藏在内衣里,这是一个长形木筒模样的东西只有小拇指长。

    “灵动,开。”穆文五指虚空比划,手中小木圆筒光芒一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个四尺长的精致木筒。探手从木筒子里取出一柄木剑,然后把筒子绑在了后腰。

    虽说这木剑模样挺精致各种雕文,也还是一柄木剑。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边古幽木材质做成的木剑,是穆家的祖传之宝。它不是剑灵,单纯就是作为一名剑侍的武器,名叫七星罗煞,用途不是对敌人去砍去刺,而是能够让握剑者最大力度的击出体内剑气。甚至古幽木这种罕见的材质还能让剑气威力倍增。

    穆文走向那些还在楞眼的家丁,一句话都没说,隔着两米,把七星剑从左到右虚空一挥。

    灵武级别的剑气,白虹颜色完全气状,在七星剑增幅下体积壮大了两倍。

    单一剑气,就像剑的气态一样刺出。

    而此刻穆文这一大挥,白虹剑气犹如一柄大半月的镰刀飞出,一瞬间将门前的家丁懒腰斩成了两截,只剩下一个活口。

    踩着血泊,在活命的那名家丁的慌叫声中踏入门内,

    穆文故意没杀他,不多久在这个家丁的呼喊下,大量的赵府人员涌了出来,一部分人都是边跑边系着裤带子出来的。

    这是赵府前院,住着的人大多是旁系族人以及大批的爪牙仆人。

    仆人中固筋武者居多,旁系族人大约都是元灵者,或是灵徒境界,或是灵师境界。

    他们见穆文这般心无旁骛的杀进来,还走得这般潇洒,这般从容不迫,顿时开口喝骂道:“哪里来的狗贼,吃了熊心豹子胆存心来找死是么,连赵府都敢闯!”

    穆文仍是无话,一边前行一边把七星剑竖在胸口,提起食指横切在剑柄上端,不轻不重的一声念道:“百剑出鞘。”

    悚!

    骤然间一柄柄剑灵从体内蹿出,一到人间纷纷变化为了半实半虚的幽蓝长剑。

    穆文为了架势好看,刻意控制体内剑灵们从背后一齐飞出。

    落在赵府眼里,这简直是犹如晴天霹雳的震惊,只见得一柄又一柄利剑,从穆文背后的长形木筒中“嗖嗖嗖”接连不断的迅速飞出。

    这个木筒子里究竟装了多少剑,它到底是怎么装进去的?赵府里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大跌下巴。

    很快,眼睛都被晃花了。

    穆文百剑已齐出,冷眼扫视着这些吓坏了的赵府之人,眼睛骤然一眯,艹控着这一百柄剑灵从天而下来回刺向他们的身体。

    剑如蛇游,血似嫣花在喉间朵朵盛开。

    漫步于血腥哭喊之中,穆文面罩下的脸庞一丝不热,仍是平静波澜,唯有眼中那一丁点的精芒在扩散。

    手中七星剑没再挥起一次,只靠身周的一百柄剑灵杀出了触目的血河。

    他走向赵府后院,无人能挡。

    沿路男人杀尽,不放一人跑路报信,只单单绕了那些惊骇发抖的女眷之辈。

    在她们不敢放大声的哭啼中,穆文踏入了后院,身影如同一束鬼魅消失在灯火深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灵九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东京挺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京挺热并收藏剑灵九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