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灵九幽 > 第一百零一章 洞内孤男寡女

第一百零一章 洞内孤男寡女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雪山谷的洞里,静得只剩蓝颜儿痛苦的喘息声。

    穆文从纳戒里取出火石子,升了堆火,脱去外套烘热后披在了她身上。什么都不想,双目安静的注视着她,小小的洞内与外边的大风雪恍如隔绝两地。

    “雪姨,对不起。”

    某刻,穆文望着火堆在脑海中轻轻的一声念叨。

    南宫雪哼了声:“现在想起我了?”

    穆文察觉不对劲,问道:“你怎么很虚弱的样子?”

    “还不是你!”

    提起来南宫雪就来气,咬着牙:“排斥我强行控制的时候你用了雷鸣剑的力量。差点把雪姨害死了。”

    穆文惊愕,仔细回想并没有印象,那会儿大概脑子晕头了吧。

    “我不是故意的。”穆文自责。

    “算了。”

    南宫雪的声音越来越轻,似有似无了:“要是你不想以后麻烦,现在就给这个贱人脖子上来一刀。雪姨要沉睡一会儿了...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她说到最后,那几个字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

    穆文知道雪姨已经陷入了沉睡,这也代表,接下来石洞内就全是自己和蓝颜儿的单独相处了。

    “好冷。”

    往边上看去,昏迷着的蓝颜儿正下意识的搂着双肩,身子不停发抖。

    是啊,冰封森林里是那么冷,火堆都好几次无风自灭了。蓝颜儿又重伤在身,虚弱的她抵挡不住着极寒的气温。还有她的衣服实在太单薄了,加上残破了大片很多肉都露了出来,披上了穆文的外套也不能完全遮住。

    起初抱着蓝颜儿进山洞的路上没注意,现在仔细一看,她身上能露的地方都露了,不能露的地方倒是还有几块遮羞布挂着。本就绝色之美的她加上若隐若现的遮掩,足以让世间男人疯狂。穆文偷看了眼,忍不住又再多看了几眼,最后心想蓝颜儿昏迷着索姓睁大了眼直勾勾盯着看。

    很美,也就这么个念头。如果没那些伤口就更好了。

    穆文也仅仅觉得蓝颜儿美到陶醉,没有一丝一毫的邪念。

    “冷...”她无意识的又轻念了声。

    可是穆文的纳戒里也没有多余的衣服了。她如此的寒冷不禁,褪去了平曰里强势的外表,流露出小女生的惹人怜爱模样。穆文不忍心看她受寒,毅然脱下绒布内衣捂进了她怀中。

    一碰到这件留有穆文体温的内衣,蓝颜儿便将它紧紧的捂在了胸口,取着温暖。

    “阿嚏。”

    穆文两条鼻涕挂到了嘴边,手背擦了擦,抱着赤裸的上身蹲在火堆旁哆嗦着。如今是个废人,用不了灵力御寒,这会儿同样冷得瑟瑟发抖。这具修炼到灵王境界的身子是那么没用。

    不知是何时,穆文发现自己和蓝颜儿近得只剩一丝丝距离。

    分不清是谁靠向了谁,兴许都为了寻求温暖而拉近了。

    长夜漫漫,风雪在外阴啸。

    噼啪的火堆前,穆文挽手搂住了蓝颜儿,后者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渐渐的从煞白中看到了几分血色。

    她主动抱住了穆文,紧紧的怎么也不肯松手。

    如果此刻有外人看见这一幕,必定惊讶得大跌下巴,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罗刹宗主仙花蝶,这个心高气傲的女人也会主动抱着一个比她弱甚多的男人。

    惊讶之余,绝对能羡慕死一大批男人。

    穆文的脑子浑浑噩噩了,身体滚烫滚烫,这可不是好的征兆而是发了高温。倘若一觉睡去只怕再也不会醒来。不过这倒是让蓝颜儿感觉很舒服,像抱着个火炉,整个身子使劲往穆文粘着。

    “咳咳。”

    头好生疼痛,眼睛骨也生疼的,高温烧得不轻了。昏沉沉的目光从火堆移到了蓝颜儿身上,鬼使神差的对上了她的眼睛,睫毛长长的,女人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美到无法挑剔。

    恍惚间,蓝颜儿的睫毛微微动了下。

    她的眼睛随之眯开了一条缝,数秒的安静,蓦地猛然睁大,挥手一巴掌扇了穆文的脸。

    穆文被打得一下子蒙了,身子受力的砸到了石壁上。

    幸亏蓝颜儿虚弱,要是平曰里挨着这一巴掌只怕脑瓜子都要掉了。饶是如此,穆文都感觉一头轻一头重,勉强撑起上半身,视线中看到蓝颜儿阴沉着脸一步一下的逼近了。

    她走得很慢,很艰难,时不时重重的咳嗽,余光瞥着自己破碎的衣服,羞怒之色重重愈烈。

    “你趁我昏迷的时候都干了什么!”她一把掐住了穆文的脖子。

    穆文丢脸的吐了白沫:“...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你主动抱...我的...怎么推也推不掉...”

    话没说完,右边的脸上也挨了蓝颜儿一巴掌。

    “你说我主动抱你?”蓝颜儿又羞又怒,娇喝道:“本宗是那么银贱的女人嘛?!”

    “天地良心,我可没说谎。远古冰凤的自爆差点要了你的命。是我把重伤的你救了回来呀。然后你大概太冷了所以才抱着我取暖的。”穆文道。

    于是,这次两只眼睛成了熊猫眼。

    蓝颜儿环顾石洞,看着欲哭无泪的穆文,再看看身上披着其衣服,仔细想想醒来的时候也确实是自己搂抱着他。心里已经信了穆文的话,但是她不会承认,又一次冷声质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穆文畏缩在角落捂着眼睛和脸,一个脑袋两个大,猜出蓝颜儿是放不下架子在强词夺理,便是叹气的回道:“好吧。是我见色心起把你抱了回来,想对你干一些图谋不轨的事情行了吧。”

    话落,就看见蓝颜儿的脸色好看多了,她还露了个笑容,扬起嘴角讲道:“那么你就去死吧。”

    手中元灵一闪,五色彩光。

    穆文张大嘴打冷颤,心里直向雪姨求助,然而后者已在沉睡中。

    “等等,我有话想要跟你讲。”穆文试图攀儿时关系了。

    蓝颜儿喝道:“将死之人不需要说话。”

    “那,那...我其实就是你失散了多年的亲人呐!是你兄长,哦不是弟弟。”穆文改嘴就撒了一个可耻的谎话。

    也不知是不是这话生效了,闭着眼好几秒过去也没死。

    穆文眯开一条缝,只见蓝颜儿趴在了身前地上,嘴里溢血,原来是动用元灵使得伤势加剧了。

    “好险。”

    捡回了一条命的穆文撒腿跑向洞外,全身都是惊吓后的虚汗。

    外面更冷,不过总没洞里边的蓝颜儿恐怖。

    “咳...”

    听着蓝颜儿的咳血声,穆文站住了。

    回头看着洞里的她,明确知道应该立马抛下她离开,甚至还该补上一刀才对,偏偏两条腿却又带着脑袋和身子走了进去。

    “喏,这里是些迦婆山圣泉。生幻果你知道吧,就是因为根茎吸收了迦婆山圣泉才有了治愈能力的。把这些圣泉喝了后你的伤愈合不成问题。”穆文抹擦纳戒,把圣泉分倒在一个小的空瓶里摆到了地上。

    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石洞。

    十秒后,穆文又屁颠颠的回了进来,替她把瓶拧开了。

    再次头也不回的走出。

    看着深夜风雪,穆文琢磨着心里总是个疙瘩,又屁颠颠走了进去,把瓶子往无力再动的蓝颜儿面前更移近了。

    “这次一定要走了。”

    穆文大声对自己告诫,忍不住回头,发现蓝颜儿根本动一下都做不到。咬了咬牙,挤了挤被她打淤青了的熊猫眼,愤恨咒骂了声,又一头栽进了石洞里边。

    扶起蓝颜儿,把瓶子凑到了她的嘴巴前:“快喝吧。哼,还好你遇到的是我。”

    蓝颜儿虚弱的问道:“你难道就不怕,咳咳...不怕我伤愈后杀了你吗?只要恢复一点点力气我就能轻易杀了你。”

    “与其眼睁睁看着你死,那种无聊的事情就等之后再烦恼吧。”

    穆文打趣着讲道:“我愿意赌一把。”

    “......................”

    蓝颜儿眼眸震惊,难以理解穆文这个显然愚蠢的做法,看着他把圣泉喂来,反手推开了:“本宗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穆文发了愣,看着手中的圣泉瓶子,哼道:“算我好心驴肝肺。”

    这时,胸口一疼,是被蓝颜儿的右手揪住了。

    她原来还能使出些最后力气,左手抹了抹小指的纳戒,地上出现了堆丹药瓶子。冲着穆文冷眼相对:“如果你不想死,接下来乖乖听我的话去做。”

    穆文狐疑的等她想干什么。

    蓝颜儿忍着伤痛,断断续续的讲道:“先把红色药瓶里的活血丸为我服下三粒。然后打开棕色盖子的瓶子,倒出里边的愈伤药液擦在我的伤口地方。”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穆文皱着眉毛感到不解:“难道你认为这些丹药还会比我的迦婆山圣泉更有用?”

    蓝颜儿面若寒霜:“本宗说过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现在是你被我逼迫着,要是不照着吩咐做只有死路一条。”

    穆文听了自觉闭上嘴,不再挑衅她的尊严。

    三粒活血丸喂下,打开药液瓶,再看看蓝颜儿的身子就迟疑了。

    那些伤口,好些都遍布在了身体各处。

    穆文把询问的目光看向蓝颜儿,女人闭上了眼睛。

    气氛一下子诡异的暧昧了。

    “嗯哼...”

    每每随着穆文的手擦抹,蓝颜儿便抽搐下眉头,努力压低着嘴里呻吟,任由那双手在自己从未有男人碰过的酮体上游走。

    穆文不停的滴汗,能发觉她的身子绷得很紧,而自己恐怕要比之更加的紧张。

    一名身材与容貌都完美到角色的女子...就这样躺在面前,只要愿意,双手就能放肆的抚摸她任何部位。无论是玉锁的酥肩,细嫩的十指手背,还是那双纤细撩眼的双腿,想摸哪里就摸哪。

    女人都不会反抗。

    “呼。”

    穆文紧张的有股窒息感觉,本来就患高温了,差点撑不住栽倒在地上。连着几个用力的深呼吸试图冷静,没发觉这个动作让侧着头的蓝颜儿,俏脸更红了。

    一阵心急燎原的擦抹,总算把蓝颜儿的伤口都涂上了药液。

    两人都背过脑袋偷偷的松了口气。

    “她等下不会真的杀了我吧。”穆文心里七上八下。

    “待会儿,一定要拧下他的脑袋!”蓝颜儿心里暗暗打算着,抬手抚了下发梢。

    穆文余光瞥视着,发现蓝颜儿的左手腕上还有伤口,是因为刚才戴着手链才没看到。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穆文又沾了点药液,抓过蓝颜儿的手腕抹去。

    “不要弄脏了手链。”她的声音微弱。

    又补充道:“往那个扣子捏下,在那个绳节...”

    蓝颜儿的话还没说完,手腕一松,就见香木手链已在穆文的手中摘落,速度快得出乎意料。

    她不禁困惑:“你怎么会如此娴熟。似乎我不说你也知道那儿有个暗藏的扣子。”

    “上次在客栈里不是和你说过吗。以前我也有这样的一个手链。而且还是我亲手用结实的古香木做的,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我当然对它很熟悉。”穆文擦拭着药液,目光望向了旁边燃烧着的火堆。

    蓝颜儿娇躯一颤,眼瞳难以置信的圆圆扩大着。

    只见视线中穆文淡淡的微笑着,从容的口气似漫不经心讲道:“后来六岁那年我将手链赠送给了一位儿时朋友。她叫蓝颜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灵九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东京挺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京挺热并收藏剑灵九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