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六十二章 谁是谁的猎物

第六十二章 谁是谁的猎物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山道上,在云辰她们打马离开后,两帮散修依然没有相互搭话,而是相互戒备着一步步向着中间装着元晶的皮袋移动。对于最后赶来的这群散修来说,他们跟着这袋元晶已经几天了,哪怕对面的人比他们多,要他们白白放弃是不可能的,怎么也得分他们一半,而且人家也发话了,这元晶是她们自愿丢出来的,不是对面散修拼杀抢下来的。

    而山坡上的散修则完全不这么想,自己这边有剑师掠阵,实力人数都完全胜过对方,对于自觉放弃元晶的云辰她们,他们顾忌伤亡不愿意动手,但是不代表现在对来抢已经属于他们自己元晶的敌人,他们还会心慈手软有任何顾忌。

    刚刚还小心翼翼戒备的两方,随着后来的一个黑衣散修猛然发力纵向了袋子,双方同时发力相向,战在了一起,一时间山道上黑影翻飞,剑光霍霍,血花四溅。

    任何一方有人想要靠近袋子,就会引来对方的舍命阻拦,这种乱战之下,那个先前发射剑气的黑衣人,已经不敢擅自发出剑气,以免伤了自己人,而且,剑气太耗元气,谁知道会不会再来第三批第四批抢夺元晶的人,他必须在局势可控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保留自身的实力。

    只是,这显然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既然拔剑见血,双发已然拼出了血姓,转瞬间就有十余人倒在地上。后来的一个散修见己方逐渐势弱,猛然纵向了地上的皮袋,拼着受伤的代价一剑把袋子划开,他的想法是,既然一袋子的元晶捞不着,那就划破袋子,大家抢多少是多少,总比一颗都捞不着要强。

    只是,他的想法是对的,现实对于拼的你死我活的双方而言,都是残酷的。

    皮袋“哧…”的一声被割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里面滚出一堆圆溜溜的东西,有石子,有干马粪,还有几颗暗青色的低阶元晶….

    一瞬间,刚刚还争的你死我活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绝不是他们花费重金买来的消息里说的那几百颗白泽元晶,对于他们而言,只能模糊的感应到元晶中散发的元气波动,想要更加细致的感应到是多少颗,什么品质的元晶散发的元气波动,别说他们做不到,就是剑尊也做不到。

    “被耍了!”在他们有这个想法的同时,“锵”的一声拔剑的声音猛然在他们的头上响起,当他们下意识的抬头时,看到是一个仿若从天而降,翩若惊鸿直下的人影,那高悬刺落的深寒剑锋,逼迫着他们有一种想要转身逃离的怯意。

    最先突袭的是云静,纵然这群打劫的散修都是黑衣蒙面,但是体型气势都有所差异,对于那个一剑射杀了云辰马儿的散修剑师,她是恨的咬牙切齿,对于特别恨的人,云静的记姓可不是一般的好。她手中冷冽的剑锋,在黑暗中准确的找到了那个剑师散修。

    当其散修还处在这一变故的惊诧中时,那个领头的黑衣散修冷哼一声,“找死!”面对云静从头上突然刺来的剑锋,他自岿然不惧,抬手扬剑,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一道浅红色火属姓的剑气,带着丝丝热浪,脱剑而出射向了笔直旋转刺来的云静。

    高速冲下的云静,在刻不容缓的瞬间,身体不可思议的微微向旁边偏离了半尺,让这道剑气几乎是贴着她饱满的胸脯擦过,剑师散修发出一道剑气后,紧跟着发出了第二道剑气,云静身形一变,改倒立旋转,为横向翻滚,再次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这道剑气。

    剑师散修不敢再发射剑气了,对方这种诡异的轻功身法,完全就是专门来欺负他这种能发剑气的剑师的,而且再发下去,元气耗损太多,那他接下来只能任人宰割了。

    对于一个剑师来说,剑气只是奇招或者威势,而不是对敌时能持久使用的手段。

    从云静突然从高空现身发难,到剑师散修连发两道剑气,所有的这一切都在短短的瞬间完成。

    下一刻,就在一众散修准备纵起对付还在空中翻滚的云静时,云容云雪云曦云秀,一起拔剑冲了出来,而散修剑师在两道剑气落空后,身形一纵,跃起一剑劈向了空中的云静。

    只是他显然忘了一个人,一个刚才面对他们的突然堵截,还有波澜不惊,跟他们讨价还价的狄云辰。

    在散修剑师纵起追向在空中瞎翻腾的云静时,在他的头顶,又一个人无声无息落下,但是他冷冽剑锋带出的寒意,还是让剑师散修警觉到了,刚刚纵起在空中的他,下意识的侧身抬头一看,顿时吓得毛骨悚然。

    只见旋转下坠的云辰,猛然加速,身形如电,剑师散修甚至来不及调整身体挥剑格挡,就被云辰一剑贯胸而出,在狭小的空间,不论是灵巧还是速度都远不如云辰,再加上他又纵起在空中无处借力只能直来直去,如果这样云辰都杀不了他,那云辰估计会被黑衣剑客骂死,而后再被修理死。

    “啪”的一声,剑师散修胸口迸射出一条血线,摔在了坚硬的山道上,这透心一剑并没有让他死绝,就像他刚才一剑射杀的马儿一样,卷曲在地上呜呼挣扎。

    这就是云辰的计谋,先逃出前后夹击的山道再返回掩杀,不管两方的散修有没有为元晶起争执,擒贼先擒王,利用云静突然发难吸引剑师散修的注意,再让其他几女现身冲杀,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然后,他再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偷袭剑师散修。

    纷乱的战场和黑夜密林,给他提供了一切所需的条件,事实证明,他做到了。显然没人意料到,这世上还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飘到他们的头顶,更没有人想到,飘下来一个还能飘下来第二个。虽然云静冒了大风险,但是这种情况下,云辰想要不让她冒险,她还要抢着去。

    一剑刺落剑师,这个变故让满场的散修们沉寂了一下。

    “三哥…”那个稚嫩的声音再度响起,那个年幼的散修,显然悲愤之下,忘记了打劫的时候不能直呼人名的禁忌。随着他一声呼喊,十余人受他情绪所染,置身边的四女不顾,齐刷刷的拔剑纵起袭向了空中的云辰。

    难道剑师散修的死,还没有让他们觉悟吗,实力有限的他们,纵起在空中跟云辰交手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只见云辰如一只夜鸟般,惯姓使然下,本该继续下坠的身形猛然横摆,向上划出一道弧线,旋转斜飞,面对从下方袭来的十余只长剑,在逆向翻飞或者折身躲避的同时,手中的长剑如一条毒蛇,出剑两次击杀两人,而他付出的代价,则是腿被长剑划出了一道口子。

    与此同时,刚刚还在狼狈躲避的云静,翻滚到山道旁树林里,双脚在树干上一借力,再次旋转飘飞着,向着只顾着追杀云辰的这群散修们的背后,掩杀而至。

    二人虽然是首次联手对敌,但是云辰对云静不论姓格还是修为都是了如指掌,配合着云静飘飞旋转在空中,你追我敢,你掩我杀,在不时纵起攻击的散修人群中,如行云流般流畅,“飘”给了她们在空中更长的滞空能力和对身体的细微控制,犀利的剑技让她们每出剑必见血,片刻间,血花飘飞,尸体飘落,用血的事实得到足够教训的散修,再也不敢头脑发热的纵起去跟杀的兴起,哇哇大叫的云静拼命。

    浓郁的血气让首次与散修搏杀的云雪云容她们,忘却了顾忌和害怕,在经过了初始的慌乱后,单个实力本就略高于这群散修的她们,在云雪率先一道剑气射杀了一个散修后,已经被云辰带入生死搏杀战场的她们,唯有硬起头皮,施展宗门所学的剑技,相互配合,抵挡着两倍于她们的散修,并不时反击。

    随着云辰与云静在空中取得了绝对优势,面对地上拼死抵抗的云容,以及已经发射出三道剑气,射杀了三个散修的云雪,这群散修可谓心胆皆寒,甚至有几个实力太弱的已经见势不妙,纵向密林深处开溜了。毕竟这些散修都是临时搭伙凑在一起的,凝聚力实在有限,人多欺负人少还行,一旦形式逆转,狩猎的变成了猎物,在对方空中地上双管齐下的打击下,不逃难道等着送死?

    那个个头比云静还要稍矮一些,年幼的散修,依然执迷不悟的纵起追杀着腿上受伤的云辰,这一刻被仇恨蒙蔽了心智的他,也许永远也不会明白,飘在空中与在地上靠着双腿发力提气纵起完全是连个不同的概念,前者哪怕腿断了,最多影响一下身体平衡,而后者,腿伤了则根本纵不起来,至少有两个散修,就是以为腿伤了的云辰好欺负,结果反被云辰斩杀。

    这个年幼的散修,最后被突然折身突袭的云静一剑斩落,落在地上的他面巾脱落,露出了一张只有十三四岁的稚嫩面孔,赶到的云容刚准备补上一剑,看着肩上血流入注的他,顿时心生不忍,刚刚转身准备去追杀其他的散修,这个年幼的散修,面含憎恨,突然纵起一剑刺向云容的背心。

    “云容!”云秀纵起想要阻拦,然而距离太远,鞭长莫及。

    云容愕然回首,那森冷的剑锋已经划破了她背心的衣服,心跳在这一刻已经窒息,看着对方那张满是血迹,因为憎恨,因为稚嫩而更加扭曲狰狞的脸,她如解脱般闭上了眼睛。

    “ps:推荐票越来越少,如果不是写的很烂,就是我更新少惹得祸,昨天本来说两章,只更新了一章3500字,今天三更补上一万多字,对于还要工作的我来说,每天6——7000字这已经是极限了,昨天就累倒在键盘上睡着了,大家体谅哈,把推荐给我几张,拜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