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175章 莫阳寨攻防战 5

第175章 莫阳寨攻防战 5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75章莫阳寨攻防战5

    第175章….剑里藏乾坤,锋芒九州寒….

    花红走了,领着一众焚阳宗的同门,如一片艳红的霞彩,飞到了莫阳寨后的山岭中。这样就跟云辰他们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让莫阳寨中的剑巫们如芒在背,更加惶恐不安。

    “我也想穿红衣服。”云静走了过来,靠着云辰坐下,看着一席红裳的花红她们飘然而上的绝世风姿,一脸的羡慕。

    “只要回汝州,我让家里给你准备你三辈子都穿不完的红衣裳,怎么样?”沉修的云辰睁眼说道,却发现云静又盯着他的眉毛在看,顿时浅浅一笑,“如果你觉得只有把我眉毛也剃了,心里才好受点,那就动手吧”

    云静摇头嘻嘻一笑,“我才不呢,那样你就不帅气了。”

    霓裳也走了过来,问道:“坏人,我们明明替花红姐姐她们带了补给,你为什么还要讲条件?”

    云辰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似乎很不想说这个话题,但是最终,他还是解释道:“因为花红跟我是一样的人,自己需要的东西情愿去偷去抢,也不愿别人无故的施舍,所以,我要做的是让她觉得我们不像是在怜悯她。”

    霓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许云辰懂花红,花红也懂云辰,但是霓裳永远也不可能完全懂她们。

    轮值剑修的补给都是开阳关内三大神宗无偿提供的,每一个人一次最多可以携带一个月补给的食物,事实上很少有剑修在荷泽呆上一个月,但是云辰她们一行这次每人就带了一个月的干粮,包括馒头和烤肉干,这些食物中都参杂了一些特殊的药物,可以在潮湿的环境中防腐防坏防霉变,但是吃在嘴里口感实在不敢恭维,形同嚼蜡。

    云辰独自一人走向了莫阳寨,一直走到距离莫阳寨正门外七十米外才停下,就在莫阳寨上方警戒的剑巫吹响了集合的号角时,云辰却对着莫阳寨的正门盘腿最下,闭目沉修起来。

    “他…他这是干什么?”宏兴以为云辰要冲了,拔出了剑准备招呼众光头冲的时候,没想到云辰却坐在了人家大门前,顿时不明所以的问向了六道。

    六道笑道:“他的心思你别猜。”

    “我心辰哥要一个人堵在敌人的门口给我们放哨,让我们睡大觉。”云静说着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摇摇晃晃的走到云容身边,躺在她大腿上沉沉睡去。

    宏兴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对周围还等着他发号施令的同门喊道:“看着老子干什么,抓紧时间睡觉。”

    与此同时,莫阳寨高台上,一个剑巫看了一眼大门前安然沉修的云辰,回头对闻讯而来的初佞说道:“太猖狂了,属下以为要立刻击杀之,免得乱我军心,长敌人士气。”

    “那好啊,我就排你出去杀了他,你敢嘛?”初佞反将了一军。

    这个剑巫喃喃了两句,不再说话。

    “乱我军心这种雕虫小技也用出来了,难道你走到这里就黔驴技穷了?”初佞嘲讽一句,因为她实在想不出云辰堵在大门口的理由。随后又问道:“求援的事怎么样了?“

    一个剑巫慌忙拱手道:“所有的鹰鸽都已返回,只是…”

    初佞看脸色就知道没有希望,“我姐姐那边怎么说?”

    “飞往初音大人那里的信鸽,是带着原信返回的。”

    初佞面色一沉,带着原信返回,那只能说,送信的鹰鸽没有找到初音。“就算这样,凭他们也想攻克我莫阳寨么?”初佞说的底气十足,事实上却是色厉内荏,因为她到目前还不清楚莫阳寨前的敌人有多少底牌,而她的底牌,早已经亮完了。

    历史上总是有着无数的巧合,当东方世家的东方翼东方勤两兄弟,从西华山出发向西,一路翻越险山恶水绝谷峭壁,抵达了蛮荒时,却无意撞见了抓了几个神宗弟子连尸魂幡的初音,于是,一场遭遇战不期而至…

    恐怕东方翼兄弟做梦也想不到,本来抱着迫害狄云辰的念头捻转而来的他们,却无意帮了云辰一把,替他拖住了一个强大的超乎他想象的敌人。

    沼泽的夜色中,永远有那么几抹星光耀射,几只擎天鹤在莫阳寨内笔直爬升到高空,绕着寨子周围飞行一圈,抛下几枚橘红色的火球,警告着寨子外面的敌人不要轻举妄动。

    花红花情领着一众师妹重新现身在山脚下,在远离莫阳寨几里外的一片洼地中,找到了霓裳借着夜色的掩护,骑着大灵儿来回好几趟送来的补给。

    “霓裳的坏人,真不是个东西,霓裳都提前告诉我们他帮我们带来了食物,临头来还要跟我们讲条件。”花情气愤道。

    “他只是,不想让我们觉得,他在施舍可怜我们。”花红说完,示意一众同门赶紧装东西上山,而后一人独自向着莫阳寨城门走去。

    花情望着花红的背影摇了摇头,撇了撇嘴道:“两个不可理喻的人。”

    花红走到云辰的侧面,相距三尺盘腿坐下,也不说话,如他一样闭目沉修。

    但是她一来云辰就修不下去了呀,他侧头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花红闭目不答。

    “还是你认为,只有跟我在一起,今晚的月亮才特别圆。”云辰说着抬头望月,见鬼的,今晚没有月亮。

    花红在侧脸绽放了一抹轻蔑笑意,“你在害怕什么?”

    是啊,我怕什么?云辰想了想,他还确实怕跟花红呆在一起。

    “我想知道两件事,你用什么办法破开前面的阵法,还有,你让我帮得那个小忙是什么?”花红见刚刚还淡定自若的云辰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直接说明了来意。

    “我们都是一类人,都喜欢把真心掩饰起来,所以我怕你。”云辰还是那么直接。

    花红侧脸的浅浅笑全文]字手打]意,随着她脸庞扭转过来后完全绽放,娇艳的如一朵暗香的百合,“不要转移话题,那就永远把真心掩饰起来说。”

    云辰轻轻弹了一下腰中的剑,“当然是用剑破开,至于让你帮的那个小忙…我发誓如果有那样的机会,你一定很乐意出手相助。”云辰敷衍道。

    花红依然保持着脸上的笑脸凝视着云辰,久久之后闭目沉修,她是想耗在这里,也要看一看云辰用什么办法轰开莫阳寨的城门么?

    不是,她只是想还云辰一个人情,替她们带来食物的人情,花红用陪伴云辰矗立在最危险的地方,以防不测这个姿态,来还云辰的人情。

    云辰懂,花红也懂,因为她们,都喜欢把真心掩饰起来故作强势,只有这样,才能照顾彼此那脆弱的不堪一击的面子。

    黎明前的时候,天上的星光隐去,那散开了不足两天的乌云从新弥漫了整个天空,起了微风,飘起了小雨。

    这本来就是属于下雨的季节,而荷泽的一年四季,最多的就是雨天。

    云辰等到了,但是他还在等,他等花红走,没有女孩子愿意淋雨,他不愿花红看到他的底牌;他等雨下的更大一点,那样他剑技的威力就会更大一点。

    倾城,顾名思义,是用来攻城拔寨的剑技,用倾城杀人,云辰一直认为是大材小用。

    花红站了起来,却没有走,仰头望着天空飘落的雨丝,轻轻张开了手,一脸的向往神色,“我们那里,一年四季也很难碰到下雨天。”花红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刻意说给云辰听,但是她那一脸写意的表情,告诉着云辰,淋雨她也不会走。

    当雨飘起来的时候,六道皇浦津霓裳云静,已经持剑站立在营地的最前方,只有她们四个知道云辰的信心来自哪里,因为他们都有幸见识过了云辰那恐怖的剑技,她们知道,当那清脆的充满侵略性的剑鸣响起时,就是她们冲锋之时,云辰的剑鸣声,有一股一往无前的穿透气势,没有谁能模仿的了。

    宏兴也拿着剑站在了她们身边,他再没问为什么,因为老是问来问去显得自己像个傻瓜,所以他决定,就跟当初莫名其妙的答应云辰绕远路偷袭莫阳寨一样,继续莫名其妙的再信任云辰一次,相信他能一个人攻克城门。

    她们几人这样的姿态,无需招呼,所有的剑修弟子已经自觉的集合起来,没有人再问为什么,那是一个很傻的问题,千里迢迢的来到了莫阳寨下,你说是为什么?

    黑暗,阻挡了她们的视线,这里,没有人看到,在云辰的身边,还有一个红裳的女子,陪伴在他的身边听雨。

    从黑夜到黎明,黑暗消退了,风停了,雨却下的更大了,那交织成一片的雨幕,让后方的众人依然看不到前方云辰的身影,这才是云辰独自一人来到城门外的主要理由,他不想有太多的人知道他拥有神级剑技倾城。

    每一个人的都在等待那“彬”的一声,但是那能令她们热血沸腾的一声却迟迟没有到来。

    霓裳手里的大灵儿,挣扎着跳到地上,无声的变身后已经摆出了冲锋的姿态;“锵”的一声,云静率先拔剑后,身后所有人都跟着齐刷刷的拔剑,所有人手脚都轻微的颤栗着,不是冷,不是害怕,而是激动,她们能攻下莫阳寨么?

    前方的云辰却依然坐在满是积水的地上,花红如同一个妖孽般,站立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身,背对着他闭眼任由雨水冲刷着她白皙的脸颊。

    云辰伸手在身前的雨幕中虚握了一把,然后睁眼松开了手,看着雨水从指缝间滴落,然后站了起来。而花红则向后移动的步伐,于此证明她不是真的想看云辰如何轰开莫阳寨的城门。

    “留下,睁开眼睛看着吧。”云辰叹气说道。

    “你不怕了?”刚准备离去的花红问道。

    云辰轻轻弹了一下腰间剑鞘,“倾城出鞘,怎么能没有观众呢?”

    “倾城?”花红看着云辰缓缓的拔出白泽剑,以为他手中的剑名‘倾城’

    “我只出四剑,四剑过后一切就拜托你了,我们….没有跟剑巫近身缠斗的经验,据说这里的寨主还是一个法尊,所以…”云辰看着手里这把篆刻的‘容’字的剑,但愿,这把剑能支持他施展四剑倾城。

    “当我的红色剑气纵横时,我的人会跟你的人一起冲”花红顿了一下接着道:“我会第一个冲进去。”

    “不”云辰拒接的异常坚定,“虽然你们看不起男人,但是也希望你破例给我这个男人一个面子,我答应过她们,任何时候,就会冲在第一个。”

    “我会跟着你”花红拔出了剑,这是一把紫红色的长剑,长两尺八寸,剑面冷淡无光,剑名紫莹,天级低阶天兵。

    云辰静静的注视着手里的剑,这一刻他脸上是多么的心痛不舍,看的花红莫名其妙。

    然后他扬起了头,握剑的右手已经轻微的颤栗起来,脸色瞬间变得冷峻看向了大门两边人影憧憧的高台,他的身体已经无声在向后飘飞而起…

    当“彬”的一声响起时,在这片旷野的雨幕中竟然响起了轻微的回荡,十六道剑气成外弧形的轨迹向着前方迸射而起,并在前方二十米处收聚成一点,哪里是阵法的边缘。

    这一刻,天地为之一窒。

    当“彬”的一声响起时,“吼”,白猫仰天怒吼,聪明白猫总是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为云辰加油造势,那意味着明明能兑换贡献值的蛇胆,以后能更加轻易的被它吞到肚子里。

    当“彬”的一声响起时,六道皇浦津,举剑使出吃奶的力气吼道:“杀”

    “杀”整天的杀声响起,这里面饱含了太多的仇恨和悲伤,七百余人一窝蜂的用最快的速度向着莫阳寨飞纵而去,跑的最快的,是骑着大灵儿的霓裳云静…以及想骑大白猫没骑上,只好拽着大白猫尾巴在地上滑行的宏兴…

    莫阳寨前,云辰向后飘飞长剑向前斜指地面,十六道剑气在前方二十米的阵法边缘收聚成一点的时候,花红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瞬间,似乎被那一点璀璨深寒的剑气吸引,差点贲张欲出。她看到了,以那道剑气为中心,周围十米的范围在剑气收聚成型的瞬间,再无一丝雨水,所有的雨水都被哪一点剑气吸引,贴附在上面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巨大水球,就像自成一片天地,而那道剑光,如一道寒星般在水球构织的一片苍穹中央摇曳生姿。

    “剑里有乾坤…”花红喃喃自语道。

    下一个瞬间,寒星已经带着水球贴着地面向前飞逝而去,各种阵法的光环闪烁而起,一路上无论风霜冰锥,还是烈焰火海,都无法阻挡,寒星向前飞射了二十五米后连着水球一起消失了….

    在花红屏住呼吸的注视下,前方的地面轻轻颤栗一下,然后向上凸起….

    “嘭”凸起的地面终于爆裂,地动山摇间整个莫阳寨都晃动了一下。水球在剑气的引导下炸裂后,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蘑菇状的水雾,随着水雾向四周延展,带动地面上泥石泛起一米高的波浪,一起向外延展翻滚,轰鸣不绝中烈焰与土石齐飞,地面上剑巫布置的法阵一个个炸裂湮灭…

    “锋芒九州寒..”

    花红带着惊诧的脸色,在轰鸣不绝的爆响中,又念出了一句。

    当着惊天动地的炸响声响彻这片天地时,莫阳寨中才响起急促的号角声,一个个剑巫慌张的跑上寨门前的高台,而前方高台上的剑巫则惊呼着,“阵破了,前方所有的阵都破了”

    几乎同时,云辰身影向着前方旋转急速飘飞,顶着溅起后落下的土石,在距离城门二十米的地方凌空而立,长剑遥指莫阳寨厚实的大门,又是“彬”的一声。

    “倾城再起”紧跟着云辰飞掠而至的花红已经知道了,倾城不是剑,而是剑技

    十六道剑气,赶在城门楼上的剑巫慌忙施展出法术前,在城门收聚成一点,依然吸收了周围方圆十米范围的雨滴,凝聚成了一个水球,当城门楼上的剑巫刚刚引下一道雷火,还未指引它向着寨门前不可一世的敌人飘飞时…

    “嘭”蘑菇状的水雾再次炸起。

    “轰隆…”坚实的大门已经四分五裂,漫天的木屑与雨滴向着四周溅射而去,城门上方的木质阁楼轰然倒塌,那道刚引下来还未展开的雷火,在倒塌的城门楼中爆炸,当即有十几个剑巫自食其果,血肉与木块横飞,于是这磅礴大雨天中,有了血,又有了火,这才是战争

    这记倾城余波不止,向着周围席卷了十米,引得两边的木质栅栏和高台纷纷倒塌,一个个迫不及防的剑巫向着寨子内惊恐的逃去,她们很难相信,这是一个人,发射的一道剑气,造成的恐怖杀伤力…

    但是前方的她们,每一个人又真实的看到了。

    看着刚刚还高耸的城门以及周围坚密的高台,在云辰一剑之下瞬间毁灭一空,紧跟在云辰身后的花红,毫不吝啬的给出了终极评价:

    “摧枯拉朽”X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