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183章 被还原的隐图

第183章 被还原的隐图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进稍显清静的宗坊一楼,云辰把腰间的金火木三属性的天兵递给霓裳,把翠琴挂回腰间,才对霓裳说道:“这把剑太沉重,本来想等晚上再出来看看的。”

    “啊..”霓裳没想到自己好心帮了倒忙,“你不知道呢,晚上虽然摆摊的人多一些,但是交易的人也同样多,价格也会高不少,所以,要想交易到物廉价美的物品,一般都是在白天。”霓裳解释道。

    这个道理作为在大商人养父狄方海身边耳濡目染下长大的狄云辰当然懂,但是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不过现在剑已经到手了,云辰只能凑合着用了。

    云辰领着霓裳先到一楼柜台兑换了五瓶回元丹,这种丹药能提升元气恢复速度一倍,以往元辰耗空了体内的元气,需要两个时辰才能重新恢复饱满,现在吞下一粒回元丹后,一个时辰就够了,在荷泽与骑乘擎天鹤的剑巫对峙打持久战时,云辰是吃够了元力不够用加上元力恢复慢的苦,所以,这次一回来,他首先就购买了回元丹。

    药效是不错,但是价格吗,云辰看着铭牌上被划去的二百五十点贡献值顿时想骂娘,每瓶五十点贡献值,一瓶才六粒,差不多每粒十贡献值,也就是说,他每吞下一粒回元丹,相当于吞下了一枚低阶的地晶。

    “你有什么丹药要买的吗?”云辰问道。

    霓裳伸着一根手指点着脸颊偏着头问道:“这次你下菏泽准备去哪里?”

    “西南。”云辰说道,荷泽的剑巫大多生活在西南,而西北唯一一座寨子被他摧毁了,不去西南去哪里。

    “那就要多买点这个。”霓裳牵着云辰,一口气购买了十瓶乌云丹和治疗峰毒的解毒丹,“我听剑修们说过,西南比起我们去过的西北方要广阔多了,聚集着尽百座剑巫的寨子,而剑巫们看到剑修后总是先放毒烟,再放他们饲养的赤尾峰蛰人。”

    十瓶乌云丹二百点,十瓶解毒丹一百五十点,加上回元丹,一下子就划去了云辰九百点贡献值。在一楼执事笑脸相送中,云辰携着霓裳直接来到了三楼,把铭牌交给三楼执事,一口气悬赏了四样物品。

    “悬赏:冰蜥之血七份,每份五百贡献值;千年雪莲七份,每份八百贡献值;化铁草七份,每份贰佰贡献值;乌晶藤七份,每份三百贡献值;以上四样物品不零散收购,有意者在一年内凑够一次**易。”

    为了能尽早的修炼指剑,云辰是下了血本,总共悬赏了价值一万二千六百点贡献值的物品,当这份悬赏令挂到悬赏栏上后,立刻把悬赏阴阳葵的悬赏令挤下了前三,瞬间在开阳关内引起了轰动。

    相比较于只闻其名不见其面的阴阳葵,这四样物品虽然有不少都是天级灵药,又或者生长于海外孤岛,但是毕竟市面都偶儿能见到,只要有心,耗费点时间精力还是能收集到的,或者说,这一万多贡献值,足够把一个宗门轮值来剿巫的所有精锐弟子送出开阳关了。

    一时间,一只只鹰鸽从开阳关冲天而起,带着这个讯息飞向东方,把这个消息传回了师门或者邀人一起收集,毕竟,这是总价值一万二千多贡献值的悬赏,完成悬赏可以在宗坊兑换到很多别的坊市兑换不到的物品。

    对于云辰来说,这些灵药需要多少,该如何调配成药液,他是一窍不通,幸好身边还跟着“庸医”霓裳,在云辰告诉她调配成药液后需要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后,霓裳立马帮他“蒙”出了药单。用霓裳的话说,每样一份调制成一份药液,浸泡七天,七份就是四十九天,大概就是这样了。

    说的云辰听来心惊肉跳,只听说蒙人的,没听说过蒙药单的,但是云辰又不能不信,霓裳比起他一味瞎蒙,好歹也算半个专业人士了。

    云辰看着铭牌上还剩下的一千五百多点贡献值,在存放着标价一万贡献值的“九转冰息丹”柜台前,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他一开始是准备兑换聚元塔的,没想到被宏兴抢了先,聚元塔都是剑巫出品,就算有剑修缴获了,也不一定会拿出来到宗坊兑换贡献值,正可谓可遇不可求。

    他的第二选择是兑换辅助融汇上品剑魂的“九转冰息丹”,不过一想到收集修炼指剑固化经脉所需的灵药恐耗时太久,加上“九转冰息丹”乃是神宗自己炼制,不怕以后兑换不到,而且他现在距离融剑魂还早,就改为悬赏那四样灵药了。

    云辰携着霓裳出了宗坊,直接去了福泽寺的驻地,在宏兴的门口,在霓裳不解的眼神中,直接彪悍的一脚踹开了宏兴的房门,果然,那“咔嚓”的木栓断裂声证明着房门又从里面插上了,唯一让云辰意外的是,房间里不止宏兴一个在围着聚元塔苦修,刚刚分开没多久的六道皇浦津也在。

    “你们消息倒是蛮灵通的。”云辰说着坐到聚元塔跟前,拿出一瓶培元丹看向了他们三人,三人同时摇头,表示吃过了。

    “现在纵观整个开阳关内,有能力兑换聚元塔的,除了你这个领头的,就是拿着银票糊弄门下,黑心黑肺的宏兴了,昨天我们上宗坊一看聚元塔没了,猜到八成就被宏兴揣回来了,赶紧过来沾光了。”皇浦津笑道。

    “谁黑心黑肺了?”宏兴硬着脖子狡辩了一句,“我这是正大光明的从云辰手里交易来了五千贡献值,才兑换了聚元塔。”宏兴说着得意的看了云辰一眼,能阴云辰一把,足够他吹嘘一辈子了。

    六道皇浦津诧异的看着云辰 ,不明白宏兴这个连大额银票都没见过的穷和尚,拿什么来跟云辰换的贡献值。

    “别看了,拿了本我根本施展不开的惩魔剑技,这笔账我先跟你记下了。”云辰吞下培元丹,运转起心法后说道。

    “哦”六道皇浦津包括霓裳都满脸敬佩的看向了洋洋得意的宏兴,不简单啊,能阴云辰一次的人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霓裳见有人陪云辰修炼,起身道:“你们修炼吧,我去看大灵儿。”

    等霓裳掩门离开后,六道问道:“下一步,你打算去哪里?”

    皇浦津也是一脸迫切的看着云辰,由此可见,他们二人留下来的理由无非就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想跟着云辰继续混荷泽。

    云辰淡然一笑,拿出一张缴获至剑巫身上的符纸,“当然是下菏泽,做生意了。”

    三人难于置信的看着云辰,宏兴惊呼道:“跟剑巫的生意你也敢做?”

    云辰望着宏兴阴沉一笑,“当然不是我做,是你去做,你一和尚,多方便啊,怎么也不会惹人怀疑,你可是满口答应了的,我给你一万贡献值,你什么都肯干的。”

    “啊”宏兴万没想到云辰会安排给他这种差事,要是被神宗门人知道了,他宏兴是铁定要丢脑袋的。六道皇浦津一脸促狭笑意看着宏兴,把心事都挂着脸上——你小子也想阴云辰,还嫩了点,现在反被他阴了吧。

    在莫阳寨的时候,云长交给了云辰厚厚一份手稿,上面记录着上次在山谷拷问那个剑巫的全部口供,从上面记载的云辰了解到,虽然符纸因为法术的熟悉不同分为很多种,以及根据法术的品级也划分有品阶,但是概括起来分为两类,一种是减少法术念咒施展时间的符纸,还有一种是增加法术威力的符纸,但是不论那一种,对剑巫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跟剑器一样,越高阶的符纸就越贵重。

    此次下菏泽,对云辰来说最大的收获不是摧毁了莫阳寨缴获了多少灵药,在云秀发动一众云城宗关门弟子暗中收缴下,她们在莫阳寨总共缴获了三千余张各种品阶的符纸,此刻正堆放在云辰的房间里。所以再下荷泽,云辰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手里的符纸跟剑巫交易出去,剑巫不能给他贡献值,但是剑巫却能给他兑换贡献值的物品。

    “我们什么时候走?”皇浦津对于云辰要跟剑巫交易的一事显得兴致勃勃,他很想知道,云辰如何跟敌对的剑巫交易。

    “马上就能走,现在没了那些小兔崽子羁绊了,我们四个人行起事来要清爽多了。”宏兴在略显沮丧后,细细一想,发现云辰的这个提议确实是发财致富的最好捷径,虽然比较危险,但是走进荷泽就等于把自己的脑袋提着手里了,有不危险的时候吗?而且宏兴想的比云辰还要远,要干就干把大的,剑修们缴获了符纸后大多直接焚毁了,那他是不是可以暗中收购过来再跟剑巫交易呢,这样这个生意就能生生不息的做下去了。

    但是云辰却摇了摇头,“等,这样的事必须有跟着大队的剑修一起,有个掩护做起来才方便。”

    “你是说等罗贯长孙垣他们从荷泽回来了,再跟他们一起下菏泽?他们能带上我们吗?”六道问道,要知道,不论是长孙垣还是南离宗的皇浦甄,云辰在西华论剑上就与他们接下了梁子。

    云辰自得一笑,高深莫测,“放心,有人会来求我们的。”

    ….

    相比较于云辰带领天汢,福泽、云城及南离宗一部在荷泽西北,先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然后是诱敌深入逐个击破,再合围莫阳寨一鼓作气势如虎,取的了摧枯拉朽般的胜利。罗贯率领的五行极宗,长孙垣带领的西华太宗,乾清宗和怜花山庄,以及皇浦甑带领的南离宗大部以及东方世家,在荷泽西南地区先分兵各自为战死伤惨重后,又在罗贯的号召下合为一处,却依然处处碰壁,在拿下了两个无举轻重的两个小寨子后,昔日出关时的两千余人损耗了一半,加上携带的食物补给告罄,不得不回转开阳关修养。

    在看到城门口那艳红的锦旗时,胜利者被高高挂起,而失败者却在城下仰望,他们每一个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恨不得一把扯下来撕个粉碎。

    “如非大部分南离宗精锐弟子都被皇浦津施展手段暗中收买了过去,我们又何至于混的如此落魄,他们又凭什么攻下莫阳寨”皇浦甄忿忿不平的对师弟说道,在他看来,是皇浦津背叛了他,并带走了南离宗中的绝大部分精锐弟子,才使得狄云辰平添一股助力。

    “这只是走狗屎运罢了,若非我们在西南搅得剑巫们风声鹤唳,吸引力莫阳寨的剑巫来支援,他们凭什么来攻克莫阳寨。”这是想当然加上极不服气的长孙垣。

    罗贯听了他们的牢骚摇头苦笑,昔日那张明朗俊逸的脸上,在历尽残酷的战火后,隐去了浮躁与轻佻,在眼中多了一抹悲壮的隐忍。

    “以前我还想佑护他及他身边的女人,看来下次,我们得请他来佑护我们,如果他还在开阳关的话”罗贯轻声对身边的几个同门如是说道。

    在云辰送走云静的第二天正午,罗贯等一众与云辰一行在荷泽分道扬镳的剑修们走进了开阳关,在还停留在开阳关内的其他剑修眼中,这是一张张怨恨和看不到未来而怨毒惶恐的眼睛,残酷的剿杀和身边同伴逐个倒下,让初入荷泽他们的自信和自以为是丧失殆尽。

    如果不振作士气或者找个有经验的长期混迹于荷泽的散修或者隐修带领,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一条路,死亡。、

    罗贯一回开阳关并没有立刻来找云辰,最先来找云辰的却是….

    “咚咚..”的敲门声听在宏兴的耳朵里是如此悦耳,至少在宏兴对门下那些尚未炼气化元还留在这里等待三年期满才能回家的和尚们宣布闭关不得打扰后,听到的第一个用手敲门而不是如云辰皇浦津那般,直接粗鲁的用脚来踢门的人。

    “去开门”身为主人及恩主的宏兴理所当然的对赖在他房子里一起围着聚元塔苦修了一天一夜的另外三人命令道。

    皇浦津刚要站起来,云辰挥手阻止了他,“我来吧,”云辰说着站了起来,非是他多么勤快,而是他想知道这一天一夜霓裳跑哪儿去了。

    木门打开,是霓裳那张清丽嫣笑如花的脸,脸颊边两个浅浅的酒窝中,却洋溢着心中按捺不住的忐忑,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我们四个都很懒,所以,以后再来这里,不用那么客气,直接用脚把门踢开了事。”云辰率先开口。

    霓裳探头看了云辰身后的三人一眼,马上缩回去跑到墙边,在“当当当…”如歌声的喊叫声中,霓裳把隐身在墙壁边的一个人推倒了云辰的面前。

    “云雪”云辰看着面前的丽人,脸上的稍许风尘那是连夜赶路留下的痕迹,淡漠绝美的脸庞在看到云辰的那一刻,微微展露了一个浅浅笑意,这一刻,眼中那双冰冷的眸子也火热起来,积攒了一天一夜的相思纷纷绽放,然后,她只是矜持的点了一下头,又把满腹情怀藏到了心底。

    就在霓裳以为云辰会把云雪再度撵回去的时候,云辰却说道:“来了,就留下吧”云雪的去而复返,云辰既惊讶又理所当然,他习惯了云雪在漫漫黑夜中默默的陪伴,就如同云雪习惯了在黑暗中凝视他的背影一样。

    在云辰让开示意云雪进来一起修炼的时候,“当当当…”霓裳又从墙边把云秀给推了出来,这次才真让云辰吓了一大跳,深怕霓裳又把云静推了出来给他“惊喜”,干脆走出了房门,左右看了一圈,见没有人后,才把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走,回我们那边”云辰当先向着云城宗驻地走去,云雪来了,可能是因为不放心他,云秀也来了,那就是一定有事要说。

    霓裳没有跟过去,她跑进宏兴的房间,从新找来一根木栓把门从里面插上,她喜欢看云辰踢门的样子,她认为那很有男人味,但是霓裳又苦恼起来了,自己被关在屋内看不见了啊…

    霓裳只是在给自己找理由,云辰并没有刻意叫上她一起过去的理由…

    云辰房间,最后进屋的云雪插上木门后就站在门边,待云辰引燃屋内的油灯后,云秀已经把云辰昨日给她的五张图纸,一张张小心的摆放在充当书桌的柜子上。

    借着昏暗的灯光,云辰看到被摆放成两排的图纸上的图案严丝合缝的契合在了一起,暗黄色的图纸勾勒出了一副清晰的山川河洛图,只在右下角留下了一片空白,猛然想起什么的云辰,掏出怀里那张下山时云雪从茅坑里拿出来给他的那张图纸,交给了云秀。

    云秀为云辰的灵犀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用剑裁剪去图纸周围多余的空白后,把这张图纸拼在右下角。

    至此,展现在她们面前的,是一张完美无缺的地图,隐图的全貌在加入了这五张图纸后被完全揭开。

    “这就是,我突然回来找你的理由。”云秀激动的捂住自己的心脏,额上又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一张图纸,把剪开分散后,几经周折,却落到她们手里拼凑还原,这是天意,还是命运?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