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17章 望生故遭遇战

第217章 望生故遭遇战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望生谷据说是百年前剑修与法修大战中,一个追撵到此的剑神,一剑劈开了整座山梁形成的。 望生谷下宽上窄,如同一张巨兽的嘴巴,从外面看去,幽暗而阴森。谷底宽达百丈,里面遍布各种巨大狰狞的黑色石林石柱,几条溪流穿梭其间,遍地的山石没有任何植被,两边凹凸不平的崖壁,整体呈一种微妙的弧度形成一个拱顶向上延伸,只在那数百丈的谷顶留下了一线光明。

    “花间叔叔,这真的是剑神破开的么?”云秀把这一天的收获——九颗奇牛的金木双属性元晶一颗颗摆在道,这是云辰杀了四只奇牛,云秀摸出来,早就听闻蛮荒元兽盛产元晶,这次云秀算是大开眼界了,简直一摸一个准,还没有单数的,兴奋之下,湿寒也不知不觉的好了。

    进谷后,元力消耗过大的五人并没有立刻穿过这道长达数里的峡谷,而是在崖壁边寻了个几块巨石构成的死角,坐在那里休息恢复,而且,天也渐渐暗了。

    “这是传说。”花间接过云辰递来的回元丹吞下,向着云秀点了一下头。

    云辰花红则抬头仔细的望着峡谷上方,一种热血莫名的涌上心头,任何一个剑修走到这里,都会有这种感觉,一剑断山河的剑神啊,恐怕还真是百年前某个剑神的杰作,因为从这个峡谷的形态来看,上部齐整内中碎乱,还真像是剑气肆虐所为。

    “这座峡谷两边的山峰上,到处都是群居的狰狗和奇牛,所以,这座望生崖几乎是必经之路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天亮再上路,白天的时候也许会碰到一些结队来猎杀元兽的剑巫,能够走到这里的,至少都法宗境界,大家都小心一些。”虽然花间理智上认为还是连夜穿过这片峡谷比较好,只要过了望生谷,就算玄阴宗人赶到了这里,也不敢太过放肆,可看着一连在雨中赶了十余天的路,都疲惫不堪其他人,只好改变了初衷。

    没有植被就没有柴禾,也就意味着无法引燃篝火驱寒,而且在剑巫的腹地,任何显眼的光亮,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有了大灵儿这只吞食了四只奇牛胆囊,愈发显得精神抖擞的白猫在,五人一起裹着湿漉漉的衣服靠着山石上沉沉睡去。

    云辰从沉睡和沉修两种状态下醒来时,已经过了午夜,走到这里,荷泽上空那种密布的水汽已经消失,一片皎洁的月色透过峡谷上方窄窄的口子投了下来,在谷底点亮一线月光。

    “怎么还不睡?”云辰不用回头,也感觉到背后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他出声时正仓惶回避。

    “睡不着…”云雪低语道。

    云辰吞下一颗培元丹,从新运转起心法后,侧身看向了云雪,“对不起,害的你们跟我一起受苦。”

    听着云辰虽然发自真心却略显客气的话,云雪感到自己有一种被云辰生硬的从身边推开的感觉,她装着羞涩的低头,把双眼中的愤怒埋进心底,再抬头时竟然少见的在冷艳的脸上隐现了一抹笑意,“还好。”

    “我感觉不太好,总以为一路上有双眼睛在天上盯着我们。”云雪不顾云辰已经开始修炼,自顾的说道。

    “不要担心,有大灵儿,这只死猫只要吃饱喝足了,高空二百米内它都能察觉到。”云辰说的轻松,事实上各种不好的感觉一路上时刻伴随着他,就因为不好的感觉多了,他干脆懒得去猜测。

    就在这时,一直睡在云辰身边的白猫突然翻身而起,望着峡谷的入口处全身毛发虚长,刚要呜呼出声,却被云辰一把捂住了嘴巴,云雪叫醒云秀花红,云辰叫醒花间,五人在夜色的阴影中,抹黑向着峡谷中段轻身纵去。

    在他们刚走后不久,十余个身影跃进了山谷,在那一线月色的照耀下,这十余个人影一律身着黑色带兜帽的法袍,只是那颇高的身躯和脸上并没有油彩掩饰而略显白皙的肌肤,让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一群剑巫。

    “种师兄,一路上我们跟随那些狰狗和奇牛的尸首追到了这里,看那狰狗身上的创伤,应该是剑修所为,所以狄云辰和花红这个妖女,八成已经进了峡谷,我们要小心了。”领头之人进谷后,回头向身后告诫道。

    “小心什么?聂师弟,对方只是一个未尽剑宗境界的小子和一个女子,我们两大剑尊其出手,还要小心她们?笑话。抓紧杀了她们取了人头回去复命才是正事,这该死的地方一天到晚的下雨,老子早就呆腻了。”被带路之人换做种师兄的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来的正是玄阴宗知晓澹台永俊死亡真相后,第一时间派人混入开阳关下菏泽的剑修,有两个剑尊境界的门人种铭和聂胜带领的十一个剑宗境界的门人,他们来时水阳寨的战役刚刚结束,丧失了加入剑修一方接近狄云辰的机会,在聂胜的建议下,种铭一行人放弃了在广垠的荷泽毫无头绪的乱找,直接跑到了望生峡附近守株待兔。

    狄云辰如若想要另辟途径回到中原,只有远走蛮荒深处迂回到西北翻越秦岭了,昔年他们也来过荷泽剿巫,对蛮荒的地形虽不敢说了然一心,但也能知道个大概。至于狄云辰直接从开阳关出东门返回中原,那根本不可能,至少有一百个玄阴宗门人在东门外候着他。

    有着一双狡黠小眼的聂胜,听了师兄的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两个人真的是剑师和剑宗吗?他还没听说过有什么能一剑杀死狰狗的剑师和剑宗存在。见师兄已经带着一群师弟散开在峡谷中飞速的搜索前进,只好摇头跟上。

    云辰一行人奔到峡谷中段时,下面的地势逐渐收缩变得狭窄不足百米,道路愈发艰难,更主要的还是前方传来了火光,使得他们不得不放慢速度谨慎的摸索向前。

    当他们隐身在黑暗中终于看到燃起的火堆时,也看到了在火光的衍射下,周围四五顶兽皮帐篷,以及两个游走在帐篷外警戒的剑巫影子,这是一个出门猎杀元兽的剑巫小队,选择地势相对狭窄的峡谷中段宿营,这里不但干燥一些,还能有效的防御突然闯进峡谷的元兽在黑夜里偷袭。

    “怎么办?”花间觉得跟人交手的情况,还是交给云辰来想办法比较好。

    云辰看着剑巫营地周围地上不时闪烁起昏暗的光华,就知道剑巫已经在哪里临时预设了少量的法阵,云辰很难保证自己冲过去不事先惊动剑巫,只要跑脱一个,他们就算走出了峡谷,以后在蛮荒恐怕也是寸步难行。

    “先退回去躲起来,看看后面来的是什么。”

    “恐怕来不及了。”花间满脸凝重的说道。云辰暮然回首,看到峡谷中央那一线月色下,正急速的奔来几个人影,那灵活的身法让云辰第一时间排除了是剑巫的可能性,而且他还知道,在那一线月色两边的阴影中,恐怕还有更多的人。

    前有剑巫挡路后有剑修追兵,无处躲无处藏,只有向前冲。

    “冲”花间当先飞出藏身之处,出了花红能勉强跟住他的速度外,云雪、云秀、云辰慢慢被落了下来,百十米的距离转瞬即到,花间根本毫不理会地面那些简易的低阶法阵,直接一脚踩上去,一团暴起的火焰还未及身,就被他全身闪耀的一层白色气罩阻挡在外,“轰隆”的炸响声中,被惊醒的剑巫慌张的从帐篷内跑出来,看到的是四道飞射而来的炽白剑芒,当即有四个剑巫未及呼喊就横尸当场。

    但是更多的剑巫已经躲到了山石之后,随着“轰隆”不绝的雷鸣炸响声中,这群实力同样不俗的剑巫,已经施展了雷火,一片鸡蛋大小的雷火向着当先从来的花间和花红喧嚣而来,幽蓝的雷火照亮了这片峡谷前后几百米,让剑巫看到还有更多剑巫法袍的剑修在前方的黑暗中,跳跃于石林之间奔袭而来。

    看着迎面飞来的雷火,花红果断的向后飞撤,而花间则直立的拔地而起,避过这片雷火,向前飞行的三十几米后,人已经到了剑巫营地的上方…

    在后方使出吃奶的劲,依然被花间花红越拉越远的云辰,再一次深刻感受到了轻功飞雪“飘”被人撵着跑或者撵着别人追时的难堪,眼看后方追撵来的剑修越来越近,就在云辰准备拔剑阻扰一下时,对方却率先出剑…

    彬”三声清脆的剑鸣声在峡谷中回荡不绝,在雷火闪烁的幽蓝光芒中,尽三十道炽白的剑气或者剑芒,向着云辰迸射而至。

    “玄阴宗”万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玄阴宗的门人赶上的云辰,虽然逃的很狼狈,但是却躲得相当潇洒,他高速向前疾奔的身躯不可思议的旋转侧移,躲到了一根石峰后面。

    “砰砰..”两道剑芒击打的石峰一阵震动,下一个瞬间,云辰已经旋转而起,“锵..”的一声中蓝叱已然出鞘,“彬“的一声犀利的直刺人心的剑鸣声中,十六道剑气划出外弧线,在二十五米外交织成一点,向着领头的剑修飞逝而去。

    与此同时,领头追撵上来的种铭虽然粗心却不大意,面对哪汇聚成一点比剑芒还要刺眼的剑气,身体一晃,速度快的摆脱了云辰的神念锁定,倾城第一次无功失败,向前飞逝了二十米后消散。

    云辰大骇,紧跟着第二道剑气迸射而去,这次是凭借倾城施展的四十八道剑气,炽白刺眼的剑气从蓝叱的剑尖,划着内弧线如一道散开的烟火般,接连向后方迸射了两次,逼迫的后方的追撵的剑修,不得不减速躲避。

    前方的花间一落入剑修的营地,长剑向上抛飞,双手指剑一展,十道剑气向着周围仓惶逃避的剑巫迸射而去,他的指剑因为没有固化五指经脉,拿东方翼这样的剑尊也许毫无办法,但是毕竟是融汇了中品剑魂的元力,加上已经收气成芒,威力比一般剑宗用剑器施展出来的威力并不差,只是距离杀伤太短而已,对付这群实力在法宗左右的剑巫完全不成问题,只见他双手挥舞间,如若一束束洁白的烟火在手中炸散,而后飞逝出去后,在剑巫的身上带起一串串血花。

    这就是指剑的长处,乱战中施展起来随心所欲,不再受长剑的约束,同时,施展的频率也超快,特别是近身后,简直让人防不慎防。

    顷刻间,三十几个剑巫死伤过半,余下的仓惶的四散而逃,凭一己之力且毫发无损生生杀开一条血路的花间,回头大喊,“快走”

    云辰倒是想跑快点,可是那速度,实在是急死人,他又不敢耗费元力施展绝对速度,所以他几乎是在后方一道道的剑气紧逼下,躲闪腾移,一次次化险为夷,只是却被身后的敌人越追越近。

    (抱歉,时间原因,下面一千字的重复,为了全勤,两点之前会改过来,订阅了的,不用重复花钱,明天可以再看。忘理解)

    “冲”花间当先飞出藏身之处,出了花红能勉强跟住他的速度外,云雪、云秀、云辰慢慢被落了下来,百十米的距离转瞬即到,花间根本毫不理会地面那些简易的低阶法阵,直接一脚踩上去,一团暴起的火焰还未及身,就被他全身闪耀的一层白色气罩阻挡在外,“轰隆”的炸响声中,被惊醒的剑巫慌张的从帐篷内跑出来,看到的是四道飞射而来的炽白剑芒,当即有四个剑巫未及呼喊就横尸当场。

    但是更多的剑巫已经躲到了山石之后,随着“轰隆”不绝的雷鸣炸响声中,这群实力同样不俗的剑巫,已经施展了雷火,一片鸡蛋大小的雷火向着当先从来的花间和花红喧嚣而来,幽蓝的雷火照亮了这片峡谷前后几百米,让剑巫看到还有更多剑巫法袍的剑修在前方的黑暗中,跳跃于石林之间奔袭而来。

    看着迎面飞来的雷火,花红果断的向后飞撤,而花间则直立的拔地而起,避过这片雷火,向前飞行的三十几米后,人已经到了剑巫营地的上方…

    在后方使出吃奶的劲,依然被花间花红越拉越远的云辰,再一次深刻感受到了轻功飞雪“飘”被人撵着跑或者撵着别人追时的难堪,眼看后方追撵来的剑修越来越近,就在云辰准备拔剑阻扰一下时,对方却率先出剑…

    彬”三声清脆的剑鸣声在峡谷中回荡不绝,在雷火闪烁的幽蓝光芒中,尽三十道炽白的剑气或者剑芒,向着云辰迸射而至。

    “玄阴宗”万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玄阴宗的门人赶上的云辰,虽然逃的很狼狈,但是却躲得相当潇洒,他高速向前疾奔的身躯不可思议的旋转侧移,躲到了一根石峰后面。

    “砰砰..”两道剑芒击打的石峰一阵震动,下一个瞬间,云辰已经旋转而起,“锵..”的一声中蓝叱已然出鞘,“彬“的一声犀利的直刺人心的剑鸣声中,十六道剑气划出外弧线,在二十五米外交织成一点,向着领头的剑修飞逝而去。

    与此同时,领头追撵上来的种铭虽然粗心却不大意,面对哪汇聚成一点比剑芒还要刺眼的剑气,身体一晃,速度快的摆脱了云辰的神念锁定,倾城第一次无功失败,向前飞逝了二十米后消散。

    云辰大骇,紧跟着第二道剑气迸射而去,这次是凭借倾城施展的四十八道剑气,炽白刺眼的剑气从蓝叱的剑尖,划着内弧线如一道散开的烟火般,接连向后方迸射了两次,逼迫的后方的追撵的剑修,不得不减速躲避。

    前方的花间一落入剑修的营地,长剑向上抛飞,双手指剑一展,十道剑气向着周围仓惶逃避的剑巫迸射而去,他的指剑因为没有固化五指经脉,拿东方翼这样的剑尊也许毫无办法,但是毕竟是融汇了中品剑魂的元力,加上已经收气成芒,威力比一般剑宗用剑器施展出来的威力并不差,只是距离杀伤太短而已,对付这群实力在法宗左右的剑巫完全不成问题,只见他双手挥舞间,如若一束束洁白的烟火在手中炸散,而后飞逝出去后,在剑巫的身上带起一串串血花。

    这就是指剑的长处,乱战中施展起来随心所欲,不再受长剑的约束,同时,施展的频率也超快,特别是近身后,简直让人防不慎防。

    顷刻间,三十几个剑巫死伤过半,余下的仓惶的四散而逃,凭一己之力且毫发无损生生杀开一条血路的花间,回头大喊,“快走”

    云辰倒是想跑快点,可是那速度,实在是急死人,他又不敢耗费元力施展绝对速度,所以他几乎是在后方一道道的剑气紧逼下,躲闪腾移,一次次化险为夷,只是却被身后的敌人越追越近。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