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55章 一剑西来 (上)

第255章 一剑西来 (上)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55章 一剑西来 (上)

    与此同时,彬的一声剑鸣在魔宗剑圣身后响起,云辰瞬时拔剑,三十二道炽白的剑芒划出外弧线,飞逝了二十五米后交汇成两点剑芒,这两点剑芒在又向前飞逝了十米后收聚成一点寒星剑芒,而后如流星般,向着魔宗剑圣的背后飞逝而去。

    或许看到了同伴在狄云辰的剑芒化作的冷雾中施展魔影分身的下场而心有余悸,又或许,凤鹤的突然袭击让魔宗剑圣忘记了背后的敌人是出了名的阴沉奸诈,总之,在最该施展魔音分身躲避时,他没有。

    “砰”的一声巨响,震得冰崖两岸的积雪如同雪崩般向下滚落,寒星剑芒向前飞逝了二十五米后,带着一团雪沫,射在魔宗剑神的护体元气上荡起一圈涟漪,但是面对无坚不摧的倾城,一个剑圣的护体元气也无可抵挡,在寒星剑芒刺破护体元气,并带着一团雪沫注进魔宗剑圣的身体后,剩下的,用云秀的话说,就是看人肉烟花了。

    一次惊采绝艳的剑技带出了一次震撼人心的凄艳,昨日还强大的令一众雪山宗门人绝望的魔宗剑圣,此刻竟然连狄云辰一剑都没有抵挡住,整具躯体被炸的骨肉碎散,哪溅飞的血水在空中就化作了一粒粒血红的冰晶,就如云秀云静所期望的那样,这是一出人肉绽放的烟火。杀人能杀的美到如此极致,也只有狄云辰能办到了。

    三次飘渺无痕,两次绝对速度,加上施展的剑芒,狄云辰体内的元力已经消耗了差不多三分之二,他不敢确定剩下的三分之一元力能够一举击败魔宗剑圣,所以他才大方的让魔宗剑圣离去,而后,配合从天而降的虹儿从背后动手。

    用最短的时间花最少的力气,来击败强大的对手,一向是狄云辰的作风,他所付出的,仅仅是因势利导动点脑子设置个圈套。

    人肉烟火尚未散尽,对岸冰崖上聚集的千余魔宗门人早已胆战心惊,曾经在他们心中强大的令他们仰视的魔宗剑圣溅飞的血肉,如同一把把血红的利剑,刺透了他们坚韧的神经,在虹儿宣泄的火雨中,魔宗门人痛呼翻滚着抛下一地的尸体,向着雪山下狼狈逃窜而去。

    一个魔宗剑圣四个魔宗剑尊,顷刻间已经俯尸,狄云辰用近乎艺术般的美妙手法,击败了他们。看着收剑飘飞在悬崖上空,一脸淡漠的狄云辰,所有的雪山门人都在心中想起了一句话,盛名之下无虚士

    “杀…”欧阳正天一声怒吼,带着几十名实力较强的雪山宗门人,展开轻功如一片片轻盈飘飞的雪花般,越过百丈宽的崖壁,向着逃窜的敌人撵杀而去。

    虹儿回转过来,托起云辰,又带上了飞来的云静云秀,重新隐入低垂的云层中。“掌教师伯,我在云城山恭候大驾,告辞。”狄云辰的声音从高空传下,他一来就看清了形势,那是欧阳正天舍不得雪山的基业不忍离去,而是他们一众雪山门人被魔宗门人堵在了山门口,根本下山不得,此刻狄云辰替他暂时解了围,如若他还要迂腐的死守山门,那么狄云辰也没有办法。

    在欧阳正天等人感激的目光中,灰暗云层中的七道金虹闪了几闪,而后急速的向着东南逝去,消失不见。

    “马上接上冰崖两边的缆绳,把所有的人接下山,我们投奔云城宗去。”欧阳正天不舍的看了一眼雪山宗内那如琼玉般美丽的亭台楼榭,大声吩咐道,他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在魔宗下一波高手来援前,离开这里。

    云城山,云城五峰。

    当天刚朦朦亮的时候,一声尖啸从云城山脚传来,挟夹的磅礴元力的尖啸声如同一声闷雷,瞬间惊醒了云城五峰上的所有人,在值守的门人一声声“敌袭”的呼喊声中,云城门人及其来支援的南离、天汢等一众门人,立刻持剑奔向了各峰上山的山道。

    清晨的云城五峰清风习习,薄雾成烟,昨日血战留下的血迹依然清晰可见,但是数千云城门人向下看去,愣是没有发现半个“敌袭”的魔宗门人在哪里。

    当桂千月把疑惑的目光看向值守的云容时,云容却看向了云城五峰最高的也是最中央的凌云峰。

    凌云峰上,一个身材消瘦的人影,站在尚未修缮完工的飞云殿之巅,略显凌烈的晨风吹得他那身稍显宽大的黑袍向后鼓胀着“呜呜”作响,神秘的魔宗来客神色淡然的看着五峰门人熙熙攘攘叫嚣着寻找敌人的样子,古铜色的面部那双薄薄的嘴唇抿起一个冷讽的笑意。

    昨夜歇息在飞云殿的南离掌教皇浦雄在得到警讯后,几乎第一时间发现了敌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到了飞云殿屋顶,他挥手制止了向着屋顶的神秘黑衣人呵斥问责的门人,而是一脸谦卑的抱拳大声问道:“老夫南离门皇浦雄,敢问来者何方神圣?”

    皇浦雄不得不小心谨慎,对方既然能逃脱他的感知,落到自己歇息的飞云殿屋顶,从这一点上就说明了对方修为要略高于他的事实。

    “魔宗七子,斑嘉”黑衣人神色不动,对于皇浦雄的名头丝毫不惧。

    “啊..”皇浦雄神色一凛,心头暗呼一声,魔宗虽然偏居大漠,与中原剑修少有交集,但是魔宗七子的名头,他多少还是听闻了一些。

    魔师斑厄桃李遍布大漠,而亲传弟子现如今只有七人,对外宣称魔宗七子,传闻,七子中斑硕斑铭更是一只脚踏进了神域的门槛,而剩下的五子,无疑不是修为达到剑帝境界圆满的高手。

    片刻间,云城五峰除桂千月外的一众首座长老们齐聚凌云峰,成半弧形把凌云殿围了起来,在皇浦雄一脸凝重的告知众人对方的身份后,所有人都不敢妄动。

    虽然她们都意料到了,昨日杀的魔宗门人尸横遍野,大败而回后,魔宗的报复将会接踵而至,甚至会来数个剑圣剑帝一级的高手把云城宗夷为平地,他们也做好了力战而死的准备,可是当一个剑帝,以**性的方式,站在云城宗的标志性建筑飞云殿之顶时,这里所有人,在这一刻被对方那种漠视的气势所迫,竟然连拔剑勇气都没有。

    没有人说话,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显得多余,对方为何而来已经昭然若揭,而他们所能做的,只剩下了被迫的接招。

    斑嘉似乎在等待什么,面对一众明知不敌也不肯逃脱的云城门人,他以一种君临天下的神态睥睨着下方,他不清楚对方是无知还是无谓,但是他知道,他等的人不在其中。

    桂千月终于姗姗来迟,作为云城宗明面上的主人,桂千月不可能放任对方矗立在飞云殿上而不闻不问,她独自上前,遥向上方的斑嘉抱拳道:“在下云城宗新任掌教桂千月,阁下可否下来一谈?”

    “好一个妙女子”面对步入中年依然风姿卓越,不卑不吭的桂千月,斑嘉由衷的赞赏道。

    但是听在下方一众云城门人及桂千月的耳朵里,斑嘉话里的意思不乏轻佻之意,桂千月当即大怒,长袖一拂,“放肆”就在众人以为一向洁身自好的桂千月要一怒拔剑时,桂千月却转身对身后众人说道:“魔宗七子斑嘉也不过是个轻薄好色之徒,我们走”桂千月说完给还愣在原地的众人使了使眼色,当先向着望月峰走去。

    众人不明白桂千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狄云辰没出现,桂千月在云城山上无疑具有无上权威,于是一众人立刻跟在桂千月身后上了望月峰,很光棍的立刻走的干干净净,留下满脸愕然的斑嘉,站在飞升殿顶吹着晨风摆架势。

    桂千月这一手,做的很让人无语很有狄云辰的风范。

    被人无视的斑嘉,并不像他神态表现的那样好脾气。越是自以为是的高手,就越是善于摆架子,比如,从不屑于率先向弱者出手,斑嘉原以为自己这样往飞云殿上一站,立刻就能引来云城诸人蜂拥着夹攻而来,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堂堂云城掌教被他轻薄了一句后,也仅仅只是反唇相讥了一句..而后……

    而后尽然带着一众人等走了,等于无视了他的存在,她这是逼着他先动手吗?

    斑嘉微微跺脚,一阵轰隆不绝的巨响声中,在弥漫而起的漫天尘埃木屑碎石中,斑嘉一脚之下,刚刚修缮了一半的飞云殿完全垮塌,飞云殿已经就此成为了历史。

    刚刚走上缆桥的云城宗诸人,纷纷动容的挥手遮挡扑面而来的尘埃,面对斑嘉赤lu裸的连番折辱,士可忍孰不可忍,更何况还是在南离掌教做客云城山的时候,哪怕敌人强大的令一众云城宗的首座长老窒息,却也压不住心头的怒火。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一张脸面吗?

    这样想着,众人纷纷拔剑刚要回头,领头的桂千月轻飘飘的一句“狄云辰,不在山上”就让群情激奋的众人,像被抽去了主心骨一样,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偃旗息鼓。

    没有人问狄云辰去了哪里,事实上一开始狄云辰就主张大家放弃云城五峰,保存云城宗的实力后再图后计,只是一干首座长老不愿舍去这数百年的基业,反倒把狄云辰拖在了山上,现在就是狄云辰独自离去,她们也无话可说,但是狄云辰会吗?

    不会行千重欧阳金凤都还在,那些已经把他看成神一般顶礼膜拜的二代弟子都还在,桀骜的、狂妄的狄云辰,如何会舍去她们而独自活命。

    斑嘉再一次失策了,他一脚跺飞的飞云殿,从云城诸人的反应来看,就好像他一脚跺飞的只是一个草棚子,而后,一行人头也不回的踏上了望月峰,留着斑嘉一个人在这里吃灰。

    当桂千月带着众人刚走到望月峰落凤殿前时,她紧绷的脸色还来不及松弛下来,九道黑影从她们头顶无声划过,重叠到落凤殿顶后,现出了斑嘉的身影,依然不屑睥睨的眼神带出一种淡漠的神态,似笑非笑的看着愕然抬头望着他的云城诸人。

    “怎么办?”饶是心机阴沉的皇浦雄,面对比他整整高一个境界的魔宗七子之一的斑嘉也是素手无策,上去拼命完全就是送死,别的不说,就是他那恐怖的移动速度,完全让他的神念感知无从锁定。

    没有办法。但是斑嘉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如果众人在回避,那么他就把云城五峰上的大殿一座座跺飞,看你们忍到何时。

    “你不是来找我们的。”相比于其他人愤慨而慌张,桂千月显得相当的冷静,事实上她身边的人都不明白,到了此刻桂千月为何还如此沉的住气。

    斑嘉撇了撇嘴,未置可否。不错,他首先要会的,就是传说中一剑劈山裂石的云城少年狄云辰,只是来到这里他一目知秋,跟在一众云城宗长辈身后的“杰出”云城宗二代弟子中,没有那个有一剑劈山裂石的能力。

    而桂千月也显然知道了这点,前两日她还不清楚,面对强大的魔宗,狄云辰的底气在哪里。如果说狄云辰没本事耍心机把她们哄下山桂千月是怎么也不会信的,但是狄云辰没有,而是跟她们一起留着云城宗,以一种强硬的姿态,狠狠还击着魔宗。

    但是现在桂千月知道了,狄云辰的底气现在同样也是她的底气,所以她把对方引来了望月峰。

    “狄云辰,不在云城山。”桂千月给出了答案。

    这个答案没有让斑嘉动怒,而是动了脚,当他提起脚准备再一脚踹飞落凤殿时,一众云城宗首座长老,包括皇浦雄,纷纷拔剑历喝道:“住手”

    于是..斑嘉脸上带着玩味的神色,住了脚。

    “你们都退到别的峰上去。”皇浦雄见桂千月也无计可施,干脆喧宾夺主,越俎代庖的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身后一众云城宗门人弟子命令道。

    面对强大的剑帝,别说剑宗,就是剑尊,连周旋的资格都没有。在各峰首座的眼神命令下,各峰的关门弟子,包括望月峰所有的门人,纷纷向着周围四峰转移。

    皇浦雄越众而出,轻轻一震手中的长剑,“老夫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也容不得你如此羞辱我云城盟友”

    云城诸人纷纷跟上,众志成城一脸决然不屈。

    “这样就对了”九道残影从落凤殿上向下翻飞,瞬间落到了皇浦雄身前三十米处,“他倒是能躲,那么,我就从强到弱,一个个杀光你们云城门人,看看他出不出现。”

    “一定会的”率先出手的,却是桂千月,她长剑一振,八道剑芒向着斑嘉溅飞而去,斑嘉身上泛起如实质乌云般的护体元气,淡漠的眸子微起波澜,用一种轻佻的目光直视着桂千月…以及飞来的八道剑芒。

    凌厉而迅疾的剑芒,一接触斑嘉的护体元气,如石沉大海了无音息,一个剑帝的强悍可见一斑。

    “并肩子上”皇浦雄招呼一声,众人纷纷散开,一时间落凤殿前数十道剑芒向着斑嘉飞泻而去。

    斑嘉自然不会站在哪里挨打不还手来彰显自己的强大,蚂蚁多了还咬死大象呢,而且利用护体元气来抵御攻击,也仅仅是减免绝大部分攻击的强度,事实上他的身体依然会受到轻微的冲击伤害。

    虽然对方弱小的如同蝼蚁,但是斑嘉可不怎么喜欢自虐。

    黑影闪烁间,斑嘉瞬间从原地消失,飞逝而来的剑芒纷纷落空。下一个瞬间,斑嘉在百米高的空中现身,腰间长剑自动飞到他的手上,“彬”的一声剑鸣声中,随着他手上的长剑随意一挥,一道宽二十余米的月牙形乌金色的剑罡从上向下,带着开天辟地的气势,向着下方的众人倒卷而来。

    如果说剑气剑芒都是点状杀伤的话,那么剑罡则是把无数的点状剑芒连接一起形成面状的杀伤。凡是剑罡笼罩范围内,极难躲避,但是同级别的剑修,可以施展剑罡对冲抵消。

    剑帝简单随意的一剑,就是雷霆万钧的气势。下方的众人所幸散的极开,斑嘉一剑斩下,飞沙裂石,在一声轰鸣声中,整个望月峰都晃荡了一下,落凤殿上的瓦片更是纷飞的掉落,所有的纸窗全部炸散,地面上更是留下了一道长达数十米深逾五六米的沟堑。

    这才是真正的一剑之威劈山裂石,不附带任何形式的剑技。

    被激起的气浪冲击的灰头土脸的云城诸人还来不及反击,又是一道剑罡从空中落下,向着躲避到落凤殿侧面的皇浦雄狄千桐而来斩去,眼看避不开的二人只好向着落凤崖的绝壁下纵飞而去。

    又是一阵轰鸣声,落凤殿旁的几颗梧桐树被斩的枝叶横飞,一根粗壮的树干更是弹跳着一头撞向了落凤殿,斜斜的把落凤殿侧面装出一个大窟窿。

    两记剑罡之下,震的石木结构的落凤殿面目全非,摇晃着发出“吱呀”的呻呤声,似乎再也承受不住下一记剑罡之威。

    看着下方毫无还手之力的云城诸人,斑嘉有些高手寂寞的意兴索然,当他准备挥手一剑毁了落凤殿,再凭借速度撵杀逃窜躲避的云城诸人时,他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尖啸,强大的无可抵御的精神冲击让他脑袋一黑,控制不住身形一头从空中栽落。

    下一个瞬间又回复清明的斑嘉在离地面二十米处稳住身形,心中惶恐无比的他骇然喝问道:“谁?谁在装神弄鬼?”

    仓皇奔命的云城诸人纷纷回首,看着丧失了优雅后一脸急躁的斑嘉莫名其妙。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