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304章 夜明金珠,权当舍利

第304章 夜明金珠,权当舍利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艳红旭日伴随着潮起潮落在东方升起,稍显稚嫩的光芒无法驱散萦绕在海岛上的薄雾,当海浪展开身姿,当海鸟开始浅唱,当海风低啸,迎接新一天的到来时,海滩边持剑沉思的少年,思维却依然停留在前一日;那被夜露晨雾浸湿的剑袍,彰显着他在这里停留了一夜。

    荒岛深处山坳营地中,已经炊烟寥寥,啃了两三日干粮就觉得嘴里淡出个鸟来的神宗弟子,升起了火堆考起了海鱼,有宏兴这个火工弟子在,用陆建的话说,就要物尽其用。片刻间海鱼金黄的油脂在火焰的燎烧下发出“啵啵”的炸裂声,芳香四溢。

    所以习惯了睡懒觉的云静,就被香味搅了清梦。

    “我心辰哥一夜都没有回来么?”云静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已经梳洗完毕正抱着那本秘籍翻开的云秀。

    “这次的事情很棘手,云辰既要把花红师姐的近两千师姐妹们救出来,还要夺取金丹舍利,这任何一件事单独去做就很困难,更何况还是两件事撞在一起,所以他要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想。”云秀说着起身,在帐篷外给云静端来了清水。

    “噢。”云静很是怀念,昔日在云城山旭日峰,陪着云辰坐在石碾上彻夜潜修的日子,虽然枯燥,但是没有这么多烦恼而显得日子过得格外踏实,可是现在不行了,云辰步子迈的越来越大,走的越来越高,她不想因为自己想图在他身边的那份温馨,而影响到他。

    “小懒虫,快起床吃鱼了,和尚我在大光明寺别的没学会,这烤鱼的手艺…”帐篷外传来了宏兴自吹自擂吆喝的声音。

    “叫谁小懒虫呢,小心我让大灵儿咬你,让虹儿放火烧你喔”一听有吃的,云静脸也不洗,一头钻出帐篷就要去抢鱼,抬头间猛然看见云辰向着营地走了回来,立马又缩了回来,赶紧招呼云秀替她梳妆打扮。

    “你来了。”云辰走到火堆边坐下,接过宏兴递来的一条烤鱼,用树叶包了拿在手里却没有动,跟宏兴打了个迟来的招呼。

    宏兴被云辰一声招呼哽的双眼翻着他,“昨天我都来了,你没看见。”

    “忘记了。”云辰随口说了句让宏兴很无语的话,接过洪常青递来的清水喝了两口,回头正好看到云静云秀钻了出来,顺手把手里的鱼递给云静,“多吃点,吃饱了带你们去看海底世界。”

    “你找到方法了?”那边吃相比云静还要惨不忍睹的陆建闻言抬头问道,同时让众人知道,宏兴把烤焦的鱼都扔给他了,要不一张海风都吹不黑的脸,这会儿怎么变得黑乎乎的。

    “我心辰哥最有办法了。”云静骄傲的道。而云秀宏兴则在心里说,“他是狄云辰呢”

    “你们有没有谁见过,金丹舍利是什么样子?”云辰突然问道。

    正在吃鱼的众人一时间都住了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一直看向了宏兴,谁让他是佛门弟子呢,当然要加个“前”

    “别看我,和尚我,呸呸,现在不是和尚了,我当和尚那会儿虽然能把佛经倒背如流,但是还真没看到任何形容金丹舍利形态的记载,只说金丹舍利乃是佛门圣域高僧坐化时,全身的精气神凝聚而成的生物,若我佛门弟子朝拜,可以得到这位圣域高僧在冥冥之中的传承。”

    宏兴急忙分辨完,云静加了一句,“说的跟听鬼故事一样。”

    众人都捂嘴偷笑,别怪他们矜持,因为云辰的脸色又阴了下来,他问的事情还没结果了,就被你们岔开了。

    “别问我,我不知道。”云静见云辰一双眼睛看向了她,连忙摇手道:“你问云秀师姐吧,她读的书多。”云静赶紧祸水东引,谁让云辰认真的样子很可怕。

    “就你说,谁让你打岔。”云辰蛮横道。

    “啊…”云静眼珠子转了转,“我想,既然叫金丹舍利,那就一定是金色的,然后放着耀眼的金光,”云静天马行空的想着说着还比划道:“应该有我的拳头这么大,如果能卖钱的话,那就两个拳头这么大就好了。”

    众人忍了一肚子笑意,跟云静说话,想不笑翻都不行,同时在心里疑惑,云辰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就逗云静,还逗的那么认真?

    “比如呢?”云辰似乎也被云静勾勒出来的金丹舍利吸引住了。

    “比如像…你等会儿.”云静说着一阵风的跑进帐篷,在自己的包裹中一阵折腾,拿着一个金光灿灿的夜明珠出来,举起来自豪道:“比如像这个。”

    这是云静在不夜城当着魔师斑厄的面,在他居住的宫殿顶上用手抠下来的夜明珠,如同云静形容的那样,有她拳头大小,通体光泽无暇,在逐渐变得炽烈起来的晨光中,却散发着比阳光更炽烈的金光。

    这颗珠子,一直被云静视为仅次于云辰那般重要的存在,连云秀,都不让给摸一下。不过现在,云秀大概知道,云静的珠子大概保不住了。

    果然,云辰向着云静勾了勾手指,“拿来”

    “干嘛?”云静赶紧把珠子藏到背后,同时还望向天上准备招呼虹儿逃跑,云辰现在就跟一个强讨强要的白眼狼一样。

    “借我当金丹舍利用几天。”云辰终于说出了目的,而云秀宏兴包括洪常青陆建,都不是傻蛋,立刻想到了云辰可能进行的计划中的某一环,个个双眼冒光的看着他,就差喊他神人了,这你也想的出来。

    “那你…”云静见抵赖不过,就欲开口提条件。

    “到时候弄颗真的金丹舍利给你玩。”云静眼珠子一转,云辰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赶紧把条件开到了让所有人瞠目结舌,让云静所能想象的极致。

    “可是这颗也不能弄丢了,我拼着脸皮不要,才在不夜城掰下来的。”云静说的理直气壮又甚是委屈,如若云辰私下找她商量,她一定会赖掉不答应,可是现在众目睽睽,她怎么好拂了云辰的面子。

    这大概,就是云辰一大早逗云静的目的。

    没有谁知道,整个计划,云辰昨日白天都计划好了,在外面站了一夜,一是领悟修炼涌潮,二是想着怎么把云静手里的珠子哄来,而又让她不太生气,毕竟夺女人所爱,非大丈夫本色。

    等到云辰把每天例行的固化筋脉一个时辰做完,留下施洋领着十余个神宗门人看守营地以及大船,为了不惹人注意,剩下的人分坐两条小船,划向了仙府所在的海面。

    天公作美,这一片海域除了日出日落间风疾浪高外,其他时候虽然称不上风平浪静,但也只是微波徜徉。有陆建这个海外剑修在,不用云辰安排,他已经布置的仅仅有条。比如,把两条小船用绳索连在一起,以免突然起浪把船卷走,同时还给了两个留守在船上的神宗门人,人手一只被他称为海香类似于烟花的物品,如果有人来袭,只需点燃这种在海水中也能发出炽烈光亮的海香,绑上石头往海水里一扔,那么纵然在千米下海底的他们,五息间就能看到。

    下水前云辰才说道:“等会儿我在前面带路,到地儿了大家看我手势行事,还有,在海底不管看到什么不许说话。”潜下深海不能说话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云辰这话,所有人都知道是对云静说的。

    看到云静用手捂住了嘴巴,云辰拉着她带头跳进了水里,没办法,让她跟着别人他实在不放心,搁上面他更不放心。

    浅海区域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风景,加上有大灵儿在,那些五彩斑斓的海鱼早已躲的远远的,看的抱着好奇心态下海的云静,潜着潜着就要打瞌睡,不过一到深海,四周暗礁林立,其间珊瑚海草五彩缤纷,云静兴奋劲一上来,刚欲张嘴,就被时刻提放的云辰一把捂住,在这里被呛着了,连咳嗽的空间都没有,虽然也就是难受一阵儿,但是云辰不愿意看到云静难受,虽然他有时也会小小的整治一下云静。

    一到云辰昨日遭遇冰枪鳗的那片面积方圆千米的暗礁珊瑚丛上面,所有的人都被这奇异的景象惊呆了,纵然连号称见过大海神兽的陆建也不例外。

    这些珊瑚丛一株株一丛丛或一层层,像花如鸟兽又仿若楼阁,在他们眼中,如同有生命般灵动起来,散发出湛蓝,暗紫,艳红,黄橙等等,如同一朵朵奇异的云彩。更有数十根粗大礁石从这片珊瑚丛中延伸上来,犹如擎天石柱直冲海面而去。然而,这里面却暗藏杀机,只要一靠近这片珊瑚礁,就会引来冰枪鳗的袭杀。

    紧跟在云辰身后的云秀赶了上来,向着云辰比划一番,让云辰明白,这就是秘笈地图上提到的海底仙府外围阵法九宫流云阵,按照秘笈记载,这个阵法并无攻击性,存在的目的仅仅是掩盖仙府的存在。但是人如果误入深处,将会迷失方向,在存在有冰枪鳗的九宫流云阵来,下场可想而知。

    但是云辰现在,就要下到这利用暗礁珊瑚丛布置的九宫流云阵中,去安放那颗从云静手里哄骗来的珠子,来充当金丹舍利。虽然这有些可笑,但是正如宏兴所说的那样,这世上别说有人见过金丹舍利,就是知道金丹舍利长什么样子的人都少至又少。而云静对于金丹舍利的形象比喻,则最直观的展现了人们对金丹舍利的想象。

    第305章

    大致的步骤,云辰出发前已经跟他们讲过,无非就是声东击西,有陆建洪常青他们来吸引冰枪鳗的攻击,而云辰则带着云秀偷偷的潜到下面去安置夜明金珠,虽然这事太危险,按道理云辰该一个人去,但是云秀多少懂点阵法,虽然只是在这九宫流云阵的外围并不深入,但是云秀坚持起来,比云静还不好哄。

    昔日在菏泽共斩剑巫时,还是剑宗境界的宏兴陆建,现在齐齐跨入剑尊境界的他们当仁不让的充当起了先锋肉盾的角色,宏兴的佛性元气护体的韧性,比起土属性的元气护体也不差,而陆建则是土生土长的大海里的人,这划水的速度,云辰她们是望尘莫及了。

    二人分开百米的距离,各自顺着一块海底延伸上来的礁石,身上闪烁起护体元气缓缓下潜,如同云辰前两次一样,宏兴一接近珊瑚丛上面四十米的距离,立刻遭遇到了冰枪鳗的攻击,不过他人品不怎么样,云辰第一次在上面是遭遇到了两头冰枪鳗,现在从那密密麻麻的水纹看,怕是有十数条之多。

    本来就战战兢兢往下潜的宏兴,一见水纹冒起,立刻顺着礁石四肢用力拼命划水向上浮,而他上方的众人,则齐齐向着宏兴下方施展出密密麻麻的剑芒,这么远的距离当然伤不了连影子都没看到的冰枪鳗,但是多少能击溃一些从下方向宏兴射来的冰枪。结果是,宏兴吐了三口血,护体元气险些被击散后才逃的一命。虽然佛属性的元气攻击一般防御强,但是宏兴融汇的毕竟是下品剑魂。

    相比于宏兴的狼狈,与宏兴同时下潜的陆建则毫发无损,很简单,他在距离珊瑚丛六十米的高度直接从身边的礁石上翘了块石头丢了下去,在惊动了冰枪鳗发射的冰枪袭来前,他已经上浮到了冰枪的杀伤的范围之外,这难道不是胖子的好处嘛?至少上浮的就比一般人快多了。

    陆建上来后给了狼狈不堪的宏兴以及昨天在这里狼狈不堪的云辰,一起一个鄙夷的眼神,云辰大汗,看来昨日的伤真实白受了。接下来不用云辰吩咐,众人有样学样,这里别的不错,就是礁石多。

    什么?用剑去凿?云静天级的五彩剑一展,十六道剑气击打在一块礁石上,碎散的礁石如雨点般向下坠落,引得下面珊瑚丛中“吱吱”乱叫,水纹一片。同时,这一剑让所有还在拿着剑凿石的男人,一致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云静见所有人都看向了她,她不知道他们都在崇拜她啊,以为自己闯了祸的她,吓得脖子一缩,于是,当所有人都准备施展剑气击石袭扰下方的冰枪鳗时,云静却一个人乖乖的拿着昂贵的五彩剑去凿石了…

    随着十几声清脆的剑鸣声响起,被剑芒溅起的如雨点般的碎石落了下去,袭扰着下方的冰枪鳗一阵翻腾,无法出珊瑚礁的它们,却偏偏对这群打扰它们安宁的人无可奈何,那一片赤红的眼睛,无不彰显了它们的愤慨。

    碎石自然无法给予冰枪鳗任何伤害,就是完全击垮了这一片所有的礁石,也无济于事,他们所要做的,无非是尽量吸引冰枪鳗的注意力。在云辰做了个手势后,众人在这片珊瑚礁上面东西南北四处转战,凡是有礁石的地方,就给它落下一片礁石,引的下方的冰枪鳗团团乱转。

    云辰云静云秀宏兴,早已跟大队伍脱离开来,当陆建洪常青他们在珊瑚礁的东北角袭扰的时候,他们四人一猫从上面慢慢潜到了这片珊瑚礁的中央,先有感知敏锐的白猫在前,云辰云秀落后十米跟着慢慢向着下方的珊瑚礁潜去,而宏兴云静则在上面接应,如若真有事情不顺有冰枪鳗追来,宏兴的惩魔剑技至少能帮云辰阻挡不少冰枪了。

    白猫刚一挨近珊瑚礁,顿时全身的冷焰一展,就欲上浮逃离。很显然,并不是所有的冰枪鳗都被陆建他们吸引了过去,有的时候,人的智慧,并不能完全凌驾于元兽之上。

    偷袭的时候,云辰从来没有临阵拔剑的习惯,蓝叱早已在握的他,长剑无声往前一送,“彬”的一声剑鸣声中,未见剑芒迸射,一股巨大的漩涡在白猫身前形成,强大的吸力差点没把白猫卷了进去,

    在海面上形同巨*海啸般的涌潮,在深海中,则是一个直径超过三十米的漩涡暗流,这股漩涡急速的向前推进,一路卷起了无数的珊瑚,如同碎散花枝一般四溅,只是剥落了这一层珊瑚,下面依然是一片五彩斑斓的珊瑚,同时也搅散了三条冰枪鳗射来的六道冰枪。冰枪鳗见势不妙,立刻远远散开,并“吱吱”出声招呼着同伴。

    瞅着着难得的机会,云辰向着侧右方早已看好的目标一指,白猫立刻领着云秀游了过去,那是一片如同一座宝塔般的珊瑚丛,从上向下不停流转着橙色的流光,很有些佛门讲究的气相庄严的味道。位于这片珊瑚礁边缘下方的二十米处,天然形成的空虚正好能从上方看到。

    白猫拖着云秀片刻间向着侧下方潜到哪里,云辰则在上方,向着她们四周不停的施展着涌潮,用漩涡暗流,阻扰有可能向着云秀射去的冰枪。

    云秀把夜明金珠安放在这株形同宝塔的珊瑚丛顶端的两片紧挨的珊瑚之间,并用手按紧,这才回头问云辰从上方能不能看见,云辰刚一点头,十几个红点从下方云秀的左边和右边成合围直视冒了出来,并有几十道水纹向着云秀和白猫迸射而去。

    在云辰急的给云秀打手势时,已经察觉到但无路可逃的白猫,拖着云秀干脆向着珊瑚丛深处潜去,转瞬间,密集的珊瑚丛掩盖了她们一人一猫的身影。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