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320章 给师傅的信

第320章 给师傅的信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20章 给师傅的信

    第320章 给师傅的信

    云静一直到傍晚的时候,云辰按捺不住差点去寻她的时候才回来,由此可见她对那颗珠子的重视——为了寻那颗落入珊瑚礁深处的珠子,她整整在海底泡了大半天。

    云辰所期待的,云静因为珠子的失踪,而对他如暴风雨般的撒娇耍横并没有出现,云静回到舱室只是用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唤了一声还在假装镇定修炼的云辰“心辰哥!”而后进内室换了一身干爽的衣物,躺在云秀的怀里,用极度哀怨的眼神瞅着云辰,瞅的心中有愧的云辰后背只发

    云静不提珠子事儿,云辰自然不会主动提起来给自己找麻烦,而蕙质兰心的云秀看状况就能猜个大概,自然也不会说。

    于是宏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副怨fù眼神盯着云辰的云静,以及像个iǎ丈夫一样背对着云静躲在角落里修炼的云辰,偏偏宏兴哪壶不开提哪壶,张嘴就是“那颗…”

    “哦,云秀,准备笔墨,我要给圣姑写一封信。”云辰强行打断,生生把宏兴接下来要说的“珠子哪去了”给按回了他的肚子,宏兴要是还看不出状况,那他就不是宏兴了,所以他讪讪一笑,立刻溜之大吉。

    狄云辰最终还是决定给圣姑写信,告诉他至来到这里,已经做过的以及即将要做的全盘计划,本来按他的意思,与其说这些事都是他的ī事,不如说他不愿与慈渡神宗牵连太多,不愿意欠慈渡神宗的,所以才一直背着圣姑暗中进行。

    可是现在不行了,洪常青刚领着uā情她们上岸安置下来,慈渡神宗的人就找上了这不难看出跟随他们来的众神宗人中有慈渡神宗长老阁的眼线,而且就算狄云辰找到了,还无法去拔除的眼线。洪常青是这群神宗人中唯一信的过的,要不然倾城的秘密也不会保留到现在。

    如果狄云辰依旧我行我素,那么接下长老阁再从中作梗,他将永远被动的受制于人,所以,他干脆写信告知圣姑全部,当然,这信的内容也需要技巧,比如,把他的ī事,大义凌然的来说成是慈渡神宗的公事。

    狄云辰刚把信写好,正准备让施洋飞信传回慈渡神宗,洪常青却来了。

    “我写信过来让宏兴施简过去替我两天,我过来有事儿禀告。”面对云辰疑的眼神,洪常青一进忙着分辨道。

    “说!”云辰随手把手里墨迹未干的信jiā给云秀吹干装封,又让云静给洪常青端来一杯热茶。

    “还是上午那档子事儿,jiān细我找到了,其实这并不难查,毕宁带着人正好乘着我不在的时候袭击了村庄,而我并没有把出去买粮的事儿传过来让这边的人知道,显然长老阁的jiān细就是我带过去的两个神宗人中,或者说就是我。”

    “你我现在都能安然的站在这里,这足以说明你对我的忠诚,所以,不用试探我对你的信任!”狄云辰已经知道了洪常青来的第一个目的——给自己洗嫌!

    洪常青点了点头,他觉得狄云辰虽然甚少说话,但是只要一张口就字字珠玑,总能轻易的折服人心。“那两个人,有一个替我管理传信用的鹰鸽,我一bī问,他就承认了是他传的信,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现在我已经把他制住了,我过来时想问,怎么处置他!”

    “处置什么?”狄云辰反问了一句,“神宗的规上,不是有这样一条么,长老阁有权暗中在神宗人中安置暗探,以便随时掌管监督神宗人的言行举止,一旦这些暗探身份暴任何人无权刁难处置这些暗探,他为什么不能有恃无恐?”

    洪常青哑然,这条规确实存在,只是这种太过偏的规,狄云辰不提他压根就记不起来。虽然狄云辰只是在慈渡神宗呆了一夜,但是对习惯于遵循规矩,然后钻规则空子的他而言,当然首要任务是详细的了解并记住慈渡神宗的规则。

    “你先赶回去,那个暗探把他放了,放心吧,就算我们不处置他,长老阁也不会让他久留,自古以来,在自己人中当眼线的人,一旦暴lù从来没有好下场,哦,把顺便把这封信给我发了,经此事一闹,现在慈渡神宗内,我就只剩下你可以信任了。”云辰从云秀手里拿过装好的信封递给了洪常青。

    当夜,长风子接到狄云辰的急信后,连夜递往还在慈宁宫处理公务的圣姑,圣姑接过信放在公案上,略显疲乏的了脸颊两侧的太阳窝,未打开书信就猜到:“看你这么急送来,八成是我那首徒终于一个人撑不下去了,来向我叫苦的吧!”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很出è了,做事谋定而后动,滴水不漏一环接一环,很难相信他只有二十二岁!”长风子笑道。显然,狄云辰的身边不止有长老阁的眼线,也不缺乏圣姑或者长风子的眼线。

    “你这是夸他呢还是夸你自己,他可是你替我选的。”圣姑与长风子ī处时,才会褪去那伪装的威仪,让人知道她随和的一面。

    “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那个年轻人比他更优秀!”长风子干脆的接受了圣姑的赞誉,说完扬手示意圣姑看信,其实,信他也没看过,他也想知道狄云辰出后,给圣姑来的第一份信写的什么!

    圣姑这才擦开信封,展开信筏,苍劲有力的字迹跃然于纸上,银钩铁画似乎一气呵成。这点倒让圣姑略感意外,古人云:识字能观人心!在圣姑看来,狄云辰看似狂妄,其实脾过于yīn沉,而他的字应该是娟秀yīn柔一些,只是今日一见,没想到狄云辰的字写的如此有男儿气概。

    “弟子狄云辰于千里之外,遥拜圣姑师父,长风子阁老身体安康:弟子出至今已尽月余,言行举止循规蹈矩不敢有辱首徒身份折我神宗名望,在大光明寺偶闻仙府开光之事,又偶遇昔日结缘于菏泽的东南域焚阳宗弟子uā红,得知uā红一众同脉师姐妹在师父去世后,遭遇现任掌教迫害,遂动了恻隐之心。

    又想,只要解救策反出uā红等数千焚阳宗弟子,等于狠狠打击东南域剑修的士气,与我神宗多有益处,还能助长师父威望,只是弟子一向低调,如同黑山之战般好以奇功一鸣惊人,这才斗胆隐瞒师父,于东海之上围绕仙府连施巧计,眼看就要大功告成。

    然,今有毕宁带领百余神宗人,袭杀了我已策反的数十名焚阳弟子及近百名无辜村民,在洪常青赶来亮明身份后,依然以长老阁之名仗势欺人,险让我多日谋划功亏一篑,事后弟子愧疚难当之余又悲愤难眠,这才急忙上书求告师父,长风子阁老,长老阁此举予以何为?

    弟子自知自己出身于低级玄宗,得长风子阁老在开阳关伯乐识马才挤入神宗墙,又得师父厚爱添为首徒,是以一直勤勤勉勉,心以神宗为重,然行事之余多得长老阁掣肘,此事让弟子深感颓败,若因弟子的存在,让师父,长风子阁老左右为难,弟子愿请辞神宗首徒身份,回西北苦寒之地虚度时日,还望师父成全!逆徒狄云辰,敬!以上!”

    圣姑看完后哭笑不得的“帕”的一声把信筏按在公案上,嘴里骂道:“胡说八道!”什么在偶闻仙府开光,狄云辰去之前就跟她言明,双母元的他,此行打的就是海底仙府中金丹舍利的主意,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由此可见,圣姑看的才气愤难眠。

    “喔,看来我们首徒的第一封信把你气的不轻啊!”长风子没想到在长老阁苦苦压制下,多年未动气的圣姑,竟然在狄云辰一封书信下气的失去了仪态。

    圣姑动气的,只是狄云辰来信的最后请辞首徒身份的一段,虽然知道这段并非狄云辰的本意,而要挟的意味儿更重,可能心里真太在乎这个弟子,才动了气。

    “咯,”圣姑静了静心神,拿起公案上的信朝看笑话的长风子一挥,“你也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也有你的份儿!”

    “喔!”长风子满怀期望的接过信一看,口中赞叹不绝:“写的好,简直是字字诛心啊,把一个神宗首徒的拳拳忠心尽然于纸上,写的好!”

    圣姑气的笑道:“你是说他的字写的好吧!”

    长风子摇了摇头,“字虽是不错,但是这信更有深意,师妹,这信,发回来有两道意思,一是狄云辰就目前所行之事,正事向我们jiā待,二是,这信,是让我们拿给长老阁看的,他这不是拿这封信在要挟我们,而是让我们拿这封信,去长老阁要个说法。”

    “我又岂会不清楚,我气的是,到现在为止,他的心也并非完全落定在我慈渡神宗,要不然策反焚阳宗弟子这事,为何满我们至今。”圣姑叹气到,皱眉的模样,就像一个慈爱的母亲,拿一个淘气的孩子无可奈何。

    “是啊,他只是入宗时日尚短,假以时日他就会明白,在神宗之内,以他堂堂首徒身份,没有ī事公事之分,ī事,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打着公事的幌子来做。”长风子一针见血的说道,遂又扬了扬手中的信筏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这事,你我去长老阁讨说法,不合时宜,也未必有什么结果,要闹,等他回来去闹,我们暂且静观其变,看看长老阁中的某些人,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止,竟然背着我调人,还以为我不知道,那我就索装在鼓里。”圣姑说着,摊开纸墨,给狄云辰去了一封信。

    当新的一天来临,旭日东升,映红了半边赤来之慈渡神宗的鹰鸽,带着狄云辰所期盼的结果,飞到了距离击崖三十里外,狄云辰所处的大船上。

    施洋收到信,一看上面烫金的凤凰标志,连忙递传给了刚刚早起拉开舱的云秀,云秀则拿着信,jiā给了坐在舱室角落边,潜修了一夜的狄云辰。

    “还记得我的嘱咐吗?你是神宗首徒呢,你就是我的面子,所以,天下之人你不管面对谁,你大可狂妄以待,辰儿,你要知道,一个乖巧的师父,并不期望自己教出一个乖巧的弟子!”

    以上是圣姑传给狄云辰的信,狄云辰看过后未作任何表示,随手递给了云秀,云秀看完后如是评价:“你的师父圣姑,好像觉得你还不够坏,这是鼓励你造反!”

    这个评价虽然有点玩笑的意思,但是却跟狄云辰的看法惊人的一致,圣姑是要他自己去闹啊,上哪儿闹?当然是回去上长老阁闹!但是狄云辰依然有疑虑,按理说一个十分器重你的师父,是无论如何也不该如此教导人的,再说圣姑,在长老阁的压制下,已经苦苦在掌教之位上挨过了快三年,这个时候却鼓励狄云辰就毕宁的事儿回去闹,如若她真心支持狄云辰这一闹,等于慈渡掌教与长老阁之间要彻底撕开脸皮,掌教圣姑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她是等不及了还是另有目的?

    狄云辰无从得知圣姑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只是觉得事情有点怪,甚至于整个慈渡神宗都有点怪,难道慈渡神宗真的就会一直这样闹下去吗?诚然,他希望这样。

    “你打算怎么办?”云秀说着走到彻夜燃烧的烛火旁,把圣姑发来的信引燃,这样的事,狄云辰不吩咐,她也知道该怎么做。

    狄云辰叹了一口气,“我刚刚在一盘棋盘上,跟对方的棋子讲和,我以为这应该是将与帅之间的争斗,没想到一封信,圣姑这个‘帅’重新把我拉回了棋盘,让我这个卒子,去跟长老阁那些‘将’去斗!”

    云秀甚少看到狄云辰叹气,不论是初入菏泽,向莫阳寨进军的途中被骑乘擎天鹤的剑巫,bī的看到到希望的日子,还是在云城宗受魔宗所困,几乎覆灭的时候,狄云辰从未因为自信不足而叹气。但是至从来到这里,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云辰叹气,不知云秀,甚至云静都感受到了,狄云辰身上肩负的旁人无法体会的压力,所以云静在珠子不见了后,只是给了云辰一阵哀怨的眼神,而没有缠着他胡闹。

    “云辰,这次只要拿到了金丹舍利,与宵阳宗宋念jiā换到阳葵,把天蓝姑姑化石为人,你就回云城山,看谁能奈何你!”云秀不忍看到这样的云辰,看到他无奈叹气的样子,比看到他深受重伤,云秀还要心痛。

    云辰淡淡一笑,回头瞥了内舱一眼,“只要我带着云静去投奔魔师,就是现在走,慈渡神宗也奈何不了我。”云辰说完话锋一转,面è坚毅语气坚决:“但是,不找到那个人,我是不会离开的,哪怕…”云辰说着把桌子上的凉茶倒落,“颠覆它!”

    前一刻还阳光耀眼的天空,这一刻突然yīn云密布,天地间狂风大作,并隐忧有阵阵冬雷从云层之上的苍穹传下,早未歇的海面,借势乌云狂风再接再厉,卷起的滔天巨让这艘三桅大船都大幅度的左右颠簸,天地间瞬息间已经乌黑一片,宛若黑夜降临。

    “哎哟!”习惯睡懒觉的云静,被直接从上颠簸下来,捂着脑袋痛呼出声。云辰云秀直接离开甲板一尺,飘飞而起,还来不及赶紧去查看,全身被淋的湿透的陆建一头撞了进来,满脸兴奋的说道:“快准备,这是仙府开光的征兆啊!”

    事实上,世上从不缺少这样的典故,每有仙府胜景开之际,天地间必然乌云狂风大作为之è变,这些狄云辰年幼时不知在杂书中看到了多少,只是他一直当成写书的忽悠世人打发时间的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显然,陆建说的肯定是真的,这里没有谁比号称已经见过至少十次仙府开光的陆建,更清楚仙府开光之前是个什么情景。

    云静一听仙府马上要开光,顿时头夜不疼了,心里因为云辰丢了珠子还瞒着她的怨气也消了,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一看云辰云秀都飘飞着,立刻有样学样飘飞起来拉着云辰不松手,那意思很明显了,你要带我下去。

    仙府开光来的突如其然,现在云辰手头上根本人手不足,宏兴施简被洪常青招去村子里顶替他还没有来得及回来,更关键是,相比于日日盼仙府开光的其他人,云辰却认为仙府开光来的有些不合时宜,再晚三天,再晚个三天后续的焚阳宗弟子就该到达了,如若仙府已经开光的消息一散开,最好的结果是焚阳宗马上勒令船队回转,最坏的结果是,焚阳宗掌教直接下令凿沉帆船,让那些焚阳宗弟子葬身大海,从此了一心病。

    uā红一脸苍白的从下面的舱室赶了上来,她脸è不好不是内伤未愈,而是想到了跟云辰一样的问题,仙府即将开光,可是那些姐妹们还在路上。

    “你留在上面看住圊灵,让施洋带人跟我下海!”狄云辰吩咐完带头飘出舱室。

    海面漆黑一片狂风依旧,一道金线,从那遥远的,滔天巨的海底隐现,并急速的向四周以及海面延展,似乎要冲破大海的束缚,驱散这天地间的yīn暗!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