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324章,夺宝奇兵之舍得

第324章,夺宝奇兵之舍得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24章,夺宝奇兵之舍得

    第324章,夺宝奇兵之舍得

    正在追撵白猫的众僧,虽然依旧没有看到白猫的身影,但是闻着那经久不息的祥和之气,眼看就要形成包围之势,已经化身iǎ猫,躲藏在一栋阁楼中的大灵儿,ǐng着装着金丹舍利的大肚子,周身冷焰一展,顿时隔绝了体内金丹舍利散发的气息。

    大灵儿冷不丁的这一手,顿时让阁楼外围来的众僧一时陷入了mí茫茫间,摩天有藏又齐齐看向了登天阁,那里传来的祥和之气,虽然不如先前他们感受到的那么强烈,但毕竟存在,并被他们这一刻扑捉到了。

    “在那里!”已经急得双眼充血的摩天,向着登天阁一指!众僧立刻蜂拥而去!

    远方正观察着这边情况的云辰云秀,看着数十道人影扑了过来,吓得连忙缩起身体,顺着阁楼间的iǎ巷寻了间靠近登天阁的阁楼藏了起来,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正当云辰在心里喊着“死猫救命”的时候,那先前消失的,极度浓郁的祥和之气从这片阁楼群的外围边缘再起,瞬间盖过了云辰身上散发的祥和之气。

    被摩天有藏指挥的来回奔跑的众僧,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心里苦叫:“佛主啊,不是这么玩人的吧!”

    连番遭遇戏摩天有藏终于冷静下来,对方显然有办法掩盖金丹舍利的气息,看着这一片占地过百亩,数百栋的楼阁,除开对方那惊人的速度不说,要想逐一排查,光他们这点人手,剩下的时间时绝对不够的,可是不进行拉网式的搜索,如若再光凭舍利的气息搜寻,只会让他们疲于奔命的来回跑。

    二人略一商量,决定有摩天带着这里的人从最里面的登天阁向外搜索,而有藏则带着守在中景阵出口的弑天一行十几人,从外向内搜索,只留下心细稳妥的平天一人,带着两个同死守中景阵的入口。

    这样一来虽然无法搜索所有的阁楼,但是众僧散开之后,只要一查闻到附近金丹舍利的气息,就可以就近赶去,找出那神出鬼没的藏匿之人。

    就此商定,摩天当即带人赶往了登天阁下,而有藏则挥手唤来了弑天等人,开始从外围散发出金丹舍利气息的边缘开始搜索。

    躲在一栋阁楼二层窗户边查看情况的云秀,看到摩天带人一路踢推窗向着这边搜寻而来,心中不安的她回头却看到了云辰那一抹隐于嘴角的yīn沉浅笑。顿时忍不住轻声问道:“你故意留一颗金丹舍利在身上,这样与大灵儿一内一外,让摩天一行找不到确切位子,从而不得不调来守在中景阵的人手过来拉网搜寻?可是,我们怎么逃出去呢?”

    云辰先是点头而后摇头,“你错了,我们逃不逃的出去,会不会被找出来无所谓,凭我神宗首徒的身份,纵然被找出来,只要我jiā出身上的金丹舍利,摩天但不至于太过为难我,问题是,我得让肚子里装着五颗金丹舍利的大灵儿出去,那才是关键。”狄云辰进到这里的时候,不止在急着找金丹舍利,还在想怎么出去,而超乎他想象的六颗金丹舍利,则让他有着太多的办法,来保全大部分舍利。

    看着云秀瞬间为自己的急智而变得钦佩的眼神,云辰淡淡一笑,“还记得我们破开的第二道那火焰勾勒出来的字体么?”

    是的,云秀记得,那看似绘画的一团完美的火焰,却巧妙的讲一句佛语勾勒其中——舍得!而云辰无疑正是利用了“舍得”,至少目前,他是准备舍少得多。

    云秀也变得坦然起来,云辰说的对,凭借他神宗首徒的身份,而且下来前,众多他宗剑修都亲眼看到过云辰,摩天是没有胆量冒着大光明寺被覆灭的危险,来杀死狄云辰的,而且就算大灵儿也跑不脱,jiā出了所有的金丹舍利,她们这一行也不算全无所获!云秀mō着贴身藏着的那本iǎ册子想到。

    云辰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舍少得多,但是一直被他诅咒的运气,这一次终于光顾了他,或者说,当他每次带着云秀而非云静在身边时,他总会时来运转。

    当摩天有藏带着人,先散开再慢慢寻着那无可阻绝的金丹舍利气息,向着云辰与大灵儿的藏身处合围时,中景阵的入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剑鸣声!

    翁真带领的两百余剑修,在打散了守在府大口的和尚后,终于一路采着桃子姗姗来迟,仙人遗府中秉承天地灵气孕育的鲜果纵然不可放弃,但是保存如此完好的仙府中,定然有比桃子更好的东西,几乎不用翁真提醒,每人采了几十个桃子背在背上剑修们,向着关闭了禁制,守在广场边缘中景阵那狭窄出口的平天冲来。

    一路上吃够了这群和尚苦头的众剑修,连平天喊话的机会都不给,纵到剑气剑芒程之内,直接展开百道剑气剑芒向着惺惺作态,还准备口宣佛号,讲两句大慈大悲的平天卷去。

    平天虽然已经踏进了剑帝之境,一来时日尚短,二来这群乌合之众的剑修中,很有那么几位深藏不跟着趁火打劫的剑圣隐藏其中,加上对方人数众多来势凶猛,虽然平天硬是凭借浑厚的护体元气抗下了来袭的剑气剑芒,但是强大的冲击力道,以及紧随第一bō而来的第二bō剑气剑芒,硬生生的把平天撞开了那一丈宽的出口。

    看着协同他留守的同转瞬间被对方剑轰杀,平天终于动怒,先是后跃着避开大部分锋芒,一道带着丝丝焚音剑鸣声中,一道金è的月牙状的剑罡,从上向下,向着蜂拥着纵向口的众剑修倒卷而去,溅起的血uā湮灭了金光,那哭喊惨叫的声音,让先前那一抹焚音变得颇具讽刺意味。

    但是平天大发神威的同时,显然忘记了他这一道剑罡是要劈向哪里,那里是中景阵,虽然中景阵的禁制已关,并不代表它就可以任人破坏,那切割出一片残肢碎的剑罡尚未落地,地面突然闪烁起一抹青光,将斩下来的金è剑罡尽数包裹,而后向着几十米外准备施展第二记剑罡的平天反弹而去。

    上古仙阵,岂是能够随意强攻触犯的。

    平天还来不及施展出第二记剑罡,就被自己先前展开的剑罡,一雷霆万钧之势反弹回来拦腰击中,这个被摩天认为信息稳妥的师弟,因为这一个大意,被击的吐着血水向后抛飞了数百米,正好被听到动静赶来的有藏接在手里,面若金纸的他,眼看着只剩下半口气了。

    而借助阵势之力,侥幸击溃了平天的众剑修则振剑高呼,如同一群打家劫舍的强盗般,先是涌出中景阵,而后一窝蜂的向着众多的阁楼散开。

    如此情形,摩天有藏是始料未及,哪里还能继续寻找金丹舍利,当前之际,守住中景阵的入口,谨防携带金丹舍利之人趁逃出去才是唯一的选择。

    但是白猫是谁?它是九尾三瞳灵猫,号称大灵儿,天生具有其他元兽所望尘莫及的灵经过霓裳的调教,又跟在以jiān诈著称的狄云辰身边这么久,耳濡目染之下,对机会的把握能力不敢说超过了狄云辰,至少,有机会在眼前,它不会让它白白溜走。

    大灵儿当然不会变身大猫,来出卖狄云辰的身份后,直接溜走,虽然这样更快,但是它怕呀,它怕狄云辰没事再寻个理由放它的血啊!事实上一团糟糟的情况下,大灵儿以一种iǎ猫的姿态,钻出了藏身的阁楼,悠闲的迈着八字步,然后随着被众和尚撵的向外退去的人流,轻松的离开了这里,如此局之下,纵然有人感受到了金丹舍利的气息,可是那祥和之气无处不在,谁会在意脚下一只iǎ猫,谁又会想到,这只iǎ猫吞了五粒金丹舍利?

    感受着渐渐远离的祥和之气,刚刚送了一口气的云辰,在云秀的提醒下又骤然紧张起来,本来至少还有大半个时辰才会关闭的中景阵,不止是因为平天那一击的缘故,还是血气太重污秽了仙府的轻灵之气,总之又渐渐的弥漫起了青光,这是阵法开启前的征兆。

    摩天有藏显然也看到了这点,一面招呼四周追撵着那些破而入的剑修的下赶紧聚集到阵法入口,一面望着云辰所在阁楼的方向徒劳兴叹。

    剩下的剑修在破寻宝之余,显然也看到了中景阵上弥漫起的青光,中景阵的威力他们可是亲眼所见,当下顾不得寻宝,飞纵着向着出口赶去。

    摩天倒也不为难这些剑修,只要感应到身上没有金丹舍利,一律放出阵去,虽然平天重伤乃是因他们而起,但是追根究底还是平天那一刻杀太重,粗心之下被阵法反噬而伤。

    云辰此刻刚要主动献身,却被云秀一把拽住,看着云秀腼腆微红的脸上,那双自信的眼睛,云辰知道,自己大概身上这颗金丹舍利也可以省下了,云秀既然能带着他从外向内闯阵而入,自然也能带着他从内向外破阵而出,而且莲均仙府中的阵法,秘籍上说的清清楚楚,关闭时是从外向内关,而开启时,则是从内向外开,也就是说,只要她们闯过开启的中景阵,走过桃林后,仙府的大禁制没有完全开启,他们就有机会出去。

    这样虽然冒得风险极大,稍有不慎就会再此处啃六十年的桃子,但是狄云辰那次取宝不是火中取栗般惊险。

    有藏早已带着众僧,闻着被大灵儿带出去的舍利气味追寻了出去,只剩下摩天,念念不舍的站在阵法的入口,面容憔悴,眼神沧桑,不知是在欣赏仙府胜景,还是期望有颗金丹舍利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蹦出来!振兴佛的希望,数百个日夜不眠的等候,因为平天的一记斩在中景阵上的剑罡,就此断绝!

    知道中景阵上青光炽烈,已经接近运转之时,摩天才隐身退入阵中,云秀见状刚要推窗而出,这次云辰却拉住了她,云秀抬头看去,只见中景阵的入口,又显出了摩天的身影,待他再次向着登天阁的方向摇头叹气隐去后,云辰才拉着云秀,身化九影急速的向着中景阵赶去。

    中景阵外,已经退出中景阵的摩天,带着师弟弑天始终走在最后,不时的回头遥望着后方,直觉告诉他,里面还有人,甚至有人,先于他们闯过中景阵盗取了金丹舍利,要不然,那趁远去,浓郁的祥和之气,该做如何解释?

    “有没有看到宏笙?”直到此刻,摩天才想起了秘籍被泄lù的可能,也只有根据秘籍上的提示,才有可能先于他们,闯过中景阵盗取金丹,而秘籍的存在,除了有限的几位同师弟知道外,就只剩下了往日在外提茶听候的宏笙了,再想到宏笙与宏兴和狄云辰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摩天不算笨的话,就一定能想到点什么。

    听到方丈师兄突然提起宏笙,弑天一脸悲è的说道:“禀告师兄,刚才我来不及跟你说,刚刚收到外面传来的通报,说宏笙师侄,在拦截众剑修时,不慎中剑身亡,是以平天师弟才动了心火,不慎惊动了仙阵!”

    摩天听闻面è一凛,眼中泛起一抹悔恨之意,恨声道:“死的还真是巧合,你即可出去给我传令大光明寺众僧,方圆百里给我仔细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云辰云秀从中景阵出来的时候,整个桃林已经半片被青光掩盖,她们几乎是踏着青光向前延伸的边沿,远远的吊在摩天的身后,非是摩天此刻感应不到云辰身上的金丹气息,而是,大灵儿携带着那五颗金丹舍利显然并没有跑出仙府,它身上流lù出来的祥和之气,盖过了云辰身上散发的祥和之气。

    进来的剑修们并没有如进来时那般迅速的一拥而入,在阁楼中没有多少收获的她们,出来后抓紧时间一心一意的摘起了桃子….

    直到仙府的大开始缓缓启动,摩天才最后一个踏出仙府,进入海水中的他,仍然不忘看一眼身后,只是身后仙府内,除了即将要弥漫至口的青光,再无其他。

    翁真是第一个从海水中到达九天流云阵中那片礁石海藻地的,刚一上岸的她,看着狄云静紧握着拳头,像个nv强盗一般,带着一群神宗人,双眼冒着jīng光虎视着她,翁真立刻明白狄云静打的什么主意,莞尔一笑道:“妹妹,姐姐请你吃桃子!”

    “嗯?”狄云静万没想到,海底仙府中还出产仙桃,又见一众跟在翁真身后上来的浮天岛弟子人人背后背了一包桃子,显然她们别的好处没捞到,尽摘桃了,这才放下心来,她们没捞到好处,代表好处都被她心辰哥捞了嘛。

    当下接过翁真递来的桃子,狠狠的咬了一口,顿时满口生津芬香扑鼻!正当狄云静准备让她们把桃子留下一般的时候,一抬头正好看见了赵谦一行。

    赵谦领着一众永乾宗人,不知什么原因摘的桃子没有翁真她们多,情急之下挖了两颗桃树抬了出来….这让云静看的眼中是异彩连连,赵谦此举太合她心意了,颇有她当年吃蜂蜜熊掌吃顺了嘴,想把虎踞峰的冰熊回云城宗养着是一个道理,有了仙桃树,以后不是可以年年吃仙桃嘛?

    云静随手把手中啃了一半的桃子丢给翁真,手一挥领着一众神宗人就围了上去。

    “干…干什么?”正指挥着众师弟搬运桃树的赵谦吓了一跳,说实话他们一行加上翁真,人数远远超过这群神宗人,在这个不能运转元气的地方打起来,狄云静一行绝不是对手,但是人家靠山硬啊,人家是神宗徒,这跟摘桃子不忘挖两颗桃树带出来是一个道理,讲究细水长流眼光放远一点,如若真得罪了这群神宗徒,以后他们玄宗还有好果子吃?

    “干什么,姑nǎinǎi我当强盗的,桃树留下一颗!”狄云静吼得理直气壮,众神宗人跟着纷纷汗颜,第一次听到打劫桃树的!赵谦见翁真一行趁机已经溜走,有心想据理力争连个帮腔的人没有,只好留下一颗桃树,脱身而去。

    有了桃树,狄云静连打劫仙桃的心情也没有了,看着一群群剑修从她面前走过,唯独没有看到云辰云秀,这才在心里着急起来,正当她准备下去寻找的时候,看到白猫游了上来,狄云静刚要过去逮在手里,哪知大灵儿看都不看她,径直向着远方的莲台跑去,感受着大灵儿周身萦绕的,那极度浓郁的祥和之气,狄云静难得的没有出声追撵,待她回头,正好看到有藏领着一群和尚游了上来,看都不看她们一眼,顺着白猫留下的气息追寻而去。

    又过了片刻,摩天最后一个上来,看着焦急等待的云静,心中怨念顿生的他按捺不住,上前讥讽道:“nv施主是在等特使大人吧,老衲出来时仙府大已经关闭,六十年后再来看他吧!”

    前一刻还焦虑万分的狄云静,这一刻异常冷静,反相讥道:“我心辰哥能一剑倾破永安城仙府算什么,仙府也许能困住他一年,但绝困不住他三年,大和尚三年后你就等着下来给你们先祖收拾残骸吧!”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