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327章 舍利换屠刀

第327章 舍利换屠刀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27章 舍利换屠刀

    第327章 舍利换屠刀

    众人出去后,云辰才打开了施简递给他的那封信,信是以长老阁的名义向他寄发的,内容是,勒令他必须尽快赶回慈渡神宗,就刺伤毕宁一事向长老阁作出解释,同时就出使大光明寺的事接受长老阁的质询!

    云辰知道,这次自己没有理由回避,同相残,长老阁有着足够的理由责难他,更主要的是,长老阁是要借此对他穷追猛打,让他刚刚在慈渡神宗攒下的人望,因此事而消散,一个不慎,他甚至有可能被长老阁逐出慈渡神宗。

    这些后果,刺伤毕宁之前云辰就想到了,他随手把信筏丢在桌子上,喃喃自语道:“我是那么容易被人赶走的么?”

    下午时分,摩天有藏终于现身来访,上船后点名要见特使狄云辰。云秀在舱室外拦住了他们,“二位大师,特使大人身体不适已经躺下,请回吧!”昔日看到生人就脸红的云秀,跟着狄云辰一路行来,现在说起谎话也能做到面不改è心不跳。

    “请转告特使大人,他做了些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他若不给个说法,我大光明寺将联合天下佛就是闹上慈渡神宗,也要讨个说法!”摩天这是赤luǒluǒ的威胁了,意思是你要不jiā出金丹舍利,我就召集天下佛加入玄yīn宗倒戈一击。

    “大师的话,我怎么听不懂,还望大师明示!”云秀把云辰的样子学的有模有样,装糊涂还不忘探一探对方都知道了些什么。

    “那我就明说了!”摩天有意把声音说的很大,似乎想要刻意躲在舱室中的狄云辰听到:“特使大人在出使我大光明寺其间,暗中指使宏笙盗取我大光明寺记载着海底仙府的秘籍,从而赶在我等之前,闯过了九天流云阵与仙府中的中景阵,盗取我佛先祖坐化后遗留的金丹舍利!还要我多说吗?”

    “大师,空口无凭哦!”云秀岂能被他三言两语讹诈到。

    “哼!宏笙装死想逃,结果被我大光明寺众僧擒住,已经如实jiā代了他与特使之间的龌龊勾当,这个证据难道不够确凿么?”摩天说的颇有底气。

    云秀听了心理一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宏笙还是没来得及逃脱。

    “出家人不打诳语,二位大师尽可带宏笙上船来与我对质,如若真如摩天大师所言,我一定给二位一个说法,如果只是因为昔日我与他菏泽结缘,而怀疑的屈打成招,哼…来之前我师父圣姑特意jiā代过我,作为神宗首徒,我的ī事,也可以是公事!”

    舱室中突然传来了狄云辰的声音,盛气凌人更甚摩天,反过来威胁他们,不要对宏笙动粗!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前来兴师问罪的摩天有藏只有暂时拂袖而去,不管是真的压宏笙来对质,还是想其他办法,反正他们是走了,但是围着大船的那些木筏,却没有跟着散去。

    “宏兴不会出卖你的,别听那个老秃驴信口雌黄,这下子心气硬的很,曾经跟我犯倔,被我打得半死都不肯松口!”摩天一走,宏兴急忙替宏笙辩解!

    云辰摇了摇头,“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现在必须把宏笙捞出来,金丹舍利看来怎么也要给他们一颗。”

    “哎…”宏兴沮丧的叹了一口气,“那就给他们吧,和尚我大不了不容这顶阶剑魂了!”

    看着宏兴的衰样,云辰气道:“我有说过金丹舍利我只有一颗么?如果注定要给他们一颗才能脱身,当然要从大光明寺拿够好处!”

    宏兴一听云辰手里的金丹不止一颗,立刻又jīng神抖擞起来,“那破庙里除了和尚什么都没有,你让他们拿什么给你宰?”

    “他们,会给我想要的!”拥有了金丹舍利,狄云辰就有了足够的底气来对付大光明寺。

    傍晚的残阳,或许是为了回应那朝时那璀璨华丽的金光,今晚变得特别的红深红的光线从西边耀过来,把仙府周围的洋面,染红的如同一片血海,加上洋面上零零落落飘的浮尸,给人一种人间地狱的错觉。

    大光明寺的众僧,显然没有心情来超度周围的冤魂,本想下去祭拜金丹舍利,沾染一点先祖的灵气,结果一个不慎,仙府遗存的金丹舍利被人偷了个jīng光!而贼,还大摇大摆的停在洋面上,偏偏大光明寺众僧拿不出证据因为对其无可奈何!

    摩天有藏与大光明寺几个主持高僧一番商议后,在这傍晚的红日中,压着宏笙,再度踏上了狄云辰所在的大船。

    一上船,摩天一改先前盛气凌人的态势,也不再叫嚷着让宏笙与云辰对质,而是要求与云辰ī下面谈,这个态度,就足以说明一个问题——宏笙没有把狄云辰卖了。因而摩天只能向狄云辰妥协。

    宏笙被弑天压在竹筏上,依然穿着上午那件湿漉漉的僧衣,jīng神显得极度颓靡,身上没有明显被拷打的痕迹,不知是摩天看在师徒一场的情分上不忍拷打,还是狄云辰的威胁起到了作用。

    狄云辰挥退了所有的神宗人,只留下了云秀,二人在舱室接待了摩天有藏。

    “我就直说吧,虽然这里没有舍利的气息,但是贫僧知道,你手里一定有舍利,我不管你从海底仙府中,带出来多少我佛先祖坐化遗留的舍利,我大光明寺与天界寺,只取一粒,为此,我们愿意代表天下佛正式加入慈渡神宗对抗玄yīn宗为首的东南域!”

    摩天说完,拿出了一粒金珠,正是那颗属于云静的,被云辰安放在珊瑚礁上,后来跟圊灵一战时,滚落到珊瑚礁深处的那颗夜明金珠,一众大光明寺的和尚真金珠没捞着,却捡回了假金珠。

    看到这颗夜明金珠,云辰突然有一种拿金丹舍利把它换回来的冲动,原因是因为云静喜欢这颗夜明金珠绝对要超过金丹舍利,云静就是这样,修士界的天灵地宝在她眼里,远没有俗世的金银珠宝有价值!

    再说摩天这话,说的很有诚意,要知道佛一向不卷入世事纷争,就连修士界的纷争,也一向处于中立态度,而现在为了一颗金丹舍利,而拿起屠刀,这口口声声慈悲为怀的佛而言,需要极大的勇气。

    但是同样,如果真能从狄云辰手里拿的一颗金丹舍利,这个代价是值得的,你可以想象,舍利在大光明寺耀出万丈金光,这将给大光明寺带来多大的人气,假以时日,成就昔日的神宗盛世也并非不可能。

    但是狄云辰,摇头拒接了,非是他得寸进尺,而是,这不止不是他想要的,而且,还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你们愿意与慈渡神宗共进退,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狄云辰说的理所当然。

    “你?”摩天万没想到,自己磨破了嘴皮子,才劝的大光明寺各院主持及随同有藏同来的数位天界寺高僧答应,哪知根本就不是狄云辰想要的那盘菜。在摩天有藏看来,狄云辰年纪轻轻就添为神宗首徒,先有开阳关的丰世功勋,后有黑山大捷的手笔,如若今次把只是例行走一个过程出使任务,变成了拉来天下佛这一强力盟友,那么慈渡神宗之危可以说顷刻间就能迎刃而解,而他,也将凭借这一无上功绩,征服绝大多数神宗人,成为圣姑接班人的不二人选,甚至若干年后,bī迫圣姑早日退位让贤,亦非难事!

    如此大好前程,狄云辰却拒接了异常坚决,摩天是真看不透狄云辰了,说他狼子野心身有反骨吧,他却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率领数十神宗剑修,攻破永安城袭烧敌方粮草,导致形势一片大好的东南域大军全盘崩溃的壮举,可要是说他真的一心归属慈渡神宗,这对慈渡神宗形如雪中送炭的好事,他又拒接了…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静寂的连船外与船体撞击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最终,一向少言少语,几乎唯摩天马首是瞻的有藏站了起来,“阿弥陀佛,狄施主,金丹舍利对我天下佛有着无上意义,我二人也是带着诚意来的,摩天师兄先前说的条件,我们这样改一改,你看如何。”

    有藏说着饶有深意的看了云辰一眼,“我天下佛将从名义上声援慈渡神宗,至于我们手中的屠刀,将为你而举,我有藏答应,只要不是荼毒众生之举,我天下佛的屠刀,将在你需要的时候,为你而举,只为,换取一粒金丹舍利!”

    有藏这话,等于说,他们将在名以上宣称与慈渡神宗结盟共进退,成就狄云辰的无上功绩,暗中,却只听狄云辰的号令!

    有藏此举,实属无奈,狄云辰神宗首徒身份,使得他们根本奈何不了狄云辰,只能拿出他们所能拿出的好处,来苦求!

    什么是高僧,在狄云辰看来,有藏才算得上是高僧,一眼就看穿了他心里最想要的。宏兴说的对,大光明寺除了和尚,什么都没有,而狄云辰就要和尚,他与有藏都清楚,他未必会让这些和尚替他冲锋陷阵,但是这股力量来当底牌!或者说,关键时刻,这是他与长老阁抗衡的资本——舍去他狄云辰,就等于舍去了天下佛的支持。

    “大师此话…”云辰脸上摆明了有点无法相信。

    摩天有藏齐齐上前,“我们二人以佛主的名义起誓!”

    云辰这才对云秀挥手,“看茶!”同时,毫不客气的把摩天放在茶几上的夜明金珠捞进了怀里….

    云秀哭笑不得的翻了云辰一眼,你这态度变得也太快了吧!

    茶是长宁山的雨前汤龙,茶水翠绿,略显浓稠,饮后口齿留香满嘴生津!整个慈渡神宗一年出产也不过两斤,圣姑让出狄阁给狄云辰后,储存在哪里的茶叶并没有带走,狄云辰发现后就顺了点出来,往日连他自己都很少饮用,今日却拿出来招待两位高僧,足见他对有藏给出的条件是多么满意。

    等他们都端茶浅饮了一口,云辰才说道:“还有一事,麻烦摩天大师发个声明,把宏笙宏兴都逐出墙让他们还俗,省得他们以后躲躲藏藏!”

    摩天就知道这天下闻名的雨前汤龙不是那么好喝的,迟疑道:“宏兴倒是没问题,宏笙身具灵根,与我佛有缘,纵然这次他做的有些过头,我依然想给他一次机会。”

    可怜天下父母心!事实上,有的时候,为了望徒成龙,天下师父的心也很可怜。

    有藏深怕谈好的事儿,因为宏笙又谈不拢了,赶紧做和道:“问问宏笙的意思吧,如若他执意离去,留,不如不留啊!”

    “我也是这个意思!”云辰说道,在他看来,宏笙确实是当和尚的料,年纪轻轻,稍加装扮出来,举手投足间,就有一代高僧的风范,甚至宏兴,都一直反对宏笙叛宗而出。

    当下,摩天有藏云辰一起出了舱室,站在大船的船舷边,摩天向着船下木筏上绑缚着双手的宏笙喝问道:“逆徒宏笙,本该把你在佛主跟前废弃修为逐出大光明寺,但是念在你一直勤勤恳恳又天资过人,为师决定既往不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愿皈依我佛

    宏笙闻言直接跪面向摩天跪倒在木筏上,“多谢师父及诸位师叔厚爱,然宏笙尘缘未尽,一直贪念俗世繁华,此生再难为佛中人,宏笙自知有负师父厚望,犯下滔天重罪,死有余辜,愿在佛主跟前领受刑责!”宏笙说的异常坚决,视乎早就想好了的。

    宏笙是自幼被宏兴从菜市场捡回福泽寺当和尚的,虽然有当和尚的天分,但是并不代表他喜欢当和尚,这就跟穿衣服是一个道理,合不合身,只有穿上了才知道,适不适合当和尚,只有当过了和尚才知道。

    摩天有藏闻言一起叹气,摩天面向狄云辰道:“狄施主,我会传檄天下,将宏笙宏兴逐出师他们的修为就留着吧,贫僧就此告辞…”摩天说着告辞,却没有动身下船的意思,与有藏直直的望着云辰,那意思说,条件都讲好了,金丹舍利该给我们一颗了吧!

    云辰点头道:“舍利不在这里,请放心,我离开这里之前,一定会把金丹舍利送到大光明寺!”

    摩天想想也对,如若舍利在狄云辰身边,就算装着jī血yù盒子里,他们也不可能感受不到丝毫的气息,这才告辞下船而去。

    宏笙上的船来,低着头不敢看狄云辰,虽然他没有出卖狄云辰,但是对他来说,装死都没有逃掉,这无疑是个奇耻大辱,最后还要狄云辰付出金丹捞人,哪有脸见狄云辰。

    “既然不想当和尚了,那就好好学做人,首先,褪下你这身僧袍!”云辰说完,让云秀把他的衣裳寻两身给宏笙凑合着先穿,谁让这里就他们体型接近呢!

    陆建凑过来打趣道:“还有,别有事没事把手合十放在iōng前,小和尚,等靠岸,哥哥带你去喝uā酒!”

    “滚你的球,老子已经是有目标的人了,姑娘没追到手之前,别再我干坏事了!”宏笙语不惊人死不休,听得刚刚转身的云辰差点没呛死,敢情宏笙急着脱离佛是为了追某个姑娘!

    是哪个姑娘呢?

    这个问题一时间缠的船上所有男人彻夜难眠。

    夜幕如期而至,风急了大了,矗立在船头的狄云辰心里却从所未有的平静,此次普陀山之行,可以说到此已经完美结束。这是狄云辰耗费心力最大,负伤也是最多的一次,但是收获也是巨大的,或者说,南jiā宋念,东结摩天,才第一次让他觉得自己,底气足了起来。

    冷清的船头,依然只有云秀一个人陪着云辰呆在船头,离他两米,默默的看着他单薄的背影,云秀记得,很多年前云雪也是这样凝视着云辰背影,想起这次的惊险,很多年后,她会成为下个云雪么?

    云秀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她知道,就算成为了下一个云雪,她也不后悔!

    夜已深!

    一个nv子,缓慢的向着船头靠近,从背后,把矗立在船头的男子,拥在怀里!

    又是一天傍晚时,有人说霞生万变,在海上,每个傍晚的落日都有着不同的风景,如果你真的用心体会了的话。比如今天,某个蹲在桅杆上值守的神宗人就发现,如同一团团火烧云般的晚霞中,就多了几道金红的è调…

    “云静回来了,云静回来了!”当那金红的霞彩变成一只周身萦绕着金红流光的凤鹤时,望风的神宗人立刻从桅杆上跳了下来,向着紧邻的另一艘大船上不时出来查看的云秀喊道。

    云静骑着虹儿抱着白猫,小脸被吹的通红,围着两艘大船盘旋了两圈,看到云秀招手后,才落了下来!

    “我心辰哥呢?”云静顾不得跟闻讯出来的其他人打招呼,把手里的白猫递给云秀后,就要往舱室里冲。

    云秀连忙拉住心急火燎的云静,“从昨夜一直修炼到现在,刚换了躺下,你让他安稳的睡一会儿吧!”

    ”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