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328章 惩魔真经

第328章 惩魔真经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28章 惩魔真经

    第328章 惩魔真经

    “噢!”一听说云辰没事,云静对可怜巴巴望着她的宏兴视而不见,在人群里逮着了陆建,不等她开口,宏兴已经知道她要问什么了,连忙讨好的上前道:“你的桃树,我移到舱室了,陆建懂个屁的种树啊,根须上的土都被海水泡掉了也不管,,多亏了我今儿赶早在击崖些土回来,把根保住了!”

    云静狐疑的看了宏兴一眼,她当然知道宏兴无事献殷勤,为什么要讨好她了,可是她依然对宏兴不放心,赶到货仓看了一眼,顿时眉都愁绿了,昨日还绿油油的桃树叶子,今儿已经开始发黄了!气冲冲的跑出来刚要找宏兴算账,舱室内传来了云辰的声音,“是静儿回来了么?

    云静赶紧跑了进去,没问云辰伤势怎么样,开口就告状:“心辰哥,宏兴那个臭和尚都快把我桃树死了!”

    云辰头都大了,心说,就你那桃树,不就得死!他招手让云静到边来,伸手把她额前被风吹的凌的长发顺到脑后,看着她乌黑水润的大眼睛中,已经布满了血丝,云辰就知道,云静不止跑了很远的路,一路还很焦急。

    “金丹舍利呢,你藏到哪里了?”云辰拉着云静在边坐下,温和的问道。

    云静mō着云辰缠着绷带的伤口,“嘻嘻”一笑,“我跑回云城山了。”

    云辰听得心头一喜,谁说云静不听话了,有点好处就顾着望家里藏,简直太和云辰的心意了。“藏好了吗?”

    云静点了点头,“我回去埋土里都有金光耀出来,没撤了只好去问天蓝姑姑。”

    “然后呢?”云辰忍住笑,埋土里,亏你云静想的出来。

    “然后…”云静卖了个关子,拿出了五个形同yù匣般拳头大的jī血yù小盒子,逐一摆放在云辰的身前,云辰看到,这些绽放着暗紫è的小盒子上,盖子与盒子的接口处,用树胶密封,使得盒子中的金丹舍利没有丝毫的气息流lù出来。

    “漂亮吧,千放师伯忙碌了一夜才雕琢出来的!”如此漂亮的小盒子,或许在云静的眼里,盒子的价值已经与里面装的金丹舍利等值了。

    “我需要一颗!”云辰伸手拿起了一个盒子,他看到,云静的眼皮明显的跳了跳,这是不太情愿。

    “你个死丫头!”云辰好笑的在心里咒道。然后又把手伸向了第二个,“你知道的,宏兴也要一颗,他都盼了多少年了!”

    “不行!”云静赶紧按住云辰的手。

    “必须的!”云辰的口气,变得不容置疑。

    “那我来jiā给他!”云静只好退而求其次。

    云辰就知道是这样,劝慰道:“别太刁难他了,他一向待你我都不错,以后等他融汇了金丹舍利,对我也是一大助力。你把金丹给他,以后不管是要吃熊掌还是要捅马蜂窝,大可遣宏兴去做!”云辰给她出着歪主意着她。

    “知道哪!”云静不耐烦的道,见云辰又把手伸向了第三个盒子,急忙按住,“你还要送给谁啊!”

    “大光明寺摩天,我答应过,用一颗金丹舍利,换的宏笙!”

    “嗯。”云静点了点头,松开了手。

    云辰大感意外,宏笙现在已经在船上了,凭着云静往日能赖就赖的脾这次怎么这么痛快?“这次怎么这么大方?”云辰不知好歹的问道。

    “那是你的承诺呢!”云静不希望看到云辰对任何人践诺,在她心里,云辰的承诺那是比金子还要珍贵的存在,因为云辰也对她承诺过。

    云静收起盒子后,扑到云辰的怀里,呢语道:“心辰哥,我们又要分开了吗?”

    “不会太长的,只要我一出慈渡神宗,就会让大灵儿去通知你的,此去西北云城山有万里之遥,uā红她们尽两千人,一路上静儿你要多加照顾!”云辰给云静加了付担子。

    云静疑的抹了抹云辰的额头,差点就喊出来了,心辰哥你疼糊涂了吧,让我一祸jīng来照顾她们?

    “山上,还好吗?”

    云静一听云辰问起了云城山,兴奋的站了起来,手脚并用的比划道:“你不知道呢,山上已经修了好多漂亮的房子,垮塌的飞云殿已经修好了,连我们望月峰的落凤殿也重新加固了,现在正在改建我们弟子人居住的宿舍,还有还有,连接五峰的钢缆桥也要重新置换,还有清风镇上也开建了…”

    云静说着突然顿住,看着云辰小心的问道:“这些都是二伯一手办的,该不是都uā的我们狄家的钱吧?”

    云辰当然知道云静在想什么,uā她的钱修的再漂亮,她心里也不乐意,“哪能光要我们狄家拿钱,现在大黎国东方世家逐渐式微,我云城宗一家独大,定然是大伯从国库里掏的银子!”这是完全可以预见的,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狄云辰现在就是大黎的天,皇帝老儿敢不巴结,立马就能换一个。

    云静这才放下心来,“对了,云金师兄和云曦师姐定在年关结婚,来的时候,云金师兄还托我问你,有没有时间回去一趟!”

    云金与云曦的亲事,多年前桂千月就首肯了,一直拖到现在,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云辰,后来云辰从冰原回到云城山,本来打算解决了魔宗的事儿就给她们办的,哪知跟魔宗一战死了那么多的人,丧事都忙不下来,他又急着下山赶赴慈渡神宗,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到时候再说吧,你帮我送一份礼!”云辰算了算,自己大概是回不去了,到年关虽然还有两个月,但是他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光这一身的伤,回慈渡神宗就要养个把月,其间还要面对长老阁的质询,然后还要融汇金丹舍利,并闭关提高元力与金丹舍利的融汇度,恐怕没有半年时间,他根本没有机会下山。

    “我送了好多首饰给云曦师姐了,还有,二伯打算以你的名义在清风镇给她们造一座大房子,那么大的房子要收拾的话,肯定要买丫鬟,买丫鬟的话又要银子,要不要直接送她们一笔银子?可是送多少好呢?”云静自顾的说着,开始板着指头在心里算,当她终于算出了一个她认为合适的数目,抬头准备告诉云辰时,却发现云辰已经沉入了修炼。

    仙府关闭后的第三天一大早,得到云辰传信的摩天带着一众大光明寺高僧,乘着木筏前来在大船的舱室中,亲手从狄云辰手里接过了装着一粒金丹舍利的jī血yù盒子,同时,以不公开的形势,狄云辰代表慈渡神宗与摩天代表的大光明寺及天下佛签订了一份盟约。

    随后众僧返回大光明寺,摩天纵跃于佛音殿顶端,手持金丹,口宣佛号:“我佛慈悲,天佑我佛

    金丹成线状绽放的,炽烈的金光,耀的大光明寺周围数十里金光一片,磅礴祥和的气息,让沐浴其中的所有人都有一众宛如新生般的错觉,纷纷向着大光明寺跪拜。

    这一刻,手持金丹,接受众僧顶礼膜拜的摩天宝相庄严,如佛主转世!

    同日正午,一直被云辰羁押在船上养伤的圊灵,在与uā红一番长谈后,不辞而别!

    仙府关闭后的第四日,十艘单桅的中型货船,迎着畜生的旭日,驶来了仙府所在的海域,焚阳宗扣押的前任掌教下最后一批共计一千四百余名弟子,在海上乘行了十天后,终于赶到了这里与uā红会和,狄云辰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任务。

    三艘大船悉数被狄云辰调来了这里用来装运这些焚阳宗弟子,uā红及闻讯一同跟船而来的uā情uā凌与受尽磨难的姐妹们抱头痛哭,场面令旁观者潸然泪下。

    然后这一千四百余名焚阳宗nv弟子,在uā红的带领下,集体褪下身上的红妆,穿上洪常青零时采购来的蓝衫,与此证明,焚阳宗对她们,已经成为过去。

    然后满载的三艘大船,接着天公作美送来的东南风,风帆齐扬,向着西北方的海岸驶去!

    至此,狄云辰大光明寺之行,终于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但是对宏兴来说,这并不完美,差点把洗魂丹揣化了的他,做梦都想要得到的金丹舍利近在咫尺,他却得不到,就连满船如uā似yù的姑娘,他都没有心情去招惹了,整日在底舱对着云静的那棵已经半死不活的桃树唉声叹气。

    宏兴不快乐,宏笙自然也高兴不起来,他立在船舷向着远方普陀岛上的大光明寺行了一个时辰的注目礼后,感到底舱陪着宏兴望着属于云静的仙桃树发了半个时辰的呆,然后…这个纵然犯了大错让摩天也舍不得驱逐的小和尚,还真想出了办法。

    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宏兴把聚元塔搁在桃树边上开启,这颗桃树,在仙府中不见日月雨秉承天地灵气而长,什么是天地灵气?jīng纯的五行元力就属于天地元灵气。

    当云辰做完每日例行的固话左手五指经脉出来后,云静嬉笑着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云辰听得当即大呼“人才!”开启聚元塔给桃树保命,也许能行得通,但是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吧!

    “你呀,看把宏兴都bī疯了!”云辰mō着身上已经开始结疤的伤口,对云静说道。

    “我知道哪,回到云城山后,就把金丹给他!”云静一脸不情愿,说实话她并不稀罕这金丹舍利,只要把盒子开启一点,就万丈金光直冒,这不是引得旁人来抢么?对云静来说,这种太过于令人垂涎的,不能经常拿出来现宝的宝贝,就算不得宝贝…

    夜晚,宏兴、施简施洋、洪常青、uā红uā凌uā情、再加上陆建,以及被云秀请上来的宏兴,都聚在云辰的舱室中,他们都是云辰特意唤来的,可是人来了坐了半晌,茶喝了大半壶,云辰依然自顾着沉修,似乎转眼又忘了这事。

    “你们谁知道,宏笙为了那家姑娘才从大光明寺出来的?”这个时候,敢出声打搅云辰修炼的,只有狄云静。

    “哈哈…”想起那日的趣事,众人忍不住哄然大笑。

    她们这一下,云辰才从沉修中醒转过来,等众人止住笑声后,他才开口道:“我今日召集你们,是有一事相询,我在海底仙府,曾遭遇一个能够yīn沉身形的剑圣偷袭,你们有没有谁知道,这是那一个宗的剑修?”

    这事云辰一直记挂在心上,虽然的他的危机意识超常的灵敏,再加上有灵敏的大灵儿跟着身边,他也不愿被这样的人盯上,谁都有打个盹的时候,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被这样的人杀了。

    待云秀把那日仙府口云辰遇袭的事一说,众人才明白,云辰这身伤是怎么来的,同时对云辰的实力有了进一步的认知,隐身的剑圣,加上偷袭都没能杀死他,这不仅仅只是运气的问题,他的实力足以让这里所有人感到高山仰止!

    “我听说过有这样的人,借助品与特定的功法,在效时间内,通过运转身法来随意的隐身现身,只不过也只是听闻而已,从来没有亲自见过!”说话的,是朋友满天下的陆建。

    云辰点了点头,这个云秀也说过,只不过陆建补充了一点,还需要特定的功法配合这种隐身其他人也多多少少听说过,但所知也都有限。

    “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克制这种隐身人?”这才是云辰最想知道的,在他看来,那个隐身的剑圣,从一开始就盯住了他,直到他获取金丹舍利出来后,才突然袭杀,这绝不是偶然,而是一场处心积虑计划好的yīn谋,也就是说,以后,很有可能还有能够隐身的敌人来偷袭他,所以他必须尽快想到解决的办法,他总不能一辈子都呆在水里吧。

    看着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云辰知道,自己很难指望他们给出什么合适的建议了。见云辰再没有别的事,众人也就纷纷离去,唯独uā红留了下来?

    “你知道怎么应付那种隐身人?”云辰怀着一丝希望问道。

    uā红摇了摇头,“不,但是,我或许知道是谁派隐身人来杀你的。”

    “玄yīn宗!”云辰一口咬定道,现在对他恨之入骨的,就数玄yīn宗。

    “不错,以前我听师父说过,玄yīn宗有一支相当神秘的势力,能够隐身杀人,其独到之处,就连神宗也颇为忌惮,这也是玄yīn宗如同神宗一般统领东南域这么多年的主要原因,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因为知道这股势力存在于玄yīn宗的人,大多已经死了,包括我的师父!”

    听uā红话里的意思,好像她师父的死,跟玄yīn宗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不过云辰没问,现在经uā红确认,那个隐身偷袭的人就是来之玄yīn宗,云辰连自己的命都顾不过来呢。

    不过想想也是理所当然,他在东海盘恒这么多天,玄yīn宗知道后,如果不派人来袭杀他,未免有点说不过去,云辰与玄yīn宗的恩怨,远的有yīn杀澹台永俊,近的…就是黑山那一场大捷,就足以玄yīn宗将其碎尸万断了。

    既然一时无计可想,云辰暂且略过,对准备出离去的uā红道:“等明日我们靠岸与你滞留在渔村的姐妹回合后,你们将有洪常青带领,找个大点的集镇暂时安置下来,不管怎么说,你们投靠我云城宗的事,我都要禀告掌教圣姑一声,毕竟,你们此行前往云城山,几乎要从南向北跨越整个东北域,有了官方的许可,也方便一些!”

    uā红明白云辰的意思,她们虽然已经脱离了焚阳宗,但毕竟曾经是东南域的人,现在两方正在jiā战,如若不得到慈渡神宗的许可,必定引来诸多猜疑甚至是麻烦。

    等uā红离开后,云秀见云辰难得的没有即刻沉入修炼,就把那本她在仙府中那些坐化的高僧骸骨堆里刨出来的小册子递到了云辰跟前,这本小册子并非是常见的竹纸或者帛纸书写而成,而是用一种蚕丝编织的yù帛书写而成,这是一种古老的制纸方法,虽然代价昂贵,除非遭遇火烧,否则就是掩埋或者水泡,都不会损坏,加上封面上的繁体古文,让云辰知道,这本册子,大概来至于数百年甚至更久的千年之前。

    繁体古文云辰认识的不多,但是这本册子封面上的四个字,云辰恰恰认识。

    “惩魔真经!”

    “这…”云辰惊的站了起来,虽然他从宏兴哪里修习来了剑技惩魔,但是初学伊始,云辰就发现,剑技惩魔能够二次分化远距离群杀,固然有它的独到之处,但是剑气展开后太过死板,加上杀伤力有限,却是它的弊端,他一直以为宏兴没有学全,但是等宏兴宏笙来到大光明寺后,发现自己所学的剑技沉默,与大光明寺众僧修炼的一般无二。那么这本得知海底仙府的惩魔真经,会是原本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云辰看向了云秀,他知道,这几天云秀一直挑灯夜读,不敢说悟透了这本秘籍,至少,字面上的含义她应该是懂了。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