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454章 噬魂罗盘

第454章 噬魂罗盘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至从婉儿被俘后,剑巫为是否继续向淮阳土城进发产生了巨大分歧,乐山老祖,昆山兄弟三人主张应一鼓作气不计代价拿下淮阳土城,摧毁剑修脆弱的防线,从而把凝聚在淮阳周围的剑修打的七零八落。

    但是红huā婆婆却不赞成,这位活了一个多世纪,双腿缺失的女法神当然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孝顺乖巧颇讨她欢心的婉儿还在剑修手中是一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她手下的剑巫虽然实力最强,但同样人数最少,这种没有了驮龟做堡垒而不计代价的牺牲,她耗费不起。再加上随着剑巫的推进,战场也在逐渐扩大,大的让这十余万剑巫有种顾前难顾后的尴尬看到七月末的最后几天,剑修人数陡增,剑巫们再也无法坐视剑修势大,红huā婆婆也只好忍痛至婉儿安慰不顾,一面发出红huā令还屯聚在菏泽的数万剑巫增援,一面尽起十余万剑巫,向淮阳土城进发。

    八月初一,这个地处西南哪怕是在干燥的秋依然多雨的地域,在1乃年的这个秋,似乎刻意跟喜欢下雨的狄云辰作对,这一日,艳阳高悬。

    沉寂了十余天的山林中轰鸣再起,逐渐飘散的浓烟随着燃起的战火弥漫高空,一对对擎天鹤和蛇头鸠搭载着剑巫,从高空率先向着淮阳土城周围剑修的防线发起了袭击。

    而此刻,秋云辰却来到了宵阳神宗宋念养伤的阁楼。

    “人,一辈子总要坚持一些什么,哪怕是莽撞愚蠢也好,我信任你,所以撤出了传承了千年的山门,但是现在,请恕我无法从命,淮阳是我东南域最后一座州城,我宵阳神宗及其东南域各宗已经达成协议,就是死在这里,我们也不会做一个流离失所的散修。”面对狄云辰劝解宋念率人暂时撤出淮阳,被噬魂罗盘所伤没有什么起色的宋念拒接的异常坚决。

    城外,剑巫雷火的轰鸣声渐进,以宵阳神宗为首的东南域剑修及其以黄坤肖遥为首的万余神剑宗剑修,在正面跟剑巫浴血拼杀,就连聚集在淮阳土城周围的百万军士,也出动加入了缴巫的第一线,他们已经无可退,这些军士来时就已经知道,他们上战场就是送死,哪怕不能阻挡剑巫片刻,起码也能消耗剑巫的法力…………

    一道乌金色一尺方圆的圆盘,被一团淡淡的绿雾萦绕,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泣声,发出一道道犹如实质的乌黑光线,从战场第一线呼啸而过,凡是被其发射的光线接触到的剑修军士,瞬间被抽去精血,面容枯槁形如僵尸再无战力。

    于是噬魂罗盘所到之处,剑修溃不成军,剑巫则乘机跟进。

    而属于狄云辰的九万剑修还聚集在淮阳周边,等待他的命令。

    当第一波雷火在淮阳土城内炸响的时候,云辰冷着脸从宋念的阁楼出来,看都没看立在城头,等着他发号施令的毕宁一行,直接回到了阁楼。

    “云辰不走,看样子我们的计划有必要做一下改变。”罗贯一见云辰这个态度,只能无奈道,澹台永安也是点了点头。丁幕等人看着在战场高空肆无忌惮,连黄坤的天罡也不能伤其分毫的噬魂罗盘,额头上也是冷汗直冒,然后看向了毕宁,他们制定的计划,并不是正面与剑巫力拼,丁幕一开始是有意见的,男儿当仗剑横行,面对剑巫蛮子躲躲闪闪算什么男人,不过现在,丁幕是多么的希望毕宁不要改变计划。

    “计划…,不变。”如同丁幕所期望的鼻样,毕宁斩钉截铁道。

    一时间令旗招展,聚集在淮阳土城周围的九万剑修,分成两股,就像被剑巫气势所迫一样,在空中雷火的撵杀下,狼狈的向着淮阳土城两侧退走。

    丁幕忧虑的回望了一眼土城内云辰所在的阁楼,护卫狄云辰的事情,丁幕没捞着,毕宁宏兴也没捞着,让陆建这个以前很难算的上狄云辰心腹的人捞着了,看着陆建身边那三十余剑修,丁幕很是担忧的皱紧了眉头,回头与毕宁告别后,在罗贯的带领下,向着南方撤去。

    阁楼内,狄云辰掏出一本册子,递给云秀从容道:“倾城诀第二十九至三十一层完美修正版,你们可以借此晋升剑帝了。

    几女并没有丝毫欢喜的样子,此刻她们渴望的不是云辰递给她们一本可以直达剑帝的心法,而是云辰率领她们驰骋在战场上,现在的情况是,云辰不去就算了,几女在陆建huā间董老的看护下,连门都出不了。

    “忍一忍,忍一忍就会好。”狄云辰说的相当苦涩,然后掏出三粒元乳之精服下,元乳之精看着晶莹剔透,入嘴却味如黄莲,苦不堪言,再练化这三粒元乳之精,云辰〖体〗内的元力就达到的剑帝圆满的地步。

    城外的战火,已经不能用残酷来形容了,在噬魂罗盘的肆掠下,仅仅一个上午,就有十万草士和万余剑修牺牲,换来的,只让剑巫在战场上向淮阳前进了十里。

    过了正午后,在战场上呼啸不绝令人胆战心惊头皮发麻的噬魂罗盘似乎吞够了精血,终于隐去,像是被十万大山压在头顶的剑修也得到了片刻喘息。

    与此同时,剑巫前进的大阵终于放缓,而终于从两边碾转数百甲,绕着剑巫大阵后侧的狄云辰所属剑修,终于从后方发起了攻击,红huā婆婆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事实上这九万剑修的动向一直都在高空剑巫的监视中,她们刚一汇聚发起攻击,一直驰骋在淮阳土城高空的千余只擎天鹤蛇头鸠就调了过去,让前方正面阻挡剑巫的神剑宗及其宵阳神宗门人相对轻松了不少,如果噬魂罗盘再不出现的话。

    剑巫大阵在红huā婆婆的调整下,第一时间变后阵为前阵,企图反向剿杀这九万剑修,但是等他们刚一调整好,九万剑修即刻化整为零在高空剑巫的掩杀下退入茫茫山野中,当剑巫试图再前进时,剑修又迅速聚集跳了出来……,正至此,毕宁从纯战术层面,将这十余万剑巫牢牢拖在了距离淮阳土城三十里外。剑巫无法打没法分兵,只能与不时穿插进她们身边的剑修苦战。

    四大法神终于认识到了人数的不足,就是算菏泽的两万剑巫调派来,面对这群整体实力高于正面西南域剑修的剑修,也是不够的,四大法神一致决定,将派人再次去蛮荒调派剑巫。

    而这个时候,迪勒站出来主动请缨回蛮荒调集剑巫似乎看起来水到渠成。

    当狄云辰收到迪勒回蛮荒的信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他迈出阁楼,对门外的诸女及一众凝剑宗族人说道:“去把,去北边,帮毕宁的忙,但是不许添乱。”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着云静说的,但是就是云辰自己都相信自己说了一句废话。

    “嗯?可是婉儿怎么办?”被云辰蛮横的软禁了一天的云静,迫切的想要出去撤野,但还总算记起了婉儿,虽然看起来她们与婉儿混的情同姐妹了,但是并不代表因为她们与婉儿之间的情谊而破坏云辰的计划,要知道在纷乱战场上,婉儿是很容易脱逃的。

    “我不会逃的。”婉儿显然知道云静在担心什么只是她更不愿呆在云辰身边,云辰要么不说话,要么说的话可以让她气堵。

    “跟着霓裳吧。”云辰淡淡的道。

    众女立刻明白了云辰的意思,霓裳云秀云曦虽然也会陪着云静上战场,但是绝不可能如云静一样去肆无忌惮的冲杀到第一线,她们会主动在后方救治受伤的剑修,至于云容她是铁定要跟着云静的,因为她一直牢记着云辰说过,云静归她管…………

    “心辰哥你不跟我们一起吗?”云静临走前见云辰丝毫没有动身的意思。

    “你们去吧我想去会会噬魂罗盘。”云辰淡淡道。

    云静突然不想走了,这么有挑战的事情怎么能不掺和一脚呢,可是想想云辰就算昏头了也绝无让她涉险的可能,只好作罢。

    待云辰向着huā间董老点了点头后,陆建立刻领着一众凝剑宗娄人护着诸女出了土城向着北方而去。

    在距离淮阳土城正西四百余里的紧靠着龙阳谷的一处山谷中,正是毕宁澹台永安统帅剑修的主战场,相比于五行极宗罗贯早已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而让狄云辰放心让他在丁幕的协助去龙阳谷南独挡一面,而狄云辰并不了解的澹台永安,在这短短半天的时间,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指挥艺术。至少,在毕宁看来是这样,在毕宁的放手下,澹台永安指挥这四万余剑修,在空中剑巫不时突袭下,与地面剑巫近距离厮杀半天,伤亡不过数百,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东南域剑修与云城宗剑修,在行动伊始就打乱混编在一起,这是东南域剑修之前从未想过的,自己会与曾经打败自己的原慈渡神宗剑修一起并肩作战,但这并没有让他们感到自卑,反而在战场欲极力的证明自己,每每有危险,总是冲锋在前。

    但是今天,至少这半天,这里主角不是原慈渡神宗剑修,也不是东南域剑修,而是以huā红huā情宏兴宏笙为首的云城宗剑修。

    “我佛慈悲。”每当这声带着悲怜的佛号宣起时,就是剑巫噩梦的开始,在“咚”的一声如同佛钟般的剑鸣声中,宏兴宏笙全身佛光流转,千朵金莲迎着扑面而来的雷火旋飞而去,佛属性的“破魔”特性,让惩魔足以冲散正面所有飞射而来的法术,沉默那远大七十余米的杀伤距离,让剑巫耐以自豪的法术杀伤距离瞬间化了乌有,剑巫成片的倒下,每当这个时候,澹台永安就会一声令下,潜伏在周围的剑修几乎追寻着惩魔金莲飞逝的轨迹,乘机掩杀。

    而当更多的剑巫赶来时,剑修就会毫不犹豫的撤走,这个时候留在最后面的是两个女子,huā情huā红。

    曾几何时,一把天级的剑器还在云城宗如此惹人眼谗,但是现在,huā红huā情身上各带四把火属性的天级剑器两人相距数十米,诛戮剑阵展开,八只长剑飞旋而起,交织而起的剑幕把周围百十米的距离护的密不透风,剑巫的一个火星子都透不进来当咚的一声剑鸣在响起时,二人果断撤去剑阵,一束束金色的剑芒从她们头顶划过,炸散成一朵朵金莲,迎着向她们飞泻而来的法术飞去剩下的,不过是又一个来回。

    “零伤亡?”一个来回,剑巫倒下了尽百人,剑修一个没伤毕宁微笑着对身边的澹白采安说道:“我们是不是太嚣张了?”澹台永安谨慎道:“至少在没有碰到法神之前,这种打法是无敌的,走了,换个地方,已经有更多的剑巫围过来了。”

    后方被扰,前方被堵,这使得红huā婆婆在幕晚之际,不得不再次祭出看家法器噬魂罗盘不止是她,凡是淬炼的法器魂幡的剑巫,在日落之后,纷纷置于阵前,一时间剑巫与剑修的交汇处,黑云滚滚,鬼泣不绝。

    黄坤立于一颗树冠上遥望着收割人命如草芥的噬魂罗盘,紧握手中天罡,却无可奈何,感受到一阵风从身后吹来却在身边离奇的静止,黄坤头也不回,直接道:“别妄想了,我想了各种办法根本没有挥剑砍到噬魂罗盘的可能。”

    狄云辰笑道:“你是怕我借你的神剑天罡?”

    黄坤没有说话,直接把手中天罡递向了与他并肩而立的狄云辰。

    狄云辰没有接“我相信你,既然你都没有自信破去噬魂罗盘那么我很难想象这天下谁还有这种自信。,…

    噬魂罗盘的强大,可以让宋念这一巅峰期的剑神丧失战斗力,它已经强大到了可以无视任何阴谋诡计的程度,要破噬魂罗盘,先杀红huā婆婆,斩断她与法器之间的神念联系,而要杀红huā婆婆,则又要先过噬魂罗盘,这看起来很无解,但也是事实。

    “走吧,既然来了,也不能光看着。”黄坤说完向着远方的一个魂幡支起的大阵奔去,不过当他看到狄云辰只身孤剑飞向噬魂罗盘时,不得不折身跟上狄云辰,嘴里骂道:“不到黄河不死心。”

    噬魂罗盘旋飞在一座山谷中,山谷的西端是前进受阻的剑巫,山谷中及其两侧则是剑修,此刻在噬魂的肆虐下,山谷周围的剑修在噬魂罗盘长达六十余米半径乌黑光线的笼罩下魂飞魄散纷纷向着谷外东侧撤离,而在谷外,一队队军士则有条不紊的进谷,走到噬魂罗盘下,在凄厉的哭喊中受死。

    当噬魂罗盘收聚的精血达到一定程度后,必须收回炼化增强自身威力,否则再无法伤人,这是宵阳神宗的剑修们早上看出来的,而面对剑巫连炮灰都算不上的俗世军士,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发挥出一点效用………

    狄云辰立于山谷侧上方一颗尚未被雷火焚烧的大树上,当噬魂罗盘旋飞至他距离七十余米是,他手腕一抖,无影已然在握。

    黄坤收了天罡双手抱胸,面带一抹讥讽落后狄云辰十米,看着准备像个小丑一样来表演的狄云辰,狄云辰即将碰上什么,结果是什么,他已经了然一心。

    “彬”的一声犀利的令天地色变的剑鸣声中,一片炽白灼眼的剑芒向着噬魂罗盘飞泻而去,短短三息时间,繁华消逝,仿若斗转星移,那涌现的千百星辰已经只留下最闪亮深寒的一颗,拖拽着金色的流华尾焰,狠狠的撞击在呼啸而至的噬魂罗盘上……,

    下一刻,寒星剑芒与噬魂罗盘相交的瞬间,狄云辰只感到头部一阵刺痛,身体不可控制的从大树上一头栽落,与此同时,寒星剑芒失去了神念的控制,涣散成粒粒金芒消散……

    “哈哈”黄坤大笑的一把捞起狄云辰,飞速后撤百米,下一刻,罗盘呼螓着从狄云辰刚刚摔落的地方旋飞而过。

    狄云辰摇晃着昏沉的脑袋站稳骂道:“她大爷的,这还怎么破。”“很难得,一次你就气的骂娘了,我上午试了十次,才骂出这句话。”黄坤笑道。

    这话狄云辰信,胆识高入云静者,也不敢说比黄坤高,要不然神兽白岐蛟就不会被她们杀了。

    “其实最难的,是在噬魂罗盘那乌黑寒煞阴气的笼罩下跟红huā婆婆战斗,宋念就是败在其中,那股寒煞阴气,几乎无视你的护体元气,直接针对你的神念,让你心生惶恐,并依据你神念的强弱,来或快或慢的吸走你的精血,所以,剑帝境界一下的剑修根本不堪一击,而宋念蒙仲则能支撑许久。”黄坤解释道。

    “也就是说,如果神念不超过红huā婆婆,很难摧毁噬魂罗盘?”

    狄云辰盯着飞旋的罗盘,似若有所悟。

    黄坤点了点头“大概是这样,你鬼主意多,还是想点别的法子吧,再这么用军士填进去,很难说不会升起军士们哗变而逃。”办法狄云辰有,但是,却无法让他展开,很简单,只需要剑巫大阵后方的毕宁他们稍微加把劲儿,马上都能把红huā婆婆吸引过去,但是这种损己利人的事,哪怕背着大义的名望,狄云辰也不会做,除开澹台永安和罗贯的人,剩下的剑修都是他云辰宗的人,他可不想几万原慈渡神宗弟子,还没看到云城宗长什么样,就这么丢了命。

    就在狄云辰黄坤盯着噬魂罗盘苦思良策的时候,一杆长约一丈的魂,

    幡从侧方无声无息的飞了过来,下一刻魂幡展开成十二柄,并瞬间弥漫出一片浓厚的黑云,将二人裹入其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