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471章 悲情天业,绝情天璇 下

第471章 悲情天业,绝情天璇 下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剑大陆的局势,因为万锦天蓝的复出,局势愈发变得扑朔迷离,魔宗是铁了心的要回归中域故里,为此不惜将整个西北域拱手相让云城宗,来换取新兴势力云城神宗的鼎力相助:而在后玖违时代曾经与魔宗达成同盟的慈渡神宗,在玖违死后凌青子掌权背弃同盟,情形每况愈下,凌青子却置神宗根本于不顾,聚结所有门人于金水江畔,是想冒天下大不违与剑巫前后夹击狄云辰,还是虚张声势另有所图?

    当时间进入天剑历173年九月后,除了被剑巫攻占的西南域相对平静外,从西北域到中域,从东北域道东南域,随处可见调动的兵马以及赶路的剑修,弄得民心惶惶不可终日。

    就连长宁山双子峰下的长宁镇,在慈渡神宗人员大量流失日渐衰落下,也变得不怎么安宁了,昔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长宁镇,因为慈渡神宗的阁老连续遭受截杀,在天刚刚变暗之际,昔日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只剩下几队神宗门人巡守的脚步声。

    在镇上长街的尽头,是一座略显颓败的小院,青砖碧瓦,古朴幽深,在一圈枫树的环绕下,破败中又显出一丝生机。

    午夜过后,狄云辰稍无声息的现身在这座小院中,他骑乘虹儿从东南域赶到东北域的黑山,在哪里等到天黑后,再骑乘白猫避过一路上昼夜巡查的神宗门人,潜回了长宁镇。

    这座院子,是他离开后,洪常青暗中派人购置的,最初的用意是准备用来存放鹰鸽便于与狄云辰联系,但是在神宗阁老连续被击杀后,

    慈渡神宗将长宁镇翻了个底朝天,并派人在镇上昼夜巡查,这座院子也就闲置下来。

    闻着院子里沁人心扉的兰huā香,这让狄云辰想起了双子峰上的狄阁,想起了母亲,想去了死去的玖违和申蕞,想起了他天璇护驾,执掌神宗权柄的风光岁月,如果仅仅只是如果,他狄云辰不是凝剑宗少主,他也不会走进阴谋来促使凌青子来对玖违动手,起码他能提醒玖违申蕞来防备凌青子…那样想必自己会轻松不少。

    想到这里狄云辰哑然失笑,昨日之日不可留,看着院子里一盆盆huā开正艳的玉兰,云辰自语道:“该给母亲带一盆玉兰回去的……”

    “喜欢吗?”随着一声女声,一个女子从虚掩的房门内走来,终日一袭白色剑袍的她,特意穿了一身蓝裙,在胜雪的肌肤衬托下,美艳不可方物。

    “这都是我,一盆一盆的从狄阁偷偷带下山来的,我以为你会喜欢。”云雪说着在脸上露出了一抹小女儿的娇羞,面对昔日发誓生死相许的爱人,她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亲切一些,只是如流泉语冰的声调中,怎么也藏不下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冷漠。

    “云雪”看着这个昔日在汝州大街上初见面就差点一剑要了他命的女人,看着这个在大漠与他同生共死暗生情愫的恋人,看着这个被他丢在哀桥之下,却被母亲救回来当做棋子安放在老君身边的苦命女子…云辰撇过了头,将涌进眼眶的泪水闭合,点下头“是的,我喜欢兰huā香味,因为母亲喜欢,云静云秀也很喜欢。

    “我叫你来,是因为,我想你了。”

    云辰的手,被一只小手拉住,柔弱无骨,微凉。拉着他,一直拉进了房间。

    相比于外面长满青苔满是落叶的破败荒芜景象,不大的房间内层层粉纱环绕,地上被铺上了厚厚毛毯,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摆设,一张大床………,以及摆放在床头的那把黑布包裹的神剑天璇。

    看到这里,云辰心头一痛“云雪,没有必要再坚持下去了,圣姑就是我的亲生母亲,不管昔日你向她承诺过什么,现在统统作废,放弃神剑矢璇,马上回云城宗,好么?”

    “我有自己的坚持,就好像很多年前在望月峰上执着的陪你昼夜舞剑,就好像这些年来一直执着的坚持想你恋你爱你,没有坚持的云雪,就再也不是从前的云雪”云雪说着在冷艳的脸上勾起一抹勾魂的浅笑“今天,我只想好好想你……”

    房门被云雪轻轻拉上,她转身背着他,双手在云辰错愕的眼神注视下轻轻上扬,一袭蓝色的长裙滑落,留在云辰眼前的,是如水般柔嫩的胴体,一丝不挂。

    “我想你了很久了、,在云雪如梦语般的呢语声中,她转身扑进云辰的怀中,一张脸娇羞的通红,却勇敢的踮起脚尖,带着紊乱的呼吸,张嘴,轻轻咬住了云辰的耳垂。

    似乎就在下一瞬间,云辰一直平稳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温香软玉、

    满怀的他再也无法压抑来之身体本能的原始欲望,他笨拙的裢尽衣裳,轻盈的吻如雨点落下,如同一丝丝轻微的电击,让初经人事的两人在亢奋中带起丝丝抽搐的呻呤……,

    云辰抱起了云雪走向大床,不管她因为什么理由要把自己送给他,她那句“我想你了”就足矣,他有何尝不是思念着她,大床上的二人彻夜缠绵,尽情演绎着深入浅出的浪漫…………

    宋枭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迪勒罗薰儿骑乘的擎天鹤造就把他甩的没影儿,他也不清楚自己徒劳的追寻能换取什么,但是他想一直追寻下去,就好像在他灵魂沉睡的数年中,那个整日整夜附在他的床头哭泣呼唤的女子一样,当初罗薰儿看不到他醒转的希望没有放弃,现在的他也不能放弃她…………

    不是说坚持就有奇迹吗?

    整整三日三夜,剑巫的大败导致防线收缩,这让他轻易的从东南域跑到了西南域,他不清楚自己该去哪里找寻熏己,是否还能唤回她与他渐行渐远的心,仿若有一个声音在灵魂中呼喊着他,迫使着他向前。

    当一座火红色的大殿,在一片残垣剩墙中矗立在他眼前的半山腰上时,宋枭才幕然惊醒,他竟然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宵阳神宗的山门,那矗立在火苍山上半山腰的建筑,正是宵阳神宗内唯一一座没有被剑巫捣毁的建筑。

    宋枭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来这里,或许潜意识中他想来这里,想来看看这个他与罗薰儿从出生就遗弃长大的故地,这里,储存着太多属于她们的欢乐,而现在,宋枭却带回了满怀的心酸……,

    火照大殿所在的火苍山是一座活火山,因为终日流淌着岩浆,气温暴热剑巫在攻下它后,将里面洗劫一空后就撤走了,并没有派专人来看守,所以赶了尽千里路心神恍惚身心皆乏的宋枭,继续着自己的好运,踉跄的爬上了火苍山进了火照大殿,而没有被高空时而巡视的剑巫察觉。

    空荡荡的大殿,燥热中流淌的是静谧翻滚的岩浆散发的是寥落的味道。

    来到这里的宋枭就像躺进了母亲的怀抱,温暖而满足,因为他恍惚的眼中,整个火照大殿中到处都是一个女人的影子,他苦苦追寻的人儿…嬉笑的熏儿娇嗔的熏儿…蛮横的熏儿还有那站在熔岩池上落泪的熏儿那泪眼婆娑的伊人似乎在流泪苦求宋枭请他放手。

    “熏儿不要哭,不要哭,我走“宋枭跌跌撞撞的扑向“熏儿”

    至迪勒俘虏回来后,熏儿在没有给宋枭说过一句话,宋枭不甘心的追寻这么远,谁说不是想亲耳听一句熏儿跟他说“分手”呢,那样他才会死心吧。

    “不要哭,我走”走之前宋枭只想再抱一抱熏儿,算是离别。

    当他的手刚一触及熏儿本就属于他幻觉中的熏儿的影子破灭消失,消失的……,还有宋枭心中最后一点希望…………

    “呜呜”宋枭跪伏在熔岩池边任由近在咫尺翻滚的岩浆散发的高温炙烤着他,哭的像个女人满腹的心酸化作流淌的眼泪,眼泪尚未滴落就被高温气化……,

    但终于,就像在熏儿千呼万唤下,让沉睡的宋枭记住了她的存在一样,一滴眼泪终于执着的滴落在熔岩池边,那是宋枭心中最苦最涩也是最悲情的一滴,它无惧高温的气化,执着的滚进了熔岩池…………

    下一刻,一道如同彩虹一样,有一片火烧云组成的云桥横跨西南域天空,犹如将幕晚中蔚蓝的天空烧成了两半…………

    “天业…………是天业出世了………这…………”

    随着蛰伏在少阴山深处养伤的神兽凤凰一声凤鸣,身处少阴山脉中被惊动的宋念,一见西南方那云桥般的火烧云,激动的不顾尚未复原的身体,就要向着火苍山的方向飞纵而去。

    他还未跑出营地,就被宋恁罗敛以及已经伤愈的蒙仲拦了下来“快,聚集所有门人,冲向火苍山,那是火霞云,是天业出世的征兆,再晚就被剑巫抢走了。”宋念说着已经老泪纵横,三大绝世神剑,天罡最利,天业最烈,天璇最强,倘若天业早一个月,不,半个也出世,只要他天业在手,宵阳神宗就算要败,也不至于败到今天这步田地。

    罗敛三人纵然激动,却比宋念稍显冷静,他们又如何冲破剑巫的重重阻扰,回到火照大殿拿回神剑天业?就在他们一筹莫展时,一抹金白交织的宫装枧影飞逝而至。

    “我去看看吧,天业不会无辜出世,一定是有人唤醒了它。”天蓝说道。

    “可是你一个人”生性鲁直的宋恁怀疑道。

    “你认为,现在天下还有谁能挡住我吗?”天蓝说着向西南飞纵而逝…

    火照大殿,火红一边,那浓郁的火红强光如同一团巨大的火焰,充斥着大殿中的每一个角落。

    在宋枭惊疑的注视下,一把长尽四尺,宽厚如手掌的火红色大剑缓缓从翻滚的岩浆中旋转而上,它以焰凤做柄,火红的剑身深处泛着暗紫,一道道流焰在剑身上流转,当它完全冲出熔岩池后,大殿中瞬间气温陡降,宅身下的熔岩池已干,天空的火霞云散。

    “神剑天业?”总算清醒了一点的宋枭惊疑不定的问道,看着围绕在他身侧一米,带着一抹火焰流彩缓缓兀自旋转飘飞的大剑,意已绝橡未断的他瞬间心沉如水“天罡寻的自负的人,天业等的难道是我这等悲情的人?”

    宋枭说着已经伸出了手………下一刻……,

    神剑天业,已然再握!

    深秋的早晨来的一日比一日晚一些,往日长宁镇清晨喧嚣鼎盛的街头,随着慈渡神宗日渐没落而不复,一层薄雾萦绕中的长宁镇,静谧的犹如一个等死的老人,彷徨而无助。

    云辰已经忘记自己很久没有睡觉了,或者说,至从他能够边修心法还能打个小顿后,他就没有享受过睡觉了,但是这一夜,他享受到了,或许因为自己苦苦压抑的情欲得到了宣泄,他睡的很沉,如果不是一股突如其来,令他彻骨寒心的剑意而惊醒的话,他应该能睡过午时。

    “云雪?”云辰一睁眼,看到了一把如水般柔嫩,如天空般湛蓝的长剑抵在自己的右心窝上,而这把剑,正是握在褪下了蓝裙换上了洁白剑袍的云雪手上,他摸向床边神剑无影的手就此顿住。

    “你知道了,云雪,你这是何苦呢?”至此,云辰才知道云雪千里迢迢的唤他回来是为了什么,一夜的缠绵,换来绝情的冷漠,凭此执掌神剑天罡。

    “绝情者,唯情也,云辰,你是我云雪这一生斩不断的念想,如果不想我毁在天璇剑意下,就不要再做,任何让我动情的事。”那醉人的潮红还未从她脸颊上退却,然而她眼中情已绝,心已冷。

    云辰浸泪摇头“你为什么要这样啊……,、“我已经习惯站在你的身后,仰视着你,所以,襄助你登上巅峰,是我云雪这一生的追求,云辰,不要让我有俯视你的那一天,那样我会杀了你,神剑天璇特性,完美展现水属性各种特效,也包括你的倾城诀,它是天下最强的剑!”云雪说完,绝然掉头离去,留给云辰一个冷漠骄傲的背影。

    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剑鸣声想起,随着一个洁白剑袍飘飘的女子御使着一把如水般嫩蓝的剑光飞向双子峰…………

    天剑大陆传闻:慈渡神宗掌教孟雪儿收复神剑天罡,凭此号令天下水系剑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