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474章 神宗之殇 下

第474章 神宗之殇 下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玖违的头颅,很显然他是中毒后被人杀死的,普天之下,能让玖违下毒的人,只有你。”灰一一字一句的陈述完,引得满场惊呼,在场的万余神宗门人简直难以置信,然而事实就好像摆在他们眼前,接下来,将是慈渡神宗内部的强强对决吗?

    这是每一个对慈渡身上有所眷念,任然怀有梦想的神宗门人最不愿看到的一两败俱伤后,神宗将靠谁来支撑?

    事情被揭穿后的老君反而不惧了,她恨恨的看了灰一一眼,继续狡辩道:“我真是好奇,你为什么非要揪着我不放,拿着一块不知从那儿寻来的头盖骨,来冤枉我,莫非也是受了狄云辰的魅惑?”

    “灰十四,你不应该留灰十四的活口,虽然他知道说出事实后也难免一死,但是死有很多种死法,我提议用玖违的埋骨之地,交换给他一个痛快,他接受了。”灰衣说着口吻中不复先前那般严厉,而是满口悲呛,守护神剑天璇的灰衣,竟然被凌青子用来谋害天璇的持有者,作为灰衣的统领,他如何不悲哀。

    “灰十四是玖违身边的人,已经死无对证,就凭这些你无法完全指正我,也没法令我神宗门人信服,现在,神宗就剩你我两个剑神,如果你不想神宗就此覆灭的话,你我之间最好明智点,别起干戈。”老君凌厉的口吻,更像是哀求。

    “有神剑天璇,还怕没有神宗估护?”灰一的右手已经左手冷电之上。

    “哈哈,你说的对,我们有神剑天璇,你一生只秉承天璇令谕行事,所以你现在不能拔剑。”老君冷笑了一句,侧身让开看向了此刻已然端坐在慈宁宫首位的梦雪儿“雪儿,发布天璇令谕,让灰一去追杀狄云辰。”

    当所有人目光聚集向慈宁宫时,梦雪儿起身走到慈宁宫门口,脸若寒霜,在嘴角勾起一抹自负的冷笑,手中天璇遥指灰一,眼睛却看向了老君凌青子“你做错了两件事情,第一,你不该告诉我收复天璇必先绝情,第二,收复天璇后,你不该依然坐在属于我的位子上,所以………”

    在凌青子瞬间变得骇然惊悸的眼神中,梦雪儿看向了灰一,手中天璇却指向了凌青子“杀了她!“在幕晚的夕阳中,冷电划出的一片炽白的剑芒中,灰一向着凌青子暴起!

    天剑大陆传闻:秋云辰将云城掌教之位传与万锦天蓝。

    在幕晚的夕阳中,当万锦天蓝拎着宵阳宋枭还在秦岭中向着东南域狂奔的时候,这道传闻已经随着一只只鹰鸽悄然传开,天下剑修乃至剑巫,并没有感到多么惊讶,毕竟万锦天蓝才是当今云城宗第一高手,狄云辰此举实属明智。

    但是在少室山亲眼目睹了天蓝所作所为的剑修,并不这样认为,万锦天蓝冲锋陷阵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悍将,但是出任一宗执掌,出谋划策的能力就很值得让人怀疑了,更主要的是,所处少阴山中缴巫的剑修,大多是冲着狄云辰来的,现在换由天蓝来带领她们,将会把她们带向何方?

    最忐忑的要属一众原慈渡神宗门人,刚刚她们已经断绝了回归慈渡神宗的最后机会,狄云辰却将云城神宗掌教之位传给了万锦天蓝,那么万锦天蓝是否会如狄云辰一样看待她们,这很难说。

    想到这里,所有的原慈渡神宗门人一起看向了狄云辰,狄云辰依旧矗立在昨晚的山峰上,整整一天一夜,眼中带着无尽忧伤,遥望着东方。

    当夜幕降临,当夜已深,当送回了云静诸人的凤鹤虹儿不情愿的又飞了回来,盘旋在狄云辰的头顶时,一道对于慈渡神宗门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对于神剑宗来说犹如断臂之痛,足以震惊整个天剑大陆的消息在夜幕中,随着一只只鹰鸽,飞过金水江畔,飞向天剑大陆所有的剑修宗门…

    神剑天璇持有者梦雪儿发布天璇令谕宣告天下:将娄渡神宗掌教之位传与狄云辰!

    “啊”整个剑修营地沸腾了,她们到此才明白了狄云辰让出云城宗掌教之位的真正用意,一个人是不能兼任两宗掌教的,而且还是两大神宗,狄云辰只有让出了云城神宗的掌教,才能接掌慈渡神宗掌教不是吗?

    前一刻还在为背后聚结的数万慈渡神宗剑修而担忧的剑修们彻底放下心来,没有人来探寻这一切是不是狄云辰早有安排,或者说他跟梦雪儿之间是否暗中达成了某种协议,这已经不重要了,狄云辰本来就是他们这群原慈渡神宗剑修心中独一无二的殿下,他们在庆幸,庆幸昨日面对老君的“既往不咎”没有抛弃狄云辰,他们很难想象,如果他们当中谁为此回到了慈渡神宗,今时今日又该如何面对已经被神剑天璇指定的慈渡神宗掌教狄云辰。

    “拜见掌教!”所有原慈渡神宗门人全部向着狄云辰跪伏,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他们心中的感慨。

    “我说过我们只需要期待,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够了”狄云辰说着召下空中盘旋的虹儿,向着东方飞去前吩咐道:“丁幕毕宁,即刻前往金水桥西,全盘接收聚集在哪里的慈渡门人。”

    “遵命!”丁幕毕宁满心激动的抱拳应道,他们刚刚为人手捉襟见肘,现在老君就亲自把人送上了门,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双子峰,慈渡神宗。

    战斗在灰一悍然向慈渡老君拔剑时已经开始,但是剩下的神宗门人并没有即刻参与战斗,应为她们不知道到底该为谁而战,灰一虽然说得言辞确凿,但是一向孤立独行的他在慈渡神宗所拥有的仅仅是神宗门人的尊敬与忌惮,面不是拥护,留在这里的人,大多是死心拥护慈渡老君,拥护慈渡神宗的,但是面对此时被揭穿了面目的老君,面对被神剑天璇下了诛杀令的老君,她们拥护的信心开始一点点崩溃。

    或者说,她们在等待一个结果,灰一与老君战斗的结果,谁胜了,他就听谁的。

    最尴尬也是最恐惧的当属薄鑫,可以说阴死玖违也有他的一份,此刻他没法帮老君对付灰一,这种层次的战斗,他根本参与不进去,反而会让老君畏手畏脚,他也没办法鼓动身边的阁老灰衣来襄助老君,任何忠诚都有一份底线,她们能看在老君一心为慈渡神宗的份上,忍受老君的独断专权,但是不代表她们能接受老君谋杀玖违这个事实,她们更不敢,也不能为了证明自只对老君的忠心,来违背天璇的令谕天璇是有灵的啊:如果她们胆敢向灰一,向梦雪儿拔剑,那么她们一声遵循的天璇是什么?是个可以随意违逆的笑话么?薄鑫更没办法走,如果他一逃,就愈发坐实了老君谋杀玖违的事实而且,面对已经剑帝境界手握神剑天璇的梦雪儿,哪怕剑帝境界圆满的他也没有信心有能力逃脱,更何况,灰十三还在一侧虎视眈眈。

    两大剑神对决,漫天激荡而起的剑芒剑罡瞬时肆掠的双子峰一片狼藉,随着一道道巨大的刀型剑罡落下,刚刚修缮的慈宁宫再次塌台,平整的慈宁宫前〖广〗场犹如平静的湖面挂起了惊风骇浪,一颗颗巨石在剑雨中炸裂溅飞顺着那万级台阶向着山下滚落,砸向了安宁了千百年的长宁镇从此长宁镇就此画上了句号,镇上的百姓惊恐的逃出家园,驻足于狂野中遥望成片的砖瓦巨石从双子峰飞落,将她们的家园砸的一片狼藉。

    老君与灰一并没有在双子峰对战太久,双方不约而同的飞向了双子峰东南,似乎都想保存双子峰这一份基业,战斗,在双子峰西南的群山与翠竹间继续…直到其中一个倒下,或者一起倒下。

    随着双子峰上漫天的尘埃消散,所有人都心有余悸的看向了站在慈宁宫废墟上,手握神剑天璇的梦雪儿,哪怕此时她的脚下如此狼藉,但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她已经从老君背后勇敢的站了出来,现在的她站在了慈渡神宗的最高处。

    在夕阳最后一抹霞彩中,她的神彩冷艳无情,周身萦绕的寒气让火红的霞光耀射到她周身三米外就成了白色,至始至终她看都没看灰一与凌青子战斗的归处,她薄薄的嘴唇轻启,短短的话语已然冷到人的灵魂深处。

    “信使何在?”

    “信使林中拜见掌教!“人群中林中走了出来,直接跪在了满是碎石的〖广〗场上。

    “将我这一道天璇令谕,速速传递四方:将慈渡掌教之位,传与狄云辰!”

    “啊”梦雪儿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话让满场近乎麻木的神宗门人惊呼不已,当绝大多数人用难于置信的眼神表达着难于接受这道天璇令谕的时候,薄鑫及其身边的四个阁老,终于忍无可忍发难了。

    “不行,狄云辰乃是我慈渡叛逆,他亲口承认谋害了玖违,他有什么资格来接掌慈渡神宗掌教。”薄鑫见刚刚还在犹豫的几名阁老已经跟他站了一起,心里顿时底气足了不少。对剩余的四名阁老而言,神宗以后不管归谁统领她们都可以不闻不问,但是绝不能是狄云辰,她们都围捕过狄云辰,她们还去推到了狄云辰为冷huā翎竖的碑,她们还能天真的指望狄云辰回来后宽宏大量么?所以此刻她们只能跟薄鑫站在一起。

    剩下的四名灰衣没动,在神剑天璇面前,在他们一生发誓要守护遵循的至高之剑下,在灰衣统领灰一已经回归的情况下,他们没有动,这跟胆量无关,这纯属是一种信仰,不管他们昔日也曾追随过凌青子,忠心也有个底线,这条底线就是他们誓死也不会违背天璇令谕。

    “资格”梦雪儿俯视着薄鑫,嘴角浸起一抹嘲讽,并把这抹嘲讽添加到语气中“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谈资格?发信!”

    “我知道了,哈哈,你跟狄云辰吭蒙一气是来毁了我慈渡神宗的,今日,我要不杀了你这个祸水,我誓不为人。”薄鑫仰望着漫天飞舞而去的信鸽,回头向着梦雪儿拔剑而起他身边的四个阁老一同跟上。

    就在一众神宗门人以为今日要一睹神剑天璇的威力时,梦雪儿面对挥来的剑罡熟视无睹,身体更是没有移动分毫,眼看着薄鑫劈出的剑罡就要将梦雪儿斩于剑下,一直守护在梦雪儿身边的灰十三动了,长剑一动催发了一道剑罡将薄鑫的剑罡拦下,与此同时,场中的四个灰衣一起动了分别截下了四个阁老。

    有灰衣在,什么时候都轮不到神剑天璇出手,这是慈渡神宗千百年来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肆意剑罡距离梦雪儿只有咫尺之遥,溅飞的气劲掀的她满头青丝向后飞扬,她傲然位于战场〖中〗央,冷冽的眼,骄傲的脸,遥望西方……,

    一个梦语般的声音在她心头升起“云辰你是我一生斩不断的念想…”下一刻,绝情的剑意充斥着她的心间,将她心中那刚刚升起的一抹情绪驱散,六无名灰衣迎战五名阁老,战斗再一次在双子峰掀起,旗鼓相当的她们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结束的如果有最快结束战斗的方式,那就是梦雪儿持剑参与,但是她没有她似乎很享受的倾听着战斗的打斗声,冷艳的脸遥望着西方,眼中没有忧伤!

    驻留在双子峰的万余神宗门人,以最快的速度散开,不管是昔日亲长老阁的势力还是中立的势力,她们都没有拔剑,拔剑又怎么样?她们有能力击杀梦雪儿么?赶走了梦雪儿又能怎么样?是神剑天璇选择了梦雪儿梦雪儿走了神宗将再无神剑估护,还算什么神宗?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不管她们愿不愿意接受,狄云辰再次入住慈渡神宗并升为掌教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这是神宗门人最纠结的一天,但是她们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在心里后悔,后悔当初没有随毕宁丁幕她们一起叛了,不对,现在狄云辰已经被神剑天璇钦定为神宗掌教,不能称她们为叛变了在连续不断的剑罡肆掠下,双子峰都震动起来,连接两峰之间那些精美的白玉桥纷纷坍塌,战斗从傍晚一直到午夜,激荡的剑芒生生将双子峰刮低了三丈,从上面垮塌下来的功楼、剑阁、药房以及无数的碎石,已经将山下的长宁镇完整埋没。

    一条白影从北方广袤的平原中飞纵而至,在长宁镇外停住,迫不及待骑着大灵儿赶来迎接云雪的云容,恨不得顶着漫天滚落的碎石冲上山去迎下云雪,可是她上不去,也没法上去,她只能眼中含着泪,一边又一边的祈祷师妹无恙。

    当七道金红在黑暗西方的天际若隐若现时,远远围观一起期盼快点结束的神宗门人,终于看到了结束战斗的希望,如若再让他们厮杀下去,双子峰将会尽毁,神宗基业就此将化为虚无,这是任何一个神宗门人都不希望看到的。

    云容看到这里脸上终于展露了一丝欣慰,拖着死也不肯上山的白猫,艰难的躲避着不时滚落的石块向上。

    片刻间,虹儿已经驮着狄云辰飞逝到了双子峰的高空,依照虹儿的脾气,这个时候应该乘火打劫向着纷乱的双子峰再吐下一粒炎火才是,可是它的背上骑着不是云静,而是狄云辰,现在的虹儿,已经不敢违逆狄云辰的意愿了,狄云辰的强大,已经远远超过了它。

    云雪双眼依旧遥望西方,眼中没有忧伤与惊喜,仿若她就压根没有看见凤鹤来临一样,仿若曾经的心伤快乐已经全部化作与侧脸的淡漠。

    “如若你不想看到我死在天璇剑意下,就不要做任何让我动情的事…”云雪的话被云辰刻在心上,他无法装出云雪这种发自内心的淡漠,但是他可以伪装,所以他没有在飞舞的剑气碎石中找寻云雪的身影,但是他那阴沉的眼,却将下方的一切纳入眼底。

    “拜见掌教。”当双子峰终于静止悬空于双子峰慈宁宫正上方时,聚集在双子峰上的神宗门人,齐齐跪拜道,有个人,不管他离开多久,不管他离开后混的风光水起,又或者默默无闻,但是只要他回来了,他依旧是她们想要依靠并依仗的那个人。

    “都停下来吧”云辰的声音不大,瞬间被剑鸣声掩埋,不管是阁老还是灰衣,没有一个人买账。

    “彬”的一声,天璇带着一抹水嫩的蓝光突然闪现于虹儿身侧,吓得一肚子祸水的凤鹤身体猛的一沉,天璇就已经高悬到狄云辰的头顶:“从即刻起,狄云辰即慈渡神宗准则,违令着天璇斩之!”清晨的剑鸣未散,云雪冷漠的声音已经响起。

    下一个瞬间无名灰一以最快的速度退到了云雪身前,薄鑫等五位阁老没有寻此机会逃,不是她们不想逃,而是无法逃,狄云辰几乎与五位灰衣长老错身而过,落在了他们中间“杀了我,放你们走。”狄云辰的意思很明显,他要以一敌五,这对薄鑫等人而言是抗拒不了的诱惑,现在他们想逃在一侧天璇的虎视眈眈下,他们不一定逃的了,就算逃得了又能逃到哪儿去?狄云辰给了他们这个机会……神剑天璇的持有者,慈渡神宗规则的掌控者梦雪儿已经说过,狄云辰即神宗准则,他不能出尔反尔。

    几乎狄云辰话音为落“彬彬”一串剑鸣同时响起,五位阁老交织起一片密不透风的剑罡向着狄云辰劈落,狄云辰全身护体元气犹如实质,洁白的元气中带着一抹流转的金色流光,迎着劈落的剑罡旋转直上,左手一动,入匹练般的指剑瞬时在剑罡上割开一个口子,赶在这个稍纵即逝的口子消失前,绝对速度发动,下一个瞬间,他的人在远离剑罡的二十米高空闪现,紧跟着身体翻转过来,头下脚上,绝对速度二次发动,一举赶上了尚未消逝还在下落的剑罡。

    如此恐怖的速度,如此不可思议的身法,不知看的一众神宗门人瞠目结舌,就连薄鑫等人也骇出了一身冷汗,她们神念一松,剑罡涣散,当剑罡再起时,狄云辰已经化出二十道虚影,分扑向五名阁老,没有人知道那个是真那个是假,五名阁老的连击就此化解,逼的她们不得不先自保。

    身为阁老的他们,伸手自然也不慢,剑锋一转,在一片吞潮中,狄云辰的二十个分身一一化作虚无,但是却没有一个迸放血huā,就在他们为之愕然时,一个身音在薄鑫的身后响起:“这一剑,为了长风子!”下一个瞬间,蓄满了元力的神剑无影,加上倾城诀的穿透几率,一举洞穿了薄鑫的护体元气,一抹血huā在他胸前绽放,薄鑫身体一晃从空中栽落,显出了他身后的狄云辰真身。

    狄云辰的声音依旧不大,但是远远围观的每个神宗门人都听到了,留在这里的都是神宗精锐,他们每个人都知道长风子是怎样的人,他们都在心中为长风子的死饱含过,不屈过,却没有人敢为此向老君,向薄鑫拔剑。

    飘渺无痕再起,依旧分扑五个阁老,让他们根本无力来救薄鑫,虽然他们每个人都肯定狄云辰的这次目标依然是薄鑫,但是谁敢拿自己的性命来赌?

    “这一剑,为了凝剑宗。

    重创的薄鑫在地上苦苦压制着〖体〗内的深寒之力,还未及起身,狄云辰第二剑又至,直接将他的头颅高高挑飞。

    这一下,剩下的四位阁老在无心恋战,狄云辰在他们五人合围中,连剑芒都没有实战,直接用手中剑,用最原始的方法杀死了薄鑫,如此实力,已经不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了。

    当薄鑫的头颅还未落地,剩下的四位阁老不约而同的向着山下飞奔而去,狄云辰回身一剑,倾城已起,三十二道剑芒飞快的汇集成一点寒星剑芒,撵上逃的最远的一个阁老,轻松的洞穿了他的护体元气,

    “嘭……”的一声,人已经化作一团带着冰渣的血雾。

    “杀了她们。”狄云辰冷静的吩咐道。

    五位灰衣这次没有抗命,直接飞纵的撵去,五个打五个是没的打,五个打三个再没得打,他们还有什么资格来守护神剑天璇。

    不等五位灰衣撵上,周围的神宗门人在听到狄云辰的命令后,已经群群而起,将还未逃下山的三名阁老围住昔日风光无限的神宗阁老,就此化为了句号。

    “云辰”云容抱着白猫,终于艰难的爬上了双子峰。

    云辰点了点头“带她回去。”“嗯,云雪”云容张开双臂,望着手握天璇,一脸寒霜,眼中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云雪扑去。

    “云雪呜呜”云容抱着云雪潸然泪下,云雪任由云容抱着,哭着,淡漠的脸上那是寒星般的眸子中似有涟漪翻起,她低头,似乎从云容身上呼吸到了望月峰味道“师姐……”…

    “嗯嗯”我们回山,师傅都等急了。”云容忽略了云雪的冷淡,或者说,从前的云雪就是这个样子。

    在最后一个阁老丧命在灰衣剑下之时,云雪怀抱天璇,已然随着云容骑着白猫向北而去,留下一众错愕的神宗门人,是的,云城宗遭此大难,正要安抚人心之际,云雪在最不该离开的时候离开了,这是什么章程?她又何时能回来?或者,她不打算回来了…………

    想到这种最坏的可能,每个神宗门人惶然色变,她们用祈求的眼神看向了狄云辰,他们在祈求狄云辰留下云雪吗?

    事实是,云辰来到双子峰一直到现在,看都没有看云雪一眼,直到白猫远去,他才妖王北方,心道:“她只是,回到了她应有的位子…………”

    却再难……,做回从前的云雪…………

    双子峰东南,不时的传来响彻天地的剑鸣声,剑鸣声如此密集,代表着慈渡老君暂时占据着上风不管是狄云辰还是此刻整齐立于他面前俯首听命的五位灰衣都知道,当没有剑鸣声的时候才是灰一占据了上风,或者灰一死了这一次灰一再也不会逃,因为他秉承的是天璇令谕。

    “带领所有神宗门人,把山前山后能用的东西整理一下,去双子峰下长宁镇外等我。”

    狄云辰一声令下,在五位灰一的带领下,数万神宗门人有条不紊的着手开始收拾残碎的双子峰,在一片片废墟中,找寻着慈渡神宗的功法,丹药,剑胚、元晶等任何能收聚到的东西,刚刚心生的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狄云辰的这个命令纷纷释然,在她们看来,只有把好东西抢下了山,狄云辰才能大刀阔斧的来重新派人修缮神宗山门不是么?

    当一轮旭日破开黑暗,在东方冉丹升起时,狄云辰从倒塌的狄阁中捞出一盆玉兰,端在手中,随着最后一个神宗门人,撤下了双子峰,在峰下长宁镇外狂野中尽一万三千神宗门人的静候下,他并没有下达更进一步的命令,端着一盆玉兰,遥望着纵然残破但依旧矗立着的双子峰,沉默不语。

    没有神宗门人在此刻问狄云辰该怎么办,结果显而易见,他在等待灰一与老君一战的结果,不管这个结果如何,老君凌青子在慈渡神宗,在天下人心中的声誉已经完了,她也不可能再回慈渡神宗赢得人心,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回来找狄云辰泄愤,所以狄云辰再等,神宗门人也在等。

    天剑历九月初五,当南方还处在秋老虎的水深火热中时,地处西北苦寒之地的云城神宗,已经嗅到了冬的寒意,但这并不能让云城神宗的任何一个门人感受到丝毫的秋冬的悲凉。

    短短数日,随着云城宗宣告晋升神宗,云城山上所有的建筑,被推到重建,整个云城五峰,就如同一个巨大建筑工地,所有云城门人临时迁居到山下宿营,一车车石料木材,以及万余民夫从西北域各地赶来,云城上下一片热火朝天。

    但是在这天清晨,望月峰所有女弟子,包括留守的云城神宗各峰长老首座,都在桂千月的带领下,聚集在清风镇路口,脸上带着一抹喜悦与心伤,遥望着南方。

    一生不为情动的桂千月,更是从站立在这里的第一刻起,眼中就盈满了期盼的泪huā,她所带的门徒中,云容是她最贴心的一个,云静是她最放纵的一个,云秀是她最为看好的一个,可是再坚强的女人,也需要一个依靠,从很多年前,桂千月就把云雪看做了整个望月峰未来的依靠,加上二人性格相近桂千月是把云雪当女儿一般来期望的,是她后半生的依赖。

    所以,得知云雪“死”了后,桂千月虽然没有怪罪云辰,却独自躲起来流了很多泪在云静云秀带回了云雪活着并即将返回云城神宗的消息后,今天,桂千月宁愿当着所有人流泪来展现自己柔弱的一面,也不想压制自己的真情。

    一直到晌午过后,一条冲天而起的烟尘,从大道的东南传来,很多在云城宗待的有些年头的,如云晴云秀等望月峰弟子激动的已经相拥而泣那是云容骑着白猫带着云雪回来了……,

    当大道上的烟尘越来越近,当白猫逐渐身上的两个人影逐渐清晰,当一众望月峰弟子在云静云秀云曦的带领下情不自禁的疾步迎了出去时“彬”的一声响彻天地的剑鸣声响起,剑鸣并不犀利,反而前所未有的悦耳,但是却寒在她们每一个人的心头,让刚刚动身的一众望月峰弟子顿时都止住了步伐…

    然后六一抹水嫩的蓝光带着“嗡嗡”的振鸣声,拖拽着一道道如同清潭水纹般的尾焰,从白猫背上云雪的背后飞起,飞向了众人身后的云城五峰,在众人驻足回望中那抹蓝光如一抹蓝色的闪电,飞快的绕着云城五峰环绕一圈,当那一圈水纹般的尾焰光圈还未消散时又是“彬”的一声剑鸣,蓝光飞逝着射向子望月峰,没有惊天动地,无声无息的隐入望月峰山腹。

    “云雪”当所有人还在疑惑那抹蓝光代表着什么时,桂千月已径飞纵到刚刚下了白猫的云雪身边。

    云雪如冰雪般光洁而生硬的脸颊微微抽动,她那双深寒无情的眸子中,随着一滴泪huā的滚落荡起无数的涟漪,这是待她如己出的师傅…

    “师傅”云雪咬住嘴唇忍住无边的苦水苦,向着桂千月跪下。

    天剑大陆传闻:孟雪儿携带神剑天璇宣告加入云城神宗。

    天剑大陆传闻:云城神宗望月峰首座桂千月,将望月峰首座之位传于云容!

    举世震惊。

    什么是举世震惊?如果说梦雪儿突然将慈渡神宗掌教之位,传与狄云辰算是让整个天剑大陆的民众想象不到的话,那么在慈渡神宗已经拥有至高无上权限的她,携带神剑天璇突然宣布加入云城宗,这近乎儿戏的举止,则是让人无法想象。

    先不管天下民众来怎么消化这第一道消息,比起云雪加入云城宗,第二道消息则显得无关紧要,至少大多数天下人是这样看待的,但是对云城神宗而言不是,云城宗用最快的速度崛起晋升了神宗,迎来了数万实力在剑圣境界的原慈渡神宗精锐门人,迎了万锦天蓝这一蹲一女当关的大神,现在更是迎来了神剑天璇,这代表什么?

    代表着他日狄云辰率众回归,面对成群的剑帝,云城神宗内把握权柄的首座长老们,已经不在胜任现在的位子,这一点,一直以来在云城宗内最强势的望月峰看到了,为了让云城宗在日后出现不必要的纠葛,为了不怕麻烦的云辰在日后好做人,所以桂千月率先拉开的权利的更替,也许云容的能力不配当望月峰首座,但是,谁敢说云容身后的云雪不配?而且桂千月也清楚,他峰首座的位子,云辰会不会强加干涉她不知道,望月峰首座的位子,不管是否有云雪回归,云辰是一定不会干涉的?

    他怎么干涉?他狄云辰说那谁谁你当望月峰首座,来领导这一众女子,要是惹得云容云秀云曦她们不乐意,还不用她们怂恿,云静立马就敢拔剑把那谁撵的滚蛋。什么?还击 那么恭喜你,你的阳寿已经到头了,除了有限的几个人, 不管面对谁,云辰虽然一直骂着云静祸精,但是他为云静拔剑是从来不讲道理的。

    所以说,这样的事云辰就是昏头了也不会做,但是,桂千月却必须率先做出一个表率,给云城宗其他首座长老看。

    几乎在这两道消息传到少阴山剑修营地的同时,天蓝倒拎着怀揣神剑天业,口吐白沫出气比进气多的宋枭,在空中百余只蛇头鸠擎天鹤的追撵下,回到了少阴山剑修营地中。

    “什么?我成了云城宗掌教?”把宋枭丢给了闻讯赶来的宋念等人,天蓝向迎接她的圣姑打听狄云辰消息时,得知狄云辰去当慈渡神宗掌教了却把云城神宗掌教大位丢给了她,顿时一脸的不情愿。

    “如果……,我是说,我现在要带领你们杀回去,去冲击剑巫的营地,你们会听命吗?”天蓝不顾身心的疲乏转动的眼珠子,向着赶来的一众云城宗门人,向后挥舞着双剑,一脸的跃跃欲试。

    毕宁丁幕不在,剩下的洪常青霍庆忠蒋坤,听到天蓝这个疯狂的计划,顿时觉得站在她们面前的那是哪个杀驮龟时一脸自信沉静的女子,分明是唯恐天下不乱一天不给云辰找点乱子就浑身不自在的云静嘛。

    “哈哈”天蓝丢下一众错愕的云城门人,大笑着找地方洗澡去了,临走前还说道:“你们不会听我的,所以,除了狄云辰,谁也执掌不了云城神宗权柄,神剑天璇也不行,记住百年前我能斗神剑天璇,百年后我依然能!”

    天蓝的意思这里的剑修大概能懂一点,她是最强的,但是她却叫不动这里任何一个人,这没关系他日如果神剑天璇,惹得她或者狄云辰不爽,她就能杀了神剑天璇的执掌者。

    没有人怀疑。

    当这道消息传到慈渡神宗双子峰下时引得神宗门人一片哗然,孟雪儿带着神剑天璇入主云城神宗,这算什么?这完全是把神宗根本当儿戏嘛,那样以后,慈渡神宗靠什么来定规矩?

    所有人都望向了狄云辰,她们在期盼狄云辰给她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吗?

    看着一脸平静的狄云辰,神宗门人突然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云辰现在是慈渡神宗掌教不假,但是孟雪儿入的却是狄云辰的云城宗很难说这不是狄云辰预谋,可是她们能说什么?规则都是神剑天璇定的慈渡神宗那条规则说了神剑天璇的持有者不能携带神剑天璇加入他宗,没有吧。

    站在狄云辰面前的万余神宗门人,此刻才〖真〗实的感受到,自己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东南方的打斗声从大倒小,到傍晚时分几不可闻,等到灰十三亲自去查看后,回来向云辰禀告道:“没有人……”

    没有人代表着什么?老君逃了,灰一去追了。而神宗门人心中最后一点期盼也化作了乌有。

    “从现在开始,大陆上不在存在慈渡神宗了,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拔剑与我一战:第二,从此加入云城宗:没有第三!”

    狄云辰说出了,在场绝不部分神宗门人最不愿听到的话,全场寂静的在这一刻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息声,狄云辰这话已经表明了他要彻底毁了慈渡神宗,他要把慈渡神宗连名带姓从大陆上抹去。

    当所有人艰难的消化完狄云辰的话后,整齐的看向了矗立在狄云辰身前的五名灰衣,好像只要他们五人敢向狄云辰拔剑,剩下所有的神宗门人都会向狄云辰拔剑,算是为慈渡神宗尽最后一点忠心……,

    “老君几日前发布天璇令谕,说过“既往不咎”这句话我今天同样对你们说,在我看来,该死的人已经都死了,不管你们以前对我做过什么,我一律既往不咎。”狄云辰说着已经转身,无影在握,望向一片残破的双子峰。

    五名灰衣如同无根木头一样矗立不动,灰衣的统领灰一,已经用事实告诉他们,他们存在的意义不是守护神宗,而是守护神剑天璇,这些年,灰一甚少管事,灰衣在申蕞的带领下完全违背了存在本意,他们竟然可笑的为了神宗奔忙,现在灰一秉承天璇令谕,向慈渡老君拔剑,再次为灰衣证明天璇令谕下,没有谁是不能冒犯的。

    五名灰衣不动,剩下的万余神宗门人也不敢动,也许他们一拥而上真的能耗死或者逼走狄云辰,可是那之后呢?他们将无家可归流落成散修,如果你想重新建立慈渡神宗,那么狄云辰及其势力就有能力有实力将其连根拔除,再说神剑天璇入的是云城宗,他们跟着去,是追谁神剑天璇,这么说也不算不忠不义,不是说神剑天璇是慈渡神宗最高准则么?

    这样想着,神宗门人心里才好受了一些,可是他们当中很多人,看到狄云辰缓缓转身,看着狄云辰凌空飘起,身体前倾做出了施展倾城的起手式时,依旧忍不住的痛苦出声,他们一生视慈渡神宗为故里,从此,将在他乡为陌客。

    “彬”的一声犀利的剑鸣中,天地为之色变,一片如同星辰般密集的剑芒,在狄云辰虚握着的右手前端迸射而出,组成一片连绵不绝的星云,向着双子峰下奔腾而去,下一刻,星云像是远逝,只留下最耀眼的数百、数十、到最后只剩下最刺眼深寒的一粒,那一粒摇曳生姿的寒心剑芒,让周围的山石似乎承受不住极寒之力,在它所过之处的下方纷纷炸裂。

    下一刻,寒心剑芒无声无息的隐入双子峰下,天地一片窒息。

    “父亲,如此复仇你可满意?”在狄云辰转身自语声中,连绵数百里的长宁山都震动起来,一声声闷响从大地深处传出,双子峰周围五里的地面如同波动的海面一般起伏不定,逼的一众神宗门人纷纷远离。

    “轰隆”巨响随着双子峰被高高拱起一起传出地面,两座并排而立,笑傲天剑大陆千百年的山峰,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如同两个巨人般向后坍塌,大地一片尘嚣……六天剑大陆传闻:狄云辰一剑倾倒双子峰,宣布解散慈渡神宗,所有神宗门人,尽入云城神宗。

    云城神宗掌教万锦天蓝宣告天下:将云城神宗掌教之位传与狄云辰。

    :一万四千字,一次不让发,只能断开,让你们看过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