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荒唐高手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丁香小舌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丁香小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开心喝了杯热水,感觉嘴里不那么干渴了,只是头脑却愈加的眩晕涨痛,异常难受,胃里的那股恶心感觉也更加强烈,难以控制的向着咽喉一带冲顶。

    “吐……要吐……”

    虽然醉的几乎不省人事,但叶开心却明白自己这是要出酒了,下意识里觉得吐在这里不好,于是豁然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脱离了端木容温暖柔软的怀抱,就想下床冲到浴室里去,哪知两只光脚丫子刚刚着地,还没站起身体,就觉得一阵天眩地转,要不是端木容及时起身伸手扶住,他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了。

    “我扶你去浴室,你……你要忍住,不要现在就吐……”端木容素来整洁干净,甚至有些洁癖,她搀扶着叶开心的身体,心里紧张的要命,暗暗祈祷着叶开心千万不要吐在这里。

    脚下的实木地板平整如镜,光可鉴人,要是被吐上了红红绿绿的秽物,那得有多恶心啊……端木容秀眉紧蹙,想都不敢去想了。

    老天仿佛是要故意和端木容开玩笑似的,她越是担心害怕什么,什么就来了,她那句“不要现在就吐”的话声还没落音,叶开心的嘴巴就张了几下,“哇哇哇”的接连吐了好大的几口秽物,不但地板上溅的到处都是,就连端木容身上也没有幸免。

    “呀……”

    端木容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尖叫一声,放开了扶住叶开心的双手,身体立即向后撤出。

    她这一放手不当紧,失去支撑的叶开心顿时如被放了气的皮球,身体瘫倒在地板上的几滩秽物上,弄的一身都是。

    端木大小姐长这么大以来,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秽物,鼻中嗅到那种异常难闻的气味儿,气急之下,几乎当场昏迷过去。

    要是地上换成别人,恐怕平素冷静的端木大小姐早就发飙暴走,握起一对粉拳冲过去把他海扁一顿了,可是现在地上躺着的却是叶开心,虽然端木大小姐气急交加,但当她看到叶开心手抚心口、痛苦难受的面孔都有些扭曲时,她心里更多的是关切、心疼和焦急,又怎么可能真的动手去打他?

    “不能喝酒还要喝,充哪门子英雄啊现在好了吧,出酒了吧?难受了吧?下次还喝不喝了?不让你吐这里……你偏偏要吐……还吐了人家一身……”

    端木容心里暗暗埋怨着,一向心如坚冰的她这时候觉得自己很受伤、很委屈,同时叶开心的痛苦表情落在她的眼里,也让她觉得难受,忽然间鼻尖发酸,眼眶微红,美目中竟隐隐有泪花泛起。

    堂堂“弱水集团”的继承人、今后将会掌握旗下数以十万计员工“生杀”大权、从来都是以女强人形象示人的端木大小姐,居然哭鼻子了。

    还好现场除了叶开心这个烂醉如泥的醉鬼之外,再并没有其他人了,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真的会跌碎一地眼镜。

    “呃……呃……”

    叶开心哪能理解端木大小姐此刻的心情?他现在觉得胃里如火烧般的热,五脏六腑似乎都在抽搐,似乎只有把吃下的所有东西全吐出来才会舒服一点。

    “啊,你还没吐完呢……”

    端木容反应过来,见叶开心趴在地上作势欲呕,关切之下,也顾不得脏不脏了,屏住呼吸,不让自己闻到房间里弥漫刺鼻的气息,上前用力把叶开心扯了起来,拖着他的身体到了浴室里,让他面对着洗手池。

    “好了,你现在随便吐……”

    “呃……”

    端木容一句话没说完,叶开心已经自己用双手支撑着洗手池的边沿,弯腰“哇哇”大吐起来,每吐一次,浑身就抽搐一下,端木大小姐虽然不敢去看那些秽物,但却能感觉到叶开心此刻的难受,心疼的一颤一颤的,恨不得自己能够分担他的一些痛苦。

    “下次还喝不喝了?”端木容一只手扶着他的身体,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有些气苦的问道。

    “不喝了……难受……”

    叶开心吐了一阵,总算把胃里的东西清空了,这才感觉好受了一点,迷迷糊糊中还认为这是回到了自己租住的房间里,而身边和自己说话的这个人的声音似乎也非常熟悉,侧过头醉眼斜睨了一下,咧嘴一笑,“端木……颜,怎么是……是你啊你怎么……跑我这……这来了?我……我这里就……就一张床……”

    “我是端木容。”端木容一字一句的道,她知道自己和妹妹长的实在太像,一般人都分不太清,何况叶开心现在已经醉成了这个样子,认错也是正常的,根本不会去想叶开心和妹妹有什么关系。

    “端……端木容?弄……弄错了,你到……到我房……房里来,想和我睡……睡一起?不行……我的床……太小……”

    “你吐了好多,漱漱口吧……”端木容只当叶开心是在说醉话,放水把他吐出的那些秽物冲走,又接了半杯凉水让他漱口。

    本想就这样扶着叶开心回床上睡觉,但看到他一身的秽物,又犹豫了起来。

    “他身上这么脏,不洗干净了怎么睡觉?不过他现在醉的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自己能洗澡才怪‘弱水居’的男人虽然有不少,但是除了闻管家外,其他都是‘麒麟’组的保镖了,每一名保镖都有自己的职责,叫他们过来帮助……好像不太合适呢。闻管家的年龄也偏大了,这时候或许已经睡着……”

    端木容呆呆出神片刻,忽然银牙一咬,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眼皮正在打架,昏昏欲睡的叶开心说道:“你……你……坐到浴缸里去,我帮你冲个澡……就简单冲一下”

    “冲澡……好……冲……”

    在端木容的帮助下,穿着黑色背心和平角内裤的叶开心坐到了无水的大浴缸里,端木容拿起沐浴喷头,调好了水温,对着他的身体冲了起来。

    在给叶开心冲洗的同时,端木容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她拿过一卷纸巾,把自己身上的一些秽物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准备一会儿回到自己房间再把衣服换下。

    没多久,叶开心身上的秽物被冲洗干净,但是黑色背心以及四角内裤却完全湿透,于是端木容又开始犯起愁来,心想总不能让他穿着这东西上床去睡觉吧?光着身体倒是可以……不过这种贴身的东西难道要自己替他脱了?自己不替他脱谁来脱?

    好吧,反正屋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又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脱就脱吧,没人知道的。

    端木容红着脸伸出双手,试图去脱坐在浴缸里的叶开心的黑色背心,只是那背心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她又不想碰到叶开心的肌肤,以至于费了半天的力气,居然也没能脱掉,后来有点气急了,干脆抓住背心的底边用力一撕,背心应声裂开。

    脱背心如此容易,***就没那么简单了,因为那里毕竟包裹着男人的最隐私部位,要是在脱的过程中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非端木容给羞死不可。

    看着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的叶开心又发了会儿呆,端木容总算有了主意,她把叶开心扶出浴缸,让他趴伏到洗手池的平台上,背对着自己,然后双手小心翼翼的摸到了他后腰处的内裤上缘,用双手拇指食指紧紧捏住,用力向外猛扯。

    由于担心看到男人的屁股,端木容在做撕扯动作的时候是紧闭着眼睛进行的,一张脸烫的像是着了火,红的像是被夕阳染红的彩霞。

    “嗤”的轻响声中,叶开心身上唯一一件遮羞的内裤变成了布片,至此,他里里外外价值上万元的服装不是被撕裂成了布片,就是被丢进了垃圾桶里,他本人也变成了光溜溜的裸男一个。

    做事坚决果断、手段有如闪电雷霆的端木容此刻如同一个初入洞房的新娘,粉拳紧紧攥着,一颗心紧张的怦怦乱跳,像是随时都要蹦出胸腔似的,她实在没有面对叶开心这个裸男的勇气,只好依然紧紧闭着眼睛,架起了叶开心的一条胳膊,凭着感觉摸索前行,准备把叶开心放到床上之后,就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哎哟……”

    “咚”的一声轻响,叶开心脑门居然撞到门框上,吃痛之下,低低惨叫出声。

    “啊,对……对不起……”端木容知道叶开心撞门是自己走错了路线的缘故,慌忙睁开眼睛,看了一下他的额头,幸好撞的不重,最多肿起个小包而已,这才松了口气,眼光下移,本想看看脚下的地面,哪知却不经意的瞥到了一个自己万万不该看的东西,惊叫一声,立即又赶紧闭上眼睛,一张粉脸红艳欲滴。

    她心里一片凌乱,架着叶开心继续前行,哪知忘了脚前方还有一个用来挡水的门槛,一步迈出,脚尖刚好踢到那个门槛上。

    要是她自己一个人,遇到这种事情根本不用担心,完全可以轻易站稳身体,但现在她架着一个叶开心,精神又不集中,平时的敏捷就失去了一大半,脚下一个踉跄,竟向着门外的地板上扑倒,叶开心失去她的支撑,也随着她一起倒下。

    端木容身为武者,人又处在清醒状态,就算摔一下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但叶开心醉的一塌糊涂,他要是摔了,结果肯定会比端木容惨很多。

    端木容这个时候关心叶开心胜过了自己,当两人同时倒下时,她心里唯一想的就是如何保护叶开心不会受伤,她反应还算及时,虽然和叶开心同时倒下,但在仓促之中左臂突然伸出,在叶开心的身前硬生生的挡了一下,使得叶开心身体跌倒的速度为之一缓,而她的身体却加速着地,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她向左侧一个翻滚,后背贴地,双臂前伸,准备接住叶开心下落的身体。

    电光石火之间,当端木容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时,叶开心一百多斤重的身体也呼啸压下,他的胸膛与端木容的手掌相触时,端木容的双臂随着他下压的身体微微一曲,把冲击力量化解了一部分,总算将他整个人稳稳的接住,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叶开心先是撞到了门框上,后又差点摔倒,饶是醉的再厉害,也被这两下折腾的清醒了几分,他再一次眼开眼睛,朦朦胧胧看到有个女人的柔软娇躯被自己压在身下,脑袋里顿时浮现出一个极其熟悉的女人身影。

    “月……老师……”叶开心呢喃了一声,本能的以为身下这个黑衣长发的女人就是月韵,恍惚之间,以前和月韵在一起时的风流韵事如幻灯片般在脑海中掠过。

    酒是色媒人。虽然叶开心醉的很厉害,但这依然妨碍不了他的雄性荷尔蒙在此刻迅速分泌,眼前女人清丽娇美的脸庞近在咫尺,目如秋水,唇似红樱,自她领口中散出的一股淡淡的好闻的体香传入叶开心的鼻端,不啻于又给他灌下了一杯白酒。那双支撑着叶开心胸膛的粉嫩小手带给叶开心的感觉简直就是在抚摸似的……

    叶开心轻哼一声,觉得身体开始莫名躁热起来,忍不住伸出双手,向着身下女人胸口的两团坚挺饱满按了下去。

    叶开心醉酒之后舌头就一直很不好使,“月老师”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时含含糊糊的,端木容根本没有听清,对于叶开心的突然袭胸,她更是毫无防备,一时间竟被吓傻了,等到反应过来时,被紧紧束缚在衣服中的小白兔儿已经被那双宽大手掌揉来捏去,蹂躏的没了形状。

    端木容自从懂事以后,身体就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对于异性的触碰她会觉得非常敏感,所以平时不管谈生意还是其他事情,对方要是重量级的女人,她会亲自出面,但对方要是男人,她十有八九会让自己的助理去办,这样就尽可能的减少了和异性接触握手的机会。

    在和自己喜欢的人接触时,端木容的这种敏感度更会直线上升,还记得叶开心第一次拉她手的时候,她浑身像是过电了一般,说不出的异样感觉,此时此刻她的禁区被叶开心双手掌控,出于女人天生的本能,她想要抗拒,却悲哀的发现四肢居然完全不受意识的指挥了。

    “叶开心,别这样好吗?快起来你醉了,应该躺到床上去休息……”端木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试图疾言厉色的“警告”一下叶开心,但是话一出口,却发现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不但根本起不到震慑的作用,软软绵绵的反而充满了诱惑力。

    叶开心似乎觉得只用双手已经不够了,他用上了一些蛮力,硬生生的把端木容支撑着自己胸口的双手压了下去,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身体就紧贴到了一起。

    端木容正要挣扎,突然间叶开心带着酒气的温热双唇如雨点般落在她的额头、鼻尖、粉腮、耳垂、脖颈等部位,带给端木容的是痒痒的、麻麻的感觉,最后那两片如玫瑰花瓣一样的香唇也沦陷在了叶开心的双唇下。

    比起端木容来,叶开心现在已经算是“此中老手”了,和月韵有了实质关系之后,他食髓知味,寻到端木容的小嘴儿后,轻轻含住了其中一片,用力汲取了一阵后,舌头便“攻城掠地”,最终与她的丁香小舌相会。

    “唔……”

    双舌相触的那一刻,端木容浑身一震,整个人被一种天眩地转的感觉环绕起来,同时身体紧紧绷起,笔直的像是一张弓,同时心底深处却升起了一种害怕甚至是恐惧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能顺之从之,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功无功了。

    “算了算了,反正手也拉过了,嘴也亲过了,他还想要干什么,我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

    端木容心里叹息了一句,仿佛认命了似的,准备任由着叶开心予舍予求,不再挣扎反抗。在和叶开心一番深吻之后,她彻底迷失了自我,情动之下,居然还反手揽住叶开心的脖子,变被动为主动了。

    正当端木容心里隐隐期待着叶开心能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却发现叶开心抚摸自己身体的双手渐渐慢了下来,就连亲吻也靠自己这边的主动了。

    因为害羞,端木容在整个拥抱亲吻的过程中几乎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完全就是套用了“驼鸟心理”,对于叶开心的突然停止,她心里虽然觉得很奇怪,但初时还认为叶开心和自己开玩笑,没好意思睁眼,后来发现情况不对,这才陡然睁开。

    她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不由美目喷火,气恼交加,整个人几乎暴走。

    只见叶开心像是八爪鱼一般,四肢缠着她的身体,静静的趴伏在她柔无骨的娇躯上,鼻息酣然,居然就这么睡着了。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荒唐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老礼飞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礼飞刀并收藏荒唐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