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闪来的暖婚 > 第359章 倾城殇!

第359章 倾城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今,周潇潇怀孕已有八个月。

    她的肚子很明显,圆滚滚的一大团,明显比其他孕妇的肚子都要大。

    原因很简单,她怀的是龙凤胎。

    在她四个多月的时候,翟耀亲自陪着她去了医院产检,几名大夫同时鉴定,她怀的确实是龙凤胎!

    翟耀很高兴。

    甚至当场抱着周潇潇转了好几圈,把她吓得够惨。

    自从怀孕以来,男人的脾气好缓了许多,甚至在早上起床以后,还会给她端来一杯温水。

    这让周潇潇受宠若惊。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迷茫过,害怕过,绝望过,可眼看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她的心又慢慢的柔软了下来,不管如何,这都是她的孩子,她的亲生骨肉。

    “……周小姐!”

    彼时,女佣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周潇潇刚午睡醒,听到声音以后,不禁道:“进来。”

    很快,一名女佣走进了房里,她怯生生的:“您昨儿吩咐要吃的核桃玉米奶已经做好了,您现在要起了吗?”

    周潇潇点头。

    女佣上前来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周潇潇从床上坐了起来,边道:“小姐,您刚才睡觉的时候,好像打鼾了。”

    “啊?”

    周潇潇闻言,十分惊讶。

    她转过头,两眼盯着女佣:“我打鼾了?你、你确定?”

    “是的。”

    女佣抿了下唇,看着周潇潇一副很诧异的样子,不禁说道:“您不知道吗?噢,您在前几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打鼾了,我好像有给您说过的呀。”

    “你没有说过。”周潇潇皱眉。

    女佣一笑,伺候她穿好了衣服以后,才继续说道:“我去把毛巾给您拿来吧?”

    “嗯。”

    周潇潇点头。

    她满脸的郁闷表情,心里却想着,她居然打鼾了,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可是,怎么都没听翟耀说过?

    ……

    餐厅里。

    管家正将厨房里做好的核桃玉米奶放到餐桌上,抬头看见周潇潇进来了,笑着喊了句:“周小姐!”

    “管家。”

    周潇潇点头一笑,在女佣的帮助下,缓缓坐到椅子上。

    她扶着自己的腰,自嘲道:“这肚子是愈来愈大了,每次都是躺着就不想坐起来,坐着就不想站起来,唉……”

    “您放心,这还有一个多月就生了,现在您就多受点苦,最后再坚持一下就好了!”管家宽慰道,笑眯眯的:“再说了,小姐您怀的是龙凤胎,那可得千般万般的小心着,这是大福气!”

    周潇潇只是摇头。

    她道:“以后两个孩子,不知道有多调皮!”

    管家欲说什么,客厅里的座机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准是先生的电话!”

    管家说了句,转身就疾步往外走。

    周潇潇没怎么在意,低着头,慢吞吞的吃着核桃玉米奶,自从上次在无意间吃到了这个以后,她就一直念念不忘,回来以后告诉给了管家,这几天午睡以后都能吃到,让她的心情变得很好。

    很快,管家返了回来。

    他满脸的笑容:“先生让我告诉您,他正在回来的路上,让您少吃点玉米奶,他给您带了吃的。”

    “什么吃的?”

    周潇潇问了句。

    管家答道:“薄荷蛋糕!”

    周潇潇的动作一顿,她微微的抿了下唇,有些蠢蠢欲动了。

    除了核桃玉米奶以外,她也是喜欢薄荷蛋糕的。

    “小姐?”

    管家见着他没说话,不禁试探性的喊了句。

    周潇潇回过了神。

    她一边放下手中的勺子,一边说道:“今天的玉米奶有点甜了。”

    管家微怔。

    但很快,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道:“是是是,我会让厨房多注意着的。”

    周潇潇‘嗯’了一声,唤来了候在旁边的女佣,由她帮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有些累。

    “去客厅坐着吧。”

    “哎!”女佣点头,扶着她进了客厅。

    过了没多久的时间,外面院子里传来汽笛声。

    女佣往外看了眼,道:“先生回来了。”

    “嗯。”

    周潇潇哼了一声儿,微微动了下坐姿,让女佣在她的背后再垫一个枕头。

    “您的腰很疼吗?”女佣问道:“我给您揉揉?”

    周潇潇摇头。

    这时,翟耀已经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方形的盒子。

    女佣见着他,当即弯腰道:“先生!”

    翟耀走到沙发旁,直接在周潇潇的身边落座。

    “孩子闹你了没?”

    他笑着问道,一边伸手将人揽到怀中。

    “没,挺乖的。”

    周潇潇半垂着眸,柔顺的倚靠在男人的怀里,眼神儿却瞄着那边茶几上的蛋糕盒子。

    翟耀见了,忍不住的笑。

    “管家说你醒来以后吃了玉米奶,现在还吃得下?”

    “恩恩!”

    周潇潇点头。

    她咽了下口水,仰起头,眼巴巴的望着男人:“是薄荷蛋糕?”

    翟耀‘嗯’了声,先是在她的额上一吻,接着又道:“现在吃,还是过会儿再吃?”

    “过会儿要吃饭。”

    周潇潇撇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翟耀被她的反应给逗笑。

    “好,那就现在吃。”

    说罢,倾身打开了蛋糕盒子,亲自切了块蛋糕放到盘中,然后才递到周潇潇的面前。

    周潇潇早就馋得直咽口水。

    她迫不及待的接过来,直接就开吃。

    翟耀侧着头,目光宠溺望着她。

    “好吃吗?”

    他问。

    “恩恩!”

    周潇潇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两边的腮帮子都鼓鼓的,自从孕后,她的体重就一直在增加,食欲也好,让人很放心。

    很快,盘中的蛋糕被干掉。

    周潇潇咽了下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去望翟耀。

    翟耀挑眉。

    他淡淡的笑:“还要?”

    周潇潇抿了下唇,轻轻点头。

    翟耀倒也没说什么,又给她切了块蛋糕放在盘子里。

    周潇潇再次狂吃了起来。

    ……

    晚饭后。

    翟耀搂着人在小花园里散步。

    周潇潇的肚子很大,所以显得人很笨拙,不但走得很慢,而且走不了多久就会微微的喘气,额角有薄薄的汗水浸出,那双眼睛却异常的晶莹明亮。

    翟耀替她擦汗,神情温柔。

    这样的画面,几乎每天都会上演。

    起初,周潇潇会显得很紧张,很局促,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渐渐的,她又习惯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要是翟耀陪着她出门散步,她就会感到莫名的安心。

    这种感觉很神奇。

    特别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果翟耀在身边的话,她也会睡得格外香。

    前些日子,翟耀因为工作出差,两天的时间,她却每一刻是安生的,不但总是睡不着,孩子也在肚子里折腾,把她弄得不行,最后还偷偷的哭,管家怎么哄也没有用,无奈之下只有给翟耀打电话,出乎意料的是,翟耀在得知这件事情以后,竟然让管家把电话拿给她,耐心的亲自陪着她说了会儿的话,她才渐渐的安定下来,最后在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

    所以,因为以上的种种迹象,让周潇潇不得不相信,父子连心是真的!

    她肚中的这俩孩子,绝对是爱爸爸的!

    散完步以后,翟耀陪着她回了屋里,亲自喂她喝水。

    周潇潇显得乖顺,喝完了整杯水以后,方才抬眸望向男人,怯生生的:“先生,我今天不想听胎教,想看电视……”

    她有些小心翼翼。

    男人却沉下了整张脸。

    周潇潇见状,连忙又道:“算了,我还是”

    “你叫我什么?”

    男人出声打断她。

    周潇潇一怔。

    她犹豫了下,惊疑不定的看着他,缓缓张口:“翟、翟耀?”

    “乖!”

    翟耀弯了唇,俯身在她的鼻尖上一吻。

    周潇潇不禁闭上双眼。

    他的声音就在耳边:“想看电视就看吧,这胎教什么的也不急,我的孩子,自然是冰雪聪明的。”

    “嗯……”

    周潇潇点头。

    翟耀搂着她去了客厅,把她放到沙发上以后,又将遥控器放在她的手中,确认没了什么问题,这才上楼回了书房。

    “小姐,牛奶热好了。”

    管家端着一杯牛奶走了出来。

    周潇潇‘嗯’了声,视线紧盯着前方的电视机。

    管家转头看了眼,笑笑道:“这是什么电视剧啊?一堆人整天笑笑嘻嘻的,有啥好看的?”

    “哎哟,这个不是电视剧,最近流行真人秀节目,大家都在看这个。”周潇潇答了句,目光继续盯着电视机。

    管家挠了挠头,有些不明白:“什么是真人秀节目?”

    周潇潇叹气。

    她无奈道:“就是一些明星去做任务,然后我们观众就看这个过程。”

    “这个有意义吗?”

    管家问道。

    周潇潇答道:“也没什么意义,就是图个乐呗!”

    “好吧……”管家无言以对。

    周潇潇没再说话,继续盯着节目在看。

    隔了会儿,管家轻声提醒她:“周小姐,牛奶都该凉了……”

    周潇潇回过神,忙道:“噢,端给我吧。”

    “哎!”

    管家点点头,将茶几上的牛奶端给她。

    周潇潇一口喝尽。

    ……

    夜里。

    周潇潇躺在翟耀的怀中,满头的汗水。

    她不舒服的动了下身子,改为朝右边侧卧着。

    翟耀醒了过来。

    “不舒服?”

    他问道,一边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发现全是汗水。

    他微惊,连忙打开了卧室灯。

    回头望过去的时候,只见周潇潇紧皱着眉头,两手都抱着肚子,状似很痛苦的模样。

    “潇潇!”

    翟耀大惊。

    “我、我没事……”周潇潇不断摇头,贝齿咬着下唇,丝丝抽着气。

    “哪疼?”

    翟耀将她扶起来。

    “肚子、肚子疼……”周潇潇躲在他的怀中,呜呜哭泣。

    翟耀心疼得不行,当即扬声唤来了管家,立刻备车前往医院。

    而此时,医院内。

    妇产科大夫一众到齐,孕妇刚到,立马送她进了手术室。

    翟耀急得不行,向来注重仪表的他,竟然就这么穿着睡衣就跟了出来。

    管家随后赶了过来。

    “先生。”

    他疾步走来,站在男人的身边道:“我有带衣服过来,您是否……”

    翟耀挥手。

    他现在哪有心情?

    手术室上的灯大亮,因为时间太晚,整条走廊都静的出奇。

    翟耀很烦躁。

    他在门前来回走了好几圈,忽然又望向管家:“有烟吗?”

    管家微怔。

    很快,他摇头:“没有,先生,您现在就要吗?”

    翟耀皱起眉。

    管家立刻道:“司机就在楼下,我现在打电话让他送上来。”

    翟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周潇潇现在是闻不得烟味的。

    “算了。”

    他摇头,站到窗边,眺望着远处的天际。

    “先生!”

    忽然,管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翟耀正心烦意乱,被他这一吵,更是恼火,正要张口骂几句,却听管家继续道:“灯灭了!”

    灯灭了?

    翟耀瞬间转过身。

    彼时,手术门打开,躺在推车上的周潇潇被推了出来。

    她正安详的熟睡着。

    当然了,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她隆起的那团肚子。

    没生?

    翟耀呆呆的,这位纵横政界的铁血政客,竟然完全没能反应得过来。

    起初,他还以为今晚要做父亲!

    这时候,大夫也跟着走了出来。

    管家见状,忙问道:“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大夫摇头,有些哭笑不得:“夫人只是普通的肚子疼,羊水还好好的,距离预产期还早,没到生孩子的时候。”

    “普通的肚子疼?”

    管家怔住。

    这是什么意思?

    大夫继续解释道:“可能是吃了什么凉的东西,你们这些做家属的,以后一定要千万小心,这孕妇吃东西要温的,不能她想吃什么都给她,夫人的体质较弱,要好好调养着,生孩子的时候才有力气嘛!”

    “是是是!”

    管家连忙点头称是。

    末了,他又不禁转头去望翟耀,等待他的最终指示。

    翟耀扶额,同样很无奈。

    “先让她休息。”

    “哎!”

    ……

    天刚蒙蒙亮,医院走廊里来了一众西装笔挺的男人。

    保镖守在外面,待见着来者时,神情变得严肃,并伸手拦住了对方。

    “让开!”

    为首的男子来势汹汹。

    保镖站立未动,表情不变的就道:“对不起,三少爷,周小姐已经歇下了,如果您”

    话未说完,翟覃忽然一挥手,厉声就道:“撞开!”

    “是!”

    众人应下,提步准备上前用强。

    保镖表情惊慌。

    就在这时,房门内传来‘咔哒’一声,在这安静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的清晰,犹如一颗冰水滴落在烧红的滚烫铁板上,刺啦一下就炸开了。

    房门缓缓打开。

    翟耀阴沉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翟覃的表情很意外:“二哥!”

    他不是接到消息,翟耀已经离开医院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你想做什么?”

    翟耀开了口,他的声音很生冷,像是寒冰般的毫无温度:“还想要硬闯?谁给你的胆儿,老爷子?”

    翟覃不禁咽了下口水。

    他挥手遣退了自己的手下,两步走到男人面前,赔笑道:“二哥,您别误会,不管是谁给我的胆子,我也不敢来扰您的清静呀,只是,您也知道,老爷子已经知道您家这位了,如今又忽然住了医院,他老人家是怕出什么事情,所以才特意的派我过来看看。”

    “是吗?”

    翟耀划开了薄唇。

    他的表情淡漠如冰:“可我看刚才那仗势,二弟不像是来看人,倒像是来吓人的!”

    翟覃心惊。

    他忙道:“二哥,您可是误会了,我哪敢惊扰嫂子啊,我这不是受了老爷子的死命令,心里太着急了,所以就冲动了点,弟弟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翟耀冷笑,不语。

    翟覃的心中百转千回,他很快又道:“二哥,我就是替老爷子来看看,如果嫂子的事儿不大,我这就回去复命,不打扰您和嫂子了。”

    翟耀还是没说话。

    由始至终,他都是寡淡冷薄的。

    翟覃有些尴尬,毕竟,他的手下都在这儿,而翟耀让他很没面子。

    “二哥,那我就走了。”

    他赔着笑,纵然心中万般不愿,但也不得不赔着小心。

    翟耀是个狠角儿,在这三兄弟中,他是城府最深,也是最狠的,就算是身为同父异母的翟覃,平日里都不得不小心应付着。

    不!

    准确的说,翟家的人,没一个不是各安心思。

    哪一个都是才狼虎豹。

    只是不到最后一刻,它永远都不会露出獠牙。

    这边,翟耀的反应的很淡。

    他冷冷勾唇:“好走,不送!”

    翟覃冲他笑了笑,答了句‘是’,转身的那一刻,嘴角的弧度瞬间消失。

    他阴沉着一张脸,大步朝着前边走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翟覃低了头,将手机掏了出来,他正心烦意乱,正想随手掐掉的时候,无意之间看了眼来电显示。

    他心头一喜。

    他连忙摁下接听键,恭恭敬敬的就道:“哎,爸?”

    翟老爷子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

    翟覃的表情变化很丰富。

    刚才还是阴沉沉的雷雨天气,转脸又成了晴天。

    他转了身,重新走到病房门口,轻声唤道:“二哥?二哥?”

    几秒后。

    翟耀又走了出来。

    他的脸色比之前更差,更要杀人似的。

    翟覃见了,赶紧就道:“二哥,老爷子的电话!”

    说着,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他。

    翟耀微怔。

    他稍微停顿了两秒,这才伸手将手机接了过来。

    翟覃笑了笑,往后退到旁边,视线有意无意的往病房里瞄了眼,可惜,什么都没看见。

    他早已调查过周潇潇的背景,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绝世美女,可事实是,竟不过就是一个捡垃圾长大的普通女人,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就连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有,他就搞不明白了,二哥到底是喜欢她的什么?

    “……父亲。”

    另一边,翟耀已经拿着手机站到了窗边。

    他的脸色很不好,特别是在听了老爷子的要求以后,整张脸色都变得阴沉沉的。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

    他试图解释。

    然而,固执独裁的老爷子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说完话了以后,直接就挂了机。

    翟耀放下了手机,抬头望着远际,眉头拧得很紧。

    纵然早知会有这么一天,但他依然很担心。

    “二哥?”

    翟覃走了过来,就站在翟耀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老爷子怎么说啊?”

    翟耀转了身。

    他一边将手机还给翟覃,一边说道:“还是那些老规矩。”

    翟覃挑眉。

    他跟在翟耀的身后走了两步,试探性的问道:“二哥,您现在打算怎么办?”

    翟耀站住脚。

    他转了身,目光笔直的望向翟覃。

    翟覃见状,不禁忙道:“二哥,您别误会,我也不是想打听什么,我的意思,如果有我弟弟能帮上忙的地方,必效犬马之劳!”

    翟耀轻笑:“我不要你的什么犬马之劳,不晚了,早点回去歇着吧。”

    翟覃脸上的表情一僵。

    待他再抬起头时,翟耀已经进了房里。

    ……

    而此时,房内。

    周潇潇早就被吵醒了,这会儿正躺在床上,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见翟耀走进来了以后,不禁急迫的就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翟耀走到床边落座,一边替她掖好被子,一边继续道:“现在还太早,你再继续睡会儿。”

    周潇潇摇头。

    她伸手握住男人的手,仰着脑袋,视线紧盯着他,语含哀求:“不要瞒着我,好吗?”

    她有第三感。

    总觉得在未来的日子里,她和腹中孩子都不会好过。

    果不其然……

    “老爷子刚来了电话,让我带你回趟老宅!”

    “啊?”

    周潇潇瞪起双眼。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就说道:“回老宅?这是什么意思?”

    翟耀叹气。

    他反握住女孩儿的小手,解释道:“老爷子要见你。”

    周潇潇愕然。

    渐渐的,她又皱起了眉头,很不安的看着男人:“我和孩子会有事吗?”

    “放心。”

    翟耀俯下了身子,将吻落在女孩儿的白皙额头上,轻声道:“我会保护你和孩子。”

    周潇潇大为感动。

    她不禁吸了吸鼻子,眼圈变红。

    “翟耀,你可以不管我,但无论怎样,一定要顾着孩子,好吗?”

    她哀求着。

    翟耀低眸看她,沉着脸:“胡说些什么!”

    周潇潇咬紧唇。

    翟耀拂开了她抱着自己的双手,将被子替她重新盖好,继续道:“睡吧。”

    “嗯。”

    周潇潇轻点头,缓缓闭上了双眼。

    ……

    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大亮,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空中,十分耀眼。

    周潇潇正靠在床边喝水,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中年人,大约五十多岁的模样,却硬朗抖擞,特别是那双眼,尤为犀利,像是老鹰般的让人无所遁形。

    “周小姐!”

    那人率先开了口,恭恭敬敬的朝着床上的周潇潇就鞠了个躬。

    “你是?”

    周潇潇蹙眉看着他。

    那人站直了身子,答道:“我是老爷子身边的老管家,专受了老爷子的命令,替他老人家来接您和两位小少爷和小小姐出院的。”

    周潇潇呼吸一滞。

    “这么急?”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忙道:“那个,翟耀呢?”

    “二少爷在门口,正在与老爷子通话。”

    老管家的话音刚落,翟耀已经走了进来。

    “二少爷!”

    老管家转过身,冲着翟耀鞠躬。

    他始终都是恭敬有礼,一看便是素养极好的。

    翟耀习以为常。

    他挥手,淡道:“你先出去吧,我和她说几句话。”

    “是!”

    管家点头,退了下去,并不忘把房门关上。

    翟耀来到床边。

    他先是摸了摸女孩儿的额头,接着才道:“准备好了吗?”

    周潇潇深吸了一口气。

    她做出一副战士将赴边疆的表情,说道:“时刻准备着!”

    翟耀被她逗笑。

    他拿来了女孩儿的衣物,亲自替她换上。

    而后,搂着她一同走出了房。

    老管家正在外面候着,看着她俩出现了以后,恭声就道:“二少爷,周小姐,车子已经备好了,就在楼下。”

    翟耀没说什么,小心的扶着周潇潇往外走。

    因为要顾着她的身子,所有人都走得很慢,出了医院以后,司机拉开了车门。

    翟耀将她抱进了车里,动作轻柔,但明显有些吃力。

    周潇潇打趣道:“我是不是超级重啊?”

    “还好。”

    翟耀答了句,背脊挺直的坐在她的身边。

    周潇潇仰着脑袋,视线一直望着他。

    翟耀感受到了,不由得转过头,对上她的视线。

    “有事?”

    他挑眉。

    周潇潇摇头。

    她低了脑袋,稍微迟疑了下,还是伸手握住他的大手。

    男人身躯微僵。

    却听女孩儿说道:“翟耀,我有点紧张,待会儿见了你的爸爸,我该说些什么?”

    “什么也别说。”

    翟耀开了口,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继续道:“把一切都交给我,不会说的就别说,我在旁边呢。”

    “嗯!”

    周潇潇点头。

    她又有了不少的信心。

    ……

    轿车一路平稳行驶,仗势有些大,一溜儿的黑色轿车将周潇潇和翟耀所乘坐的轿车围住,一直护送至翟家老宅门口。

    老管家下了车,亲自过来打开后座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边道:“欢迎二少爷回家,欢迎周小姐!”

    他这话说得让人回味儿。

    既然都说了欢迎二少爷回家了,为什么就没说欢迎周小姐回家?

    说到底,还是因为周潇潇的身份太敏感,虽然怀了孩子,但这没名没分的,算得了什么?

    翟耀扶着周潇潇下了车。

    “二哥!”

    霎时,一道清丽的女声就传了过来。

    众人抬头望去。

    只见着一个穿着绛紫色旗袍的女子正走来,她虽踩着三寸高跟鞋,却是如履平地,那蛮蛮杨柳腰,一扭一摇满是风情。

    可惜,就是妆容太浓了点。

    但不可否置的是,这个女人还是很漂亮的。

    思及这里,女人已经走了过来。

    “想必这位就是周小姐了吧!”女人显得很热络,她根本没等翟耀开口,便径直说道:“周小姐,你好,我是徐晓静,是翟覃的妻子,噢,就是二哥的弟妹!”

    说到这里一顿,她又转了头,目光落在翟耀的身上,笑容更加灿烂:“二哥,许久不见,你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她是话中有话。

    毕竟在当初,周潇潇的事情一经爆出,不光是老爷子,整个翟家上下都是震惊连连。

    “还好,比不过你。”

    翟耀冷淡的答了句。

    在去年时,徐晓静曾经专赴国外接受试管婴儿,虽然成功了,但在四个月时,检查出来是个女儿。

    徐晓静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情绪一时过于激动,孩子便流了。

    这让人唏嘘不已。

    而如今,翟耀这句‘比不过’,更像是一枝利箭,噗的一下就扎进了徐晓静的心中。

    她的表情变得很尴尬。

    “二哥……”

    翟耀未搭理,偏过头,目光望着周潇潇。

    “自己能走进去吗?”

    他柔声问道。

    周潇潇点头,视线瞄了眼那边的徐晓静。

    徐晓静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她已经完全被无视了。

    翟耀始终冷淡如初。

    他扶着周潇潇上了石阶,跨过了红漆大门前的门槛儿,进了院里。

    这里几乎与电视中的那种高墙红瓦的大宅院里一模一样,若是翟耀在身边,周潇潇都以为自己是走进了什么观光景点。

    她很意外。

    “这里就是你小时候长大的地方?”

    她低声问了句。

    翟耀冷笑:“是不是觉得很冰冷?”

    “呃,倒不是冰冷,就是觉得这个地方有点大,有种庭院深深的感觉。”周潇潇回答道。

    翟耀勾了勾唇。

    “你以后会习惯的。”

    他说了句。

    周潇潇撇嘴,见着男人脸色淡淡的模样,便也没再说话。

    很快,两人路过了前院,进了正厅。

    刚进门,首先映入眼帘之中的是一副气势磅礴的屏风,上绘有云中仙鹤,栩栩如生,极为生动。

    周潇潇看了眼,默默的想,这得值多少钱?

    绕过屏风以后,便见一尊荣老者正坐于主位,他阖着眼,似在小憩,房中央有一个香炉,使得整个屋中弥漫着淡淡熏香味儿。

    “父亲。”

    翟耀率先出了声。

    他话音刚落,前方老者倏地睁开双眼,目光犀利锋锐,竟丝毫不见他这年龄该有的浑浊。

    这是典型的上位者所拥有的气势。

    “来了。”

    他深深沉沉的启了声,吩咐旁人:“端茶来。”

    “是!”

    旁边的佣人弯腰,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这时,老爷子才将目光落向了周潇潇,他微眯眼眸,视线从她身上一扫而过,并最终停留在了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周潇潇只觉得后背一凉。

    她根本就不敢与老人对视,慌忙低下了头,恭敬的唤了句:“老先生好!”

    老爷子冷笑了声儿。

    “你过来。”

    他说道。

    周潇潇闻言,下意识的就转头去望翟耀。

    翟耀轻拍她的后背,示意她不用害怕。

    周潇潇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提了步子,慢慢的走向老爷子。

    并最终,她站到了他的跟前。

    老爷子微微敛眉,仔细打量着她的肚子。

    说真的,这种感觉有些怪异,让人很不舒服。

    周潇潇的后背上已经窜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很好!”

    忽然,老爷子开了口。

    翟耀见状,连忙就是几步走了过来,大手抚上周潇潇的后腰,托住她有些发虚的身子,边道:“父亲,潇潇她身子重,站久了会腰疼。”

    老爷子点头。

    他又冲旁人道:“带她下去休息。”

    “是!”

    一个女佣走了过来。

    翟耀转过头,在周潇潇的耳边低声道:“你先回房,我过会儿就来找你。”

    周潇潇面露怯色的望着他。

    翟耀暗自捏了捏她的腰,继续道:“放心吧,你很安全的。”

    这里是老宅,还敢在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

    除非是不要命了!

    “好吧……”

    周潇潇妥协。

    她在由女佣的搀扶下,慢慢退了出去。

    这里亭台楼阁,倒是美不胜收。

    周潇潇欣赏了一会儿,不禁问向旁边的女佣:“你要带我去哪儿?”

    女佣的回答很简洁:“西厢房。”

    周潇潇想了下,继续道:“这里是不是还有东厢房啊?”

    “是的。”

    女佣答道,脸上的表情反应并不大。

    周潇潇有些好奇,她又问道:“翟耀也是在东厢房吗?呃,其他人都是住在东厢房的吗?”

    女佣只是道:“二少爷是和您住在一起的。”

    “噢……”

    周潇潇见她的反应不大,便也没再继续问下去。

    说是东厢房,其实这里是一个小方院儿,修得很漂亮,院子里还有一株海棠花,如今正是开花的季节,整个院子里都飘着淡淡的海棠花香味儿,特别的美!

    佣人扶着她进了房,刚伺候着人躺下,门口就传来了声音。

    “周小姐?周小姐?”

    竟是徐晓静。

    周潇潇不禁皱了眉。

    女佣往外看了眼,接着道:“是三少奶奶,周小姐,您要见她吗?”

    本来呢,周潇潇是想说自己要睡觉,可这嘴刚张开,徐晓静已经走了进来。

    她是风风火火的,显得热情至极。

    “哎哟,周小姐,你这是要午睡了吗?”

    徐晓静来到床边,并很不客气的坐到床沿边上,笑着道:“你这第一次来家里,我都还没仔细的向你介绍一番呢,你就犯了困?噢,不过也是,你是怀着两个孩子的金贵人儿,哪能是我们这些闲人能比的!”

    好一张利嘴!

    周潇潇忙撑起了身子。

    她笑笑道:“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只是这初来乍到的,也不认识什么人,所以就没敢乱问,如果姐姐愿意和我说一说,是我的荣幸!”

    “哎哟。”

    徐晓静嬉笑起来。

    她道:“你可别叫我姐姐,若是你以后母凭子贵了,我怕是该喊你一声嫂子的,如今你这样唤我,岂不是要让我折寿了?”

    周潇潇只得赔笑。

    她哪比得过这些人精里面混熟的老人精儿?

    姑且不论徐晓静这张嘴,如今,她这般前来,还不知是善是恶,必须得小心应付着。

    “你见过翟覃了吗?”

    徐晓静忽然道。

    周潇潇摇头。

    徐晓静见状,继续道:“噢,那你应该也还没见过大哥吧?不过也没关系,既然你都来了,那今儿晚上怎么着也会有一顿家宴,放心吧,你会见着人的。”

    说到这里,徐晓静又倾过了身子,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周潇潇的肩头,笑道:“别怕,大哥是很好的人,不会为难你的。”

    “嗯!”

    周潇潇点头。

    可她心中想的却是,晚上的家宴还早,当务之急,是把徐晓静给打发了。

    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

    “哎呀,你身子重,继续躺着吧。”

    徐晓静说道,并亲自扶着周潇潇重新躺回了床上。

    她显得很热络。

    只听她继续说道:“大哥是经商的,常年都不在家里,二哥是政客,整天也是不爱沾家的,所以在平日里的时候,都是我和翟覃在宅子里陪老爷子。这不,如今你来了,我终于有了个可以说话的姐妹儿,真好!”

    “呃……”周潇潇微怔,好奇的问道:“家里没别人了吗?”

    “有啊,宅子里有很多佣人!”

    徐晓静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变得很神秘。

    她弯下了腰,刻意的凑近周潇潇的耳边,低声道:“老爷子的规矩比较多,平日在家里时,最爱的都是逗鸟和看书,我当你是好姐妹儿,所以才和你说这些,以后没事的时候,千万不要在宅子里到处乱走,明白吗?”

    “噢……”

    周潇潇点头。

    虽然,她的心里有惊讶和疑惑。

    但不管怎样,人家徐晓静都这样说了,她哪能不应承的理?

    只不过,她就是百思不得其解了,到底是徐晓静的性格天生如此友好,还是此举别有所图?

    别怪周潇潇的想法太龌龊,在来此之前,翟耀就曾经和她专门嘱咐过,这翟家里的人,除了他以外,谁都不能相信!

    这话,周潇潇始终铭记在心!

    ……

    晚宴前,翟耀回来了。

    周潇潇正躺在贵妃椅上摇扇子,如今虽只是夏初,但她已经感觉到热。

    “二少爷!”

    门口,佣人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听到声音,不禁撑起了身子,好奇的伸着脖子往外望。

    男人走了进来。

    周潇潇见着他,开口说了句:“回来啦!”

    “嗯。”

    翟耀应了声。

    他坐到女孩儿的身边,先是抚了抚她高高隆起来的肚皮,边道:“刚听佣人说,你今儿午睡不安稳,怎么了?”

    “我好像有点认床。”

    周潇潇皱着眉头,两眼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翟耀摇头。

    他抬手,动作亲昵的点了点女孩儿的小鼻尖,笑道:“真是娇气。”

    周潇潇脸蛋一红。

    她不自觉的低了脑袋。

    翟耀倒也没再说话,伸手把她搂到怀里,冷魅的容颜,渐渐的放柔。

    就在这时,女孩儿的声音传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回家?”

    翟耀敛眉。

    “是啊。”周潇潇仰起脑袋,视线看着他,继续道:“我们总不能在这里一直长住吧?呃,而且这里离你上班的地方也挺远的,对你出行不方便,上下班的太耽误时间了!”

    翟耀沉默着。

    他的脸色不大好。

    周潇潇见状,不禁眼皮儿一跳,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她开了口:“难道真的要……”

    “老爷子的意思是想让你在这长住,直到孩子出世。”翟耀的语气很沉,大掌缓缓抚着女孩儿的后背,叹息道:“潇潇,你要多辛苦点,最后一个月,坚持下,好吗?”

    周潇潇很害怕的抓住他的手。

    “那你呢?”

    她紧盯着他:“会陪着我和孩子吗?”

    “会!”

    翟耀点头。

    他闭了眼,将吻落在女孩儿的额头,继续道:“除了上班时间以外,我都会陪着你和孩子。”

    周潇潇闻言,终于是放了心。

    她长舒了一口气,勉强笑道:“那就行,只要你在的话,我就不怕!”

    翟耀扬了眉梢。

    他低眸,淡笑着望着女孩儿:“真的?”

    “嗯!”

    周潇潇点头。

    她依偎在男人的胸口,缓缓闭上眼,心却悲凉。

    不管如何,豪门深似海,如果可以选择,她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牵扯其中。

    她不奢求什么荣华富贵,只希望孩子们能健康成长,拥有快乐和幸福。

    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唯一的愿望!

    ……

    翟家的老宅子很大,而周潇潇挺着一个大肚皮,若是走太久,颇为不便。

    老爷子许是顾忌于此,所以便将晚宴地点设在了偏厅,距离西厢房也近,不过几分钟的路程。

    跨进了屋里,绕过了屏风以后,首先映入眼帘之中的,是一张大圆桌,寓意团团圆圆。

    老爷子还未到席。

    此刻只有翟覃和徐晓静在座,看见翟耀和周潇潇走进来了,当即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二哥,周小姐!”

    翟耀点点头,很淡。

    他扶着周潇潇小心落座。

    “谢谢!”

    周潇潇轻声说了句。

    翟耀只是微微勾唇,摸了下她的小脑袋瓜。

    对面,徐晓静看着这一幕,放在桌下的手,暗暗握成拳。

    彼时,门口传来动静。

    众人同时转头望了过去,老爷子正徐步走进,身后跟着管家,颇含威严。

    翟覃和徐晓静又站了起来。

    周潇潇也准备站起来,但被老爷子的一个手势打断:“你就不用起来了,继续坐着吧。”

    周潇潇闻言,当季没敢乱动,只是显得有些局促。

    老爷子落座。

    他将视线一扫全场,当即板起脸色:“老大去哪了?”

    老爷子有个嗜好,对于自己的这三个儿子,他从不叫名字,向来都是老大老二老三的。

    “二哥在国外。”

    翟覃答了句。

    “哼!”

    老爷子一拍桌,面色愠怒:“非得老子亲自去请他不成?”

    “爸。”徐晓静开了口,柔柔的带着微笑:“您也别气,大哥最近的生意比较忙,他已经来过电话了,说是让翟覃代他向大家赔个不是,下次家宴一定会赶回来的。”

    “他哪次不是这样说的?”

    老爷子怒气未灭。

    徐晓静见状,只得噤了声,不敢再多说什么。

    所幸,老爷子也没气太久,转眼看见了挺着大肚皮的周潇潇,他又缓了脸色,让管家上菜。

    毫无意外的,今天这顿所谓的家宴,吃得是索然无味。

    周潇潇是初来乍到,什么话都不敢说,一直都是畏畏缩缩的,以‘少说话,就少出错’为准则,只要不是别人问她,绝对不会主动开口。

    饭后,翟耀陪着她散步。

    两人难得沉默。

    回了房里以后,周潇潇很早便睡下了,许是太疲倦,她几乎瞬间便入了梦里。

    一夜无梦。

    再醒来时,徐晓静的脸出现在眼前。

    “啊!”

    周潇潇被吓得惊叫。

    “是我!”徐晓静连忙出声。

    她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笑笑道:“我只是想看你睡醒了没,吓着你了?”

    周潇潇没说话。

    她双手撑起身子,欲从床上坐起来、

    “你别乱动。”

    徐晓静开口,伸手扶着她坐了起来。

    她看了眼周潇潇的肚子,笑得意味深长:“这肚子挺大的,有几个月了?”

    周潇潇没怎么在意,随口答了句:“八个多月了。”

    “哎哟,这都快生了啊!”

    徐晓静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周潇潇闻言,不禁转了头,目光看着她:“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啊,上次好像挺翟覃提过一次,不过是在两三个月以前了,我都忘记具体的月份了。”徐晓静笑道。

    “噢……”

    周潇潇反应很淡。

    她继续道:“我想去卫生间。”

    “你等下啊。”

    徐晓静说道。

    她从床边站了起来,往外唤来了伺候周潇潇的女佣,而她则是退了出去。

    外面院子里很静寂,十分适合养胎。

    徐晓静站在阳光底下,做思忖状。

    她身边也跟着一个女佣,伺候了她好几年,特别的忠心。

    “三少奶奶。”

    女佣上前两步,小声的在徐晓静的耳边道:“我已经去打听过了,老爷子后天要出门。”

    “你确定?”

    徐晓静眯眸。

    女佣点头,继续道:“千真万确,这是我亲耳听见司机说得,今早管家刚吩咐下来,说是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后天一大早就出发,估计要在傍晚的时候才能回来。”

    “这倒是个机会。”

    徐晓静冷笑。

    女佣跟着一笑,她转头望屋子方向望了望,接着道:“那位还有多久?”

    徐晓静道:“如今已经八个多月了,差不多的就在下个月了,怎么?”

    女佣继续道:“三少奶奶,您忘记啦,咱们老祖宗有个规矩,这生孩子啊,必是生七不生八!”

    “噢?”

    徐晓静挑起眉梢。

    她看着女佣,问道:“什么生七不生八?”

    女佣解释道:“据说啊,这八个月生下来的孩子不好养,而且不吉利!”

    徐晓静嗤笑。

    “这是什么歪理?你还真信?”

    女佣道:“旁人自是不相信的,可是,在十多年前,在三少爷的下面其实是有一个小姐的,但就是因为八个月生下来,没多久就硬是夭折了!”

    言下之意就是,这是老爷子的忌讳!

    徐晓静计上心头。

    ……

    两日后。

    翟耀陪着周潇潇吃了早餐,然后出门上班。

    周潇潇闲来无事,让佣人把贵妃椅搬到外面院子,她好躺在上面晒太阳。

    清晨的阳光是最温暖的。

    隔了没多大一会儿,院外就走进来了一人。

    是个秀气的小姑娘。

    “周小姐!”

    她走了过来。

    周潇潇睁开眼,疑惑的望着她:“你是谁?”

    小姑娘答道:“我是三少奶奶身边伺候的人,今儿天气好,所以三少奶奶就特意派我过来,说是想邀您去洛院那里赏花!”

    “洛院?”

    周潇潇微微蹙眉。

    那人点头,笑道:“那里是三少奶奶的花园,种了不少的茉莉花,如今正是花开得正盛的时候,最适合观赏了,而且离您这里也不愿,几步就走过去了。”

    周潇潇有些迟疑。

    小姑娘见她迟疑不定,接着又道:“周小姐,三少奶奶这会儿已经在洛院等着您了。”

    周潇潇叹气。

    如此,她是盛情难却了。

    这个徐晓静如今算是翟家里的半个女主人,她若是拒绝了,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再则,人家热情邀请,她若是拒绝,岂非太拿乔?

    “你去把我的扇子拿来。”

    周潇潇说道。

    “哎!”

    小姑娘疾步进了房里,将她的扇子拿了起来。

    稍作准备以后,在由小姑娘的带领下,前往洛院。

    只是,奇怪的是,一路来,竟从未见着其他人。

    “这里有些僻静啊!”

    周潇潇故意的说了句。

    小姑娘闻言,不禁笑笑道:“是啊,因为洛院是在最西面嘛,这里平时都很少来人的。”

    周潇潇闻言,心里有些打鼓。

    渐渐的,前方出现了一座院子,即使隔了段的距离,也能看到上书有‘洛院’两字的牌匾,颇为气势。

    “哎呀!”

    小姑娘忽然惊叫。

    周潇潇停住双脚,站头看她:“怎么了?”

    小姑娘的表情很惊慌:“哎呀,三少奶奶让我给她端一碗冰糖莲子羹,我给忘记给厨房说了!”

    周潇潇:“……”

    “那个,周小姐,您先在这等一下,我去趟厨房,马上就回来!”小姑娘说道。

    周潇潇叹气。

    她仰头望了望天空中的大太阳,很纠结:“这么热的天,你让我在这里等?”

    “这……”

    小姑娘踌躇着,急得眼眶都泛了红。

    “哎呀,你别哭呀!”周潇潇见状,不禁又道:“如果很着急的话,你就先去吧,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可是……”

    小姑娘很犹豫,她看着周潇潇的肚子。

    周潇潇明了。

    她笑笑道:“没关系的,你先去吧,这也没几步路。”

    “那、那好吧!”

    小姑娘冲着她深深的鞠了个躬,转身就跑了。

    周潇潇望着她踉跄的背影,暗暗的摇头。

    这明明都是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少爷少奶奶这么一说?

    她算是长见识了!

    思及这里,她又转了头,眯眼看着前方的洛院,慢慢提步走了过去。

    院门虚掩着。

    她抬手一推,‘吱呀’一声就开了。

    霎时间,芳香浓馥的茉莉花香溢来,放眼望去,整个院中花圃中盛满了茉莉花,令人震撼!

    周潇潇大为吃惊。

    她走了进去。

    “徐小姐?”

    她喊了一声。

    然而,整个院中,安安静静,没有半点回声。

    周潇潇觉得奇怪。

    她站在原地,稍微等了一会儿,又喊道:“徐小姐?”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渐渐的,她的心中升起不安的预感。

    她刚转过身,门外正巧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手中还拎着花壶,看见周潇潇的时候,两眼瞪起:“你是谁?”

    “我……”

    周潇潇欲解释。

    中年男子厉声呵斥:“不管你是谁,给我滚出去!”

    周潇潇受惊不小。

    对方或许见她是孕妇,虽然脸色不好,但也没有用强,只是态度很恶劣:“快点滚出去!”

    周潇潇连声道歉,急忙往外走。

    她完全就是懵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她又站在院外等了一会儿,可这左等右等的,始终没有等到那个小姑娘的归来。

    她没了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只身往前走。

    这里是真的很僻静,周潇潇独自走了许久,硬是没有碰到半个人。

    忽然!

    在她路过一个院墙外面的时候,有个什么东西被人从里面扔了出来。

    嘭的一声,正好砸在周潇潇的跟前,距离她不过两三米而已。

    周潇潇下意识的望了眼,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

    竟是一颗血肉模糊的狗头。

    而最恐怖的是,它还是活的,睁着一双血淋淋的眼睛,就这么一直盯着她。

    “啊!”

    周潇潇两眼一翻,当场晕死过去。

    ……

    傍晚。

    整个翟家里的人都忙疯了。

    屋内,女人惨叫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

    翟耀闻讯赶了过来,刚到门口,便被直接拦了下来。

    “二少爷,您不能进去!”

    管家的表情很严肃。

    翟耀的脸色阴沉嗜血:“让开!”

    管家不为所动。

    翟耀双拳紧握,像是随时要硬闯的样子。

    “二哥!”

    翟覃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翟耀瞬间转过身。

    他咬牙切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翟覃摇头,说道:“具体还不清楚,但是,老爷子被气得够呛,这会儿还在床上躺着呢。”

    翟耀微怔。

    这时,管家的声音响起:“周小姐去了洛院!”

    “什么?”

    翟耀惊讶。

    管家继续道:“是园丁发现了她。”

    翟耀没说话。

    管家小心的看她一眼,道:“然后,有人发现她倒在路边,医生赶来以后,发现羊水已经破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院子里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翟耀冷着脸。

    屋内,女孩儿的叫声依旧惨烈。

    管家恭敬的退到了旁边。

    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均是一脸的小心翼翼。

    黑夜渐渐来临。

    护士冲了出来,急声道:“现在孕妇和孩子都很危险,双生子至今还没生出来一个,大夫让我来问,是否要剖腹?”

    翟耀的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

    管家先是看她一眼,开口道:“老爷子已经有过命令,不论如何,一定要先保孩子!”

    铛!

    这句话,不亚于凌空一盆冷水浇下。

    不管是翟耀震惊了,连同旁边的徐晓静和翟覃都惊住了。

    这话还不够明显吗?

    老爷子竟是要求保小弃大!

    翟耀咬着牙,浑身透着一股子狠劲儿:“不管大人小孩,我都要!”

    “明白了!”

    护士很快返了回去。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管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屋里的叫声曾经停过几秒。

    又是一阵煎熬的等待。

    在此期间,徐晓静走了出去,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屋里忽然传来敞亮的哭声。

    护士跑出来报喜:“先出来的是哥哥!”

    众人舒了口气。

    然后,过了没几分钟,屋内又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护士惊慌的抱出来:“妹妹的情况很不好,缺氧太久,心跳停止了,大夫正在给她做复苏!”

    所有人的心悬又再次提了起来。

    这一等,竟是等到了半夜。

    小女儿的情况十分不好,中途多次停止心跳,医生不断全力抢救。

    “管家!管家!”

    园丁忽然从外面冲了进来。

    他满脸的惊恐。

    管家见状,不禁眉心一跳,道:“怎么了?”

    园丁不断喘着气,说道:“刚才我去院子里看花,可是,那些茉莉……它……它……”

    “说!”

    翟覃忽然开口,他显然是等不及了:“到底怎么了?”

    园丁深吸了一口气:“整个院子里的茉莉花,全枯了!”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彼时,房门打开,医生走了出来,满脸歉意:“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小小姐去世了!”

    ……

    老爷子勃然大怒。

    洛院是他最心爱之物,是他当年与亡妻一起栽培的茉莉园,可如今,竟然一夜之间全数枯萎!

    而最让他承受不了的是,家族中难得出一对双生子,竟然夭折一个!

    他固执已见,坚持认为周潇潇是一个不祥之人,在嫡长孙出世以后,直接将孩子抱走,不论她如何哀求,始终都未曾让她见过一面。

    周潇潇心如死灰。

    她还在做月子,却整宿整宿的失眠。

    只要一闭上眼,她的脑中就会浮现出那颗鲜血淋漓的狗头。

    无论她怎样解释,整个翟家里都没有人相信她。

    甚至,翟耀还找来了徐晓静,要求她们当面对质。

    徐晓静自然是百般否认。

    更要命的是,当初那个所谓在徐晓静身边伺候的小姑娘,在这院子里完全就是不存在的。

    周潇潇百口莫辩。

    她不断的哭泣,不断的哀求,想要翟耀帮帮她,不管怎样,她都想见到孩子一面。

    翟耀心疼不已。

    只是,老爷子那边不肯妥协,别说是周潇潇了,就连他见一面孩子都难。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挨过去。

    渐渐的,周潇潇变得沉默寡言。

    她吃得越来越少,身子骨越来越瘦,短短数日,她的体重骤减,身上更是瘦得只有骨头。

    翟耀耐心相哄。

    周潇潇跟发了疯似的,根本就听不进去。

    她说,她曾亲耳听到,当日在生产时,翟耀要求保小弃大!

    翟耀解释。

    周潇潇却始终不信。

    她只相信自己亲耳听到的。

    于是,两人不欢而散。

    某一日,周潇潇趁着佣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了院子。

    她跌跌撞撞的跑向主宅,试图强闯。

    她没有任何要求,只求见一面孩子。

    那天,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潇潇被老爷子喊人请了进去,她在里面呆的时间并不长,大约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样子。

    然后,有佣人见着她自己走了出来。

    她没有哭,也没有笑,脸上的神情很平静,像是毫无波澜的死水。

    那夜,翟耀因为白天与她吵了架,并未归来。

    第二天,佣人却惊讶的发现,周潇潇消失了!

    从此以后,她杳无踪迹。

    翟耀却跟疯了似的满世界寻她。

    可是,没人知道她去哪了。

    这个瘦弱的女孩儿,就像是童话里的美人鱼,在太阳升起来的那一刻,永远的消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闪来的暖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生熹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生熹微并收藏闪来的暖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