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六十一 鸣冤

六十一 鸣冤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天气晴朗,曰头初升,城里的买卖人陆续起床,走出家门。

    刚出家门,无论东南西北城的人,都看见离家最近的坊门上,高高悬挂着一大张告示,告示是用大幅的黄表纸与朱砂写的,黄底红字,甚是显眼。

    如此神迹,自然不免有人好奇,于是告示下面围了一圈一圈的人。早过去的在前面,后面的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看着有这么多人围观,这好奇心就上来了,越发要往里面挤。因此人是越来越多,乌压压的一片,隔几条街就有这么一处胜景。

    这些人堆,又数那郡城最宽敞的大街上放告牌上的告示最惹眼,围着的人最多,指点吵闹之声不绝于耳。

    不说那些在外面伸着脖子的人,挤进去的人,也未必能看得出热闹,毕竟是一张告示,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寻常老百姓识字不多,能看懂的没几个人,不免互相询问,道:“这位先生,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寻人的还是悬赏的?”

    旁边那人识得几个字,摇头晃脑道:“别忙,我看看,上面写着:启状——”

    问的那人一愣,道:“这怎么又改启状了?”

    旁人道:“好像不是寻人的,是告状的。”

    那人奇道:“既然是申冤的,怎么不见那个大大的‘冤‘字?寻常在街上贴的鸣冤状子都这么写,我也看得熟了,他若早写了冤枉,我早就知道他是什么了。这是申什么冤?杀人案还是歼情?”

    旁人道:“这个么,好像有点不寻常。启状,今有贼道人……”刚刚读了两个词,突然听到一声爆喝:“闪开了!”

    人群中一阵大乱,围在最前头的几个人被人扒拉开,一个下人打扮的汉子排开众人,进了最里圈,一伸手就把那告示撕了下来,喝道:“都散开了,大清早的干什么?有时间做正事去,别东看西看、伸头伸脑的,仔细将你们都抓起来。”

    虽然他说得凶狠,但他一副大宅门豪奴的做派,倒没几个人敢反对,任由他带着告示出去。那人走出人群,来到街上一骑马前面,道:“小姐,这是那胡言乱语的告示。”

    众人随着他的去处看去,都是眼前一亮,只见街上那匹枣红马上骑乘一名少女,最多十三四岁年纪,穿着大红色的骑马装,越发映衬着白生生一张小脸晶莹如玉,正是个绝色的美人。那少女也不看那汉子,道:“既然拿到了,打开来,念。”声音清脆中带着几分威仪。

    那汉子面露难色,道:“小姐,这上面有很多无礼言语……”

    那少女冷笑道:“那也未必吓得到我。念,大声地念出来,这些人都等着听呢,有人敢写,你怎么不敢念?”

    那汉子躬身道:“是。”展开来大声念道:“启状——今有贼道人,大胆行凶,犯下大罪数庄。烧杀佛寺,赶杀佛修,毁我道门清誉,污名播于远近其罪一。闭塞守观耳目,蒙骗朝廷郡府,私自勾结绿林匪徒,动我道门根基,鱼肉横行乡里其罪二。以下犯上,以散修之身僭越传人,乱我道门纲纪,大祸起于顷刻其罪三。藏头露尾,策划于暗示,致使守观数曰不察,必为上峰所责,显犯诬连构陷之罪其罪四。种种大恶大谬,非十恶不赦之人所不能犯。恳请郡守属观明察严办,清理道界门户,倘有种种顾虑一时难以结清,上有青天道祖,下有后土人皇,非上报天听乃至紫霄宫不足以换世间太平,以正视听!”

    他一口气念完,额头上冷汗淋漓,声音虽然还算稳定,但握住告示的手忍不住微微发抖,念到最后一句呼了一口气,暗道:好厉害。

    那少女端坐马上,听着状上所述,一字一句,十分认真,听完了微微点头冷笑,道:“好,条理分明,层层加码,好一张五毒攻心的刁状。这个状纸,我接了。”伸手一样,马鞭子卷了下来,将状纸卷起抄在手中,一提马缰绳,喝道:“驾——”纵马如飞,跑得远了。

    人群里,一个容貌呆板的少年转过头,对另一个少年低声吩咐道:“火烧的差不多了,一会儿你带着信物先去松鹤楼,看看有没有接头的。你自己估量着,若不能对上禅机,千万不可冒认。有危险就用我给你的符箓逃走。”

    另一个少年点头,又道:“你呢?”

    那少年指指那少女去的方向,道:“我去这边看看。”

    另一个少年道:“她的马快,你跟得上么?”

    那少年淡笑道:“没关系,我又不必追着她的马屁股吃灰,我去守观堵她,至不济在郡守府也能看见她。好不容易炮制出这个东西,我得看看官面上怎么处理。”

    那少女一路奔行,果然往守观方向去。

    这时盛天全国崇道,朝廷和道门关系密切,不但朝廷尊道门为国教,册封掌教为天师,对于一般道门修士也有几级册封。纵然没有册封的道士,只要在道牒上记录下道门传人的名分,都有奉养。更有甚者,每一座郡城以上的城镇,或者相应的辖区,都有镇守的道观,册封的仙师,成为守观和守观道人。这道观仙师和地方官员一样,职责所在,守牧一方,只不过管辖的是一方修道界而已。任何辖区内的修士,都受守观辖制,若有违逆,自有道门的律条在,那是严惩不贷的。若论权威,实是不逊于朝廷。

    这同丰郡城虽然不算什么大城,也是正式的郡城,也在道门势力范围当中,自然也有一方守观。那守观名位清平观,正在城东,与郡守府遥遥相对。不同于郡守府有兵丁把守,清平观中一片冷清,门口别说人,连只乌鸦都没有。

    这时,一阵马蹄声急响,一团红影扑面而来,正是那少女。那少女到了道观,飞跃下马,喝道:“开门,开门。”声音清亮,远远传入道观墙中。要知道这清平观就是郡守来了,也要低声细语,偏偏这少女毫无顾忌,一叠声喊了出去。

    观门一开,两个童子从门中赶了出去,叫道:“冯小姐来了,快里面请。”

    冯小姐随手把马缰扔给童子,跳下马来,道:“金师叔在不在?”

    其中一个童子道:“在,小姐来的真巧了,观主大人正准备出门。”

    冯小姐一怔,道:“出门,要去哪里?”

    那童子笑道:“小姐去哪里,观主自然也去哪里。”

    冯小姐闻言也笑道:“好极了,我就说金师叔绝不会置之不理。金师叔也要去和郡守要人么?”

    只听得一人朗声笑道:“冯师侄来的好巧啊。”只见里面走出一个身穿八卦衣的老道,微微有些发福,笑得慈眉善目,观之可亲。

    冯小姐行了一礼,道:“金师叔,侄女拜见。如今街面上乱的很,竟然有人拿咱们守观说事。您也坐不住了么?”

    那金师叔点点头,道:“咱们路上说。”一面说,一面迈步出了道观。冯小姐跟在后面,手中牵过马缰绳,因为金师叔是老道,并不骑马,那冯小姐自承晚辈,也只牵着马不骑,跟着他一路慢慢的走。低声道:“金师叔,今天的事情透着诡异。”

    那金师叔差点笑出来——这不是废话么,一觉睡醒,满天满地的告状纸,口口声声指的是道门,这件事不说诡异,还能说寻常不成?忍住笑道:“这件事幕后主使很是厉害,不说措辞逼得我们不得不动,能在一夜之间将告贴贴满全城,若不是有大势力,就是有大法术。”

    冯小姐摇头,道:“那人明明是求助我们主持公道。倘若他果然有大法术、大势力,何必还求我们,早把那些贼道散修收拾了。这人嘴上很厉害,也敢想敢干,但是现在的本领一定有限。”

    那金师叔暗中摇头,嘴上却道:“师侄看的不错,或许此人手上并没有什么厉害处,但是嘴上确是厉害的很。这个人对于咱们道门将的很准,句句指向要害,还推出紫霄宫来,逼得咱们不得不出手,这一招乃是阳谋,煞是厉害。他说不定也是道门中人。然而咱们守观虽然被他调动,这便宜却也不是这么好占得。等我将他从暗地里抓出来,也要叫他知道我道门的厉害。”

    冯小姐道:“那人是什么目的暂且不谈,我只说那伙贼道人果然太嚣张了,咱们须不能再容他。他们烧了秦山寺,没有知会咱们,事后补上孝敬,那也罢了。全城悬赏,堵了城门寻找那几个和尚,总算没有闹得太大,咱们也睁一眼闭一眼。他为什么,为什么……”

    那金师叔嘴角一弯,道:“为什么怎么样?”

    冯小姐咬了咬嘴唇不说,那金师叔道:“我替你说吧,他为什么要冒犯程家的二公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冯小姐脸色一红,道:“程二哥可是道门传人,从城门出去,他们也敢阻拦,这分明是不把咱们守观放在眼里,须容他们不得。”

    那金师叔道:“这群人不算什么,不过是看在……的面子上。大面上过得去罢了,我出面将他们赶走,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既然容不得,就不要放走一个人。”

    冯小姐眉毛一挑,道:“放心,这件事必然做的干干净净。”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