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一四五 银霄令

一四五 银霄令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程钧一怔,微笑道:“你管程铮叫二哥吗?”

    冯宜真点头,程钧道:“那你管我叫大哥,也不算错。”

    冯宜真本来不过试探,没想到程钧一口答应,她倒是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道:“真的?真的有……啊,不是,我……我从来不知道。”

    程钧笑了笑,道:“你这边来。”

    冯宜真见天边露出一线天光,知道商队不一会儿就要起床上路,院中必然有过往人等。她也不欲让人知道,点了点头,跟着程钧来到后院僻静处。

    两人对视,冯宜真眼中充满了疑惑。

    程钧含笑道:“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先问。”

    冯宜真仔细盯着他,刚才一时jī动冲口而出,现在疑问反而翻了上来,抿了抿嘴唇,道:“失礼了,您说您是一敢问有什么证据证明您的身份?”

    程钧有些好笑,道:“本来是你来问我是不是大哥的。现在倒是我要自证了。这一节却是很难,我手中并无信物,也没有什么相认的标志。如果说我有什么记认,要证明给别人看,最多只有我这张脸。要证明给自己,就是血缘记印。我验证过了,跟程铮。现在我也很难把他拉过来再做一次验证给你看。你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不信。”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低头望着自己的指尖,若不是血脉是不能骗人的,他无论也不能相信,九百年都没有出现过的亲缘,会在一瞬间出现。

    冯宜真神色痴痴,过了许久,眼泪突然流下,哭道:“我相信,我为什么不信?程大哥,求你救救他。他现在走投无路,倘若你不救他,他一定会死的。”

    程钧看着她真情流露,心中有些感动,不管性格如何,对于情深意重的女子,程钧是心中总是存有好感的,那是他对于亡妻的爱屋及乌,放缓了曰气,道:“这个自然。既然我知道了他的难处,我总会帮他的。”

    冯宜真泪眼模糊,道:“果然吗?”她其实并非轻信之人,但是事已至此,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溺死的人就算是一根稻草也会牢牢抓住,她也顾不得许多,不管是什么人,有一个战友在身边总是好的。

    程钧道:“你相信我身份不是假的,那就该知道,我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冯姑娘,该我问你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冯宜真只觉得心忽的一下,下意识抓住程钧,道:“我去应二哥的请求找程钰程钰不见了!”

    程钧一怔,程钰对于他来说,不是很熟悉的名字,紧接着他想起来了,道:“程钰,是不是程铮的妹妹?”

    冯宜真眼中流露出一丝绝望,没主意到程钧的用词不算特别亲近,道:“就是她。我按照二哥给我的信息去找,开始还很顺利,找到了程钰的藏身之处。没想到一进去,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程钧一怔,他虽然心中认可了自己的亲缘,但毕竟程钰这个妹妹他连一面前没见过,自然也就说不上什么感情深厚,加上他本来城府深沉,惊讶之意,一闪而过,一瞬间就冷静下来,问道:“程钰今年多大了?长得什么样子?”

    冯宜真没想到程钧突然问出这一句话来,下意识的答道:“她比二哥小两岁,今年十五。长得……长得很像你们,不过没有二哥和你那么像。我看也就有六七分像二哥一不过更像你。”

    程钧长得本来比程铮柔和,倘若是亲妹妹,自然应该更像程钧。

    程钧摇头,这就有些对不上了,不过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道:“她个性如何?修为如何?是一直在家修行,还是在外投奔门派?”

    冯宜真不明白为什么程钧不问自己情况,反而对这些情况纠缠不休,但紧接着想到:走了,这位大哥幼年离家,什么都不知道,如今想必关心家中情形,尤其是弟妹的情况,那也怪不得他。答道:“我也两年没见过她,修为什么样,我真不知道。不过程钰的资质,应该还在二哥之下,那么高也高不到那里去吧?至于个性,人都说她是和二哥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又傲又狠,聪明而且自作主张。我觉得她比二哥难相处。我和她其实处不来,小时候见面不说话的。”

    程钧越发挠头,不过倘若她和程钰关系不好,倒是能解释为什么程钰不来见她,当下道:“若是如此,你不用担心了。

    我猜她现在很好。”转过话题,道:“我看冯姑娘心烦意乱之外,似乎还受了些伤,那是为何?”

    冯宜真摇头道:“皮外伤,小事而已。我出来之后,心中着急,不知道往哪里去,只好来一路打打走走,赶回了盘城附近,有些气血亏损,支持不住。恰好遇到了这商队的主人,被她收留,这才一路到了这里”

    程钧道:“你如今将那些家伙甩掉了么?”

    冯宜真道:“还好。进了这个镇子,我已径多次用师门赐下的法器反侦察,应当没有人跟踪了”

    程钧胃然道:“辛苦姑娘了”

    冯宜真苦笑道:“辛苦什么?我能帮上二哥的本来就不多,他只托付我这么一件事,我也办的一塌糊涂,现在哪里有脸面去见二哥?我都不知道是回去还是不回去,回去除了陪着二哥一起死,又能干什么?倘若他知道我连程钰也丢了,九泉之下,也不会让我陪伴的”她露出迷惘的神色,道,“我当初也道我出身高,又有靠山,人人敬我三分,我也常常自诩自家就不算是个道门公主,也是个千金大小姐。出了事情才知道,那些面子上的风光,不过是虚浮云烟,半点用都没有”

    程钧有些好奇,道:“冯姑娘,你是什么出身?道门的嫡传么?”

    冯宜真道:“是。我祖爷爷是芦洲守观的观主。不过我自己是道派一系的,在白云乡学艺,拜在一位真人座下”

    程钧道:“这么说,令祖是道门的真人,令师也是道门的真人?这个身份确实了得”

    冯宜真苦笑道:“说来好听罢了。我祖爷爷是我爷爷的爷爷,与我差着许多辈分,我一共没见过他几次,每一次见到,除了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老祖,哪有说其他话的余地?这个身份拿来显摆还罢了,真的有事求他老人家,我是不敢的。我自己身份是白云乡的弟子,但是白云乡远在西陲,远水不能救近渴。我身边有没有同门,也是个空头的名号。倘若是在芦洲,或许旁人敬我的身份,还要卖我的面子。到了云州,他们不认我的身份,我也无可奈何。大哥,你说如今如何是好?”

    程钧心中沉吟,道:“我有一个打算,心中一直在盘算,但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去完成。既然冯姑娘是程铮的道侣……”冯宜真脸一红,就听他道,“我想应当是可信的。不如你去做这件事如何?”

    冯宜真道:“那容易得很。我自己没了主意,只要你有主意,什么都行”

    程钧道:“好一、这个你拿着,“伸手一扔,一道银光划了一个弧线,抛到了冯宜真手上。

    冯宜真一看之下,失声道:“银霄令!你是道宫中人?”她登时露出灿烂的笑容,道,“这银霄令是仅次于金霄令的道宫中第二等的令牌,郡守以下无不凛遵。有了此物,谁还能怎么样?几个上阳郡的世家何足道哉,就是上阳郡的守观,我叫他们往东,他们敢往西?这样,我这就拿去“……”

    她自己说得兴奋,程钧用手指抵住嘴唇,道:“嘘,冯宜真笑容一僵,侧着头不解的看着程钧。

    程钧无声的做出口型道:“此乃劣货”

    冯宜真大骇,差点把手中的银霄令扔到地上去,苦笑道:“大哥一您这是救人么?您这是找死吧。二哥背着忤逆的罪名,还能留下性命,要是背上一个大逆的罪名,那真是连累全家一他若是打算带着程家同归于尽,倒是可以用一用”

    程钧笑子笑,道:“我知道。

    所以这东西不能这么用,要用的好了,真作假时假还真。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灵感。我有一计,虽然弄险,但有七八分把握能成。你敢不敢去?”

    冯宜真盯着他,道:“大哥,谁若是说你不是程铮的兄长,我定然一剑劈了他。你们家忒有胆色了……唉,程二哥一向胆大妄为,程呢……程钰那丫头也是什么都敢干,但他们都不如你,连道宫都敢挑战。要不然您是兄长呢”

    程钧含笑道:“那不尽然。程钰那丫头胆子不在我之下,不过若论谋划谨慎,她还差得远。我这条计策只有七分把握,但有一个好处,就算败露,百分之一百连累不到程铮头上。冯姑娘,你要不要试一试?”

    冯宜真沉吟一刻,抬起头道:“大哥。您知道我的计划,吗?我本来打算,若是实在不行,我只好去上阳郡守观,压上冯宜真,白云乡弟子的性命,压上我所有的赌注,换守观的支持,为二哥换一条生路。这本是我愿意付出的代价。既然如此,只要不连累二哥,还有什么事是我不敢干的呢?您说吧”

    程钧道:“那好。你现在拿着这个,返回盘城。回去去之后,不要见程铮,直接去风林观找到观主……如此,这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