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乾坤图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爆炸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爆炸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永恒圣王武道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爆炸

    真正的被追上之后,跋锋寒的心态反而放的有些平稳了,既然没有办法跑,那就打吧,反正他也想见识一下属于死灵法师的实力,有鸠作为后盾,巨大的差别,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萨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妖孽的红润变得苍白了起来,祭坛不停的闪耀,带同着他阴森的语气说道:“既然要打,就别让别人影响吧!”

    祭坛的上面,如同蛛网一样,一道道的丝线,横七竖八的笼罩着,很快形成了网络,把这片空间,隔绝了起来,浓重的死气笼罩在这片天地,地面的植物,也瞬间,死亡了,生命的力量被抽取了。

    “领域!”鸠微微诧异的说道,领域是纯阳之后,才能够掌握的能力,虽然普通的元婴,已经可以掌握到了领域的某些规则,但是一直要到纯阳元婴之后,真正的了解到了造化生的生之力,才能够完美的体现。

    “那怎么办!”跋锋寒明白了领域的左右之后,微微的吃惊,似乎死灵法师,还有不少的杀手锏,他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没事,他的领域并不强,你小心就是了!”鸠淡淡的说道,以他的感知之中,萨克的领域,也就是一个样子货,跟真正的有着很大的距离。

    鸠的话,让跋锋寒心中大定,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的战一次,战斗,永远是提升实力,最根本的方法,他之前按部就班的修炼上来,现在达到了最大的一个瓶颈,以他现在的实力,找到一个合适的对手,还真的不容易,眼前的这个萨克,恐怕是他能够找到的最好的对手了吧。

    “不可饶恕!”萨克疯狂的吼叫着,祭坛的受伤,让他的理性,几乎彻底的丧失,失去了一个胳膊,也让他的肉体实力大损,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的离谱的修士,从踏上了死灵法师的这条路,见过了无数的先辈的英姿之后,萨克还没有想过,自己会被逼到这样的程度,这简直是无法想象么。

    一道浓郁的黑光,在祭坛之上闪烁,领域终于布置完成,属于是死灵法师的力量,在平铺直叙之中,蔓延开去,逐步的盘旋环绕起来,形成了死亡的光轮,而在这个死亡光轮的映衬之下,萨克非常诡异的,又生长出了一只手。

    这一只手,似乎是大量的死气凝聚而成的,漆黑的,看不出来丝毫的生命气息,但是萨克此时的状态,似乎好了一点,脸色也不再是妖孽的红晕,而是逐步的苍白了起来。

    面对着萨克强悍的威势,跋锋寒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迅速的整理好,周围不停充斥的死气,似乎在时时刻刻的侵袭着他的身体,他的身体表面,一层层的符箓,已经开始闪烁,抵挡这些无孔不入的死气,而另外的一个方面,他的真元也大量的调集了起来,按照大仙术的运转方法,猛烈的运转着,他非常清楚,一旦萨克进攻,肯定是雷霆之火,勇猛而来的,任何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一道道的能量,在充斥着,似乎在布置了领域之后,萨克是稳操胜券了,他并不急于的攻击,而是很古怪的看着跋锋寒,等了好一会,这才问道:“我很奇怪,以你的实力,怎么能够伤的到祭坛呢,要知道,祭坛甚至可以抵挡天地破碎!”

    能够在上古传承下来的,属于死灵法师的祭坛,他的坚固是一定的了,在那些虚影之中,跋锋寒也见过不少修士攻击祭坛,不过,效果不大,最多把外围的破碎掉,祭坛的中心,似乎还有一层更加坚固的,那些才是死灵法师真正的秘密,也正因为此,死灵法师才可以传承下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跋锋寒的毫不客气,让萨克怒极反笑,干干的声音,在小空间之中回荡,显得特别的诡异,然后,他轻轻的伸出手,轻声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一道黑色的力量,在他的双手之上,不停的盘旋,划出了一道道美丽的虚影,似梦似幻,萨克怒目圆瞪,大声的吼道:“死亡者的乐园!”

    伴随着他的话语的落下,一个小小的方块,突然的出现在了这个领域之中,骤然的扩大,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墓地,无数的死灵,在这个墓地之中,缓缓的迁徙,似乎在前往死亡的乐园,森然的死气,笼罩在天地,一瞬间,跋锋寒的身边,就出现了无数的死灵,他们不停的缠绕着他,拉扯着他,恶心异常。

    “就这个?”跋锋寒微微的一笑,不屑的说道,双手合十,一股刚猛的火焰,在身上无风自然,所有靠近的死灵,都被这股力量灼烧而起,化为了虚无。

    “小菜一碟么?”

    靠近的死灵都***掉,萨克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沮丧的表情,而是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淡淡的说道:“小菜一碟?是么,那就拭目以待吧!”

    前仆后继的死灵,无不被火焰灼烧,但是烧着烧着,跋锋寒发现,死灵似乎无穷无尽的,只要这个空间的亡灵气息有多少,这些就永远的不会减少,他等于在某种程度下,白费力气了。

    放松了手脚,大仙术早已经准备到位了,稍稍的沟通,无数的神通叠加出来,在跋锋寒的身上,形成了一个势,然后喷薄而出,

    火神梵天,这个属于火的大仙术,在跋锋寒的完美控制之下,骤然而出,哪怕在领域之中,很难的调集外界的力量,但是属于跋锋寒的自身的力量,完美的发出了这么一击,烈焰在燃烧,在唱歌,在欢快,在肆虐。

    死神的乐园之中,充斥着火焰,从来都是阴冷和潮湿的地方,从来不曾有如此刚猛的烈焰之火,纯纯燃烧,他们的慌乱了,害怕了,甚至不知所措,怯弱的灵魂,根本抵挡不住,属于至阳神火的灼烧,几乎全部被蒸腾了上去。

    “怎么样,还有什么招式么?”跋锋寒微微的笑道,看着被清理一空,满是黑色的烟尘的地方,站定了身体。

    “是么?”萨克不动声色,却没有继续动作。

    跋锋寒暗暗诧异,到底这个萨克是打什么主意,这个战斗很奇怪,也没有跟别人的惊心动魄,正在寻思之间,跋锋寒骤然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死灵骤然的出现了,又是疯狂的冲向了他的旁边。

    火神梵天,又是一个大仙术施展起来,周围安静了,连续的施展了两个大仙术,对于跋锋寒的负担稍稍的大,他忍不住,都有些气喘了。

    但是第三次,这个死亡者的乐园,又恢复了,这让跋锋寒不敢再发了,刚刚,没有丝毫的表现,萨克用死亡的力量,恢复了这些,难道,一切都是幻觉?

    幻觉,幻觉,跋锋寒心中猛然的一定,死灵法师是什么,最精于精神力术法的一个种族,他甚至可以用别人的灵魂,来提供修炼经验,能量,这可是任何的修士都无法做到的,难不成,中招了。

    有了这样的觉悟,跋锋寒当然不会再贸然的行事了,不管怎么样,先把稳定住自己在说,鸠那边没反应,应该是在看着,他不认为,萨克的阴招,能够避开鸠的探查,显然,鸠是准备让他自己处理的。

    自己处理也能够处理好,如果真的是中招的话,肯定是精神方面的,跋锋寒也就顾不上许多,自顾自的盘膝坐下,甚至不理不停的攀上来的那些死灵。

    罗浮心经的经文,在心中默默地流淌,熟悉的文字,显得那么的迟钝,至此,跋锋寒已经很能够确定,萨克确实用某种方法,侵入到了他的心灵之中,相对于心灵的修炼,他的肉体强大的多,也薄弱的多。

    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就好,他拥有天妖之心,天妖之心,本身就是不沾染一丝的尘埃,玲珑剔透的,加上罗浮心经,两者的配合之下,产生了极其奇妙的化学作用,在十一窍之中,一个个细小的金色文字,缓缓的飘出,如果跋锋寒内视的话,他会很轻松的看到,这些不是别的,正是罗浮心经的经文。

    罗浮心经,这个只不过是罗浮宗,最初级的筑基功法的经文,但是却迸发出了不一样的神采,这些经文,也如同练皮的符文一样,旋绕着,加持在了十一窍玲珑心上。

    自从获得了天妖之心之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天妖之心,在这一时刻,迸发出了神奇的力量。

    稳稳的坐在祭坛之上,借助着的灵魂侵袭,慢慢占据了跋锋寒的心灵的萨克,突然的变色了,他之所以用这个方法,一方面,面对着强横的跋锋寒,他没有把握全胜,再加上跋锋寒的身体,很让他眼红,他的身体,在称为死灵法师之后,就有些大损,勉强的修补回来,这一次又失去了一个手臂,如果换上了跋锋寒的身体的话,就从肉体堪比于元婴这一点,他的实力,就可以获得巨大的提升,死灵法师,身体还是怯弱了点。

    开始很顺利,他甚至看着跋锋寒不停的在放出大招,他稳守住,慢慢的影响,一旦他的实力下降,外面的防护消散,他就可以选择夺舍了,但是打着打着,对方居然发现了,转而去稳定的心神了。

    萨克心情非常的郁闷,这个时刻,又不能退,心灵的控制,来源于心灵的两方,一方强大的话,另外一方自然会消减,当跋锋寒这边,稳守住自身,罗浮心经的力量,扩散开来,缓缓的镇压身体的时候,萨克这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妖孽的红色再一次的出现,他疯狂的踏着脚步,脚踩七星,不停的运转,祭坛之上,黑色的气息,也逐步的浓郁,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鸠一直都冷眼旁观这一切,说实话,死灵法师萨克的实力还可以,可哪怕加上祭坛,也未必入的了它的法眼,如果对方去跑的话,他未必抓的到,但是到这里,构筑领域,想要夺舍跋锋寒, 这就有些自己找死了。

    刚刚,萨克在对付跋锋寒的时候,他就在萨克的领域的外围,构筑了一层更加坚固的领域,以他纯阳元婴的实力,做好这一切,萨克根本就没有反应,领域是什么,一个大能修士自身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对于这个世界的制作着来说,就如同自己的王国一样,规则,力量,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够跟着这个规则来,能够对付领域的,只有领域。

    当然了,萨克只是依靠着祭坛的力量,运转领域,跟鸠这边,有着极大的区别,再加上萨克的目的,是为了夺舍,又选择了精神力控制的方法,等于在某种程度之上,作茧自缚了。

    从来没有在战斗之中,应用过罗浮心经的经文,也从来没有这么真正意义上,去感悟这个罗浮心经,这一次,跋锋寒的修炼,居然修炼出了罗浮心经的不同,本身,已经沉寂不动的境界,在一瞬间,如同脱缰了野马一般,开始奔驰了,属于精神的灵魂拨动,在一瞬间强大了起来。

    跋锋寒终于真正明白了,元婴,到底是什么一个概念。

    之前,从炼体开始,第一步的炼体,只是让拥有一个强大的身体,一个可以继续修炼,逐步提升的强大身体,但是慢慢的,伴随着炼体的进展,身体达到了可以容纳真气的时候,就会步入到养元,然后整个练气的过程,是逐步的温养元气,并且改变自身的过程,从通窍,凝丹,浮屠等一系列的境界走过来,实力越来越高,境界和力量也越来越稳固。

    这种境界的稳固,到了混元这个阶段的时候,会达成一个顶点,再然后,就是一个超脱的过程了,需要身体的全部力量,化为一个特殊的生命,元婴。

    有些像是灵魂,却又不是,他是更高层次生命体征,可以容纳更强的力量,更大的规则,甚至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一般而言,脱劫之后,经过了天劫的考验,修士进阶元婴,没有任何的问题了,换成别人,说不定早就进入了,可是跋锋寒却不一样,他出了修炼罗浮心经之外,还修炼了玄天玉炼神功,这是另外一个方面,肉身成圣的修炼法门,两者结合起来的时候,所产生的问题就是,灵魂居然比肉体更差,灵魂无法比肉体超脱一个层次,也就无法升华,无法凝结成元婴,相反,肉体比灵魂高一个层次,灵魂会融入到肉体之中,肉身成圣。

    正因为如此,跋锋寒达到了这个层次,甚至肉身都比元婴要强大的多了,依然没有成就元婴,按照这个方向发展下去,跋锋寒练皮大成之后,或许可以借助着肉体比精神更强,肉身成圣,以跋锋寒的天赋来说,做到这一点,需要的时间,也并不是很长。

    但是一切的一切,却因为萨克发生了改变,因为萨克的精神力牵引,引发了属于罗浮心经的力量,罗浮心经,在跋锋寒的通窍十重之后,就沉寂了下来,一般情况下,往往只是发挥了他吸收天地之气,稳定心神的作用,但是在这一刻,罗浮心经的变异,让跋锋寒的精神力力量暴涨,迅速的就追平了跟之前肉体上面的差距,突破了元婴的这个层面。

    换成别的人,在这个情况之下,等于是一下子一步登天,从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进阶到元婴境界,可惜跋锋寒的肉体太强了,他的肉体几乎是元婴强度的2倍以上,要想真正的突破元婴,还需要继续。

    不过,罗浮心经的力量既然引发出来了,所迸发出来的威力,还是让人恐怖的,一串串的经文,仿佛在不停的颂扬着,一股股的力量,汇聚到了跋锋寒的身上,十一窍玲珑心的上面,不停的闪烁着,属于经文的金色字迹,也逐步的加持着他的心灵,一点点的,如同添砖加瓦一般的上升,永无止境。

    作为心灵连线的两端,跋锋寒这边的状态,立刻被萨克那边把握到了,他暗暗的称道不好,跋锋寒精神力的上升,已经无可遏制的上涨了起来,他甚至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就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威压。

    “不!”萨克大声的高叫了一声,迅速的断绝了精神力的连线,当黑色的精神力丝线,回归到了他的身体之中,他愕然的看着面前,被金光所彻底的笼罩住的跋锋寒的身体,他完全有些不懂了,为什么,在精神力连线的两端,他会败。

    他可是死灵法师啊,在所有的修士之中,对于精神力,对于灵魂拨动的理解最深刻的死灵法师啊,他的实力,跟跋锋寒应该是同样水平之上的,又有祭坛的加成,还有领域,难道是幻觉么?

    最可恨的是,这个家伙居然旁若无人,跟他对战的时候,居然也敢入定,此时,看他身上闪烁的金光,分明是突破的迹象,难不成,真的拿豆包不当干粮,我会这么好心,让你突破么?

    几乎瞬间,萨克重整旗鼓,祭坛之中,黑色的气雾在逐步的产生,一道道如同落樱一般垂落,祭坛,仿佛是上了发条的机关一样,猛的旋转了起来,一团团的能量,不要钱的聚集在其中,然后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死神镰刀。

    死神的镰刀,这是他能够催出的最大的物理攻击,这样的物理攻击,别说是没有防备的,就算是一个元婴法身级别的高手,也未必能够轻而易举的接下来,对此,萨克是充满了信心的。

    死神镰刀高高的举起,萨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残酷,他渴望再一次的感受到美味灵魂的芬芳。

    死神镰刀,以极其诡异的轨迹,划过了他们之间的空间,冲到了跋锋寒的面前,跋锋寒此时,依然沉浸在对于罗浮心经的感悟之中,突如其来的顿悟,让他拥有了可能突破的契机,此时的他,外感全部的关闭,只留下了一点点的清明的灵觉,甚至连对阵的萨克都已经彻底的忘记了。

    死神镰刀,一直到跋锋寒的面前,跋锋寒都没有醒来,萨克嘴角后咧,但是这个时候,一个黄金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死神镰刀之前,就如同亘古不变的那样,立在那里,死神镰刀凶猛的斩在这个手掌之上,再也深入不下去了。

    “谁?”萨克的大声的怒吼道,这个手掌,肯定不会是跋锋寒的,他的实力没有这么的强,而且还在入定之中,那肯定是另有其人了,这个人是什么人,是什么时候躲在这里的,为什么他没有发现,一瞬间,他询问出了无数的问题,心中更多的却是懊恼,为什么他的计划,总是无法达成呢?

    “我!”鸠的身影出现了,在金光的硬衬之中,飘然若仙,他淡淡的笑着,说道:“小家伙,别太大的火气么。”

    “你,你是!”鸠的突然出现,如此的骤然,没有意思的动静,让萨克吃了一惊,大大的后退了一步,眼神死死的盯着鸠。

    “我,我叫鸠!”鸠淡淡的说道:“不要打扰他!”

    “不要打扰,我要你来教啊!”萨克脸色一遍,死神镰刀继续的挥起,向着鸠的身上狠狠的砍了下去。

    看着即将临近的镰刀,鸠并不动声色,甚至连手都没有动,任由它过来,镰刀的上面,闪烁着一道光芒,却丝毫的破不了鸠的身体,鸠的身体并不是如跋锋寒那样的坚韧,用硬档得方法挡住了,他的身体似乎在不停的放出微微的气流,这个气流不停的消耗着镰刀的力量,当镰刀的力量耗尽的时候,镰刀再也无法突破他的防护。

    萨克瞪大了眼睛,虽然在鸠出现的时候,他就曾经感觉到,鸠可能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但是高到这样的程度,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无力感,先是精神力攻击,在跋锋寒的面前失败,再有就是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死神镰刀难道是纸糊的。

    不过,当有一股黑色的气流,在鸠的身上出现,跟他的镰刀的力量交汇到一起的时候,一道道漩涡般的能量在运转,消化了他强横的力量,他的眼前一亮,表情怪异的说道:“你是器灵!”

    “器灵!”鸠没想到,萨克会这么说,他的实力,跟是不是器灵有什么关系。

    萨克的心中却是狂喜无比的,器灵啊,虽然说任何一个元婴,都可以成为器灵,但是器灵的形成,需要漫长的岁月,一个完全的器灵的强悍,足以让一件法宝的实力平添几个层次,眼前的这个器灵,显然,最少也是纯阳级别的,这可太难得了。

    萨克猛烈的搓着手,他对于跋锋寒的怒火,甚至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祭坛受损了如何,被反击丢了面子如何,在一个纯阳器灵面前,一切都可以接受了,仿佛之前遭遇的一切,就是为了现在准备的,他甚至有些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鸠很诧异,眼前的这个死灵法师,居然笑了起来,而且笑得是那么的诡异,难道有什么阴谋么,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不认为他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的,领域已经把他包裹到其中了,还有什么可以翻腾的地方?

    萨克收回了所有的力量,甚至连身体都离开了祭坛,祭坛也恢复了最开始的那副模样,古朴而略微的有些破旧,上面斑斓的血迹,印证着他的不同。当这一切做完,甚至连一缕神识都收回来之后,萨克这才对着鸠森然的一笑:“你会喜欢的!”

    喜欢什么,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这个萨克,居然这么的莫名其妙,难不成,要主动投降么,回头看看跋锋寒,他的境界也在不停的暴涨着,精神力相对于肉体,几乎是跨越式的提升,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够真正的跨越元婴这个阶段了。

    元婴,对于任何的一个修士来说,都是很难迈过的阶段,特别以跋锋寒这样的,肉体的强大,让已经达到混元的他,只能够等下来,保守的估计,除非他借助着的肉身成圣,否则,会是一段漫长的时间,现在,这个时间,恐怕在境界顿悟之下,被跨越,如此好事,鸠怎么会影响到他呢,萨克只要老实的退回去,他也就没有去追杀,等到跋锋寒醒来再说吧,以他的底子加上这一次的顿悟,估计进入元婴之后,恐怕直接就会攀升到元婴法身的层次,实力比一般的元婴,要强出很多。

    就在鸠认为,萨克翻不出什么大浪的时候,变化居然再一次的产生了,萨克已经离开,那个恢复了最开始样子的祭坛之上,一道血红的波纹骤然的出现,一串的古朴而诡异的字符,在小范围之中,迅速的流转不休,最终,化为了一个天罗地网,似乎很凶狠的向上,要把鸠生生的笼罩其中。

    鸠脸色一变,本身的好心情,立刻的消失了,怒道:“还没完没了了!”单手一伸,一道绚烂的流光,挥洒在这片空间,冲向了那个天罗地网。

    可是当流光接触到天罗地网的时候,天罗地网并没有被打开,而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围绕了上来,一个个的网络,似乎横七竖八的缠绕了上来,鸠甚至感觉到,从祭坛之中传来的庞大吸力。

    “这?”鸠脸色一变,他突然的想到了一个传说,一个残破的祭坛,强行的献祭器灵,可以造出一个强横的,属于是祭坛的器灵,难道这个祭坛,是残破的。

    脑子里面的迅速的旋转一圈,鸠知道,这个时候,在这里如果多迟疑一秒钟,可能就是可怕的结果,乾坤图迅速的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前部,挡住了祭坛的侵袭。

    没办法,祭坛的力量是对于器灵本身的,他的实力比萨克高,本来可以抗的住,但是萨克去掉了祭坛的一切联系,甚至抹去了炼制过的痕迹,祭坛回归了本源,属于上古的死灵法师传承的祭坛,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大拿,他们哪怕留下任何的一丝力量,都不是鸠一个小小的元婴,所能够抵挡的,自然吸引之下,他未来可能唯一的路就是,被献祭掉。

    不行,不行,鸠的心中疯狂的大叫着,他努力的让自己远离这个祭坛的吸引,可是结果却是一步步的被祭坛吸收。鸠甚至感觉到,乾坤图的最低端,那个储藏着他精神印记的地方,有一滴血脉在不停的摇曳着。

    那是淬炼的时候,跋锋寒滴下的精血,这个精血代表着跋锋寒对于乾坤图的控制,代表着鸠的器灵身份,换成平常状态之下,这没有任何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剥夺器灵跟法宝之间的联系,但是死灵法师的这个祭坛,似乎带有着侵蚀和消散的力量,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得,就动摇了这个联系了,甚至连精血,都有些被融化的危险了。

    看着他被牵制住,萨克突然的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抹喉的手势,似乎告诉鸠,尘埃落定了。

    乾坤图闪烁,让鸠稍稍的远离了吸引,但是这一下的防护,却仿佛激怒了祭坛,祭坛之中的力量,骤然的加大,甚至连萨克布下的结界跟鸠布下的结界,都被销毁的一干二净,乾坤图的力量,再也无法支撑住了,缓缓的向祭坛而去。

    如此的动作,引起了天地规则的变动,本身沉入到了精神领域,不停运转着的力量的跋锋寒,也被惊动了,还差一步,他就可以让境界上,高于肉体上,真正的进入到元婴状态,一步登天,可被打断了之后,就是被打断,完全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有些不甘,跋锋寒心态却是很轻松的,不管如何,他大大的跨越了一步,还找到了突破元婴的真正方法,那就是不停的提升灵魂强度,让境界的上升更快一点,他现在距离那个阶段很近,只要继续努力,他相信会很快的达成的。

    睁开眼睛,周围并没有如他想的那样,鸠控制了萨克,反而看到了鸠有些狼狈,被祭坛的黑光网络住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了?”眼前的状态,他似乎看不懂了,一个只是勉强达到元婴层面的死灵法师,居然压制住了纯阳元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吧?

    “快,鸠,逼出精血给我!”跋锋寒的醒来,也让鸠心中萌生出了一道希望,几乎毫不迟疑的大声说道。

    跟鸠合作了这么长的时间,特别对于他的性格非常的了解,除非有必要,他不会说这么多带有命令口气的话语,显然,这个时候,情势已经危及到了极点,他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毫不犹豫的挤出了一滴精血,瞬间跨越空间,低落到了鸠的身上。

    萨克本身笑着的脸,骤然的一停,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跋锋寒的醒来,正在欢快的看着自己威逼的对象,就要成为了他祭坛的器灵的时候,他的心中是充满了憧憬的,这个祭坛,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祭坛,最少跟他之前看到的影像完全不一样,一旦拥有了器灵,祭坛的真正威力,才能够发挥出来,而不是现在这样,就连传承的部分,也很简略,祭坛真正的威力,是死灵法师最强的神器。

    精血进入到乾坤图中,本身已经消融,摇摇欲坠的精血,骤然的恢复了,鸠感觉到,跟乾坤图之间的联系,在一瞬间,被加强了几倍,就连祭坛的吸引力,也没有那么强了。

    “妈的!”萨克的嘴边,蹦出了一句国骂,还有比他更倒霉的人么,他的一切谋划,似乎都有人在跟他作对,似乎今天遇到了鸠他们,他就有些迟钝了,刚刚,在祭坛吸引住鸠的同时,他应该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趁着跋锋寒还在入定的机会,把跋锋寒给干掉。

    一个主人对于器灵的作用,就如同现在这个情况一样,他要想真的动手的话,必须要等了。

    懊恼啊,曾经有一个机会放在我面前,我没有去珍惜它,现在追悔莫及。

    “萨克,还有什么招式,你就放马过来吧!”跋锋寒的稳定住了鸠的情况,直接的转身面对着萨克,大声的说道。

    “放马!”萨克的脸上几乎做出了要吐血的表情,不过他毕竟是死灵法师,哪怕没有祭坛,哪怕只有他自己,他很难是跋锋寒的对手,可是他心中却有着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破釜沉舟,自爆。

    最后的破釜沉舟很简单,死灵法师的祭坛,不但是培养死灵法师出来的地方,还拥有了极大的秘密,死灵法师之所以凭借着一个祭坛,就可以纵横的前提,就是祭坛足够的强大。

    越强大,越拥有神秘力量的东西,萨克在获得的时候,祭坛已经破损了,他没有最全面的传承,不少的东西,只是在完整的祭坛之中,才可能被传承。

    但是不完整的祭坛的内部,还有一个很破碎的核心,这个核心,似乎是之前的祭坛受到了攻击,残存的能量对冲,如果鸠的灵魂,就此的献祭进去,形成新的,属于是祭坛的器灵的话,这个祭坛之中蕴含的传承之力,就会出现,帮助萨克,完成整个死灵法师的传承,成为真正的,强大的死灵法师,还是干脆的破坏掉这个核心,以祭坛为中心,发生一个大陆级别的大爆炸,把祭坛彻底的葬送掉。

    连续的受到打击,让萨克的心情在扭曲,面前的这个鸠,这个跋锋寒,只要他现在战胜不了,那么迎接他的一定是死亡,他既然能够承受5万年的酷刑,依然活下来,而且成为了死灵法师,心智是十分坚毅的,甚至有些变态的境地,面对着这样的绝境,他几乎毫不迟疑的,就引爆了这个核心。

    本身,不停的吸引着鸠,力量越来越大的祭坛,骤然的停止了,鸠略微的差异,经验丰富的他,立时的稳定了情绪,转而努力的运转的真元,把跋锋寒刚刚注入的精血,藏在了法宝的深处,可是这个动作才做了一半,祭坛猛的塌陷了,外围的建筑,仿佛一瞬间,由钢铁长城,变成了由豆腐做的那么的薄弱的时候,他愣住了。

    掉落,散掉,雨点般下落,很快的,祭坛的中坚,只剩下了 一团的杂乱的能量,其中的一个能量极为的巨大,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而且已经开始自爆了。

    “自爆!”鸠和跋锋寒几乎靠在了一起,强大的能量爆炸面前,他们第一次的清楚认识了自己,面对着这个力量,他们两个人,只能够被动的接受,是无法抵挡住这股绝对强大的力量的,甚至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整个秘境之中,属于是九州结界那边的大本营,还是异域这边的大本营,都会一起的成为摆放在茶桌上面的悲剧。

    此时的萨克,脸色平静,他的预谋,现在已经全部的出现了,虽然结局有些小小的不爽,但是他不会后悔。

    强横的力量,夸张的升起来,所有的能量,都灌输到了这股力量之中,力量膨胀,爆炸已经无可抵挡了。

    跋锋寒无奈的看着的无色的力量,见到它开始,基本上,他就倒计时了,当最后一刻终于到来的时候,他的眼前,似乎还镇定了少许,停了停。

    爆炸无可避免的产生了,以鸠他们所在的地方为中心,四散开来,冲击波直接的冲到了萨克的身上,把他给吞噬掉了,解析来是鸠,乾坤图,跋锋寒,当周围的一切,都被吞噬了,在吞噬的瞬间,刚刚跟这股力量对抗的那一股力量,骤然的作用,一道蓝光一闪,包裹着跋锋寒,乾坤图和鸠,当然了,还有那个倒霉的死灵法师,破开了一个神秘的空间,然后遁走。

    这道能量的出现非常的突兀,谁也没有反应过来,包括那股最大的,被萨克所引动的能量,眼睁睁的看着对象消失,这股力量,开始向外肆虐了,之后,地动山摇的声音,这才传递开来。

    九州营地这边,从进来的那一刻开始,似乎就没有顺利过,***掉了十来个小组不说,还真的当了缩头乌龟,这些年轻的修士,是被个宗门送上来的,只能够暂时的在这里了。现在不能出去,暂时的,在营地之内活动。

    可是爆炸声还是引起了这些的修士的注意,他们甚至感觉到了心理的那股颤抖,大方真人,算的上九州这边最强的高手,他看到爆炸产生的气浪的时候,他脸色把一变,大声的说道:“速度离开!”

    说完,大方真人一个抢身,向外飞去。

    大方真人的做法,很是正确,但是祭坛爆炸的速度,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他还没有到达传送阵,就被疯狂冲上来的光柱,给笼罩了,整个秘境,都是如此,到处都充满了死亡的绝望。

    哭喊声,叫嚷声,在死亡的那个瞬间,不同的人的心态,是截然不同的,作为天之骄子的修士,都不愿意去死,他们有着大好的前途,他们是宗门的希望,他们的实力进展迅速,他们必将走向元婴,为宗门添砖加瓦,但是此时,任何的天赋,任何的灵根,任何的级别,在爆炸所产生的绝对力量之中,都是无力的,甚至连强大的元婴法相,各种强横的法宝,都无法抵御这股力量。

    笼罩和扩张,达到了极限,爆炸的能量,猛烈的爆裂开来,把整个秘境的一切土地,都纳入到了爆炸的范围之中,土地化为了继续 爆炸的原料,短短的几十秒钟得时间之中,整个新秘境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爆炸桶,足足持续了数月,大大小小的爆炸,不知道有数亿次,可是最终,当一切尘埃落定,秘境被炸成了千疮百孔,勉强的留下了大致的残骸,可是秘境之中的全部动物,植物,鸟兽,甚至还有后续进入的大量修士,全部都无一幸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漂泊的虚空之中,到处漂浮着岩石,一道流光闪烁,三个身影,被抛洒到了这片空间,漂浮在了空中,三个人都是紧闭着双眼,似乎陷入到了昏迷之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其中的一个醒来,他看看周围,茫然了,自言自语道:“我居然还没死!”

    刚刚的大爆炸,跋锋寒此时还记忆犹新,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够顺利的从大爆炸之中逃出来,难道是对方手下留情,转回头看看周围,一边躺着的是鸠,他此时身上的光芒,消散的厉害,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而另外个方向,躺着的,豁然就是那个萨克,他为什么在这里,到底其中发生了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划过了跋锋寒的心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乾坤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年残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年残梦并收藏乾坤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