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花果山 > 第三百五十章 双叉岭血神子现身,山庄地府鬼差演戏

第三百五十章 双叉岭血神子现身,山庄地府鬼差演戏

作者:咆哮的苹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五十章 双叉岭血神子现身,山庄地府鬼差演戏

    “哦!”孙袁此言一出,唐僧即心中一惊,急忙回转过身来,有些后怕的看了看他们的来路,点点头道“你这话不错,趁着天色还未亮,你我还是速速赶路、离开此地的为好,省的那妖王醒转过来,派人追赶。”

    话毕,被妖怪吓坏了,得了妖怪恐惧症的唐僧,没等孙袁催促,即迈开步伐,闪动着略微肥胖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行进。

    “啧啧,这个胖和尚关键时刻倒也是不慢啊!”孙袁摇摇头,低声嘀咕一句,即牵了白马,紧紧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工夫,二人即上了大道,离开了熊山君统辖的地盘,赶过了双叉岭山岗,等到太阳初生之际,孙袁二人已经彻底的漫过了双叉岭的第一道山岭,将熊山君的洞府远远的抛在身后,来到了一处充满翠绿之色的山谷之中。

    “呼、呼!总算是将那妖王洞府甩了出去。“唐僧转头朝来时的方向看了看,眼见再也看不到来时的洞府,顿时舒了口气,找了棵歪脖子树,一屁股坐了上去,冲孙袁摆摆手,眼睛直翻白眼,喘息道“孙护卫,咱们歇歇脚再走吧,贫僧脚底疼痛,实在是走不动了。”

    看了看天色,眼见太阳已经升的老高,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孙袁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暗道“是了,镇山太保刘伯钦就是在这块地带被我炼化的,唐僧应该就是在这里被刘伯钦所救。”

    孙袁神色一动,感受了下刘伯钦的方向,顿时朝左近林中看了一眼,喃喃道“果然是天意如此,这刘伯钦没有经过我的调动,竟然恰巧在今日路过此地,咦,竟然真有一只大虫出现,这可是真巧了!“

    孙袁朝不远处的一处灌木丛中瞥了眼,却是感受到了一只斑斓猛虎的气息,心中一动,冲挂在歪脖子树上的唐僧点点头,道“师父说的是,你我已经赶了许久的路,如今已经远离那妖怪洞府,且休息一番,等到养足了力气再走不迟。”

    随即,孙袁便找了棵小树,将白马用缰绳拴住,打开随身的行李,将里面的水壶拿了出来,先是自己喝了一口,即拿着水壶紧走几步,来到头顶直冒白烟,渴的喉咙生烟的唐三藏面前,将水壶递给他,道“师父,走路辛苦,你且喝一口解解渴吧!”

    “多谢、多谢!”唐僧脸上涌现出感激之色,伸手接过水壶,刚想喝上一口,没曾想忽然一阵恶风刮来,将二人的衣衫吹的猎猎作响,紧接着随着一声虎啸炸响,一个斑斓猛虎猛然间由灌木丛中跃了出来,直愣愣的看着唐僧和孙袁,不断的龇牙咧嘴。

    这老虎威风的紧,他一出来,那拴在树上的白马登时两腿发软,哀鸣一声之后,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低垂着脑袋,浑身瑟瑟发抖,一动不敢动,在那里等待着老虎的判决,却是做出闭目等死之态。

    老虎又是一声咆哮,有些得意的看了眼将脑袋抱住的白马,或许是认为这白马已是口中之时,便不再理会,只是将目光对准孙袁和唐僧,缓缓的耸动着身上的肌肉,斑斓的身体之上,闪过道道肌肉迸发的光泽。

    老虎踏着轻快的步伐,缓慢朝唐僧和孙袁移动过来,见此一幕,刚刚从妖怪洞府中脱身、惊魂甫定的唐三藏顿时脚底一转,浑身毫无力气,再也把持不住身体的平衡,扑通一声即从歪脖子树上栽了下来,直摔在草丛之中。

    不过此时此刻,唐僧也是顾不得这许多,掉到地上之后,他迅速的爬将起来,闪身来到孙袁身后,紧紧抓住孙袁的衣角,两腿战栗,牙齿不断碰撞,发出得得的声响,整个人都开始发抖起来,抖得和筛糠一般。

    “这个业畜倒是开启了灵智,倒是好造化,不过这唐僧也太丢份了吧?不就是一只老虎吗,至于这么害怕吗?看样子和那匹白马没什么两样!”孙袁眼睛转了转,感受着身后唐僧的神情,瞥了眼一脸戏谑之意的老虎,心头一动,不禁心念电转。

    下一刻,老虎好像是看出了两个人没什么本事,即原地一声虎啸,运转浑身肌肉,准备来个凌空扑击,可是他刚一动换,一个手执钢叉的大汉即从山林中跳了出来,大喝一声道“兀那业畜,修要伤人!”正是刘伯钦在关键时刻赶到。

    猛虎眼见一人凭空阻路,定睛一看,忍不住眼睛一缩,在这片地界混,他如何不认识眼前之人,眼前之人可以说是这块地方的霸主,以前他的大哥是二霸主,只不过先前遭遇了刘伯钦,被砍为了两半。

    怒吼一声,猛虎眼睛提溜乱转,即前爪微微往后缩,就要先撤退再说,他自认为比不上他的大哥,因此对战胜这刘伯钦毫无信心,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躲过这劫,等到以后他修为高深了,再来找回场子即是。

    “好业畜,哪里走!”眼见老虎露出退却之意,刘伯钦却是不肯放过他,即钢叉一般,揉身而上,刘伯钦的武艺非凡,此时又加上被孙袁祭练成了血神子,无形之中沾染上了一丝法力的气息,因此力量大增,此时却是比之前要强悍不少,因此一下子就拦在了猛虎身前。

    猛虎眼见逃窜不了,也是被激发了兽性,将一切都忘之脑后,只想要击杀眼前令人痛恨之人,顿时立起虎爪,就是猛然扑击过去,刘伯钦自然也不含糊,横摆铁叉,迎了上去。

    这一人一虎大战十几个回合,最后刘伯钦胜在力大技精,趁着老虎一个不留神,钢叉从老虎的肚皮横穿而过,直接将猛虎钉在了地上,然后迅速窜到近前,抬起醋坛大小的拳头,揪着老虎的顶瓜皮,就是一通狠揍。

    片刻之后,眼见着老虎花白色的脑浆都被打了出来,整个身子也是不再挣扎,失去了反抗之力,只是微微着,四只爪子不断的痉挛着,体内的血液顺着伤口流出,将它身下的一块土地俱皆染成黑色,到了这时,刘伯钦方才轻出一口气,站起身来,唿哨一声。

    随即,树林中即一阵涌动,响起树叶滑落的纷杂之声,转眼间,两个凶神恶煞之辈从树林中跳了出来,冲刘伯钦拱拱手,见礼完毕,即来到老虎近前观瞧。

    “你们速速将这大虫挑了,返回庄子去。”刘伯钦冲二人一挥手,指了指地上的猛虎,道“将这大虫清洗干净,不要动手剥皮,等我回去之后,我亲自来侍弄这大虫,以免损坏了毛皮,卖不出好价钱。”

    “是,老爷!”二人领命,即跨前一步,一前一后挑了老虎,冲左近的一条小道走去,很快便消失在此地。

    这时,刘伯钦方才走到唐僧和孙袁近前,打量一番,即收起钢叉,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这双叉岭中徘徊?如若不是我赶巧了,你们岂不是做了那大虫口中之食?”

    眼见老虎被眼前的壮汉击杀,唐僧这时也不怕了,听见汉子发问,即从孙袁身后闪出,双掌合十施礼道“多谢壮士搭救之恩,贫僧乃是受唐王差遣,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尚,因为要西行,所以路过此地,不想撞到了那老虎,多亏壮士神威。”

    “哦!”刘伯钦打量了一番唐僧,即合手回礼道“原来是大唐高僧啊,失敬失敬,这里虽是荒芜地带,可是却也属于唐朝国土,说起来小可也是大唐国中人士,只因祖先不惯生活,因此避到此地,此间山上多有狼虫虎豹,我观大师旅途劳顿,不如到我山庄歇息一番,让我略略尽尽地主之谊?”

    “这个?”唐僧转头看了眼一言不发的孙袁,不禁有些迟疑,眼前的汉子虽说救了他们一命,可是此时却是浑身染血,散发出浓郁的生猩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在这个荒郊野外,唐僧又一而再再而三的意外吓破了胆,因此不敢立即答应,只是望着孙袁。

    “师父,既然这位壮士有请,你我何不就此歇歇脚?您乃是大德高僧,到了庄子之中,也好为这位壮士祈福。”孙袁眼睛一转,即点头应道。

    “那好吧!”眼见孙袁点头,唐僧方才答应下来,有了孙袁这个高手做护卫,他心中也可以放心一些。

    知道自己的形貌吓着这个白面和尚了,因此眼见对方迟疑,刘伯钦也是毫不动怒,此时眼见对方同意,即脸上做出一副欣喜之态,道“大师能够应允,实在是令人高兴,实不相瞒,家母乃是一个诚心礼佛之人,如若得知大师前去,定当会欢欣异常,大师这边请。”说着,刘伯钦便在前方引路,伸手邀请道。

    “哦!原来也是一方善士之家!如此有劳了。”听闻大汉家中老母是个礼佛之人,唐僧顿时心中一定,此时再看大汉,如果将其身上的血迹撇去不提,倒也是一个相貌忠厚之辈,因此唐僧终于放下了心,这才随着大汉的步伐,朝前走去。

    孙袁自然是牵了白马,紧随二人之后,这一趟他是不可离开唐僧的,盖因为他不知道离开了唐僧,这功德是不是还算在他头上,尽管到此为止,孙袁还一分功德都没感受到,甚至于他连功德是一副什么模样都还没见过,但是想想出说中功德的作用,孙袁心中可是一片痒痒。

    之后,一切和西游记中记载的没有什么不同,刘伯钦的老母果然是一个信佛之人,得悉唐三藏驾到,很是兴奋,一家人将唐三藏当做上宾来款待,又是整备素食,又是请他品茶,又是请他歇息,总之凡是能够用来待客的,都拿了出来。

    这个时候,唐三藏方才再次感受到了身为一名高僧的优越感,话说出了大唐虽然只有一两天的时间,可在这一两天中唐三藏再一次用血淋淋的教训,诠释了一个谚语‘百无一用是书生!’,虽然他是个和尚,可是在战斗力这一点上,却是同样手无缚鸡之力,和书生一个情况。

    这两天唐三藏可谓是度过人生中从未经受过的疾苦,受过了人生中从未经受过的冷遇,在这两天里仿佛每时每刻,他都是一个累赘,这在以前却是根本不可能的,自从他懂事开始,他便一直是众人的中心,是众人需要仰视的存在,可是这两天,他却是随时随地都受人施舍,虽然不至于受人白眼,可是心中的优越感却是荡然无存。

    所以说,这几天的时间对唐三藏来讲却是度日如年,他曾经一度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高深精湛的佛理,直到来到这个山庄,将西游世界的野蛮通通隔离开去,重新恢复了人类世界的文明规范之后,唐三藏方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存在意义。

    就这样,唐三藏在这山庄中一阵鬼扯,又是念佛、又是超度,而阴间的阎王也很是配合,当天晚上,就着鬼差扮作刘伯钦父亲的模样,降临山庄之中,装神弄鬼,托梦给众人,让他们好好对待所谓的圣僧,切莫怠慢了,糊弄一圈之后,即离开了。

    这一幕自然全部落入孙袁的眼中,至此他方才明白为何死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能够因为一段经文,就转世投胎,直到此时他才恍然大悟,道“我说呢,进了十八层地狱不退层皮,哪有出来的道理?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估计那老头的魂魄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感受着满山庄的凶戾之气,孙袁摇摇头,喃喃道“按照十八层地狱的规矩,在阳间杀生这么多,可是要进好几个地狱的,啧啧,十八层地狱啊,估计够那老头受的了,此时他早已魂飞魄散了也说不定,这些人还真是能够鬼扯,还弄了个托梦,我呸!一群神棍,什么东西!”

    虽然仅仅是在困仙十八步中进入过虚幻的十八层地狱,但是孙袁可是领教过其中的滋味,仅仅是第一层拔舌地狱,就能如此艰辛,孙袁很难想象这些鬼魂究竟有几个能够活着出去。

    虽然困仙十八步中的十八层地狱乃是虚数空间一般的存在,但是却也是依照现实空间而形成的,现实中的十八层地狱,只会比困仙十八步中的更加艰难,而不会简单,毕竟现实中的十八层地狱可不比幻境中的那般单纯,现实中的可是牵扯到各方各面,因此其规则也更为的严苛。

    “不过这唐僧一番经书念完,倒是将此地的戾气化去不少,也不是一无是处。”看着门外院落中红红的煞气逐渐消散,转而被一抹金光取代,孙袁脸上的冷嘲之意即消失不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之后,待鬼差离去,孙袁便不再理会这些,即翻身,闭目静修起来。

    第二日,刘伯钦一家起来之后自然是心中惊疑非常,这么一核对,才发现他们竟然都做了同样一个梦,如此一来,事情就被坐实下去,很快,他们便知道家中来的这个和尚不是往常坑蒙拐骗的和尚,而是确有真本事,顿时愈发的恭敬了。

    眼见自己的佛法起了作用,唐僧也是心中十分高兴,只是他高兴之余也忍不住有些许疑惑,盖因为以前他也是随本寺法明长老外出做过法事,可是虽然也有效果,但是却从未有这般灵验过。

    思索良久而无所得,唐僧心中一动,就将这事情归结到佛祖身上,他认为定时他西天取经之举感动了佛祖,因此佛祖方才显灵,使那阴魂得以超脱,不坠轮回,由此唐僧心中西行之意愈发的坚定了,其礼佛之心也是更加的重了。

    唐僧自然不知道他心目中无事不通、无事不晓,随时俱皆勘探三界,掌控万千轮回的佛界教主如来佛祖,此时正一脑袋疙瘩的祭练他的黑莲化身,为纯化五行势世界挠头呢!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来关注他?这一切只不过是西游的一个流程罢了,只是实施对象换了一个而已,原来一直是天庭,眼下换成了由地府来实施罢了。

    待查明真相之后,得知老父已经投转人身,刘伯钦一家人自是对唐僧千恩万谢,出入即执弟子之礼,生恐怠慢了唐僧,唐僧在这里也是过的舒心,不过眼见着太阳爬得老高,响起西去取经一事,唐僧不得不下定决心,请辞离开。

    这家人也知道这个长老有重任在身,因此不敢多留,老太太即遣刘伯钦送唐僧一程,这个却是正中唐僧下怀,说起来,离了这个山庄,西游世界中特有的蛮荒气氛即袭上唐僧心头,他的一颗心重新咄咄起来,却是想起了之前的遭遇。

    虽然有着孙袁这个护卫保护,可是之前的几场危机之中,孙袁这个武林高手貌似什么作用都没起到,因此唐僧对他也是不敢抱太大的期望,再者说,从孙袁的眼神中,唐僧能够看的出,孙袁此人对他的态度仅仅是护送而已,谈不上敬佩,更谈不上恭敬,在遇上危险的时候,很难说孙袁究竟会不会抛下他一人,独自逃走。R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花果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咆哮的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咆哮的苹果并收藏重生花果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