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花果山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七兄弟立名号,花果山缘分尽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七兄弟立名号,花果山缘分尽

作者:咆哮的苹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求月票这个景象,在孙袁当初送他雾露茶时,孙袁就早已预料到,他的目的就是借着天蓬之手干掉这个刘姓近侍,毕竟,刘姓近侍知道的太多了。

    此刻,刘姓近侍果然癫狂,也不知怎么想的,就把即使武曲星君见了也要毕恭毕敬,折节下拜的天蓬想的如此不堪。

    顿时,心中将自己的地位推到了和天蓬同等,甚至还要高上一点的刘姓近侍,不再犹豫,即发动法术,驾驭白云,出了武曲星君府,直奔天河去了。

    却说那李天王与哪吒三太子领着一众下三路老爷兵,灰溜溜的跑回了天庭,安顿好兵马之后,李天王即携带三太子整理装束,直至灵霄宝殿,启奏道“臣等奉旨出师下界,收付妖猴,不想他确实神通广大,即使以小儿的本事,亦不能取胜,臣恳请玉帝再派天兵,剿除妖猴。”

    “哦!”玉帝与太白金星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高兴之意,似乎一切都是按照计划来的,如此一来他也就可以放心了,不过虽然场中诸仙将大都知晓些内幕,可是当着众人面,玉帝却也不得不做戏一番,以正门面。

    于是神情间略微带上些惊愕之色,同时也是装作有点恼怒的样子,喝问道“谅一妖猴能有多大本事?竟能战败哪吒三太子,并无数天兵天将?李天王竟然还想要朕增派天兵,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三太子咽了口唾沫,想了想临行前猴王的吩咐,再想想玉帝与西方的计划,登时叩首道“望万岁赦臣死罪,那猴头不知从何方修成惊天动地神通,习得长生不死之术,本事着实了得,他手中一条铁棒,分量慎重,先是一棒重伤巨灵神,又展神通伤了臣的胳膊,委实厉害。”

    “在微臣败退回营之际,此猴在山间升起了一杆大旗,小臣仔细看去,却是上面写了“齐天大圣”四个字,那猴子扬言道,‘若想罢兵,即封他这个官职,即不用玉帝来剿,他自休兵来投;如若不从,那厮还想反攻天庭,打上灵霄宝殿也!’”顿了顿,哪吒看了看玉帝的脸色,即将猴王的要求诉说了一遍,至于结果如何,就不是他能预料的了了。

    这时,玉帝脸色稍变,即朗声道“此猴虽有些本事,可是奈何却如此狂妄?我天庭众多仙将,岂会在乎一个妖猴的狂妄之言?有哪位天将愿意随李天王一行,去除妖猴,立此大功,还我寰宇清明?”

    场中即一片鸦雀无声,玉帝和太白金星演的这场戏,自然是都入了诸般仙将的法眼,他们以前不敢掺和进去,现在自然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垂着脑袋,盯着自己的鞋子,想要看出一朵花来。

    眼见气氛诡异,再不开口就要冷场,班中即闪出太白金星来,和玉帝打了个眼色,即奏道“万岁,不知可否听老臣一言,如若不妥,再做他论?”

    “金星且道来。”玉帝即开口说道。

    “那妖猴只是言语无知,不知大小,欲加兵与他争斗,如果一时不能收伏,反又劳师,却是不美;不如万岁大舍恩慈,还是降一道招安圣旨,着老臣去送,就封他一个齐天大圣又能如何?只是给他一个空衔,有官无禄,有名无实罢了。”

    “……”周围看戏的天将心中一阵无语,皆心中感叹道“这是什么搔主意,也好意思说出来,天宫中真正强者哪个不是这般?还有官无衔,有名无实,尽是瞎扯!似这等强者,无不以修炼为根本,根本不屑于一些凡俗东西,此刻太白金星所言问题不小,这究竟是限制妖猴,还是在成全妖猴?”

    可能玉帝也是觉得这个借口有点牵强,急忙正正神色,转移话题道“怎么唤作‘有官无禄’,怎么又唤作‘有名无实’,金星且快快道来,如若有理,朕自当准奏。”

    太白金星并不在乎周围鄙视的目光,经过无数年的官场历练,他的脸皮已经厚到了一个连他自己都难以相信的程度,此刻在无数目光中,太白金星白须飘飘,尽显一派从容之色,上前道“名是齐天大圣,只是不与他事管,不与他俸禄,且养在天壤之间,收他的邪心,使不生狂妄,庶乾坤安靖,海宇得清宁也。”

    此话一说,众皆自叹弗如,看太白金星一板一眼的,将这荒唐言,当做真理讲出,众仙卿皆是心头感叹,“这老官脸皮真是无比厚实,难怪能够做官做到如此高位,估计即使大罗真仙来了,一击都打不破这么厚实的脸皮。”

    此时此刻,玉帝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搬了道圣旨,道“依卿所奏。”即发下诏书,仍着太白金星领去。

    在一众佩服、惊叹的目光中,太白金星领了诏书,直往南天门而去,却是准备二临花果山,尽管此次前去可能受到一些冷遇、一些尴尬,可是太白金星脸皮厚厚,却是丝毫都不担心,于是出了南天门,驾一道祥云,直奔花果山。

    且说孙悟空自从退了天兵之后,在山上悬挂起齐天大圣的大旗来,没隔几曰,猴王退天兵的消息便传扬开来,他的几个结拜兄弟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表现各不相同。

    牛魔王洞府之中,听了手下小妖报告,牛魔王心头忽然兴起一阵兴奋之感,就仿佛久曾期待的事情得以实现一般,一愣神间,牛魔王恍惚的觉得自己似乎对这个结果见过一般,只是仔细想去,却是又毫无踪迹可循。

    摇摇头,牛魔王露出一丝苦笑之意,道“却是七弟的做法太过惊人,可能是我脑海中出现了幻想吧!既如此,却是不能不去一贺,怎么我总觉得这事情是我长久以来期待的一般呢?这里面到底有我什么事?真是好生奇怪。”

    牛魔王感叹两声,犹疑片刻,却是再没有所得,于是收敛心思,将命令吩咐下去,着小妖置办好一应礼物,便驾驭妖云,升腾出洞府,施展移动神通,直奔花果山水帘洞方向而去。

    于此同时,其他几个兄弟也是得到了这个消息,只不过与牛魔王不同,除了这个消息之外,他们还收到了在花果山埋下的眼线传来的另一个消息,那就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花果山的二大王孙袁却是失踪了,前段时间孙悟空和天庭大战,这么重要的事情,孙袁依然没有露面,由此可见他确实不在花果山了。

    得到了这个消息,再加上孙悟空称齐天大圣,这几个人也是放下了心中的石头,再也在洞府中坐不住,便同牛魔王一般,置办一些礼品,即用妖云卷了,飞离各自的洞府,直奔水帘洞方向。

    几曰后,花果山上,众妖圣齐聚,眼见孙袁不在场,他们心中自是舒了口气,尽管早已得到消息,可是现在并不能确定消息的准确姓,因此他们还是不大放得开,几个妖圣皆是对望一眼,看到对方眼中的一丝拘束之意。

    鹏魔王、蛟魔王、猕猴王眼神闪烁,时不时的就朝四周看看,却是心中十分顾忌孙袁,狮驼王也是探着个大眼睛,四处撒么,却是心中着实亲近孙袁,因此期待与他的会面,驱神大圣则是躲藏在众人身后,小心翼翼的查看孙袁的下落。

    当年的这个大哥,如今的花果山二大王,仿佛一块巨石一般紧紧的压在驱神的心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压力不仅没减,反而愈发的重了,不知是为什么,驱神似乎本能上对孙袁产生了一众畏惧感,这种感受毫无由来,就仿佛老鼠怕猫一般,却是着实存在。

    看了看四周好生不自在的众兄弟,牛魔王只能做个出头鸟,道“七弟,不知为何不见孙袁兄弟的身影?难道他又闭关了?”

    “着实不巧,孙袁现在不在这里,却是不知去往何方游玩去了,说起来也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今天不能与诸位相见,却是个遗憾。”猴王也是察觉到了现场的气氛,顿时耸耸肩,将实情讲了出来。

    “孙袁兄弟竟然不在,真是莫大的憾事,不过相信以后还是有机会再见面的。”听了猴王的话,鹏魔王等人松了口气,鹏魔王即上前一步,重新恢复了天鹏一族的霸气。

    “本期望与二大王一战,讨教讨教功法神通,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也是我等福薄,只能等到下次。”猕猴王也是不甘示弱,一张嘴,就说出了这番令众圣异常无语的话,如果孙袁真的在此,估计第一个跑的就该是猕猴王,当时孙袁以一敌二,差点灭掉蛟魔王和猕猴王的情景,依然是浮现在众人的眼前,仿佛昨曰发生的一般真切。

    “好了,既然二大王不在,你我也不需多过讨论,我们还是进去谈吧。”蛟魔王皱皱眉头,打断了猕猴王的话语,趁着对方不在,说这种场面话,实在是令蛟魔王心中傲气放不下,他的脸皮还没有猕猴王的那么厚。

    经由蛟魔王一顿说辞,众圣也是停止了谈论,俱皆进入了水帘洞,随即各种水果蔬菜便纷纷摆上来,宴席正式开始,少了孙袁的压力,众圣方才放开身心,享受这深山古洞之中的宴饮之乐。

    酒至半酣,孙悟空将自己如何拒天兵,如何称齐天大圣的事情说了一遍,几个兄弟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中皆闪动着动人的火花,说实话,他们是心动了!

    冥冥之中,一个声音似乎在不断的告诉牛魔王,这就是你想要的名声,老牛精神一个恍惚,差点将酒液倒到鼻子中,怔了怔,顿时放下酒坛,也不再喝了,便从席间立起,迎着几个兄弟诧异的目光,对几个兄弟道“既然七弟称作齐天大圣,我们几个也可以大圣称之,你我兄弟七人皆称圣,传扬出去,岂不是一段佳话?”

    不等众人作答,牛魔王又是高声叫道“孙贤弟既然是齐天大圣,我老牛就叫做平天大圣,倒也恰当。”

    其他几圣交换了个眼色,皆是面露意动之色,蛟魔王即道“既如此,我就称作覆海大圣。”鹏魔王也是点头道“我称作混天大圣。”

    眼见其他几圣都有了名号,狮驼王方才从酒坛子中钻了出来,迷迷糊糊的道“我有着几分力气,就称作移山大圣好了。”猕猴王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酒杯,道“我常好驱使罡风,那么就叫做通风大圣吧!”

    眼见另外六个都有了名号,驱神也是直着脖子,嚷嚷道“我这名号却是简单,还是叫做驱神大圣罢了。”

    一时间,花果山七兄弟皆有了自己的称号,众皆庆贺不提。且说诸圣拥有了名号之后,饮酒一番,突然间,七兄弟中的几个脑子好使的只觉脑海中灵光一闪,紧接着酒醒神回,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化了。

    牛魔王、蛟魔王、鹏魔王、猕猴王这几个妖圣此时却是蓦然惊醒,心中暗暗惊讶,道“七弟此次打了天使,还称了齐天大圣,这祸事不小,我等几个妖圣万万掺和不得,否则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

    “不知为何,之前来此时竟然丝毫都没有想到这点,这下子称了名号,却是麻烦来了”四个妖圣暗暗心惊,却是想不明白如此浅显的道理,之前他们为什么就没想到!却是只看到了好处,没有看到坏处。

    直到七人俱皆有了名号,他们仿佛被一层薄纱笼罩的灵智方才恢复了原来的状态,此前却是一直云里雾里的,不由的,四圣心中惊觉,便起了离去之意,至于驱神大圣和狮驼王,这两个却是跟脚很浅,没有这等感悟。

    半天之后,饮酒食肉仿若嚼蜡的四圣,终于忍受不住了,便向孙悟空提出了告辞的说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意识越来越清晰,想一想这一段时间的作为,几个妖圣皆是心头冒汗,此时再看这个花果山,哪里还有什么洞天福地的气象,分明就是一个充满了肃杀之气的战场。

    不由的,四圣同时想到了外出久未归来的孙袁,一个念头从他们心中升起“这个花果山的二大王不会早就看出什么了吧?所以才不跟我们几个在这里穷折腾,却是早就避开了。”

    越是往深处想,四圣心中的惊惧越深,蛟魔王也是想到了鲲鹏妖师的嘱咐,所谓的天地大劫就要开始,可是他一直都未曾看到有什么大劫的迹象,但是今天他却是真的感应到了一丝,不由的蛟魔王心中离去之意更甚。

    此次孙悟空退了天兵,貌似很值得庆祝,可是往深处一想,这事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后续的麻烦更是源源不断,天庭可是三界正统,没有任何一个得罪它的,还能完好无损。

    因此四圣态度异常坚决,都声称家中有要事未办,不得不离开,如若以后有空,定当再次来此会聚。

    只是这根本就是他们的礼貌说法罢了,这个花果山在四圣心中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凶地,他们说什么也不会再次降临,不会趟这个浑水。

    眼见四圣离去之意甚坚,猴王也是不好阻拦,紧接着深深畏惧着孙袁,生恐孙袁回归,驱使于他的驱神大圣也是提出了离去之言,狮驼王一见众兄弟都要走,他自己也不好独自留下,再且说,孙袁没在,他留下也没什么意思,便一同告辞。

    半天之后,六圣即相偕离开,猴王虽然感到气氛有些诡异,可是却也没有往深处想,只是在这山间大宴群妖,庆贺自己自封齐天大圣之事,丝毫不觉的,这一刻就是他们七兄弟缘分散尽的时候,往后再相见,且不知是和岁月,更不知是敌是友!

    时间一天天过去,孙袁依旧是杳无音讯,猴王渐渐的在花果山上也是待不住了,便开始重新四处游荡的生活,可是这次令猴王摸不着脑的是,他的六个结拜兄弟,其中五个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一个狮驼王还在原来的山里居住。

    和这个傻大个聊了一会,喝上几碗小酒,猴王顿时心中觉得无趣之极,这个傻大个异常不合他的姓子,而狮驼王也是对孙悟空的姓格有些不待见,因此双方随便聊了一会,再得知孙袁依旧未曾返回后,狮驼王也就没了话题,只剩下闷头喝酒。

    一会之后,猴王即告辞离开,离了狮驼王洞府,在西牛贺州转了一圈,丝毫未曾发现其他五兄弟的踪迹,他们好像就这样凭空消失一般,半晌寻找无果,孙悟空登时便兴趣消散,也不在此逗留,即催动筋斗云,重新返回花果山,从此便未曾出过花果山,而他的六个结拜兄弟,也只有狮驼王不时来寻访孙袁的踪迹,其他人,则是根本就缘吝一见,从此消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

    这一曰,猴王正在水帘洞中喝闷酒,一个人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石桌发呆,回想当年的热闹景象,暗自伤神,长毛却是踏步走了进来。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重生花果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咆哮的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咆哮的苹果并收藏重生花果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