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音乐传奇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三年

第六百五十二章 三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惠子的强势,让前台的眼里闪过一抹惧色。

    虽然还是媚态逼人,但此刻的惠子,却又是多了一种上位者的威严。这种威严,在那个前台的眼里,甚至不亚于她见到过的昭夫董事长!

    这是自然,在传奇科技担任总裁一职已经超过两年的时间,以亿计的美金从手里流过。任何一个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气质都绝对不会普通。此刻的惠子,已然不可与两年前同日而语!

    “好的,您稍等,我这就帮你联系一下董事长的助理。”似乎再也无法忍受惠子那种咄咄逼人的气质,前台急忙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

    交流了几句之后,前台的MM放下了电话,冲惠子和刘宇凡恭敬地鞠了一躬之后说道:“请两位稍等,董事长的助理马上就过来。”

    冲那个前台点了点头,惠子没再说话。

    而刘宇凡,则自始至终都站在原地,一句话也没说。

    他不懂日语,也不想去学。在平时,惠子和他交流的时候,用的都是中文。此番他带惠子前来,一来是准备让她充当翻译,二来索泥公司也需要有人来管理,办理完毕交接程序之后,惠子就将接管这里的事务,担任索泥公司新的总裁。

    他倒也不担心惠子会背叛自己。她的利益,已经同自己的利益牢牢捆在了一起。刘宇凡给了她传奇科技百分之五的股份。别小看这百分之五,按照传奇科技现在的市值。这笔钱至少也值几亿美金。而且对于惠子来说,她本身就是一个背叛者,背叛了索泥公司。为刘宇凡效力,是因为仇恨,这还可以说得过去。不过如果她继续背叛了刘宇凡。背叛了传奇科技,恐怕天下之大,也将再无她的容身之地。惠子是个聪明人,这个道理,她懂。

    昭夫坐在宽大的皮质椅子里,轻轻地抚摸着细腻的真皮扶手。刚刚听到助手汇报的情况,他的神情现在很是平静。该来的,终究会来。躲也躲不过。对于索泥公司,他自认为尽力了。他曾经想到过挽救,不过人力终究不能胜天。一盛一衰之下,索泥公司今天的结局,是早晚的事情。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早。

    “把他们叫进来吧。”昭夫的声音有些干涩。

    “嗨!”助理对着他恭敬地鞠躬,随即转身将门打开。将守在门外的两个人让了进来。

    刘宇凡走进这家充满了现代化装修风格的、宽敞明亮同时又充满科技感的办公室,看到坐在他对面的索泥公司的董事长昭夫。这是他第一次和昭夫在现实中见面,之前他了解到的他的资料,也只是一些文字和照片。

    对面的这个老人,瘦削。满头白发,但却如同一只老兽,在平静的表情之下,刘宇凡可以感觉得到那种如同山岳般沉凝的气势。毕竟是执掌了索泥公司数十年的元老,身上的积威不可小视。若非他此刻也算得上是商场巨子,怕是光这气场,就受不了了。

    不过此刻,刘宇凡的心态却是很好。在他看来,对方就算是再厉害,此刻终究也只是败军之将而已。没啥大不了的,事实已成,无可挽救。

    看着这个老鬼子,刘宇凡一言不发。

    倒是惠子,这个女人此刻站在这里,脸上带着一丝很是明显的报复的快意。

    “昭夫董事长,我是传奇科技总裁山本惠子,相信您对我应该还有印象吧。这位是传奇集团董事长刘宇凡,目前传奇集团持有索泥公司超过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按照《公司法》……”惠子看着昭夫,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不紧不慢地说道。

    昭夫的手忽然就扬了起来,冲着惠子轻轻向下压了两下。动作慢条丝理,却带着一丝不容违背的意味。

    惠子不由得就停了下来,虽然她对于自己的这种表现很懊恼,但她在刚刚那一刻,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

    “我不和叛徒说话,你让他和我说话!”昭夫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连看都没看惠子一眼。

    被昭夫如此轻视,惠子有些气急,虽然想着再对他嘲讽几句,但有刘宇凡在场,她却是怕坏了正事,当下把昭夫的话给刘宇凡翻译了过去。

    刘宇凡忽然就笑了,笑得那么轻松。

    看着昭夫,刘宇凡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果然是你,其实,我早就应该料到了。”昭夫看着刘宇凡,眼里并没有一丝惊讶或愤怒。

    “你似乎一点儿也不生气?”刘宇凡笑着看着昭夫问道。

    “生气?为什么生气?中国有句古话,叫成者王侯败者贼,输了就是输了,生气有用吗?”昭夫说到这里,看着刘宇凡,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问道:“为什么是索泥?”

    “因为滕村俊一。”刘宇凡似乎早就料到了昭夫会有此一问,丝毫没有犹豫就说了出来。

    “哦?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么?被你亲手打死了。”昭夫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丝毫未改,就像是在说着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一样。

    “不够。”刘宇凡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

    “冲冠一怒为红颜,不错,不错。”昭夫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星期之后,传奇科技高调对外宣布,正式入主索泥公司,同时任命山本惠子为索泥公司全球总裁。

    刘宇凡出任索泥公司董事长,索泥公司全球总部搬迁至中国海城市。

    这个消息一经发布,全球商界顿时一片哗然!

    传奇集团这两年来,给世人带来的震撼已经够多的了。几款电子产品的上市。将电子产业搅得天翻地覆,腥风血雨。不过这一次,传奇集团给世人的震撼显然要比发布那几款电子产品还要震撼。因为,他收购了索泥!

    作为泥轰国的老牌企业,索泥可以说是泥轰国商界的一面旗帜。如今,这面旗帜被一个中国人拔了去,这对于泥轰国来说,无异是一个奇耻大辱,许多激进的民众纷纷涌到索泥的总部,大骂昭夫是个卖国贼。

    这一次的收购成功,也使得全球的商界特别是数码厂商,重新审视起了这家公司。

    如果说一开始这家公司的印象。还是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式的闯劲的话,现在的传奇集团,则已然有了公然叫板全球任何一家大企业的实力。虽然最终的收购价是商业机密,外界不得而知,但索泥公司的实力在那儿摆着,能把它吃下的公司,无疑也有实力吃下任何一家公司。一时间,那些电子厂商们一个个顿时自危起来。

    只是,收购了索泥公司的传奇集团,在做完这个大动作之后,却突然间沉寂了下来。

    特别是传奇集团的核心和灵魂人物——刘宇凡。在收购索泥成功之后,整个人却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在所有的公开场合再也没有露过面。

    磁山的别墅之上,刘宇凡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宽大的客厅里,欣赏着顶级惠威音响里传来的一缕箫声。那箫声是如此清幽,孤寂。

    他的面前,摆着一壶清茶,袅袅地升腾着水气,一缕清香在这室内盈满,久久不散。

    “雅姐,索泥公司完了,我把它整个买了下来。”刘宇凡轻轻提起那把紫纱壶,倒了一口茶,一仰头,整口喝了下去。

    茶水有些烫,刘宇凡紧紧地抿着,不让一丝茶汤泄漏出来,那烫痛之感,于他来说,倒更像是一种享受。

    “咕噜~~~”刘宇凡将那口茶整口咽了下去,铁观音的苦涩和清香,顿时在他的肺腑之中盈满。

    “雅姐,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注视着墙对面那幅巨幅的画像,刘宇凡喃喃地说道。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这些天,他的睡眠并不好。

    墙上的人儿,无声地注视着他,唇边带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那笑容里,充满了宠溺、喜爱、欢喜。

    “噔噔噔……”门口处,传来一阵有节奏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刘宇凡没有转身,依旧重复着刚刚的动作,倒茶、喝茶,盯着墙上的人儿,自顾自地说着话。

    一袭黑色风衣的陈思颖,秀发垂肩,一张精致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少了几分昔日的活泼精灵,多了些沉稳和大气。如果说之前这丫头只是一个古灵精怪,不知愁为何物的小女生的话,经历了四年国外留学的历练的她,此刻却更像一个充满了知性美的成熟女性。

    看着一个人坐在竹凳上,身形消瘦的宇凡,思颖叹了口气,轻轻把同样黑色的手袋放在了门口的柜子上,慢慢走到了他的身后,伸出双手,将他的头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一股熟悉的香水味道,传入了刘宇凡的鼻子里,是那股熟悉的雅芳AVON的味道,混和着熟悉的体香,一阵温馨之感传来。

    刘宇凡轻闭着双目,感受着那来自身后的温暖,淡淡地扯起了一个微笑。

    “回来了?”宇凡的声音有些沙哑。

    “恩,回来了。”思颖将精致的下巴抵在刘宇凡的头顶上,唇边扬起一丝温柔的笑。

    “不走了?”宇凡伸出手,轻轻抚上那双拢在自己胸前的手,一阵温润之感传来。

    “不走啦,在外面飘了四年,该回家了。”思颖长叹了一口气,悠然说道。

    “思颖,这四年,苦了你了。”宇凡同样叹了口气,将那双手紧了紧,说道。

    “我不苦,你才苦。”思颖将脸轻轻贴在宇凡的发际,有些黯然地说道:“都三年了,还放不下么?”

    听了思颖的话,宇凡的嘴角边扯起了一丝苦笑,怅然道:“我也想过,可是做不到。思颖,对不起,我辜负了你和凌儿。”

    “别说了,宇凡。我们都没有怪你。雅姐走了,我们也很难过,可是。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不是吗?死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活下去。你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宇凡,传奇集团需要你,伯父伯母需要你,我和凌儿更需要你。”思颖说到这儿,两颗泪珠儿悄然从眼角滑落,淌在了宇凡的脸上。

    “思颖,我知道,今天是雅姐离开的第三个整年。我在这儿,再陪她最后一个夜晚,明天,我就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刘宇凡说到这儿,眼里闪过一丝绝决,喃喃道:“是时候该结束了。”

    “恩。宇凡。”听了宇凡的话,思颖点了点头,随即轻声道:“宇凡,你给雅姐写首歌吧,她一直想你为她写一首歌。这个愿望,你就帮她实现了吧。”

    “恩,好!”刘宇凡点了点头,随即起身来到一旁的书桌之上。那上面,有着铺好的宣纸和磨好的墨汁,几幅字凌乱地摆在旁边,大多都是一些宋词,写的最多的一首,是苏轼的那首《江城子》。

    索泥之事过后,刘宇凡一年未理公司事务,全权交给了薛东哲、王小勇、马华滕和山本惠子四个人。对于公司的后续发展,他已经做了详细的计划,就算是他不在传奇集团,这些计划也足够公司十年之内的发展。如今,那些人已经全然能够独挡一面,再也无须他操什么心了。

    传奇集团真正成了世界级的大集团,资产逾百亿美金,涉及金融、地产、娱乐、科技多个领域,在世界五百强里位居前列,在国家也属于重点扶持对象。以不到二十五岁的年龄,创下如此商业奇迹,刘宇凡也足以自傲了。

    但于他本人,却有些心灰意冷。之前支持他如此在商场打拼的,惟心中一点执念而已。如今索泥已死,大仇已报,他却像是突然之间,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一般,对于公司的所有事情,突然之间没了兴趣。

    这一年来,他躲在这里,每日里饮茶,欣赏音乐,或是到下面的河边走上一走,随心恣意,过起了闲云野鹤的日子。

    这其间,父母和凌儿、思颖也都曾过来看过他几次,见他如此,也是变着花样的劝慰着他。只是他嘴上应承着,却依然故我,无可奈何之下,他们也纷纷唏嘘,惟望他能有一天自己解开这个心结。

    站立于书桌之旁,刘宇凡右手持笔,轻蘸墨汁,闭目良久。

    约摸半刻钟后,他倏然睁开双目,笔走龙蛇,一笔遒劲的行书跃然纸上!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

    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

    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

    这首词,赫然正是方文山所写的《伽蓝雨》,词中相思之意,说不尽的惆然、凄苦。于刘宇凡来说,这首词,正是他此刻心情的最佳写照。

    这首词,曾经被周董作曲,谱成歌曲《烟花易冷》,意境甚是感人。此刻的刘宇凡有感而发,却是一气呵成,将这首词完整地写了下来。

    思颖静立一旁,看着他写的那些词句,悚然动容!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通读了全词,此刻再看那结尾之处的词句,思颖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绞痛。她想从心里疼惜这个男人,可她不知道,该如何化解他心里的痛。

    “这首词,拿给杰轮去谱曲吧,很适合他来唱。”刘宇凡说着,将那幅写好的字随手放置一旁,等着那墨阴干。

    “恩,我会拿给他的。”思颖说着,起身给宇凡倒了一杯茶。

    接过茶,一饮而尽,将茶杯放置于旁边的桌上,刘宇凡久久不语。

    见他如此,思颖叹了口气,转身悄然离去。

    出来的时候,隐隐听得远处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箫声,却是那般熟悉。仔细想想,却是刚刚在屋子里听到的那首曲子。只是刚刚进得屋时,思颖听到的那曲调充满了相思之苦,而这箫声虽然也是一样的曲调,但却透着一股洒脱、出尘。

    那曲调,只听得一遍,便如同藤蔓一般,在心里落地生根,挥之不去。

    “不知是什么人在那里吹着这首曲子,宇凡似乎是很喜欢听呢。”思颖在原地伫立了一阵,随即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向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河对崖的江心之上,依旧是那无名的茅草亭,慕容沧海负手而立,手里持着那管洞箫,在他的身边,一袭白衫的女子,正坐在那石凳之上,面前摆着那架古琴。

    “青儿,你在这里,已然三年有余。虽然你我没有师徒之缘,不过总算也是相识一场。放眼音律之道,在这凡尘之中,你也算是上上之姿了。你的技止于此,再随我呆在这里,也是难有寸进。佛家讲求先入世,再出世。若你想再在音律之上精进一步,却也只能是红尘炼心了。你我缘份已尽,明日一早,你就自行离开吧。这包袱里有些俗物,算来也够你路上之用,这焦尾琴,原是我天音门之物,只是如今我门人丁凋落,留之无用,便也赠于你。连带这首《天音十二曲》的曲谱,你也一并拿去。日后若有有缘之人,能奏得出这完整的十二首曲子,你可让他找我,也算是你为天音门尽一点心意。言尽于此,就这样罢。” 慕容沧海说着,大袖一拂,转身走入了那茅屋之中。R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音乐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就是芦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就是芦苇并收藏重生音乐传奇最新章节